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细写开小车车的小说片段这块玉佩,是

细写开小车车的小说片段这块玉佩,是

作者: 来源: 2021-10-23


这块玉佩,是她私下嘱咐人偷偷拿回来的,连苏瑾都不知道!

她将这枚玉佩偷偷放在梁清子的房间中,为的就是在众人面前,伪造梁清子当面一套,背面一套,离间梁清子和迟茂祖,将迟茂祖逼反!

这样紫灵山庄就可以趁势将其消灭,其他的事情自然就都能够解释得通了。

可是,她不是将这块玉佩放在梁清子的房中了吗?

怎么会在她的房间里?

“我……我不知道……这不是我的东西,不知道……”

迟茂祖暴怒!

“宋姑娘!我迟茂祖是个粗人,你是个姑娘,我不敢跟你计较。但是今天这事,我不能再缄口不言了!各位!要为我乐天派作证,当初清掌门说要招安我们乐天派,她便跳出来阻拦。如今看我们乐天派做的好了,她看不惯,一心要灭掉我们乐天派,于是便用这种下三滥的法子,想要除掉我们!各位!我们乐天派这一个多月以来做的事情,大家都看在眼里,就算我们从前做的多有不对,可我们现在蒙清掌门的召唤,已经改邪归正,我乐天派三千多条人命啊!难道在宋姑娘的眼中,就如此一文不值吗?”

迟茂祖本就性格粗犷,如今一番话声泪俱下,说的一向以仁义自公平自居江湖中人,闻之落泪。

“没错,宋姑娘你怎么能如此啊!”

“一向都说你乐善好施,品行善良,但你怎么能能够做这样的事呢?”

“你真是太让我们失望了!”

宋司司站在原地,不知该如何为自己辩解。

梁清子冷眼看着宋司司。

若不是她提前发现了那枚玉佩,现在被众人质问的,恐怕就是她了!

“这玉佩……这玉佩真的不是我的!它明明就是应该在你的房间内的!是你栽赃给我的!”

宋司司用手突然指向梁清子!

梁清子轻声开口:“七丫头,这乐天派本就是我要招安的,灭了他们,岂不是打我自己的脸?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宋司司被梁清子的话堵得说不出话来。

是啊,灭了魔教,最不利的就是梁清子了。

人证物证俱全,一时间,宋司司和苏瑾,成了整个江湖议论的焦点,名声一落千丈。

苏瑾连夜便被庄主召回了紫灵山庄。而宋司司,则被道法圣师关了起来,不得擅自外出,也不许人探视。

在宋司司被带走的时候,玄六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

司司,我一定会救你的!

龙月阁的事情在江湖上掀起了不小的风浪。而乐天派原本不受江湖人的待见,仅此一事,江湖上的人已经完全改变了对乐天派和迟茂祖的印象,反而还对他们多了一丝同情。

现在已经没有人再拿以前的魔教说事了。提到乐天派,大家都说他们乐善好施,铲奸除恶,行侠仗义,而且那掌门迟茂祖更是为人爽朗,有大侠之风!

很快,三个月的江湖试用期便到了。乐天派彻底摆脱了“魔教”的称号,成为了江湖的新晋门派。

一转眼,宋司司已经被关了两个多月了。但道法圣师却丝毫没有将她放出来的意思。

玄六每天急得不行,每天都到道法圣师的门口,跪着求请他网开一面,将宋司司放出来。

但是道法圣师非但没有心软,反而告诉玄六,如果他继续这样来求的话,他就会将宋司司关的时间更长。

玄六一听,便不敢再去跪了,只能想别的办法。

这一天,玄六绕过所有的守卫,偷偷到了宋司司被囚的地方。

两个月的时间,玄六再见到宋司司,却见她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再也不复往日的神采。

“师妹……才两个月不见,怎么憔悴成这样?”

看着这样的宋司司,玄六心中心疼不已,而宋司司此刻也将自己的柔弱发挥到极致。

“六师兄,你来看我了,只有你还记得我……外面的人是不是都已经忘了我了?师父是不是还不肯原谅我?你相信我……那枚玉佩真的不是我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内,一定是别人陷害我的!”

宋司司说得声泪俱下,哭得梨花带雨,每一滴眼泪都滴在了玄六的心上!

他愤恨地对宋司司说:“我知道,一定是梁清子害你的!她一向嫉妒你,如今把你关了起来,她在外面更加春风得意了!你放心,只要有我在一日,便不会让她如此好过!师妹,你再等一等,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宋司司含泪点了点头:“六师兄,我现在只有你了,只有你还肯帮我。六师兄,还是你对我好。”

玄六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都是师兄没用,两个多月了,还没有想到救你的办法。师妹,你可有什么话让我带给师父?他最疼你了,只要你跟他服个软,他一定会尽快放你出去的!”

