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社交温度32章补肉 源君,这是您

社交温度32章补肉 源君,这是您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0:03:09

“源君,这是您要的卷宗和邮箱!”刚刚回到最高检察厅羽仁五郎就递给了他一份文件说到:“这次负责这个案件的检察官资料也在这里!”
“行,我知道了!”源宗神点点头:“警告信发了吗?”
“已经发了,警视厅那边表示会马上启动处罚程序!”羽仁五郎把警视厅的回信放在源宗神的桌子上。
“你下去吧,那个卷宗进快整理好,这次诉讼由你自己负责,我不参与了!”源宗神打开电脑windows10企业版闪烁。
源宗神打开自己的邮箱输入账号,前田多门警部发来的证据和上级下来的搜查令许可都已经下来了。
源宗神把搜查令抄送给前田多门,打开word开始一一核对证据链的完整性,时间过得飞快,一个小时后......。
“你确定?”源宗神拿着自己的报告站在了检察总长的面前。
“证据链完整,目前证据完全可以抓捕近藤勇诚,我申请预防性拘留调查给予与供给课长”源宗神把警视厅呈上来的资料递给检察总长:“另外关于村川润一郎一案我做了起诉报告。”
说着源宗神把另外一份报告交给了检察总长:“我认为可以对他先进行偷税六亿日元一事进行公诉,这笔巨额财产虽然是以公司投资名义进入,但最后全部由个人使用应按个人所得税扣除百分之三十五,但根据搜查二科,企业犯罪四系调查显示这位先生从来没有申报税款,并且这十六亿日元是从公司账户转入其法人也就是村川润一郎而其代表空壳公司是上市公司拿出了近乎百分之八十股份售卖,构成挪用公款,我建议以这两个理由进行公诉,再我们修法之后进行二次起诉,这样就可以避开从旧原则。”
“关于财务省贪污的报告我在考虑一下,这个村川润一郎案件我建议你和主要检察官商讨一下,最近你有案件吗?”检察总长沉思了一下问道。
“有一个,但是卷宗我看了一下证据链不齐我已经驳回公诉请求了。”源宗神说道。
“那就是没有了,这样吧你去趟东京地方检察厅找九条玲子一级检察官,她是这件事的主要负责人,你就担任最高检的顾问负责这件事。”检察总长说着用打印机打出一份委任状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好的。”源宗神总觉得检察总长不希望自己参与调查关于腐败一事。
“等会把证据给组长传一份吧。”源宗神看着手中的委任状想到。
(注意:日本检察官等级严苛,考取方式严苛,要求23岁以上,但目前日本担任检察官的平均年龄为29.7岁,并且因为日本刑法和民法给我感觉像做文言文阅读一样所以本书法律条文将从我国刑法选取,部分处罚项目从日本刑法选取,)
源宗神驾车来到位于霞关的东京地方检察厅,说起东京地方检察厅,这个地方他可是比最高检还要出名,这里受理来自东京的大部分案件,棘手案件移交最高检做出司法解释派遣顾问来的地方检配合公诉,久而久之这里被称为犯罪终结之地。
东京地方检察厅下属东京地方特搜部,这里披露洛克西勒公司给田中角荣行贿30亿日元,被日本民众亲切成为公平的捍卫者。
“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您吗?”走到前台,一位穿着制服的接待人员走向源宗神。
“嗯,我要找一下九条玲子。”源宗神拿出了委任状:“根据最高检要求,我担任3479号公诉法律解释顾问!”
“这个!”前台迟疑了一下:“我去通知吉田卫检察长。”
“麻烦了!”源宗神点点头。
几分钟后,一位穿着西服的中年人和一位女性检察官来到会客室。
“源宗神高级检察官,这位就是九条玲子了!”东京地方检察厅吉田卫检察长显得比较随和:“玲子,这位是最高检关于这次案件的法律顾问,你们先聊下案情吧,我还有事!”
德东京地方检察厅吉田卫检察长只在会客室待了不到五分钟就快速离开了这里。
“请多多指教!”九条玲子率先鞠躬。
“请坐!”源宗神站了起来迎接,虽然穿越有快半个月了,但是鞠躬依旧没有适应。
“源君,关于这次案情最高检做出来什么司法解释了吗?”九条玲子问道。
“没有。”源宗神摇摇头:“你应该知道司法解释修订对于本案没有任何作用,要想规定此案必须增添法律条文,最高检和最高法已经在进行了,会在五个月后的内阁会议上提交议案!”
