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乖宝贝把这个放进去 梁清子虚弱地

乖宝贝把这个放进去 梁清子虚弱地

作者: 来源: 2021-10-23 09:34:33

梁清子虚弱地躺在温一灼的怀里,看着扔掉兵器、跪在自己面前的迟冒祖,慌忙说道:
“快起来,迟掌门,这是做什么?!”
迟冒祖说道:“我迟冒祖甘愿归顺清掌门,请清掌门赐我新名字,以求新生!我们浑天派一直被人视为魔教,人人都视我们为洪水猛兽!没有人愿意永远做魔教,如今我浑天派既然遇到了像清掌门这样有大德的人,如同获得新生,此恩此德,永生难忘!”
此言一出,江湖上的所有人,全部都愣在了原地!
什么情况?
原本以为会是一场想讨教魔界的大战!
可是现在魔教头子竟然主动缴械投降了!
宋司司和苏瑾对视一眼,也都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
他们为这一刻做了无数的准备,苏瑾甚至动用了紫灵山庄的核心力量,就是为了一举剿灭浑天派,重振紫灵山庄的名声!
可现在,他们的所有筹划都被梁清子用三言两语摧毁了!
这梁清子,简直生来就是他们的克星!
梁清子被温一灼抱着,用手悄悄的掐了一下他,温一灼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下一秒只见梁清子欣慰地笑了笑,在众人面前点了头,算是应允了迟冒祖的话,然后便晕了过去!
她一身红衣,洁白的脖颈上染着鲜红的血。在门派之争中,显得格外诡谲妖艳!
这一幕深深刻进了所有人的心中!
一个不到20岁的小姑娘,发现秘籍,破译秘籍,教授绝世秘籍!
如今为了保护江湖和平,劝诫魔教回头是岸!
这是怎样的心胸!
怎样的气度!
在江湖人心中,这梁清子简直就是菩萨的化身!
温一灼打横抱起梁清子。
“清掌门失血过多,要赶紧给他疗伤!我看不如将浑天派的事情暂且搁置,等清掌门醒了,再说不迟。”
玄九想要从温一灼的怀中接过梁清子,但温一灼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迈着两条大长腿,便径直朝着玄辩门走去。
所有的人此刻心思都不在浑天派身上,玄九派人看着迟冒祖,将他押上了玄辩门,所有江湖中人都跟了上去。
众人现在心中惦记的,都只有梁清子的伤势。
这个为了整个江湖愿意付出生命的女人,此时就是他们心中的神!
梁清子重伤不起,晕倒之前还如此袒护浑天派,一时之间,江湖众人都不敢动浑天派,更不敢为难迟冒祖。
昏迷着的梁清子,变成了迟冒祖和整个浑天派的护身符!
而此时,宋司司和苏瑾却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
苏瑾心情很不好。
原本宋司司跟他提这个建议的时候,他满心欢喜,觉得这便是挽救紫灵山庄名声的大好时机。毕竟之前偷到秘籍的那件事情,对紫灵山庄名声的打击太大了,就连着师父都对他开始不满,他急于做成一件事情,用来洗刷紫灵山庄的污名,同时证明自己的能力。
可是迟冒祖和魔教改邪归正,这却是他们始料未及的。
苏瑾也没想到,梁清子竟然有这样打的威力,竟然几句话就能说的迟冒祖弃暗投明!
若是他能赶在所有人之前,结果是不是会不一样?
宋司司看出苏瑾心情不好,便劝道:“瑾哥哥这件事情也不是我们能左右的,谁也没想到,那梁清子竟然能够想出这么一个昏招!真是太鲁莽了!”
苏瑾苦笑了,心中对宋司司的话并不认同。
原本他愿意跟宋司司亲近,便是觉得这个女人足够聪明,能够成为自己的智囊,为自己出谋划策。
但自从梁清子出现之后,他却发现宋司司似乎怎么都比不过梁清子。
他曾以为宋司司不同于其他的小女人,是一个有大智慧的女人,而他为了以后的大业,或许不需要这个女人多爱他,在他的身上有多留心,但需要这个女人有足够的大智慧,有足够的大局观,对他有用,就可以了。
但是通过最近宋司司和梁清子办的这几件事情来看,宋司司远远不如梁清子!
虽然宋司司一如既往都在给他出好主意,但与梁清子一比,这些小巧的心思,似乎都登不上大雅之堂。
若是梁清子是他这一边的,那么他就可以赶在所有人之前,在众江湖门派之前,以紫灵山庄的名义招安浑天派。
这样不仅可以壮大紫灵山庄的声势,还可以给紫灵山庄挂上一个仁义之师的名号。
而现在,这名号却白白便宜了梁清子和玄辩门。
宋司司最初建议自己灭掉魔教,让紫灵山庄成为天下第一大门派的办法,相比之下,竟显得如此拙劣!
