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小东西敏感成这样揉弄 要说这位顾家

小东西敏感成这样揉弄 要说这位顾家

作者: 来源: 2021-10-23

要说这位顾家千金,也是命不好。
前世苏瑾和宋司司在江湖上私定终身,苏瑾的心中非宋司司不娶。皇帝要将将顾绮罗赐给苏瑾做正妃,但被苏瑾断然拒绝。
这件消息传出去之后,这位顾家小姐颜面尽失,顾家也成了京城茶余饭后的笑料。
皇帝觉得对不住顾家和顾绮罗,亲自将她许配给了一个朝中的青年才俊。但这位顾家千金在婚后三个月,不知何故,就因病去世了。
红颜薄命。
梁清子当时看书的时候,还着实为这位她惋惜了一番。
她曾想若是苏瑾不是男主角,娶了这位顾绮罗,那么她的命运是不是就会不一样?
但她万万没想到,苏瑾如今接受了赐婚,顾绮罗还是没有能活过命定的时候。
难道这就是天意吗?
温一灼问道:“顾绮罗没了,苏瑾和皇帝就没有什么说法吗?”
“苏瑾已经将自己关在王府中,三天不出门了,只在顾绮罗入殓的那一天,身着白衣去顾府祭奠了,并承诺会以王妃之礼,将顾绮罗安葬于皇家陵园。以后若是再娶,也只是续弦,绝不可能越了顾绮罗原配的名分。”
梁清子不由得咂舌。
这苏瑾也算是下了血本了,默南王妃的名头这么大,他竟然也舍得就这么给出去了!
暗卫说道:“或许是因为要平息物议。因为顾绮罗出事之后,京城便起了一个传言,说苏瑾克妻。”
梁清子觉得有些好笑。
“不是意外吗?怎么就变成克妻了?”
温一灼笑道:“顾绮罗前十几年都活得好好的,偏偏皇帝刚一赐婚,就意外身亡了,不是他克妻,又是什么?”
玄九挑着眉毛,将手中的酒壶抛给了温一灼。
“这不会是你的手笔吧?”
温一灼一脸无辜地看着梁清子。
“这跟我可没关系,我们的势力都只在江湖,顾不到朝堂,更何况京城中能人异士那么多,我们哪有实力呢?这次完全是苏瑾他自己作死,但是也说不定。”
玄九听这话大有深意:“那又是为什么?”
温一灼淡然道:“你们可别忘了,苏瑾身边还有个谁?”
钟兰雪恍然大悟!
“宋司司!”
梁清子也明白了。
那宋司司跟在苏瑾身边这么久,如今苏瑾要娶了正妃,恐怕以后对宋司司也会造成威胁。若是如此,宋司司出手,为了保障自己以后的地位,弄死了这个顾家小姐,也未可知。
“那苏瑾知道这件事了吗?”
暗卫说道:“苏瑾似乎觉得察觉到了顾小姐的死有蹊跷之处,但是也只是怀疑。他没有证据。”
“那他有怀疑到宋司司的身上吗?”
暗卫摇了摇头。
“宋司司早在五天里前,就已经光明正大地离开了默南王府,好像是跟苏瑾之间发生了什么口舌冲突,现在苏瑾恐怕以为她已经回到江湖之中,不在京城了。”
难怪!
梁清子恍然!
先将自己摘了个干净,然后再让事情发生。这样一来,自己不在场的证明就全都齐了。
倒像是宋司司一贯的做法,
“那苏瑾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暗卫说道:“苏瑾在朝堂之中的事情,似乎办得差不多了。他已经跟皇上请旨,说顾家小姐的事情让自己心神难定,想要回到江湖当中,休息一段时间。”
“什么?他又要回来了?!”
梁清子内心崩溃,完了!看来以后又不得消停了!
温一灼和玄九也是满脸嫌弃。
在京城惹了这么大的非议,就跑到江湖上来躲清静。怎么?难道苏瑾觉得,江湖中的这些人是没嘴的吗?
李桐在一旁,撕下一只野兔子的腿肉,大口咀嚼起来。
“可是江湖中的人怎么会得知京城的事情呢?”
温一灼眼睛一瞥:“因为有我啊!”
李桐的一口兔腿肉,一时噎在嘴里,咽也不是,不咽也不是。
苏瑾收拾好行囊,迅速离开了京城,奔向襄山派。
但等他风尘仆仆赶到这里的时候,却被告知,梁清子等人早就已经离开这里了。
“废物!”
苏瑾冲着自己的暗卫大骂一顿!
“你们不是说梁清子在治理完洪水之后,一直都流在襄山派休养吗?为何襄山派却说他们早就已经离开这里了?!”
