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大叔 舌头 好棒+第二天一早天

大叔 舌头 好棒+第二天一早天

作者: 来源: 2021-10-23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宋司司便醒了。
她轻手轻脚地下了床,生怕吵醒了苏瑾。拾起自己的衣裳,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痕,宋司司苦笑了一下,然后趁着没人,快速离开了苏瑾的房间。
自回到京城之后,她便跟苏瑾将中间的那层窗户纸捅破了。
因为她发现苏瑾的脾气越来越暴躁,而她光凭美貌与智慧,已经没办法完全在苏瑾的身边立足了。
苏瑾对梁清子越来越在乎,对她却越来越不满意,要求也越来越高。
而自己只能用一些特殊的手段,才能让苏瑾暂时冷静下来。
开始的时候,她以为可以用自己的身体留住苏瑾的心,。
但渐渐地,她却发现苏瑾,似乎把他的身体当做了解毒的药。
每次和苏瑾发生关系的时候,她在苏瑾的身上感受到的不是爱意,而是满满的发泄!
梁清子!!!
宋司司看着自己身上的伤,恨恨地想着——这都是因为你!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我的痛苦!
几大门派共同镇守襄山派,饶是江湖中再厉害的高手,短期内也不敢再对襄山派动手了。
与此同时,梁清子高调宣布,自己已将两块武令的碎片全部放在了玄辩门。
江湖众人有了上次的经验,这一次仍然不敢轻举妄动。
毕竟谁都不想被各大门派轮番绞杀。
武令虽然重要,但小命更加重要,梁清子等人终于有了短暂的清静。
武令的事情告一段落,她也该继续去寻找能量石了。
但是这一天,当梁清子和温一灼等人正要告辞,离开襄山派的时候,襄山派却发生了一件大事。
本该来送梁清子的张子玉,慌里慌张地说道:
“不好意思清盟主,本来应该多备些厚礼送你们出门的。但如今襄山派有些事情,我们实在顾不上了。”
梁清子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张子玉说道:“北面的一个小村庄突然间发了洪水,听说受灾严重,父亲让我赶紧过去看看。”
玄九说道:“我记得,你们襄山派应该是常年干燥的,北面的那个小村庄不是说经常因为干旱而颗粒无收吗?现在有洪水来应该是好事啊,可以救一部分的庄稼,为什么还说受灾严重呢?”
张子玉说道:“这您就有所不知了,我们这里虽然常年地处干旱,但蓄水量却不大,如今北面的那个小村子,不知何故突然涌出了巨大的洪水!这洪水两年前也曾来过一次,但当时我们治理颇有效果,却不知这一次又是为何。兴许是当年住的那个堤坝已经被冲毁了,但具体情况还需要到那里才知道。”
梁清子说道:“既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那我们就跟你一起去看看,说不定可以帮得上忙。”
张子玉求之不得。
“既然如此,那就先多谢清掌门了,各位请换一身轻便的衣服,跟我走吧!”
当众人来到北面的小山村的时候,却发现这里的情况比他们预想得还要严重。
很多的房屋道路,包括桥梁都已经被冲毁了。放眼望去,目之所及全部都是大水,根本就没有下脚的地方。襄山派来救灾的人全部都在划船,甚至有那水大的地方已经淹到了房顶,很多居村民躲不出去,全都躲在了房顶上。
可是时间一长,木质的房屋根基被泡烂,房顶坍塌,人也就只有淹死的份了。
看到这个场景,梁清子不禁想到了现代的一些洪灾。
在大灾大难面前,人果然是渺小的。
张子玉在治理洪灾方面显然有着独到的经验。他先是找到了村子的负责人:“洪水来的第一时间,有没有成立应急帐篷?”
