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舒服吗 那镖车被劫的

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舒服吗 那镖车被劫的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0:07:22

那镖车被劫的地方本就人迹罕至,虽然距离事情发生已经过去了很长一段时间,但这里打斗的痕迹和车轮的印都还在。
梁清子带着帷帽,跟玄九细细侦查了这里的痕迹。
“九师兄,你怎么看?”
玄九蹲在地上查看着车辙。
“以我看,奇怪的很,运送镖车里面装的一定是贵重的物品。这么重的车,留下的辄印也一定很深,你看这边,有这车一路以来的痕迹。可是到了这里,车便像凭空消失一般,再也没有了痕迹。若是那伙人将镖车劫走,总该有一个车辙的痕迹呀,除非有一种可能……”
梁清子接着说道:“除非,那伙人边走边将车辙的痕迹隐藏了起来!”
“没错,隐藏痕迹,定是为了隐藏他们撤离的方向!”
梁清子略一思考,目光瞟向西南方向。
梁清子以车辙消失的地方为原点,以剑为工具,深深地挖开西南方向的那层沙土,果然发现了线索!
“九师兄,你看这里!”
在西南方向,一颗石头上面被磨得锃亮!
“果然我猜的不错!就是苏瑾!这颗石头之所以被磨得这样亮,便是因为那车从这石头上压了过去!这一定就是镖车撤离的方向!”
玄九皱着眉头:“紫灵山庄劫走镖车,为什么?”
梁清子说道:“那用处可多了!你别忘了,紫灵山庄好名声多年,前段时间刚刚因为秘籍偷盗一事,众口铄金,想必现在他们正急于修补口碑呢!”
说完,梁清子的心中忍不住一股极致的愤怒!
实在是太过分了!
为了挽回名声就可以栽赃嫁祸!
这就是所谓的名门正派!
玄九拍了拍梁清子的肩膀:“走吧,我们朝着这个方向查过去,看看还能找到什么线索。”
二人朝着西南方向一路搜寻过去,顶着炎热的太阳走了两个时辰,竟什么也没发现。
梁清子口渴,便找了一处阴凉的地方席地而坐。
“九师兄,我们休息一下吧,实在是太热了!”
玄九心疼梁清子,将随身携带的水壶递给了她。
“快喝口水润一润吧!这一路走下去还不知道要多少时辰,今晚怕是要风餐露宿了,你身上的伤可以吗?”
“没事,早就好了。”
这时,正坐在原地休息的梁清子,却突然感觉到从侧后方吹来一阵清凉的风!
这大太阳晒着,正值正午时分,哪里来的一股清凉的风?
梁清子,瞬间觉得阴风阵阵,冷汗直流!
“九师兄,你有没有觉得有一股阴凉的风?阴嗖嗖的……”
玄九笑着说道:“怕不是热了太久,你出现幻……”
话没说完,玄九也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腾地一下站起身来,拿起随身的宝剑,将梁清子护在身后,朝着侧后方走过去!
果然,没走几步,玄九用剑一挥,密林深处竟然有一个小小的洞口!
那洞口正好能容纳一人高进去,梁清子和玄九对视一眼,丝毫没犹豫,便踏了进去。
玄九掏出随身携带的火折子。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山洞,里面并没有什么不对,但仔细一听,仿佛能够听到有潺潺的流水声。山洞里面很干净,像是近期有人来过。
“九师兄,你来看这是什么?”
玄九应声过去一看,竟是一串凌乱的脚印!
“最近有人来过,脚印凌乱,说明人数众多,并且行动迅速!”
玄九皱着眉头:“那伙人会不会在这里?”
梁清子心下一咯噔!
“那他们是活着还是死的?”