暗卫也觉得十分委屈。
这梁清子和温一灼等人走就走了,还在这里留了一个诱饵,让他们以为自己一直都留在这里,害得他们被骂了一通!
苏瑾不知道,自己培养的了这么多年的暗卫,为何会如此愚蠢?!竟然会一次又一次地被梁清子和温一灼戏弄!
他现在疯狂地想见到梁清子!
原本他想娥皇女英并有,娶了那位顾家千金,收了宋司司,待京城一切稳妥之后,再来到江湖上,一点一点地攻陷梁清子。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变化来得这样快。
他还没有做好准备,顾家千金便掉进河里死了。宋司司也不知去向。现在连梁清子都敢戏弄他,让他连个踪迹都抓不住!
这种脱离掌控的感觉让他非常愤怒!
“王爷,我们找到了梁清子的踪迹!”
“他们现在到底在哪里?”
“囚曦谷。”
囚曦谷?
苏瑾皱着眉头:“他们到那里去做什么?”
“看他们的样子是临时到囚曦谷去歇脚的。”
苏瑾想起来了。
这些人想从襄山派去往流清山,中途的确途经囚曦谷。而以温一灼现在跟梁清子的关系,自然没有过门不入的道理。
囚曦谷!!!
苏瑾只要想到,几个月之前还默默无闻的小门派,现在已然成长为江湖一大门派,就恨得牙根直痒痒!
再一想到这温一灼原本,原是汲汲无名无名,却不知何时,已经可以并站在梁清子的身边。这更让他觉得冒出了一股无名火!
他这边处处失意,而温一灼那边却处处得意!
不行!自己绝对不能让他这么得意!
自己已经没了娥皇女英,不能够再失去梁清子!
他一定要努力得到梁清子的心!
这个女人,就算自己得不到,也绝对不能落在其他人的手里!
“走,去囚曦谷!”这里的景色与其他门派大不相同。玄辩门处于温暖地带,花开长青。而青山派、云城派、襄山派等门派,虽地处端朝边缘,亦是花团锦簇,四季分明。
但唯独这囚曦谷,虽然地理位置并不靠北,却终年苦寒。高耸的山上都积着白雪,倒像是常年寒冬一样。也许是因为处在山谷之中的关系,就连吹进来的风都是阴嗖嗖的。
钟兰雪和李桐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常听人说囚曦谷气候异常,却不想竟是如此景象。
“各位请忍过这一时,我已让人备好了暖帐,还准备了斗篷。”
钟兰雪问道:“温兄,囚曦谷为何是如此气候?”
温一灼没有过多解释。
“说来话长,各位请先随我来吧!”
众人随着温一灼走过了一条漫长且白的路。这一条路上除了白,再没有第二种颜色,让人只觉得看着眼睛都花了。
那道路的尽头有一个小小的黑点——那便是暖帐。
进了暖帐,周身的寒气没有完全卸下来。温一灼却是早已习惯,只见他面色不改,将准备好的热茶和斗篷一一分发给了众人。
然后,他拿出一个最为精美厚实的斗篷,亲自披在了梁清子的身上,还亲手端了一杯热茶。
李桐在一旁可怜地咂舌。
这待遇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我这囚曦谷地势低,虽然没有襄山派那么靠北,却是勾连极北地区的一个通道。凡是经过极北地区吹来的风,必经囚曦谷。久而久之,这里便养成了如此恶劣的环境。众位初来,不习惯也是有的。”
李桐问道:“既然此地气候如此不好,为何没有想过换一个地方呢?迁居岂不是更好的选择?”
温一灼只笑了笑。
“住惯了,不想搬。”
玄九看他这个表情,便知他是有苦衷的,只是不想多说。
四处打量了一下这暖帐,玄九的心中对温一灼又不由得高看了一眼。
虽然气候苦寒,但布置却十分大气。
“倒是有一种简约的美。”
温一灼一听这话乐了!
“简约的美,你倒不如说是穷好了!我这囚曦谷立派时间短,又没有什么进项,能勉强维持住一个门派的体面,已然算不错了,哪里向玄辩门那么家大业大!”
玄九挑眉。
“若是羡慕玄辩门家大业大,不如把你囚曦谷直接迁来玄辩门,并入我们,保证你什么都有,再也不用羡慕我们家大业大。”
梁清子一看两人隐隐又有吵起来的势头,赶紧说道:“备了什么好吃的?我都饿了。”
一听这话,温一灼连忙叫人进来。
侍从鱼贯而入,上满了一桌子的珍馐美味!
梁清子看的眼睛都绿了!
全是自己爱吃的菜!
钟兰雪不由得感叹:“没想到在这苦寒之地,吃的竟然如此精致!”
温一灼眯着双眼,笑意盈盈。
“众位喜欢就好,路途遥远,快请吧!”
