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大团圆合集 这我真的不知

大团圆合集 这我真的不知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0:29:33

“这我真的不知道!”严夏的神色明显有些慌张,“只不过……听说……是跟苗疆有关。”
这下子,玄九和温一灼也齐齐变了脸色!
梁清子还清楚地记得,早在玄岩洞中修炼的时候,就曾经怀疑过,宋司司为什么会有苗疆的药粉。
苗疆,在端朝似乎无孔不入。很多事情中都能看到它们的影子,可是又抓不住。
严夏还跪在地上,猛地磕头!
“清盟主,我真的把我知道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你们了!我们扬真岛的命运,就全都握在您的手上了!请您务必要救救我们啊!”
“你先下去吧。”
梁清子平复心绪,响起一阵清冷的声音。
“出去之后,一切如常,别自己先乱了阵脚。有什么消息,我会再通知你的,”
严夏的双眼中,顿时迸发出难以言喻的激动!
“多谢清盟主!”
严夏走后,梁清子问道:“九师兄,你可知道苗疆到底是怎么回事?”
玄九皱眉道:“苗疆不过是端朝西部一个小部族,臣服已久,向来十分太平,不需要朝廷费什么心思。因此,朝廷对苗疆也颇为照顾。还特意为他们开通了西北商道,恩准边界通商。”
梁清子心思一动!
“这么说,我们日常用的这些东西中,出现苗疆的东西,十分合理了?”
“也不尽然!”
房门被突然大力推开!一个白色的身影,裹挟着微风进来。
苏瑾!
“玄九的话,对,也不对。”
说罢,他将折扇一收。
“拜见清盟主。”
梁清子冷哼一声。
“默南王?不敢不敢!我一个江湖女子,怎当得起王爷一声‘拜见’?”
苏瑾最近学的乖巧了不少。
自从得知宋司司的孩子不是自己的之后,他就像突然开窍了一般!
见到梁清子,也再不像之前一般扑上去,而是也懂的了行礼尊重。
但梁清子却明白,这件事情让紫灵山庄的名声大跌。
苏瑾现在别无他法,只能继续保着紫灵山庄的名声不要继续下滑。
虽然他心里很想跟梁清子接近。
但是在外面,当着众人的面,该守的规矩,还是要守的。
苏瑾见没人请自己坐,倒也不尴尬,径自坐在了一旁,缓缓开口道:
“我说,清盟主,事情我可是都给你漂漂亮亮地办妥了。你怎么过了河就拆桥呢?”
“是吗?你确定办妥了?”
梁清子眼神暗暗一指。
“带着个尾巴来,都没发现,这是办妥了?”
苏瑾毫不在意,展开扇子一笑。
“我早知道他是跟着我来的,故意的罢了!扬祭阁这场大火,祭司一定会栽到你们的头上。所以你们才让我去做。没想到这祭司倒是聪明,胆子也不小,不来看着你们,反倒盯上了我!”
玄九似乎明白刚刚苏瑾那番话的意思了。
“你是想暗示我们,祭司既然跟苗疆有关,那么祭司对朝廷的态度,想来就是苗疆对朝廷的态度了?”
苏瑾淡淡一笑,眼神飘向梁清子,满是“夸夸我”的神采。
可惜,梁清子正对着一盘刚扒好的瓜子仁眼冒金光,没空搭理他。
他只能悻悻地继续说道:
“苗疆的确臣服我端朝多年,但并非完全忠顺。实则是一条披着羊皮的饿狼。如今他们装着柔顺,不过是想进出方便,保住自己的钱袋子。一旦时机成熟,苗疆必将成为端朝的疥癣之疾。”
苏瑾一番话,算是说到梁清子心里去了。
原书中,虽然没有明着写苗疆叛乱,但是暗地里小动作却不少。
是以,刚刚玄九在说苗疆臣服的时候,她就在想,一个可以操控巫蛊之术的民族,为什么会甘心屈居人下呢?