玄九面色不好看,下意识将梁清子护在身后。
“别怕。从现在开始,你不要脱离我的视线,我们一起行动。”
梁清子点了点头。
她的确害怕看到死人。
这洞穴洞口很小,里面却很大,也不知走了多久,在一处光滑的石壁处,梁清子一个没站住,突然脚下一滑,手中乱抓,不小心触碰到了一个机关!
洞穴中的暗门豁然打开!
里面赫然是龙月阁消失的那一队人马!
里面的人被关了好几天,早就没了精神。他们又饿又渴,见有人来便大声喊!
“是来救我们的人吗?你们是哪个门派的?”
玄九大声说道:“我们是玄辩门的人,受你们阁主的委托,前来调查镖车失踪的事情,你们是龙月阁的人吗?”
几个人听到,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
“是我们!我们是龙月阁的人!太好了,你们是玄辩门的什么人?”
玄九自报了家门。
谁知这些人听到梁清子的名号,却犹如天神下凡一般!
“太好了,清掌门来救我们了!我就说我们的神是不会不管我们的!清掌门,我们终于等到你了!”
梁清子却是一懵:“你们说我是谁?”
龙月阁的人纷纷跪在梁清子的脚下!
“当初围剿浑天派一事,我们没有参与,但却听到参与的人回来讲述了您当天的英勇!你以身殉教的事情,我们全都知道了,大家都十分仰慕您的风采!如今我们终于有幸能够见到您的真容,竟还被你所救!这真是意外之喜!”
梁清子被这一连串的夸奖说的头晕脑胀!
“行了行了,这些话以后再说!”说着便跟玄九将随身的干粮和水掏了出来,递给他们。
“你们先恢复一下体力,赶紧跟着我离开这里。回到玄辩门再慢慢讲述你们的故事。”
龙月阁的人毫发无损地跟着梁清子回到了玄辩门。众人这才知道,原来他们的清掌门,是偷偷下山救人去了!
这个消息在江湖上不胫而走,使得江湖上的人对这位清掌门的敬佩更上了一层!
同时还有一个消息。
——乐天派是被冤枉的。清掌门已经查出这背后之人到底是谁,并且还掌握了证据。只待这些人的伤养好之后,便会向整个武林公布!
一时间,江湖哗然!所有人都在纷纷猜测,到底是谁干了这么缺德的事!
几家欢喜几家愁。玄辩门的一间客房中,苏瑾正一脸铁青,坐在书房之内!时候去玄岩洞修炼?原来是跟玄九两个人暗地里却去调查这桩案子去了!
梁清子公然将人带了回来,便已经洗刷了乐天派的嫌疑。
这明摆着就是一场栽赃陷害!
梁清子已经放出话来,说是找到了证据。
到底是证据呢?
苏瑾面色铁青,看着下面跪着的人。
“你们在做这件事的时候,到底留下了什么证据?”
跪着的五个人,互相看了看,茫然地摇了摇头。
“回少主,我们当时行动非常小心,绝对没有留下任何破绽。就连痕迹都被我们小心地抹掉了,绝对不会出任何差错。”
苏瑾勃然大怒!
“抹掉痕迹?如果没有任何差错,那梁清子和温一灼是怎么找到那个山洞的?你们还敢说没有漏洞?”
下面跪着的五个人不敢说话了。
他们实在想不明白,这梁清子是如何找到这个漏洞的,他们明明将那些痕迹都遮掩得很好!
苏瑾郁结于胸。上一次紫灵山庄名声受损,他的师父已经警告过他,这段时间,不要再妄自行动,凡事都要低调,不能再让江湖人抓到任何把柄。
紫灵山庄上百年的根基,名声却毁于一旦。但这不要紧,只要沉淀下来,做几件有益于江湖的大事,这名声的风波便会不了了之。
可是苏瑾咽不下这口气。
他从小到大都是天之骄子,是父皇眼中的乖儿子,是大端朝人心中的英勇善战的墨南王,也是紫灵山庄最耀眼的弟子。为什么他只是做错了一件事情,师父就如此揪着他不放?
