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我给主人当母狗的经历小说 进来。&rd

我给主人当母狗的经历小说 进来。&rd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0:41:06

“进来。”
总裁室的门被推开,另外一个特助莫及明走进来,一脸的慌张。
“董事长,股东们正在会议室里等您召开紧急会议。”
听到这里,凌世成更加烦躁,朝着莫及明挥了挥手,示意他离开,自己知道了、。
莫及明离开之后,凌世成这才起身,往会议室走去。
刚走到门口,正好撞见了舒红梅。
“老婆,你也来了?”凌世成很明显有些惊讶,舒红梅自从三年前,就很少来公司了,今天怎么来了?
也对,今天公司遇到这么大的事情,她一定是来帮助自己的。
想到这里,凌世成一阵感动。
“老婆,辛苦你了。”
舒红梅点头:“没事,我们是夫妻嘛!当然是有难同当,走吧!一起去会议室。”
“好。”
凌世成牵着舒红梅的手,朝着会议室走去。
他们一走进会议室,原本还闹哄哄的会议室立刻安静了下来。
凌氏集团的高层在看到舒红梅的时候,很明显是震惊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想通了。这董事长夫人,难道是来力挽狂澜吗?如果是,那简直太好了。
凌世成牵着舒红梅走到首位坐下,直接看向下面坐着的一群股东。
“各位,今天早上,我们集团的股票被人恶意做空的这件事情,想必在坐的各位都已经知道了,那么,现在,我想要听听各位的意见。”凌世成严肃的开口说道。
股东们在听到他这么说之后,都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又是一轮的议论纷纷。
等大家都议论得差不多了的时候,一个持股比较多的股东开口了。
“凌董,这次恶意做空到底是哪一家机构?可有查到?”
“查到了,是Lancer。”
大家在听到Lancer的时候,大家都大惊失色。
“怎么会是Lancer?Lancer不是一直都是秉承着投资的吗?怎么会突然做空我们的股票?”有人直接点出了这个行业的共识。
“他们不是要做空我们的股票,他们是想要先恶意做空我们的股票,然后再收购、。”
“啊?”众人脸上的神色更加的震惊:“他们从来不轻易收购别的公司的啊!除非有那个公司的人惹了Lancer的人。”
“可是,我们凌氏集团,也仅仅是在国内,还没有做到跨国啊!况且,即使我们跟国外有生意往来,也还够不着威胁到Lancer利益的层面啊!”
“对,这个Lancer到底是怎么回事?”
......
下面的人议论纷纷,在听到Lancer的时候,大家的神情都变了,都慌张了起来。不因为别的,就因为Lancer在业内的名气太大,很少有公司能够跟他抗衡。
凌世成见下面坐着的人在听到Lancer的时候,如丧考妣的样子,心里更加的凉了。
虽然他已经让姜坤约了对方的负责人谈判,但是,在Lancer的面前,他又算个什么玩意儿?说好听点,人家心情好,便给他面子面谈,心情不好,直接不理会他就是了。
想到这里,凌世成的心里,更加的没底。当初那个奢侈品牌那么牛掰,比他的凌氏集团大无数倍都被Lancer给玩儿跳脱了,更不用说一个小小的凌氏集团。
这时,有人突然眼前目光一亮,看向凌世成。
“凌董,其实,对于Lancer的收购,也不是完全没有破解之法。”
“嗯?”凌世成的目光也跟着亮起来,看向说话的人:“王董,有何高见?”
那个叫王董的人,眼睛更亮了,他看着凌世成,就像是看到了希望一样。
“凌董,我听说令千金嫁给了厉家三少爷。”
“你是说让我去求厉家?”凌世成问道。、
“对。”
众人一听这个提议,均是眼前一亮,没错,单单一个凌家当然对于强大的Lancer无法抗衡,可是,如果加上一个百年世家,老贵族来说,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凌世成在听到这个王董的提议时,原来眼睛里亮起的光,也瞬间溟灭了。
众人看着他的神色,有些不解:“凌董?”
凌世成抬头看向众人,最终,他叹了口气:“其实,我跟凌一的关系并不好,前几天,她还从我这里坑走了百分之二十五的股权。现在,我要怎么去向她开这个口?即使我开口了,她又会不会帮我?”
“唉,凌董,您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你们是父女,这血浓于水,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您好好去跟凌大小姐说说,也许,她会帮忙的。”
“对,凌董,或者,您也可以直接去找厉家老爷子,毕竟,你们是姻亲关系,他们厉家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凌家的集团就这么被Lancer给收购了吧?”
