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梁清子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梁清子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0:27:58

???
梁清子当头便是三个问号!
她听到了什么?
他以为自己是谁?
霸道总裁吗?
梁清子听到这话险些笑出声!
这苏瑾难道是走错片场了吗?
这不是现代都市总裁文中的经典语录吗?
怎么从这苏瑾嘴中说出来,反而有一种油腻的味道呢?
本来看到梁清子对自己爱搭不理的样子,苏瑾就已经很烦躁了。没想到梁清子突然又笑了起来,这更是让他觉得匪夷所思!
“你笑什么?”
梁清子知道自己失态了,赶紧整理了一下心情。
“没什么没什么,只不过觉得好笑而已。这个……苏公子,您这个时候出现在我这里,是走错了?”
苏瑾:“……???”
自己都做的这么明显了,为什么她还是不明白?!
自己光天化日之下,到院子里面来找她,就肯定是有事啊!
她倒好,不问自己有什么事,反倒问他是不是走错了?
这梁清子到底有没有一个女人正常的、该有的脑回路啊?!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苏瑾总觉得梁清子对自己似乎有一丝敌意。
在门派大会上,苏瑾第一次看到梁清子,就觉得这个女人不一般。
但是……
苏瑾在心中衡量着,不一般又能怎么样?再不一般,也只是一个普通的江湖女人罢了。
跟她比起来,宋司司虽然也只是一个江湖女子,但她跟其他门派都相处得不错,人缘也好。能够这样八面玲珑的人,才会对自己所筹谋的事情大有裨益,才是对自己有用的人。
这个梁清子,格局终究还是少了些。
苏瑾觉得有些可惜。
他也不知道今天问自己为什么要来找她,还十分骚包地扮了一回风雅公子。他知道自己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但是,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他控制不了自己的心,就是很想要亲近她。
他甚至觉得自己疯了。
苏瑾问道:“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
???
梁清子脑袋上又冒出了三个问号,她觉得今天的苏瑾有些奇怪,按照原书的逻辑,苏瑾难道不是应该除了宋司司以外,对其他的女人全部都不假辞色吗?
怎么反而巴巴地过来问自己,为什么讨厌他?
这还是那个苏瑾吗?
“那个……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为什么觉得我讨厌你?”
苏瑾说道:“因为在那次门派大会上,你挑战了所有的人,却唯独不挑战我。”
“那是因为你自己不上台来的啊!”
【梁清子内心OS:这也能怪我?!】
苏瑾一想也是,但很快又钻进了另外一个牛角尖:“可是,我不上台,你就不挑战我了吗?”
梁清子简直要被苏瑾这一番言论给弄懵了!
“你自己不上台,摆明了就是不想出手,还是问我为什么不挑战你。你不觉得自己这话矛盾吗?”
梁清子觉得,这些古代人的脑回路跟现代人简直完全不一样。
否则,以苏瑾这个智商,基本上也就告别男主了。
看来还是姐的眼光准,正常的人只有温一灼。
苏瑾锲而不舍:“清清,你这是……在避嫌吗?”
!!!???
啥?
苏瑾叫她啥?
清清?
怎么这么油腻啊!
梁清子一拍脑门:“什么轻轻重重的?苏公子,还是唤我清掌门的好。如果你这次来只是为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还是赶紧走吧!我累了,没空陪你玩了。不如,你去找宋司司和靳可儿,她们一定乐意奉陪。”
这就是在下逐客令了。
“你就这么想让我去陪别的女人吗?”
梁清子懒得理他,抬脚便要离开。
苏瑾赶紧快步跟上:“你一个女孩子,这么轻易就成了玄辩门的副掌门,还执掌着绝世秘籍,以后想必身边不会太平。我给你派两个人吧,这两个人可以保证你的安全。”
梁清子脚步一顿,后面的苏瑾差点撞上来!
她脚下一闪,避开了苏瑾故意倒过来的身形。
“我谢谢你啊,我谢谢你全家!”梁清子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我这个人呢,别人跟我绕着弯子说话,我听不懂,所以我跟别人说话,一般都是直着来。苏公子……苏瑾,你这么明目张胆地派人监视我,是把你自己当傻子,还是把我当傻子?
苏瑾神色有些慌张:“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帮你……”
“停——”梁清子对着苏瑾比出了一个交警示意停车的手势,隔出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你是紫灵山庄的人,我是玄辩门的人。按辈分来说,我是掌门,还比你高出一辈来。更何况,紫灵山庄乃如今江湖第一大门派,我玄辩门不敢高攀。我们以后也不要再有什么交集了。”
苏瑾快步跟上去,下一刻就被梁清子关在了房门外。
这个女人!
