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嗯啊 不要 皇帝激动地站

嗯啊 不要 皇帝激动地站

作者: 来源: 2021-10-23 09:36:10

皇帝激动地站了起来!
“清盟主!你是说真的!你真的是这样想吗?!”
梁清子坚定地点了点头,眼睛中满是澄澈。
皇帝心中大震!
竟然朝着梁清子深深地鞠了一躬!
“清盟主对我端朝的百姓恩同再造,请受我一拜!”
啊?!!!
梁清子愣在了原地!
皇帝给她鞠躬?
反了吧!
与此同时,苏瑾懵了!
首领太监懵了!
所有人都懵了!
这什么情况啊?!
身为端朝的子民,向皇帝进谏,不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吗?
皇上若是虚心纳谏,便是最好,但也没有必要行如此大礼呀!
这根本就不是为君之道。
梁清子受宠若惊,赶紧扶起皇帝。
“这个……这个这个……皇上,你可千万别这样,这也太客气了,我就是随口一说,你也不至于这样吧……”
皇帝却激动地无以复加。
“清盟主可知,你所提这个建议,为我端朝解决了多大的难题?灾害频发,先帝以及各位祖上想了多少办法,都没能够想出一个万全的办法,来处理灾后的问题。但是你这基金一建,所有的系统都趋于完善,将来一定能够造福更多的人,这是千秋万代的大事啊!不行!这不行!”
首领太监赶紧问道:“皇上?怎么了?什么不行?”
皇帝十分懊恼。
“朕的赏赐,就是给清盟主的那些金银财宝,太小家子气了,不能就这样算了!清盟主为我端朝提供了这么好的建议,我一定再给一些赏赐,但是……赏赐什么好呢?”
皇帝皱着眉头,背着手思考着。
金银珠宝太俗气,江湖上已然是武林盟主了,尊无可尊。
这可该怎么办?
想来想去,皇帝问道:“清盟主,你有什么愿望?”
???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
感觉像是哪个节目的梦想导师。
她寻思了半天。
“皇上啊……嗯……如果你真想赏赐我什么东西的话,不如就……赐死吧!”
什么?!
苏瑾反应了半天。
“清子,父皇好意要赏赐给你东西。你要什么都可以,但可千万不能开玩笑啊!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皇帝也只当她是开玩笑。
“没关系没关系,清盟主这个脾气,我喜欢。”
梁清子却十分认真。
“我没开玩笑。皇上,你赐死我吧!这是我唯一的心愿了。”
“这……”
皇帝有些为难。
这样的妙人,怎么能赐死呢?
就算是放她出宫都不想啊!
“清盟主是不是遇到什么难题了?为何一心想寻死呢?不如说出来,朕替你解决了!”
“这个……说来话长。而且我现在什么都不缺,就缺您赐我一死。”
“那可不行!”
皇帝义正言辞!
“你是我端朝的功臣,我不光不赐死,还要赐你郡君的诰命!从今日起,你便是郡君!食邑三百,俸禄一同正六品内阁大臣!有参与朝堂论事之权!”
轰!
一个惊雷在梁清子的脑中炸响!
这下完了!
没讨到死,反倒讨到了另外的赏赐!
这皇帝是听不懂话吗?!
自己明明是讨死的呀!
而且这个郡君,也是颇为让她头疼。
原书当中,宋司司因为屡创奇功,最后又救了苏瑾,而且在民间颇得民心,故而被封为了郡君。
这是一种封诰,是朝廷对女子的肯定。
宋司司在原书当中,成了唯一一个既能够在江湖中任职,也能在朝廷中任职的女性,是天下所有女子的楷模!
可是如今,这个剧情却被转接到了她的身上。
梁清子隐约觉得,剧情的走向有点不对。
她好像在不知不觉之间,替代了宋司司的人生。
而宋司司现在过的,本该是原书当中梁清子的人生。
人生互换,情节错乱……
这可怎么好?
她还能回得去吗?
苏瑾在一旁,早已被轰的外焦里嫩!
今天这种震惊一波接着一波,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身处何处了!
皇宫吗?
不。
在梁清子到来之前,皇宫完全不是这样的。
他从小在这里长大,认为这里冰冷无情,是个只会吃人不吐骨头的魔窟。
皇帝对任何人都不假辞色。
后宫的那些女人只知争宠。
就连这些太监也都是墙头草。
可今天,梁清子来了,不光父皇都慈颜悦色。首领太监更是满脸堆笑!
他突然间觉得,这个冰冷的吃人魔窟中,不知何时,突然多了一抹温情。
而这变化,全部都是因为梁清子!
而且,郡君啊!
那可是天下所有女子的梦想!
是除皇家女子外,平民能够得到的最高封诰!
而梁清子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拿到了!
若是自己能够娶了这样的女人,他简直无法想象,她还会带给自己多少惊喜!
