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床戏小说片段高潮权少!&rd

床戏小说片段高潮权少!&rd

作者: 来源: 2021-10-23 09:48:44

“权少!”
“你若执意硬闯,我只得向家主汇报了!”
秦强面色阴沉说道。
“随你的便。”
秦问权轻吐了四个字,又向杨旭招呼:“咱们走!”
院子内部空间极大。
属先是半个足球场大小的广场。
然后是一长排古中式建筑。
看样子,有些年头。
“这里是我们秦家老宅。”
“老爷子没患病时,大部分秦家人都住在这里。”
“你现在看到的围墙,是后来才新加的。”
杨旭点头。
他也感觉围墙有些格格不入。
穿过连排中式建筑。
是一个大型四合院。
“这里是前院,晚辈们晨练之地。”
说着,秦问权眼眸中闪过某些回忆。
刚过前院中线。
杨旭的脑海里,突然响起黑寡妇的灵识提醒。
“主人,我觉察到你左右方位,各有一名杀手的气息。”
“和昨晚那四名杀手气息很接近。”
虽说每个人身上的气味都不相同。
但这些杀手练习的武艺相同,而且相互之间长期有接触。
气息难免有些接近。
黑寡妇身为灵兽,极为灵敏,一下子就察觉了。
杨旭心里‘咯噔’一下。
莫非是来刺杀秦老爷子的?
不可能吧?
刺杀一个重度老年痴呆患者,有什么意义?
难不成,是在保护他?
昨晚的暗杀行动和秦家有关?
想到这儿。
杨旭下意识停下了步伐。
“怎么了?”秦问权注意到杨旭的异常。
杨旭郑重问道:“我想知道,这里除了住着秦老爷子,还有什么人?”
秦问权略显疑惑回应:“除了老爷子,和几个终身伺候他的人外,没有其它人了。”
“我觉察到,左右有人潜伏。”
听到此话,秦问权下意识看向左右位置。
随后猛然回神道:“你说的,可能是秦问华安排来保护老爷子的人。”
“老爷子年轻时,得罪过不少人,有些仇人至今还在世。”
不等话落,杨旭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怎么了?你和暗卫有过节?”
秦问权是聪明人,他从杨旭脸上觉察到问题。
“暗卫?”杨旭追问。
“暗卫是家主亲卫,归秦问华掌控,这是家族机密,我知道的不多。”
“昨晚我经历了一场暗杀,身上的气息和这些人非常接近,如果真是你说的暗卫,那么……”
杨旭话没说完,但意思很明显。
“杨先生,你和秦问华有过节?”秦问权急忙问道。
问话的同时。
他心里更多的则是震惊。
暗卫集保护和刺杀为一体,是秦家最高端战力打手。
鲜有任务失败。
这位杨先生,不仅面对暗杀,毫发无损、全身而退。
还能指出暗卫位置,辨认出气息,更有一身高明的医术。
这也太可怕了吧?
杨旭摇头:“我不认识秦问华,也从未见过他。”
秦问权愕然了一下:“对不起,我不知道这种事儿。”
“秦问华也一直把我排斥在权力核心之外。”
“不瞒你说,我怀疑我中的毒,就是秦问华搞的鬼。”
“当初我年轻气盛,多次在公开场合挑战他的权威。”
“但他表现得很大度,从来不与我计较。”
“后来我突然不能运行真气,全家人都以为我身体出了问题。他还帮着寻找名医,帮我看病。”
“当老爷子病犯之后,他渐渐露出了真面目,目前我们也就维持着明面上的兄弟关系。”
“甚至我还怀疑,老爷子的病,也和他有关。”
秦问权急切解释,说的也很明白。
他生怕杨旭突然退场,不给老爷子治病了。
黑寡妇高能提示,秦问权的情绪波动不像说谎。
杨旭点了点头:“走吧!先去看了老爷子再说。”
如果秦老爷子的病,真的和秦问华有关。
对其进行救治,对杨旭来说,有益无害。
至于是否会挑起秦家内斗,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了。
不过有一点,他要搞明白。
昨晚的暗杀,是不是暗卫所为?秦问华受谁所托?
杨旭话落。
秦问权点头,并下意识加快了步伐。
穿过前院。
看到的是一个比篮球场略大的花园。
有假山、流水、小亭,花圃里鲜花盛开,花团锦簇。
花园被一圈围墙所包围,围墙上有五个门洞。
可以肯定,每一个门洞后面,都别有洞天。
秦问权带着杨旭穿过花园,直奔中间方位。
越过门洞。
又是一个古香古色的大四合院。
三个大婶,正在水池边手洗衣服。
一位大叔在打扫院子。
这时。
黑寡妇再次高能提示。
又发现四名杀手潜伏。
如果说,此前只是猜疑。
现在百分百确定了。
看到秦问权,三人急忙放下手上动作,起身打招呼。
“何叔呢?”秦问权问道。
大叔指了指西侧的房间。
秦问权点了下头,上前轻轻推开房门。
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正坐在桌前打瞌睡。
“何叔!”