宋司司心中闪过一丝对玄六的不屑,但没有办法,苏瑾自身难保,能救她出去的,就只有玄六了。

玄六的话,像是给了宋司司一丝希望。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往日的神采,但很快又恢复了落寞和憔悴。

玄六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

是啊,以前的司司曾经是那样的明媚!而现在却瘦如枯骨!

那梁清子,在外面享受着原本该属于司司的一切!

该死!

玄六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愤恨和怨毒!

宋司司说道:“师兄,我没有什么话说。如果你有空的话,就去经房,替我多跪跪经吧!就当是我这段时间不能承欢膝下,侍奉他老人家的愧悔了。其他的我也想不到了,除非你有绝世神功,能够将我救出这里,脱离苦海。或者一掌拍死梁清子……”

宋司司苦笑:“我瞎说的……我知道,我是没有希望出去了……”

看着宋司司眼底的绝望,玄六将这些话认真记在了心里!

练成绝世神功!

杀死梁清子!

“师妹,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你放心,我一定能够救你出去的!你再坚持一段时间!等我!一定要等!我一定能救你出去!”

宋司司眼中带泪,点了点头。心中却闪过一丝不屑。

蠢货!

从这一天开始,玄辩门中便开始出现了一件怪事!玄辩门中人心惶惶,很多弟子经常会突然晕倒,醒来之后便发现自己的功力少了一二成。
道法圣师听到传闻,跟梁清子一起,去查看了莫名晕倒的人。
把过脉发现,这些人除了功力减弱之外,并没有其他的病症。
“清子,你在修行秘籍中,有没有发现过,练绝世秘籍,有能够吸人功力的作用?”
梁清子摇了摇头。
“师父,吸人功力乃是歪门邪教,绝非绝世秘籍中的记载。”
道法圣师点了点头。
难道玄辩门中有人在修邪教武功?
梁清子的脑中突然闪过一个人影!
——玄六!
早在高阶秘籍修炼之初,她便发现玄六的武功路数有点不对,似乎增进得有些太快了。
但没过多久,玄六的武功便恢复了正常。可是如今怪事频频发生,难道这玄六又继续修习那魔教武功了?
可他为什么要修习外面的邪道呢?
“师父,我会跟几位师兄一起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的。”
道法圣师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一定要慎之又慎,在有任何调查结果之前,先不可对外透露任何消息,免得打草惊蛇。”
“是,师父。”
梁清子先找到了玄九,与他说了怀疑玄六修习邪教武功的事情。
玄九也觉得奇怪。
“上一次调查玄六的武功,怀疑他修习的是乐天派的武功。但与玄六接触的那个魔教中人,在那场大战中离奇消失了。我曾问过迟茂祖,他并不知道这件事情。而且吸人功力,并不是乐天派武功,连他都不知道这门武功的存在。”
梁清子眉头紧皱!
“那玄六的邪教武功,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
“玄六在玄辩门中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过出格的举动,唯一不妥的就是与宋司司来往密切。难道他修习魔教武功,是为了救出宋司司?这不太可能吧!”
梁清子想了想:“以玄六的智商,若是宋司司梨花带雨地求他,也不是没可能。”
玄九表情凝重:“真是玄六的话,那这事情便严重的。玄六本就是内门弟子,功力不浅,且不知道他现在的魔教武功已经修习到了什么程度。若真是走火入魔,不知几位师兄能否控制住他。若是控制不住,他逃下山去,那我们玄辩门中有人修习歪门邪道的事情传出去,玄辩门便彻底毁了!”
梁清子眼珠一转:“我倒有一个办法,可以试出六师兄的武功!”
玄九眼睛一亮:“说来听听!”
梁清子的眼睛转了转。
“师父说这事不能外传,所以我觉得,此事对外门弟子也要保密。一来,若是传了出去,只会更加人心惶惶。二来,若是惹到玄六,以他们的功力,恐怕还不够玄六吸的呢!以我看,六师兄现在修的这门武功非常危险,他之所以每个人只吸一二成,便是怕吸的多了,会露出破绽。但他的功力一定没远远不止于此!我们请师父,以内门弟子武功修习为由头,开一个小小的比赛。对内只说,是为了内门之间的功力交流。获胜者可以向师父提一个要求。六师兄得知之后,一定如获至宝!”
“可行!”
第二天,梁清子请示了道法圣师之后,便开始着手实施此事!
为了保密,梁清子只将这件事情告诉了三位主事师兄。
果然,玄六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跃跃欲试,在比试上大显神功!