现在想来,苗疆隐忍数十年,应该是曲线救国。
好大的一颗雷!
只不过……
梁清子依然想不通。
苗疆在西部,扬真岛在南部,它为何会选择这里呢?
看来,要想知道答案,必须要进到那间密室中去看看!
扬祭阁。
大火烧了三个时辰后,终于被救了下来。
除了最开始进去貌似抢救出来的,历代掌门和祭司的牌位之外,剩下的东西,全部被大火烧成了灰烬。
祭司的眼睛死死盯着这栋已经被烧黑的房架子。
曾经,为了更快地掌握明智,他不止一次地宣扬,祭祀是整个扬真派最神圣的事情!
作为祭祀的场地,扬祭阁自然也就成了最神圣的的地方!
可是这场大火,却将最神圣的地方,烧个精光!
从大火开始,一直到现在,已经有很多人来旁敲侧击地问,他们已经尽可能地祭祀了,为什么神仙真人还是不肯放过他们?
为什么神仙真人没有预测这场大火?
为什么祭祀没有预料到这场灾难?
祭司的眼睛里面,爆出鲜红的血丝。
扬祭阁被烧了,不可怕。
可怕的是,他花了十多年的时间,好不容易堆起来的人心,就这么完了!
“您猜的不错,大火着起来之后,那苏瑾果然去了梁清子的房间!”
祭司面色阴狠!
这才刚来,就想干涉扬真岛的事情,想的未免也太简单了!
“去!找几个靠得住的人,在扬真岛内,给我散步一个消息!传得越广越好!”
四下无人,祭司在一片烧焦的废墟中,摸到一个地道的入口,打开洞口,进去了。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一个屋顶上面,一个暗卫足尖一点,悄无声息地飞走了。
地道内漆黑一片。
祭司的黑袍,将他完全隐在了黑暗之中。
他凭借着记忆,没走一会,就看到了前面的一片亮光!
金黄的四壁,闪闪发亮;墙壁下面,整整齐齐地码着无数个箱子。
祭司贪婪地走到一个箱子前面,打开,满是金银珠宝!
他心满意足地深吸了一口气!
每次,当他觉得危险快要降临的时候,就会来到这里看一看。
仿佛只有金银珠宝,才能让他心安。
什么有违天和?
什么伤天害理?
他不在乎!
只要有了金银财宝,他能够忍受继续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继续待下去!
无数次的,他都十分想念苗疆的蓝天和白云,想念苗疆的草原和牛羊。
但是苗疆需要他留在这个地方。
为了大计,他们已经付出了几代人的努力和时间。
而这大业,即将在他这里,彻底实现!
只要想到这里,他就会觉得,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突然,一侧石门后面,响起了一阵啼哭声!
祭司皱了皱眉头!
这群该死的孩子!总是哭个没完!
想了想,他放下手中的金银珠宝,朝着隔壁的石洞而去……他轻轻转动一个机关,沉重的石门缓缓开启。
石洞里面,四五个孩子,随着声音看了过来。
这些都是只有两三岁的童男童女。
“哭什么?!”
祭司面色铁青,语气生硬!
“有吃有喝的,没事总号丧!不是告诉过你们,不许哭吗?为什么不听话?!”
几个孩子眼泪含眼圈,被吓得一声都不吭,只能瑟缩在墙角。
祭司看到孩子这么怕他,心中更加生气!
不是说,孩子被谁带大,就会跟谁比较亲吗?
可是为什么这些孩子见到他,总是像老鼠见了猫一样?
他自问一直好吃好喝的给他们,从来没让他们饿着!
可这群孩子,竟然如此不识抬举!
果然贱民的孩子不好养!
现在扬真岛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人们被吓得,都不敢生孩子了。
新生儿越来越少,再这样下去,祭祀都要停了!
不过,好在这里的事情马上就要结束了……
祭司气不打一处来,随手抄起鞭子,便朝着几个孩子的身上疯狂抽去!
