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10本好看到爆的快穿文 梁清子对暗卫

10本好看到爆的快穿文 梁清子对暗卫

作者: 来源: 2021-10-23

梁清子对暗卫吩咐:“今天晚上务必要守好你家主子,不管他有什么异常的行为,不要拦着他,但是要保护好他,知道了吗?还有,千万不要让他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如果他对你们出手,记着!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暗卫听到这事,大惊失色!

“这……清掌门,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我们家主子他到底怎么了?”

梁清子说道:“现在我还无法确定,要去证实,你只管守好你们家主子。两个时辰以后我再回来。”

暗卫知道这件事情非同小可,郑重地点了点头。

梁清子立刻去找了曹启明。

曹启明早已熄了烛火睡下了,听到梁清子的敲门声,又赶紧穿衣起来。

“清掌门?”曹启明打了个哈欠,“这大半夜的,发生什么事了?”

梁清子问道:“你仔细回想一下,云城派出现性情大变的事情,到底是在什么时候?要具体的时间。”

“具体的时间?怎么了吗?出什么事了?清掌门,你想到什么了?”

梁清子却只是不断地重复:“仔细想,这很重要。”

“好,你别着急,我带你去找师父。”

秋尚元师仍在打坐,听到梁清子的问题,也不由得疑惑的,但还是仔细地想了想。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在八年前。云城派每年针对这种怪事,都会换一种新的应对方法。今年已经是第八个年头了。”

八年了……

梁清子仿佛想到了什么,却连不上,又问道:

“那金石是在什么时候发现的?”

秋尚元师仔细想了想:“也是八年前。那是在……”

然后秋尚元师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

“清掌门的意思是……这个怪事和金石有关?!”

梁清子心中一震!脑中所有的线索一瞬间全部都连起来了!

“恐怕是这样的!不瞒各位,温一灼出事了。”

“什么?!”曹启明大惊!“温兄他怎么了?”

梁清子面色冷静:“刚刚我去找他,却发现他突然性情大变,在房间里面大发脾气!我认识他这么久,还从来都没有见过他这个样子。”

曹启明大惊失色!

“难……难道说……就连温兄……也……是不是他今天我们一起上山的缘故,那清掌门你……”

梁清子摇了摇头。

“我想这跟上山没有关系,若是山上有什么东西,温一灼应该早就中招了,不至于等到现在。唯一奇怪的地方,就是我们在晚膳之后,去看了那个金石。你们也说过,这种怪事,两个时辰以后便会自行恢复。若是真的跟那个金石有关的话,两个时辰之后,我们再去看看温一灼,问问他到底记不记得这段时间发生过什么。”

两个时辰很快过去了。

梁清子、曹启明和秋尚元师一直都守在温一灼的房间外,听着他大发脾气,几乎把所有的脏话都骂遍了,甚至还跟暗卫们动起手,十几个暗卫加在一起都不是温一灼的对手!

最后还是秋尚元师,趁他不注意,一掌将他拍昏了!

等温一灼醒来的时候,发现众人全部都守在他的房中。

“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梁清子问道:“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温一灼动了动身体,运功感受了一下内力,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妥。

梁清子见他身上没有什么异常,便问道:“你还记得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了吗?”

温一灼一愣。

“昨天晚上?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了?”

梁清子心下了然,对秋尚元师和曹启明点了点头。

秋尚元师和曹启明明白了——看来真的与那块金石有关系了。

温一灼看到几个人之间的眼神,心下疑惑。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梁清子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温一灼愣愣地听着梁清子说完。

“居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可是我为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还以为昨天晚上跟你们聊完之后,我回房间便睡了,剩下的事情都不知道了,完全没有中间的那段记忆。”

梁清子说道:“这就是了。那些野兽和村民跟你都是一样的症状。”

秋尚元师说道:“清掌门,现在我们可以确定是那块金石,扰乱了我们云城派的秩序。现在可怎么办好?”

秋尚元师满脸懊悔。本以为是一块能够保佑云城派平安祥和的宝石,没想到却给云城派带了这么多麻烦。

梁清子安慰道:“元师不必自责。你也是好意。如今我们发现了金石作怪,是好事,幸好还没有给云城派造成更大的灾难。这块金石不适合再放在云城派了,把它交给我吧!我会把它带走,放到它应该去的地方。”

“不行!”曹启明异常坚定道,“温兄已经中招了,万一清子你再被金石所伤,我如何跟玄九交代?我们云城派如何跟玄辩门交代?如何跟整个武林交代?”