村长说道:“因为咱们村以前就遭受过这种洪灾,因此应急预案还都保留着,应急帐篷已经成立了,就在最高的那处山上,各位请跟我来。”
村长指着一张简易的地图解释道:“洪水是从村子的北边来的。按理来说我们村子已经是整个襄山派的最北端了,洪水竟然会从北边来,这谁都没有预料到。这次洪水来势汹汹,比两年前的那一次更大更猛,我们很多的桥梁设施和洪水堤坝全部都被冲毁了,这也是这一次受灾比较严重的原因。”
张子玉问道:“现在救灾物资缺多少?人们的衣食住行可以保障得了吗?”
村长无奈地摇了摇头。
“就是物资才困难,原本我们在仓库里堆积了一些应对洪水的物资,但这洪水来得太猛,那些物资都没有来得及抢救出来。如今就算是抢出来的这一些,也全都被洪水泡了,而且洪水过后,我们这里阴雨连绵,那些物资全部湿透了,根本没办法晾干,用不了呀!”
“那粮食呢?粮食怎么样?”
“连物资都被水泡了,粮食越发发霉了!如今这里存放的一些粮,也只够吃三天的,还是一人一天一顿饭的情况下。再下去再这么样下去的话,就会有人饿死了!”
张子玉眉头紧皱。看来这里的情况并不好。
“你放心,我会立刻回禀我父亲,将你们需要的物资运送过来。”
村长面色一喜,随后又说道:“这……张少侠,这有点难办。洪水一下将所有的桥道路全部都冲毁了,这物资就算是能拨得下来,也运不过来呀!”
“这……”
张子玉也头疼,虽然他有心尽快救助这些村民,可也知道村长说的是实话。
“眼下这该怎么办?”
梁清子正色道:“距离这座村子最近的村子在哪里?那里可也有受灾?”
张子玉想了想:“距离这里最近的村子是小李村!那里的地势比这里高一些,虽然有洪水影响,但受灾不算太严重,清掌门的意思是……”
梁清子说道:“将襄山派的物资全部都集中到小李村去,同时组织青壮劳动力,抢修这个村子通向外面的桥梁和路段,只要抢修出来一条主要的路段,马车物资就能运得进来,就可以先行保障一批村民的生命安全。在小李村和这座村子之间架设一根滑道,那座村子的地势高,我们刚好可以利用高低优势,将物资从小李村投射下来!”
“投射?”张子玉头一次听到这个词,觉得十分新鲜。
“清掌门的这个主意甚好,既保证了时效,又可以保障百姓的生命安全。既然如此,事不宜迟,大家赶紧分工去细做吧!”
张子玉立刻给张世兴写了封信,说明了这里的村子需要的所有物资。而玄九和温一灼则负责帮着村长去联系小李村的人,梁清子亲自去协调物资。
正在梁清子等人忙着救灾的时候,江湖其他门派得知了这里的受灾情况。
玄辩门牵头,各大门派纷纷向这个村子捐了一些物资。于是,每过几天,就会有一些新的物资到达这个小山村。
在这里坚守了十天以后,朝廷的救援物资和钦差大臣终于到了!当赈灾大臣到了的时候,梁清子仍然在安抚灾民。
十天过去了,她的双脚不知在洪水中踏过了多少路。她没有一双干净的鞋子,就连双手也在水中被泡得起皱了。
温一灼和玄九曾经多次劝过她不需如此亲力亲为,她一个姑娘家,只需要坐在干净的屋子中,调度协调就可以。
但是梁清子却于心不安,必要亲自过问才行。
而当钦差大臣到了的时候,梁清子只是听了下面的人报了一声,心中并没有什么期待。
那位高坐云端的皇帝,那些食君之禄的笑呲了,对他们来说,灾难只是死亡的数据和骇人听闻的场景。不亲临灾难现场,他们是不会体会到这种生死绝望的。
魏星辰本以为到了这个小村庄,看到的会是饿殍遍野,洪水满地。他甚至踌躇满志,准备了一系列抢险措施,到这里要放开手脚大干一番!
