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女朋友个子小抱着做 梁清子一夜无

女朋友个子小抱着做 梁清子一夜无

作者: 来源: 2021-10-23

梁清子一夜无眠,天际微微泛白时,她索性不睡了,准备起来收拾一下行装。
去玄岩洞修炼心法,少说也要三五日的功夫。宋司司作为十大入室弟子中唯一的女弟子,自然是所有人都宠着她,有什么好东西都紧着她一个人用。
老大老二和老三一贯严格,主张对所有弟子一视同仁,就算是以往对宋司司都没有过特殊照顾,更别说她了。
老四、老五和老八,事不关己不开口,虽然昨天没有公开挤兑梁清子,但想来对她这个鸠占鹊巢的外门弟子没什么好感。
老六和老十就更不用说了,巴不得她过得不好。
是以梁清子深刻明白,要想过得舒坦,还是得靠自己。
她只求六师兄能给她个痛快,最好没什么痛苦,一刀毙命的那种。
按照原世界出去露营的习惯,梁清子尽可能把自己能想得到的东西都带上了。厚厚的毛毡、点火用的火折子、锋利的小刀、可折叠的棍子……塞到一半儿,才突然间开口问道:
“统子,原书里,梁清子都带了什么东西?”
系统:“原书中梁清子又没有去玄岩洞,我哪知道她背了什么东。”
梁清子一拍脑门儿:“我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那宋司司带了什么东西去?她作为一个女主,戏份那么多,作者一定写了吧?”
系统非常不情愿地说道:“人家可比你聪明多了,压根没带这么多没用的东西。”
梁清子眼睛一眯:“”那她带了什么?
“驱虫药。”
梁清子看了看自己硕大的包袱。
“有没有搞错?老娘我带的这些可都是户外露营必备的用品!怎么会赶不上一个驱虫药有用?再说了,野外蚊虫怪兽那么多,带一包驱虫药,有什么用?”
系统丝毫不掩饰鄙视的声音:“就说你没文化!一看就是没怎么好好看原书。十大入室弟子在玄岩洞,当天晚上会遭受到一伙猛兽的袭击,而这猛兽可不是一般的山野动物,他们是经过苗疆人训练的,最怕那些驱虫药粉。原书中十大入室弟子全仰仗宋司司的这包驱虫药粉,才得以脱险的。”
梁清子努力地听懂系统的话,仿佛从中听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苗疆人训练的猛兽?那宋司司是怎么得到这包药粉的?”
系统沉默片刻:“这你去问作者吧,我也不知道,大概是作者留下的一个bug。”
“靠,你到底靠不靠谱啊?”
梁清子等了许久,都没有等来系统的回答。
很明显,这货又遁了。
梁清子心想:宋司司带的东西,老娘偏不带,如果真的有猛兽袭击,就直接咬死我好了,老娘还省着费事儿了呢。
山门处,九个师兄早已准备妥当,等在那里。
看到梁清子赶到,老九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十一,你怎么带了一个这么大的包袱,都带了什么东西?”
梁清子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这不是第一次去吗?不知道要待多久,也不知道该带些什么东西,所以就什么东西都准备了一点,有备无患嘛。”
老六和老十非常默契地对着梁清子翻了个白眼儿: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老大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梁清子:“既然人到齐了,我们就出发吧。”
两个时辰不到,众人便已到了玄岩洞。
这玄岩洞不是天然形成的洞穴,据传乃是某个前人精心挖掘而成。江湖上也有传言说,玄岩洞内另有玄机,藏着一份绝世心法。得此心法者,可得天下,
但传言传了这么多年,却从来都没有人在这玄岩洞中发现任何玄机,也没有人见过这份绝世心法到底长什么样子。久而久之。人们自然而然也就将它当成了一个神话,没有人再去关注。
日子久了,玄岩洞日子也就萧瑟了下来。后来道法圣师在此立门,将玄岩洞划归了自己的地界,并要求入室弟子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到玄岩洞中修炼心法,一方面磨一磨他们的性子,增长修为;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哪位有缘法的弟子,能够参透这玄岩洞中真正的玄机。
可惜这么多年以来,十大弟子中没有一人在玄岩洞中发现什么异常。
玄岩洞内,老九带着梁清子在一处安顿了下来。
“这里是七师妹以前的住处,你就在她这里歇息吧。”
梁清子还未及说话,老六便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挡在那一处前面。
“她不准待在这里,这里是小七的地方。”
老九微蹙双眉:“老六,你讲点道理好不好?十一也是我们的师妹,这次是师父让十一跟着我们来的,她从来没有来过这里,我们理当照顾她。”
“老九!你到底分不分内外亲疏?小七才是我的亲师妹,你的亲师姐!这个梁清子不过是个外门弟子,你干嘛这么护着她?”