自己好心来看她!
她居然就这样距自己于千里之外?!
她还曲解了自己的好意!
苏瑾有些懊恼,他从来没遇到过这样难搞的女人。
也许自己来得太突兀了吧!
看来以后还是要来这里多多走动才行!
终于送走了苏瑾,得了清净的梁清子唤出系统:
“统子,给老娘滚出来!”
系统哼哼唧唧:“正在开机中,请稍后……”
“少给我来这一套!今天苏瑾这一出到底是在闹什么?原书中,苏瑾对梁清子的戏也并没有这么多呀!而且不应该是我去追着苏瑾跑吗?怎么如今这苏瑾反倒找上门来了?统子,你是不是出bug了?”
“怎么可能!”系统道:“我可是顶级系统!绝对不会出什么差错!”
梁清子有些担心:“可是如今的剧情,跟原书完全不一样了。自从我稀里糊涂当上了这个玄辩门的副掌门之后,所有的剧情都偏离了原有的方向……你确定不是在玩我吗?这样下去我还怎么死在宋司司的手下?我还怎么回去?”
“别急别急。”系统中传来一阵稀里哗啦地机械的声音,“我给你看看下一个任务。”
几声系统提示音之后,梁清子收到了任务通知——
【叮!系统任务:让温一灼对宿主产生怜惜之情。】
梁清子简直被气得跳脚!
让温一灼对我产生怜惜?
什么跟什么啊这是?!『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不是说温一灼的戏份没有多少,让我少跟他接触吗?怎么一转眼就变成我要取得他的怜惜了?难道不应该是取得苏瑾的怜惜吗?”
系统委委屈屈:“别问我,这事我也不清楚,系统任务都是根据剧情走向发展的,也许是现在剧情跟原书偏的太厉害,所以做了一些调整。不过你放心,最终的走向一定还是会让你去死的。”
梁清子想了半天。
“可是这任务也太难了吧!温小可爱虽然长得帅,人又好,但我们两个现在又没有什么交集。他可是超级大反派啊!总觉得他那眼神,瞬间就能秒杀了我!以他的经历,是不会轻信任何人的,我还取得他的怜惜?怎么取啊?!”
等了许久,系统那边一直沉默不语。
这货又遁了!
梁清子躺在床上,眼珠不断地转呀转。
这个任务,处处透露着系统的阴险。
温一灼,囚曦谷长起来的,那种地方长大的人,能有什么阳光的心态?
取得他的怜惜……
还不如让她直接去勾搭苏瑾呢!
……
同安派的人来得很快,当天下午便到了玄辩门。
所有的事情都被梁清子猜中了,同安派的人觉得此事没脸。
但他们就觉得,这件事情既然发生在玄辩门,玄辩门的人就逃脱不了罪责。
所以靳可儿的师父和父亲一来,便将所有的罪责全部都推在了玄辩门身上。还声称若是玄辩门不给一个交代,便要将这件事情宣扬出去,让整个江湖的人都看看玄辩门的丑恶嘴脸。
幸好在这之前,梁清子早就在系统的帮助下,搜集了靳可儿收买这三个男人的证据和证人。
靳可儿给这三个人提供的银子,银子上面赫然印着同安派的印记!
铁证如山!同安派的人无话可说,当天晚上便带着靳可儿悄悄离开了。
同安派的掌门与道法圣师商量好,这件事情是同安派对不住玄辩门。毕竟他们的人意图伤害人家的副掌门,本来就理亏。
但同安派平时为了壮大自己的门派,干过不少缺德的事情,对那些小门派也是诸多欺负。
所以这次的事情,再江湖上很快便传开了。
曾经被同安派欺负过、或者跟同安派有仇的门派,巴不得落井下石,添油加醋地再踩上两脚。
可怜同安派,原指望着靳可儿学成秘籍归来,壮大同安派。
却不想成了门派覆灭的一根引线。
有一个靳可儿做例,其他们派的人,包括宋颜,也都消停了不少。
眼看着梁清子在玄辩门和其他门派中的声望日盛,宋司司再也坐不住了。
最近一段时间,她发现梁清子似乎总喜欢找茬,总是有意无意地激怒她。
有好多次她甚至还没下手,梁清子就主动往陷阱里跳。
这让宋司司不得不认为,梁清子对自己一定是看透了!
她一定是在等着抓自己的把柄呢!
宋司司非常谨慎,她明白绝对不能再亲自动手了。
于是她走投无路,只能跑到玄六那里又哭诉了一通。
玄六哪里见得了如此梨花带雨的宋司司?!当下便拍着胸脯保证:放心吧,这次就算搞不死梁清子,也让她遭遭罪!
