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还在体内乖吃饭h 杨旭的安危。

还在体内乖吃饭h 杨旭的安危。

作者: 来源: 2021-10-23

杨旭的安危。
关系着陆长鸣的身体健康和事业前程。
他们不可能不紧张。
随后只听江蔚然说道:“杨旭刚好外出不在家,但四名杀手全死了,目前没有线索,查不到杀死杀手的凶手是谁。”
听到这个答案
陆长鸣微松了一口气回应:“你查到了杀手的身份?”
“他们全是江湖人士,用的假身份,系统里查不到真实身份资料,但其中有一个,六年前帮秦问华做过事,档案里有肖像记录。”
若杨旭在场。
一定会大为惊异,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江湖人士一说。
事实上,从古至今江湖一直存在,一般人不知道罢了。
电话那头,陆长鸣的脸色骤然间阴沉得可怕:“好哇!为了一个职位,他们竟如此下作。”
“枉他们自称永南省第一家族,真把自己当成法外之民了!”
“原以为他们会在规则之内玩手段,我真高看他们了。”
“真以为杀了杨旭,让我治不了病,那人就能顺利上位?天真!”
“陆书纪,现在怎么办?”江蔚然问道。
“既然杀手已经死了,就暂且压下去,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吧!”
“欲使人灭亡,先让人疯狂,让他们继续跳着,我会向上面汇报。”
“杨旭那边,先不要告诉他真相!”
“能把秦问华的杀手全部灭掉,还不留线索,说明他有足够的自保能力。”
陆长鸣不愧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
暴怒之后,很快就变得理智,还做出了相应的指示和分析。
“杨旭怀疑和张振东有关,他会不会真的和秦家有了联系?”江蔚然再问。
陆长鸣微微沉默了下:“应该不会。”
“他一直在防备秦家插手东成集团。”
“目前张勇展现出足够的能力,他只会防备的更严,而不是自己送上门。”
“如果说是许玉芬联系秦家,我还是很愿意相信的。”
“这样吧!你把今晚的事,透露给张振东,顺便提一嘴许玉芬,看他之后怎么做?”
身局高位者。
大都是心思剔透的布局能手。
看透时局,分析人心,都是拈手即来的事。
他这一安排,有敲山震虎之意,即便张振东真有不好的苗头,也得好好再思量一下。
“好的,陆书纪,我知道了。”
挂完电话。
江蔚然微微整理了一下思路,拨打了张振东的电话。
“张董,这么晚打你电话,不会打扰到你休息吧?”
张振东笑道:“江局,说笑了!您任何时间打来,都不打扰。”
“杨旭医师遭遇暗杀了!”
“啊?”张振东刹那间震惊。
“杀手已经被我方击毙,三名来历不名,一名六年前帮秦问华做过事,有案底。”江蔚然再放惊雷。
“江局,你该不会是怀疑我和秦家有联系吧?”
“我当然相信你,否则不会打这个电话!但你家夫人就难说了。”
……
伏川市一座豪华别墅里。
已经凌晨十二点了。
许玉芬还没有丝毫睡意。
她穿着酒红色睡衣,扭动着丰满的身姿,在床前走来走去。
一幅心神不宁的样子。
今天中午。
她仅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就查清了杨旭的底细。
还知道了,杨旭给陆长鸣治病的事。
她立马意识到,这是一个抱紧秦家大腿的机遇。
逼迫张振东向秦家靠拢的机遇。
只要把杨旭灭掉,陆长鸣就必须做手术,也就意味着职位之争落败。
在即定事实面前。
不管张振东愿不愿意,都会被人视为秦家一系。
这不正是她想要看到的吗?
唯有如此,唯有借助秦家之力,张振东才会重新考虑继承人问题。
否则,张少阳怎么都不是张勇的对手。
突然。
许玉芬的手机响了。
听到铃声,她就知道是张振东的。
两人很久没有住在一个屋檐下了,更没有睡在一张床上。
响了接近半分钟的样子,许玉芬划动了接听键。
“少阳睡了没有?”张振东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还知道有他这个儿子啊?他还在生气,一天都没有吃饭!”许玉芬故意说道。
“你认为我会信?如果真的一天没吃饭,你早打我电话了。”
“呃……”许玉芬哑然。
心说这死老鬼,还真是太了解我了。
“杨旭被人暗杀了。”
“死了?”许玉芬脸色一喜,急忙问道。
“果然和你有关?”张振东的语气一下变了。
“呃……”许玉芬再次哑然,这才发现被套路了。
急忙吼道:“凶什么凶,我还不是为了你们张家考虑?”
“不要把你的自私贪婪无耻,说得那么冠冕堂皇。”
“如果你真的是为张家考虑,就不该弄那些愚蠢的小动作。”
“明天我就让人,给你和张少阳办理出国手续,没有我的允可,永远不要再回来。”
这是发配,是流放!
