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我就蹭蹭不进去 剑光一闪,风

我就蹭蹭不进去 剑光一闪,风

作者: 来源: 2021-10-23 09:43:38

剑光一闪,风波骤起!
无数黑衣人如鬼魅一般,从水底钻了出来!
电光火石之间,整条船都被黑衣人包围!
梁清子不明情况,只能一边下意识地闪躲,一边暗自催动系统。
“统子!什么情况啊这是?”
“你刚才不是还腹诽没有人刺杀吗?这不就来了?”
梁清子心中一凉!
“靠!原来所谓的刺杀,是你安排的?”
“怎么可能?这真是树林里放屁——臭雀(凑巧)了!”
梁清子在心中对着虚空中狂翻了几个白眼!
正在愣神之际,一个黑衣人从背后砍来!
“清子,小心!”温一灼的声音传了过来!
背后“砰”的一声,两个黑衣人被一脚踹翻!
下一秒,温一灼和玄九两个人一左一右护在了她的旁边。
“钟姐姐和李桐呢?”
“我们在这里!这群人来势汹汹,招招死手!快走!”
两个人剑招一晃,杀退了三个黑衣人!
为首的一个黑衣人面露凶光!
“想走?没那么容易!”
玄九朗声问道:“你们是哪个道上的?是谁派你们来的?”
黑衣人冷哼一声!
“你们挡了别人的路,碍了别人的财,就该知道自己命不久矣!”
说完,便对手下的人打了一个手势!
所有的人变换阵型,全部都相梁清子攻了过来!
此时,梁清子靠近被逼着靠近船舷。玄九和温一灼全部都守在她的前面!
想到系统的任务,又看了看眼前的刀光剑影!
黑衣人太多了,再这样硬抗下去,温一灼和玄九都会受伤!
她抓住一个空档,侧身一躲,与两个人之间拉开距离!
黑衣人眼尖:“那个女人在那里,抓活的!”
梁清子只身引开刺客,纵身跳入海中!
扑通一声!
“清子!”
“清子!”
温一灼和玄九瞬间慌了,杀红了眼!
黑衣人见水流湍急,那女人掉下去便没了踪影,定然是没命了!
“撤!”
黑衣人丢下一颗烟幕弹,迅速逃走了。
四个人连忙回身,发现海面上早已没有了梁清子的踪迹!
“清子!我来救你!”温一灼着急地要跳下水,却被玄九一把拉了起来!
“你干什么?我要赶快下去救……”
话音未落,温一灼便震惊地睁大了眼睛!
清子?!
她……竟然浮在了海面上?
什么情况?
海中的梁清子也愣了。
说好的掉进水中溺毙呢?
她是掉进来了,也是因为被刺杀,但为什么没溺毙?
不沉下去,反而还浮起来了?
她突然间想到,穿书之前,看过作者的一个访谈节目,说自己有一段时间,对死海非常感兴趣。
尼玛不会设定在这里了吧?
而系统却偏偏在这片海域中给她发布这个任务?
“统子!统子!给老娘出来!”
系统笑嘻嘻道:“怎么了这是?我亲爱的清清宝贝?”
梁清子心中妈卖批!
“少给老娘装蒜!这怎么回事?你还能不知道作者的设定?故意的吧你?”
系统:“嗐!这不就是树林里放……”
“放你大爷的屁!滚!”
梁清子努力平复着心绪。
这个系统!
心机太深重了!
她制止了玄九和温一灼跳下去救她,而是让她们抛下来了一根绳索,自己顺着那根绳子往上爬。
但爬到一半的时候,突然传来了系统的声音!
【叮】任务失败!失败惩罚:扣除自杀值:7!
!!!
梁清子又气又怒!
“普通”一声,又掉落了海里!
系统!算你狠!