“我觉得陈董说得对,我们也是求告无门,要不然,我们也去求求他们。”
凌世成听着下面这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他在心里叹气,其实,他又何尝找得到厉家的大门?
舒红梅在听到大家这么说的时候,也是蹙着眉头。之前,她还以为是凌一那个贱人搞的鬼,现在想想,那个贱人哪里有那个能耐?能够撬动她的凌氏集团?
现在,听到这些股东们说得头头是道,心里也琢磨着,不防试试他们的提议。
她伸手拉了拉凌世成的衣角,然后轻声开口:“我觉得股东们的提议可以去试试,我们把一一约出来,好好跟她说说,让她出面,让厉家帮我们一把。”
“是啊!世成,就目前的形势来看,也只有凌一能够帮到我们了。”这时候,久不开口的凌世峰 也开口劝说道。
凌世成转头看着凌世峰,见他点头,这才看向众位股东,点头说:“好,那也只能去试试了。就这样吧!散会。”
说完,他直接起身,牵着舒红梅,离开了会议室。
走在后面的凌世峰几步追上他们,三个人一起走进凌世成的总裁办公室。
一进去,凌世成就看着凌世峰:“大哥,我们的计划......?”凌世峰走到总裁办公室里的沙发上坐下,不紧不慢的对着凌世成说:“世成,我们目前的形势是,先要将凌氏集团保住,然后其他的,后面再说。”
“唉,也只能这样了,那万一是凌一再提什么苛刻条件呢?”凌世成又问,要让他再去见凌一,他还真的心里毛毛的,因为,每次跟她见面,必定没有好事发生。
凌世峰摸出一根烟,点燃,猛地抽了一口,吐出一口烟圈儿,烟雾弥漫中,他看向凌世成:“先保下凌氏集团,她提条件,我们尽量满足,反正,到最后......”
后面的话,凌世峰没有说,但是,凌世成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不禁点头同意:“目前的情况来说,也只能先这样了。”
凌世峰将自己手里烟的烟灰敲到茶几上的烟灰缸里,眼神忽明忽暗,净是算计。
他又在这里坐了一会儿,这才起身:“世成,先联系凌一,先稳住她,等Lancer这件事情过了之后,我们再进行下一步。”
“好的,大哥。”
凌世成送走了凌世峰之后,这才拿出手机来,给凌一打电话。
凌一倒是接得很快,声音一如既往的吊儿郎当。
“父亲大人,找我有事?”
凌世成听到她这声音,心里的火气就想往外冒。可是,一想到Lancer那边根本就没有鸟他,并且,还在不停地攻击着凌氏集团,他又只好压下心里的不爽,陪着笑脸,一脸慈爱、。
“一一啊!你在哪里?现在。”
“我?”凌一转身,挑眉看着此时坐在办公桌前上班的男人,扬唇笑了一下。
“我在家里,有事?”
“三少在家吗?”
凌一敢打赌,这是凌世成对她最温柔,最和蔼可亲的一次。
她又扫了一眼埋头工作的男人,淡淡的嗯了一声。
凌世成一听,面部表情更加的柔和,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岳父,对女婿一样的关爱一样。
“三少在家就好,那......我过去看看你们?”
凌一的眉尾一挑,似笑非笑:“爸爸,你到底是来看我还是来看厉行远?”
“都看,都看,你是我女儿,阿远是女婿,我都关心。”
“呵。”凌一嗤笑一声:“爸爸不恨我拿走了你的股权?”
“唉,你这孩子,说什么傻话?那些股权,是爸爸的,也是你的。即使你现在不拿走,等以后,还是会分给你的。”
“那照爸爸这么说,是不恨我了?”凌一又问道。
“傻孩子,说什么傻话?哪有父女间有隔夜仇的?你是我亲闺女,我怎么会 恨你?”
凌世成舔着脸,又接着说:“一一啊!爸爸有些紧急的事情,想要找你和阿远商量一下。”
“哦,原来是有事相求啊!难怪说话这么好听。”
凌一直接点破了凌世成的遮羞布,凌世成有些恼羞成怒,但是,碍于现在的形势,他又不得不忍受着。
“一一啊!爸爸确实是遇到了一些事情。其实,也不完全是爸爸的事情。”
“哦?”凌一有些好笑,又接着问:“什么事情?”
