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乖坐下来 宋司司尴尬地

乖坐下来 宋司司尴尬地

作者: 来源: 2021-10-23 09:56:33

宋司司尴尬地咳了两声,随即说道:“既然师父觉得十一师妹与玄岩洞有缘,这秘籍又是她发现的,那么不妨就将这本秘籍交给十一师妹,许她十日期限,让她将这本秘籍破译出来。若是十日之内她能够将秘籍破译出来,就说明十一师妹真的是师父所说的天选之人。若是连十一都无法破解这个秘籍的话,就说明十一师妹发现这本秘籍也纯属巧合,也就不存在什么天选之人这类玄幻的说法了。如此,师父也可弄个明白,不至于被人糊弄。”
“胡闹!”道法圣师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古往今来,那么多的人想要得到这本秘籍,得到之后又想要破译,没有一个人成功过,十一还是一个女娃娃,她怎么能在十天就将这个秘籍破译出来呢?”
老四轻摇指扇,眼睛透出精光。
“师父此言差矣。既然十一师妹已经给了我们这么多惊喜,师父何不让她试一下?更何况译出来了,这是我们山门所有人的荣耀。译不出来,十一师妹也没有什么损失,师父就全当是给她一个历练的机会吧。”
梁清子看着眼前的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地都是要将她往绝路上逼,心想着宋司司的帮手还真多。前世梁清子败在她的手下也不算冤枉。她本以为秘籍的事情到到这里也就算结束了,毕竟她将秘籍找出来,以后谁爱要谁要,反正都跟她没有关系,她又不想要。却没想到这么多人都一心要把这个烂摊子交给她。
哎!作者啊作者!你到底是有多恨梁清子啊!
道法圣师看了看梁清子,将这段时间发生在她身上各种不可思议的事情来来回回想了一遍,心中摇摆不定,说不定她身上的机缘真的能够将秘籍破解?
道法圣师拿不定主意,便犹豫地问道:“清丫头,你翻看一下这本秘籍,可有什么灵感?”
梁清子将秘籍双手接过,随意翻开几页上面点点横横的,确不像什么文字,因为这压根就不是什么文字,而是摩斯密码!
穿书之前因为觉得好玩儿,她也曾解过几次摩斯密码,但此时又没有摩斯密码对照表,她如何能够解得开呢?
梁清子从来不打没有准备的仗,也不打算接下这个烫手的山芋,于是在道法圣师问她的时候,她便做好了决定。
“对不起,师父,我不知道该怎么破解。”
老四和老五听到梁清子的回答,仿佛早就猜到了她会这样说,于是相视一笑,继续追问道:
“十一师妹莫要这样谦虚,若是连你都无法破译的话,那我们整个门派恐怕就真的没有谁能够破译出来了。师父为了此事忧心四十余年,如今心愿即将达成,难道你就忍心让她留下这样一个这么大的遗憾吗?”
梁清子挑了挑眉,这四师兄和五师兄平时不声不响,关键时候怼人还真是会抓人七寸。
“五师兄说的这样轻松,不如你帮师父破解。”
老五却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这秘籍究竟也不是我发现的,我又我也不是什么命定之人,自然担不起这样的重任。”
道法圣师的目光在几个徒弟之间流连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让梁清子试一试,毕竟到目前为止,梁清子是他唯一的选择,也是他唯一的希望。
“清丫头,为师不强求你,但请你尽量一试,哪怕是先将这秘籍带回,但求理出个头绪。在这期间,你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跟为师说。”
梁清子还想推脱,道法圣师继续说道:“破解秘籍需要绝对安静,为师就将玄岩洞赐给你,以后你就是玄岩洞的主人。”
什么?!众人全都惊掉了下巴!
玄岩洞对他们门派来说是最神圣的存在!道法圣师居然只因为梁清子发现了秘籍,就将玄岩洞完完全全给了她?
光是凭着这一点,梁清子以后在门派内就可以横着走了!绝对没有人再敢小瞧她,更没有人敢欺负她!
“师父!”老六第一个出来反对,“师父三思啊!”
老五也跳出来:“师父,我们身为入室弟子,尚且没有这个荣幸。十一只是个外门弟子,怎能赐给她如此殊荣?如此一来,岂不是助长了其他外门弟子的野心?”
道法圣师捋着花白的胡子,说道:“嗯,老五此言不错。”
老五和老六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然后挑衅地看着梁清子。
有我们在,你休想讨到半点好处!
道法圣师继续说道:“既然如此,清子,你跪下。”
梁清子不知所以,但还是规规矩矩地跪下。
“我宣布,从今天开始,梁清子正式成为我玄辩门第十一名入室弟子!”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道法圣师此话一出,就连老九都愣在了原地!
