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小骚奴把这个穿上+几个人腾地一

小骚奴把这个穿上+几个人腾地一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0:35:19

几个人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又出什么事儿了?”
“赵老头家的小孙子要被打死了,堂上正闹得不可开交呢!”
“走!咱们也去瞧一瞧!”
梁清子和温一灼对视一眼,几个人也都跟在了后面。
与此同时,大堂上一身着锦衣的男子,轻摇着扇子,站在那里,冷眼看着。
旁边是一个只有十二三岁的孩子。
这个孩子粗布烂衫,被两个差役用棍子按着跪在那里,眼中满是愤恨和不服。
很快,吴为民便到了。
看到锦衣公子的那一刻,他的眼睛怵然一亮!
“宋公子!您怎么亲自到这里来了?有什么事情招呼一声就行了,怎么还能劳动您大驾呢?”
然后又转向旁边的侍卫:“会不会办事?宋公子都来了,怎么能够让他站在这里呢?快去!搬一个椅子过来!别累着宋公子了。”
宋康收起折扇,微微一躬身。
“县令大人好,父亲让我问安。”
吴为民赶紧供回了一礼。
“宋老爷好。这段时间总是有些忙,没有空去看看宋老爷。待过些时日,本官一定带着花红礼物,去看看令尊。不知……宋老夫人的病可好些了?”
宋康说道:“好多了,还要多谢您送去的那枚千年人参,我奶奶的病这才好了许多。”
“哪里哪里,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不知宋公子今日来,有何要事啊?”
宋公子将笑容一收。
“本公子今天是来告状的。”
后面的状师早将状纸递上。
“有刁民将我们公子的衣裳弄脏了,还拒不承认,这是状纸。”
吴为民将那状纸接了过来,假装扫了一眼,便大怒道:
“你这刁民!弄脏了宋公子的衣服,还拒不承认,实属可恶!赶紧赔了宋公子的这件衣裳,我恕你无罪!宋公子,不知您这件衣裳值多少银子,让他如实折现了,赶紧完事儿,可别耽误您的工夫。”
宋康颇抬了抬下巴,用扇子指着自己的。
“我这件衣服,可是用西域来的天蚕丝做的!折合市价白银1500两!”
“什么?1500两!”
这话一出,连吴为民都被震惊在了原地!
怎么可能会有这么贵重的衣服?!
他这一年的俸禄加起来,都没有1500两呀!
但宋公子既然说是这么多的钱,那就一定是这么多的银子!
他略按住心神,对那个小孩说道:“听见了吗?1500两!赶紧回家找你爷爷筹银子去吧!”
赵小五却吼道:“我没有弄脏他的衣服,我连碰都没碰到他!再说了,他那衣服也不是什么西域天蚕丝的,不过就是普通的粗麻布衣服,上面绣了点儿锦线,买布都不过二两银子,分明就是巧取豪夺!”
吴为民不分青红皂白!
“呸,你个小孩子家的,知道什么叫巧取豪夺?也敢胡说!宋公子家是我们东阳县的首富,还能冤枉你这些钱?定是你的不对!赶紧回家筹银子!再不听劝,小心本官将你收监入狱!”
赵小五一听,顿时气得怒目圆睁!
“你这贪官!肯定是跟宋家一起的!宋家给你银子,你就替他们说话,我们不给你银子,你就不管我们的死活!呸!狗官!”
吴为民瞬间暴怒!
“你个刁民!竟然还敢诬告本官!看来宋公子所言句句属实,来人呐!给我打他二十大板!”
师爷赶紧凑上前来说道:
“大人,这小孩不抗揍,若是这二十大板下去,弄出人命来可就不好了,到时候对您的关声有碍呀!而且若是这件事情传出去,对宋家可能声望也不太好。”
宋公子一听,可能会影响到自己家的名声,便开口说道:
“那就打他十大板吧,先让他长点记性。”
宋公子都发话了,吴为民也只好赶紧说:“听见了没有宋公子吩咐了!十大板!先让他清醒清醒!”
