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被主人摆成各种姿势调教惩罚|消息一出,江

被主人摆成各种姿势调教惩罚|消息一出,江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0:04:12

消息一出,江湖哗然!
武林大会刚过,惠志轩虽然没有当上武林盟主,但剑风山和楚门的亲事却被江湖各大门派谈论了许久。
如今,惠志轩不明不白地死在了楚门之中。所有人都等着看,这场风波楚门到底会如何收场。
而另一边,剑风山早已集合所有人马,誓要剿灭楚门!
惠志轩的父亲惠弘深怒气冲天!见到儿子的尸首,更是悲从中来!
“轩儿!你放心!为父一定会替你,讨回公道!钟明森!我儿子为何会惨死在你楚门之中!今天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否则我剑风山将血洗楚门!”
钟明森的表情也不太好。
他理解惠弘深的丧子之痛,但这剑风山不分青红皂白,上来也不问事情的原委,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了他们楚门的身上!
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做了这么多年的武林盟主,为了所谓的大局和平衡,他收敛自己的脾气,压抑自己的个性!强迫自己做一个中庸的武林盟主!
他强制自己平和了这么年,想必江湖中的人早就忘了,他钟明森,曾经也是个火爆脾气!
反正现在他已经不是武林盟主了,没有必要再去顾全什么大局!维护什么平衡!
有人欺负他楚门,先得问问他同不同意!
在退亲一事上,钟明森已经对剑风山不满了。
“这就要问问你儿子,到底做了什么好事?剑风山的人,三日前就已经离开楚门,现在他为何又会出现在我楚门之中?你们剑风山对我楚门到底有何图谋?莫不是没有当上武林盟主,所以要来报复我楚门?”
惠弘深没想到,现在钟明森说话竟然如此硬气!
“我儿子死在你楚门之中,竟然还说跟你们没有关系?!定是你楚门怀恨在心!我杀了你为我儿报仇!”
说完,惠弘深足尖一点,便一掌向钟明森袭去!
钟明森飞身向后,堪堪避开了这一掌!
“惠弘深!你疯了?!你儿子的死与我楚门无关!”
“有没有关系,你到下面去亲自向我轩儿解释吧!纳命来!”
千钧一发之际,一个青色的身影飞扑过来,三两招便将二人逼停!
“清盟主!”
惠弘深见到梁清子,上下打量了半天。
“你就是那个玄辩门的副掌门梁清子?这么年纪轻轻的就成了副掌门,现在又成了武林盟主,好大的威风啊!他们服你,我不服你!你来了也好,今天这事儿给个说法吧!否则我剑风山绝不善罢甘休!”
梁清子没有理会惠弘深,她将钟明森扶着坐了下来,轻声问道:“钟掌门,没事吧?”
钟明森摇了摇头。
惠弘深见梁清子不理自己,当场大怒!
“喂!你这小丫头听没听见我说话?!”
梁清子依旧没有理会,而是缓步走到上首,端坐下来。这才将目光移到了惠弘深的身上。
“话没听见,犬吠声倒是听见了。”
“你!”惠弘深怒极反笑,“好!好!我当这新的武林盟主是个什么货色!原来是个连毛都没长齐的小鸡仔!连句人话都不会说!”
梁清子沉声道:“我向来是人敬我,我敬人。人若不敬我,我也不必敬着别人。”
“拿着鸡毛当令箭!老夫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本事!”
惠弘深话音未落,掌风便已袭来!
梁清子的嘴角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坐在那里,一动都没动!
那掌风眼看着就要劈到梁清子的衣裙!
突然!玄九不知从哪里袭来!硬生生对上了惠弘深这一掌!
噗!
惠弘深的内力被玄九横空冲散!气血倒行,吐了一口血!
玄九护在梁清子身前,大声呵斥道:“大胆,竟敢对我清掌门不敬!”
惠弘深抬头一看。
“哟,我当是谁原来是玄辩门的老九?怎么?现在山中无老虎,猴子都敢出来称大王了吗?”
玄九持剑,半步不退!
“剑风山好大的威风!若是不认这武林盟主,退出江湖也罢了,在这里耍什么威风?”
这一句话怼的惠弘深哑口无言!
江湖上的确有这个规矩,若是不认可武林盟主,便算是自动退出江湖。
可剑风山百年的名声,江湖是他们的立派之本!
若退出江湖,他剑风山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惠弘深冷哼一声。
“你既是武林盟主,我儿子死在了楚门,你们必得给我一个交代!”
梁清子说道:“要交代可以。惠掌门,先回答我几个问题。第一,剑风山离楚门不过一日半的行程,三天前,惠志轩带着人已经离开了楚门。这件事情江湖上人人可以作证。请问他回到剑风山了吗?”