一生一死,高下立判!
“司司,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宋司司愣了一下,他跟苏瑾认识这么长时间,这还是苏瑾第一次对她这样说。
宋司司的神情有些受伤,苏瑾的内心也有些过意不去。
毕竟是跟了自己那么久的女人啊!
苏瑾的语气不由得缓和了许多:“司司,我最近真的太累了,就让我自己好好想一想吧!”
宋司司也知道,自己不能把苏瑾逼得太紧,便莞尔一笑。
“那我去给你做点吃的,给你好好补补身子。”
苏瑾淡然一笑:“好,那就辛苦你了。”
宋司司离开之后,苏瑾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周身全部都是寒气!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每一步计划都会遭到破坏。他不知道这种无力感从何而来,但只知道,自从遇到了梁清子,仿佛所有的事情都不在他的掌握之中了!
梁清子给他的感觉非常奇怪。
若是从理智上来说,他应该直接灭掉梁清子,因为对他来说,这个女人绝对是一个变数!
可从感情上来说,他又觉得与宋司司相比,梁清子仿佛更适合他,更能够助他成就霸业。
苏瑾没有再多思考,凭着感觉,抬脚向梁清子的房间走去。
刚刚离开的宋司司并没有去厨房,而是隐在了苏瑾房门外的一根栏杆后。
她看着苏瑾仓促离开的背影,双手紧紧的握住了拳头,眼底流出狠毒。
梁清子!
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梁清子的伤势并不重,当苏瑾来探病的时候,她已经好了很多了。玄九正坐在梁清子的床边,一口一口的喂她喝着鸡汤。
不知为何,苏瑾觉得眼前这一幕十分刺眼。
他甚至想,床边那个人不是玄九,而是他自己。
对于苏瑾的来访,梁清子觉得有些差异。
玄九将鸡汤放好,见了个礼说道:“苏公子怎么来了?”
苏瑾听着这话更觉得刺耳。
“听说清掌门醒了,我来看探病,不知清掌门可好一些了?”
梁清子的脸色依旧惨白,靠在床上,只对着苏瑾微微一点头,扯着嘴角,淡淡笑道:“好多了,多谢苏公子。”
这柔弱的模样,这惨白的脸庞,这病恹恹的语气……一切都如一记重锤,敲在苏瑾的心上,让他怦然心动!
他从没觉得梁清子居然如此清冷如此美!
宋司司简直连一跟头发丝都比不上她!
见玄九没有离开的意思,苏瑾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我有话想要对清掌门说,不知……”
玄九,看了看梁清子,梁清子微微点了点头,玄九这才出去。
而玄九这一动作又引得苏瑾一阵不满!玄九处处都要防着他,仿佛他是什么坏人一样!
房间内只剩下梁清子和苏瑾。
“苏公子,请坐。”
苏瑾觉得自己简直是魔怔了!
自从梁清子受伤之后,自己每天无时无刻想的都是她!而如今听到梁清子用这样柔弱的声音对自己说话,自己恨不能将她揉在自己的骨子里!
“苏公子,找我可有事?”
苏瑾脑袋一蒙!
他也不知道他找梁清子想要干什么!
表白吗?好像还没有到那一步,有很多事情他都没有想清楚……
那么他来干嘛?
单纯的看病吗?
可是这借口太拙劣了,他又说不出口……
一时间,他坐在那里,竟红了脸,不知该说些什么。
这时,梁清子的房间外传来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玄九进来说道:“都是来问你浑天派的事情的,不是真心探病,要见吗?”
梁清子点了点头。浑天派的事情只有她有资格裁决,不能再拖了,越快越好。
几个大门派的掌门,对着脸色惨白的梁清子说道:
“清掌门恕罪。按理来说,现在您的伤势未愈,我们不应该跟你说这话。但让那魔教……浑天派,改邪归正,多有弊端。我们还是希望你能够认真考虑,这种为祸江湖的魔头,还是彻底灭掉,以绝后患为好。”
梁清子微笑点头:“你们都是这个想法吗?还有不同的意见吗?”
李桐张子玉等人,纷纷赞同梁清子的做法。
“清掌门这样做,是造福江湖万年的大事!剿灭一个魔教不算什么,但我们江湖之人,本来就是要劝人向善,如今既然魔教愿意向善,我们自然不应该揪住他们的过错。若是能够让他们往后都能为从前犯过的过错而忏悔、造福江湖。这样也算是彻底灭了魔教,而且比杀人放血更有意义!”
梁清子看着李桐,心中十分欣赏。想当初刚到玄辩门中修习秘籍的时候,这李桐还只是一个动辄脸红的害羞小青年。如今依然成长为一个有担当的少侠了!