他不服!他要证明自己!
可是事实证明,这事情的走向再一次脱离了他的掌控!
该死!
苏瑾怒气冲天,一巴掌拍碎了面前的案己~
苏书房中传出巨大的碎裂声,惊走了书房窗边书上的几只鸟。
“瑾哥哥。”宋司司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
苏瑾面色一僵,宋司司已经开门走了进来。
她径直走过五个人,到苏瑾的身边停下,叹了口气,然后对下面跪着的五个人说道:
“你们先下去吧。”
五个人面面相觑,跪着没动。
苏瑾不耐烦地爆喝:“都给我滚!”
五个人正在应声退下,书房里只剩下苏瑾和宋司司两个人。
“瑾哥哥,还在为梁清子掌握的那条线索烦心吗?”
苏瑾没回答,但烦躁的表情却说明了一。
宋司司叹气道:“依我看,那梁清子其实并没有掌握什么线索,只是在诈我们罢了。我倒是觉得,现在另外一件事更为奇怪。”
宋司司尽量用沉着冷静的语气说道:“瑾哥哥,这件事情,你难道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吗?”
不对劲?
苏瑾皱着眉头,只觉得脑中一片混乱。
他当然觉得不对劲!自从遇到了梁清子,所有的事情仿佛都失去了控制。他觉得最不对劲的地方,就是自己为什么没有将梁清子收为己用!
苏瑾总是觉得自己的脑中有一条清晰的线,仿佛抓住什么点,却又十分虚无缥缈,穿不起成一条完整的链条。
宋司司说道:“收服浑天派,本就是梁清子主张的事情。那浑天派的掌门迟茂祖找到梁清子做主,梁清子为什么要瞒着所有人,偷偷出去查案呢?还有那个温一灼,他跟梁清子的关系也很奇怪。”
苏瑾没明白宋司司的意思,只是疑惑地看着她。
“他一个小门小派的人,凭什么能跟我们一起修习秘籍,还坚持到了现在?梁清子对他的态度为什么那么温和?上一次,梁清子掉进湖中,连玄九都没能救起梁清子,最后还是温一灼把她捞上来的,这不奇怪吗?”
苏瑾的脑中闪过一丝灵光!
难怪他总是觉得梁清子有什么不对劲!原来是看不惯梁清子跟温一灼的关系!
可是,温一灼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近梁清子的呢?
他有什么目的?
苏瑾快速在脑中勾画了他们二人的相处轨迹。
从最开始的门派大会上,温一灼主动挑战梁清子,再到后面修习秘籍,靳可儿出事,似乎两个人之间都没有过多的交集。
唯独这一次,这收服浑天派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却好像有了突飞猛进的进展!
浑天派?
“你的意思是,温一灼跟浑天派之间有所联系?”
宋司司点了点头:“这是我目前能想到的唯一的联系。那浑天派以前,可是有魔教之称。温一灼,为何会跟魔教走得这么近?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就是他想收浑天派为己用,要么就是他本身就是魔教中人。而这两点无论哪一个被证实,温一灼都没办法在江湖上继续混下去。梁清子现在跟温一灼走得那么近,那梁清子跟魔教之间的关系也一定少不了!”
宋司司的话点到为止,但苏瑾的脑中却有了另外一个想法。
平时看到玄九跟在梁清子的身边,苏瑾已经够心烦的了,如今却凭空杀出了一个不起眼的温一灼!
这个温一灼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
囚曦谷又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若温一灼本就是魔教中人,自己正好可以用这个点打击温一灼,让江湖的人排斥他!让他在江湖上混不下去!
那梁清子好不容易才在江湖上站稳脚跟,得到所有江湖人的认可。这样好的前程,她能舍得浪费在温一灼身上吗?
没错!能够配得上梁清子的,就只有他苏瑾!
也只有梁清子,陪站在苏瑾的身边,与他一起登临那最高的位置!
