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嗯~啊~嗯嗯~呃呃呃~小说众人朝着钟兰

嗯~啊~嗯嗯~呃呃呃~小说众人朝着钟兰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0:20:57

众人朝着钟兰雪的方向看过去。
只见一处角落中,那墙壁上有隐隐的痕迹。
是一个棋盘?!
温一灼认了出来。
“这是一个上古棋的下法,只要落下一子,便可解开这道题。”
梁清子看了看:“是一个机关,若是能解开这道题,说不定可以打开什么密室机关之类的。”
李桐皱着眉头:“我不太懂棋,你们可懂?”
玄九思考了一下,四处看了看。
墙壁下面放着许多小石子,他拿起一颗小石子,试探性地落了一处。
没有任何反应。
看来是落错了。
玄九又想了想,再次落下一子。
山洞周围突然开始剧烈的响动!两侧的石壁突然打开!无数的箭射了出来!
“不好,小心!”
无数支箭如同暴雨一般射了出来!五个人迅速拔出宝剑,快速闪躲道一边!
箭雨持续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机关终于停了下来!
玄九待在原地没动。
“大家小心!不要乱动!如今我们已经触发了一个机关。稍有不慎,说不定就会触发其他机关。下一个就不会这么温和了。”
“九师兄,这到底是什么机关?”
玄九说道:“你们闪远一点,这种密室,我曾经在师父的典籍中见过。若是下的没错,山洞便不会有什么动静。但是离答案越近,机关就会攻击得越厉害!按照刚刚箭雨来看,刚才那一步,显然很接近了。我大概知道这一次要落在什么地方了!”
四人躲好,玄九先是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然后快速落下一子,旋身闪到一边!
这一次没有再触发其他的机关,棋盘的上方突然开了一个小孔!
让他们失望的是,这并不是什么密室,只是一个暗格。暗格里面放着一个精致的盒子。
众人围上去一看,那盒子描的十分精致,也没有上锁。
打开一看,竟是一小块铁片?!
“一块破铜烂铁,为什么会放在这种地方?”
钟兰雪有些疑惑,但梁清子拿起那块破铁,心中无比激动!
这是武令的碎片!
武林是打开武器库的钥匙。
虽然他们找到的不是武器库,但却找到了武令的碎片!
原书中有描写过,集齐四块武令的碎片,便能够得到武器库的线索。
而现在他们却轻而易举地得到了其中一块。
但其他几人并不知道这是什么。
梁清子权衡再三,没有说出这个武令的作用,
因为原书中曾经写到过,武令一出,江湖大乱!
她不知道武令出现在这个节点是早还是晚。
若是过早的话,恐怕江湖免不了一场腥风血雨!
她才刚当上武林盟主,难道就要引得江湖人人自危吗?
玄九问道:“李桐,你父亲,你们青山派,有没有说过山上有什么宝物?”
李桐摇了摇头。
“想必连我师父和师叔祖都不知道这件事,我们还是拿回去看一看吧!”
众人拿起这个小盒子,然而还没走出三步,山洞便开始天塌地陷地摇晃,山顶开始不断有碎石砸落!
“这是怎么回事?山洞怎么会突然坍塌呢?”
“不好!我们已经深入山洞里太深!若是现在坍塌的话,我们必然会被埋在里面,谁都出不去!怎么办?”
“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出口了吗?”
梁清子迅速思考着原书的信息。
这时,虚空飘来系统的声音!
“快将盒子放回去,这个盒子是不能离开山洞的!”
接收到系统的信息,梁清子迅速夺过盒子,将它放回了原来的位置!
盒子刚刚被放到原来的位置,山洞的摇晃瞬间停止了!
周围瞬间安静了……
“原来这个盒子不能离开这个山洞!”
“难怪……”
“难怪什么?”
梁清子对李桐说道:“你也说过,这座山以前没有出现过任何意外,是最近才开始流传这个怪兽的说法。我觉得,应该是有人在我们之前,已经发现了这个山洞的秘密,看到了这块铁片,也想将这块铁片拿走。但是因为这个盒子不能出了这个山洞,他带不走东西,又怕别人来发现这个秘密,所以才在洞口附近做了手脚。”
李桐恍然大悟!
“对了,有人说看到的会喷火的怪兽,又是什么情况?”
众人将盒子留在山洞,走到了山洞外面。
梁清子和玄九、温一灼等人,仔细找了找,果然!在山洞的洞口附近,发现了白色的粉末。
“这是什么?”李桐问道。
梁清子用手指捻了捻:“磷粉?”
“磷粉,那是什么?”