“诸位的意思我都听明白了,我觉得刚刚李桐说的甚好,这便是我的意思。”
得到梁清子的认可,李桐又是脸红一笑。
主张剿灭魔教的那一派以苏瑾为首,他皱了皱眉头,刚要说什么,就听梁晴子虚弱地咳了两声。
苏瑾心生不忍,只听梁清子继续说道:“当然,各位的担忧我也都明白,不如这样,各位若是担心魔教做乱,不如给我三个月的时间。若是三个月之后,浑天派没有做出任何一件危害武林的事,三个月之后你们要无条件的接纳他们,并且以后不允许再称浑天派为魔教。我会给他们起一个新的名号,以后江湖各派都不许排挤他们,否则便是与我梁清子,与玄辩门过不去!”
梁清子这话说得掷地有声,像是敲在了每个人的心上,说的每个人心头一震!
苏瑾问道:“那若是这魔教在三个月之中,伤了其他门派的性命,又该如何?”
梁清子秀眉微蹙:“那我便以命偿命!且以后任何门派对魔教采取措施,我都不会过问。”
梁清子纵然这么说,但是那些门派却不敢当真。
宋司司眉光一转,说道:“既然清掌门如此自信,那我们便依清掌门吧。左右不过是个实验,三个月之后就见分晓。”
宋司司将“三个月”咬得很重。梁清子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
当迟冒祖知道梁清子的这个决定之后,不由得对这个小丫头心生敬意!
“我迟冒祖这条命是你给的,浑天派的未来是你给的,将来我们为少主效力,也为你效力,有什么困难尽管开口,我迟冒祖定当粉身相报!”
梁清子笑了笑:“我现在就有个事情需要你去做。”
迟冒祖拍了拍胸脯:“没问题,什么事?”
“第一件事,便是要给你更名。你这个名字不太好,总有一种冒犯祖先的意味,听着就不像个正派的名字。”
迟冒祖挠了挠头。
“这以前在魔教,大家也不去理会叫什么名字,越离经叛道越好。那你说,我改个什么名字?”
梁清子微微一笑:“其实也不必改什么,只将冒犯的冒,改成枝繁叶茂的茂,这意思就不一样了。”
迟冒祖想了想。
“妙!妙啊!不愧是清掌门!果然不错!好!以后我‘迟茂祖’便叫这个名字了。”
“不光如此,‘浑天派’名号也要改,若想脱离魔教的名声,就不能再自怨自艾。”
迟冒祖说道:“没问题!老子早就想改了!你说叫什么。”
梁清子对温一灼说:“不如你给他们取个名字吧,以后都是你的兵。”
温一灼略一思考:“浑天派,浑水摸鱼,不好。不如将魂‘浑’为‘乐’,乐天派,乐天之命。与你‘茂’字,也算相得益彰。”
迟冒祖哈哈一笑:“我迟茂祖能够遇到少主和清掌门,真是此生之幸!”
从此,迟茂祖带着乐天派,便开始了三个月的江湖试用期。
这段时间,乐天派的人忙得不亦乐乎,一边要跟着梁清子和玄辩门的三位主事师兄,重新学习基本的心法,以调整自己的武功,另一方面还要各处行侠仗义,改变自己在别人眼中的固有印象。
开始大家对这些魔教中人都十分反感,觉得不出几天,这些魔头就会原形毕露。
但渐渐的大家发现,这魔教中人其实本性并不坏。
转眼一个月时间一过,江湖众人对乐天派的人接受程度越来越高。
但就在这时,江湖上却发生了一件大事。这一天,迟茂祖急急忙忙地找到了梁清子。
“清掌门,你得可得为我们做主啊!这事儿真的跟我们没有关系!”
梁清子正在跟玄九下棋,被这迟茂祖一句话说得一头雾水。
“迟掌门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别着急,慢慢说。”
迟茂祖坐了下来,将桌子上的茶壶一饮而尽,这才说来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乐天派的一组人马,受龙月阁的委托,保护他们的一队人马和镖车,走过一个危险的地方。
那个地方经常有土匪打劫,但自从乐天派弃恶从善之后,土匪便有所顾忌,再也没有出现过。
可是这一次事情却非常诡异。
因为龙月阁派出那一队押镖的人,竟然全部消失了,就连镖车也不见踪影!
最后只剩下乐天派派去保护镖车的那一队十几个回来了。他们个个灰头土脸,身上的衣服也被剑挑破了。
据他们说,他们与来抢劫镖车的人血战一场,但这些人似乎并不恋战,只是奔着龙月阁和镖车而来。且他们的身手十分凌厉,不像普通的江湖高手,倒像是刻意训练而的。
这些高手的目的,就是为了转移乐天派这群护镖人的注意,而将他们吸引走之后,另有一队人马,专门对龙月阁的人下手,并劫走了镖车。
当他们知道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之后,已经太晚了,他们回到打斗的地方,却发现人和车统统不见了踪影!