苏瑾的心中不由得闪过一丝危机感。
若是今天这个封诰的事情传了出去,梁清子的求亲门槛不知要被多少人踏破!
且不说别人,那五皇子一定会上门试探,到时候自己岂不被动?
虽然自己认识清子时间比较早,但她对自己的态度,却始终让他十分不安。
而那温一灼,更像是一只讨人厌的苍蝇,一直都围在她的身边,挥都挥不走!
若是他也知道清子被封了郡君,岂不是更不会离开了?!
不行!
自己得想个办法,在其他人得到这个消息之前,将清子彻底变成他的人!
“父皇,今天清盟主大喜。如此妙人,不如您再赐个婚,喜上加喜,如何?”
赐婚?!
一听到这两个字,梁清子恨不得将双眼变成刀子,直射向苏瑾!
脑袋秀逗了吧?!
赐你大爷的婚啊!
她要跟谁结婚,跟皇家有什么关系?
他们凭什么左右他的人生?!
但这“赐婚”两个字,却给了皇帝新的灵感。
对呀!
要是能把这么有福气的女子留在自己身边,那岂不是也能够给自己带来福气吗?
只不过……赐婚这样美好的女子,怎么忍心让她嫁给别人呢?
想了想,皇帝翘起嘴角,脸上满是踌躇满志!
“清盟主乃是我端朝女所有女子的榜样!如此女子,必要天下最尊贵的男人才能配得上!梁清子,你可有意,进宫做朕的女人?”梁清子瞬间被雷的外焦里嫩!
进宫做皇帝的女人,成为后妃?
她赶紧摇了摇头,像拨浪鼓一样!
“不不不不不……!这就算了吧!这个真的不用了,感谢皇上的厚爱,咱们有缘再见吧!”
说完,梁清子便提着裙摆落荒而逃!
皇帝就这样笑着看着,也没有让人阻止,就让梁清子这样跑掉了。
他转过头对苏瑾说道:“去吧,将清盟主好好送出去。”
苏瑾接了旨,失魂落魄地走出了御书房。
他本来想为自己争取这门亲事,万万没想到,却被父皇看上了!
他将什么都算在了内,却唯独没有算到圣心。
这样美好的女子,就连父皇也甘愿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之下了吗?
可是他不甘心!
父皇已经那么老了,可是清子还很年轻!
而且她快意恩仇,肆意洒脱,怎么能够被困在这后宫之中,与那些世俗女子一样,只为争一夕的宠爱呢?
那岂不是太侮辱她了?!
不行!
这件事情他一定要劝住清子,千万不能被宫中的这些假象给迷惑!
这可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魔窟呀!
苏瑾施展轻功,勉强追上了梁清子。
“清子你别跑,等等我!”
梁清子上气儿不接下气儿,终于停下了,看着追过来的苏瑾,气不打一处来。
“我说,你以后可别再带我进什么宫了,你脑袋不正常,你爹脑袋也不正常!你们全家脑袋都不正常!多大的人了,还想讨我这么个貌美如花的小姑娘做老婆?你说!他后宫有多少女人了,老不要脸的!”
苏瑾被这一番话震得愣在了原地!
他本来以为梁清子跑了,是因为害羞。自己想了一路,到底要怎么劝她不要答应。
但听这话怎么有点不对呢?
看来她这是真的不想答应!
而且……她还觉得自己的父皇老不要脸?
苏瑾顿时后背出了一身的冷汗!
敢说皇帝老不要脸的,梁清子可是第一人了。
“这个……我父皇年岁大了,也很多年都没有过新的后妃了,也许是看你比较新鲜,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女人。更何况,你可是给我们端朝带来祥瑞和福气的人!谁看了都想要……就连我都……”
“哦!”梁清子打断了他。“感情你们想要娶我,并不是因为我人怎么样,也不是因为多爱我,就是因为我能为你们办事,给你们带来既得利益,是吧?我早就知道,你们皇家的男人都没良心!行,所以请你回去转告那个色鬼老头,没戏!彻底没戏!让他死了这份心吧!他要是再逼我,我就自杀!”
“别别别别别……”
苏瑾赶紧劝阻道:“你可千万别做傻事儿啊!”
他明面上劝着梁清子,暗地里却在暗示她,要找别人立刻成亲,才能彻底绝了皇上的念想。结果惹得梁清子不厌其烦,回到魏府之后就将自己关进房间,任谁来敲门都不开。
她只觉得自己走这一趟简直是亏大了,不光任务没完成,反倒给自己招了一个麻烦!
这下可好了,被皇帝看上了,怎么逃都逃不掉了!
不过……对了!
她突然灵光一闪!
要是拒绝了皇帝的赐婚,死活不进宫,不就可以触怒皇帝了吗?
