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虎狼之词女生版众人一听,原

虎狼之词女生版众人一听,原

作者: 来源: 2021-10-23

众人一听,原来是这样啊!这个女人也太忘恩负义了,简直不是人啊!众人便将凌一他们几个人给围了起来,不让他们离开这里。
“我活了这50年了,还没见过这么忘恩负义的人,你爹妈把你养大容易吗?现在你飞黄腾达了,就不认自己的父母了,你简直不是人。”一个50岁左右的大妈直接愤愤不平的拦住了凌一他们的去路。
“就是,不能让他们跑了,今天,她不向自己的妈妈道歉,今天他们这伙人休想离开这里。”凌一一个中年大叔开口说,然后也走到了凌一他们一群人的前面去拦路了、。
“去,去给你妈妈和你妹妹道歉。”
另外一个中年大妈直接上来,伸手就要去推凌一。可是,她的手还没有碰到凌一,就被阿刚给钳制住了手腕。
阿刚冷漠的看着那个中年大妈,声音更是冰冷。
“如果你还想要你的手的话,就给我滚。”
“你......”大妈被阿刚推了一下,她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在地上,幸亏她身后有人扶了她一把,她这才堪堪站稳,没有摔个狗吃屎。
众人看到阿刚推了一下这大妈,更加的不依不饶了,刚刚还在看好戏的人,此时也围了过来,他们个个脸上都是正义凛然,大有一副今天不把凌一他们绳之於法,他们就不罢休的姿态。
“今天这件事情,如果得不到解决,你们这几个人,谁都别想走,现在是法治社会了,不是你们这些恃强凌弱的败类就能够横行霸道的。”
“就是,不能放过他们。一定要让他们道歉。”此时,已经群情激奋了,大家都有一致的目标,仿佛凌一他们不道歉,今天就得死在这里似的。
站在旋转餐厅门口的门童见情形不对,立马联系了陈经理。
陈经理急急忙忙的跑出来,看到眼前的形势,也是捏了一把冷汗。
他连忙挤进人群,当人群里的人对着凌一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大家都在一边倒的指责凌一的时候,就有些气不过了。
“喂,你们别胡说八道,你们知不知道,你们所说的话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别说风就是雨,人云亦云。”
“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在这里替这种忘恩负义的女人说话。”
马上就有人跳出来反驳陈经理了,而且,还指责他是非不分。
陈经理气得想要骂人,这群人,简直好歹不分,是非不明。
他转头看着凌一:“三少奶奶,您看要不要报警?”
凌一朝他摇头,这件事情解决起来,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
看到凌一朝他摇头,他便知道,这件事情,三少奶奶应该只有打算了。
虽然知道三少奶奶有自己的想法,但是,他不能让三少奶奶在这里受到伤害呀,所以,他连忙摸出手机来,打了个电话出去。
众人还在指责凌一的不是,而此时的舒红梅,满脸的得意,就算刚刚被颜荼踹飞了出去,此时也没感觉到那么痛了。
凌一看着她就站在那里,就像个胜利者一样的藐视着凌一的时候。哼,现在这情景,她凌一就算是有厉家的人罩着又怎样?有句话叫众怒难犯,现在,她就是说出天去,也没有人会相信她了。
正当舒红梅心里洋洋得意的时候,凌一让白鹿去拿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出来。
众人在看到凌一让人拿笔记本过来的时候,还有些不解。特别是舒红梅,她看着凌一,眼神里都是恶毒。
“凌一,我让你给我女儿道歉。”她怒吼道。
凌一仍然没有理睬她,而是手指在笔记本电脑上翻飞着,不一会儿,两段视频就被凌一截了下来,然后,强行在露天广场的电子屏幕上播放出来。、
第一段是凌冰冰和她的冲突那一段,第二段,就是舒红梅突然冲出来打她的那一段。
众人在看完这两段视频之后,都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舒红梅。并且,都为自己刚才的冲动而懊恼。
所以,刚才有几个骂凌一骂得特别厉害的人,此时,更是脸色涨得通红,他们走到凌一面前,深深地给凌一鞠了一躬。
“对不起,姑娘,刚才是我们太冲动了,不应该不问事情原由,就对你们横加指责。”
“是啊!姑娘,我们跟你无冤无仇,也不认识你们,全都是自己不长脑子,被人带了节奏,现在,知道真相了,原来是他们咎由自取,抱歉,姑娘,委屈你了。”
凌一看到他们脸上真诚的歉意,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在意别人的看法。
众人在看到凌一对这件事情的处理方式之后,也自觉惭愧,便自行散去,不想再看了。
临走之前,还对舒红梅投来了鄙夷的目光。
“呵,还以为真的是这小姑娘六亲不认呢,没想到啊#!是有人想要道德绑架,太不要脸了。”
“谁说不是呢!这简直就是碰瓷啊!照这么看来,这老女人就是想要讹人家姑娘的钱啊!看到人家嫁进豪门了,就想要从人家身上得到好处呗!想要得到好处,你直说啊!为什么要动手动脚的?”
