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带肉短篇甜文睡前 迟暮哥,你吃

带肉短篇甜文睡前 迟暮哥,你吃

作者: 来源: 2021-10-23 09:55:37

“迟暮哥,你吃晚饭了吗?”
她再傻也看得出来,封迟暮一定是急忙赶来的,连西服都是昨晚李婶准备给他早上去公司穿的那一套。
他是为了自己才来的庄园吧,不然以他的性格,这些名利场是不屑参与的。
见到小人儿关心自己,封迟暮心里舒坦了不少,唇角嵌笑
“还没,想着和你一起吃。”
林霞听到这话,接到:“你们两个都还没吃呢?正好下人在休息厅准备了些点心,你们两个小年轻要是不介意就过去吃一点,垫垫肚子。”
北凝到是不太饿,但又担心封迟暮忙了一天没吃东西伤胃,伸手拉了拉他那宽大的手掌
“迟暮哥,我们去吃些东西吧。”
还以为是小人儿饿了,封迟暮点了点头:“好。”
小手拉大手,两个人就这样穿过所有人的视线,来到了休息厅。
然而沙发上的两个人可能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酒台后面,一道视线一直追随着他们两个的身影。
高宇轩站在角落里,就这么看着两个人这么从自己眼前走了过去。
诧异,不甘,忍耐,
他没想到北凝竟然和封迟暮认识,看他们之间举止亲密,还有封迟暮看向北凝时那不能再明显的神情,显然是有感情。
其实在北凝刚进来的时候高宇轩就已经看见了她,心里忍不住想上前和她见面,但是理智又将他拉了回来。
做了那么荒唐的事,他还有什么脸面出现在北凝面前呢。
就在刚才,他一直站在远处,看着她和秦婉莹她们不知道再说着什么,想来心里早已经对自己失望透顶了吧。
心里告诉自己一千遍放下她,可是就在刚刚北凝拉着封迟暮的手两个人卿卿我我的那一刻他承认自己嫉妒了。
北凝拿过管家端过来的点心,伸手拿了一快看着形状不错的地道封迟暮嘴前
“迟暮哥张嘴。”
封迟暮也是听话,照着女人的动作张嘴,然后慢慢的嚼着递到嘴里的东西。
嗯,点心有点苦,但心里甜。
北凝睁着大眼睛,一脸期待的看着男人的脸
“好吃嘛好吃嘛?”
“好吃。”
封迟暮笑得开心,到也没觉得昧了良心。
听到好吃北凝尝了一块,小脸立刻皱了起来
“我的天好苦!迟暮哥你骗我。”
见女人幽怨的看着自己,封迟暮笑了起来
“我是说挽挽你喂我东西甜,又没说点心甜。”
“那你试试这个?”
说着,北凝又调了一块最丑的塞到男人的嘴里。
封迟暮这才反应过来,将嘴里的东西咽下去道
“原来挽挽是在拿我试菜。”
见自己的小心思被发现,北凝吐了吐舌头
“嘿嘿,人家这不是不能吃太甜的东西怕胖嘛。”
封迟暮刚想说话,却被一旁走过来的下人打断
“北凝小姐,有位先生让我把这个纸条给你。”
接过纸条,北凝打开,熟悉的字迹映入眼帘:
凝凝,我在喷泉边上等你。
心里一震,北凝没想到高宇轩会来找自己。
什么意思?等她干嘛?
封迟暮大概猜出来纸条是谁给的,因为刚刚自己和小人儿走进来时,不远处的一道目光就一直注视着他们。
只能说目光太过炽热,他不想注意到都难。
心里纠结很久,北凝最后还是决定去找高宇轩,毕竟两个人还有一些事没有交代清楚,就算分手了,总该也是要有个正式的结束。
看向身前男人,北凝道
“迟暮哥,我出去一下一会回来,你在这等我一会。”
男人没有多问,只说了个“好”字。
看着眼前小人儿快步离开的背影,眉宇间隐隐多了些阴霾。
来到喷泉的位置,北凝站在原地四处眺望,突然黑夜里的一只手突然伸了出来,将她整个人圈在怀里
“凝凝。”
感受到熟悉的怀抱,还有那个男人一贯带有的气息,北凝停留片刻后把身后的男人推开。
“高先生,你越举了。”
高宇轩没想到她会这么冷漠的推开自己,脸上满是受伤的神情
“凝凝,你是在怪我么?”