适逢中秋节,大多数门派的弟子都回到了自己的门派。也有一些人,因为山遥路远,便留在了玄辩门内过节。
其中就包括温一灼。
中秋这一天上晌午,十大内门弟子,除了三大主事师兄之外,其余七个人,带着几个没有回家的外门派的人,组织了一场中秋小宴。
这是玄六在道法圣师那里,极力撺掇的成果。
玄六拿到中秋小宴的主办权,三个主事师兄又不在,这里他便是老大,理所应当坐在主位上,以主人的身份招待其他人。
都是江湖儿女,同辈人坐在一起,自然免不了切磋几招——这也是玄六早就设计好的场景。
他先是装模作样地说了几句开场白,没聊一会儿,就转到了比武切磋上。
梁清子如今是副掌门,身份贵重,所以便被留到了最后。
玄六故意没有出手,便是在等着梁清子。等到所有人都切磋完之后,便故意说道:
“清掌门在门派大会上赢过了司司那一场,打的真是行云流水!今日大家兴致颇高。不妨再比试几招让我们见识见识?”
梁清子端着茶,笑的温良恭俭让。
“我记得跟司司的那场,我连动都没动,何谈行云流水呢?”
玄六一愣,随即笑道:“就是没动,所以才显得出清掌门武艺高强呀!那次门派大会上,清掌门力压群雄,而且马上秘籍第三次小测就要来了,就请清掌门指点我们几招吧!”
玄九早已听出玄六的不对劲!
“老六,你要是想打,我陪你打,如何能劳动清掌门?未免太不尊敬了。”
梁清子看着玄六如此热衷让自己动手,便知他应该是存了心思的。
而玄六之所以对自己咬着不放,肯定是因为宋司司的怂恿!
等了这么久,终于动手了!
“统子,咱们两个可是早就约定好了,只要是宋司司授意的,都算是死在她的手下,对吧?”
系统没说话,哼唧了两声。
梁清子高兴了!当下便站了起来。
“既然小六子开口了,那便随便过几招吧!”
玄六面色一喜!
“清掌门,请!”
玄六的出手毫不留情,可以说是用尽了全力!
梁清子看着玄六掌掌生风,招式十分凌厉,完全不像内门子弟中互相切磋的点到为止!
而此时其他人也都看出了端倪!
玄六一向对清掌门不服气,这是在借机挑衅清掌门的权威呢!
若是梁清子赢了,便是以大欺小。
若是输了,那她这副掌门之位也就坐不久了!
比试过半,玄六突然掌风一收,想要借着梁清子的攻势,顺势跌下河中!
但梁清子却早就看出了他的意图,暗中催动系统,组织他的动作。
然后自己伸手一拉!
在众人眼里,梁清子拉住了险些失足的玄六!
而玄六为了借力自保,竟然反手将梁清子推进了湖中!
“清子!”
“清掌门!”
湖边一时间乱了起来!玄九第一时间就跟着跳下了湖!
可是梁清子却连挣扎都没有,很快就沉底了!
玄六被梁清子一把甩上岸之后惊魂不定,完全没想过这是什么神转折!
什么情况?!
为什么自己会被甩到岸上,梁清子却掉到了湖里?
自己不是这么设计的呀!
但此时众人的注意力都在梁清子的身上,包括宋司司。
她知道玄六的本意是想陷害梁清子,这样她就百口莫辩了。
她不光会失掉副掌门的位置,还会连玄辩们都待不下去。
但玄六毕竟太心慈了!
现在出了意外,梁清子自己掉下了湖中,宋司司恨不得她就死在湖里!
众人不知道,梁清子本就是一意求死。
所以在掉下湖中的时候,她完全没有挣扎,任凭湖水和泥沙给她带来窒息感。
她享受着死亡,沉到了湖底,却意外抓到了湖底一块温热的东西。
瞬间!所有的窒息感全都消失了!
她竟然可以在水中畅快的呼吸!
梁清子摊开手掌,发现是一个暖白色的玉!
这是……玉髓?!
在原书中,温一灼一生都在寻找这块温家的传世之宝。
后面因为苏瑾和宋司司的主角光环太过强大,这块玉髓竟然阴差阳错地落到了宋司司的手中,最后还成了苏瑾打败温一灼的致命性法宝!
玉髓认主。
原书只说,苏瑾乃天命所归,玉髓认得便是大贤大德之人。
但梁清子在看书的时候,便觉得玉髓既然是温家的传家宝,这样通灵的东西,不可能会去认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苏瑾为主。
这是原书留下的一个bug。
梁清子将玉髓揣入怀中,然后腰身一紧,竟发现自己落到了温一灼的怀中!