但是下面的人却告诉他,这里现在的情况已经被控制住了,就连物资也不缺乏。
魏星辰十分惊讶,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地方在受灾过后,没有干等着朝廷的赈灾和救援人员,而是自救,并且还让这场灾难得到了控制。
“你们这里,谁主管的救灾事宜?”
下面的村民们告诉他是襄山派,还有清盟主。
这段时间,因为梁清子亲力亲为,在这群灾民心中,这个武林盟主的名头,甚至比皇帝更加亲切。
“清盟主?”
魏星辰对此也有所耳闻,听说那不过是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小丫头。
刚刚得知这个武林盟主的时候,魏星辰也只是不屑地笑了笑。
江湖上的事情,怎么能跟朝堂之事相比?
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丫头都能够成为武林盟主,且不提她的武功怎么样,光是这个年纪就无法服人!
江湖上的人,总是自称朝廷的人太过条条框框,不过无拘无束。但他们所谓的自由,就是信服一个十多岁的小姑娘,简直是笑话
但是,如今看到这个十多岁的小姑娘,带着受灾的人过得如此有条不紊,还让他们的基本生活得到了保障,不由得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小姑娘产生了一丝好奇。
这时,张子玉早就迎了出来。
“魏大人。”张子玉对着魏大人的态度恭敬而疏离:“我们这段时间都忙着救灾,没有注意到大人您来的时间,有失远迎,还请见谅。”
魏大人当然知道张子玉这只是推脱之词。朝廷派钦差大臣赈灾的消息,十天前就已经传到襄山派了。张世兴不可能不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若是真的有心,又怎么会不知道他到的具体时间呢?
但是魏大人却没有打算跟他们纠结这个事情。
“这段时间张少侠辛苦了,下面的事情就交给本官来做吧!你们也该歇歇了!”
张子玉却摇了摇头。
“”父亲常告诫我们做事要有始有终,更何况这村子里的灾民,虽是朝廷的百姓,但也是我襄山的手足,我们有责任保护他们的安全。既然这赈灾的事情我们已经做了前一半,后一半就不能半途而废。魏大人,您说是吧?
张子玉这话说得十分客气,就差点没指这魏大人的鼻子说,我们把该做的东西都做了,你们现在又来抢什么功劳?
这位魏大人虽然对张子玉的态度不甚满意,但也深深记得自己来到襄山派的职责。
出发之前,梁清子的名声便已经传到了京城。
这位民间的武林盟主竟然有如此悲天悯人的心怀,还能够抢在朝廷的前面去赈灾,为自己赚得了百姓的声望这种声望!
这让当朝皇帝既欣慰又忌惮。
此行魏大人的主要目的不是赈灾,而是考察一下,这位在野的武林盟主对朝廷的态度如何。
若是察觉出有一点不恭敬的地方,那就没有必要留着她了。
朝廷不需要一个不听话的武林盟主。
是以魏大人问道:“梁清子何在?为何不来拜见于我?”
张子玉说道:“清盟主每天忙得脚打后脑勺,这时定是在灾区帮着照顾村民呢!魏大人若是不嫌脏,想要体验一下灾情,那就请吧!”
魏大人平时养尊处优,自是干不惯这种劳累的活,因此也只得说道:“如此,还请张少侠为我向清盟主通报一声,只说朝廷来的钦差大臣召见。”
召见?
张子玉对这个词十分不满意。
“不知魏大人‘召见’清盟主有何事啊?”他故意将“召见”两个字咬得很重。
“清盟主白天忙着协调各处、安抚灾民,晚上只能睡两三个时辰。若是这两三个时辰还被大人强迫着汇报灾情的话,我看就大可不必了。有什么事情,大人问我便是。毕竟大人来之前,我们已经将这桩差事办得很漂亮了,您说是吧?”
“张子玉!”
魏大人饶是再好的修养也忍不住了!