“第二,若是惠志轩回到楚门有事要办,为何要偷偷摸摸?不让别人知道?”
“第三,惠掌门来得倒快。我们在楚门才刚刚知道,你剑风山就到了。莫不是剑风山能掐会算,会未卜先知。两天前就知道,这惠志轩一定会死在楚门?所以提前出门了吗?”
梁清子一串问题,问得惠弘深哑口无言。
沉默半晌,惠弘深只能说道:“你这丫头伶牙俐齿,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回答了你,我轩儿就能死而复生了吗?”
梁清子笑得意味深长。
“那就说点有用的。钟掌门,惠志轩的尸体是在哪里发现的?”
钟明森的目光瞟向苏瑾。
“是在……绚樱堂。”
梁清子问道:“武林大会期间,绚樱堂分给了哪个门派居住?”
“紫灵山庄。”
苏瑾心中一跳,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绚樱堂……
那是宋司司的房间!
可是今天一早,他就收到了宋司司的信!
信上说,她知道了他对梁清子的心意,愿意成全他,自己宁愿会玄辩门继续思过,也不愿意让他为难。
苏瑾本来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不过一个女人罢了……
但他万万没想到,惠志轩的尸体,竟会出现在宋司司的房间里!
难道……惠志轩的死,跟宋司司有关?!
梁清子继续问道:“给惠志轩验尸了吗?”
钟明森道:“仵作已经来了,正在外面候着。”
谁知一听到“仵作”两个字,惠弘深瞬间吼道:
“不能验尸!”惠弘深说道:“尸体是我儿子最后的尊严,绝对不允许你们亵渎!”
梁清子皱眉道:“若是想查出你儿子的死因,验尸是必然的,否则你儿子就要永远蒙受不白之冤。你想让你儿子在九泉之下也不得安宁吗?”
“怎么说话呢你!”
梁清子摆了摆手:“要清白的也是你,阻拦我查案的也是你,惠志轩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父亲?”
惠弘深哑口无言。
“好!验尸也可以!但是你们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仵作验完尸,得到了一个初步的消息——那就是,惠志轩在临死之前,曾经发生过与一女子发生过关系。
苏瑾的脑子嗡了一声!
在宋司司的房间里,与一女子发生关系?
再联想到宋司司突然无故离开……
他不敢再多想……
梁清子问道:“苏公子,这间房拨给了你紫灵山庄,请问是谁住在这里?”
苏瑾目光闪躲:“不过是一个侍女。”
“那么,这个侍女,现在何处?”
“突发重疾,已被我送回紫灵山庄了。”
“是吗?这么巧。”
梁清子丝毫不在意将战火引向紫灵山庄,
“惠掌门,这件事情,我也就只能查到这里了,接下来的事情,你就要问苏公子了。既然跟紫灵山庄有牵扯自然美楚门就没有关系了。至于这背后会牵扯出什么风流韵事,我们就不得而知了,您只能去问那名侍女。而那名侍女,就要问苏公子的意思了。”
惠志轩明白了梁清子的意思。
他分明就是在说,自己儿子的死与那名侍女有关系!
“苏公子,请你将那女子交给我们!她是杀我儿子的凶手!”
苏瑾皱着眉头:“绝无可能!我那侍女三天前便已经离开了,她从来没有见过惠公子,更不可能杀了他!”
“她到底做过什么,老夫总要见过她,问了才知道。若是苏公子不允许,我剑风山就要亲自到紫灵山庄,去找你师父要人了!”
眼瞧着苏瑾进退唯谷,梁清子吃瓜非常开心。
她知道,那名侍女就是宋司司。
而至于宋司司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还真是好奇得很。
苏瑾好不容易打发了惠弘深,便怒气冲冲地找到梁清子!
“清清,你这是什么意思?将惠弘深推到紫灵山庄,你怎么忍心?”
梁清子一听到苏瑾用这种口气对自己说话,就觉得十分恶心!
“第一,不要叫我清清!第二,紫灵山庄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就事论事,在陈述客观事实,不存在什么忍不忍心的问题!”
苏瑾见梁清子对他的态度总是忽冷忽热,觉得自己越发看不透这个女人!
“清清,你是不是在吃醋?”
“尺寸?吃哪门子的醋?”
“你是不是在意我对宋司司的过往,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其实我跟她……”
“停!”
梁清子伸出一只手,阻止了苏瑾!
“你跟她怎么样,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也不感兴趣,你要是有时间,还是想想怎么跟惠掌门交代吧!”
苏瑾突然十分委屈。
“清清,你一定要这样对我吗?到底怎么样你才肯原谅我?”
梁清子抚额!
作者呀作者,你在描述这个男主的时候,是不是忘了给他加脑子了?