等梁清子等人赶到县衙的时候,十大板刚刚打完。
赵小五十分虚弱,却仍然趴着跪在那里,眼睛中依然透着不服输!
“怎么样?清醒一些了吗?还不赶紧认罪,省着误了宋公子的事情!”
赵小五依然倔强。
“我不认!我没罪!我没有碰到他,没有弄脏他的衣裳,是他们全家想要圈地强占我们家的房子,还不给钱,我们一家就要被他们家逼死了!”
吴为民被惊出了一身冷汗!
在小小的东阳县,圈地占田可是常有的事情。
但这事不能拿到明面上来说,否则若是让有心的人听到了,不光宋家完蛋,就连他这个庇护宋家多年的县令,也得完蛋!
“看来十大板没有打清醒,居然还敢胡说,来人!再打十大板!我就不信他还敢胡说!”
这时候,赵老头却突然扑了出来!
“冤枉啊!大人,冤枉啊!我小孙子没有说错话,他说的句句都是实情呀!”
外面的村民们也被惹怒了!
宋家圈地占田这种事情,大家都知道,可是这县令竟然还要装糊涂!
“大人,你要为我们做主,那宋家已经占了我们家的房屋,占了赵大姐家的田产,整个东阳县的地有一半以上都被他们家圈占了,我们没有房屋,没有田产,只能沦为他们家的佃户,连饭都吃不饱,流离失所的,你可得管一管呢!不能再让宋家在这里胡作非为了!”
吴为民管得了一个人的嘴,但却管不了所有人的嘴。
宋公子的脸瞬间黑了!
“我说,吴大人啊!你也在这里当了七八年的父母官了,看来这些人都不怎么服你啊!你就是这么当官的吗?”
吴为民顿时心一慌!
虽然这宋家只是个富商,地位远不如官府。但在这小小的东阳县,官府却比不上宋家说话好使。
宋家在这里根基深厚,已经经营了上百年。
而这吴为民却才只来了七八年,想在这里行事,一定要听宋家的话,否则宋家会让乌纱帽不保!
只因为这宋家在京城中是有亲戚的,所以才敢这么横!
吴为民顿时怂了。
“宋公子息怒,息怒啊!我在东阳县做了这么久,对宋家一直都是敬仰的呀,你可一定要在宋老爷面前替我多多美言呢!”
宋康看着吴为民的样子,心中颇为不屑。
“行了行了,赶紧把这件事情处理了,本公子一会儿还有事儿呢!”
“是,宋公子,请稍候,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事已至此,吴为民也只能硬着头皮宣判。
“本官宣布,宋公子所言,句句属实,赵家小儿,廷仗四十,赵老头家需要拿出一千五百两,以赔宋公子西域蚕丝的衣服,若拿不出现银,便将房产和田地全部抵押!剩下的钱便由赵老头和赵小五到宋家为佃户,直到还清这笔债为止!任何人,如有为赵家求情者,一律同罪!”这话一出,再也没有人敢开口了。
一律同罪呀!
虽然他们都很同情赵老头,但是在绝对的权力面前,他们依然无能为力。
赵老头听到这个宣判,早已两眼一黑!
而赵小五就在旁边,被衙役们按在地上,扒了裤子,一仗一仗地打下去!
赵老头看着自家的小孙子受刑,却无计可施!
“苍天呐,你开开眼吧,开开眼吧!狗官!你就是个狗官,你们官商勾结,让我们这些百姓都过不下去!我老头斗不过你们!就诅咒你们,不得好死!”
说完,没等任何人反应过来,“砰”的一声,触柱而亡!
他的身子靠着柱子,缓缓滑在了地上,头上鲜血直流!
而那柱子上留下的鲜血,仿佛在昭示着赵老头生命的消失……
所有人都震惊了!
谁都没有想到,赵老头会选择这样一种惨烈的方式!
他竟会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来做无声的抵抗!
正在打板子的衙役们停止了动作……
等在门外的百姓也都愣住了……
梁清子更是没有想到,原本只在电视上看到过官逼民反的情节。
却没想到,穿书之后,居然会亲眼看到一个人被逼迫致死!