“你,你们,你们这群混蛋,穷逼,你们知道什么?”舒红梅气得想吐血,本来想要让凌一被众人唾弃的,现在,被唾弃的那个人,变成了她自己,这让她怎么忍受?
众人听到她辱骂自己,更加的气愤,特别是几个中年男人,直接就朝着她走过来,一副气势汹汹,愤怒无比的样子。
“你刚才说什么?”中年男人怒吼道。
舒红梅见几个中年男人来者不善,吓得赶紧往后退了退,连正眼看那中年男人都不敢,只敢小声嘀咕着,不敢再跟这些穷逼一般见识。
凌一看到这一幕,很是不屑:“走了。”
几个人跟着她转身,朝着他们的车走去。
谁知,舒红梅还是不肯服输。
她今天来这里,就是要给凌冰冰讨回公道的。现在,不光凌冰冰的公道没有讨到,反而自己还被凌一这个贱人给耍了,她气得恨不得杀了凌一这个贱人。、所以,当凌一他们快要走到自己的车边的时候,舒红梅突然像疯了一样的冲到凌一的跟前,又伸手在她的脸上挠了一下。
阿刚迅速反应过来,一脚将舒红梅踹开。这一脚着实不轻,直接踹得舒红梅吐出一大口血来。
阿刚又走过去,一把将舒红梅提起来,声音更加冰冷:“今天,你将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白鹿连忙看向凌一的脸,很是心疼。
“老大,都出血了。”
凌一的脸色一下子冰冷了下来,她没有理会自己脸上被她抓出来的血痕,而是走到舒红梅面前,弯下腰,居高临下的俾睨着舒红梅。
“舒红梅,你是来给你女儿报仇的?”声音依然淡漠和漫不经心。
相比之下,舒红梅更像一头愤怒到极点的狮子。
“凌一,你这个贱人,总有一天,你会被厉家抛弃,被厉三少抛弃,到时候,你就是一个过街老鼠,你以为你能得意多久?”
“呵”凌一就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笑了起来:“是吗?那我得在厉三少抛弃我之前,赶紧将我妈妈的东西夺回来,要不然,到时候,我还真的要露宿街头了。”
舒红梅没有想到,凌一这个贱人会这么说,她瞪大眼睛,恶毒的瞪着凌一。
“凌一,想要得到凌家的东西,你想也别想,那是凌家的,凌氏集团它姓凌,不是姓甄。”
“呵,那就要看看,你亲爱的老公,能够将凌氏集团捂在手里能够捂多久了。”说着,她又指了指自己的脸,一脸的笑容,只是,那笑容,看得舒红梅发憷。
“舒红梅,看清楚了,这就是你的罪证,今天,你的所作所为,将成为凌氏集团迅速覆灭的导..火..索。”
说完,她不再理会疯狂乱叫的舒红梅,而是看向了钱多多。
“报警。”
“是。”钱多多立刻摸出手机来,打了110。
“凌一,你以为你报警我就会怕你吗?你这个贱人,我不会放过你的。”舒红梅气得不能自已,对着凌一咆哮。
凌一就站在她的面前,脸颊上的抓痕还很明显,她就那么看着她,就仿佛是在看一个笑话似的。
“我倒是要看看,你要怎么不放过我。”
她漫不经心的语气,更加挑起舒红梅心里的怒火,她仍然挣扎着,要扑过去打凌一:“凌一,你这个贱人,你不得好死。”
奈何,她的双手被阿刚反剪着,阿刚一脚踢到她的腿弯处,声音冰冷:“老实点儿。”
舒红梅腿弯被阿刚踢了一脚,痛得跪了下去,但是,她还想要再挣扎,恰是,警车的鸣笛声响起。她不可思议的看着凌一,怒声吼道。
“凌一,你还真敢报警啊,你这个贱人。”
凌一就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她:“我从不诓骗别人。”
凌一的话落,和谐很快就赶到现场,看到这场面,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毕竟,没有造成什么大的伤害,都是一些女人之间的争执。
一个和谐跑到凌一面前,恭敬的征求她的意见。
“三少夫人,您看,这事......要不私聊吧?”和谐想的是,左右都是一家人,一家人就算是矛盾再大,那也可以关起门来解决,不需要闹到警局去。
凌一还是双手插兜,好整以暇的看着那个和谐。
正当她要开口的时候,厉行远的声音突然响起。
“这件事情,必须公事公办。”
厉行远凌厉的声音,带着不容商量的冷漠。
凌一一转身,视线正好和坐在轮椅上的厉行远的视线相撞。
当厉行远看到凌一脸上的抓痕的时候,周身的气息都冰冷了下来。
“她抓的?”