与此同时。
京城郊外,某处小院。
这里布置得十分精致周到,石桌石凳,以及有棱角的地方都,细心的用软布包了起来。
小院并不大,但是侍奉的人随处可见。
一个身怀六甲的女子,身着锦袍,被左右两个侍女搀扶着,小心翼翼地在庭院中散步。
女子后面,紧跟着五六个侍女,她们端着茶,拿着椅子,打着扇子,手中还提着食盒……生怕这位主子有什么需求,不能够马上得到满足。
这就是宋司司了。
半个月以前,她被玄六从剑风山中救了出来,便被安顿到了这间小屋子里。
小院清雅别致,一切都按照宋司司的喜好来。
从剑风山那个大囚牢,到这个京郊小院,宋司司现在养的非常舒坦。
但她仍然不开心。
“我师兄呢?他到底什么时候过来?”
一旁的侍女小心翼翼地开口:“回姑娘的话,主子一般是日落时分才过来,这还早着呢。”
啪!
宋司司神情阴冷,眉眼之间没有半分孕期女子的温柔。
“谁允许你这么跟我说话的?!”
这个侍女一下子被打蒙了,不明白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妥。
但主子生气,便是她的错。
她立刻就跪下了!
“都是奴婢的错!请姑娘恕罪!”
看到这个侍女跪在自己面前,低眉顺眼,宋司司觉得心中一阵畅快!
早晚有一天,她要让梁清子也如这般,没有尊严地跪在她的面前!
到时候就可以肆意的侮辱她,打骂她,甚至杀了她!
宋司司的双眼中爆发出了一阵强烈的恨意!
她一挥手,最后面的一个侍女,手中端着一个托盘,托盘是是一个十分精美的……鞭子!
宋司司从那托盘上面,拿下鞭子,“啪”的一声,就打在了侍女的身上!
侍女强忍着疼痛,却一声都不敢吭!
但是这个侍女越是恭顺,宋司司就越是生气!
她看着那侍女低眉顺眼的样子,只觉得她无比做作,无比虚伪!
就像那梁清子一样!
啪!
啪!
啪!
宋司司一鞭接着一鞭!
“贱人,我一定要抽花你这张脸!你这个贱人!都是你!”
宋司司一生气,周围的侍女全部都被吓得跪了下来!
但是谁都不敢多说一句……
这名被鞭打的侍女,身上血肉模糊,满是血痕,却依旧不敢求饶!
正在这时,玄六回来了。
他一进院子,便看到宋司司正在发怒!
他赶紧上去,夺过宋司司的鞭子,语气十分温柔,好言安抚道:
“怎么了?又是谁惹你生气了?”
转过脸,又是满眼冰冷,不带一丝感情!
“你们怎么不好好服侍着?为什么要惹姑娘生气?”
这些侍女全部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玄六眉头一皱,看着那名被鞭打的侍女。
“赶紧把她拖下去!姑娘怀着身孕,见不得这种脏东西!”
“是……”
其他的人赶紧将这名侍女扶了起来。
侍女被打得奄奄一息,下去之前,还给宋司司磕了个头。
“多谢姑娘赐鞭……”
很快,院中重新被打扫干净。
玄六轻轻地扶着宋司司。
“师妹,孕中不宜生气,小心对宝宝不好。”
宋司司对这个孩子可没有半分感情。
除了厌恶。
她有些不耐烦:“我说的药,弄到了吗?”“药倒是弄到了,只不过……你确定要用吗?那药可是十分伤身子的。而且你现在月份已经大了,若是在强行打胎的话,只怕……”
“行了行了,别说了!”
宋司司有些不耐烦。
“这些话你都说过多少遍了,我跟你说的很明白,这个孩子我根本就不想要!”
冰冷、厌恶、刻薄。
玄六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宋司司。
他时刻留意着她脸上的表情,小心翼翼地问道:“既然不喜欢,为什么当初还……”
宋司司冷声道:“若不是温一灼嘴贱,告诉了剑风山那个老头,让苏瑾发现那这笔冤枉债。我也不至于到如今这个地步……”
她心中暗恨!