而在这之前,她想过千万种解决办法,却没想到赵老头会选择最惨烈的一种!
宋公子嫌弃地将衣角一撩!
只见那洁白的衣角上,溅上了几滴鲜红的血!
“真他娘的晦气!”
他皱了皱眉头:“吴大人,这回铁证如山!现在不光是这小孩弄脏了我的衣服,他爷爷死就死了,居然在死之前还要弄脏我的衣服!1500两可不够了,没有3000两,这事儿解决不了!”
赵小五刚刚挨了板子,此时连站都站不起来。
他双手并用,一点一点的爬向赵老头的尸体。
“爷爷……爷爷……你不要我了吗?你醒一醒呀!爷爷,你醒一醒!”
但是赵老头却永远不会再睁开眼睛了。
赵小五臀腿间血肉模糊,身后拖出了一条长长的血迹!
他双眼中透着阴狠!
“你们害死了我爷爷!是你们害死了我爷爷!诅咒你们,我诅咒你们!不得好死!死后下地狱!厉鬼缠身!”
“妈的!找死!小杂种!”
宋康用力一踹,不想踢中了赵小五的脑袋!
赵小五眼中的光,渐渐散了……
一个衙役去探了探鼻息,摇了摇头……
这一脚竟然把赵小五当场踢死了!
宋康有点惊慌……
虽然这种人在他的眼里就是贱民,不值得一提,但是当中杀人,还是有点心慌。
“吴大人,这两个刁民坑害我们家的银子,没钱还了就以命来偿。我宋家开恩,这3000两就算了,但是他们家的房屋和田产都要进归我家,你没有意见吧?”
吴为民哪敢有意见?
他赶紧点头哈腰道:“没意见,没意见!稍后我就将赵家的房屋房契和地契,全都亲自送到府上……”
“等等!我有意见!”
梁清子推开衙役,强行闯入大堂。
宋康一见梁清子,瞬间把眼睛都睁圆了!
没想到在这小小的东阳县,竟然还有如此美貌的女子!
跟她一比,之前的那些女人,简直都是庸脂俗粉!
吴为民看着这人有些面生。
“你是谁?为何闯我东阳县衙?”
梁清子却说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县令大人,您觉得你刚才判的案子公平吗?你有调查过事情的起因和经过吗?原告和被告分别所述的事实,你有派人去亲自核实过吗?既然没有核实,就如此草率的定案,以至于害了赵家爷孙两条人命。死后,你竟然还将他们的房屋和田地全部都转让给了宋家,你配做这个父母官吗?”
吴为民眉头一皱。
“你是哪里来的小丫头,竟然敢质疑本官做事?信不信本官把你也给抓起来!你说本官断案不公,你有证据吗?你有证据证明,这个赵家爷孙两个人说的话就是事实吗?你有证据证明宋公子说谎吗?没有证据,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些什么?蛊惑人心!危言耸听!我看你就是一个妖女!”
温一灼、李桐和钟兰雪在县衙外面干着急。
梁清子正欲开口之时,听到了温一灼的隔空传音:
“这件事情,我们需要找到证据,然后再来一举揭穿。宋家盘根深厚,不是一时半刻就能解决的事情,此事我们需要从长计议,一面打草惊蛇。”
梁清子勉强压住心中的愤怒。
“人在做,天在看,既然问心无愧,就不要怕上天有报应。赵家爷孙的尸体我带走了,如果吴大人对此有什么异议,东阳县的百姓是不会放过你的。”
吴为民看到梁清子说话颇有依据,也十分威严,心中一沉。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来我东阳县?”
但梁清子却没有回头,只是让人抬走了赵家爷孙俩的尸体,好生安葬。
宋康的眼神,一直流连在梁清子的身上。
“吴大人,我看这人来路不简单,今天您卖给了我一个诺大的人情,不如这个妞就交给我吧,我替大人查清楚,一定给大人一个说法。”
吴为民便知道,这宋康一定又是看上这个姑娘了!