真被张少阳说中了。
许玉芬一下子慌了。
然后怒声吼道:“杨旭都死了!陆长鸣除了手术别无他法,你怎么还不死心?”
“我们母子哪儿对不起你,你这么看不惯我们?视我们为眼中盯,肉中刺?”
“谁说杨旭死了?他现在活得好好的!是秦家的杀手全死了。”张振东淡淡回应。
许玉芬如被雷劈了一般,一下子僵立在当场。
她特意说明了杨旭的实力,怎么还是失手了呢?
若让她知道,四名杀手连杨旭的面都没碰到,全是被一只蝎子干掉的,不知会做何感想。
……
另一边。
杨旭做完笔录。
和谐把他送回家,已经凌晨两点了。
特巡支队的干警,均已离去。
翻开微信。
乔娜在凌晨十二点钟,给他发了留言。
“旧的一天过去,新的一天来临,我们最终都输给了命运!”
“命运决定让你晚安,886!”
看到这信息。
杨旭瞬间被一股操蛋的情绪笼罩。
真特么命运决定啊!
几喜几悲之后,最终还是被命运玩了。
今晚这事出的。
他也没了再去找乔娜办好事的心情。
于是回复了一条留言:“出了点意外,忙到现在才结束。”
随后,合上手机。
开始思虑今晚被暗杀的问题。
他愿意遵守规则,但不是任人宰割的软弱之辈。
既然对方不讲规矩,他自会以牙还牙,以血第二天上午。
杨旭被刘雨婷的电话铃声吵醒。
“还在睡呢?我开车来接你了!保安不让进,你和他们说一声。”
电话接通,刘雨婷郁闷的声音传了过来。
像她这种极品美女,又开着豪车,不管出入什么小区,从来都没被人拦过。
今天这遭拦截,还是大闺女上轿头一次。
可不是嘛!
昨晚经历了枪击案,现在整个别墅区都高度戒严。
无论美女还是野兽,无论车辆贵重还是便宜,一律严格审查。
杨旭沟通之后。
刘雨婷得以放行。
很快。
她便驾驶着红色跑车,出现在杨旭家门前。
杨旭光着脊梁,穿着大裤衩,嘴里叨着牙刷,上前给她开门。
刘雨婷今天打扮得很养眼。
绝美的脸上,画着素雅淡装,秀发夹在脑后。
脖子上带着一条白金项链,很自然的锤在峰峦上方。
米色职业衬衫,配黑色包臀短裙。
身姿婀娜傲然,胸口耸立挺拔,看起来很有规模。
脚上踩着米色精品皮鞋,迷人的黑丝从脚底直到消失在短裙深处。
杨旭欣赏美景的同时。
一双美目也在自上而下的打量着他。
瞧到某处不安分的雄壮。
刘雨婷脸色一红,转移视线看向大别墅:“哇!土财主啊!这么大的房子,你一个人住?”
“对啊!昨天还是两个人,今天就剩下我一个了。”
刘雨婷是聪明人,没有深问另一个人是谁。
而是皱着俏鼻感慨:“太奢侈了!你这是浪费资源。”
“确实挺浪费的,所以我准备找上四五个女朋友,把这里住满。”
“这里边,我给你预留了一间。”
此话一出,刘雨婷的脸色瞬间红了。
随后抛了一个大白眼道:“找那么多,你吃得消吗?”
“必须的,既然找了,那就得让你们身心幸福,我很强壮的。”
暗示意味十足的话。
让刘雨婷又想到了那个羞人的早上。
羞怒着推了杨旭一把:“不理你了,快去换衣服走人。”
“我还没吃早餐呢!”
“哥,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等到省城都下午了,速度点行不?”刘雨婷不耐催促。
“好好好,我舍命陪美女,饿死活该!”
说着,杨旭往房子走去。
洗漱完毕。
把刘雨婷昨天准备好的手提袋拿了出来。
外套、裤子、衬衣、领带、皮带、袜子、内裤、皮鞋。
齐活了!
“这么齐全啊?”杨旭惊异。
结果换来一阵幽怨:“合着你拿到手就没打开过啊?也太不把我的礼物当回事儿了!”
杨旭那叫个尴尬,急忙解释道:“没有没有,昨晚出了一些意外,忙完都凌晨两点了,所以没看。”
“什么意外?”刘雨婷追问。
杨旭脸色一正回应;“我遭遇暗杀了。”
“啊?什么人干的?”刘雨婷大惊。
“目前还不知道,巡安局那边还没调查出结果;会不会和刘振美或洪海山有关系?”