秦问权轻喊了一声,老人瞬间回神。
站起来道:“权少爷,你怎么突然来了?”
“老爷子呢?”秦问权看向左右问道。
“老爷刚睡着,闹腾了一整天,还是别打扰他了。”何叔回应。
“何叔,我有重要的事情见老爷子。”
何叔愕然。
心说,老爷现在的情况,再重要的事情和他说也没用啊!
秦问权咬了下嘴唇:“何叔,我还可以相信你吗?”
何叔猛然一惊,激动说道:“权少爷,你这是什么话?”
“我何福这辈子,什么时候做过对不起老爷的事?什么时候做过对不起秦家的事?”
“我在秦家呆了一辈子,都快一把黄土的人了,你还这样猜疑!”
秦问权连忙扬起双手:“何叔我错了!你别激动。”
随后他看向杨旭解释:“杨先生,何叔是老爷子身边的老人,跟随老爷子超过四十年。”
“四十三年。”何叔搭话。
秦问权点了下头:“他在老爷子身边呆的时间,比我们这些儿女加起来还多。”
此话的意思是,何叔可以信任。
随后秦问权直接说道:“何叔,我怀疑老爷子的病,是被人做了手脚!”
“什么?”何叔顿时大惊。
“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目前还没有得到证实。”
“但不瞒你说,我的身体不是得病,而是中毒,现在已经解了,这位杨先生解的。”秦问权话落。
何叔下意识把目光投向杨旭。
但大脑仍处于短路状态。
实在是消息太过惊人。
只听秦问权又说:“所以我带他来见老爷子,只为证实心中猜测。”
“你们跟我来!”何叔回过神,向一旁的偏房走去。
越过屏风。
一个枯瘦老人躺在床上。
床榻看似干净,但隐约还能闻到一些尿骚味。
虽然下人们每天都有打扫,而且每天还住不同的房间。
但奈不住现拉现尿。
谁能想到,这位就是曾经威慑永南,影响黑白两道的秦山。
杨旭说道:“不用叫醒,我帮他把个脉即可。”
何叔点头上前,掀开了被子一角。
尿骚味更重了。
很显然,老爷子又尿裤子了,还流到了床上。
杨旭忍着不适,切在老爷子的手腕处。
眼眸中又一次闪过震惊。
秦山体内不是真气,而是极为雄厚的真元。
更让他震惊的是,老爷子不是生病,也不是中毒。
而是中了传说中的失魂蛊。
“杨先生,老爷子怎么样?”秦问权轻声问道。
杨旭微微侧身回应:“老爷子中了失魂蛊。”
“失魂蛊?”何叔瞬间惊呼出声。
秦问权则是满目茫然的样子。
“你老知道这东西?”杨旭接话。
“了解过,但和老爷的症状明显不同;据传身中此蛊者,会失去神智,听从施蛊者的指令行事,类似于传说中的傀儡。”
杨旭点了下头道:“你老说的症状,是精血喂养的本命蛊;而老爷子的症状,仅仅是失魂蛊原虫所伤,非本命蛊所为。”
秦问权下意识点头。
何叔的脸上,却透着几份不信。
“敢问你老,老爷子是不是在每晚九到十一点钟,抓耳挠腮,甚至是狂躁发火?”
何叔点了下头。
“因为九到十一点钟,是失魂蛊最活跃的时间,它越活跃,老爷子就越难受。”
“还有,失魂蛊比较怕水,老爷子应该不喜洗澡吧!”
杨旭说完这两条。
何叔老泪纵横了。
“对,你说的都对!”
“每天晚上这段时间,老爷都很烦躁。”
“老爷以前最爱干净,现在他几乎不碰水,更别提洗澡了,每天都是我在帮他擦身体。”
一个连大小便都无意识的人。
靠擦身体伺候,这真是真爱了。
可以说,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夫妻都难以办到。
“杨先生,请问你能帮老爷子除掉失魂蛊吗?”秦问权出声问道。
杨旭苦笑着摇了摇头:“秦总,你太高看我了!”
“此蛊极为凶狠,如果不能一击毙命,它便会疯狂反噬,老爷子的情况只会更糟糕。”
听到答案
秦问权和何叔皆变得极为失落。
如果不知道真相还好。
知道了真相却无解,更让人难以接受。
“虽然不能根治,但我可以通过针灸刺穴的手段,让失魂蛊原虫暂时休眠。”
“只要失魂蛊不解除休眠,老爷子就可以处于清醒状态。”
听到这话。
秦问权和何叔瞬间变得满脸惊喜起来。
“杨先生,请你现在就为老爷子针灸。”
让老爷子清醒过来,太重要了。
甚至还能解开当年的真相。
就在这时。
房间门被推开了。
是之前给他们打开院门的秦强。
在他的身后,跟着两名黑衣人。
杨旭脑海里立马响起黑寡妇的提示:“主人,有两名杀手在你左后方出现。”
杨旭跟在何叔和秦问权身后,走出偏房。
何叔上前轻声呵斥:“秦强,谁让你带他们进来的?老爷正在休息,出去!”