玄九知道这是温一灼有心安排的。若是平常,他定要讥讽几句。
但是今天嘛,就算了。
毕竟吃人的最短。
菜香诱人,大快朵颐。
“今天众位先好好休息,明日待大家恢复好了精神,我再带大家好好参观一下,我们囚曦谷虽然气候艰苦,但有几处景色还是值得一观的。”
众人点头,耐不住疲惫,都回房间休息了。
只有梁清子一个人睡不着。
她独自坐在房间内,呆呆地望着屋内的陈设。
现在系统还没有修复好,没有人陪她聊囚曦谷的前世今生。
她不断地在想着原书中关于囚曦谷的描述。
那描述只言片语,却也知道囚曦谷苦寒。温一灼在这种地方,一待就是八九年。但那些装饰和品味,无一不在昭示着温一灼内心的苦楚和生活上的克己复礼。
但不管是原书,还是现在,她始终都不明白,温一灼为何会选择这样一个地方,开宗立派。
只是为了磨练心性吗?
还是这囚曦谷里有什么秘密?
这样的一个人,内心背负着极大的创伤和滔天的仇恨,在原作者的笔下,成长为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沦为了主角光环下的炮灰。不得不说,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
梁清子不想温一灼真的这样了此一生。
他该有属于自己的真正的人生。
况且自己现在亲身接触了温一灼之后,发现他远比自己想的更坚强,更深沉。苏瑾那些雕虫小技,在温一灼的眼里,是那么的可笑。
主角光环,在人性面前在,真的还能那么强大和正义吗?
尤其当她亲眼看到囚曦谷之后,竟然不可抑制地心疼起了他……
砰砰——
“清子,睡了吗?”
梁清子猛然朝门口看去。
是温一灼的声音!
她迫不及待地打开门,连鞋子都没有穿。
一股寒风吹来,梁清子被那寒风吹了个透心凉!
“小心着凉。”
温一灼赶紧关好门,将自己的披风,披在了她的身上。
感受着温一灼的体温,两个人四目相对,
这一刻似乎什么寒冷都没有了。
“什么事?”
温一灼也有些尴尬。
“怕你不适应这里的环境,给你送一个汤婆子。”
梁清子接过来那汤婆子,温度正好,似是暖到他她的心里去。
“多谢你……”
温一灼本来准备了一肚子的话。
他想告诉她,这里气候苦寒,一定要注意保暖。
他想告诉她,他为她准备了许多御寒的衣物,却不知道那花色、那样式,她喜不喜欢。
他想告诉她,其实囚曦谷中吃的食物并没有这样精致,只不过是她要来,他就精心为她准备了许多。
可是看着眼前的她,他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真是笨死了!
温一灼在心中责怪自己。
“那个……你早点睡吧,我也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温一灼像逃跑一样,低着头向外面走,却没注意门框!
嗵!
头撞门框上了!
嘶~疼!
梁清子赶忙上前去。
“怎么样?怎么这么不小心?给我看看……”
吱呀一声!半开的门被推开了!
门外赫然是不知站了多久的玄九!“你们在干什么?”
玄九的声音如鬼魅一样,从天而降!
温一灼和梁清子赶紧松开了手!
“九……九师兄……”
梁清子自觉有些心虚……
怎么有点像偷情被抓呢……
“动手动脚的?谁谁动手动脚?他对你动手动脚的了?!!!”
玄九一把将梁清子挡在身后,横眉冷对,周身冷气不要钱一样外放!
“你对她动手动脚了?!”
梁清子这才反应过来,玄九是听差了!把那个“冻手冻脚”听成了“动手动脚”。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我是说冻手……就是太冷了那个冻……冰凉的那个冻……你懂我的意思吗?就是太冷了……”
她语无伦次起来:“总之……你误会他了,他他他是来给我送汤婆子的。他是怕我冷。”
汤婆子?
玄九看了一眼,被摔在墙角的可怜的汤婆子。
“给你用,还是给墙用?”
“这刚才不是摔了一跤,然后我把它摔出去了吗?”
玄九依然挡在梁清子的面前。
“既然汤婆子已经送到了,没什么事,你就赶紧回去休息吧!大晚上的,孤男寡女,若是让有心的人看到了,难免有损清子的名声。”
温一灼心有戚戚:我看有心的人,就你一个!
但也知道玄九这是为乐梁清子好。
“那你好好休息。”
眼瞧着温一灼离开,梁清子心有不忍。
“九师兄,他真的是来给我送汤婆子的……”
玄九叹了一口气。
“清子,你不要再维护他了。我知道,很多事情不该我管,但毕竟现在师父命我在外陪着你游历,很多事情我不得不替你多想一想,也要多替你的名声想一想,你懂吗?”