梁清子解释道:“磷粉可以自燃,若是晚上有人打着火把,来到这附近,在火把的热度下,这磷粉就会发出青色的光。就算温度不够,通过鞋底的摩擦,也会发出青色的光,离远一看,岂不就是会喷火的怪兽吗?”
李桐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看来这磷粉是那个人洒下的!目的就是阻止其他人将这东西拿走!”
钟兰雪有些着急:“可是现在我们发现了也带不走,这可怎么是好?”
李桐说道:“我立刻回去告诉我父亲,让他派我们青山派的人过来驻守!既然东西是在我们青山派,其他人就休想染指!那个人既然偷偷地来,又偷偷地走,显然不是我青山派的人。”
温一灼提醒道:“那个人既然来无影去无踪,定是包藏祸心!青山派派的人,必要武功高强,告诉他们注意安全。”
李桐点了点头:“多谢温兄提醒。”
发现了武令的碎片,梁清子异常兴奋!
她深知这武器库对苏瑾的作用。如今她比苏瑾早一步发现武器库,是不是就意味着,温一灼以后多了一条保命的筹码?!
她能改变钟兰雪的命运,就一定能够改变温一灼的命运!
与此同时,紫菱山庄。
一向温和的紫灵山庄,此时却有些闹得鸡犬不宁。
紫菱山庄的主堂之上,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正坐在那里,用恶毒的眼神看着堂下跪着的女人。
而苏瑾站在一旁,满脸无奈。
“你明知这个女人是被玄辩门逐出门来的,为何还要带将她带回紫灵山庄?你还嫌我们紫灵山庄最近的负面消息不够多,是不是?”
苏瑾不敢辩白,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师父,都是徒儿的过错,但这件事情与宋姑娘无关,她是无辜的。”
“她无辜?她若是没做那些事,玄辩门那道法老头,为何单单将她关了起来?关起来也就算了,毕竟她是内门弟子,自己内部的事情,有什么解决不得的?你为何要在这个时候将她救出来?被道法那老头发现之后,以为她和我们紫灵山庄有什么内部交易,生生将她逐出了玄辩门!你说,她现在还有什么用?你将他带回来,如果是让江湖的人发现,以后会怎么说我们紫灵山庄?”
苏瑾一句话都不敢辩白,宋司司跪在下首,用那可怜的目光看着苏瑾,只会掉眼泪,什么都不敢说。
袁明子看到她这个样子,就不由得烦躁!
“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
宋司司赶紧擦干了眼泪。
“请师父息怒!”
“别叫我师父!我不是你师父!宋姑娘,我们紫灵山庄的庙太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你还是另找靠山吧!”
宋司司说道:“如今我被师父逐出玄辩门,整个江湖之大,没有我的容身之处。我只有师父这里可来了。还请师父赐我一条出路,我必当重谢!”
袁明子冷声笑道:“你如今一无所有,无家可归,还有什么可重谢的?”
宋司司说道:“若是师父肯收留我,我现在就可以告知您一条非常有用的消息!”
袁明子冷哼一声。
宋司司看了看苏瑾,苏瑾给了他一个眼神,微微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说下去。
宋司司敛了敛情绪说道:
“在青山的郊外有一个有一座山,那山上有一个山洞,洞里有一个宝物。”
袁明子不屑地笑道:“山多了,洞多了,宝物也多了!你倒说说,这是个什么宝物?”
宋司司说道:“不知师父可曾听过武器库?”
“什么武器库?”
宋司司介绍道:“我端朝有一个庞杂的武器库。相传武器库里面藏着许多奇门武器,这武器库乃是一个兵法大家所造,但造完没多久,这个武器库就被江湖人所疯抢,这个武器大家自己一个人没有能力守得住,便造了一个武令作为钥匙。临死之际,又将武令砸为了四块,只有集齐武令,才能打开这个武器库。但是武器库到底在哪里,上百年过去了,没有人知道。但我知道,青山上的那个山洞里,就藏着一个武令的碎片!”
袁明子问道:“这样的消息,连我们各大门派都不知道,你是如何得知的?”
宋司司说道:“玄岩洞中藏着一些典籍,我也是在典籍中,根据各种只字片语,才拼出的消息,但这个武器库是绝对存在的!”
苏瑾一听武器库,眼前一亮。
“师父我之所以救出司司,也是因为武器库。若是我们紫灵山中得了这个武器库,何愁成不了江湖第一大门派?”
袁明子看了一眼苏瑾。
“紫灵山庄成不成第一大门派根本就不重要,你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了吗?”
苏瑾一低头。
“是,师父,我不敢忘。”
“你是端朝的墨南王!早晚有一天是要上战场的,你现在做的这一切,不过是在为以后积累人望,可是你看看你最近做的这些事,哪一件能够为你以后打好基础?你现在又将这个丫头救出来,她只会害了你!”