开始发现自己怀孕的时候,的确是想打掉的。
但转念一想,她觉得可以用这个孩子,假冒是苏瑾的,借以稳定自己在默南王府的地位。
可是后来,这件事情却因为她总是追着梁清子不放,而被温一灼告知了惠弘深。
惠弘深得知宋司司害死了自己的儿子,还怀了自己的孙子,立刻找上门去。
东窗事发,无奈被强制带回了剑风山。
宋司司的确是在这里静心养胎的。
那时候,她满心都是想着,尽快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然后送走,等自己养好身子,就去京中找苏瑾。
但很快,她就知道了关于梁清子和苏瑾的事情。
她再也等不及了!
想那梁清子只不过是一个被自己踩在脚下的贱人!
她何德何能?不光夺了自己的玄辩门副掌门的位置、夺了武林盟主,如今更是得了皇上的青眼,进入朝堂为官!
她一步一步地向上走,但这看似繁华的锦绣前程,竟是将她作为垫脚石!
该死!
玄六眸光一闪,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
之前的事情,他已经全部都知道了。
若不是他一直都在留意宋司司的动静,只怕就真的来不及救她了。
玄六看着眼前的女人,就像一个失而复得的瓷娃娃一般,那么珍贵,又那么易碎。
虽然他现在还没有办法将司司送入京中,妥善安置。
但是背后的那个人告诉他,只要能够忍过这段时间以后,宋司司将永远都是他的人。
他只能将她安排在京郊,尽量布置得温馨妥当,让她可以过得舒心。
自那以后,宋司司的脾气越来越暴躁。
起初,玄六没有当回事,只当是孕中妇女多思多虑,心情不稳。
但时间久了,明白这根本就是一种病态。
而这种仇恨,便是源于对苏瑾的爱,和梁清子的很。
他不忍心看着司司就这样泥足深陷。
曾经司司是一个多么简单又纯良的女子,所求也并没有这么。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
也许是她认识苏瑾之后。
又或许是梁清子出现之后。
他没有别的选择。
只要司司想要的东西,他就会不顾一切地拿回来,只为了让她高兴。
但他就是不忍心,看她再这样伤害自己的身体。
“司司,就此隐退吧。我们两个就在这旷野山村,男耕女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没有人心算计,没有江湖险恶,没有刀光剑影,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普通人的日子,不好吗?”
宋司司心念一动。
曾几何时,苏瑾曾给她说过同样的话。
他说,待天下大定,便会带着她,找一处安静的地方,过平凡人的生活。
可没过多久,梁清子出现了,这一切都变了。
她甚至忘了自己为什么要跟梁清子对上。
也许是因为,她抢走了原该属于自己的东西。
名声、地位、男人、权势……
她想要的一切,都被梁清子无声无息地夺走了。
而更令人气愤的是,她又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
凭什么?
凭什么她可以一直好运?!
她一定会等到梁清子从山头摔下来的那一刻!
没有时间了!
当务之急,就是尽快打掉这个孩子!
可是,玄六的态度……
她眸光微山,心中闪过一计。
“六师兄……”
语气轻柔,音调婉转,像是一只唱歌的黄鹂鸟。
玄六的心,像被什么东西抓了一下似的,痒痒的。
“司司……我在。”
宋司司眉眼带笑:“你还没有跟我说过,你离开玄辩门之后,去了哪里?武功又是怎么恢复的?”
玄六心中大为惊喜!
司司已经到这里有一段时间了,却因为心情烦闷,从来没有主动问过他的情况。
现在,她肯跟自己聊一聊,是不是就说明,她已经在逐渐跟自己敞开心扉了?