北凝犹豫,然后抬头对上男人的视线
“虽然你和秦婉莹订了婚,但是我还是希望你可以把整件事和我解释清楚。
毕竟我不希望自己认真付出的一段感情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收场”
高宇轩紧抿着薄唇,那双凤眼里仿佛浸满了忧伤。
最终还是没有忍住,讲事情的整个过程告诉了北凝…
男人的声音落下,北凝身上的气焰显然淡了下来,眼神间较之前也没有了那么多的冷漠。
“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高宇轩,过去的两年里很感谢你的照顾,现在我们两个话都说开了,我也没什么放不下得了,最后只能说祝你幸福。”
注视着男人的眼睛,北凝说完最后一句话后转身打算离开。
高宇轩见日思夜想的女人要走,上前一把抱住她
“你别走凝凝,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你,想你想到只能不停的喝酒麻痹自己。
娶秦婉莹不是我情愿的,我真的不想伤害你。”
听到男人的话,北凝的眼里顿时蓄满了泪水,心里疼,但是脑子更是清醒。
两个人这样纠缠下去对彼此都没有好结果
“高宇轩你放开我,你现在已经和别人订婚了,请和我保持距离。”
北凝想要挣脱这个怀抱,但是男人的力气太大,她根本动不了。
“我不放,我怕我放开了就真的永远失去你了。”
此时的高宇轩或许是压抑了太久,或许是酒精刺激的作用下,到真的是不管不顾起来。
就在两个人纠缠时,三米处站着的那个身姿挺拔的男人就站在一旁看着两人。
封迟暮双手插兜,浑身散发出骇人的戾气
“放开她。”
三个字,掷地有声。
此时纠缠不停的两人同时看向前方的男人,被困着的北凝刚想开口,结果被高宇轩抢先道
“我们的事,还不需要封先生操心。”
封迟暮冷笑,修长的手指在衬衫的袖口松动两下,只见刚走两步,就猛的冲上前,然后将男人怀里的女人拽到自己身后,握紧的拳头毫不留情的砸向男人的脸。
男人受到惯性的作用,不受控制的向后退了好几步。
封迟暮并没打算停下来,揪过男人的衣领还想在打一拳。
就在这时,一旁的北凝见状跑上前去,拉住了那只即将发力的手
“迟暮哥你别打他。”
处于愤怒状态的封迟暮没想到,眼前的人儿竟然护着这个男人,
目光看向她,那一瞬间北凝好像从封迟暮的眼神中看到了受伤的神情。
北凝不是有多心疼高宇轩挨打,而是怕处于暴走边缘的封迟暮真的把人打坏。
举在空中的拳头终究是没有挥下去,将手上的男人推到地上,
封迟暮没在说话,拿起一旁的西服转身离开。就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身后的人儿。
北凝看着那离开的背影,心里顿时很不舒服。
看了眼躺在地上嘴角渗出血丝的高宇轩,咬了咬唇,只丢下一句
“你好自为之。”
然后提着礼服朝男人离开的方向追去。
许是男人走的太快,北凝高跟鞋都丢了还是没有追上。
站在漆黑的庄园外,心里有了一丝空落落的感觉。
想起刚才封迟暮的那个眼神,一股愧疚感在心里升起。
她刚刚是不是做错了什么…等到北凝自己一个人回到老宅时,只有大厅的灯还亮着
看向二楼的那个房间,漆黑一片…
迟暮哥难道没有回来吗?
客厅里的李嫂看到站在外面发呆的北凝,拿着披肩走了出来
“小凝小姐你怎么站在外面不进来呢,入秋的晚上是最凉的,快进来。”
北凝被李嫂拉进屋子,看了眼空荡荡的客厅忍不住问
“迟暮哥回来了吗?”
李嫂端了杯温水递到北凝手上
“少爷还没回来呢,刚刚我看你们两个一直没回来,还以为今晚在外面过夜了。
不过小凝小姐怎么一个人回来了呢?少爷没跟你一起么?”
北凝低头,嘴角一丝苦笑
“没一起,应该是公司太忙了吧…”
“还真就没准,我们少爷自从大学毕业之后就整日的在外面忙,一年总共就能回封家那么一两次。
夫人和先生担心他的身体,却也是管不了,我还记得有一次,那还是少爷从小到大第一次和封先生起了争执。”
“当时封先生想要少爷回到商都来打理家里的公司,结果少爷就是不回来,当时封先生很生气,说让他不许在去参加那个国际游泳比赛。
后来少爷一气之下一年都没回过封家,还是夫人装病这才让少爷回了封家一回。”
北凝听着李嫂的话,心里有些疑问
“那李嫂你知道为什么迟暮哥一直待在临城不回商都么?我记得小时候迟暮哥对游泳也没有很感兴趣,为什么长大后突然变了。”
李嫂想了想,道:“具体什么原因我还真就不清楚,但是有一次我打扫大厅时听到夫人和封先生说什么’小封这孩子就是对挽挽的事不死心’什么的,在就不知道了。”
难道是因为她?
