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les文案秒懂第二天,梁清

les文案秒懂第二天,梁清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0:05:10

第二天,梁清子便得知钟兰雪因为拒绝嫁人,而被关起来的消息。
“剧情走向有误。”梁清子暗暗想着,“原书没说钟兰雪有拒嫁的桥段啊!”
久未吭声的系统突然说道:“原书梁清子也没女扮男装,英雄救美。”
梁清子脑袋一嗡!
“统子,你这是啥意思?”
系统冷哼一声:“红颜祸水!”
得!
梁清子明白了,钟兰雪拒婚,是因为看上“朗庆”了!
作孽啊!
梁清子眼睛转了转,趁着楚门的人不注意,再次乔装,从后墙翻入了钟兰雪的院子,见到了钟兰雪。
见到朗庆,钟兰雪十分意外,但心里很高兴。
“朗……朗公子……你怎么来了……我……”
“不用多说,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梁清子趁势对她说道,“如果你不想嫁惠志轩,我有一个办法,但不知你相不相信我。”
钟兰雪眼睛一亮,脸色绯红。
“我心里对公子自是一百个相信!只盼公子救我出苦海,我真的不想嫁给那个什么惠志轩!”
梁清子掏出两个荷包。
“我这里有两个荷包。红色的这个,里面装着毒药。服下之后,全身起疹,经脉会大乱,内力全失,浑身高热,且身上会起红点。”
钟兰雪听得胆战心惊!
“公子……”
梁清子继续说道:“绿色的这个荷包,里面是解药。只要服下,不出三个时辰,毒性便可全解了。”
钟兰雪恍然大悟!
“兰雪明白了,多谢公子!”
梁清子叹道:“不必多谢。我这也是看不过你的后半生,交给一个狼心狗肺之徒。正好也可以借这个机会,让你的父亲看清惠志轩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这个办法有些凶险,怎么做,你自己决定。”
钟兰雪看着梁清子,二话没说,便将那药丸吃了。
“我信公子!就算没有解药,服下之后会立刻死去,我也愿意!”
梁清子感受到钟兰雪看她的眼神……不,准确说,是看朗庆的眼神,实在过于热烈,当下心一虚,便借口离开了。
梁清子走后不出两个时辰,侍女便慌张地找到钟明森。
“不好了,掌门!小姐出事了!”
钟明森以为这只是钟兰雪的小伎俩,没有理会。
谁知侍女“嗵”一声跪在了地上!
“掌门您快去看看,小姐把小姐浑身高热,起满了红色的疹子,那样子看着着实吓人!若再耽误下去,恐有性命之忧啊!”
钟明森瞧着侍女不像说谎的样子,当时心下一乱,赶紧便跑到了钟兰雪的院子。
这时,钟兰雪已经高烧不退,意识不清,躺在床上,说着胡话。
“郎中!快!快叫郎中!”
早就有下人将郎中找了过来。
谁知这郎中一见钟兰雪浑身上下起满了疹子,便立刻将屋子里的人全部都赶了出去,自己又戴上一块面巾,遮住了口鼻,这才敢进入屋子。
待郎中诊治完毕,对钟明森说道:
“小姐这病,乃是急怒攻心,虚火上浮,但好在不会传染。我给小姐开几副药,让小姐服下,再看看有没有效果,才能得知于性命是否有碍。”
钟明森听了,后悔不跌,早知便不这样逼迫女儿了!
“大夫,若能医好我的女儿,我楚门定当重谢!”
大夫却拱了拱手说道:“不敢当,且请小姐吃下几副药,看看能不能救回这条性命吧!一切,都看天意了……”
钟家小姐生病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武林。来参加武林大会的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惠志轩自然也知道了。
他觉得这个楚门十分晦气。钟兰雪也不是有福的人。本来与钟兰雪结亲,他便觉得是自己剑风山吃了亏,若不是看在那钟兰雪长得还过得去的份上,他是万不会答应这门亲事的!
可是如今听说那钟兰雪因为生病,浑身上下起满了红疹,那张脸一定也毁了!
而且这种病虽然现在没有传染性,但将来呢?