原书宋司司的官配不是挺智商在线的吗?怎么到了自己这里,就变得如此没有逻辑了?!
系统的声音突然响起!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
滚蛋!
什么乱七八糟的!
第二天一早,苏瑾就被惠弘深催着,踏上了回紫灵山庄的路。
不去管苏瑾怎么应对。这一边,玄辩门也要从楚门离开了。
钟明森看着梁清子,心中感慨颇多。
“多谢清盟主为我楚门洗刷冤屈,若不是清盟主的话,只怕惠弘深的事情,我们真的说不清楚了。”
梁清子淡然一笑:“钟掌门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只不过经历了这件事情,我才真正感觉到,这武林盟主果然不是好当的。”
钟明森道:“以后若有任何困难,还请来信告知,我钟明森定当报答!”
这话说的跟钟兰雪如出一辙。
钟兰雪戴着帷帽,站在钟明森的身后,眼神却是在望着玄九。
梁清子用余光看着玄九,发现玄九却对钟兰雪的眼光避而不触。
梁清子在心里叹了口气。
看来自家师兄这姻缘之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
好不容易出了玄辩门,梁清子不想就这么回去,便写信告诉道法圣师,称想在外面游历一段时间,增长见闻。更何况刚自己刚刚当上武林盟主,也需要暗查一些江湖上的情况,以备不时之需。
道法圣师欣然应允,命玄四、玄五和玄十继续回到玄辩门中修炼,由玄九陪着梁清子在外游历。
温一灼自然不会放过跟清子一起游玩的好机会,更不会放玄九单独跟清子一起,因此二人游历,便变成了三人游山玩水。
没过几天,玄辩门中便传来消息——道法圣师知道宋司司不见了,又得知宋司司出现了武林大会上,还跟在紫灵山庄中,道法圣师一怒之下,将宋司司逐出了玄辩门!
没过几天,梁清子再次得到玄辩门中的消息——原本被废了武功、罚在思过崖下的玄六,被神秘人救走了!
梁清子隐约觉得,最近发生的事情都有些邪门,仿佛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不断推动着事情前进。
但谁都不知道,背后的这双大手究竟是谁。
而另一边,紫灵山庄中,苏瑾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竟然安抚住了惠弘深。
那惠弘深离开的时候,竟然宣布,紫灵山庄与剑风山约为兄弟门派!
再联想到惠志轩死在楚门内的消息,事情真真假假,一时间在江湖上传闻怪谈。
梁清子三人没有理会江湖上的这些事情,只一味游山玩水,日子过得好不快哉!
这一天,三个人在客栈中正吃早饭,却意外遇到了一个熟人。“兰雪,你怎么在这里?”
只见钟兰雪一身轻便的装束,只背着一个小包袱,提着一把剑,整个人看上去十分有江湖气息。
“我是来找你们的。”
“找我们?”梁清子笑了笑,将眼神飘向旁边的玄九。
“找我们?还是找我们中的某个人?”
钟兰雪的脸色一红。
“我父亲听说你们没有回玄辩门,而是出去游历,便让我跟上来,出门多听听,多看看,总比整天窝在家里,什么都不知道的强。你们不会不欢迎我吧?”
“当然不会了!”
梁清子上前一把保住了钟兰雪的胳膊。
“钟姐姐一起同行,正好给我作伴儿。他们两个大男人每天不是吵架,就是喝酒,无趣的很!”
钟兰雪将眼神飘向玄九,刚好玄九也在偷偷看着钟兰雪。
钟兰雪的脸色突然就红了。
这个对视蜻蜓点水,却还是被梁清子捕捉到了。
“你们下一站要去哪里?”
“我们准备去青山派看看。”
“青山派?”
玄九解释道:“修习秘籍的时候,青山派的李桐与我们关系不错。听到我们要游历,他第一个向我们发出了邀请。我们想着,左右青山派离这里也不远,三五日便可到,这一路上风景也不错,不知钟姑娘可有兴趣同去?”
钟兰雪撇了撇嘴:“我人都已经在这儿了,还问我有没有兴趣,自然你们去哪,我就去哪了!”
玄九听到这话,心中着实高兴。
温一灼显然也捕捉到了玄九和钟兰雪之间的异常。
他心中决定,一定要撮合玄九和钟兰雪!
青山派的李桐早就收到了梁清子的信,说几日后便到。
因此当梁清子等人到了青山派的时候,李伯雄带着李桐,早就在了青山派的门口亲自迎接了!
李伯雄对梁清子十分敬佩。
原本刚刚发现秘籍的时候,李伯雄非常不愿意将李桐送到玄辩门去。
想拿绝世秘籍是何等宝物?玄辩门怎么可能这么好心,把秘籍教给其他人?
