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那个自闭的小傻子(1V1 梁清子竟然换

那个自闭的小傻子(1V1 梁清子竟然换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0:08:41

梁清子竟然换了一身男装!
不知道的还以为哪个清俊的男子从梁清子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这……清子……是你吗?”
梁清子将手中的扇子一敲!
“当然是我了,怎么样九师兄,变化很大吗?”
玄九张大了嘴巴点了点头。
他还是第一次见梁清子扮男装!
“变化太大了!连我都分不出来,要不是亲眼所见,还以为真的是一个清俊的男子呢!”
温一灼也震惊于梁清子的变化。
他觉得梁清子就像是一个宝藏,每天都可以在她这里发现新鲜的、不一样的东西。
这个梁清子,总是能给他莫名的新鲜感。
梁清子看着两人的反应,对自己的装束也十分满意。
原本在现代社会中,看那些古装剧里女扮男装的情节,都觉得这也太假了!
女扮男装怎么可能一眼看不出来呢?
但如今自己扮上,又加上自己前世练就的一手出神入化的化妆技术,这才发现,原来女扮男装,感觉这么好!
“我这个样子去逛街,安全多了吧?”
玄九像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
“安全!安全!绝对安全!”
三个人吃过早饭,便到了街上闲逛。
梁清子久未逛街,对这古代的小摊都十分感兴趣。
原本她只在电视中的那些古装剧里,看到主角们这样逛街。如今自己身临其境,才发现这古代的小摊上,卖的东西也非常有趣,不知不觉间就买了一堆。
而提东西的,人自然是温一灼和玄九。
三个人逛了一上午,买了不少的东西。玄九着一个下人将东西送回庄子,便带着梁清子,向着本地最有名的酒楼而去。
这清雅居是楚山最大的酒楼。听说这里菜品还是其次,最有名的是这里消息集中。
如今武林大会召开在即,三个人都对这楚山中的第一手消息感到好奇。
三个人来到清雅居,找了一处临窗的位子,安坐下来。
这时,隔壁桌吸引了梁清子的注意。
那是一位极美貌的姑娘。这姑娘戴着帷帽,身穿一袭雪白的衣衫。即使隔着帷帽,梁清子也能感觉得到,这是一个清冷孤傲的美人。
而跟着这位美貌姑娘的,便只有一个侍女。
爱好美色的梁清子,时不时地就被吸引着过去看几眼。
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传来,楼下来了三个醉鬼。
三个人上楼,一眼便看到了这位白衣美人。
“姑娘,一个人呀,在等你的相好吗?”
那姑娘眉头一皱:“公子,请你把嘴巴放干净一点。”
“既然不是等相好的,那就是等哥哥我了!”
说着,那手便不规矩起来,伸手就要去拉扯女子的帷帽。
女子向后一闪,侍女出手便是一掌!
“干什么?”
三个男人一惊:“哟!还是个练家子!够劲!爷就喜欢这样的!给我上!”
谁知那姑娘却说道:“这里是楚山,难道你们就不怕楚门吗?”
那几个人却说道:“楚门?怎么?哥几个来到楚门的地界,而想寻几个妞玩儿,那楚明森还能管着我们不成?俗话说,管天管地,管不了拉屎放屁!爷今天就要你了,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剩下那两个男人伸手便要去拉扯白衣美人。
两位美女,对上两个酒鬼,武力值相当。可是第三人一加入,白衣美人瞬间就落了下乘。
男子伸手一扯,白衣美人的帷帽便被扯掉了!
“哟!没想到这小娘子长得还这么美,不如回去跟我当压寨夫人!保你这一生吃喝不愁!吃香的喝辣的,穿金的带银的!哈哈哈哈哈!”
女子冷笑一声:“本姑娘送你去见阎王!”
男人猥琐地笑道:“性格还挺刚烈!等老子上了你,看你还这么厉害不厉害?!”
他出手速度很快,趁着女子不注意,瞬间点了两人的穴位,那女子当下便动不了了!