北凝的心里顿时生出了一个想法。
既然当初自己会想着在临城找封家一家人,那迟暮哥留在临城不走是不是也是因为他在等自己呢?
那他为什么一直坚持着自己不感兴趣的游泳这项运动呢?
突然,北凝的脑海里闪过一个片段。
她想起来,当初在封家的那几年,自己经常和封迟暮一起看游泳比赛的节目。
当时她还说过以后一定要找像MAJOR一样的男朋友。
而之前迟暮哥说过一直在找她,就在他要放弃的那一天里自己就出现在他的面前了。
当时他们是在Z国的国际游泳比赛的电梯里遇见的,所以可不可以说迟暮哥一直坚持游泳比赛是为了找自己?
种种过往全部串联在一起,北凝整个人好像突然想通了所有的事。
原来,迟暮哥这些年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北凝以为自己想找到封家人的心已经很迫切了,可是封迟暮付出的却是比自己多的太多。
然而就在刚刚,她还为了另一个男人而伤了迟暮哥的心,她多该死呀!
第二天…
李嫂起的很早,在客厅里和倩倩摆弄着盆栽。身后的楼梯传来脚步声,只见北凝从楼上下来。
“小凝小姐早呀?”
倩倩笑着和她打招呼。
北凝仰头压了压落枕的脖子,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
“你们早。”
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喝了一口,北凝耷拉着头坐到沙发上。
李嫂一抬头,正对上那两个大黑眼圈,吓了一跳
“小凝小姐你这是一晚没睡?”
只见北凝无精打采的趴在沙发上,怀里抱着抱枕
“嗯。”
“小凝小姐为什么昨晚没睡呀?”倩倩好奇的问。
睁开眼睛,一双幽怨的眼神对上女孩
“我在惩罚自己。”
昨晚她先是在客厅等着封迟暮回来,后来又回房间等。
结果却没想到男人是一夜未归,整的她也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看来昨晚迟暮哥是真的生自己气了,发消息也不回,打电话也不接。
躺在沙发上看着摆弄盆栽的一大一小,北凝简直忧伤的不得了
“啊啊啊!烦死啦烦死啦!”
手脚在空中乱踢阵,吓得一边的俩个人差点把花骨朵碰掉。
躺在沙发上发愁,北凝实在想不出好的方法,只好拿起手机给自己的姐妹后援团发消息。
一言难尽:姐妹们,我被迟暮哥抛弃了…
老鼠爱大米:发生了什么?
本人有点美:不是吧?难道你背着封大哥找男人了?
一言难尽:天哪,岑岑你怎么猜的这么准?但是,也不算是背着找吧…
老鼠爱大米:哎呀凝凝你就别绕弯子了,赶紧说怎么回事!
然后北凝就在群里把昨晚发生的事仔仔细细一字不落的告诉了凌岑和米之儿。
本人有点美:不是吧,凝凝你竟然在封大哥面前维护高宇轩那个渣男?你脑子瓦特啦!
老鼠爱大米:是呀凝凝,封先生也是因为在乎你才动的手,你怎么也不能把袒护高宇轩的话说的这么直接吧!
一言难尽:我当时真的是情急之下脱口而出,而且我也不全是为了高宇轩,我是怕迟暮哥太激动在出了人命。
本人有点美:这个事情现在有点复杂,封大哥昨晚到现在一直没回家?
一言难尽:嗯,手机还关机。
老鼠爱大米:这个时候了,我觉得凝凝你应该主动点,要不你去公司找他?
本人有点美:赞同!撒撒娇认个错或许就原谅你了。
放下手机,从沙发坐了起来。北凝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两圈
“说走就走!”
一旁的倩倩见她风风火火上楼的样子,喊
“小凝小姐,你不吃早饭啦?”
只见楼上喊:“不吃啦,我要出去一趟!”
洗了脸,化好妆,跑到衣帽间找了件休闲舒适的衣服,在身上比划比划。
摇了摇头
“不行,显得不够楚楚可怜。”
丢到一边,又开始翻箱倒柜的找衣服。
终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找了一件泡泡袖白上衣一条紧身牛仔裤搭配一双高跟鞋!至于为什么是高跟鞋嘛~嘿嘿…
从车库里开了一辆车,虽然北凝的车技不是很好,但是偶尔还是可以开一开的。
没办法,谁让封迟暮的车都不上锁,钥匙就在车里放着。
这车开的还挺顺手,一路上到没出什么意外。
把车停到北封集团公司楼下,北凝带上口罩和帽子就走了进去。
不出意外,她被保安拦在一楼。
“保安大哥,我真的是去上面找人的,而且我和这里的老板很熟很熟!拜托你通融一下嘛!”