他先是战胜了玄四、玄十和玄五,然后又战胜了玄一、玄二和玄三。
而对玄九,玄六丝毫没有手下留情!
或许是将对梁清子的恨意到了玄九的身上,他出手招招狠辣,甚至丝毫不加掩饰!
道法圣师端坐在尊位上,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玄六见师父没说什么,以为道法圣师没有看出这不是本门派的武功,心中不禁得意。
将魔教武功和本门派的武功融合起来,他是花费了巨大的心思的。落在别人的眼里,也只会以为他这段时间功力大涨。
不出十招,玄六便战胜了玄九。
玄六感到有些遗憾。他本来想在最后一招,一掌拍在玄九的丹田穴中,将他的功力吸出两成来。如此一来,在外人看来不过是玄九受了伤。所有人都不会察觉,自己的功力被吸走了,看不出什么破绽。
但没想到,玄九竟然赶在他出手之前,自己先摔倒了!堪堪避开了他的最后一击!
废物!
玄六在心中鄙视着玄九的功力,玄九却在暗中庆幸。
虽然点到为止,但他的外伤却十分严重。玄六显然没有手下留情。但比起其他人,他只是皮肉伤,并没有损失什么内力。
现在只剩下玄八一个人了。
玄六的眼中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自己连三位主事师兄都打败了!只要打败玄八,他就可以对师父说,放出司司!
成败在此一举!
玄六兀自这样想着,对成功的渴求越深,下手就越凌厉!
玄八渐渐落了下风。
他自认对玄六的武功是有一定了解的,但现在他的武功路数,却让他觉得陌生。
难道这玄六偷偷修炼了其他门派的武功?
突然想到这一点,玄八异常兴奋!
若是自己将这个事情告诉道法圣师的话,那么师父一定会对他另眼看待!
毕竟其他人都没有看得出来,只有自己看出来了!
而若是自己用玄辩门内的武功,打败了玄六,那岂不是说明玄辩门的武功独步天下?!
这岂不更能获得师父的欢心?!
玄八越想越兴奋,招式也跟着花哨起来!
可是渐渐地额,玄八觉得,玄六的武功有些邪门!
他的每一招,只要挨在自己的身上,就仿佛能从自己的那个穴位上吸走一些功力。
刚开始,玄八以为自己只是受伤,但很快他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走到第七招的时候,他明显感觉自己的内力跟不上招式了!
玄八开始落了下风,内力越来越跟不上。他心中一急,当空一跳,用尽全力,便要去攻击玄六的丹田!
而这一招却早就被玄六看穿,他反手一击,反打在了玄八的要害之处!
玄八双眼猛然一黑,两眼一闭,砰的一声,重重摔在了地上!
“老八!”
师兄弟们赶紧围了上去!
玄三颇通医术,上去摸了摸脉,瞬间大惊失色!
“这……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道法圣师见玄三如此惊惶,便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八怎么了?”
玄三震惊地说道:“回师父,八师弟他……他的内力没了!”
什么?!
众人震惊!
玄六也被惊到了!
这不可能啊!
自己明明只吸了一成的功力!
怎么可能十成功力都没有了呢?玄九首先发难!
“六师兄,你对八师兄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他的功力没有了?”
玄六也正纳闷儿:“不!不可能!怎么可能都没有了呢!我明明只吸了……”
玄六的声音戛然而止。
“只吸了什么?”道法圣师沉声问道。
“徒儿……师父我……”
“别叫我师父!我没有你这个徒弟!”道法圣师脸色一僵。
“玄六,你可知罪?”
玄六一懵:“师父,弟子不知做错了什么……”
“你不知?你私自偷练魔教武功,吸人功力,这是邪教!你竟然把它用在同门师兄弟的身上!你将外门派的武功,以玄辩门中的武功加以修饰,真当我老眼昏花,看不出来了不成?这段时间内玄辩门内怪事频出,很多弟子都反映功力无故被吸,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吗?今天你竟敢当着我的面,将玄八的功力全部吸走?!玄六,你真是做得我玄辩门的好徒弟!”
什么?!
道法圣师的话一出,玄四、玄五和玄十的脸色瞬间一变!
他们立刻运功,发现自己的功力果然被吸走了!
原本以为只是受伤,没想到真相竟然如此不堪!
“太过分了!玄六!亏我平时还把你当好兄弟!”玄十愤愤不平,“你竟然如此对我们!”
玄四皱紧了眉头:“老六,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玄五也对着玄六怒目而视。
玄六“嗵”的一声跪下了!
“师父……师父……我……”
玄六急着向几位师兄跑去求救的目光,却怵然与梁清子对视了!
玄六这才明白,原来众人早就已经知道了!
今天这场内门比试,根本不是什么功力交流,而是针对他的一场试探!