男子猥琐一笑,此时再看向女子的眼神,便犹如待宰的羔羊。
“美人!这下动不了了吧?别着急,看哥哥我怎么疼你!嘿嘿嘿……”
女子满脸绝望:“你别过来,我是楚门的人!”
那男子嘿嘿一笑:“你是楚门的人,那我就是武林盟主!哈哈哈哈!”
男人大手一挥,便要撕开女子的衣服!
突然!一个青色的身影从天而降,将那男子一掌拍飞!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几个竟然公然在楚山为非作歹?若是钟明森知道了这件事,仔细想想你们有几条命!还想不想在这江湖混下去!滚!”
三个人见这人大有来头!
“行!你行!给我等着!”
说完,三个人便一溜烟地跑了!
青衣身影一转身,解开了白衣美人的穴位。
“姑娘,你没事吧?”
白衣美人惊魂未定,看着眼前的青衣男子,面色微红
她感激地望着青衣身影。
“感谢少侠相救,不知少侠名姓?我乃楚门钟明森之女,钟兰雪。待我回禀父亲之后,定当酬谢!”
钟明森之女?
钟兰雪?
梁清子看着眼前这个姑娘,亦有所思。
而钟兰雪看着梁清子的模样,似乎有些害羞。
梁清子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说道:“酬谢就不必了,我等也是来参加武林大会的!我叫梁……额……朗庆!”
朗庆?
“不知少侠是何门派?”
梁清子心想,自己女扮男装出来,自然不能给玄辩门惹麻烦。
“囚曦谷。”
“囚曦谷”三个字一出,温一灼险些没站稳。
但他心中闪过的不是疑惑,而是窃喜。
他挑衅地看了看旁边的玄九:看见了吧!你玄辩门的人,这就成了我囚曦谷的人了!
而玄九却白了他一眼:那有什么?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
而温一灼心中却对梁清子的这句话非常在意。
不知为何,当梁清子说出她是囚曦谷中人的时候,温一灼竟然觉得,在那个终年苦寒的地方,有了一丝温暖和让他感到幸福的期待!
钟兰雪连看都没看玄九和温一灼,只是盯着梁清子。
“朗公子,既然是来参加武林大会的,不知是否也住在我楚门?为何我却从来都没有见过你?”
梁清子脑筋一转,便说道:“我囚曦谷中的人向来不爱热闹,喜欢低调行事,更何况钟姑娘自然是住在内院。我等粗鄙男子,又如何能够有这个荣幸见到钟姑娘呢!”
钟兰雪被梁清子这一番话说得面红耳赤,从腰包里掏出一个楚门的腰牌,递给梁清子。
“这是我楚门的拜帖,若公子在楚山地界有任何困难,持此拜帖,都可能楚门中找我,我定当报答朗公子的高义!”
梁清子欣然将拜帖收下:“如此,便多谢钟姑娘了。”
送了钟兰雪离开,温一灼和玄九不断拿梁清子打趣。
本是一个娇俏的姑娘,女扮男装起来,又撩了一个姑娘。
果然是红颜祸水。
几个人继续在街上闲逛,到了一处茶馆,竟然发现这里在做着一个“江湖挑战排行榜”!
而这排行榜上,位于榜首的,赫然是梁清子!三个人觉得好奇,不知这店家到底是在搞什么名堂,于是凑到里面打听了情况。
原来,这是武林中的人针对梁清子做的一个战力挑战排行榜。
这排行榜上的人,个个都是准备在武林大会上挑战梁清子的!
梁清子一听,顿时觉得心口一慌!
她排在整个榜单的第一名,那岂不是证明,所有的武林中的人都要挑战她?
开什么玩笑!
武林中那么多门派,那么多人!
她打得过来吗?
玄九和温一灼此时早就已经收了调笑的心思。
这个制作榜单的人,显然包藏祸心,这已经不是玩笑的范围了。
武林中的人对这个榜单如此热衷,便知道这就是冲着玄辩门,或者是冲着梁清子本人而来的!