“我可是代表朝廷来的钦差大臣,你对我就是这种态度吗?!你们襄山派对待朝廷就是这种态度吗?!”
张子玉对魏大人的威胁毫不在乎。他最看不上的就是这些朝廷的笑呲了们,动不动就上纲上线,好像一句话说不对,下一刻就要灭人满门一样。
“魏大人,我怎么敢看不上你呢?我襄山派也从来都不敢对朝廷不敬。只不过现在,灾难在前,人命关天,魏大人若是来抢险救灾的,那就请亲自上阵,若不是,还请不要给我们添乱。”
说完,张子玉也没有给魏大人留颜面,掀开门帘大步走了。
“猖狂!简直太猖狂了!”
魏大人气得直跳脚!
“你襄山派在此处占山为王这么多年,朝廷什么话都没说!如今看你们受灾,还派人来赈灾,你们对钦差大人就是这种态度吗?!”
然而回答他的只有一片寂静,所有的人都在赶着去救灾,没有人理会他的长篇大论。
魏大人自己在帐篷中待了两个时辰,实在是待不下去了。这才不情地换上了靴子和雨衣,深一脚、浅一脚地赶到了灾区去见梁清子。
当钦差见到梁清子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那个传说中不到二十岁的年轻女子!
她替村民包扎的手法十分娴熟,浑身上下没有一丝装饰,就连穿的也只是普通的粗布衣裳。
她甚至没有穿雨鞋,只是赤着两只脚站在水里,还卷起袖子,露出了胳膊。裸露在外的皮肤已经被水泡的起皱了。
若不是仔细看,完全看不出她还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丫头。
有人提醒她:“清盟主,钦差大人来找您了。”
梁清子回头一看,这位传说中的魏大人才第一次落到了她的眼里。魏大人给梁清子的感觉,和她在影视剧中对那些钦差大人的印象,都不一样。
在梁清子的印象中,那些影视剧中派出来赈灾的笑呲了,要么是中饱私囊,不知民间疾苦,连现场都不愿来的;要么就是扎实肯干、没有背景,但能吃苦的小笑呲了。
可这个人既然来了灾区,又不肯换下自己那一身官服,却不知这一身官服,在这凄惨的灾区中,显得有多么的可笑。
果然,灾民们见到这个钦差大臣,非但没有像救命恩人一样看着他,反而对这个人生出了一丝嫌弃和敌意!
他们最苦、最渴望朝廷帮助的时候已经过去了。现在自己的日子渐渐好过,朝廷才派人来。这钦差大人还不如不来。
魏大人走到梁清子的面前,想着梁清子知道一定知道他就是钦差大人,会主动上来与他打招呼。
谁知这梁清子也只是淡淡地抬头看了一眼,微微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就继续去忙着包扎一个伤员了。
这魏大人落了个没脸,但他在那里等了半天,也不见有谁上来跟他打招呼。等了好一会儿,他自己撑不住了,才去对梁清子说道:
“这位是清盟主吗?”
梁清子戴着面纱,手上的动作没停:“我就是梁清子。”
魏大人说道:“我是朝廷派来的钦差大臣,主管赈灾的,我姓魏。”
梁清子手上的动作依然没停:“魏大人好。”
魏大人对张子玉不满意,对梁清子也不满意。
不过是一群江湖草莽,竟然敢对他这个朝堂上来的钦差大人如此怠慢!
待他回去的时候,一定要好好参他们几笔!