“权少带了外人进来,家主让我们把人带走。”秦强冷声回应。
“我看谁敢!”何叔双手一伸,拦在三人面前。
“老东西,摆什么臭架子,你以为现在还是当年啊?”
秦强说着,挥手把何福推得向后倒去。
“何叔!”秦问权一声惊后,急忙上前扶住老人。
秦华摆了下手。
两名黑衣人向杨旭走去。
“站住!”
“人是我带来的,秦问华不乐意,让他亲自来和我说。”
“还轮不到你们来管。”
秦问权发飙了。
结果秦强冷冷一笑。
“权少,家主很忙的,没空理会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已经全权交给我处理。”
“我劝你尊重家规,别摆什么架子,免得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听到这话,秦问权的脸都绿了。
摆明把他当成软柿子捏了。
“好啊!奴大欺主!连权少爷都敢不放在眼里,太无法无天了。”何叔缓了一口气吼道。
秦问权更是移步上前,挥手甩给对方一个耳光。
“啪!”
他是怒气出手,用尽了全身力气。
秦强的脑袋猛然一偏,吐出了两颗血牙。
秦问权这才沉声说道:“做狗就该有狗的觉悟!不要因为有人撑腰,就忘了你的身份。”,”
“信不信我现在杀了你,秦问华连一个屁都不会放!”
“滚!”
凌厉!
霸道!
强势!
冰冷的眼神,让秦强一阵头皮发麻。
这一刻,他感觉第一次认识秦问权一般。
秦问权沉寂太久了。
主要是剧毒袭身,使他变得低调、温文舒雅。
实则锋芒毕露,才是他的本性。
秦强捂着肿痛的肥脸,怒视着秦问权。
最终还是败下阵来。
“好,你等着。”
咬牙放了一句狠话。
他带着两个黑衣人,退出门外。
秦问权‘噗通’一声,把门关上,并进行反锁。
秦强狠狠瞪着颤抖的大门。
掏出手机,拔了一个号码出去。
……
省城一处山庄别墅里。
秦问华斜靠在书桌后的老板椅上。
鹰一样的冷眉,蹙成一团,手上拿着一叠资料。
如果杨旭在场。
一定会惊讶的认出来,这是他的详细身份信息。
昨晚十拿九稳的暗杀失败了。
四名暗卫全部毙命。
秦问华已经收到消息,陆长鸣向上面做了汇报。
上面扣下了报告,没有任何表态,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
越是这样,秦问华越感觉心惊肉跳。
这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吗?
秦家是永南省第一大家族没错。
他想把永南省发展成自家后花园也没错。
但还没狂妄到,和国家力量对抗。
看来必须伏蜇一段时间了。
甚至还要承受某些损失打击。
想到这些。
秦问华心里就极为不甘。
下意识看向手上的资料。
这个叫杨旭的小子,到底是什么情况?资料上的杨旭。
显得特别平凡,甚至看不到什么亮点。
可偏偏就这样一个小子,医术极为高明。
坏了他的谋划。
至到现在。
秦问华都还没搞清楚,四名暗卫是怎么死的。
伏川巡安局的官方说词是,当场击毙。
但他得到的确切消息是,当时没有和谐在场。
就连杨旭这个当事人,都没有在场。
可事后连一点凶手线索都没查到,这太诡异了!
尸体上肯定有线索,但目前没办法查证。
秦问华感觉不把这件事弄清楚。
他要寝食难安了。
突然。
台面上的手机响了。
秦问华扫了一眼,皱眉,然后划动接听键。
不耐烦道:“又有什么事?”
“家主,我被权少打了,牙齿都掉了两颗。”秦强回应。
秦问华微愣。
他已经不记得,秦问权有多久没这么凶狠过了。
随后说道:“他人呢?让他接电话。”
“他们把自己反锁在老爷的房间了。”
听到这话。
秦问华心里突然‘咯噔’一下。
一种莫名的不安感突然袭来。
他瞬间起身,交待说道:“守着门口,我现在过来。”
挂完电话。
秦问华用仅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喃喃说道:“老六,你这是发现什么了吗?”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才发现,不感觉太晚了吗?”
“要怪就怪老鬼自己,妄想越过我,把家主位置传给你。”
随后,他眼角闪过一丝戾芒。
变得杀机毕露低语:“老鬼,你疯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寿终正寝了!”