目的就是要把她推到风口浪尖上,让她成为众人的靶子!
而将梁清子推到台前,自然是为了掩饰这个人在幕后的一些行动。
到底是谁,居然有如此狠辣的心思?!
就在玄九和温一灼考虑这个幕后黑手到底是谁的时候,梁清子心想的,却是如何让自己从这个榜单上撤下来。
这就像是现代社会中的热搜一样,有钱能买得上去,自然也能撤得下来。
可是在这个以武为主的世界中,光有钱恐怕不行,一定要配合一些江湖中人感兴趣的东西。
撤热搜最好的办法,除了降低自己的热度,还要转移注意力。
而如今梁清子若想临时甩锅给别人恐怕是不可能的。
因此她只能在自己的身上想办法。
三个人就这样各怀心事,回到了郊外的庄子。
打发了玄九,梁清子便找到温一灼问道:“迟掌门来了吗?”
温一灼不知梁清子为何会提到迟茂祖。
“来了。”
“那他来楚门,最近有没有别的任务要忙?”
“没有。”温一灼说道,“原本我安排他就守在乐天派。但他不放心我的安全,便跟着一起来了。也是终日闲着。”
“太好了!那他现在在哪里?”
“他就住在楚门之内,怎么?找他有什么事?”
梁清子说道:“借迟掌门一用,替我挡挡风头。”
看梁清子的神色,温一灼便知道,梁清子这是有应对的措施了。
没过两个时辰,楚门中就传出了一条消息——
玄辩门副掌门梁清子已经知道了武力排行榜单的事情,但以她一人之力,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接受所有人的挑战。
因此她在楚门东二十里处,特设一处擂台。谁能赢过这擂台上的人,便有资格在最终的武林大会上挑战她!
此言一出,整个武林全部都沸腾了!
梁清子官方发话接受挑战,但挑战的前提,竟然是要打擂台!
这分明就是在武林大会前,设置的一个武林小会!
这排面,在整个武林大会的历史上,都是一个前无古人的壮举!足以让梁清子名留青史了!
众人闻风而动,纷纷赶到了擂台所在处。
可当众人到了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要打的擂台,便是新晋乐天派掌门,迟茂祖。
迟茂祖是谁,大家心里都明镜似的。
那可是以前的魔教教主!
如今虽然改邪归正,但武力值那可不是说笑的!
梁清子派他来守擂台,这难度不言而喻!
连曾经的魔教教主都甘愿拜在梁清子手下。
这梁清子……有点儿东西。
当然,江湖上也有人高呼此举不公平的。
毕竟谁都没有看到过梁清子和迟茂祖的武功,而且谁也保证不了,打不过直冒组,就不一定打不过梁清子。
就在这时,迟茂祖以乐天派掌门的名义,正式对武林内部的人发起声明:自己的武功就是不如梁清子,如有不服者,欢迎挑战!
双重挑战之下,江湖人士的好战情绪被调到最高!
擂台就这样打起来了。
梁清子的武林小会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此时楚门内让钟明森担心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武林盟主之位,接下来不管花落谁家,都不会再属于楚门,不会是属于他们钟家。
此时队钟明森来说,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给自己的宝贝女儿择婿了。
在此之前,他在武林中多番调查,最终选定了剑风山的少主惠志轩。
说起这个惠志轩,也是一表人才,剑风山是老牌的名门正派,颇具人望,处事颇稳。将女儿嫁到这样的人家,便是钟明森的愿望——不求女儿大富大贵,只求她后半生可以安稳。
但当他把这个消息告诉钟兰雪的时候,没想到一向温柔乖巧懂事的女儿,竟然发起了脾气,怎么说都不肯嫁!
“兰雪,从前你不是还说,不管为父选中了谁,你都会甘愿嫁过去吗?这惠志轩可是为父在众多的男子当中选定的佼佼者,你连见都没有见过他,怎么就不乐意呢?”