他心中不禁觉得,这姑娘还真是命中该着,若是不说话,也不会被宋公子盯上。
要知道,被他盯上的女人,没有一个能逃得了的。
也罢!
多管闲事,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如此,那就多谢宋公子了!不过这名女子所涉的案件与宋公子有关,本官就将她交给宋公子任您定夺,不必再交由本官了。”
宋公子猥琐一笑,眉眼之间已经透露着对梁清子志在必得。
“那就多谢大人美意了!”
埋葬了赵家爷孙,四个人回到家里,都食不下咽。
赵老头一家的事情给他们带来了莫大的打击。
他们原本以为,江湖人心险恶,京城勾心斗角,却没想到在这种小地方,百姓连生存的权利都会被随意剥夺!性命更是不值一提!
梁清子觉得,自己的三观正在重新构建。
刚刚穿书过来的时候,她只想尽快回到原世界,疯狂找死。
但是现在她觉得,自己仿佛越来越能够融入原书的世界了。
这对她来说,也许只是一个小说中的虚拟世界。
可是对这个世界中的所有人,这却是真实存在的世界。
所有的人都真实存在,所有的事也都是真实发生。
她不知到底,发生的这一切,是该怪这个世界中掌控命运的那些权贵,还是怪构建了这个世界的作者。
这时,暗卫进来报道:“启禀两位主子,宅院外面有人在窥视着我们。”温一灼眸光一暗。
“是什么人?”
暗卫说道:“属下跟着他们一路进了宋宅”
宋宅?
“之前九师兄就交代过,让我们查宋家跟吴为民之间的往来,查的怎么样了?”
暗卫将一个薄薄的小册子呈上。
“颇有进展,只是还有些事情没有核实。据调查,这宋家在东阳村根基深厚,原本是做丝绸起家的,后来也贩卖官盐。盐铁生意都有染指。但历来县令都不敢拿他们怎么样,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据说这宋家在京中有亲戚,但这一条我们还没有核实。而那个宋康更是无恶不作,害得当地居民流离失所的不下百余户,有很多人活不下去,就此自杀……”
钟兰雪音乐觉得,这件事情有些棘手。
“清子,你想怎么办?”
梁清子来回踱着步,心中暗暗盘算着。
若是以她的心思,现在一定立刻冲到府衙去,表明身份,以巡察使的身份将所有人都抓起来!
但是这样的话,难免会打草惊蛇。
况且在这东阳县,恐怕自己的一言一行,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不等自己先行动,他们先把罪证都抹去了,找不到证据,还是得无罪释放。
“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要赶紧把证据做实,而且不能打草惊蛇。宋家对我们已经起了注意,我们以后行事要更加小心。”
温一灼却说道:“或许……我们可以将这件事先告诉知府试试。”
“知府?岳其山?”
梁清子反应过来。
“没错,吴为民的上面是知府。若是要查办,知府倒是比我们方便的多。只是不知道,这知府是个什么样的人。”
温一灼皱着眉头寻思道:“事已至此,谨慎些总是好的。不如我们试探一次。”
当天晚上,一个暗卫由宅院中飞出,前往知府府衙。
那是一封匿名信,匿名信上揭发了吴为民与宋家官商勾结、判冤假错案、草菅人命、圈地占田等数条大罪!
暗卫没有离开,就等书房的房顶上,等着看他的反应。
一大清早,岳其山便被这一封信吓的魂不附体!
信上说的这些事情,他当然都知道!
而吴为民收受的那些贿银,一大半都进了他这里。
但让他更为恼火的是,吴为民居然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还被人抓住了把柄!
“来人!赶紧把这封信给我快马加鞭,拿去给吴为民看!让他自己好好掂量掂量,擦好自己的屁股,管好自己那一摊儿,少给我惹事!再有下一次我可不管了!”