这样想着,苏瑾的心情好了一点。
他轻而易举地打发了宋司司,并告诉她,自己会仔细考虑并调查这件事。
得了苏瑾的答复,宋司司心满意足,她心下千回百转。只要将梁清子与魔教和那温一灼扯上关系,看梁清子还怎么在这个江湖上混得下去!
无论如何,站在苏瑾身边的人都只能是我!
她梁清子算个什么东西?敢跟我争的人,都得死!
江湖众人在人心惶惶中度过了混乱的两天。这一天,梁清子将会公布陷害乐天派、劫杀龙月阁的重要证据。
一大早,梁清子便下令,将十几个人带到了玄辩门的演武场,并宣城陷害龙月阁和乐天派的人就在这些人当中!
场上的人都蒙了!他们一大早就被莫名其妙地抓了起来,送到了这里,现在却说他们是嫌疑人?
开什么玩笑!
“你有什么证据?!”
“没错!拿出证据来!”
演武场上的人十分不愤,为了自己证明自己的清白,纷纷叫嚷。
梁清子一人对着场上的十几个人淡然笑道:“这是自然,待会儿不用我说,陷害者自然会露出破绽。”
“下面,我将要公布掌握的第一条证据。”
“请将你们的上衣脱下。”
“什么?!”
梁清子微笑着点头,仿佛在说一句无关轻重的话去。
“龙月阁的人说,在打斗的时候,他在那人的肩后留下了几个指印,因为这印子太轻,恐怕连受伤的人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所以现在,我要检查你们身上的伤口。”
“简直是荒谬!”
场上的人全部都义愤填膺,但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纷纷将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
这时,所有的人都注意到了其中一个人的异常。
他脱衣服的速度极慢,扭扭捏捏的,嘴中还在不停地抱怨。
没等梁清子说话,迟茂祖便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脖领!
“怎么?不敢脱衣服?难道就是你?”
那人却愤恨地说道:“大庭广众之下让人脱衣服!实在是有伤风化!玄辩门就是这么破案的吗?这是对我的侮辱!”
“侮辱?他奶奶的!”迟茂祖立时骂道,“老爷们的!磨磨唧唧的干什么?我看你心里分明就是有鬼!”
说着,迟茂祖没犹豫,一把扯下了那人的衣服!
那人的身后,赫然有着三条指印!
“就是他!”
迟茂祖指着那人:“根据龙月阁的之人,身后有伤疤的就是陷害乐天派的人!”
众人一看:“那是紫灵山庄的人!”
“是苏瑾身边的侍卫!”
“什么?你确定吗?”
“真的!是苏瑾身边的人没错!”
“紫灵山庄的人平时都傲的很,从来都是拿下把尖儿看人,我一定不会看错的!”
“天呐,紫灵山庄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啊?先是偷盗秘籍,然后又陷害乐天派,看来紫灵山庄并不像传说中说的那样好。”
……
苏瑾如坐针毡,眼睛死死盯着那人身上的伤痕。
这不可能!
他昨晚在审问的时候,并没有人提到受伤这件事,而且他也让下面的人互相检查了身上,并没有任何伤口。
那他这伤口又是怎么来的?
被抓住的那个人也是一脸错愕!
“怎么可能?不可能!我身上没有伤口!不我昨天晚上检查过的,分明就没有……”
这人辩解的声音戛然而止。
梁清子微微一笑。
“诸位都听见了,是他自己说的,若是没做亏心事,为什么要检查伤口?”
那人愣在原地,向苏瑾抛去了救命的眼神!
苏瑾气得攥紧了拳头,浑身发抖!
蠢货!
这分明就是梁清子故意设下的圈套,只稍微一诈,便将他诈出来了!
他身边平时跟着的都是蠢货!
一群蠢货!
他苦心策划了这么久的事情,全完了!
那人瞬间懵了!