“这样啊!”九条玲子显得比较失落:“我们这边正在着实关于本案其他可利用的犯罪事实,就目前来调查我认为侵害网络安全罪可以利用!”
说着九条玲子把一份报告推给了源宗神。
源宗神翻了翻:“这份报告行不通,起诉虽然容易,但这个网络安全你有没有想过威胁的是那一国的网络安全?”
九条玲子愣了一下,她还真没有想到
“第55届联大于1990年11月15日通过了《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根据条约规定两国均有管辖权一般由当地审理,适用当地法律。双方均有管辖权,如果轻微犯罪比如3年以下的只在案发地审理,如果3年以上的回国后还要再追究,但是已在国外受过刑罚处罚的,可以免除或者减处罚。”源宗神阐述了一下。
“我翻了哪国的相关法律,很遗憾,这种事情在他国没有进行实际根据,但是触犯了他们的国家安全法,如果进行诉讼我们需要和他们对接程序,在他国法院按他国法律进行诉讼!”源宗神从公文包里拿出另一份报告。
“九条玲子检察官,你可以看看这个!”
“嗯?你们最高检的手段很好啊,能查出这么多东西!”九条玲子看了看瞬间知道了源宗神的思路:“我也不是没想过,可惜我权限不够啊!”
“这里面有和谐干预!”源宗神简单明了:“具体是什么我不能跟你说这是特搜部的事情!”
“我同意你当我的检察助理了!”九条玲子说到:“请多多关照!”
“检察助理?”源宗神指了指自己的服装说到:“我可是最高检的四级高级检察官,比你高了两级呢,你就这么让我当你的检查助理?”
“不然呢?”九条玲子点点头:“从最高检来的法律顾问全部都是担任其助理的!”
“靠!”源宗神忍不住骂出一句家乡话,他没想到日本司法界这么坑人,不都说日本护犊子吗,这是把我往坑里推啊。
“这份卷宗和起诉书你先看看熟悉一下!”源宗神把已经写好的报告递给九条玲子:“我需要去特搜部一趟,有事去最高检找我!”
“好的,那我不送了!”九条玲子点点头。
车上
“这都什么事啊?”源宗神一阵抓狂:“最高检法律委员会委员,四级高级检察官竟然有沦落到做一级检察官的检察助理!”
“源检察官,您要的身份资料已经发你邮箱了!”突然短信振动,是羽仁五郎的消息。
“好的!”源宗神回信。
“算了,抓紧时间把材料送过去,调查的事情就交给特搜部其他同僚吧!”源宗神感慨到,他现在只想回家休息。
“这么晚了啊?”源宗神从特搜部出来已经是七点了,这材料递送不是一般麻烦,还被问了话。
源宗神回到家中,源宗神的房子是租的,位于日本东京千代田区,寸土寸金,但日本检察官工薪也让人羡慕,像源宗神这种高级检察官是名副其实的年薪“千万”
源宗神每月应发工资860000日元,每年两次年终奖每次1500000日元。
源宗神打开房门,灯光自动亮起:“不愧是每月租金就要310000日元的公寓,同时源宗神也在深深的担忧自己的申请!”
源宗神穿越来到这里的时候这月租金刚刚支付,源宗神也拿到自己信用卡的密码,但是存折的密码却不知道是什么。
“如果再不发工资我就要吃土了!”源宗神看着自己存折上那接近1000万日元的存款,就是拿不出来啊。
很抱歉这个时间才更新,但是的确是看番看过了,反应时候已经八点了,再加上资料什么的就这个点了,很抱歉。第二天一早源宗神来到了国会大厦第八层,这里是最高检下属特搜部的办公地点。
“村上渡木部长!”源宗神敲了敲门:“这份材料你看一下!”
“嗯!”办公室里坐着的是一位穿着黑色西服戴着秋霜烈日章的中年男人,他就是现任最高检下属特搜部部长村上渡木,一级大检察官。
日本特搜部目前只有最高检下属特搜部,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大阪地方检察厅特搜部,名古屋地方检察厅特搜部在其他地区设置特别刑事部处理笑呲了腐败,这些特别搜查部虽然名义上隶属于检察厅,但在侦查业务上是完全独立的,受日本最高检察厅检察总长直接指挥。
“证据链完整吗?”村上渡木问道。
“关于近藤勇诚本人的证据链已经完整,但是关于给予与供给课课长本人的调查还没有展开。”源宗神说道:“我建议先对近藤永诚本人进行秘密抓捕,再掌握初步证据后再对课长进行预审。”
“最高检那边态度如何?”