保安大哥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北凝
“真的不是我不通融,这位小姐,我们公司每天都有很多像你这样的女孩子来找我们总裁,说是认识他。如果我贸然放你进去,可能我就要丢饭碗了。”
北凝抓头,这怎么自己当初演的偶像电视剧照进现实了呢?
不过自己现在该怎么办?
也不能自爆身份呀,这旁边的工作人员都看着她呢,现在自爆身份岂不是等着明天上热搜?
一旁的保安看着北凝着急的样子,感觉或许是真的有事,提醒道
“如果小姐你在公司有认识的人也可以给他们打个电话,让他们下来接你。”
北凝一想,自己能认识谁呢…
突然,想到了宋元!
记得之前宋元给自己打过电话在机场,赶紧拿出手机翻着通话记录。
好不容易找到了,鼓足勇气拨通号码。
总裁办公室里,宋元还在向着电脑前的封迟暮汇报工作,手机在这时突然响了起来,
只见身前的男人本就阴郁的脸上更是皱起了毛。
刚想拿起手机挂掉,结果看到上面四个大字:
北凝小姐
看看手机,在看看身前的男人,接还是不接?
短暂的惹总裁不开心可能只是临时之计,但长久的惹到北凝小姐一定不是长远之计。
编了个合作商打来电话的幌子,宋元在封迟暮点头后拿着手机快步走出办公室。
刚接起电话还没说话呢,手机那边的的女人就说道
“宋元你先别说话!听我说,我现在在你们公司楼下,保安说要有人来接我才能上去。
迟暮哥在你身边没?你千万别让他知道我来了,我在这等你,一会你有时间了记得下来接我。”
宋元刚想开口,电话就被挂了。
扶了扶鼻梁上的镜框,宋元拿着工作牌就走了出去。
坐在大厅沙发上的北凝百无聊赖的玩起了手指甲。
真是的,她堂堂北凝有一天竟然能被人给拒之门外。从电梯出来的宋元一路小跑来到大厅,看到包裹的严实,坐在一边发呆的北凝,朝她招了招手
“北!”凝字差点脱口而出,幸好他反应快及时止住
“北小姐!”
北凝听到有人喊自己,一抬头,便看到了宋元朝自己挥手。
开心的立刻站了起来拿着一旁的东西小跑过去:“宋特助!”
“总裁在楼上呢,我带你上去。”
说着,宋元拿出工作卡在门禁入口刷了下,把北凝带了进来。
一旁的保安看到是宋特助来亲自接的女人,心里顿时有些后怕。
还好自己刚刚没对她做什么,连总裁特助都这么客气的人,一定是个大人物。
两人来到总裁专属电梯,北凝摘下了口罩和帽子,小脸捂的都红了。
“北凝小姐,你怎么突然来了。”
北凝沮丧
“昨晚惹到你家总裁了,这不跑来负荆请罪嘛。”
说着还给宋元看了看手里用布包裹着的洗衣板。
这可是她走的时候看到外面李嫂拿着用来临时垫花园里的那些盆栽用的。
看着那洗衣板,宋元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北凝小姐你这负荆请罪的荆条可是有点硬”
身后敲了敲木板,还真是有点硬…
不过反正是用来摆设的,她才不信封迟暮真的会舍得打她呢。
“对了,迟暮哥现在还在生气吗?你刚刚出来的时候他心情怎么样?”
宋元想着总裁刚才那臭的发黑的脸,摇了摇头
“应该是不太好。”
唉…北凝原本的气势在听到“不太好”三个字后顿时消失一半。
“那你知道他昨晚是住在哪么?”
宋元想了想
“昨晚冲裁从庄园出来后心情很不好,让我开车把他送回了他之前一直居住的天湾园公寓。”
“好吧,”
北凝的希望破灭,她原本还抱有一丝希望,昨晚封迟暮没回来是因为忙工作,这样看来是真的生她的气了。
“所以北凝小姐,昨晚是你和总裁发生了矛盾?”
北凝点头:“唉,我是罪人。”
到了总裁办公区域,宋元带着北凝走到了封迟暮的办公室外,
“北凝小姐我只能帮你到这了,剩下的你加油吧!”
感激的朝宋元点了点头,北凝深吸口气,伸手在门上敲了几下。
只见里面的人说了声“进”后,北凝紧了紧怀里的搓衣板,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走进了办公室。
门外的秘书还有其他总裁办的工作人员在看到女人进到总裁办公室后,赶紧把宋元拉了过来八卦道
“宋特助,刚刚那个是不是明星北凝?”