但是鞭子刚刚甩出去,就被一只手攥住了!
温一灼?!
祭司瞬间慌了神!
他猛一转过头,梁清子、玄九、苏瑾,竟然全部都在这里?!
不好!
祭司将手一松,下意识地就要逃离!
玄九和苏瑾眼疾手快,率先拦住了他的去路!
祭司见三个人武功高强,只有梁清子此刻背对着他,正在查看孩子的情况!
他嘴角微微上扬,目光阴狠!
“去死吧!”
噗!
一直在照顾孩子的梁清子,瞬间回掌,一掌拍在了他的胸上!
这一掌,她毫不留情,几乎是用了全部的功力!
竟然对几个孩子下这么重的手,简直该死!
祭司很快就被控制住了。
他咬牙切齿:“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玄九:“从门。”
“……”
祭司被噎的说不出来!
废话!
他还不知道是从门?!
玄九当然是故意的!
他知道,此时清子正在气头上,祭司刚刚被抓住,势必不好审。
倒不如先磨磨他的锐气。
一直在照顾孩子们的梁清子,听到玄九这句话,倒是心中一乐!
这个玄九,倒是把她气人的功夫学了个挺像!
孩子们很快就被救了出去,金银珠宝全部充公。
祭司看着那一箱箱被抬出去的财宝,简直像被割肉一般!
“不许动!你们不许动它!那是我的命根子啊!放开我……”
梁清子淡然道:“孩子们呢?”
祭司佯作不知:“什么孩子?刚才不是都已经被你们救走了吗?”
梁清子又在胸口补了一掌!
噗!
祭司只感觉体内气血翻涌,像是血液倒流一样!
很快!他就觉得大脑缺氧一般,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你这是什么妖术?”
梁清子冷哼一声!
“妖术?你用那些孩子的遗体都做了什么妖术?!若还不说,下一掌,就是你的死穴!”
祭司现在看不到,但是明显能够感觉得到,自己的头顶上,汇聚了一股强烈的真气,下一秒就会彻底送自己上路!
他本以为这些人不敢在扬真岛怎么样。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外来的,他苗疆几代人,在这里辛苦经营几十年,还会怕这几个毛都没长齐的年轻人不成?
没想到,这些人的办法如此简单粗暴!
他们不屑于玩弄人心,不在乎民心所向,甚至不信奉神仙真人。
只是一路跟着他,进来抓人,就算完事!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处理事情的!
“干什么都要讲求一个证据!你们说我留遗体,做妖术,有什么证据?我不服!我就算是死了,也是冤枉!”
梁清子的声音冷冷地响起。
“我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凡是讲证据。既然事情明摆着,就不必多费口舌了,你下去跟阎王爷要证据吧!”
说完,掌中真气凝聚,就要朝着头顶拍去!
“我说!我说!!!”
最后一刻,祭司的心理防线终于坍塌了。
“烛台……右边转一下那个烛台……”
温一灼每走一步都非常小心。
终于靠近了烛台,右转……
又一个厚重的石门打开!
这个石洞非常大,当中一个宽敞的通道,两侧分了上下两侧阁楼。
而那两侧的地上,满是盖着白布的小小的尸体!
“找到了!就是这里!”
当石门打开的一瞬间,虚空中突然传来的“滴——”的一声!
是系统的提示音!
梁清子一顿!
炎石竟然在这里?!
掀开一个又一个的白布,他们发现,下面盖着的尸体,除了头还保存完整,面目侵袭可见,身上已经紫黑一片,千疮百孔!
梁清子鼻子一酸!
“说!你到底用这些孩子做了什么?!”
祭司像是被抽走了灵魂一样。
“尸毒蛊。”
!!!
听到这个名字,苏瑾面色一变!
尸毒蛊!
苗疆最毒的一种蛊虫!