“检察总长没有明确表态,但是他好像希望我回避,不再接触此案。”源宗神回忆了一下说道:“貌似这里面的信息很大。”
“的确很大。”村上说道:“美联邦调查局那边对于这次案件也比较重视,这次案件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你要对犯罪嫌疑人的生命安全作出特别保护,过几天美国联邦调查局和美国国家安全局会来一趟,你把这份档案交给他们就好。”
“是。”源宗神两世为人,在官场明争暗斗快45年了也明白这里面深、
突然电话铃声响起。
“抱歉,我接个电话。”源宗神原本不想接的在日本,谈话过程中接电话并不礼貌,源宗神原本不想接的,但是看见备注名是九条玲子还是觉定接听一下为好。
“源宗神,村川润一郎出车祸了,快来,日本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刚刚说完这句话电话就挂断了。
源宗神和村上渡木相视一眼:“果然出事了,我跟你去一趟吧。”
“不好吧,您没有其他事情吗?”源宗神问道,就算是前世他的职位也比面前特搜部部长村上渡木低一级。
“关于这次案件也有利于我正在调查的事件,就当走一走了。”说着村上渡木已经穿上的大衣。
“玲子,现在是什么情况?”在车上源宗神再次拨通了九条玲子的电话。
“根据警视厅意思这是一场蓄意谋杀,最近东京凶杀案较多警视厅加大了巡逻力度,这次押解没有护送车队。”九条玲子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随行警员牺牲两名,重伤三名,村川润一郎处在病危状态。”
“沿线监控没有发现什么吗?”一旁村上渡木突然问道。
“您是哪位”九条玲子敏锐的发现这不是源宗神的声音。
“我是日本最高检察厅特别搜查部部长村上渡木,九条玲子检察官,请回答我的问题。”村上渡木说到。
“村上一级大检察官!”九条玲子声音突然郑重起来:“袭击车辆根据监控显示是一辆白色二代路虎揽胜,套牌车,我们正在联系海关进行查询,嫌疑人极其狡猾,暴力撞击押运车后继续撞击,在连续三次撞击之后离去,马上进入监控盲区,我们正在和警视厅沟通进行调查!”
“是偷渡车!”
“村上检察官您说什么?”九条玲子问道。
“是偷渡车,嫌疑人的反侦查能力很强,应该是黑道上的侦查时候注意自己身份,对车辆搜寻注意那些水边和路边卖车的地方!”村上渡木下达了命令。
“是!”九条玲子听到村上渡木的指示马上挂断电话。
“村上部长,您是如何确定是黑道的人而不是杀手?”源宗神不解,他可以推断出是偷渡车因为这种预谋翻案有能力的都会选择偷渡车,没能力的多多少少也会选择转手过多次的老旧二手车。
“源君,你想过为什么犯罪嫌疑人不用狙击枪而用汽车撞击吗?”村上渡木压低了一下帽沿问道。
“难道不是禁枪.......”源宗神刚说到一半反应了过来,这里可以是华夏那严谨的禁枪国家,日本虽然严格控制枪械,但依旧存在合法持枪,黑市中枪械交易更为频繁。
而二代路虎揽胜怎么也需要五百万日元而城市狙击枪再贵也只有一百来万日元,就是一发子弹需要一千日元那绝对比二代路虎揽胜便宜。
“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就是狙击枪再贵那也没有二代路虎揽胜贵,但是培养一名狙击手就贵了,与路虎揽胜之间很明显会选择路虎揽胜!”村上渡木说到:“其实在听到出车祸的时候我已经没有什么谢了,估计再有个几个小时那名黑帮成员也会死,但我们不可能在几个小时内找到他!”
源宗神沉默了,日本没有进行天眼工程,找人不是一般的费劲甚至在日本还存在黑户,你可以想象吗,在一个发达的小国还有黑户:“村上检察长,那我们还去医院吗?”
“去看看吧!”村上渡木点点头。
一路沉默
“源宗神检察官,村上部长!”迎接源宗神与村上渡木的是一位年轻男人,他身上还没有检察官的标志,只是一名检察助理。
“九条玲子呢?”源宗神问道。
“九条检察官她亲自带队抓人去了!”年轻男人说到。
“负责这件事的长官是谁?”村上渡木看向那个检察助理。
“是警视厅搜查一课强行犯搜查三系的目暮十三!”检察助理想了一下:“他就在那边!”