“怎么是你?九师兄呢?”
温一灼脸色十分难看,没有回答,像是负气一样,手中揽着梁清子的手,力道又大了几分。
这个女人!
刚刚自己看的很清楚!
她是自己跳下湖的!
温一灼想不明白。
求生的人这么多,为什么她就这么想死?!
真是个一心求死的傻姑娘!
她过的得有多艰难啊!
这时,系统响了起来——
【叮!系统任务完成!】
啥?
What?!
完成了?
他……对自己怜惜了?
梁清子被吓得呛了好几口水!
上岸后,温一灼将她轻轻放在了地上。
玄九在湖底遍寻不着,刚刚上岸。
“清子?清子!你怎么样?”
梁清子静静地躺在地上,感觉有人在按压她身上重重压了几下……
突然!胸中一阵翻涌,梁清子果然侧着头吐了几口水出来。
“清子!”
“醒了醒了!”
“清掌门醒了!”
“没事了,没事了。”
玄六一头雾水。
明明应该是自己掉入湖中,现在却换成了梁清子。
莫名其妙的掉水,莫名其妙的被救……
这梁清子身上也太邪门了吧!
见没有人搭理他,他默默地蹭到了宋司司的身边,轻声叫了一声:
“七师妹……”
宋司司此时的心思都在梁清子死了没有,顺口问道:“六师兄没事吧?”
玄六心中一喜,司司竟然关心她了!
“我没事儿,只是刚刚有些受了惊吓……”
“够了!”玄九隐忍半天,终于爆发了!
“这么多双眼睛,全都看到是清子救了你,你却反手将她推到了湖里!清子在生死边缘内走了一遭,你却说自己受到了惊吓?!玄六,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玄九在众人的眼中一直是儒雅的形象,大家似乎从来都没有听他如此疾言厉色过。
玄六也知道,现在在众人的眼里,是梁清子救了他。
可恶!
玄六暗自将双手握成了拳头!
以后,这梁清子对他就有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救命之恩!
到底是他早就发现了自己的计划?还是巧合?
为什么每次都会被梁清子躲过去?
玄六自知理亏,缩在一边,不再说话。
梁清子脸色惨白,浑身湿透,早有人送来了一件大的披风。
玄九用披风将她裹了个严严实实,然后一个公主抱,便把她抱了起来。
宋司司眸光一闪。
“哎呀九师弟,你这是做什么?快把人放下,这与理不合!安排几个丫鬟,把她送回去就是了。”
玄九却说道:“清子此刻身体虚弱,哪里容得你们等这个、等那个?等你们安排完,清子的性命都没了!若是今天有什么闲话传出去,那也是你们内心污浊!若是你们真的想救人,就都给我闭嘴!”
说完,玄九抱着梁清子快步离开了。
宋司司气得浑身直颤抖!
九师弟从来就没有这样跟他说过话!
在梁清子出现之前,内门的师兄弟每次看到她都是和颜悦色的!
不管她有什么要求,他们都有求必应!
如今这玄九为了梁清子,居然敢这样跟自己说话!
梁清子不过就是掉下了湖!
她又没死,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玄六就是个废物!
另一边,玄六看着梁清子被玄九抱走,试探地对宋司司说道:
“七师妹,我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不如你送我回房间吧。”
宋司司看着这样的玄六,不知为何心中升起了一丝烦躁。
跟苏瑾比起来,他简直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但是为了维持自己的形象,宋司司还是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走吧,六师兄,我送你回去。”
玄六满心甜蜜,没有看到宋司司落在他身后,留下的白眼和嫌弃。
入夜,被折腾了一天的梁清子,静静地躺在床上,把玩着那一枚玉髓。
突然!一个黑影闪进!
梁清子迅速将玉髓放好,抬眼却看到了温一灼。
“你来我这里,一定用这种方式吗?就不能光明正大的吗?”
温一灼却没客气,直接走到床边,摸了摸她的额头。
“还烧着。”
梁清子错愕了!
妈耶!
温小可爱摸了她的头!
他说什么?
还烧着?
“啊……那什么……对……烧着……”
“服药了吗?”
“啊……”梁清子感觉此刻自己像个傻子,丧失了所有的语言功能,就会说一个——
啊。
“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说。”温一灼的脸色绯红,“不一定非要寻死。”
……
梁清子一愣。
所以,他这么反常,是在劝自己不要轻生吗?
他怎么这么可爱!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小东西敏感成这样揉弄 “既然你们非

下一篇: 大团圆合集 这我真的不知

本文标签: 看我 镜子里 梁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