声音冷得吓人,就连推着他的周琛,浑身都像是被刮过西北风一样的寒冷彻骨。
“嗯。”
此时的凌一,浑身气势也变得柔弱起来。
厉行远凌厉的视线再次扫向舒红梅,这一次,他的视线如同一把千年寒铁铸就的冰刃一样,直戳舒红梅的心脏。
舒红梅吓得浑身都在发抖。当她看到厉行远被人从车上搀扶下来的时候,就猜到了这个男人,就是凌一的短命老公,厉家三少爷。
只是,她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的气场这么强大,这么摄人心魄。她今天来,就是要为自己的女儿出气的,她以为,凌一在厉家不会那么受待见,毕竟,她是个傻子。
但是,她没有想到,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竟然惊动了这个人。刚刚有多泼辣,现在的舒红梅就有多怂。此时的她,真的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躲起来,不要被这杀人的视线盯着了、。
就在舒红梅无数遍祈求着不要让厉行远的视线盯着她的时候,就听到了厉行远温柔的声音响起。
“她哪只手挠的?”
很明显,这是在问凌一。
凌一看着舒红梅吓得抖如筛糠,心里很爽。她看着舒红梅那面如死灰的样子,轻启红唇,悠悠的开口:“右手。”
“很好。”这一次,厉行远的声音又冰冷了起来:“阿城,凌二夫人的手是不想要了,我们就勉为其难的代劳一下,把她的右手砍了。”
“啊,不,不,三少爷,三少爷,求求您,不要......”
舒红梅一下子就吓得腿都软了,刚才阿刚踢她一脚,她都没有跪下去。厉行远的这句话,却让她直接吓得跪倒在地。
她跪在地上,不停地跟厉行远磕头求饶:“三少爷,对不起,对不起,是我错了,是我错了,我不应该去抓凌一的脸,对不起,对不起,请您饶了我这一次吧!求求您了。”
可是,厉行远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他握着凌一的手,用手指摩挲着她的手。
“呵,原来凌二夫人不止不想要右手了,连嘴巴也不想要了。”
他的语气很是淡漠,轻柔,但是,这声音飘进舒红梅的耳朵里,却成了魔音,她当场怔愣在原地,不知道自己这一次,又犯了什么事儿?怎么又说她不想要嘴巴了?
正当她不明所以,但是仍然跪在地上发抖的时候。就听到魔音再次传来。
“凌二夫人,你一个小妾,怎配直呼我的太太的名讳?”这话一出来,凌一的眼角抽了抽,这男人......我好喜欢,就喜欢他这么霸道的护妻的样子。
虽然知道这可能是他表演给别人看的,但是,能够震慑敌人,她何乐而不为?她就是喜欢看舒红梅一脸死灰的表情,怎么办?
她倒要看看,舒红梅能够撑到什么时候。
果然,舒红梅在听到厉行远说她是小妾的时候,整张脸都气得成了猪肝色。
现在的舒红梅,想要发怒,想要将凌一撕了又不敢,只敢缩在角落里发抖的样子,看得凌一直呼过瘾。
她就是喜欢看舒红梅隐忍得难受的样子,她就是要让舒红梅看看,她舒红梅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都不是。
就在阿城快要靠近舒红梅的时候,凌世成突然从人群里挤进来。
“三少,三少,求您高抬贵手,饶了她这一回吧!”
凌世成一边朝着厉行远往前走,一边还帮着舒红梅求情。
厉行远凌厉的视线射过去,目光在凌世成的脸上逗留,但是,没有开口。
凌世成见厉行远没有说话,以为有商量的余地,连忙又接着说:“三少,请看在我是凌一父亲的份儿上,饶了她吧!”