“一一,你把你家的地址发给我,我想过来,当面跟你和阿远说。”
“这样啊!”凌一故意拖长了尾音,吊着他。
凌世成生怕凌一不让他去,连忙开口解释:“其实,也用不了多长时间,我过去,跟你们说清楚这件事情,然后,你们帮不帮我,都在你们。”
“好啊!”凌一爽快的答应了,她这么爽快倒是让凌世成的心里七上八下的,这个凌一,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难道她又要坑自己不成?
“一一......”
凌世成的话还没有说出来,电话那端的凌一似乎都已经猜到了他要说什么。
她说:“爸爸,你要是不放心我,或者不想要我帮忙也没关系,我无所谓。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就挂了哈。”
说完,她就要挂断电话。
凌世成一听她要挂断电话,连忙阻止。
“一一,不是爸爸不相信你,只是我还不知道你家住在哪里?你得发个地址给我啊!”
“哦。”
凌一仅仅只是哦了一声之后,就将电话给挂断了、。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凌世成的心里还是忐忑不安的。
他看向一边坐在沙发上的舒红梅:“老婆,你说凌一这是什么意思?”
舒红梅一脸茫然的摇头:“我也不知道。”
凌世成叹了口气,走到舒红梅身边,坐下来。
“要是她不肯帮这个忙,那我们凌氏集团......”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舒红梅的手已经覆在了他的手背上,声音温柔又坚定:“老公,天无绝人之路,我相信,事情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在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睛里闪过一抹精光,只是,凌世成没有看到罢了。
就在凌世成担心得坐立不安的时候,叮咚,手机短信的声音响起,他激动的拿起手机,划开一看,就看到凌一发过来的两条新消息。
第一条,是一个定位消息,第二条是:就你一个人来,我不想要看到你的小妾。
因为他的手机就拿在他的面前,所以,他看到的同时,舒红梅自然也看到了。
在看到凌一发过来的第二条消息的时候,她差点儿气炸了,凌一这个贱人,简直该死,当初,她就应该跟她那个短命的妈和她弟弟一起死了干净,也不会过了十二年之后,还来给她添堵。
舒红梅气愤的起身,此时的她,恨不得喝凌一的血,吃凌一的肉,扒了凌一的皮。但是,奈何就算是这样,也难消她心头之恨。
她一转头,那张原本气愤的脸,立刻变得楚楚可怜,她一边摸出手绢来抹眼泪,一边红着眼眶看向凌世成。
“老公,你也看到了。你看看,我根本没有对凌一做什么,她却这么对我,人家都说继母难当,还真的是......”说到后面,她还装模作样的吸了吸鼻子、。
凌世成在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他的心里也很不爽,觉得凌一简直太不懂事,简直就是个不孝的女儿。但是,奈何,现在有求于她,他不得不做出一些妥协。
他伸手捧起舒红梅的脸,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
“老婆,你受委屈了。你放心,等过了这个坎儿,看我怎么收拾这个逆女。”
“好。”舒红梅红着眼眶感激的点头。
凌世成连忙起身,走了出去。
------厉行远从电脑前抬起头来,看着坐在沙发上打游戏的女人,目光温柔了许多。
“怎么又坑人?”
凌一正在激战,她头也没抬,直接问:“何以见得?”
“你刚刚骗人说你在家。”
这一次,凌一终于抬起头来,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脑袋里装了一个信号基站吗?怎么我跟别人讲电话你都听得一清二楚?”
听到她这个比喻,厉行远满头黑线:“你说话那么嚣张,声音那么大,我想要忽视都难。”
“声音很大吗?”凌一蹙眉,她自己怎么不知道?
厉行远看着她眉头蹙在一起的样子,甚是可爱,便笑了起来。
“别蹙眉了,蹙眉容易长皱纹。”
“去你的,老娘这才18,一枝花的年纪,你却跟老娘说长皱纹,你会不会说话?你个钢筋水泥男。”
凌一的话,彻底逗笑了厉行远。
“哈哈,还说我,你天天老娘老娘的,你自己都把自己说老了。”
凌一掀起眼皮,冲他翻了个白眼,又继续打游戏。
厉行远往自己身后的椅背慵懒一靠,双手枕着后劲,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老婆,你让你父亲跑到颐景园去空等着,有意义吗?”
“有啊!”
这一次,凌一干脆将游戏关掉,抬起头来跟他掰扯。
“他想要让你帮他,首先,要让他看到你的实力,让他觉得你有能力帮他。”
“然后呢?”厉行远更加有兴趣了,他都不知道,她这脑瓜子里,一天到晚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
“然后嘛!先给他希望,然后再让他失望。”
“哈?”厉行远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说,不过,结合她一直以来的人设,她这么做,倒是也不出乎他的意料。
“为什么不让他直接来恒远集团?不是更表明了我的实力?”