皇帝可认为他是全天下最尊贵的男人,凭空被这样驳了面子,那还能不怒吗?
看来任务还不算失败嘛!
与此同时,皇宫之中。
皇帝龙心大悦,赶紧吩咐下面的人去准备大婚的事宜。
徐公公有些疑惑。
“这……皇上,只不过取一个妃子罢了,不用这样大张旗鼓呀!只要像平常妃子一样,将人接进宫来就可以了。”
“那怎么能行?!”
皇帝严肃道:“清盟主怎么能跟普通的后妃一样,虽然要将她招进宫,但朕已经决定要给她除了皇后以外,最高的位份!还要给一个最尊贵的封号!”
徐公公不由得提醒皇帝。
“可是……清盟主还没有答应呀!”
“这么好的事情,她还能不答应吗?朕看她刚才都没来得及说话,一溜烟儿的跑了,那不是害羞是什么,摆明了就是愿意啊!”
“可是……”
徐公公小心翼翼地说道:“皇上,这件事情可说不准呀,清盟主本就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女子,我们不能按照一般的想法来想。还是叫默南王来问一下吧,这样稳妥一些。毕竟……清盟主的身份……”
皇帝一想也是,封妃这事儿虽然不大,但封的毕竟是武林盟主,还是要考虑江湖上的一些传言的。
“好,就叫默南王来问问。封妃可是最大的荣宠,朕还怕她不答应不成?”
魏星辰府上。
苏瑾还在这里劝解着,梁清子将自己关在房中,几个时辰不吃、不喝,也不见人。他不由得有些担心,便也不放心回去。
因为是在别人的府上,温一灼和玄九也不好明目张胆地赶人。只好一起守在院门外。
魏星辰看着这几个年轻人,只能微微叹气。
到底还是年轻人……
不过,清盟主遇到的这些事情,足够比得上别人几辈子的遭遇了!
他叹了一口气。
清盟主向来我行我素,这次蒙皇上青眼,招进后宫……可惜了……
这么好的女子,注定要在后宫蹉跎一生了。
旨意传到的时候,苏瑾依然守在梁清子的院门外面。
他来不及多想,只能隔空喊道:“父皇叫我进宫,我先去替你探探虚实,然后再来告诉你。你放心,我会尽量劝父皇的。”
与此同时,江湖上却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
两天前,剑风山不知何故,竟被一群山匪洗劫了!
一时间,门派之内的金银珠宝、古玩玉器,以及武功典籍被洗劫一空,就连身怀有孕的宋司司也不见了踪影!
掌门惠弘深被打成重伤,卧病在床。
剑风山大乱,江湖上人心惶惶,都不知这会儿贼人从何而来。
很快,一封请愿书递到了京城魏星辰的府上,请梁清子这个武林盟主做主,调查此事……此时,皇宫之中,苏瑾跪在下面,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御书房内气压有些低,因为他已经将清子执意拒婚的事情,如实禀告了皇帝。
只见那高坐在龙椅上的人,目光银行阴冷,与刚刚和颜悦色接见梁清子的,仿佛不是一个人。
苏瑾有些恍惚,这真的是她的父皇吗?
如果是同一个人的话,何以前后差距这么大
过了许久,皇帝方才沉声开口道:
“这么说,她是执意不肯入宫了?”
苏瑾不敢说是,也不敢说不是,生怕一个不好,就将皇帝的怒火彻底挑起来,最后受伤的还是清子。
“启禀父皇,清盟主一直在江湖之间自由翱翔,她散漫惯了,一定不适应宫内的生活。依儿臣所见,若是将召进宫中,对她也未必好,而且以清子的性格,请父皇细想,她真的能够在后宫中安稳的生活吗?她能与后宫中的那些娘娘和平相处吗?以她的身世,恐怕在宫中也会吃不开,看不起她的人多了去了。虽然她是武林盟主,在江湖上颇有地位,可江湖草莽的地位如何能在宫中立足?父皇固然是天下最尊贵的男人,只不过,清子她实在不宜进宫,也配不上父皇,还请父皇三思!”
皇帝听苏瑾这话说得也颇有道理,之前他的确是有些冲动了,细想下来也觉得不太合适。
但这样的妙人,他又如何肯放弃?
若是有一天,她离开了端朝,去了别的地方,那岂不是端朝的一大损失吗?
左思右想,皇帝叹了一口气。
“朕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朕再好好想一想。”
苏瑾还想再劝些什么,只见旁边的徐公公暗暗对他摇了摇头。
他也知道,自己不宜再开口,否则过犹不及,磕了个头,便告辞离去了。
苏瑾离开之后,御书房沉默了好一会儿,皇帝就坐在那龙椅上,一动不动,也不出声。
过了许久,徐公公才劝道:“皇上你已经在这里坐了半天了,不如到后宫去歇一歇吧!”