“原来……原来你们早就已经知道了!”玄六失魂落魄,“为什么不直接来问我?反而这么大张旗鼓?我值得你们这么费心思吗?”
玄一叹了口气。
“老六,你真的不知道师父为什么要这样费心思吗?这是清掌门的建议,她这是在给你机会,保全你的名声,保全玄辩门的名声,告诉你回头是岸!”
“回头是岸?”玄六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
“什么回头是岸!司司想回头,你们给她岸了吗?那梁清子明明诬陷司司,可是最终还是司司被关了两个月!你们有人去看过她吗?你们有人知道她现在过得有多凄惨、多憔悴吗?没有!只有我关心她!我想救她出来,我这也是对同门的关心,我有什么错?你们以为那梁清子保全的是什么?她保全的是她自己的名声!她就是个自私自利的小人!你们都被她骗了!”
道法圣师摇了摇头:“你的错,不在你的行为,而在你的心!”
玄六目光悲戚。
“师父,我真的不懂。明明司司才是你的亲弟子,她明明更早地拜在你的门下,那梁清子来之前,你最疼爱的是她。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梁清子一来,你就把所有的宠爱都给了梁清子?难道仅仅是因为她发现了秘籍,译了秘籍吗?可是那秘籍本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为什么您把所有的好事都给了梁清子?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让司司多伤心?!”
道法圣师叹了口气。
“在你们的心里,什么是好事,什么是好处,什么又是宠爱?我教了你们十个人,自认对你们十个人都是平等对待的!至于清丫头,那秘籍本就是她发现的,在她出现之前,我给过你们多少次机会?你们有人发现吗?秘籍发现之后,你们谁能译得出来?有人能教授的了吗?能者居之,这便是我的原则。你说我偏袒清子,那你说说,清子做了什么坏事?我又偏袒了她什么?”
玄六哑口无言。
是了,道法圣师没有偏袒什么,梁清子也没有做什么。
因为在玄六的眼中,梁清子就算什么都不做,道法圣师也依旧信任她。
“师父……师父!你知道吗?前两天我偷偷地去见了司司。你知道她现在成了什么样子吗?她现在瘦的不成人样了!我问她有没有什么话要带给你,有没有什么事能够替她做。你知道司司说什么吗?她说她最遗憾的,便是思过这段时间,不能在您的跟前侍奉着。她要我有空都去替她跪经,替她孝敬您老人家。师父,可是你有给过她这个机会吗?自从梁清子来了,你连我们都很少召见,我们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您的面了。你将所有的事情都交给梁清子去做,你有问过我们的感受吗?”
道法圣师摇了摇头。
“他执念太深,玄一,废了他的武功,即日起,罚玄六于思过崖。不得外出,不得探视!”
玄一长叹一口气,似乎还想再说什么,但张了张嘴,终究没有说出来。
“是,师父。”
玄六就那样静静地跪在那里,看着朝自己一步一步走来的大师兄,苦笑了一下。
“大师兄,我刚来玄辩门的时候,教我心法的人是你,教我基本功的是你,没想到如今,废了我这身武功的,还是你。”
玄一敛去心中的最后一点悲悯。
“你做了不该做的事,修了不该修的功。去忏悔吧,待你心静的那一天,我们师兄弟会陪你一起,再把功力修回来。”
说完,玄一便不再看他的眼睛,猛然一掌,拍在他的头顶!
玄六倒在地上,浑身抽搐,有如灵肉分离一般,周身疼痛,晕了过去!
道法圣师不忍在看这一幕。
“带他下去,好好疗伤。”
“是,师父。”
玄辩门再次恢复了平静。但江湖上却热闹起来。
新一届的武林大会召开在即,这次要推选新的武林盟主。
玄辩门每年都是十名内门弟子一起去看看热闹。但是今年,玄六被废,宋司司被囚,玄八重伤。十大内门弟子,竟然只剩下了七个人。
道法圣师交代下来,今年的武林大会,就由内门七个人,与梁清子一同前去。
绝世秘籍现世,魔教改邪归正。一时间,梁清子成了整个江湖的焦点。
这一次的武林大会上,将会推举出新的武林盟主。
武林盟主是整个江湖的至尊,拥有绝对的话语权。这不但要求这个人武功高强,还要求得江湖人望。若哪一个门派的人成了武林盟主,他所在的门派会成为当今武林第一大门派!
如此殊荣,自然人人都想得到。
梁清子本来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想去凑凑热闹。
但她万万没想到,这次武林大会,竟还有意外收获!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我就蹭蹭不进去 剑光一闪,风

下一篇: 细写开小车车的甜文 钟明森暴怒!

本文标签: 玉佩 这块 小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