刘雨婷脸色一白:“我不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告诉我这些。”
“算了,不想了!先忙完今天的事情,然后再等消息。”
说着,杨旭拿着衣服,往房间而去。
不大不小,全都是他的型号。
杨旭真是服气了。
不知道刘雨婷啥时间记下他的尺码,而且还这么全。
等他换好衣服出来。
刘雨婷还僵立在那里。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阿旭,要不你今天别去了吧!如果真是他们干的,让秦家施压也不保险。”刘雨婷担忧说道。
杨旭则无所谓一笑。
“不管是不是他们做的,我今天都必须去。”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就是!”
“只要他们不怕崩掉门牙,尽管放马过来。”
平淡的话语里,带着豪气。
刘雨婷一下子痴了。
见她看着自己走神,杨旭轻咳了两声。
很臭屁道:“看到你入迷的样子,我才知道‘帅呆了’是这么来的!”
刘雨婷脸色一红:“谁入迷了,连领带都没及好,帅什么帅?”
说着,亲自上前去解杨旭的领带,准备解开重系。
杨旭身体前倾,低头配合。
视线恰巧透过领口,观摩到一片雪白迷人。
又不是第一次看了,杨旭丝毫没有避讳。
刘雨婷一下子就察觉到了。
她装出一幅没发现的样子。
但下意识的挺胸行为,出卖了她的内心。
终于。
重新系好了领带。
两人共开一辆跑车,向小区外驶去。
可把伏羲天墅的保安羡慕坏了。
天道不公啊!
为何此业主相交的都是极品美女?
……
省城盛世嘉华商务会议中心。
此次供应链酒会的举办地。
刚到位置,刘雨婷便拨打了秦问权的电话。
说道:“秦总您好!我和杨旭医生到门口了。”
“你们稍等一下,我马上下来迎接。”
“好的,谢谢。”
简短的对话之后。
两人便挂了电话。
杨旭很疑惑道:“何必这么麻烦,我们直接进去算了。”
他不是什么讲究排场的人,还要人家下来请着才进。
刘雨婷出声解释:“此酒会规格很高,每家酒店只有一个邀请名额。”
“你没有请柬,会被保安拦在门外的,必须他们公司管理层,出来带领才可以。”
杨旭疑惑的看向整个广场,稀稀疏疏走动的人不少:“难道他们每个人,都代表一家酒店?”
“除了酒店,还有民宿、旅游景点、各种食材供应公司、酒水贸易公司等,总之都是一些与旅游、酒店有关的公司。”刘雨婷做出解释。
杨旭应和着点了点头。
“哟,真巧啊!这不是我们的伏川之花吗?”
阴阳怪调的声音响起。
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走了过来。
五官挺漂亮的,可惜年龄不占优势。
和刘雨婷一比,立马差上几个档次。
“呵,李总啊!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呀,在伏川你见了我绕路走,怎么到了省城,你就不绕了呢?”
刘雨婷阴阳怪调的话语一出,女人的脸色立马不好看了。
杨旭却差点笑抽。
难怪人们常说,两个女人一台戏。
真是一点不假。
女人用鼻子‘哼’了一声:“有什么好得意的?我告诉你,这次你输定了。”
刘雨婷冷笑着摆了摆头:“那可不一定,我记得某人上次也是这么说的。”第二天上午。
杨旭被刘雨婷的电话铃声吵醒。
“还在睡呢?我开车来接你了!保安不让进,你和他们说一声。”
电话接通,刘雨婷郁闷的声音传了过来。
像她这种极品美女,又开着豪车,不管出入什么小区,从来都没被人拦过。
今天这遭拦截,还是大闺女上轿头一次。
可不是嘛!
昨晚经历了枪击案,现在整个别墅区都高度戒严。
无论美女还是野兽,无论车辆贵重还是便宜,一律严格审查。
杨旭沟通之后。
刘雨婷得以放行。
很快。
她便驾驶着红色跑车,出现在杨旭家门前。
杨旭光着脊梁,穿着大裤衩,嘴里叨着牙刷,上前给她开门。
刘雨婷今天打扮得很养眼。
绝美的脸上,画着素雅淡装,秀发夹在脑后。
脖子上带着一条白金项链,很自然的锤在峰峦上方。
米色职业衬衫,配黑色包臀短裙。
身姿婀娜傲然,胸口耸立挺拔,看起来很有规模。
脚上踩着米色精品皮鞋,迷人的黑丝从脚底直到消失在短裙深处。
杨旭欣赏美景的同时。
一双美目也在自上而下的打量着他。
瞧到某处不安分的雄壮。
刘雨婷脸色一红,转移视线看向大别墅:“哇!土财主啊!这么大的房子,你一个人住?”
“对啊!昨天还是两个人,今天就剩下我一个了。”
刘雨婷是聪明人,没有深问另一个人是谁。
而是皱着俏鼻感慨:“太奢侈了!你这是浪费资源。”
“确实挺浪费的,所以我准备找上四五个女朋友,把这里住满。”
“这里边,我给你预留了一间。”
此话一出,刘雨婷的脸色瞬间红了。
随后抛了一个大白眼道:“找那么多,你吃得消吗?”