梁清子笑道:“放心吧。我自有办法。”

梁清子并不是完全没有依据。若是她没有猜错的话,这一块金石,就应该就是系统所说的金属性的能量石,革石。

革石本身发出的光,其实是一种能量。周围的人或者野兽,由于体质或其他原因,没办法吸收金石这种能量,而金主功伐,被人或动物吸收,便会影响体内血脉正常运转的周期。表现出来,便是暴躁的性情。

虽然梁清子看上去十分有信心,但是曹启明还是不放心。

“清子,你到底要怎么处置这块金石?说出来,我们也可安心啊!”

梁清子说道:“我端朝最北方有一处矿产。哪里资源丰富,只是由于气候原因,开采非常困难。我将这石头带到北方的矿场去,金石的能量,可以促进矿产成熟,帮助开采。如此也算是大功一件,也可抵消了这金石的孽。”

曹启明和秋尚元师听如此说,都纷纷点头。

“清盟主不亏是武林盟主,心系天下苍生,我等拜服!”

梁清子将金石取回,将它放入虚空中,让系统自行吸收能量。

此去北方矿场,路途遥远。这段时间,足够系统吸收能量的了。

但是,襄山派的求助,却打破了梁清子原本的计划。这一天早上,曹启明大惊失色,拿着一封信闯到梁清子的房间中。
“清掌门不好了,子玉他们出事了!”
“子玉?襄山派?他们出什么事了?”
曹启明说道:“快看,这是子玉的信。他在来信中说,襄山派最近遭到了大批人的劫杀,损失惨重!”
梁清子迅速看完了张子玉的信。
“这襄山派向来相安无事,与世无争,什么人竟然下这样的狠手?”
温一灼说道:“此事非同小可,事不宜迟,我先让迟茂祖他们带着人先行赶过去支援,另外,清子,你也赶紧派人告诉玄九和玄辩门,让他们迅速赶往襄山派。”
曹启明道:“我跟子玉关系是好朋友,如今襄山派出了事情,我云城派万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我这就禀告师父,派人前去援助!”
三个人各自分工,立刻行动。五天后,梁清子、温一灼和曹启明就到了襄山派。
当他们到达这里的时候,襄山派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一片狼藉。
好容易见到了张子玉,梁清子问道:“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来击杀你们的是什么人?仇家吗?”
张子玉浑身浴血,脸色疲惫。
“襄山派一向与世无争,根本就没有什么仇家,这一次……哎……”
梁清子见他似乎有难言之隐。
“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襄山派得罪了什么人吗?”
张子玉说道:“清盟主,其实……实不相瞒,襄山派的确存有一块武令的碎片。”
“什么?”梁清子有些震惊。但转念一想,这襄山派在什么地方?整个端朝的最北边!
难道端朝东南西北各个方位,最边上的那个门派,都会藏有一块武令的碎片吗?
梁清子不由得这样推断。
张子玉说道:“其实这是襄山派世代相守的一个秘密。几十年以来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只不过最近武令碎片的消息不知被谁爆了出来,江湖上有一些动了歪心思的人四处搜寻,也不知从哪里打听到,我襄山派本着保存着一块武令的碎片,一传十,十传百。这不,近些日子以来,一批又一批的人杀到了襄山派,我们实在是损失惨重,再这样下去,襄山派恐怕就要灭门了!”
梁清子望着一片狼藉的襄山派,虽然这是她第一次来,但是她与张子玉是朋友,光看张子玉平时的行事为人,便知道这襄山派如何。
这样一个清流门派,如今却遭此祸祸,实在让她感到惋惜。
“你放心,我已经通知了玄辩门。不久就玄辩门就会派人来援助。”
温一灼道:‘囚曦谷和乐天派也在赶来的路上,另外我刚刚收到了李彤和钟兰雪的来信,楚门和青山派也会全力协助襄山派。’
梁清子道:“此行曹启明还带来了云城派的人。想来,集众江湖之力,我们必能够解决这个事情。”
张子玉感恩戴德:“众位对我襄山派的大恩大德,我张子玉无以为报,请受我一拜!”
温一灼赶紧将张子玉扶了起来。
“你我同在玄辩门修习,又都是好友,不必如此拘泥,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张子玉的父亲张世兴,本来对这个新任武林盟主有所保留。但如今看她如此行事,心中不由得对梁清子高看一眼。
“好了,子玉,先将各位请进去吧!”