钟兰雪委屈道:“反正女儿就是不同意!那个什么惠志轩,虽然是剑风山的少主,可那剑风山与我楚门名声相差千万里,女儿不愿受这个委屈!”
钟明森大怒!
“兰雪,你真是越来越不懂事了!我是怎么教你的!江湖上众门派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更何况这剑风山乃是名门正派,处事十分低调,能力却不容小觑。你能嫁给这惠志轩,乃是你后半辈子的福气!”
钟兰雪不敢违背父亲,却按耐不住心中的那一份心意,只嘟囔道:“这福气,女儿不想要……”
钟明森注意到钟兰雪的不对,便试探地问道:“难不成你心里已经有人了?”
钟兰雪脸色一红,钟明森便知道自己猜对了。
“能让我女儿中意的人,到底是怎样的三头六臂,说说看,他是谁?”
钟兰雪害羞地说道:“囚曦谷,朗庆朗少侠。”
朗庆?
囚曦谷?
钟明森在自己的大脑中搜索着这两个信息,却没搜到一个叫朗庆的男子。
“那囚曦谷,为父倒是有所耳闻。听说那里终年苦寒,连阳光都难得一见。不知那囚曦谷中的人是如何生存的,且不说别的,就这环境,你怎么受得了!”
钟兰雪却异常坚定:“为了朗公子,女儿愿意!”
钟明森皱着眉头:“那小子到底给你吃了什么迷魂药了?”
钟兰雪趁机表明心意:“反正女儿就是非他不嫁!”“放肆!”钟明森厉声呵斥道:“你一个大家闺秀!未出阁的女儿!居然连‘非他不嫁’这种话都能说得出口!我看你的魂儿都被他勾走了!从今日起,你就不要给我出门了!在房间里面老老实实的思过!剑风山的惠志轩,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钟明森一句话,就将钟兰雪困在了房间里。
钟兰雪大声哭喊道:“我不嫁,反正我就是不嫁!我这辈子非朗公子不嫁!”
钟明森气得让人将钟兰雪反锁在了房间里!然后找来钟兰雪的侍女,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全部都问了一遍!
“掌门,那公子像是从天而降一般,救了小姐,也难怪小姐会对他倾心,当时的情况真的很危险。”
钟明森却皱着眉头说道:“你怎么知道那几个人不是这小子安排的?”
侍女当即一愣:“掌门的意思是?”
钟明森冷声说道:“这囚曦谷不过是个小门派,江湖上从来没听说过。如今这武林大会一开,所有的人眼睛都盯着楚山,盯着我楚门!眼看着这小门派没有能力争当武林盟主,就对我女儿打起了心思!他这是想来一招英雄救美!小门小派的人,心思果然不正,我女儿绝对不能嫁给这种龌龊的人!”
侍女看着钟明森一脸气愤,瑟缩地说道:“这……掌门,其实那朗公子……”
“闭嘴!”
钟明森目光微冷:“小姐糊涂,你也跟着糊涂!让你跟着小姐,是保护她的!你可倒好,跟着她一起胡闹!”
侍女肩膀一所,不敢再说话了。
钟明森气得牙根直痒:“你给我看好小姐,这段时间好好在院子里给我修身养性,没事少出去!还有,不许给她传消息!千万不能让她做出什么傻事来!”
侍女说道:“是,掌门。”
钟明森佛袖而去,并命令下面的人:“立刻给我调查囚曦谷中一个叫朗庆的人!顺便查一查,囚曦谷的人来到楚山都做了什么!”
钟明森的动作没有瞒过剑风山。惠志轩很快就知道了钟兰雪这边的变故。
原本惠志轩的目的,是要当武林盟主。他发誓要在他这一辈,将剑风山发扬光大。
但事实却让他很快认清,当武林盟主固然有好处,但也会成为众矢之的。
惠志轩有自知之明,剑风山虽然稳健,但却承受不住整个武林的敌视。
他也不想剑风山这么多年的根基毁在自己的手里,因此惠志轩退而求其次,选择了与钟家联姻,娶了钟兰雪这个前武林盟主的女儿,这份荣光也足够维持剑风山接下来几十年的江湖地位了。
可是惠志轩却没想到,一个即将没落的楚门,一个毫不起眼的钟兰雪,竟然可以让这么多人趋之若鹜!