岳其山将信送走之后,还是觉得不安心,提笔又写了一封信,然后换出了一个黑衣人。
“速将此信送往京城!你知道轻重。”
那人神情凝重,点头道:“请大人放心。”
梁清子得知此事,立刻派人兵分两路:一方面,让人拿着皇帝赐的令牌去调兵,以防不测;另一方面派,暗卫探查岳其山和吴为民两个人的府衙。
这一天,梁清子正在府中整理这些日子以来调查的线索,李桐和温一灼都出去办事了,只有她跟钟兰雪两个人在家。
这时,宋康却登门了。
“大人。”暗卫报告道,“宋康来了。正等在门外,他还带了十几个人,已经引得很多人围观了。”
钟兰雪正在帮着梁清子整理收集来的资料。
“赶走!赶快撵走!晦气!”
“慢着。”
梁清子从一堆资料中抬起头来。
“请宋公子进来。”
“清子!”钟兰雪大惊道,“那宋康可不是什么好人,更何况他……”
“我知道。你放心,自有我的用意。”
宋康被人带进了府中,梁清子端坐在首位,将双眼微眯。
“宋公子?”
宋康看着梁清子竟然认识自己,愈发觉得今天这个美人儿手到擒来!
转眼一看,又看到了钟兰雪,顿时惊为天人!
双美啊!
死了也值了!
“哟!我当只有一个小娘子,原来有两个!你们两个在这里生活的,一定不习惯吧?也是,这么清贫怎么能配得上你们呢?不如……”
话音未落,宋康便要上手。
梁清子“啪”的一下打掉了他的手!
“宋公子,请你自重。”
宋康没想到,这梁清子倒是个烈性的!
不过没关系!
他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越烈性的,他越喜欢!
“小美人儿,跟爷走,保你们吃香的、喝辣的!”
“我呸!”
钟兰雪不禁破口大骂!
“你也不看看自己长得什么癞蛤蟆样?就想吃我们这两块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
梁清子没想到,钟兰雪骂起人来竟然如此泼辣,倒不由得一笑。
这一笑不要紧,更是让宋康心中一痒,恨不得立刻就将她就地法办!
“我说小美人儿,你们长得这样的模样,可别逼我动粗呀!还是老老实实的跟我走吧!回去做我第十八任小老婆!否则这细皮嫩肉的,若是伤了一星半点儿,可就不好了……”
说完,便使了一个阴狠的眼色。身后的人像是见惯了这件事上来,上来便要抓住两人!
屋顶上的暗卫早已收到了梁清子的指使,不必动手,不要过早地暴露力量。
宋康的那些手下,本以为会像抓其他女人一样,手到擒来。
却不想,“刷”的一声!梁清子和钟兰雪同时抽出了宝剑!
这倒更是让宋康眼前一亮!
“哟,还是个练家子!不过……爷倒是要看看,你们的武功到底有多好!正好,咱们切磋一下。”
正在这时,虚空中传来系统贱贱的声音。
“清清宝贝,需不需要我帮你啊?”
“费什么话,那还不赶紧出手?等什么呢?现在可出不了半点意外。”
系统打了个哈欠。
“秋咪!知道了!”
可钟兰雪却显然没有那么轻松,她的神情有些紧张。
“现在温大哥和李桐都不在,只咱们两个,待会儿一旦打起来,你先走,我断后!”
梁清子朝她眨一下眼睛!
“放心吧,我们两个都不会有事的,就他们这些废物,算不了什么。”
钟兰雪却白了她一眼。
“得了吧,你虽然是武林盟主,但你的功夫我还是知道的,也不知道你当时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当上了这个武林盟主!”
在这种剑拔弩张的情况之下,两个小美人竟然还有心思吵嘴?!
宋康顿时觉得不耐烦!
“快!尽快把这两个人给我解决了!我还要去下一家呢!”
梁清子一听,这就像是赶场一样啊!
“喂,你是妓院里出生的吗?这么饥渴?是哪一家的小郎官啊?”
宋康面色铁青!
“现在嘴嘴这么毒,待会儿等本公子抓到了你,看你还敢不敢这么说话!上!”
梁清子翘起一侧嘴角,剑锋一指!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特别隐晦的开车短句根据马诺的记

下一篇: 唔小东西你里面真紧 居酒屋。当君

本文标签: 几个人 穿上 小骚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