凌一连忙摇头:“这可不行,要是让他看到你这么强,以后就会多出来很多麻烦事情。让他看着那宏伟的庄园,让他知道你在厉家的地位,让他知道你有那个能力帮助他,但是,就是不帮,他不气得吐血啊!”
凌一说得头头是道,厉行远看着她的目光越发的晶亮,这,才是他厉行远要找的人,这才是他厉行远要共度一生的女人,这么好,没有人能够比得上。
“你是故意要气他的?”
“对啊!不气气他,我怎么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凌一说得理所当然。
厉行远无奈又宠溺的看着她:“行吧!你想要做什么,大胆去做,你老公永远在你的身后,需要我的时候,说一声。如果有人敢欺负你,我会让他在S城活不下去。”
“知道啦!”
她话音刚落,果然,凌世成的电话再次打了过来。
凌一的唇角上扬,过了好一会儿,才接起。
她刚刚接起,就听到凌世成有些焦躁的声音。
“一一,你们在家吗?怎么你家这边的保镖说你们出门了?”
“嗯呐!我忘记告诉你了,我们有事情出来了。你要是有事的话,可以先离开,我们要下午六点才会回家。”
凌一说得轻松,可在凌世成听来,简直犹如晴天霹雳,这早不出去,晚不出去,偏偏在他找来的时候出去,他有充分的理由怀疑,凌一这是故意的。
不过,即使知道凌一是故意的,他现在也不敢怎么样?甚至连大声说话,大声喘气都不敢。
即使他现在根本就没有进得了这座庄园,单单是从外面,看到这里面的气势恢宏大气的建筑,也知道,厉家,是真的有那个实力,跟Lancer相抗衡。所以,他不得不忍气吞声,这一次,他必须要让厉行远帮他度过难关。
想到这里,凌世成握了握拳,将心理的不甘压下去,脸上又爬满了和蔼可亲的笑容。
“你们出去了啊!现在都下午3点了,那我就在这里等你们回来。”
凌世成将他这辈子对凌一所有的温柔和耐心,都用在了今天。
凌一只觉得好笑,行吧!他愿意等,那就让他等。
“行吧,那我跟保镖说一声,让他们放你进去。”
听到凌一这么说,凌世成满脸感激,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能够进这座城堡里去,关键是,还是凌一放他进去的。看样子,凌一这个逆女,还是蠢啊!、
正这么想着,就听到凌一说:“爸爸,你把手机递给保镖吧!我给他们说一下。”
“好,好。”
凌世成马上下车,激动的朝着大门口的保镖那里走去。
保镖一见到他过来,连忙就要驱赶,却看到凌世成满脸堆笑的过来,然后讨好的开口。
“保镖大哥,我是你们三少奶奶的父亲,你们三少奶奶有话要跟你们说。”
保镖们疑惑的看着他,一个保镖头目伸手接过他手里的手机,一脸防备的看着他,同时,声音无比恭敬的开口。
“三少奶奶?”
不知道凌一在手机里说了什么,就看到那个保镖头目嗯嗯,是,是了两句,然后挂断了电话,将手机递给凌世成。
此时的凌世成,脸上已经没有了讨好之意,有的只有洋洋得意。
他颇有一些俾睨的看着那些保镖。
保镖蹙眉,但是,一想到三少奶奶的吩咐,只好将大门打开,让凌世成进去。但是,不让他开车进去。
凌世成也不在意,能够让他进来,已经是格外开恩了,要不是看在他是皇亲国戚的面子上,他这辈子也休想要进这么奢华的城堡里来。
他就权当是进来见见世面,锻炼锻炼身体了。
可是,当他进来之后,整个人都傻眼了。
一进来,才看到里面到底有多大?这么说吧,进来,就只看得见眼前的这个正大门,和远处应该是将近二十公里远的城堡。
庄园的前面,全部是园林建筑,主干道可以同时并行四辆车,主干道的旁边有花园,花园里有假山,有小桥,有溪流,还有很多支干道......
凌世成看着这庄园里的一切,有种与有荣焉的感觉。
这么大的庄园,如果他愿意,他也可以住进来的。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舒服吗 眼看着就要到

下一篇: 唔小东西你里面真紧 他现在,都走

本文标签: 母狗 我给 主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