据说这种蛊虫最好的培养皿,就是尸体。
且尸体的年龄越小,培养出的蛊虫,毒性就越烈!
这种尸毒蛊虫,爬过的地方,寸草不生;爬过的皮肉,会瞬间坏死;只要沾上一星半点,就会瞬间毙命!
原来他以为,扬真岛寸草不生,是因为大旱。
现在看来,看来不光是天灾,还有人祸。
但哪个是因,哪个是果,就不得而知了。
大旱给了祭司很好的掩饰,他又以给神仙真人供奉童男童女为借口,大肆征敛刚出生的孩子!
死的孩子,就作为尸毒蛊虫的培养皿。
活的孩子,就作为祭祀品,被无情掉!
环环相扣……
一股寒意从苏瑾的背后爬了上来……
他无比庆幸,这一次跟父皇求来了这次传旨的机会。
他无比庆幸,自己上了扬真岛。
他无比庆幸,自己参与到这件事情的调查之中。
否则,即便来日,大业功成。
苗疆这样歹毒的心思,若是带着百万尸毒蛊虫大军来犯,即便他们身经百战,以一敌十,又能够战胜地了这些蛊虫吗?
他不敢想……
这样的存在,对每一个帝王来说,都是洪水猛兽一般的存在!
一定要尽早扼杀!
他钳制着祭司的手收紧了一些,一把冷飕飕的剑,直抵在他的喉咙上!
“蛊虫在哪里?!”“往前面走三步,打开那块砖。”
苏瑾当下顾不得祭司,足尖一点,飞身到了那里,伸手就要打开那块砖!
“慢着……”
温一灼话音未落,苏瑾已经打开了那块砖!
嗡……
小洞里面飞出一片黑漆漆的苍蝇!
玄九和温一灼几乎同时护住梁清子,向一旁躲去!
苏瑾虽然躲得快,倒到底还是被这黑蝇扑伤了手背!
等几人反应过来,祭司已经不见了!
“追!”
苏瑾心中大怒!
他竟然利用自己着急找到蛊虫的心理,愚弄了他?!
可恶!
从来没有人敢如此戏弄于他!
他死命追赶,回过头,却见三人一脸悠哉!
“蛊虫还没有下落,你们怎的一点也不着急?难道你们不知道蛊虫到底对我端朝意味着什么吗?”
温一灼淡笑道:“既然你如此清楚,难道就不会在出口安排一些人,堵住他的退路?”
苏瑾面色不渝。
他怎么知道这里面还有蛊虫的事情!
这段时间,为了安抚师父和父皇,他派出了一批又一批的人!
如今他的身边,除了贴身暗卫,已经没有多余的人手了!
“这么说,出口有你的人?”
温一灼笑而不语,带着梁清子和玄九慢悠悠地走出去。
苏瑾被气得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他一边跟着在外面走,一边试探着问,一脸不怀好意。
“装了那么久的傻子,没想到你隐藏地这么深!连我都被你骗了!”
温一灼脚步没停,声音悠远地飘过来。
“现在知道也不晚。”
等四个人出来的时候,祭司果然被温一灼的手下扣在那里!
骄阳如火,以往威风八面的祭司大人,就这样被人扣着手臂,跪在扬祭阁的废墟前。
倒像是忏悔一般。
“你倒是心大!真的以为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能逃得掉吗?”
苏瑾气急,当下上前一把揪起衣领!
“快说!蛊虫到底在哪?!”
祭司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股诡异的笑!
“默南王,黑蝇的滋味,不错吧?”
苏瑾面色一僵!
顺着手臂看下去,他的手背——那刚刚被黑蝇扑过的地方,已经紫黑一片!且血肉下陷,非常恐怖!
他顿时一慌!
“黑蝇有毒?!”
祭司仰天长笑!
“哈哈哈哈哈哈!这些黑蝇,从小便是吃着那些培育失败的蛊虫的尸体而生的!虽然毒性不如尸毒蛊虫,但是目前看来,效果也不错!哈哈哈哈哈!”