“必须的,既然找了,那就得让你们身心幸福,我很强壮的。”
暗示意味十足的话。
让刘雨婷又想到了那个羞人的早上。
羞怒着推了杨旭一把:“不理你了,快去换衣服走人。”
“我还没吃早餐呢!”
“哥,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等到省城都下午了,速度点行不?”刘雨婷不耐催促。
“好好好,我舍命陪美女,饿死活该!”
说着,杨旭往房子走去。
洗漱完毕。
把刘雨婷昨天准备好的手提袋拿了出来。
外套、裤子、衬衣、领带、皮带、袜子、内裤、皮鞋。
齐活了!
“这么齐全啊?”杨旭惊异。
结果换来一阵幽怨:“合着你拿到手就没打开过啊?也太不把我的礼物当回事儿了!”
杨旭那叫个尴尬,急忙解释道:“没有没有,昨晚出了一些意外,忙完都凌晨两点了,所以没看。”
“什么意外?”刘雨婷追问。
杨旭脸色一正回应;“我遭遇暗杀了。”
“啊?什么人干的?”刘雨婷大惊。
“目前还不知道,巡安局那边还没调查出结果;会不会和刘振美或洪海山有关系?”
刘雨婷脸色一白:“我不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告诉我这些。”
“算了,不想了!先忙完今天的事情,然后再等消息。”
说着,杨旭拿着衣服,往房间而去。
不大不小,全都是他的型号。
杨旭真是服气了。
不知道刘雨婷啥时间记下他的尺码,而且还这么全。
等他换好衣服出来。
刘雨婷还僵立在那里。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阿旭,要不你今天别去了吧!如果真是他们干的,让秦家施压也不保险。”刘雨婷担忧说道。
杨旭则无所谓一笑。
“不管是不是他们做的,我今天都必须去。”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就是!”
“只要他们不怕崩掉门牙,尽管放马过来。”
平淡的话语里,带着豪气。
刘雨婷一下子痴了。
见她看着自己走神,杨旭轻咳了两声。
很臭屁道:“看到你入迷的样子,我才知道‘帅呆了’是这么来的!”
刘雨婷脸色一红:“谁入迷了,连领带都没及好,帅什么帅?”
说着,亲自上前去解杨旭的领带,准备解开重系。
杨旭身体前倾,低头配合。
视线恰巧透过领口,观摩到一片雪白迷人。
又不是第一次看了,杨旭丝毫没有避讳。
刘雨婷一下子就察觉到了。
她装出一幅没发现的样子。
但下意识的挺胸行为,出卖了她的内心。
终于。
重新系好了领带。
两人共开一辆跑车,向小区外驶去。
可把伏羲天墅的保安羡慕坏了。
天道不公啊!
为何此业主相交的都是极品美女?
……
省城盛世嘉华商务会议中心。
此次供应链酒会的举办地。
刚到位置,刘雨婷便拨打了秦问权的电话。
说道:“秦总您好!我和杨旭医生到门口了。”
“你们稍等一下,我马上下来迎接。”
“好的,谢谢。”
简短的对话之后。
两人便挂了电话。
杨旭很疑惑道:“何必这么麻烦,我们直接进去算了。”
他不是什么讲究排场的人,还要人家下来请着才进。
刘雨婷出声解释:“此酒会规格很高,每家酒店只有一个邀请名额。”
“你没有请柬,会被保安拦在门外的,必须他们公司管理层,出来带领才可以。”
杨旭疑惑的看向整个广场,稀稀疏疏走动的人不少:“难道他们每个人,都代表一家酒店?”
“除了酒店,还有民宿、旅游景点、各种食材供应公司、酒水贸易公司等,总之都是一些与旅游、酒店有关的公司。”刘雨婷做出解释。
杨旭应和着点了点头。
“哟,真巧啊!这不是我们的伏川之花吗?”
阴阳怪调的声音响起。
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走了过来。
五官挺漂亮的,可惜年龄不占优势。
和刘雨婷一比,立马差上几个档次。
“呵,李总啊!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呀,在伏川你见了我绕路走,怎么到了省城,你就不绕了呢?”
刘雨婷阴阳怪调的话语一出,女人的脸色立马不好看了。
杨旭却差点笑抽。
难怪人们常说,两个女人一台戏。
真是一点不假。
女人用鼻子‘哼’了一声:“有什么好得意的?我告诉你,这次你输定了。”
刘雨婷冷笑着摆了摆头:“那可不一定,我记得某人上次也是这么说的。”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虎狼之词女生版众人一听,原

下一篇: 小夫我要进来了 “先生,这番

本文标签: 还在 安危 体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