“是呀是呀,咱们总裁和北凝是什么情况?”
“难道前几天总裁开会时接电话的女人就是北凝。”
宋元看着八卦的同事,摇了摇头,一脸神秘的样子
“你们猜”
然后拿着文件离开。
只见同事们没好气道:“宋特助你也太过分了,什么都知道还不告诉我们!”
办公室里,封迟暮低头看着文件,门外的人敲门进来他也没抬头,还以为是宋元打完电话回来了,低着头说
“倒杯咖啡进来。”
门口的北凝一愣,嗯?
迟暮哥知道自己要来,难道宋特助和他说了?
听到男人说要喝咖啡,北凝抱着搓衣板就跑了出去。
走到外面,看着周围那些向自己投来目光的男女,她摆了摆手问
“请问能不能给我杯咖啡?”
一旁刚从茶水间走出来的工作人员见她要咖啡,赶紧把自己刚泡好的递给了她
“北凝小姐你请,还有什么需要你喊我们就行,不用亲自动手。”
只见北凝摇了摇头
“不是我啦,是给你们总裁。谢谢你的咖啡,我进去喽”
说着朝男人露出好看的笑颜,然后转身进了办公室。
只留下站在原地久久没有缓过来的男人,不可思议的摸了摸自己砰砰直跳的心脏
“不会吧,北凝跟他说谢谢,还笑了!”
一旁的男同事投来羡慕的眼神
“我说老陈,你这是什么好福气,那可是北凝呀!万千男人的梦中情人!”
只见男人得意的扬了扬头
“不好意思,我女神对我笑了!”
看向办公室的们,想起女人进门前说的那句话
“不是我啦,是给你们总裁。”
等等!她刚刚说了什么?
给总裁喝?!
他们总裁好像不喝加糖的咖啡,可是自己那杯咖啡好像加了凉快糖!
完了,他死了…
办公室,北凝把咖啡放到男人前面的桌子上。
封迟暮依旧没抬头,翻着手里的文件说:“继续。”
继续?继续什么?难道是让自己承认错误?
北凝纠结的缴着手指,该说什么呢?
见前面的人不说话,封迟暮皱了皱眉
“磨蹭什么呢,快点。”
北凝一惊,怎么一夜没见对自己的态度都变得这么差了,看来是真生气了。
思来想去,脑子里快速的组织好了语言,紧张的咽了口唾沫开口道
“我错了。”
女人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原本还在看着文件的男人在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后猛地抬头,
他没想到进来的不是宋元而是北凝…
北凝看到男人的表情,还以为他在生气,继续说:
“我知道昨晚自己做的不对,也反思了一晚上。迟暮哥是为了我好,是我不识好歹,是我自找苦吃。我带了工具,你要是真生气就打我两下吧。”
说着,北凝两眼一闭,把搓衣板递到男人面前。
原本还处在昨晚的气愤中的封迟暮在听到眼前小人儿的一番话后紧缩的眉头渐渐展开,身上的阴郁消失了一半。
看着小人儿手里还抱着用布裹着的搓衣板,男人彻底是没了气焰。
合上手中的文件,封迟暮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搓衣板是用来跪的。”走到女人面前,男人低声说道。
北凝睁开眼睛,在看到身前近在咫尺的男人时,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
结果鞋跟却是卡到了大理石缝里,整个人失重,朝着后面到去。
“啊…”
身前的男人一个倾身,将女人揽到怀里。
目光所及之处,皆是情意之深…
北凝的手扶在封迟暮的胸前,感受到了来自男人身上的温度。
只见那张还挂着惊慌的小脸委屈巴巴的样子看向他
“那要我跪么?”
男人无奈,还用什么搓衣板,只要面对着这张脸他就已经输了。
“不跪了,回家…”
北凝看着封迟暮,乖巧的点了点头,脸上的委屈也是一扫而过
“好,回家。”
就在门外的男人还在拜天拜地求菩萨保佑那杯咖啡别被自己总裁喝了时,只见办公室里的男人拉着女人的手怀里还抱着个搓衣板推门走了出来。
宋元见状赶紧走出办公室跟了上去,到是封迟暮只留下了句
“剩下的工作你来处理。”
然后就带着身后的小女人进了电梯。
“噼里啪啦”
办公室里传来一众男同胞心碎的声音,他们的梦中情人被总裁给拱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乖宝贝把这个放进去 “走吧,我们

下一篇: 啊~好棒~嗯 别停h+北凝看着送自

本文标签: 迟暮 你吃 睡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