众人到襄山派中坐定,梁清子才问道:“张掌门,不知是否可以将襄山派的武令之事介绍一下?”
张世兴叹了一口气。
“事到如今,我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这武令的碎片在我襄山派原本是个秘密,但就在半个月之前突然来了一会儿贼人。他们闯入我襄山派的祠堂大闹,并扬言要我们交出武令的碎片。我们根本不知这个消息是如何传出去的,只好谎称没有,但那伙人他们竟然敢火烧我们的祠堂!我们为了救祠堂,损失惨重。自从那一天开始,每一天都有两三拨人前来捣乱,刚开始只是简单的武力试探,最近竟渐渐下起了杀手!”
梁清子问道:“若是看武功招数,可以看出来他们是哪个门派的吗?”
张世兴摇了摇头。
“就是这一点才奇怪,老夫就没看出他们修炼的到底是哪一个门派的武功。若是让老夫知道,定将他们碎尸万段!”
张子玉在旁边替张世兴拍了拍后背。
“别生气父亲,如今清掌门在这里,她一定会替我们查明真相的。”
张世兴也十分为难:“不好意思清掌门,让你们涉险。按说这种事情,不改让你们牵连进来,但这件事情归根结底也是整个武林的事,还请清掌门为我们主持公道。”
梁清子淡笑着点头:“我自会如此,张掌门不必客气。”
温一灼道:“各大门派的人,虽然已经在赶往襄山派的路上,但至少需要几天的时间才能到这里。这段时间,我们还是要做好防范措施。不知襄山派如今情况如何?”
想到襄山派的情况,张世兴十分头疼。
“情况不好啊,襄山派本就不是什么大门派,最近这几次截杀也皆有人手损失,只怕再来几次我襄山派就要灭门了!”
梁清子眼珠一转:“我有一个办法,可以先让我们撑过这几日!”
张子玉眼睛一亮:“快说!是什么办法?”
第二天,新任武林盟主梁清子便在襄山派,发出了就任以来的第一则公告!
“江湖武令之事,吾已得知。如今两块武令碎片皆在我玄辩门,若有胆量,尽可来取!”
此公告一出,江湖哗然!
这梁清子是不是疯了?!
她到底知不知道这武令之于江湖的意义知不知道?
这个江湖令一出,玄辩门就会被推到风口浪尖上,每天不知有多少人会去探访玄辩门!
她这是想让玄辩门灭门吗?
江湖上关于梁清子合玄辩门的传言,甚嚣尘上,
有人说梁清子疯了,她就是想借自己的手,让玄辩门灭门,因为她曾经在玄辩门中遭受过不公平的待遇。
也有的人说,梁清子这是故意放的鱼饵,目的就是为了将江湖上所有对武令感兴趣的人全部都引去玄辩门,但其实早就暗中埋伏下了许多高手,想要将这些人一网打尽。
一时之间,众说纷纭,真假难测。
玄九和钟兰雪也已经从楚门赶了回来。
梁清子这令一出,间接解决了青山派和楚门的危机,再也没有人顾得上这两个小门派了。
钟兰雪问道:“清子,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你就不怕给玄辩门招来更大的危险吗?”梁清子摇着扇子,喝着茶水,嗑着瓜子,满脸悠闲。
“怕是没有用的,我一个武林盟主,难道我怕了,那些人就不会来打武令的主意了吗?与其这样,不如主动出击。”
“可是这样一来,那些人不就更加肆无忌惮了吗?原本他们还只是试探,现在你将武令的下落都告诉他们了,他们岂不是更加有恃无恐?”
玄九却对梁清子的眼中充满了赞赏,笑着说道:
“清子这一招叫做敲山震虎!虽然江湖人对武令的碎片趋之若鹜,但有命拿到,也得有命用才行。现在江湖上的这些传言,对玄辩门并非完全不好,就算知道武令的碎片全部都在玄辩门,他们一时难分真假,也不敢行动。更何况,玄辩门乃天下第一大门派,若想闯进来也需要些真本事,这就给我们留下了时间差。等这些人反应过来,各大门派的人早已到了襄山派,到时候我们占尽天时地利人和,还用怕得他们吗?”
钟兰雪眼睛一亮!
“妙啊!果然妙计!”
梁清子笑得十分得意。
果然如玄九所说的一般,江湖上的人纵使知道了武令的碎片都在玄辩门,却一时都不敢上手,而是私下暗暗查访。
整个江湖一时间消停了不少,再也没有门派遭遇过刺杀。
三四天之后,确切的消息传来,那第二片武令的碎片竟然不在玄辩门,而是在襄山派!
这些人又继续到了襄山派,去探访武力,准备新一轮的刺杀。
但他们却突然发现,这襄山派的武力竟然在几天之内功力大涨!
且不光是襄山派,玄辩门、囚曦谷、乐天派、楚门、青山派、云城派等门派,全部都派了高手在襄山派镇守,所有派去刺探武力的人,竟然全部都有去无回了!
一时间,江湖骇然!
谁都没想到,梁清子在这件事情上,居然下了如此大的力道!
但是更让他们震惊的是,这个刚上任没几天的武林盟主,竟然可以在短时间内,就调动这么多的武林门派!
这是怎样的号召力?