皇上皱了皱眉头,闭着眼睛,一阵心烦。
“后宫的那些女人,哪一个是省事的?只会给朕添乱!”
徐公公不敢再说话,知道皇帝还在为清盟主入宫那件事情烦着。
“你说,这件事情到底应该怎么办?”
徐公公低眉顺眼:“这是皇上圣心独裁的事情,奴才不敢多嘴。”
皇帝斜眼看着徐公公,皱了皱眉头。
“问你你就说,哪来那么多废话?”
徐公公笑了笑,低声说道:“以奴才所见,这件事情皇上还是作罢。”
皇帝怒道:“你也觉得朕老了,配不上那个小丫头,是不是?”
徐公公赶紧说道:“”奴才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请皇上想一想,当初明贵妃的事情……
提到明贵妃,皇帝瞬间沉默了。
明贵妃是苏瑾的生母,早年间也是快意恩仇的江湖儿女。
只因皇帝还是皇子的时候,外出游历认识了她,后不顾世俗反对将她接入府中。
奈何明贵妃的身份太低,先皇的意思是她只能做侍妾,但因为皇帝太过喜欢,便执意将她立为了侧妃。
在王府的时候,皇帝对明贵妃非常宠爱,一度冷落了其他的女人,给明贵妃树了不少敌人。
后来皇帝荣登大宝,明贵妃入宫,是唯一一个不靠家世,只靠着宠爱登上妃位人。
可是,宫里自然不比王府的生活,所要遵循的规矩更多,要处理的事物和平衡各方关系就更多。
皇帝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给她无尽的信任和恩宠了。为了安抚前朝,甚至几个月不来这里看她一眼也是常事。
明贵妃被冷落,宫中的其她妃子更是落井下石。在一次争吵之中,几个妃子联合诬陷明贵妃,而皇帝竟然没有听她的辩解,便将她禁足。
明贵妃性子刚烈,从此便对皇上冷淡了。
而皇帝却以为,他乃九五之尊,女人必须对她顺从,在一次醉酒之后强行宠幸了她。
也就是那一次,明贵妃有了苏瑾。
而次之后,两个人再也没有见过面。再见面的时候,便是明贵妃生产,因为心情一直郁郁寡欢,导致难产,生下苏瑾,便撒手人寰了。
从此,明贵妃成了皇帝心中的白月光,任何人都不敢再提。
而对于苏瑾,最初那几年,皇帝甚至都不敢见他,仿佛一见到他,就能够想到明贵妃,想到自己对她的愧疚。
所以,皇帝只是将他放出京外,没有召见,不得回京,后来年岁渐渐大了,皇帝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便将苏瑾召回京城,甚至默许他跟五皇子暗中夺嫡,以弥补这些年的亏欠。
皇帝默默的叹了一口气,睁开眼睛,眼中满是愧悔,和对往事的追忆。
“除了你,这宫中再也没有人敢提到她了。”
徐公公不再说话,知道皇帝这是想通了。
“梁清子可以不进宫,但她也不能嫁给任何一位皇子。正看刚刚锦儿求赐婚,想来也是看上她了,这可不就跟朕当年的情形一模一样吗?不行,朕万不能让当年的悲剧再次发生!既然她出身于江湖,就让她此生都奉于江湖吧!不必进宫被束缚着……若是当年,她也能如此……若是朕肯放她自由……”
皇帝哽咽了……
“传令下去,朕赐封梁清子郡君旨意,不变,另外加封她为端朝巡察使,可代朕巡查端朝各地。赐金牌一枚,见金牌犹如见朕。大小笑呲了皆受其节制。有各地官府调兵之权。如有暴乱,可先斩后奏。”
徐公公大为震惊!
这可就相当于给了梁清子无上的权力!
“这……皇上,是不是再考虑考虑……若是您觉得清掌门功劳大,赏赐郡君也就到头了,你为什么还要封她为巡察使,给她这么大的权力呢?”
皇帝摇摇头,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哪里还有愧悔,满是精明。
“你不懂,要不要是她的事情,但是我必须得给。我这赏赐不单是给她的,更是做给天下人看的。朕要让天下人知道,只要能够做出对我端朝有利的事情,朕什么都舍得给!”
徐公公了然一笑、
“皇上圣明。”
皇帝的新旨意很快传到了魏府。
梁清子兴致缺缺。
她还没来得及反抗,皇帝自己就想通了。
压根也没给她惹怒皇帝的机会啊!
【叮!系统提示】被皇帝赐死——任务失败;任务惩罚:扣除自杀值20.请宿主继续努力哟!
!!!
梁清子瞬间崩溃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乖宝贝把这个放进去 梁清子虚弱地

下一篇: 很详细的肉肉床文片段章节全文楚青已经杀疯

本文标签: 皇帝 激动地 嗯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