梁清子本来并不在意睡在哪里,但老六越是拦着,她就越要待在这里。
毕竟,作为女主的宋司司所在的地方总是有各种危险。既然有危险,死掉的概率就会大大增加。
更何况,老六今天对自己是带着杀意来的,自己不如再给他添一把火,就算激怒他又何妨?
故而梁清子特意做出一副霸道又无知的模样,叉着腰岔开两条腿,如泼妇骂街一般。
“老娘我今天就要待在宋司司这里!我不光要霸占她的住处,还要动她的东西!师父金口玉言,让我来跟着你们修炼。你能把我怎么样?你敢把我怎么样?”
老六的一张脸被梁清子气成了猪肝色!!!
本来昨天晚上宋司司跟他诉苦,并要求他替自己干掉梁清子的时候,他还在犹豫这么做下手是不是太重了。毕竟是一条人命,如果真的闹大了,师父不会轻饶了自己。
但现在看来,这梁清子果然讨厌无比!她居然妄想霸占司司的一切!继续这样下去,司司在这个师门哪里还有立足的地方?!
不行!坚决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老六的眼中闪过一丝恶毒的光芒。
这一切都没有逃过梁清子的眼睛。
要下手了吗?
送上门来的死,到底要不要?梁清子正打算问问系统,知不知道老六要如何动手,自己好配合一下的时候,大师兄来找到了她。
“这是本门的内门心法。”老大递给了梁清子一个薄薄的册子。
“我们十个人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所以感情难免会好一些,老六对老七更是不同。你不要在意,这些心法我们都是从小就习会的,你将它熟悉一下,明天修炼起来方便一些。”
梁清子将这本薄册子接过:“多谢大师兄。”
老大转身离去,却又去而复返,
“玄岩洞中的玄机是师父多年的心结,他一直都希望有人能够打得开它。这一次你机缘巧合救了小七,师父已认定你是他命定的弟子。所以他才让你跟着我们来玄岩洞修炼,说试试你的缘法。若是能够发现玄岩洞的秘密,师父会破格收你为入室弟子。”
这下子轮到梁清子震惊了。
原书中的女配梁清子,恶毒了一辈子,争了一辈子,抢了一辈子,做了无数的坏事,最后却也只能落得那样悲惨的下场。
而她只不过是误打误撞给宋司司下了一次毒,现在就被委以这么重大的任务,还有可能成为入室弟子?!
梁清子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
什么鬼!莫不是作者在故意搞我吧!
梁清子疑惑地问老大:“大师兄,这玄岩洞中的玄机,就是那个所谓的绝世心法,真的存在吗?”
老大的眼中闪烁着笃定的光芒:“虽然我没见过,但能够让师父如此执着的事物,一定存在!”
梁清子微微点了点头,心下了然。
这绝世心法,谁人都想得到。道法圣师一生追求极致的道,恐怕这已成了他的一个执念。
梁清子粗粗地翻了一下大师兄给的心法册子,上面记载的无非是一些可以清心凝神的传世箴言。用现代话来说,就是鸡汤。
梁清子随手将册子扔到枕头底下。这些鸡汤在原世界听得够多了,如果让她去讲心法,说不定比这册子讲得更好。
大师兄前脚刚走,六师兄紧接着就来了。
“哟!六师兄!稀客呀!十一有失远迎了!”
老六像是没有听出梁清子口中的戏谑之意,心中却有点疑惑。
这个梁清子,以前见到自己,总是恨不得一下子扑到自己身上,摘都摘不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梁清子开始对自己爱答不理了。
梁清子看到老六手中捧着一个茶壶,看到自己也不说话,就直直地站在那里出神,于是自己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喂!傻啦?!”
老六收起心思,没便将一个茶壶递给了梁清子。
梁清子却不伸手去接,只是看着老六:“六师兄这是何意?”
老六言笑晏晏:“玄岩洞中闷热,睡到半夜常会口渴。以前司司在的时候,我常会给她被一壶清茶。今儿便宜你了,若口渴,可救急。”
梁清子挑了挑眉毛。
茶壶?
想要下毒?
不会是我给宋司司下的那个毒吧?
六师兄智商这么低吗?
现在下药都流行实名制了吗?
梁清子明知老六不安好心,但依然十分开心地接下了茶壶。
梁清子:不管你想用什么办法整死我,只要你肯出手,就是好办法。
老六:呵!送壶茶水都能高兴地找不着北!果然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女人!
“多谢六师兄惦记,等我回到师门,一定将六师兄的这份好意跟司司‘好好’分享。”
梁清子故意将“好好”两个字咬得很重。
老六微不可察地抽了抽嘴角,什么都没有说,便转身离去了。
系统幽幽的声音响起:“这个老六一看就是没安好心,他给你的东西,你敢喝吗?”