“可是师父,那武器库……”
袁明子不屑道:“那武器库本就是一件锦上添花的事情,若是能发现自然是好。但若是一直都找不到呢,难道你要把这一辈子的时间,全都浪费在找到武器库身上吗?你要明白,大业永远比武器库重要的多!”
“是。师父,那武令的碎片……”
袁明子虽然看不上宋司司,但也只能退步说道:
“你可以在紫灵山庄中住下来,但是我不会给你任何的身份,对外也不会承认你,你最好自己易容,不要让别人看出来。要是有什么不利于紫灵山庄的消息传了出来,或者玄辩门来问罪的话,我可保不了你!”
宋司司心中一喜,赶紧磕头道:
“是,多谢师父收留!”
出了袁明子的门,宋司司跟上苏瑾。
“瑾哥哥,刚刚多谢你为我说话,不然师父没有这么容易留下我的。”
苏瑾却只是问道:“武器库真的存在吗?那武令不会是后人伪造的吧?”
宋司司赶紧说道:“不会的,虽然我没有见过,但是这武器库的确存在。瑾哥哥,若是我们能够赶在所有人之前,将武令的碎片收集齐,打开武器库,你的大业就有望了!”
苏姐听到这话,脸色好看了一些。
他左右看了看,见四下无人,便问道:“司司,你来了紫灵山庄这么长时间,我一直都没有让你露面,是因为之前剑风山的事情一直还在紫灵山庄中流传。现在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惠弘深也被我打发走了,你能不能跟我说一句实话?那天晚上,你跟你到底有没有见过惠志轩?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瑾的心中一直存在一个疑影。
在宋司司的房间中发生那种事情,就算跟惠志轩发生关系的不是宋司司,也让他觉得十分别扭。
若是宋司司的话……
他就没有必要再把她留在身边了!
宋司司听到苏瑾这样一问,心中一颤!
“瑾哥哥,自从你回来,这件事情你已经问过我好几遍了。但是我也跟你实实在在地说过了,这件事情跟我没有一点关系都没有!真的!我之所以突然离开,是因为白天看到了……你对梁清子……”
说到这里,宋司司停了停,眼泪在眼眶中不断打转。整个人看上去非常柔弱,像是随时要晕倒一样。
苏瑾浑身一震!
她听见了?
只听宋司司继续说道:
“我听到你跟那梁清子告白之后,心中难过,当下便收拾包袱走了,怎么还会等到深夜呢?至于惠志轩为什么会深夜到我的房间去,后面又发生了什么,我实在不知道。或许是有人看到我的房间空着,就进去做了什么。或者……有人要陷害我紫灵山庄!”
陷害?!
宋司司这一句话,让苏瑾的脑中闪过了一个点!
苏瑾看着宋司司的表情,不像是说话。再加上她哭的梨花带雨,苏瑾没有理由不相信。
但那惠志轩的事情到现在还不清不楚,他三言两语将惠弘深骗了回去。但只怕过不了多久,那老头就会想明白,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再杀一个回马枪就不好了!
不行!这件事要赶快调查清楚!
“这件事情我会再去调查的,你抓紧时间易容。收拾一下,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去青山。”事情,告诉了李伯雄和师叔祖。
李伯雄疑惑地问道:“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青山还有这样一个宝贝?”
师叔祖端坐着,叹了一口气,手捋着花白的胡子,眼神中充满着回忆,和难以言喻的悲伤。
“这不是宝贝!是个劫数!那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是我和师兄年轻的时候,一起在青山中历练,偶然中发现了那个山洞。一开始我们也以为那一个山洞只是普通的山洞,与其他的山洞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很偶然的机会,我们发现了这个碎片。这就是武令的碎片!”
“师叔祖,武令是什么?”
师叔祖叹了口气:“武令,即为天下武器库的钥匙。武令有四块,其中一块便在我青山。但到底是谁放在这里的,我们却不得而知。只不过从二十多年前开始,青山派便发誓要好好守护这一块儿武令的碎片,直到有一天那个天命之人出现,重启武器库,造福苍生!”
“那有缘人是谁?出现了吗?”
师叔祖摇头:“二十多年了,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李伯雄皱眉道:“这样重要的东西,难道不是应该交给每一代的武林盟主来保管吗?为何这个东西还在我青山派?”
师叔祖说道:“那是因为钟明森没有那个能耐发现这武库的碎片!况且,,他也知道自己护不住。”
李桐有些担心:“可是师叔祖,以我青山派的实力,若是有人打上这碎片的主意,恐怕我们也护不住啊!”