“不!不!不是我!真的不是我!这是陷害……对!一定是栽赃!是陷害!”
迟茂祖却揪着他的衣领,语气骇然!
“这么多的人都看到了,证据确凿,怎么就你说是陷害?你喊冤?老子还没喊冤呢!只有你身上有伤痕,就是你干的!就是你陷害我们乐天派!”
这时,龙月阁的人,突然出手袭击!
而这人几乎没有时间思考,便出招迎击!
只走过三招,龙月阁的人便收了功夫,跳到一边,对这江湖中人大声说道:
“这就是当初接镖车的人!肯定就是他!我曾跟那个人有过对招,对于他的一招一式,我十分清楚,就是他刚刚的招数!绝对没有错!”
这下子这个人再也跑不掉了!
紫灵山庄劫杀龙月阁,陷害乐天派,企图让人将他们当做魔教被灭……一时间,江湖中的人,看向苏瑾的目光,都有点奇怪。
苏瑾在脑中快速想着借口,宋司司心下一急。
“众位请听我一言,依我看这事并不能怪到紫灵山庄的身上,这人只是紫灵山庄的一个小侍卫,兴许是他们一时起意。个人行为不能上升到紫灵山庄,还请众位分辨清楚。清掌门,你说是吧?”
梁清子看着宋司司,心想这女主光环就是强大,在这样众口铄金的时候,居然还能条分缕析的为苏瑾谋出一条生路来!
难怪苏瑾喜欢她。
但没关系。
梁清子点头道:“七丫头说的很是。”
宋司司听着梁清子的话,似有所指,像有陷阱。
“”龙月阁的镖车被劫,到现在还找不到,若真是紫灵山庄所为,那么他的房间内一定有镖车之物。不如就到紫灵山庄的房间搜上一搜,若是能够搜到龙月阁镖车中的任何一个物件,那这事便是板上钉钉。若是搜不到,希望苏公子能同意将此人交给龙月阁,任由他们处置。想来如此,江湖上也就不会有什么不利于紫灵山庄的流言传出了。
梁清子这话,便是在警告苏瑾,若是不让搜,就不保证会流出什么难听的话了。
苏瑾强忍怒火:“清掌门说的是。但只搜我紫灵山庄一人,未免太过偏颇。为保公平起见,我建议将所有人的房间全部都搜查一遍!”
“这个……”梁清子有些为难,眼神飘向在场众人。
众人此时义愤填膺,都等着给龙月阁一个交待。更何况这紫灵山庄盛名已久,看不惯他的人多的是,早就迫不及待地想把他赶下神坛了。
是而众人都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纷纷表态:
——没问题,尽管搜!
玄九带着人,很快将所有的房间都搜了一遍。
在苏瑾的房间内,自然是没有搜出什么。而在那个人的屋内,却搜出了大量的金银珠宝。那金银上还刻着龙月阁的标志,这下子这个人却跑不掉了!
“果然是你!就是你陷害的我!”迟茂祖早将老拳高高举起!
温一灼不动声色地将迟茂祖拦了下来。
接下来的几个人的屋子里面,什么都没有搜到。可是在搜宋司司的房间时,却发现了一块晶莹剔透的白玉!
那白玉上分明坠着三个字:龙月阁!
!!!
众人都震惊了!一时间看向宋司司的眼神从,充满着不解和困惑。
跟玄辩门相比,那龙月阁实在够不上分量!
可这宋司司,居然也参与了这件事情?
一个小小的侍卫,抢劫镖车,就是为了给宋司司送定情信物?
迟茂祖将那块玉佩抢了下来,递到众人的面前!
“请问宋姑娘,这块玉佩你怎么解释?难道你也参与了陷害龙月阁和我乐天派的事吗?”
宋司司愣在原地!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les文案秒懂第二天,梁清

下一篇: 甜文结局之后(青灯)po 罗似锦他们上

本文标签: 被劫 舒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