他可不敢拿剑风山的未来冒险。
可是父亲却派人告诉他,要务必要去楚门看一看,哪怕是走个过场,都不能给人留下任何把柄。
惠志轩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前去了,
钟明森听到惠志轩来探病的消息,大喜过望。心想果然自己的选择没错,这惠志轩的确是一个能够托付后半生的君子!
然而当惠志轩看到躺在床上、没有意识,且浑身上下起满疹子的钟兰雪之后,心中厌恶,竟然一个没忍住吐了出来!
钟明森对惠志轩这样的反应自然心中抱怨,但表面上也不敢说什么。
毕竟自家女儿这副模样,也的确有点说不过去,可是自家女儿的病也并非不会痊愈。
谁只惠志轩却说道:“钟小姐这个样子,如今连大夫都说不好,我剑风山虽然不是什么大门派弹,择妻一向是十分严格的。所谓重病不聘,我们两家的亲事,就此作罢吧!”
惠志轩这话让钟明森十分没面子。
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当初定亲,可是惠志轩的父亲亲自登门,他这才答应的。
可如今退亲,却由他一个小辈跟自己说,未免也太儿戏了!
钟明森心中大怒:“难道剑风山对婚姻大事就这样儿戏吗?”
惠志轩不屑:“我说了,重病不聘!你女儿自己得了怪病,难道还怪我们退亲不成吗?”
钟明森却说道:“你与她有婚约在身,她就是你未过门的妻子。我女儿如今虽然重病在床,又并非是病入膏肓,不会再好,你何故退得这样急?难道我们楚门还拉低了你们剑风山的身份不成?”
惠志轩冷笑一声:“难道不是你们高攀吗?”
“好!好的很!”钟明森气得胡子直颤抖,“没想到在你剑风山和惠志轩的眼里,我楚门就是如此地位!既然如此,这亲也不必结了!我只恨到今天才看清你的真面目!如此,不送!”
钟明森,毫不留情的下了逐客令,惠志轩长舒了一口气,心满意足地走了。
他脚还没迈出楚门的大门,便已经盘算着下一个给自己物色什么样的媳妇儿,才会对剑风山有所助益了。
这一边,钟兰雪的侍女得知亲事以退,立刻给小姐服下了解毒药丸。
没过几天,钟兰雪的病症竟然奇迹般的好了!不仅高烧全退,而且身上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美,丽如往昔。
就连大夫都说,这种病来得快,去得也快,这钟姑娘实乃是有福报之人,日后定当后福无穷!
而这件事落在钟明森的眼里,只觉得他们钟家跟惠家果然是不能共存!
之前有婚约的时候女儿重病了一场,婚约一退,女儿的病便好了!
这是天意!
还好自己退亲了!
得知钟兰雪的病好了,惠志轩此时也明白了。
这件事是一个阴谋!
哪有这么巧的事?!
原本钟兰雪就不同意这婚事,刚一退亲,她的病就好了。
这分明就是针对自己做的一个局!
好啊!
好一个楚门!
好一个钟兰雪!
竟然敢跟我玩心计!
就算不结亲,也万不能让一个丫头玩弄于鼓掌之中!
惠志轩决定,自己要重新得到钟兰雪,然后再把她狠狠地抛弃!
这时,一个下属报告道:“少主,对那个朗庆的调查已经有结果了!”属下说道:“自从少主吩咐完,我们就对囚曦谷展开了深入的调查,可这囚曦谷在武林中的消息却非常少,基本上没有关于囚曦谷的任何事情。据了解,这只是一个还不到十年的小门派,江湖上一些重大的事情似乎跟他们都没有任何关系。而这囚曦谷的掌门也十分神秘,据说第一次露面,便是在玄辩门组织的那场门派大会上,挑战清掌门,其他人纷纷落败,而这个人一出场,清掌门便直言自己打不过他。后来这个人便留在玄辩门当中,跟着清掌门一起学习绝世秘籍。之前收魔教的时候,这温一灼便跟在清掌门的身边,还救了她。在那浑天派改组的三个月之内,囚曦谷才开始在江湖中频频现身。”
但惠志轩对囚曦谷没有多大的兴趣,他感兴趣的是朗庆。
“那个朗庆呢?他在这其中又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属下皱了皱眉头:“少主恕罪,属下没能打听到朗庆这个人。他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
惠志轩心中疑惑,但很快释然了。
——这也有可能。这囚曦谷不过是一个不到十年的小门派,就连掌门温一灼的消息都那么少,想来是搭上了玄辩门和那个清掌门之后,才开始冒头的吧!