梁清子打开茶壶,连犹豫都没有,直接倾倒而尽。
“管它是什么,老娘喝了不就知道了!还有什么比待在这里更痛苦的事情吗?”
咕噜~
咕噜咕噜~
咕噜咕噜…噗噗噗~
几分钟之后,梁清子发现,的确有比待在这里更痛苦的事情。
那就是……腹泻!
她万万没想到,这么好的下毒机会,老六给他下的不是毒药,而是……泻安粉!
短短的一会儿工夫,梁清子已经跑了七八趟茅厕,边跑还边腹诽:这个该死的老六,下什么药不好,偏偏下这种缺德的药!
系统道:“他也没想真的弄死你,只是想让你体虚,没力气参加明天的心法修炼。”
但梁清子却隐约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老六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出手,行事不会这么虎头蛇尾。
果然,当她在再回到房间的时候,发现灯不知为何全部都灭了。下一秒,梁清子清楚地听到玄岩洞内有异响。
那是各种猛兽的声音!
不光如此,飞禽、走兽,似乎样样俱全。
原来,老六的目标,是想让梁清子在毫无抵抗之力的情况下,被这帮毒蛇猛兽给生吞了!
将自己设计赴死,又不沾自己的手。
果然好手段!
突然!梁清子想到了原书中宋司司带的那包驱虫粉。
苗疆……猛兽……驱虫粉……
梁清子的脑中仿佛有一根线,想要将这一系列的事情全部串起来。奈何现在情况危急,她又身体虚弱,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了。
早知道就不要逞一时之勇,喝下那一壶泻药了!
极度虚弱之时,梁清子发现自己的手中,莫名多了一个药包,
系统:“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统子就大发慈心,给你一包驱虫粉。”
梁清子手中紧紧地握着那枚驱虫药包,心中的天平指针在用与不用之间转了好几个来回。
若用,下一次她找死回到原世界的机会,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若不用,就得忍痛被这些猛兽吞掉。
梁清子咬了咬牙,下了决心。
为了姐的光明世界,死就死吧!
忍过一时的疼痛,姐又是一条好汉!
梁清子取出随身带的小刀,在自己的小腿上深深地划下一刀,腿上的血汩汩而出,血腥味瞬间飘满了整个玄岩洞。
当九个师兄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梁清子虚弱无力的倒在血泊中的景象。
老九紧张地冲在最前面:“十一!你怎么样?!别怕!我们来……”
老九话没说完,就被围在梁清子周围的猛兽驱了出来,“救你”两个字生生卡在了喉间。
“怎么回事儿?门口早已设了屏障,猛兽是怎么进到玄岩洞的?为什么它们只围着十一?”
老六心虚地低下头,闪了闪眼眸:“我就说这个女人不详吧……玄岩洞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事情……”
“老六!”老大呵斥一声,将在场众人全部扫视一遍。
老三闻着血腥气,心中也很着急:“十一你在做什么?不要命了,居然还将自己的腿划破!赶快止血!不要再用血腥味儿刺激这些猛兽了!”
正当这时,一直藏在岩缝中的秃鹫,一个猛子朝着梁清子的方向扎了下去!
“清子!”
“十一!”
“小心!”
梁清子没有防备,抬头一望,只见一个黑影朝着自己直冲而下……梁清子下意识地用胳膊去挡,却没有遭受到意料之中的疼痛。
啊!啊!!
不远处的地上传来了一阵秃鹫哀鸣的叫声。
她试着睁开眼,只看到刚刚还蓄势待发的秃鹫,虚弱地倒在了地上,而其他围攻自己的猛兽,也全部如中了泻药一般,完全没了刚才的斗志。
猛兽纷纷撤退,像是怕了梁清子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看!那些白色的粉末是什么?”
老大上前去检查那些白色的粉末,沉思良久,方才若有所思地说道:“是驱虫药粉。”
众人四散看去,原来是俯冲下来的秃鹫,一把抓到了梁清子藏在袖子中的驱虫药粉,秃鹫畏惧驱虫粉,慌乱逃走间,将药包抓破,驱虫药粉就这样散落在洞中各处,逼退了前来攻击的各方野兽,间接救了梁清子一命。
梁清子心中有些微微遗憾。本来她已经做好了大无畏牺牲的准备,这秃鹫还真是会助攻,要袭击她偏偏就抓住了驱虫药粉!