又是怎样的领导能力?
这新上任的武林盟主,不简单呀!
与此同时,武林中还出现了一件大事。
囚曦谷因为在这场襄山派的事件中表现突出,声名鹊起,招揽了不少人心。
武林中以前有很多对囚曦谷不熟悉、不认同的人,经过了这一件事情,也开始纷纷上门,想要跟囚曦谷和温一灼结交。
而乐天派的迟茂祖,更是因为非常欣赏温一灼在这一次事件当中起到的作用,因而向江湖声明:乐天派从此任并入囚曦谷,听凭温一灼的差遣!
此消息一出,江湖哗然!
曾经魔教浑天派改组的时候,江湖中只有温一灼的囚曦谷支持梁清子。其他人和门派全部都持观望态度,接纳乐天派也是在龙月阁的事情出了之后。
而如今,乐天派逐渐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改变了众人对自己的态度,如今更是与囚曦谷强强联合。门派势力的变幻莫测,让人议论纷纷,
消息传到了京城,让苏瑾寝食难安。
他完全没想到,自己只是离开了江湖十几天的时间,就已经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而这桩桩件件,紫灵山庄都没有参与到其中!
默南王府。
苏瑾坐在上首,面脸色铁青,下面跪着的一群人,大气都不敢喘。
“我临走之前是怎么吩咐你们的?江湖上的事情,就算来不及报我,也要报给师父!可是襄山派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们居然后知后觉?!等到各大门派都已经联手解决完了,你们才得到消息,你们是怎么做事的?!”
跪在下下面的人一句话都不敢说。
江湖上的事情纷繁复杂,苏瑾离了京城,对这些弯弯绕绕都不是很清楚,下面的人也是有口难言。
主子根本不知道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到底有多复杂!
消息真真假假,他们若是贸然信了,紫灵山庄贸然行动,一旦行差踏错,对其他门派来说又是一个把柄!
因此他们不敢妄动。
可主子现在却觉得是他们没有尽到责任。
“你们跟着我做事也这么长时间了,连个消息的真假都不会分辨吗?那武令的消息,分明就是梁清子故意放出来掩人耳目的!你们管它是真还是假,只要盯住了梁清子,还怕找不到武令的碎片吗?偏偏可以让她钻了这个空档!玄辩门、囚曦谷、青山派、云城派、襄山派、楚门,甚至是那个从魔教改正过来的乐天派都参与其中!现在好了,他们声名鹊起,而我紫灵山庄一大门派却毫无动静!这要是传了出去,江湖人现在会怎么看我们紫灵山庄?”
苏瑾气不打一处来,一怒之下,竟将手边的茶杯掷了出去!
那碎片崩的四分五裂,蹭到下面跪着的一个侍卫的头上,那个人的额头上瞬间流下了鲜血!
但苏瑾仿佛还是不解气,又顺手抄起了手边的一个砚台!
这时站在旁边的宋司司眼疾手快,赶紧把砚台抢了下来!
“王爷!不可!这可是御赐的!”
苏瑾看了宋司司一眼,强忍住怒气!
“都给我滚!”
下面的人一刻也不敢留,赶紧撤走了!
宋司司劝道:“王爷,这也不能怪他们。江湖上的事情谁能说得清呢?要怪只能怪那个梁清子,花招这么多,阴险狡诈,这才误了我们的事。”
苏瑾的脸色十分难看,不光是因为江湖上的这些事情,最近朝堂上的事情也让他非常烦躁。
这次回来,他发现自己布了好多年的计划,突然就提前泄露了。很多埋了好多年的眼线,不知为何就彻底断掉了!
他多年的心血全部白费了!
江湖上的事情一团乱麻,京城中的事情又掺杂不清,苏瑾觉得前途渺茫,一肚子的怒火实在无处发泄!
宋司司陪在一旁,暗暗叹了一口气。
自从回到京城,苏瑾的脾气越来越难琢磨了。
以前他是处事谨慎,喜怒不形于色的默南王。
现在他却像一个毛头小子,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就只会发脾气,很难在第一时间冷静下来,想解决的办法。
这还是以前那个苏瑾吗?
宋司司也曾在无人处暗暗想,自己的选择是不是错了?
但是还没有等她想清楚,苏瑾的身子便覆压了下来……
宋司司感受着苏瑾在自己身上的体温,感受着他的喘息渐渐沉重,她闭上了双眼……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小东西敏感成这样揉弄 要说这位顾家

下一篇: 小夫我要进来了 黑色法拉利一

本文标签: 好看 梁清 快穿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