源宗神抬头看去果然看见一个穿着棕色西服圆滚滚的和谐正在和另外一群穿着西服的和谐交流。
“目暮警部,有见面了!”源宗神走到目暮警部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位是特搜部的村上渡木部长,介绍一下案情吧!”
“村上部长!”目暮警官听到源宗神说村上渡木来了之后马上敬礼,他已经深刻体验到了特搜部的可怕,上次的警告信余波至今还在,搜查一课科长现在一见到目暮十三就想骂人,没事招惹什么特搜部呢,好好活着不好吗?
村上部长......(前面已经简要叙述,为加快剧情这块就不做必要讲解)
“事情目前就是这样!”目暮警部说到。
“村川润一郎醒来的几率有多大?”村上渡木看着急救室上亮着的牌子问道。
“百分之五!”目暮警官小声的说到。
“目暮警官,我查到线索了!”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让源宗神眉头一皱,一回头,果然是工藤洗衣机。
“源宗神,你怎么在这?”工藤洗衣机,呸,新一看到这个被自己冤枉的人有些尴尬。
“这里面躺着的是我负责案子的嫌疑人,我不来谁来?”源宗神眼角看着工藤新一不屑的说到。
“村上渡木部长,这位是工藤优作的儿子工藤新一,是一位著名的侦探!”目暮警部看见气氛不好马上出来打圆场:“工藤老弟,这位是最高检下属特搜部部长一级大检察官村上渡木!”
“你好!”工藤新一鞠了一躬。
“你好!”村上渡木只是淡淡的出于礼貌回复,他对于这种被誉为警方救世主也没有任何好感,检察院,法院,警视厅,法务省这都是司法系统的,自己怎么骂是自家人,但是外人被捧上这么议会救世主头衔,只要是为和谐工作的基本都不会开心,目暮警部是例外。“你说嫌疑人是黑道上的?”目暮警官震惊的看着工藤新一,旁边的村上渡木眼神越发冰冷,他不记着日本司法考试很简单,怎么可以招收这样的人进来,警视厅是堕落了吗?
“源君,你说建立一个侦查课需要多少预算?”村上渡木突然问道,他突然觉得以前无可厚非的司法独立搜查权突然至关重要。
“看什么类型的,如果是标准的也就一千百万日元,如果高级一些的那怎么也得五千来万!”源宗神想了想前世的财务报表说到。
“五千来万,还可以我考虑一下吧!”村上渡木用很小的声音说到,但是源宗神依旧听见了。
“滴滴滴!”源宗神的电话再次响起。
“玲子,怎么样?”源宗神接起电话问道
“犯人失踪了,车辆已经在河道中找到,我们正在联系海事进行打捞。”九条玲子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移交给警视厅吧,这种事情就不用我们费时费力了!”村上渡木已经知道了结果:“九条检察官,辛苦了,去休息吧!”
“可是这是我名下案件啊!”九条玲子略显不满。
“这个案件和特搜部调查的一案已经并案,如果你不放心我现在派人去办手续!”村上渡木的态度很坚决。
挂断电话,村上渡木看向源宗神:“时间也不早了你也回去好好休息一天吧,明天给你放个假。”
说完村上渡木就急匆匆的走了,源宗神愣了愣等会,村上部长最开始问我啥来着,是不是要组建一个搜查课?
“天啊,我们真要给警视厅那帮废物擦屁股?”源宗神不禁怀疑:“那现在干点啥好呢?”源宗神沉思到,不想回去宅着:“目暮警官!”
“哦,源老弟啊,有什么事情吗?”
“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吗?”源宗神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一个地方于是把目光投向了旁边的目暮十三。
“啊?我听说新开的多罗碧加乐园不错。”目暮警官虽然疑惑源宗神的问题,但还是回答了的。
“谢了!”源宗神点点头拨通了九条玲子的电话:“玲子,晚上有时间吗……”
………
“所以说这算约会?”九条玲子站在源宗神的身边吊着个死鱼眼问道:“我觉得我们需要换一身衣服。”
只见在多罗碧加乐园正门口,源宗神和九条玲子并肩站着,脸上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身上穿着黑色西服,代表检察官的秋霜烈日章依旧佩戴在胸口。
“不算!”源宗神不明白九条玲子为什么会这么想:“这是为了放松心情,我熟悉的人目前就你有空,我助手羽仁五郎他还在忙别的案子!”
“所以为什么要来这?图书馆或者档案馆不好吗?还能多看看案例。”九条玲子感觉这是在浪费时间。
“你颈静脉怒张,中午食欲不振,并且轻微犯困,反应略显迟钝,这是过劳的表现,我不希望我身边是有一个随时需要我做心肺复苏的病人!”源宗神淡漠的说到:“多出来走走吧!”