“那温一灼和玄辩门平时关系如何?他们的来往是否密切?有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属下却摇了摇头:“那清掌门平时跟谁都不甚亲密,只是独来独往,是一个非常奇怪的人。”
“罢了!”想了半天,惠志轩想不通,终于放弃了。
“给我好好盯着囚曦谷和那个温一灼,盯住了他们,就不怕抓不住后面的那个朗庆!在楚门还跟我抢女人,我就要让他们知道知道,他们这种不到十年的小门派,在我剑风山面前根本不堪一击!还有那个玄辩门的梁清子,你们也给我盯着点儿!这可是武林盟主的热门人物!别让他们坏了我的大事!”
属下说道:“少主,最近可是有什么行动?掌门叮嘱了,武林大会举办在即,咱们万不可旁生枝节……”
惠志轩面色一沉:“你是在叫我做事?”
属下赶紧低下头:“属下不敢!”
“这楚门连同其他门派,一起毁了我的姻缘,这不算旁生枝节吗?我现在做的一切不过是让一切都恢复原状罢了!”
属下疑惑:“少主如何得知那钟兰雪不是真的生病呢?”
惠志轩眼神冰冷,语气不屑。
“那钟兰雪什么样,我还不清楚吗?虽然颇有点儿姿色,脑子却不太够用。这件事情,一定有人在背后教她!给我查出那个背后的人到底是谁!另外,去给我布置一件事情……”
惠志轩悄声对着属下吩咐了一件事。
钟兰雪这次重病,让钟明森看透了很多事情。
他原本觉得自己已经年老,无力护着钟兰雪的后半辈子,就想给他找一个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
他千挑万选,万万没想到,挑中的这个惠志轩,竟然如此狼心狗肺!一场重病便能够让他退亲!可以想到,以后若是钟兰雪有了其他的困难,甚至他楚门有了什么困难,这惠志轩和剑风山一定跑得比谁都快!
钟兰雪痊愈之后,一向不信神佛的钟明森,提议带着她要去陀安寺烧个香。
楚门要去陀安寺烧香的消息传到惠志轩这里,他脑筋一转,计上心来!
在楚山,楚门的人出门可以算得上是当地的大事了,沿途一切都要打点妥当。
钟明森平时作为武林盟主和楚门的掌门,难得有时间带女儿出来散散心。
这一次带着钟兰雪出来,钟明森才发现,自己以前错过了多少与女儿相处的时光。
拜完菩萨,钟明森带着钟兰雪去拜见了住持宿安大师。
钟明森语气虔诚:“宿安大师,我想给小女寻一门好亲事,只是不知这好亲事在何处?如今可有苗头?”
宿安大师看着钟兰雪,眉头微皱,这让钟明森十分心惊!
谁知宿安大师却说道:“钟姑娘的气运十分奇怪,她的前半世衣食无忧,快意江湖。后半世却气运暗淡。原本该遭横死,但如今横生一事,将她的运势强行更改。后半生的运势,老衲也看得不甚清楚。”
钟明森心中大惊!想这宿安大师果然灵验,如今横生一事,将她后半生的运势强行改变……说的不就是这退亲的事情吗?!
果然!这剑风山不是好姻缘!
若是将兰雪强行嫁到剑风山,嫁给惠志轩,说不定后半辈子就真的没有指望了!
钟明森问道:“那小女如今的境况,可否请宿安大师指点一二?”
宿安大师说道:“钟掌门若是想求姻缘,这姻缘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此话何讲?”
宿安大师笑道:“此人就在武林门派之中,钟掌门已经见过。且这二人本无缘分,只因钟姑娘的气运被强行更改,连带着周围的环境也会有所变化。”
“可是……”钟明森有些担心,“强行更改气运,可会对小女产生什么不利?”
“钟掌门不必担心,钟姑娘气运更改,乃是因他人的变化,而自行更改,这也是天意。至于以后的事情,老衲也不敢多说,天机不可泄露,只看钟姑娘以后的福分罢了。”
钟明森不敢再问,便带着钟兰雪便离开了。
一路上,钟明森心事重重,一直想着宿安大师的话。
这人我见过?