人和车全部都凭空消失了!
更可气的是,当他们回到乐天派,将这件事情报给迟茂祖的时候,龙月阁和其他江湖门派仿佛提前知道这件事情了一样。
他们找上了乐天派,说他们就是大魔头,狗改不了吃屎!一日是魔教,终身干坏事!一口咬定是他们杀了龙月阁的人,占了自己的镖车和财物,并扬言要血洗乐天派,为他们的人报仇!
迟茂祖哪里受过这个气,当下便想要跟那几个前来讨伐的人一决高下!
但他却始终牢牢记得,梁清子曾经嘱咐过他,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能跟其他门派的人发生争执,否则他便永远都洗脱不掉身上魔教的印记,也就不能永远明着追随他的少主!
因此迟茂祖硬生生将这口气忍了下来,说会给众人一个交代。
好不容易将其他门派的人送走,他便立刻来到玄辩门,找梁清子商量对策。
梁清子一听,便知道这是有人做局。
“迟掌门,这件事情你处理得非常正确,这个时候如果你与其他门派发生了争执,反倒不好做办了。”
迟茂祖一听梁清子这样说,悬着的心便放下了一半。
“他奶奶的!居然有人敢对老子我下手!要是让老子知道是谁,定不会放过他!还有,我怀疑那龙月阁就是来诓我们的!否则他们的消息怎么传得那么快!我刚刚知道消息,他们人就到了?!怎么这么巧?!”
迟茂祖唉声叹气:“我一直都记着清掌门你对我的嘱托,既然我以后要光明正大的追随少主,就一定要忍下这口气!只不过,他奶奶的!这口气实在太难忍了!清掌门,你可一定要查明真相,为我们乐天派做主啊!否则我们这个月做的事情就全打了水漂了!你可不知道,我手下的那帮弟兄这个月过的有多难!为了得到大家的认可,大家可都是拼了命的!”
梁清子点了点头:“迟掌门放心,我一定会调查清楚此事,但我还是要嘱咐,不光你要沉住气,还要盯住下面的人,一定沉住气。若是这段时间有什么不利于乐天派的传言传出,千万不要想着去辩解,只等我将事情查明,一切便可真相大白,这个时候越解释越乱。”
迟茂祖知道此事非同小可,也许这不单单是针对乐天派而来,很有可能是针对梁清子,甚至玄辩门而来,便重重地点了点头。
“清掌门放心,我知道轻重。”
迟茂祖走后,梁清子说道:“九师兄,你怎么看这事?”
玄九落在棋盘上落了一子:“你不是已经有想法了吗?还问我。”
梁清子笑道:“九师兄真是把我看到透透的,只不过我虽然知道是谁,但是找证据的事情还得麻烦九师兄。”
玄九将手中的棋子全部都扔回了棋篓里。
“真是有人朝前不用人朝后,平时我看你与那温一灼走得十分亲近,还以为有什么事情你都会让他去做呢!没想到我们的清掌门有朝一日求到我这里,真是让我感到荣幸啊!”
梁清子讨好地笑道:“九师兄这是说的哪里话,咱们是同门师兄妹,若说亲近,肯定还是咱们亲近呀!”
玄九赶紧摆了摆手,笑着说道:“得得得,我可不敢跟你论同门师兄妹,你是副掌门,我只是普通弟子,咱们清掌门有什么指示我还敢不听吗?只不过,这高阶秘籍课到底还需要多久才能结束?现在江湖局势混乱,外门弟子长久住在玄辩门,总是多有不便。温一灼也就算了,我看他也没什么歪心思,但那苏瑾,我着实是不喜欢。”
梁清子无所谓地笑道:“九师兄说不喜欢,那课程就可长可短,我随便找一个借口将他们打发了便是。不过若是我们查清,这件事真的是苏瑾所为,那便跟着课程长短无关了,左右的苏瑾和紫灵山庄在这里都待不下去了。”
玄九笑而不语。
第二天,梁清子便对众人宣布,自己要在玄岩洞闭关三天。这三天内只要玄九给自己送饭,其他人一概不得靠近玄岩洞。
玄辩门的人也都知道梁清子慧根匪浅,她的闭关对玄辩门来说非常重要,所以谁都不敢说什么。
宋司司得知,心中又是一阵嫉妒,免不了又跟苏瑾抱怨了一顿。
然而苏瑾心中,对宋司司的不满却与日俱增,对梁清子的兴趣越来越大。
这一天,梁清子带着玄九朝着玄岩洞的方向前去,到了人眼不见的地方,便一个转向,径直下了山。
两人骑着快马,朝着那镖车被劫的地方,飞奔而去。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有内涵的开车文案这时候,在它

下一篇: 嗯啊 不要 皇帝激动地站

本文标签: 放进 虚弱 宝贝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