“你等着,我去买点咖啡!”九条玲子打了一个哈欠,说着就跑向旁边的便利店,源宗神一把抓住了九条玲子的小臂:“咖啡可以使人集中注意力,使得患者紧张,尤其是睡前如果说服用了咖啡的话,使患者的难以入眠,造成失眠,咖啡可能会使血压进一步的升高。因为咖啡里面的含有咖啡因。咖啡因可以使人情绪高涨。这样就可以使得人的血压进一步的升高,这是恶性循环,我不可能让你喝的!”
“好吧!”九条玲子看源宗神态度明确只好放弃。
“话说你几岁了?”九条玲子好奇的看向源宗神:“看你挺年轻的就当上了四级高检,关系户?”
“我今年二十四岁,以这个年龄不被叫关系户都不太可能。”源宗神自嘲到,以他的能力就是不当关系户也完全可以胜任四级高检,但偏偏日本就是一个熬资历的社会。
“职业组的人?”九条玲子想了想:“我也是职业组的,但我今年也二十六了(根据本书形象为2007年出版影视,减去柯南首映1996,原本33岁减到26岁,也算是强行梳理时间线了)”
“因为我的姓氏吧!”源宗神说到:“源氏贵族!”
“果然是关系户呢?”九条玲子笑了。
“多笑笑,对身体有好处!”源宗神说到。
“你这是在关心我吗?”九条玲子突然从白天哪干练的形象变成一个普通二十多岁的女孩。
“你可以这么理解!”源宗神想了想:“我只是不希望我的同事在法庭上因为身体原因反应慢了一拍导致诉讼失败!”
“啊!”又是这熟悉的女高音
“死人了!”果然伴随着女高音除了渣男两个字以外只有这两字了。
“去看看吧!”源宗神突然觉得是不是这具身体原先主人是不是办点什么冤案啊错案啊,要不然最近遇到的怎么都是凶杀案。
“好恐怖,那个人头没了”
“是意外嘛”
源宗神和九条玲子往人群里挤了进去,好不容易挤到前面,看了一眼,他的脸色瞬间惨白,云霄飞车上有个人的头没了,车上大片的红色血迹。
源宗神和九条玲子面色还算正常至少没像周围的人那样直接吐了:“您好,我是最高检的源宗神,能让我们看看吗?”
“好的!”在出示证件之后维护秩序的保安就让源宗神两人进去了,日本检察官拥有独立司法侦查权,在检察官认为有必要情况下可以亲自带队做调查。
“太好了,你们总算来了。”正在做现场调查的工藤新一以为是警方来了所以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目暮警部,怎么是你?”
工藤新一发现身后站着的人是源宗神吓了一跳。
“我休假,来这逛逛没想到又能碰见你!”源宗神这时候已经给自己克死人找到了理由,不是我克死的,是面前这位侦探克死的。
“我行使一下独立搜查权吧。”源宗神把秋霜烈日章勋章别在西服上:“工藤先生介绍一下案情吧!”
“岸田先生,也就是受害人死亡的时候,我就在现场。”
“所以,我有把握确定这不是意外,而是一场杀人案件。”工藤新一简述了一下案情。
“我当然知道!”源宗神带上不知道从那拿来的乳胶手套开始查看尸体:“尸体伤口光滑平整,不是人为切割,警视厅那群废物呢,咋还不来?”
“源宗神老弟,你这么说我们不太好吧!”源宗神刚刚骂完,目暮十三带着他的警员像从地下钻出来一样。
“我建议你们去过山车隧道里搜集证据,你们出警不带警犬吗?”九条玲子突然说话了。
“这个,我们马上去查!”目暮十三果断转移话题。
工藤新一稍稍后退一步对源宗神说到:“那两个穿的黑衣男子,看起来很可疑的样子。”
只见在那血迹斑斑的过山车旁,正站着两个浑身写着“可疑”的黑衣男子。
黑礼帽黑西装,黑墨镜黑领带,穿得这么高调,唯恐不写上自己是坏人啊,哪怕是源宗神这种讲证据说话的检察官也想调查一下了
“我们没有搜查令,根据程序我们只能搜寻与被害人有亲密联系的人!”源宗神说到:“这两人先掉过。”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嫩芽(1v1)南安po 有了二女的加

下一篇: 男友抱着我站着做 “三婶,我婆

本文标签: 这是 社交 温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