但想着皇上交代的任务还没有完成,魏大人不得不耐下心来说道:
“皇上命我带来了许多物资和赈灾的条陈,不知清盟主何时有空,将灾区的情况与我们交接一下,便可回去休息了。这段时间实在是辛苦清盟主了,女孩子嘛!还是应该养在深闺的,像这种抛头露面的活,以后还是不要再做了。”
梁清子手下的动作依然没停,嘴中却说道:“我自然是个弱女子,能做能为灾民做的,也就只有亲自为他们处理伤口,亲自探查他们的饮食起居、协调各处的物资。钦差大人来了,您是大男人,并非小女子,能做的事情想必比我们更多。既如此,这个重伤的病人,就交给大人了。”
说着,梁清子便当真不再管这个灾民,然后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魏星辰,便转头去给下一个灾民继续包扎了。
魏大人被留在那里,跟灾民面面相觑。
本以为这个灾民能够有点眼色,自己离开。
毕竟他只是一个贱民,怎么可能让他一个尊贵的钦差大臣为自己包扎呢?
谁知这个灾民竟这么没有眼色,只将自己的伤口往魏大人的眼前一戳,等着让他为自己包扎。
魏星辰看着戳到自己眼前的伤口,流脓发黑,还有点发臭,只觉得气血上涌,胃里翻江倒海!
“哕”的一声,居然吐了出来!
周围的灾民看到这钦差大人如此金尊玉贵,连包扎个伤口都不肯。再对比旁边一直对他们和颜悦色、对他们没有半分嫌弃的清盟主,高下立判。
玄九一直在关注着那边的动静,他知道清子向来不爱处理这种事情,也最不爱搭理魏大人这种人,因此赶忙上来说道:
“呦!魏大人,这是怎么了?想来是刚从京城过来,水土不服了。来人!将魏大人扶进府衙!”
立刻上来了几个人将魏大人扶走了,
魏大人深深地看了玄九一眼,心中对他有了一些评定。
这个人,朝廷怕是还用得上。
到了临时府衙,玄九给魏星辰倒了一杯清茶,亲自奉上。
魏大人端起茶杯,像模像样地喝了一口,却一皱眉。
“这是什么茶?比中药还苦!”
玄九说道:“在这样的地方,请魏大人就不要挑剔了,现在还能有一杯干净的茶喝,已经算是享受了。”
魏大人也知道这里是灾区,不能跟自己在京城的环境相比,但心中也少不了埋怨。
“这襄山派是什么意思?他们明明知道我这几天就会到,为什么不把一切用度提前安排好?”
玄九心中对魏星辰这样的人颇有怨念,但张子玉和梁清子已经躲了一边,还是要有个人留在这里,跟魏大人交接事宜。
“并不是大家不重视朝廷,不重视魏大人。只不过……魏大人也看到了,如今这灾区事情繁重,很多事情都需要我们亲力亲为,实在是顾不上啊!若是有怠慢之处,还请魏大人见谅。再者,灾区的事情,还有我们这里的一些个困难,还需要魏大人在皇帝面前替我们说上几句,以免我们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上面都不知道,那我们可真是有苦难言了。这些事情也都白做了,您说是吧?”
玄九这一番话说的魏星辰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他看这玄九比较好说话,认为他是一个软弱但明白事理的人,才对着他一痛乱发脾气,让他们以后不敢再轻慢自己。
谁知道这玄九一番话下来,竟是大吐苦水,如今竟然连他上奏的后路都堵了!
若是自己回到宫里,再向皇上诉说自己在这里受的苦,那便是以权谋私,不顾灾民的死活了。
魏大人忍不住又看了一眼。
玄九这个人看上去很温和,但这心思反转,实在厉害。
玄九看到魏大人的脸上风云变幻,便知这魏大人心中是有成算的。
魏星辰虽然有些京城大人的矫情,但他心里十分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
玄九继续说道:“魏大人也应该知道,这赈灾的事向来都不好做,若是做的多了,会被人掐住错处。若是做的少了,赈灾看不到效果,还会被人弹劾。但我却觉得,这次大人带着银子来赈灾,倒是好事。”
魏星辰听这话中有话,说道:“是吗?何以见得?”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床戏片段小说多肉厉秋风见柳生

下一篇: 乖宝贝把这个放进去 “走吧,我们

本文标签: 第二天 大叔 舌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