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黑人两根猛烈的进出,五个黑人一个白人是什么梗

黑人两根猛烈的进出,五个黑人一个白人是什么梗

作者: 来源: 2022-04-17

《遇到了法老》 第2章   第二章  免费试读

 

直到念到第四遍,你终于忍不住了,甩下文件扭头就走,再也不想顾忌别的。

 

他垂下眸子,也不阻拦,只是随手点开手机,调大音量,放出了一段录音。

 

你的脚步瞬间停住。

 

一阵颤栗划过骨脊。

 

他怎么会有当初你勾引他的录音?!!

 

你瞳孔紧缩,眼前一阵发黑,心脏控制不住的跳动。

 

你不清楚他是什么时候录的,但你知道,如果这段录音泄露出去,你就完了,彻彻底底的完了。

 

“你说如果爸妈听到” 

 

他满意的欣赏你失魂落魄的模样,从座椅上起身,慢条斯理的向你靠近,低下头,俯视着你,一字一顿。

 

“他们会怎么做?”

 

“嗯?”

 

齐榕威胁了他的妹妹。

 

用那支高中时期就早已准备好的,放在床下的录音笔。

 

看她慌乱却故作镇定,试图反驳又无能为力,他由衷的生出一股阴暗的快意。

 

金丝眼镜下反射出晦暗不明的光,齐榕狭长的眸子微敛,他就低头俯视着她,浅淡的笑似是寒凉的刃,瞬间刮下她的伪装,

 

把她逼的慌乱中后退几步。

 

【妹妹还真是……没一点长进】

 

他故意的。

 

故意把所有关注都抢走的

 

只有这样妹妹才会一直注视他,即使目光嫉恨。

 

他在国旗下演讲,在颁奖台上风发,在宴会中谈笑,被重视,赞叹,羡慕他被众人环绕,余光却独独望向她。

 

他是她的哥哥,另有所图的哥哥。

 

他努力压着唇角,愉悦享受妹妹持久的、怨恨的注视,如果……如果能一直这样关注他就好了。

 

可惜,他太着急了,顺着妹妹的计划,喝

 

他努力压着唇角,愉悦享受妹妹持久的、怨恨的注视,如果……如果能一直这样关注他就好了。

 

可惜,他太着急了,顺着妹妹的计划,喝下了加了料的水,放纵自己沉溺在了妹妹虚假的爱意中,忘了她的本性。

 

不怪坏妹妹反咬了他一口。

 

啧。

 

难以忍受国外见不到她的日子,齐榕躲过父母的监视回国,却意外看到他的好妹妹和几个男生挽着手,言笑晏晏。

 

妹妹……背叛了哥哥不可饶恕....

 

青年目光骤冷,青筋暴出,股股的跳动,细碎的黑发遮掩下看不清眼眸,只觉得像深不

 

可测的古井,里面压制着积年的泥淖异兽,更显出面上古怪的安静。

 

不能再等了。

 

他进入家族企业,从底层做起,渐渐触及到最高的权利。他威胁父母,迫使他们按他的计划行事。

 

......

 

【彻底……得到她了】

 

他露出餍足的模样。
 

《离思殇温云烟墨非离》 第11章     免费试读

 

温青然在哥哥被带走的第二天才知道有人将她哥哥通敌叛国的证据送进宫。

而那个人正是——离王墨非离。

温青然无力地坐在地上,如果墨非离想让她哥哥死,那她哥哥就死定了!

--

所幸她手中还有王府腰牌。

王府书房。

温青然推开书房,看着坐在桌案后的男人,俊美非凡,她走到他身边,“王爷,看在我们曾经八年的情分上,你救我哥哥可以吗?”

她低下头,卑微到了极点。

她知道墨非离从未真正宠爱过她。

在他面前,她什么都不是。

“温青然,你就是这样求人的?”

墨非离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王爷,我哥哥曾经做过错事。可八年前他被罢官,还被剜眼割舌。他已经受到惩罚了。求王爷饶恕!”

温青然跪在地上,脱下外面的长袍,里面只穿着藕荷色的肚兜,衬得肩颈白皙胜雪,勾魂夺魄。

她以往在他书房时,总喜欢环住他的脖子。他总说最爱她热情的模样。

可如今她眼底死灰一片。

“温青然,你但凡有一点羞耻心。都不该再到王府。”

墨非离狭长的丹凤眼半眯,“本王倒是忘了,你和你哥哥一样**。你十五岁就做了本王的通房丫头,又怎会有羞耻心?”

温青然心脏猛地一疼。

他还记得她十五岁就跟他在一起。

他说:“合为一体,你才真正算本王的女人。”

明知两人还未成亲,温青然还是解了衣裳躺在他的身下。

通房丫头?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他最爱的女人,却没想只是低贱的通房。

眼眶发紧,她咬紧拳头不让泪水涌出。

在王府八年,她从未流过泪。只因他说喜欢她笑起来的模样。

温青然撑起身,走到墨非离的面前,故作轻松:“八年,王爷就算是养条狗也该养出感情了吧?”

“温初行的妹妹,狗都不如。”

温青然呼吸都在疼,“只要你肯救我哥哥,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墨非离掐住温青然光洁的下巴,“天底下,本王要什么女人没有?你凭什么觉得本王非你不可?”

“别的女人哪里我会伺候王爷?”温青然媚眼如丝,手指抚摸着他,“毕竟我十五岁就做了王爷的女人,到如今都已经八年了。王爷想要什么,我都知道。”

和墨非离在一起八年,温青然知道怎么样能让他舒服。手指尖很快将他撩拨。

“温青然,你可真**!”

墨非离的话如同利刃一般。

他好狠,完全不顾八年的情分。

他的戏演得比戏子还好,这八年来将她捧在掌心,一句重话都没有说过,

这两日却将所有的污言秽语都用在她身上。

演戏八年,只为了让她生不如死。

他的手段当真了得,她如今一颗心满目疮痍,生不如死。

温青然抬起眼帘,眉目勾着风情,“我说了,只要王爷肯救我哥哥,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她抬手解开系在脖子上的肚兜细绳。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公么大龟弄得我好舒服秀婷,做床爱全过程激烈口述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