师叔祖满脸颓然。
“这也是我这些年一直不愿离开青山派的原因,不知什么时候,这件事情就会被江湖人得知,到那时,对青山派来说将是一场灭顶之灾!”
李桐和李伯雄全部都沉默了。
梁清子、温一灼、玄九和钟兰雪等人,坐在下首,静静地听着青山派的这个故事,也不由得沉默。
没想到,青山派守护武令的碎片背后,背负的正是竟然是整个门派被灭的风险!
玄九默然看了看梁清子。
她现在是武林盟主,以她现在的身份,若是提出保管武令的碎片,想必青山派一定不会拒绝。毕竟无论从人品还是武功上来说,清子都是最为合适的。
只不过谁都知道,集武令的碎片,便是积怨于一身,便是将莫大的危险背在身上。
他实在不愿意看到,清子年纪轻轻,就遭受这份压力。
想了想,在江湖道义和对梁清子的关心之下,玄九选择了后者。
温一灼和钟兰雪没有开口。
这种事情对他们外人而言,显然是没有任何插嘴的余地的。
梁清子却还在震惊之中!
原书中关于青山派和武令碎片的渊源,并没有写得如此详细。
这时,李桐看到了正在神游的梁清子,眼睛一亮!
“清子,如今你是武林盟主,我青山派对你无不信服。不知你可有兴趣,将这武令的碎片收为己有啊?”
“啊?什么?”梁清子突然被cue,脑子一蒙!
“可是这乃是青山派的宝贝啊!这就给我了?不太好吧!”
“这有什么不好的!”李伯雄说道,“我青山派之所以守着这武令的碎片,就是要等到有朝一日,要将它给到有缘人。之前,钟明森做盟主,虽然也算是英雄豪杰,但他没那个能力发现武令的碎片,算不得是有缘人。现在你既刚到青山派,就发现了这枚碎片,关键时刻还是你急中生智,将盒子放回原处,才保存着山洞没有坍塌,众人才能有惊无险的逃出来。若说保管这武令的碎片,我想不到第二个比你更加合适的人了!”
梁清子对武令的碎片,心理有些复杂。
按照她自己私心来说的话,她当然希望将这武令的碎片带走。
若是有机缘巧合能够将另外三片找到,将这武令打开天武器库,她就有信心可以彻底改变温一灼的命运!
可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她莫名有点抗拒。
师叔祖走下位子,对着梁清子一拜。
梁清子一惊,赶紧站了起来,将师叔祖扶了起来!
“老人家这是做什么?我受不起这样的大礼!”
师叔祖说道:“我青山派等有缘人已经等了二十多年了,我知我的天命将尽,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离世,实在是想在闭眼之前,将这青山派的威胁化解于无形之中。这武令的碎片,对您来说是一个宝物,可对我青山派来说就是个隐患!若能够保得住青山派绿水长流,我死也瞑目了!清盟主,请您就受了这个碎片吧!”
说完,师叔祖带着李伯雄和李桐,全部都朝着梁清子跪下了!
玄九心中也有些纠结。
按照江湖道义,梁清子的确该受了这武令的碎片。
可是她也只是一个小姑娘,能担得起这样的重担吗?
梁清子下意识地朝温一灼看去,在温一灼的眼中,看到了同玄九一样的担忧。
正在犹豫徘徊之际,虚空中传来系统的声音。
【虽然你又拿了主线的任务,但剧情既然已经推到这儿了,你也只能拿了。至于后面的剧情如何发展才不会偏离主线,就看系统如何更新了。】
梁清子叹了口气。
这就像是在一个地图中升级打怪,选择错了一个选项,后面的剧情都会跟着随之更改。
但他却没有重新再来一次的机会。
罢了,既然剧情已经推动到这里了,自己也只能受着!
“好,我答应你们。但这碎片如何带走,我还要探查一番。”
众人又到了山洞。
梁清子发现,若是只将武令的碎片带走,同时在盒子里,放上与碎片重量相同的石子,不移动盒子,山洞的机关就不会被触发。
就这样,武令碎片的盒子留在了山洞里。
这一次,梁清子、温一灼、玄九、钟兰雪四人,加上李桐一路同行。五个人一起上路去寻找新的武令碎片。
根据师叔祖提供的消息,剩余的三个武令的碎片,分别在东部、西部和北部。
而天下武器库便在整个端朝的中心!
然而五个人刚刚离开,苏瑾等人便带着一队人马来到了青山……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乖坐下来 发生了什么?

下一篇: 被主人摆成各种姿势调教惩罚|凌世成见她一

本文标签: 嗯嗯 小说 钟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