厉行远正想要开口拒绝,凌一突然在他的掌心扣了扣,示意他稍安勿躁。
厉行远本来不想要就这么轻易的饶了这个不长眼睛的东西,但是,自己老婆的动作彻底取悦了他,他也就真的没有再说什么了。
他先看看,这小女人还有什么后招。
凌一见他不再开口,这才松了口气,她看向跪趴在地上的舒红梅,又看了一眼站在厉行远一米远的凌世成,心里冷笑,面上却不显。
“爸爸,要我们饶了阿姨也行。”
听到凌一这么说,凌世成彻底松了口气。还好,这个傻子终究是念旧情的。
他抬起头来,看着凌一,一双眼睛里盛满了感激。
“一一,谢谢你。那我这就带着你阿姨离开了。”
说着,他便转身去扶地上此时还在抖着的舒红梅。
凌一就这么看着他们,一直看着,直到舒红梅被凌世成扶着站起来,走了几步,都快要走出人群的时候。
凌一的声音再次响起:“爸爸,你们就这么走了?”
听到她的声音,凌世成和舒红梅往前迈着的步子一顿,他们缓缓转过身来,不明所以的看着凌一。
“凌一,你的人今天也将冰冰的胳膊弄脱臼了。咱们都是一家人,各退一步,不行吗?”凌世成问道,语气里很明显是有责备的意思。
“呵。”凌一冷笑:“一家人?对啊!我就是看在是一家人的份儿上,才不让我老公动你的爱妾啊!怎么?你们就想就这么走了?”
“你......”凌世成气得不轻,他都这么低声下气了,她还想要怎样?
他努力压下心里的怒气,尽量用平和的声音对凌一开口。
“一一,话不要说得那么难听?你阿姨是你的继母......”
“可她还是妾啊!”凌一又补充了一句。
舒红梅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她怒瞪着凌一,很想亲手去撕了凌一,但是,奈何凌一身边坐着一头猛虎,她又不敢动弹了。
凌世成身后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抚着她。又对凌一开口:“凌一,那你想要怎样?”
“这个就要看爸爸怎么做了。”
凌一靠在厉行远的身边,活像一个仗势欺人,恃强凌弱的小人。
凌世成压下心头的愤懑,叹口气,苦口婆心的劝说:“一一,我们好歹是一家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我们也可以不是一家人,我也可以让你们在S城活不下去。一切,都在爸爸的一念之间。”
这句话,彻底点燃了凌世成心中的怒火,他再也压抑不住自己心里的愤怒,对着凌一就咆哮。
“凌一,你到底想要怎样?”
被骂的凌一依然是不紧不慢,一副淡然自若的样子。
“我没想怎么样,我只是想要把我妈妈的东西拿回来而已。”
“你......”凌世成更加愤怒了,指着凌一骂:“凌一,你还要不要脸?凌氏集团早就是凌家的了。”
厉行远看着凌世成指着凌一骂,直接给阿刚和阿城使眼色。
阿刚和阿城直接带着保镖走到凌世成和舒红梅的身边,将他们包围起来,随时听候三爷下达命令,他们就会随时将凌世成和舒红梅控制住。
凌世成看着这架势,吓得一抖,声音又萎靡了下来。
“一一,你妈妈当年去世之后,凌氏集团其实就是个空壳子,要不是我,凌氏集团早就没有了。”凌世成又苦口婆心的劝说。
“是吗?”凌一看着凌世成,那一双眼睛,似乎能够洞悉一切的精明与睿智。
凌世成心里一慌,但是,多年沉浸商场,让他练就了不管发生任何事情,都输人不输阵的气势。
他大胆的与凌一对视,然后点头:“对,这么多年来,我辛辛苦苦的支撑着凌氏集团,一步步做大做强,才有了凌氏集团的今天。”
“呵。”凌一再次冷笑:“一步步做大做强?”
凌一就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一样的看着凌世成:“你靠卖苦情人设,一边消费着亡妻和亡子,一边又不耽误你娶小妾造人。这就是你的辛苦?这就是你一步步的做大做强?要不是我妈妈的人脉资源,要不是我妈妈离世的时候,凌氏集团就已经是几百亿的市值,你又怎么把它做大做强?凌世成,说假话不怕天打雷劈吗?我妈妈去世,你想要娶妾,我不反对,但是,你要消费我妈妈和弟弟来赚取世人的好感,对不起,我会让你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
凌一的一番话,着实把凌世成吓得不轻,他倒不是怕凌一,他现在主要的就是怕凌一身后的厉家。
如果今天真的把凌一和厉行远惹急了,说不定,明天就让他的整个凌氏集团覆灭,到时候,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今天,看样子不出血,是不能离开这里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乖坐下来 “这话要是被

下一篇: 还在体内乖吃饭h 杨旭的安危。

本文标签: 虎狼 之词 女生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