老九却没有心思关心什么药粉,他径直跑向虚脱在地的梁清子,慌张地问道:
“十一,你怎么样?伤得重不重?别怕,我这就给你疗伤……”
看着关心则乱的九师兄,梁清子心里总算是有点安慰。
还好,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总算还有一个人在关心着自己。
梁清子扶着九师兄虚弱地站起身来。
“没事儿,我就是贪喝了六师兄送来的清茶,无福消受,所以闹起了肚子。只是没想到,闹肚子的后果会这么严重。”
说完,虚弱的梁清子还颇为戏谑地看了一眼老六。
“清茶?”老大听闻此言,顺着梁清子的目光,正好捕捉到了老六心虚的目光。
老六眼神闪躲,为自己辩解道:“大师兄,你听我说,我真的是好心才给十一送了那壶清茶的。你也知道,玄岩洞每到深夜就会……”
“住口!”
老大没有继续说什么,只是给了老六一个警告的眼神。
“这里没事了,猛兽虽然散去,大家还是要注意防护。老九,你留下为十一疗伤。其他人都回去吧。”
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大早,按照行程的安排,众人早早就来到了指定的修炼地点。
看到已经到了的梁清子,老六和老八都有点惊讶。因为有了昨天晚上大师兄的警告,老六不敢再轻举妄动,只能拿着一双怨毒的眼睛盯着梁清子。
这倒不是因为他昨晚的失手,而是因为梁清子明明最后没什么事,只是受了点伤,居然还敢告他的状!
一个地位低下的外门子弟,不仅顶替了宋司司的位置,还敢告他的状!这是他万万不能容忍的!
大师兄现在已经警告他了,所以他这段时间不能再轻举妄动,无论如何不能再门内留下任何把柄,毕竟谋害同门子弟可是要被逐出师门的!
不过,他虽然不能下手,去可以挑拨不明就里的老八。
果然,没过几句话,老八就开口嘲讽道:
“也不知是个什么东西,昨天受了那么重的伤,今天居然还能来修炼!果然是外门弟子一门心思就是往上爬,连身体素质都比咱们好了不知道多少。”
梁清子却只是淡淡地看了老八一眼,嘴角轻轻上扬,却没有说话。
她才懒得理会老八这只蠢的要命的出头鸟。
老九看到梁清子没有说话,以为她是身体不适,不忍心她受了委屈,便开口说道:
“十一昨天受了很严重的伤,如今伤势未愈,来这里修炼可以更好地疗伤,八师兄你又何必咄咄逼人。”
老八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愤愤地说道:“老九,我真是搞不明白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帮一个外门子弟?”
老九目光微闪:“我只记得师父说的,都是同门子弟,只要拜入我门,就是亲师兄妹。八师兄又何必执着?”
老八说不过老九,心里却暗暗记恨上了他。
玄岩洞修炼说是增强功力,其实就是各人围坐在一起,静静地打坐,修炼心法。梁清子静坐在那里,眼睛半睁半闭地看着众人,也不知这些人到底是在真的修炼心法,还是在假寐休息。反正她对那些本的册子中的鸡汤没有什么兴趣,她也不是为了修炼而来,见无人在意,索性站起身来,在玄岩洞中逛了起来。
梁清子对玄岩洞十分好奇,倒不是因为她对传言中的秘籍有什么兴趣。原书中的玄岩洞被作者描绘地十分神秘玄幻,她还曾对此向往过好一段时间。看如今亲眼看到的,却只有光溜溜的石壁。除此之外,别无特色。
正在闲逛的梁清子,在晨微弱的阳光下,突然发现一块石壁显得比其他的要亮一些。她下意识地用手去触摸那块石壁,突然!好像有什么机关被触发了一样。整个玄岩洞开始剧烈地摇晃起来!
正在修炼的众人被这巨大的变故所惊,纷纷以最快的速度逃出了洞。
“这是怎么回事?”老八惊魂未定,“咱们来了悬崖洞这么多次,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这么诡异的事情!”
老五也跟着附和:“没错,玄岩洞是我门最神圣的地方,我们每次来都很平静,为何这次会突发异响?莫不是……”
老五的话没有说完,但其意很明显地又指向了梁清子。
梁清子在心中叹了口气。
果然啊!炮灰女配不是那么好当的,要随时随地做好承受一切脏水的准备。
虽然梁清子很想找个理由快点死掉,离开这个世界,但毫无理由的指责还是让她十分不爽。
“我说八师兄,你自己没脑子也就算了,请不要把你的愚蠢这么慷慨地展现在我们面前。我不理你,不是怕你,而是懒得理你。懂?”
老八正想反驳,玄岩洞中却传出了一束强烈的白光。
白光过后,玄岩洞中居然出现了一个新的空间!
“看!那是什么?!”
众人诧异地看过去,一个个瞬间都惊讶地愣在了原地……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细写开小车车的甜文 钟明森暴怒!

下一篇: 晚上睡不着 那种网站 唐宁川和母亲

本文标签: 抱着 一夜 个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