当年,道法圣师金口玉言,此生只收十名入室弟子。
而今,为了梁清子,道法圣师居然破了自己当初说过的话!
宋司司心中一急:“师父!万万不可!当初您对天下人说过,此生只收十人为入室弟子,如今怎可随意更改?”
谁知道法圣师没有生气,反而欣慰地点了点头!
“嗯,小七说得很对。”
老五、老六和宋司司看道法圣师不仅没有反对,反而赞同,心中有了一种不好预感……
果然!
“清丫头,既然有人说入室弟子不合规矩,为师就许你玄辩门副掌门的位子!玄岩洞便是你的修行之处!此后,玄辩门内,清子的话便是我的话!你们要像尊敬我一样尊敬清掌门!众人谁也不许妄加评论!”
这下子,老四、老五、老六、老八都惊得瞪大的双眼,老大老二和老三虽然也十分震惊,却也明白师父的苦心。破译秘籍的压力太大,师父为此倾心四十余年,如今好不容易遇到一根救命稻草,他必须给梁清子无法拒绝的好处,才能让梁清子安心破译秘籍。
一篇安静声中,老九第一个朝着梁清子深深拜下。
“弟子参加清掌门!”
老大老二和老三见状,也跟着纷纷拜下。
“弟子参见清掌门!”
梁清子被眼前的这一幕彻底打蒙了!
原著没说有这一段啊!
升级这么草率吗?!
阴无人注意的角落里,宋司司十个关节已经被攥得发白,一口银牙几乎要碎!她的双眼像要喷出火一样,瞪得圆圆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梁清子,似乎要将自己心中的怒火全部都释放出来!
凭什么?凭什么?
凭什么她梁清子就这样好命?!
她给自己下药,反而解了自己的阴寒之毒,就连玄岩洞中的野兽都无奈她何!那苗疆的驱虫药粉本是自己所有,为何会奇怪地到了梁清子的手中?她究竟是什么来历?
还有玄岩洞。宋司司想着,自己跟几个师兄弟去往玄岩洞多年,几乎看遍了玄岩洞内所有的地方,就是没有发现这一处机关!而梁清子只是第一次去,就误打误撞的发现了这个机关,这到底是天意还是人为?
这世界上真的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吗?!
她不相信梁清子这样好运!
独占玄岩洞,成为玄辩门的副掌门……这些本应是她宋司司的,是梁清子夺了自己的位置,是她抢了自己去玄岩洞中修炼的机会!是她抢了自己发现秘籍的机会没错!是她占了自己副掌门的位置!
可恶!
不管付出任何代价,这个人都必须消失!
与此同时,拿着传世秘籍回到房间的梁清子也并不高兴。
在她眼里,这并不是让人值得兴奋的传世秘籍,而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因此梁清子只是将秘籍放在桌子上,自己则坐在桌边,一边喝着茶水,一边翘着二郎腿,用手指一击一击地敲着桌子,仔细思考自己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道法圣师当着众人的面只给了她十天的时间,但梁清子内心很清楚,不管她译没译出来,宋司司都有办法置她于死地的,所以她根本不必费这个心思。
似乎感受到了梁清子的情绪,系统问道:“若是换了旁人,得到这份传世秘籍,早就乐得拜佛去了。怎么反倒你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呢?这传世秘籍到底怎么惹到你了?你就一眼都不想看吗?”
“谁说我没看?”梁清子横眉冷对,“我看了,否则我怎么会知道里面都是摩斯密码?”
系统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道法那个老头给你十天的期限,他还真信的过你的能力。不过就凭你自己你自己,译得出来吗?你不会在想十天之后怎么应付交差吧?”
梁清子不屑地说道:“姐需要交差吗?姐压根就没想过要把它译出来!传世秘籍不是我要得到的,译出来之后我也不想去修炼,我可不想做什么普及后世的圣母。反正就十天的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到时候我就说自己无能,让宋司司她们找个借口给我弄死算了!”
系统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我现在终于知道作者为什么要让你进来体验这个系统了!像你这么佛系的宿主我还是头一次见!”
“那你要我怎么办?摩斯密码我虽然认识,但我并没有对照表,反正我也不认识,费那个心干嘛,还不如想想明天吃什么呢!”
系统叹了一口气:“穿书这种事情,换了旁人,几辈子都不一定有这一次经历。你倒好,不趁着这次机会好好体验一把,反而整天想着找死!罢了,算我倒霉,谁让我摊上你这么个宿主呢!”
系统话音刚落,梁清子的手中就多了一份泛黄的纸张。微弱昏暗的烛火下,梁清子定睛一看……
摩斯密码对照表!
“靠,你给我这个东西干什么?”
“还不是为了让你能够保得下这条小命!怎么样?我对你好吧!上哪里去找像我这样好的统子呢?”