他在心中整理了一下语言。
“其实,是有人救我走的。但那个人很神秘,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到底是谁。他派人将我救出玄辩门,便安置在了这个小院子里面。两个月之后,我的武功就渐渐恢复了……”
其实,他没有说的是,那两个月的生活,对他来说,简直如地狱一般煎熬。
可他不愿意说。
他怕司司担心,也怕吓到她。
宋司司的心思,显然不在他说的话上,只淡淡道:“哦。”
玄六的眼底一片黯然。
但是再抬眼的时候,又满是温暖和关怀。
“司司,在外面待了这么久,是不是累了?我服你进去歇一歇吧!”
“嗯。”
很快,宋司司躺在榻上,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玄六静静地看着这睡颜,心中如湖水一般平静。
若是余生的每一天都能这样,该多好……
他起身悄悄地走了出去,并吩咐随身的侍女。
“姑娘云中心情不好,你们要小心伺候着。今天挨了鞭子的那个姑娘,多给她一些银子,让她离开吧!”
“是,主子。”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远,宋司司却突然睁开了眼睛!
玄六不肯把药给她,她必须自己想办法才行!
与此同时,梁清子等人继续顺流而下,到了一处名叫“平阳村”的地界。
此刻正值晌午,烈日当头,街市本该是最热闹的时候,可梁清子放眼望去,却四下无人。
好奇怪的一幕……
钟兰雪前后看看,紧紧握住手里的剑,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我怎么觉得,这里有些怪怪的……”
李桐跟在她的旁边,也跟着四下看了看,正欲说话,只听一个沙哑而低沉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
“你说的没错,是很怪……”
众人大惊!李桐被吓得,当即抽出了宝剑,挡在了钟兰雪的前面!
众人回过头,却只看到了一个佝偻的老婆婆。
老婆婆头发花白,双眼凹陷,腿脚似乎有些不好,还拄着一根拐棍。
李桐一时有点不好意思,尴尬地收回宝剑。
“老婆婆,你是哪里冒出来的呀?吓了我一跳!”
老婆婆看着李桐,笑容慈祥。
“小伙子,你怕我是鬼啊?这青天白日的,怎么会有鬼呢?要是真的有鬼,也是你心中有鬼。”
李桐的面上有些讪讪的。
“老婆婆,您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您的家人呢?”
老婆婆唉声叹气:“都被鬼吃啦……”
李桐疑惑地看了一眼众人,又尝试着问道:
“这大中午的,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啊?”
老婆婆叹了一口气。
“都没了人了,哎……”
“没人了?”李桐又四下看了看,“那他们都去哪了?”
老婆婆摇着头,转身,走了!
“不见了……哎……作孽啊!都是报应……是他们回来索命了……”
老婆婆走远了,声音也越来越小。
“哎?别走啊……婆婆?”
梁清子却拦住了他。
“别追了,也许婆婆有难言之隐,咱们往里面走走看看吧。”
梁清子仔细观察着村子里的一切,天气虽然很热,但路边的农田却没有开裂,说明这里并不干旱。
但农田荒芜,说明这个村子里面的青壮年劳动力,出了一些问题。
再往村子里面走,一些街道两边的店铺,或有开门,却门可罗雀,一个客人都没有。
更有一些店铺,紧闭大门,蛛网遍布,那门上的大牌匾就斜斜地砸在地上,已经不知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的确很奇怪……
梁清子皱着眉头。
店铺还能照常营业,说明这个村子的经济底子还算可以。
但没有客人,又证明这个村子没有任何客源和购买力。
没有遭灾,没人种田……
这个村子,处处都透漏着两个非常明显的极端。
她不由得轻声呢喃。
“明明过得还不错,为什么如此萧条呢?”
玄九问道:“连人都没有,门店破落成那个样子,也没有人收拾,怎么还说他们过得不错呢?”