到底是谁?
这段时间因为武林大会的事情,见的人可不少。
如此便如大海捞针,一般实在让人难解……
眼看着武林大会在即,钟明森还有许多事情要去做,当天便要赶回楚门。
而钟兰雪却提出,自己想在这里住上几日。
钟明森想着,女儿大病痊愈,寺中清净,修身养性几天也好,便约定好,三日后派人来接。
可是三天后,当钟明森派人来接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件意外!
钟兰雪被人劫走了!他不知道楚门今年到底是惹了什么灾星,钟兰雪居然步步该灾,处处是坎!
早知道有此一劫,当初钟兰雪说要自己留在陀安寺的时候,他就不该答应,他就该自己亲自去接回钟兰雪!
钟明森一边派人四处搜寻钟兰雪,一边令人封锁消息,绝不能让江湖众门派知道,否则钟兰雪的名声就完了!
可是不知为何,不到两个时辰,钟兰雪被歹人所劫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武林!
钟明森这才明白,钟兰雪失踪不是意外,是有人在兴风作浪!
钟明森想到的第一个人便是朗庆。
“一定是那个小子!就是囚曦谷的那个小子!之前他用计使兰雪爱上了他,现在看我不同意,又见剑风山的这门亲事黄了,便心生歹意,索性将人给掳走了,破坏了兰雪的名节,这样他再来求娶,我们不同意也得同意了!”
属下有人劝道:“既然掌门知道是囚曦谷所为,不如把囚曦谷的掌门叫过来,问一问他关于那个朗庆的消息,咱们不就知道小姐在哪里了!”
可是钟明森却迟迟没有行动。
毕竟这也只是他自己的猜测,若是他猜错了呢?
那囚曦谷虽然是个小门派,却跟玄辩门有着解不开的关系。
对了!玄辩门!
钟明森想到玄辩门和梁清子,立刻像得了救星一般!
那梁清子也是个女子,想来能够当得了玄辩门副掌门的女子,必是深明大义!不会在意这些小节!
没错!就去找玄辩门帮忙!
当梁清子得知这件事的时候,便知道,这一定是惠志轩干的。
梁清子第一次感受到在原书世界中的无奈。
无论自己对这个人物的命运做出何种安排和改变,最终都总是会将剧情推向原有的故事线。
就像这一次钟兰雪的事情,她虽然极力搅和了钟兰雪和惠志轩的应援,但却没料到,惠志轩还会出这一个后手,想要毁了钟兰雪的名节。
以现在当务之急便是要尽快找到钟兰雪,否则过不多久,惠志轩就会出来自说自话。那他便占有了完全的主动权,说什么都行了,钟兰雪的名节也就彻底毁了。
如此一来,钟兰雪也就只能嫁给惠志轩了。
一个被毁了名节的女人,一个不在乎名节的男人。
这样痴情的人设,对剑风山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而且就算惠志轩以后找了其他的女人,也不会有人说他半个字。
好歹毒的心思!
梁清子立刻找到玄九和温一灼,在整个楚门的地界搜寻钟兰雪。
同时,梁清子也在不断回忆原书关于惠志轩的一切消息。
原书中将这场武林大会描述得十分精彩。在这场盛会中,宋司司第一次在江湖众人面前崭露了头角,由此促成了苏瑾与惠志轩相识。
对了!
原书当中,苏瑾和惠志轩曾有过一次密谈。
她记得,那是在楚门西南角的一个小茅屋里。
当时作者对这一处描写的十分偏僻……
西南角……
梁清子立刻行动,立带着玄九和温一灼赶到了那里,见果然有一处茅草屋!
三个人悄悄围了上去,暗中观察着屋内的情况。
钟兰雪果然被关在这里!
温一灼悄声说道:“只有一个在看守。”
玄九道:“我们进去,把这个人解决了。”
这时,只听到茅草屋里传来钟兰雪求救的声音!
“不要!求你放过我……别碰我!救命啊!”
梁清子一个心急,当下也顾不上什么策略了,足尖轻点便翻进了屋子,三两下就解决了那个人!