就算招了人去学习,只怕也是一点皮毛。
但他没想到,梁清子居然教的如此用心!
但看这一次,李桐回来之后,心法和功力的提升,便知这秘籍所言非虚!
更何况现在又经历了武林大会,这梁清子实在是举世无双的一个妙人!
李桐跟梁清子已经很熟悉了,见到梁清子,早就把什么身份门派放到了一边,立刻迎了上去!
“清子!温兄!九兄!你们来啦!我等你们好久了!”
李桐看着钟兰雪:“这位姑娘是……”
钟兰雪抱拳:“在下楚门钟兰雪,家父钟明森。”
李桐恍然大悟!
“原来是钟盟主的千金!钟姑娘你好,我是李桐。”
李伯雄在后面跟着,却看着李桐沉了脸!
“清掌门如今已经是武林盟主了,还不赶快见礼!怎么如此不懂规矩,我白教你了!”
李桐在自己的父亲面前不敢造次,只能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
“青山派李桐,见过清盟主。”
梁清子却毫不在意。
“我跟李桐乃是朋友,朋友之间没有这么多的虚礼。我们还像以前一样,不必如此拘礼。”
掌门看到梁清子就算当了武林盟主,身上也没有一丝骄矜之气,不由地对梁清子又高看了一眼。
李伯雄引着梁清子等人到了正厅。
“客房已经给各位安排好了,清掌门想在这里住多久都没关系。我青山派虽然比不得玄辩门人杰地灵,但也有小巧之处,闲了的时候让桐儿带着你们出去转一转。”
梁清子点头微笑,一一受了。
“对了,我现在就有一件奇事,要说与诸位听一听。”
梁清子一听便来了兴致。
李桐说道:“其实是我们青山派遇到了一个难题。远郊有一座山。这山上几十年来都安然无恙,但最近却流传着,山上出了一个怪兽。传说那怪兽十分凶猛,白天躲在山洞不出来,它十分警觉,还会喷火!晚上一旦有人靠近,它就会发出青色的光,来吓退人们。”
会喷火的怪兽?
梁清子瞬间想到了葫芦娃和哪吒!
“有没有人见到过那个怪兽长什么样子?”
李桐摇了摇头。
“都是谣传。天色太暗了,人们举着火把,没等到跟前,就能看到一阵火光,心中一怕便逃跑了,哪还来得及看怪兽长什么样子呢?”
“那白天呢?白天你们没有去山洞那里看看吗?”
“去过,但白天不管怎么找,都见不到那个怪兽。还有,山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很大的山洞,里面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
李桐越是这样说,梁清子的好奇心就越重。
她仔细搜寻了一下原书的信息,并没有提到青山派。
但的确有一个武器库。
原书中,苏瑾和宋司司之所以发现这个武器库,也是因为某处山上传有怪兽。
两个人被人陷害,扔到了山上,想要怪兽吃了他们。却不想他们在脱险的过程中,偶然发现了这个武器库。
但书中却没有写到底是哪一座山。
梁清子眼睛一亮,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若这个山洞真的是原书中的武器库的话,趁着现在苏瑾还没有发现,显然温一灼把它开发出来,对以后大有用处!
“咱们现在就去!”
李桐笑道:“清子你也太心急了,我父亲还备了接风宴,反正那怪兽也跑不了,你们几个今天先好好休息,明天我再带你们去。”
玄九也劝道:“没错,咱们也需要充足的时间做做准备。如果真是怪兽的话,我们也好做一下防备,免得贸然前去,误伤了性命。”
梁清子只得作罢。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梁清子便催着李桐,带着他们来到了山上。
果然,白天山上十分安静,五个人在山上搜了半天,什么都没有发现。
除了一个黑漆漆的洞。
“你们从来都没有进去过吗?”
李桐说道:“进去过,但是里面什么都没有,连壁画都没有。”
“说不定有机关或者密室。这么大的山洞什么都没有,这太奇怪了。”
梁清子看着这山洞,却想到了玄岩洞。
五个人每人拿着一个火把,沿着石壁仔细观察,却没有发现像玄岩洞那样的机关。
“真是奇了!这么大的山洞竟然什么都没有?!难不成真的就是怪兽睡觉的地方?”
梁清子摇摇头。
“没这么简单,以前就从来没有人发现过这个山洞吗?”
李桐也觉得奇怪。
“这座山每天都人来人往,但从来没听说过这里有个山洞。自从那怪兽出现,周围的人几乎都不到这山上来了,也不知这山洞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钟兰雪举着火把,蹲在一处角落。
“你们看,这是什么?!”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男友抱着我站着做 “三婶,我婆

下一篇: 适合女生开黄腔的句子“走吧,我们

本文标签: 一出 姿势 主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