苏瑾愤怒地抽搐宝剑,冰凉的剑锋触碰到祭司的脖子,渗出黑红色的血液。
“解药在哪里?!”
祭司扬起嘴角,眼眸一转!
“没有解药,你们也永远都别想找到尸毒蛊虫!”
说完,祭司将脖子向剑上狠狠一撞!
噗!
黑红色的血液喷涌而出!
祭司瞪大了眼睛!
死不瞑目!
严夏听说了这边的消息,赶过来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这……祭司大人……”
他不敢置信地望了望梁清子等人,然后声音颤抖……
“死了?”
梁清子皱了皱眉头。
“严掌门,准备火堆,将尸体立刻焚烧!”
什么?!
严夏心有不忍。
“清盟主,恕我直言。死者为大,虽然祭司大人生前作恶多端,但是人死灯灭。就请留他一个全尸吧!”
玄九扶起严夏。
“并非清盟主狠心,只不过,您自己看……”
严夏顺着玄九手指的方向,发现在扬祭阁废墟的上空,不知什么时候,飞出来了一篇黑色的苍蝇。
那黑蝇越聚越多,然后不约而同地朝着祭司的尸体和地上的血飞去!
严夏震惊地望着这一幕!
“这……这是什么?”
玄九解释道:“祭司临死之前亲口说,这些黑蝇,以蛊虫的尸体为食,只要被扑到,就会中毒。如今,默南王已然中毒了!祭司的血与常人不同,他培育蛊虫,早就身染蛊毒。若是不尽快将他的尸体处理,只怕扬真岛没死于干旱,倒是先死于蛊毒了!”
严夏大惊!
“好!好!我这就去办!立刻去办!”
很快,火堆架了起来,祭司的尸体,连带着饲养的那些黑蝇,全部付之一炬!
大火渐渐熄灭,梁清子却听到,系统的提示音越来越强!
她循着声音,再次回到满是孩子遗体的房间。
提示音突然消失了!
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严夏也跟着众人,来到这间石洞。
眼前的景象,再次让他心中一震!
知道自己助纣为虐是一回事。
亲眼看到助纣为虐的结果,又是一回事。
“这……这都是……那些孩子……”
梁清子叹了一口气。
严夏并非是个罪大恶极的人。
他知道这样的事情有损天和。
知道这样的事情并不人道。
但是他却因为害怕,未曾阻止。
在看到这一幕之前,他一直都以为,自己只不过是帮凶而已,最多只是包庇罪。
可这也是出于自保。
他只是胆小,情有可原。
可是,当他亲眼看到这些,因为自己的懦弱,而丧命的孩子。
亲眼看到,这些可怜的孩子,不光一出生就没了父母,死后的尸体,居然还要承受这种侮辱和折磨。
严夏瞬间就觉得,一把火烧了祭司的尸体,简直是太便宜他了!
他就应该被挫骨扬灰!
“清盟主,这些孩子的尸体,是不是……也沾上了蛊毒?”
他的声音嘶哑了,像是一瞬间老了几十岁。
梁清子点了点头。
严夏无声的闭上了眼睛,神情痛苦。
大家很有默契地,谁都没有开口打扰他。
过了许久,他才睁开眼睛,掀起一个尸体上面的白布,仔细端详着。
“我这里,有所有孩子送过来时的资料。上面记载着他们的名字,父母是谁,家住哪里。我将这些资料搬来,跟这些孩子一一对应上。然后一起焚化了。
“好歹……让他们在路上,知道在自己是谁,父母是谁,家在哪里……投胎之前,再回去看一眼……也不枉来这世间一遭……只希望……他们下辈子,不要再投胎到扬真岛了……”
严夏一语未必,老泪纵横。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梁清子

下一篇: 卫生间对着镜子做 “这虫子太危

本文标签: 合集 这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