“别怕,没事了……”
绝望的钟兰雪哭成个泪人,见到梁清子,忍不住大哭起来!
钟兰雪被压在地上,衣服已然被撕破,但还好梁清子来的及时,钟兰雪只是受了点惊吓。
“朗……朗公子!呜呜……呜呜呜……”
化妆成朗庆的梁清子,将身上的披风一解,给钟兰雪裹了个严严实实。
“没事了!坏人都被打跑了!你安全了。”
玄九早已找了一辆马车,跟温一灼在马车外面一起驾车,留梁清子一个人在里面照顾钟兰雪。
当惠志轩带人赶到茅草屋的时候,却发现这里空无一人!
“怎么回事?人呢!”
他明明吩咐了人,看好钟兰雪!
人哪去了?
难道被人发现了吗?
不可能!
这里可是他的秘密基地!
这么偏僻,不会有人知道的!
这时,有人通知他,钟兰雪已经被救回楚门了。
“被谁救了?”
“朗庆。”
可恶!
惠志轩将牙根咬得紧紧的!
又是这个朗庆坏了他的好事!
他本已经计划好,将钟兰雪失踪的消息散步出去,让手下假装侵犯她,自己再出手救她。
这样一来,自己作为她的救命恩人,那钟兰雪能不对自己感恩?
更何况,他还会掐好时间,来救人的时候,“不小心”看到她被撕破的衣服。
她的身子被自己看了,能不以身相许?
惠志轩自以为天衣无缝!
可是竟又被破坏了!
惠志轩没有时间多想,赶紧带着众人回到了楚门。
钟明森见到自家女儿,被朗庆这个小子抱回来的时候,心中即庆幸,又愤怒!
他越发觉得,这一场戏便是朗庆这个小子自导自演的,为的就是要得到钟兰雪!
而此时,所有的门派中的人都聚集在了楚门当中,等着这件事的结果。
此时,江湖中对钟兰雪失踪被救的消息传得越来越离谱。都传说钟兰雪虽然被朗庆救了,但身子也被他看了。这囚曦谷注定是要成为楚门的女婿了。
大堂之上,钟明森的脸色十分难看。众门派的人纷纷撮合两家的婚事,因为在他们看来,这钟兰雪嫁给朗庆这个无名小子,实在再好不过了。
他们曾经都担心钟兰雪嫁的人身份过高,以后这楚门非但不会落败,反而会越来越强势,给他们造成更大的阻碍。
如今这朗庆只不过是一个小门派的人,囚曦谷无法给楚门更多的帮助钟。兰雪这一盘棋便算是走输了,他们以后就少了一大威胁。
因此众人都是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态度,强烈要求两家当场定亲。
钟明森没有办法,只好问道:“温掌门,不知贵派的朗庆,何时上门提亲?”
这便是同意了!
钟明森不得不承认,虽然他非常不满意这件婚事,但此时他也已经无路可走!
若是不与囚曦谷结亲,兰雪的后半生就毁了!
可是他到现在还没有见过这个朗庆!
这跟宿安大师说的不一样啊!
温一灼却笑道:“这件事情,最终还是要问问朗庆的意思。”
钟明森脸色十分难看。
自己已经妥协了,这囚曦谷,居然还干拿乔?!
看戏的众人也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若是旁人得了这桩婚事,早就乐的拜佛了!
可是这温一灼居然还敢端着不松口!
那朗庆能有什么意见?
肯定是答应啊!
钟明森强忍着心中的不快!
“好!朗庆!这件事情,你先给老夫,给我楚门一个交待!”
梁清子无奈笑道:“我不知该给您一个什么样的交代?我救了你家女儿,你不感谢我?为何责难于我?”
钟明森几乎是咬着牙说道:“你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
梁清子笑得不羁。
“我做什么了?”
钟明森一掌拍碎了桌子!
这人竟然如此无耻!
自己怎能将女儿嫁给这样的人!
梁清子见钟明森的反应,觉得有些好笑。
“不知钟掌门说的,可是我看了钟姑娘身子的事情?”
众人一听,全部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朗庆,好大的胆子!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肉肉多的文 现在不是饭口

下一篇: 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舒服吗 那镖车被劫的

本文标签: 第二天 文案 梁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