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老卫淑荣在上船全文阅读,淑蓉四次上船止痒

老卫淑荣在上船全文阅读,淑蓉四次上船止痒

作者: 来源: 2022-04-15

《花落无期只等你》 第2章 狼狈不堪 在线阅读

扑通!

夏暖跌坐在冰冷的地上,样子狼狈不堪。

夜莫深眉头微蹙,下意识地想要上前,夏凉却趁机抓住他的手。

“莫深?我是不是吓到她了?对不起……或许我今天不应该来的。”

“没事,不用管她。”

夏暖听见夜莫深对夏凉说话的语气温柔极了,如同把她捧在心尖上一样。

“是我对不起妹妹,我不应该要她的眼角膜的,这会儿妹妹看不见了,一定会怨我这个姐姐的,呜……暖暖,是姐姐对不起你。”

“凉儿,你太善良了,这本来就是她欠你的。”

“我想跟暖暖单独说几句话,可以吗?”

夜莫深沉默片刻,看着那个坐在地上脸色苍白的女人,无奈点头:“好,那你小心些。”

夜莫深和陈姨都出去了,屋子里安静下来。

夏暖看不见任何东西,不知道周围是什么情况,有女人淡淡的香气袭来,夏凉靠近了她,伸手抚上她的脸。

“暖暖。”

夏暖害怕地往后躲,“你别碰我!”

“你是在怪我夺了你的眼角膜吗?”

怪?夏暖心里苦笑,她突然想起什么,问:“姐?你已经能看见了?”

夏凉轻声笑了笑:“暖暖,姐姐一直都能看见啊”

什么?夏暖一怔,面前虽什么也看不清楚,但脑子里却清晰浮现出她姐姐夏凉春风得意的面容来。

“你抢走了属于我的莫深,我当然也要抢走你最宝贵的东西呀,看不见的滋味,如何?”

说罢,夏暖的头发忽地被揪住,头皮痛得她惊呼出声,一双手却捂住了她的嘴巴,“夏暖,为什么我们长得一模一样,可你却这么地讨厌?如果不是你,嫁给莫深的人就是我!”

好痛!

然而嘴巴被捂住,夏暖一句也说不出来,她看不见,只能伸手朝前乱抓。

“啊!”夏凉突然尖叫起来,把夏暖吓了一跳,但想到她欺骗自己没了角眼膜的事,夏暖心中气愤,一手胡乱抓着,“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啊,好痛……暖暖,是我错了,对不起……”

道歉了?

夏暖还在犹豫。

“你在做什么?”

急促的脚步声冲过来,夏暖被一股大力推倒,身子重重地往后跌去。

“莫深,我就知道暖暖怪我……怪不起,我还是把眼角膜还给她吧。”夏凉慌乱地抓住夜莫深的手,顺势倒在他怀中,哭得梨花带雨。

夏暖摔倒后,后背好像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刺中,但她顾不得这些,猛地又从地上爬起来:“莫深,你不要相信她,她在演戏,她根本就没有失明!”

夜莫深将夏凉揽在怀中,按着她的后脑勺护着她,冷眼睨着夏暖,冷笑出声:“你不是已经瞎了吗?你又是怎么知道她看得见的?凉儿刚做好手术,需要一段时间恢复眼睛才能复明,可她却在做完手术的第一时间就过来见你。你把她害得这么惨,她心里还惦记着你,你却反咬她一口,夏暖,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恶毒的女人?”

说完,夜莫深直接将夏凉打横抱起:“既然你这么恶毒,以后就别再妄想我会再带她来看你。”

“莫深,你回来,她是骗你的,你别信她……”

因为看不见,夏暖只能胡乱地往前爬,陈姨哭着到她身边蹲下:“太太,您别再叫了,先生已经离开了。”

有滚烫的泪滑落眼角,夏暖心痛如刀绞,她抓住陈姨的手,“陈姨,夏凉她在演戏,她骗了我们所有人,她根本就没有失明。”

“太太……”

“你去帮我跟莫深说呀,去呀……”

夏暖用力地推着陈姨。
 

《花落无期只等你》 第1章 眼角膜 在线阅读

“莫深,算我求你,完成最后一本画作,我一定会把眼角膜捐给姐姐的!”

桌上的东西一扫而落,夏暖被男人一把从椅子揪了起来,“夏暖,你以为我还会再信你?”

“不要!”夏暖看到自己珍贵的画作被扫落在地,颜料无情地将她呕心沥血画了整整一年的画作淹没,声音逐渐变得凄厉:“夜莫深!你之前答应我的!就差最后一点,为什么不能再等等?”

“你敢跟我说等?你昨天对夏凉做了什么?医院,今天是非去不可。”

男人冷漠无情的话就像一把利剑深深插入夏暖的心脏。

夏暖被拖拽出画室,临走前,她无力地看着那一幅被打翻在地的画作,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医院

夏暖被送上手术台之前,问了夜莫深一句话。

“你就真的那么讨厌我吗?”

深邃冷静的眸落在她脸上,夜莫深唇边噙着一抹冷笑:“以后不要问我这种显而易见的问题,浪费时间。”

夏暖眼神逐渐失去焦距,“那么……就算有一天我死了,你也不会心疼对不对?”

夜莫深一愣,危险地眯起眼睛。

“我知道了。”夏暖转身走进手术室,夜莫深盯着她的背影,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离他而去。

半晌,他握起拳头,自嘲地笑了笑。

一个连自己姐姐都陷害,甚至盗取她姐姐创意和画作的女人,有什么值得可怜的!

捐个眼角膜而已,原本就是她夏暖欠夏凉的!

夏暖心如死灰地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手术灯亮起的时候,夏暖被刺得睁不开眼睛,麻药渐渐发作,她彻底失去了知觉。

夏暖恢复意识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屋子里没有开灯,伸手不见五指的。

夏暖突然想起,自己的画作只差最后几笔,起身想去开灯。

刚起身,夏暖的膝盖撞到什么,脚下一个趔趄朝前摔去。

一阵乒乒乓乓的响声过后,夏暖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朝她跑过来。

“太太,您怎么就下床了?”

是陈姨的声音。

夏暖抓住那双黑暗中的手:“陈姨,屋子里这么黑,怎么不开灯?我看不见,你帮我开下灯好不好?”

被她抓住的那双手颤了一下,却没有答她的话。

片刻后,陈姨小声道:“太太,我扶您上床吧。”

“不。”夏暖摇头:“你去帮我开灯。”

“太太,现在是白天。”陈姨的声音里已经带了一丝哽咽。

夏暖一颗心慌乱起来,她推开陈姨的手,自己起身跌跌撞撞地往前走,想要去摸墙上的开关。

啪——

夏暖的手刚摸到开关,手腕就被一双强而有力的手给扣住了,紧接着冰冷的话语就在头顶上响起。

“瞎了就给我回床上好好呆着,别到处乱跑制造麻烦。”

无情的话语提醒了夏暖,之前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夏暖呆在画室里,夜莫深突然闯进来打翻了她的颜料,把她拖去了医院。

她的眼角膜,捐给了姐姐……

“暖暖,谢谢你”

夏凉轻柔的嗓音跟夜莫深同一个方向传来。

“啊”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老卫在船上要了我,三个老头捆着躁我一个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