“是是是,我懂我懂,我知道九师兄你都是为了我好,但是刚刚……”
“刚刚的事情我就当没看见,千万不要再有二次了,否则我会立刻带你回玄辩门!就算你不高兴,我也要把你关在玄岩洞,关个一年半载的,不让你出来,不让你们见面!”
梁清子一时语塞。
这九师兄什么时候扮演起法海的角色了?
“九师兄,可是我……”
“好了,你早点睡吧,我也累了。”
说完,竟然不顾梁清子的解释,径自走了!
玄九生气了?!
这是玄九第一次对梁清子发脾气!
完了!
梁清子感觉五雷轰顶!
看来自己彻底把九师兄搞逆反了!
回到房间的玄九却睡不着。
他一向只知道温一灼对梁清子是有感情的,万万没想到,清子居然也对温一灼动了心!
虽然她不承认,但是刚刚看到梁清子的那个态度,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这下子麻烦了!
以梁清子的身份,若是谈婚论嫁,必是整个江湖的大事!
武林盟主嫁人啊!
谁要是娶了梁清子,不光可以得到整个江湖一般的势力,更相当于跟玄辩门联姻!
这么好的事情,谁不想分一杯羹?
这个温一灼!
可真是会给他们玄辩门出难题!
跟那个苏瑾一样讨厌!
乱想这一晚上,玄九竟然一晚上都没睡着!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梁清子发现,玄九顶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一脸铁青,丝毫没有给温一灼好脸色看。
温一灼自知理亏,也只能当没看见一样。
钟兰雪和李桐发现三个人之间的气氛有点不大对,也不敢贸然讲话。
是而五个人都默默的吃饭,只有眼神的交流,一句话都没有,分外安静。
“谷主。”
一个仆人进来禀告:“紫灵山庄苏瑾求见。”
“苏瑾?”
“是,他自称叫苏瑾,说是来找清盟主的。”
“不见不见!烦不烦啊!”梁清子暴躁地将一碗粥直接干了!
“他怎么像个瘟神一样,走到哪里都要被他搀一脚!我不是已经留了诱饵将他引到襄山派了吗?他怎么追的这么快,是狗鼻子吗?”
见梁清子十分不情愿温一灼也不愿意让苏瑾踏入自己的地界,
“去,把他赶走,不许他踏入囚曦谷的一步!”
“是,谷主。”
“好了好了,放心吧!我将他赶走了,咱们见不着啊!见不着。不如你们索性就在囚曦谷多住几天,看他能耗到什么时候!”
温一灼像哄小孩一样哄着她,玄九见这一幕,越发心塞!
“你这囚曦谷苦寒,清子怕是受不了这个寒。待会儿吃完饭我就带清子离开,立刻赶往流清山。”
李桐和钟兰雪从没见过玄九这么冰冷的态度,不由得瑟缩了一下。
用得着这么着急嘛……
等在囚曦谷外的苏瑾,万万没想到温一灼居然敢直接将他拒之门外!
他算个什么东西?
以为凭借这些时日的所作所为,就可以跟他平起平坐了吗?
简直是做梦!
他可是紫灵山庄的入门弟子!
他温一灼只不过是个闲散的江湖中人!
他居然敢瞧不起自己?还敢将自己赶出去?
他以为他是谁?
凭什么替梁清子拒绝他?!
“好你个温一灼!既然你给脸不要脸!就别怪我翻脸无情!来人!放火烧山!”
什么?!
“公子,这……不合适吧?毕竟都是江湖中人,若是这事传得出去,还以为紫灵山庄容不下囚曦谷。囚曦谷现在在江湖上,也算是有名有望,若是贸然传出,只怕对紫灵山庄的名声不好……”
“什么好不好的?!我紫灵山庄做什么事情,需要向别人交代吗?我不管传出去怎么样!给我烧!我就是要打压他们!赶紧去!给我放一把大火,我看他们还能往哪逃!”
“是!公子!”
吃过早饭,正准备去游园的众人,听到这一消息,都吓了一跳。
温一灼脸色十分难看。
苏瑾真把自己当成这端朝的主人了,还没篡位他就疯了!
竟敢火烧囚曦谷!
虽然看不上温一灼对梁清子的态度,但危急时刻,孰轻孰远,玄九还是能分得清的。
“你带着清子她们立刻离开囚曦谷,我来拖住他们,看这个苏瑾到底要做什么!”
“不需要。”梁清子淡定道,“咱们还有个宝贝没用呢,也是白留着,何不试试它的威力?”
“宝贝?”温一灼和玄九对视一眼,分别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疑惑。
“什么宝贝?”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小夫我要进来了 皎洁的空中,

下一篇: 10本好看到爆的快穿文 梁清子对暗卫

本文标签: 顾家 小东西 要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