“贴你妹的心!老娘不需要这个东西,赶紧拿走!拿走拿走!”
梁清子像是遇到了什么晦气的东西一样,弃之如敝履,顺势将这份模型密码对照表向虚空中一抛,正好飘到了蜡烛烛焰的顶端,整张纸就这样烧起来……
然而刚刚燃起一丝火苗,这火竟然非但没有越烧越旺,反而奇迹般地倒回去了!连一个洞都没有!
“靠!什么情况啊?”
系统贱贱的声音再次响起:“亲爱的清清小宝贝,有没有人曾告诉过你,女孩子随便说‘靠’是一种非常不文明的行为。”
“文明你大爷?!你干嘛把这个东西拿给我?你明明知道我并不想破解出来!”
“清清小宝贝,你就接受命运的安排吧。原本宋司司的女主戏份现在全部分给了你。你怎么就不想想为什么,也许这是天意呀!”
“去他的天意!天意就是玩死我。”
“那你到底解不解嘛~”
“不解不解!你不是无所不能的系统吗?我就不相信我不解这个摩斯密码,你就不知道这个秘籍里到底写了什么!”
系统叹了一口气:“不瞒你说,我还真不知道这个秘籍里到底写了什么。原作者也只是说这份秘籍是由摩斯密码组成的,但当时作者为了凑字数,也是为了挖坑,所以并没有交代这分秘籍里面的内容到底是什么。我是真的很好奇,清清小宝贝,要不你就试一下嘛~”
“老娘没兴趣!”
梁清子说完,便一个翻身躺在了床上,再也不去理会那本秘籍和那一部分对照表。
系统悠悠的声音响起:“友情提示:能用摩斯密码写出秘籍的人,一定也是一个穿书而来的人,古代的人怎么会知道摩斯密码这种东西呢?若是穿书之人写的东西,就不一定是心法秘籍了,说不定,你能看到一些有趣的东西哟~”
系统故意拉长了声音,梁清子的耳朵也竖了起来,静静地等着他说下文。
“比如减肥秘籍啦~如何不运动不节食也能躺瘦20斤啦~如何让皮肤变得又白又美又嫩啦~如何勾搭到品质最上乘的帅哥,让帅哥对自己死心塌地啦……”
梁清子一个鲤鱼打挺,便从床上坐了起来。
“统子你够狠,老娘这就译!”
薄薄的一本秘籍,体量并不大,梁清子只熬了半个通宵,便将整本秘籍都译完了。
让梁清子失望的是,这是一本真正的武功心法秘籍,与什么减肥变美勾搭帅哥完全不搭边。
“骗子!我以后再也不相信你了!”
“哎呀,不要这么消极嘛~你也不算是完全没有收获,至少你现在知道了,这本秘籍并不是谁都能轻易修炼的了的,对吧?”
听着系统的话,梁清子看着眼前已经译出来的秘籍,再次犯了愁。“秘籍都已经译完了,你怎么还愁眉不展的?道法老头给了你十天的时间,现在一天还不到,如果是你明天就将译完的秘籍拿去给他,你猜他会不会直接吓圆寂?”
“别别别!我可是指望着师父长命百岁~否则就凭那几头豺狼虎豹,还不把我生吞活剥了!我虽然一心找死,但也不想死得那么惨烈。”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梁清子看着眼前的两份秘籍,摇了摇头。
“若是我明天交出去,未免太落人口实了。四师兄和五师兄本来就怀疑玄岩洞的事情是我故意而为若是我明天就将这译出的秘籍拿出去,岂不是更加证实了他们的说法?更何况,我并不想让这份秘籍流出去。”
系统有些惊讶:“哟!刚才还说对秘籍没有兴趣,怎么才这么一会儿就变卦了?女人果然都是善变的!”