他这样想,其他人也这样想!
可他剑风山就算再不济,也是正经的名门正派,在武林中那名声也是响当当的!
可这囚曦谷又是个什么东西?
不起眼的小人物,也敢出来跟他抢女人?!
“立刻去给我查查囚曦谷,看它到底是哪年立派的小杂种!这些年都做过什么。尤其是私下里做过哪些见不得人的交易!这小门小派的,要想起家,这些肮脏事肯定少不了!一旦查到,就给我宣扬出去!另外,去给我查一查囚曦谷的掌门是谁,那个朗庆又是谁?他们跟钟兰雪之前到底有过什么样的来往,一切的一切都要给我查清楚了!”
“是,少主!”
惠志轩城躇满志,一脸阴狠!
想要跟他抢女人的人还没出生呢!
但惠志轩却没想到,当他调查囚曦谷的时候,也有人在调查他。
那就是梁清子。
回到房间,梁清子便仔细梳理了这个钟兰雪的前世今生。
难怪梁清子觉得这钟兰雪非常眼熟,没有穿书之前,钟兰雪也曾是她十分可惜的一个角色。
原书中,钟兰雪的确嫁给了惠志轩,而这惠志轩娶她却不是出于多爱她,而是出于多方利益的权衡。
钟明森将钟兰雪嫁给惠志轩之后,本想另选武林盟主,但这惠志轩却实在会投其所好。又加上剑风山的名声不错,多番经营之下,最终惠志轩名利双收,不仅抱得美人归,还成了下一任的武林盟主。
整个剑风山一时风头无量。
刚开始,这惠志轩感念钟明森的恩德,虽然不爱钟兰雪,但对她也算礼遇有加,两个人相敬如宾,日子过得还算美满。
但后来,苏瑾在朝堂得势,在江湖上自然也要笼络新的武林盟主,惠志轩变成了苏瑾的人。
可是不知为何,这钟兰雪却反对惠志轩支持苏瑾这件事情。
苏瑾得知之后,埋怨惠志轩没有一个明事理的妻子,私下里给他塞了不少美人,以宽慰他。
这些美人受苏瑾的命令,天天在惠志轩的耳边吹枕边风。久而久之,惠志轩再也看不上钟兰雪了。
而此时钟明森已死,楚门落败,钟兰雪以一女子之身,无力支撑整个楚门,因而被惠志轩厌弃。
那多名女子眼见主母被弃,又没有人给她撑腰,便在苏瑾的授意之下,肆意栽赃陷害她。
惠志轩本来对钟兰雪还存着几分结发妻子的感情,但后来陷害得多了,惠志轩便以为她红杏出墙,将她废弃在院子里,再也不管她了。
而钟兰雪最后的下场,竟是让让多名男人凌辱至死!
可怜钟家一派武林盟主,楚门也曾是威名赫赫的大门派,最后竟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
梁清子在看原书之时,无次数次感叹作者眼瞎。这个钟兰雪如此玉人,竟然得了这样的一个下场。
而钟兰雪至死都不知道,苏瑾才是将自己害死的幕后黑手!
梁清子看着眼前自己捋出的钟兰雪的前世今生,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既然现在她穿到了原书,成了梁清子,便要改写钟兰雪的命运!
不能够让这样通透的人,再重复以前的人生!
钟兰雪不能嫁给惠志轩!
梁清子决定,要给她的钟小可爱换一个官配!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甜文结局之后(青灯)po 罗似锦他们上

下一篇: 各种开车秒懂句子离开凌云窟之

本文标签: 自闭 傻子 梁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