“想必不会有人在意,更不会有人多想什么。”
“至于老六,既然不安份,那就让他陪你去吧!”
……
秦氏老宅。
杨旭先是一针定穴。
使秦山处于假眠状态。
一个失去理智的人,一旦苏醒,想让他配合是不可能的。
然后,杨旭又连续刺下六针。
使其进入深层次的昏迷。
人在假眠状态,大脑仍在保持着运行。
所产生的脑力念头波动,会影响接下来的蛊虫引导。
而深层次的昏迷,类似于假死亡。
蛊虫无主,灵智不高。
当发现寄宿主体近乎丧命,它立马有些不安,不知所措。
杨旭在秦山的头顶位置,输入了一顶点丹田能量。
等了大概二十分钟的样子。
脑海里明悟出,蛊虫已到达。
杨旭急忙按着明悟指示,连续扎了九针。
休眠封印就此完成。
银针全部拔掉,秦山茫然的睁开了双眼。
当看到他眼睛里的那一丝清明。
何叔颤抖着喊道:“老……老爷……”
“你是阿福,怎么老这样了?”
一句话,戳中了何叔的泪点,泣不成声。
“爸!”秦问权紧跟着出声。
“你是小权?”
秦问权急忙点头,眸子里同样满是泪水。
“老了,你们都老了,我怎么不记得了?发生了什么事情?”说着,秦山使劲摇了摇脑袋。
吓得秦问权和何叔一阵惊慌。
生怕他一不小心,把蛊虫摇苏醒了。
杨旭有些哑然失笑:“不用太过担心,失魂蛊没有那么容易苏醒。”
“失魂蛊?你是?”
“我是医生。老爷子你中了失魂蛊,我用针灸之法,暂时帮你休眠了。”杨旭回应。
“是啊!老爷,已经过去八年了!”
“我们都以为你得了老年痴呆,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何叔出声追问。
秦山闭上眼睛,摁着脑门:“我脑子很乱,让我好好捋捋。”
“我们都先退出去,让老爷子先捋一下思路,有什么话等会儿再说。”
八年迷失,一朝苏醒,就像重活一世似的。
难免会出现记忆断层,需要好好回亿。
听了杨旭的交待。
何福最先点了点头:“老爷,你先想着,我先去帮你拿条裤子。”
“裤子?”秦山愕然,下意识翻了一下夏凉被。
差点没被骚臭味熏晕。
感受到下面湿漉漉的,他大惊失色道:“怎么回事儿?我……我……尿床了?”
瞧他那难以置信的样。
何福一抹眼眶,侧过身不敢看他。
心说,岂是尿床这么简单?
秦问权也很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老爷子,你这些年被失魂蛊所害,失去了理智,所以才造成随意大小便。”
“啥?随意大小便?”
秦山像被针扎了一般,从床上弹跳起来。
闻了闻身上的味道,捏着鼻子嚷道:“我要洗澡,现在就洗!阿福去给我准备洗澡水。”
“好的,老爷!”
“等下!”秦问权突然出声阻拦。
随后只听他解释说道:“爸,八年过去了,老大做了家主,我几乎确定你中失魂蛊就是他做的手脚。”
“你现在走出去,他立马就会得到消息。”
秦山两眼一瞪:“怎么?他还敢杀了我不成?”
“这可不好说,连失魂蛊都能下,还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杨旭搭话。
何福也跟着劝道:“是啊,老爷!在没有查明之前,咱们还是小心点好。”
“秦问华已经坐稳了家主之位,你突然复出,秦家会大乱的。”
秦山再次瞪眼:“你们是想让我继续尿裤子拉裤子装傻?”
何福没敢回应。
这种屈辱恐怕没几个人会接受。
秦问权咬了咬嘴唇道:“爸,我们的意思是从长计议;现在我的毒也解了,只要咱们父子联手,一定可以讨回公道。”
“你中毒了?什么时候的事?”秦山诧异。
“我身体一直没出问题,不能使用真气是因为中毒,耽误了我整整十年时间。”秦问权说着,眸子里满是愤恨。
两件事一联系,众人心里瞬间明白了很多。
不用查了,幕后黑手必然是秦问华。
何福叹气感慨:“老爷当年不该多次提及,要把家主之位传给权少爷!”
秦山咬牙点了点头:“畜生!他是如此的丧尽天良!”
“现在猛然想起,当年我已经查到小权的症状,近似于中毒。”
“派他去南疆寻求江湖名医,没等他返回,我脑子就浆糊了。”
说完。
秦山再次吩咐道:“阿福去给我准备洗澡水。”
“小权,你去把一干老人都叫来,我倒要看看,他们还认不认我这个家主。”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巨肉np车站 凌一微笑着摇

下一篇: 辣文肉文 方红霞其实看

本文标签: 片段 床戏 高潮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