梁清子却突然严肃道:“若是这份心法这么容易就能够流传出去,前写这个秘籍的前辈又为何要将所说的内容加密?书中的世界门派林立,众人对这秘籍趋之若鹜的,若是流传出去,必会引起轩然大波。我虽想逃离这世界,却也不想让这世界乱在我的手里。所以无论是保我自己,保这世界,还是保你系统的这条小命,我都不会将完整的秘籍交出去。”
系统沉默了半天,敛去笑意,沉声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梁清子起身,在屋内来回踱着步子。夜晚的风从窗缝渗透进来,丝丝凉意让梁清子打了个寒颤。
半晌,梁清子才开口说道:“莫不如将这心法分为三个部分,前两个部分交给师父,至于怎么处置,就随便他们吧。但是这最后一部分,却是一定握在我的手里。一旦流传出去,只怕整个武林都会为止震荡。”
第二天开始,梁清子便开始闭门不出,明面上展现出一副专心致志译秘籍的模样,却暗中请九师兄将每日的饭菜放到她的门前。十日内谢绝访客,不见任何人。外人皆以为梁清子这次是铁了心要名垂千古,所以拼了命也要来译这秘籍。因而梁清子虽然不外出,但房门外每天都围满了好奇看热闹的人。
老四和老五表面上装作浑不在意,暗地里却经常去向三位主持师兄打听梁清子和秘籍的情况,遭到几次拒绝之后,二人又开始去缠着老九。老九不胜其烦,最后索性学起梁清子来彻底闭门,只在每日送饭送菜的时候才绕小道出门。
宋司司和老六虽然并不相信梁清子能够真的将秘籍译出来,但为了以防万一,这段时间没少暗地里的活动。
十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一天,朝一堂两侧分列着十大入室弟子,朝一堂外,三千外门弟子按辈分分别站好,大家都想见证这奇迹的时刻。
也不知道瞪了多久,终于,梁清子一袭青衫,手中捧着一个托盘,从远处稳步走来。托盘上面盖着一个红布,微风袭过,将红布轻轻吹起,有那眼尖的弟子隐隐看到,那托盘上面放着的,是两本秘籍!
译出来了?!
梁清子走过三千弟子,站在最前面,却不上台阶,未入朝一堂。道法圣师虽然开口下令其为玄辩门的副掌门,但是按照规矩,未行掌门礼之前,她还不算是玄辩门的副掌门。她现在还只是玄辩门的十一弟子,是个“不得擅入朝一堂”的外门弟子。
梁清子站定,朝着朝一堂,恭恭敬敬地行下师礼,同时将手中的托盘高高举起:
“师父,徒儿幸不辱命,已将秘籍译出。”
道法圣师本就是强压心中的情绪,虽然他也觉得让这么一个小丫头译绝世秘籍不太靠谱,但不知为何,潜意识里他又总是对梁清子充满了期待。故而当梁清子这句话一出,道法圣师再也顾不上什么山门规矩了。
“清丫头!”道法圣师腾的一下站起身来,从尊座快步走下。老大和老二赶紧跟上,一左一右亦步亦趋地跟着师父。
三人前后脚走出朝一堂,道法圣师亲自将梁清子扶起,不敢置信地盯着那盖着红布的托盘。
“清丫头,你说秘籍已经全部译出来了,可是真的?”
梁清子微微一笑,一把揭开红布,将两份秘籍同时呈上。
道法圣师老泪纵横,连说好几声“好”。一贯清冷严肃的大师兄,接过托盘的手微微发抖,两只眼睛中绽放着狂喜与不可思议。
道法圣师接过那本译出的秘籍翻开,慎重地翻开第一页,第二页,第三页……门内外众人就这样静静地等着。终于,道法圣师将秘籍合上,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大师兄小心翼翼地问道:“师父,这秘籍……”
道法圣师的眼中依然泛着激动和惊喜,他平复了一下心绪,然后用持重的语气混着浑厚的内力说道:
“自明日起,所有外门弟子加设内力修习,所有修习内容,一律不得外传。违者将被逐出师门!”
外门弟子听到如此命令,均是欣喜万分。道法圣师在这个节骨眼上宣布加设修习,谁看不出来,这加设的内容一定就是秘籍的内容!修习传世秘籍,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也许他们这些外门弟子永远都没有机会知道真正的秘籍,但哪怕只是修习过其中的一小部分,江湖上任何一个门派,任何人都不能小觑他们。这对他们来说,乃是莫大的殊荣!
十大入室弟子中,除了三位主事师兄和老九,其他人均是目瞪口呆!梁清子居然真的将秘籍译了出来?!
这怎么可能?
老六愤愤不平地开口道:“师父,你莫不要被梁清子骗了,以她的修为,如何能够译出如此高深的绝世秘籍?一定是十日之期已到,她毫无头绪又不知从何入手,便随便编排了一些内容来欺骗大家!”
道法圣师盯着老六,心中暗暗摇了摇头。起初收下老六,便是因为他的骨骼清奇,是个习武的好料子。当初他年纪尚小,还看不出脾气秉性如何。如今看来,这样的心性,就算他今天容得下他,他日后也很难在江湖上立足。
可惜了……
宋司司正一脸怨毒的盯着梁清子,见道法圣师没有理会六师兄,便收回目光,转而换上一副盈盈笑脸。
梁清子看到宋司司的神情转变,便知道她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了,只听宋司司说道:
“恭喜师父获得传世秘籍!这是光耀门派的大喜事,因此徒儿有个主意,但请师父定夺……”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啊~好棒~嗯 别停h+北凝看着送自

下一篇: 舌头蜜汁贝肉 孙蓉没想到事

本文标签: 尴尬 坐下来 宋司司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