“首先,”
梁清子用手做了一个扶眼镜的动作,还非常夸张地一甩右手,伸出了食指和拇指,开启“柯南模式”。
“刚刚那个老婆婆,虽然说话不清不楚,有些奇怪,可是身上穿的衣服却很完整。虽然只是粗布衣裳,却没有补丁。”
玄九眼睛一亮,面带笑意。
“不错,很多常年生活在村子里的人,尤其是老人,的确很少有这种情况。还有呢?”
“还有,”梁清子伸出手,指向一个店铺。“终于看到一个大哥了!”
说完,便第一个走上去攀谈。
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男子,皮肤被晒得黝黑,正打算关了铺子。
“大哥,您好?”
大哥被吓了一跳,看到五个人,双眼中透着惊恐!
“你们是谁?”
梁清子冲着大哥甜甜一笑。
“我们是外乡人,误打误撞进了这个村子,但是半天了,只看到您一个人,觉得有些奇怪,这不,跟您打听打听情况。”
大哥半信半疑:“误打误撞?你们是从哪里来的?”
温一灼“哎”的一声,深深叹了一口气!
“大哥,不瞒你说,我们兄妹几个,是来投亲的!谁知道东阳镇那个该死的狗官,搅得民不聊生,我们这才逃出来……”
或许说他说的太过于真情实感,又或许骂的这句“狗官”,引起了男人的共鸣。
总之,大哥信以为真!
他拍了拍温一灼的肩膀。
“东阳镇的事情,俺们都听说了。只不过,俺们宁愿摊上那样的狗官,也不愿意在这个地方继续待下去了……哎……”
温一灼睁大了两只眼睛,里面满是好奇和不解。
“大哥,这是为啥呢?”
大哥索性也不管自家的店铺了,拉着温一灼就在门口,席地而坐。
“我跟你们说啊,俺们村子里,有鬼!”
钟兰雪和李桐,面色齐齐一变!
“大……大哥……”李桐脸色惨白,“你说……你说的鬼……是不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婆婆?”
大哥一愣。
“不是不是。你们在村口应该遇到红杏婆婆了吧!”
“红杏婆婆?”
大哥继续说道:“红杏婆婆,家里是种红杏的,咱们这里,老天保佑,几辈子都没有遭过灾,婆婆家里阔着呢!她们家有个小孙女,就叫红杏,所以大家都叫她红杏婆婆。”
钟兰雪好奇道:“那婆婆的家人呢?她为什么一个人在村口晃?”
大哥叹了一口气。
“让鬼抓走啦!红杏婆婆的儿子,儿媳,还有那个小孙女,全都被鬼抓走啦!”
玄九朝着温一灼,递了一个眼神,
温一灼会意,笑着问道:“大哥,你可别胡说,这青天白日的,咋还能有鬼呢?哪来的鬼啊?”
大哥见他们不信,心里顿时急了!
“真的!俺说的都是真的!后山上有个鬼,谁敢上去,就把谁抓走,连家里人都不放过。但是这个鬼,只抓年轻人和小孩,只有在饿极了的时候,才抓老人。后来,红杏婆婆就疯了,逢人就说,这里有鬼,就连人的心里都有鬼。人不能做亏心事,否则是会遭报应的……”
梁清子突然想到,刚刚老婆婆在离开的时候,边走边说什么作孽、报应、索命……
难不成……红杏婆婆家里,曾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又或者……这个村子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
“大哥,你说村子里面有鬼,那是什么样的鬼,你见过吗?”
大哥摇了摇头。
“鬼吃人,怎么能让人看到呢?但是真的有鬼!而且吃起人来无声无息,他们会给人下药,迷惑人的神志。人一旦被鬼缠上,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一个人忽忽悠悠地走上后山,那就下不来了!这不是鬼,是什么?”
后山……
梁清子的目光,扫视了村子的各处。
看来,这个后山上大有文章。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大叔好厉害好棒小婷 这时候,在它

下一篇: 细写开小车车的小说片段这块玉佩,是

本文标签: 我就 剑光 不进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