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黄蓉战杨过色系列小说,老卫在船上弄雨婷

黄蓉战杨过色系列小说,老卫在船上弄雨婷

作者: 来源: 2022-04-15

《花落无期只等你》 第6章 演戏 在线阅读

说完,夏凉将身上的包包拆下来,蹲下去将里面的本子和颜料取出来,却因为右手无力而失手将颜料打翻,可她仍没有放弃,仍颤颤悠悠地用手握着笔往纸上涂。

“够了!”夜莫深闭了闭眼,上前直接将夏凉拉了起来,暴躁地吼道:“别替她画,瞎了就瞎了,像她这种女人,就活该一辈子都活在黑暗里。”

夏凉的紧张还有那双颤抖到握不起笔的手让夜莫深再一次心疼了,越发觉得夏暖在装模做样。

“你那么宝贝那些画对么?你也有心疼的一天?以前你陷害凉儿的时候怎么就不替她的未来考虑过?那从今天开始,夏凉就是夏暖,画家的名号原本就是属于她的。”

未等夏暖出声,夏凉紧张道:“莫深,不要这样对暖暖,这件事情本来就该怪我,我不能夺她的身份。”

“凉儿,你就是太善良了,她以前害你的时候可从未这样想过。”

“可是莫深……她毕竟是我妹妹,我心里难过。她以前对我做的那些事情,我愿意不计前嫌,不再计较了。”

“凉儿,你就是好脾气,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夜莫深很快带着夏凉离开,留夏暖独自一人呆在病房里。

夏暖根本来不及说什么,病房就已经重归于静。

过了许久,陈姨慌忙跑了进来,见她满脸的泪痕,心中生疼。

“太太,要不……睡一会儿吧?”

睡?

生前何需久睡?

死后自会长眠。

夏暖含着眼泪没有接话,陈姨只能劝道:“别太难过了,不管怎么说,您才是夜太太呀。”

“可陪在莫深身边的,是姐姐不是我。”

“太太……”陈姨想说什么,却是一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

“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会。”

陈姨有点担心,小声地道:“太太,那我先出去了,您凡事想开点,终究您是夜太太,夏凉小姐有一天也肯定要嫁给其他人的,等熬过这段时间就好了。”

陈姨出去以后,夏暖陷入了沉思。

陈姨活了大半辈子,看的确实比她通透,不管夏凉怎么作,她始终不是夜莫深的妻子。而她这个正牌妻子只要再熬一段时间,夜莫深肯定就会回来的吧?

想到这里,夏暖的心渐渐平静起来。

她住院的这段时间,夏暖的胃口依旧不好,夜莫深没有再来看过她,她每天在医院里浑浑噩噩地过着日子。

这天,陈姨替她把画室里的画板给拿了过来。

“太太,我觉得您应该挺想念的,所以带了过来。”

“什么东西?”

“您的画板呀”

听言,夏暖震了一下,身体止不住颤抖:“陈姨,你怎么把画板带过来了。”

“太太……”

“我现在什么都看不见,颜料的色彩都无法分辩,更别提拿笔了,我连笔尖落在哪都不知道”越说,夏暖的心里便越难过。

“太太,对不起,我看您最近情绪低落,所以才自作主张。”

想到这些日子都是陈姨在旁照顾自己,夏暖才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实在太重了,她有些头疼,小声道:“对不起陈姨,我情绪太激动了。”

“没事的太太,您的心情我理解。”

夏暖想到什么,突然问道:“陈姨,你今天去画室的时候,我的画是不是都被拿走了?”

陈姨不是个擅长说谎的人,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夏暖苦笑一声:“我知道了,莫深把我的话都拿去给了夏凉对吗?”

“太太,您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再忍一忍吧。”

忍?

她还要忍到什么时候?

“阿深,你真的要替我办画展吗?”

一个惬意的午后,夏凉躺在夜莫深的怀里柔声问道。

“嗯。”夜莫深声音低沉,“这是她欠你的,我替她补偿你。”

“可是我以后都不能再画画了,办了画展以后,怎么办?”

夜莫深想到什么,低声道:“你不是很喜欢画画吗?右手不能再握笔,你还有左手。”

听言,夏凉一惊,那些话她只不过是在夏暖面前说说,没想到他居然记住了。

“贝多芬失聪之后,照样弹钢琴。你自己不也说了,你还有左手么?凉儿,只要你愿意,我会一直帮你。”

夏凉顿了顿,转过身来抱住夜莫深的脖子埋进他的怀里:“夜深,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夜莫深低笑一声,大手轻揉着夏凉的脑袋,低声道:“那你呢?之前为什么不顾性命下水救我?”

怀里的女人怔了一下,用力抱紧他的脖子,“当时没想那么多,只是不希望你出事。”

想起当年夏凉奋不顾身跳下水把他救上岸的事情,夜莫深的眼神愈发变得温柔起来,他轻抚着夏凉的脸颊,“你还记不记得,你当时救我上来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什么?

夏凉的眼中闪过一抹慌乱,她垂下眼,尽量掩饰自己的不安:“夜深,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凉儿,再跟我说一次,好么?”

夏凉整个人都慌了。

当年,的确是有人救他上来,可是……那个人不是她啊!她怎么可能知道上来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花落无期只等你》 第5章 欺骗 在线阅读

夏暖咬住下唇:“为什么?我以为你是真的喜欢我的画……”

“知道了也好,夏暖,这本来就是你欠夏凉的。”

“我为什么欠她?夜莫深,你说清楚!”

“你们姐妹一起学画,你见她画得比你好,就使计害她摔伤了手,害她到如今无法握笔,然后你盗取她的创意,拿着画作一举成了知名画家。画家,这个称号,你真的配吗?”

“我没有!”夏暖努力地瞪大眼睛,没有焦距的眼里布满泪水:“我没有陷害她,也没有盗取她的创意,那些本来就是我的东西!”

夜莫深望着她的眼神越来越冷:“那她为什么手无法握笔了,后来还失明了,夏暖,你真是无可救药!”

说完,夜莫深冷哼一声,猛地起身准备离开。

夏暖心中一阵慌乱,叫住他:“你为什么这么信她?你就没想过她是在骗你吗?”

夜莫深脚步一顿,眸中泛起温柔神色,似想起什么,淡淡一笑:“凉儿是不会骗我的,不像你……”

他的眼神骤冷,“永远只会把别人当垫脚石,不择手段的恶毒女人,下次别再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骗取我的同情心。”

夏暖以为夜莫深不会再来了,谁知道第二天他居然把夏凉带了过来。

“暖暖,本来阿深是不想让我过来打扰你的,可是我听到你生病了有点着急,所以想过来看看你。对了,我听阿深说,画作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对不起啊……”

“道什么歉?”夏凉的态度越是卑微,夜莫深就越是觉得夏暖面目可憎:“你实在太傻了,那名号本来就是属于你的,如果不是她,你早就是世界知名的画家了。”

听言,夏凉腼腆地笑了笑:“阿深,你太高看我了,其实暖暖也画得很好的,只可惜我以后再也不能画画了。”

“没关系。”夜莫深见她失落,伸手将她揽进怀里,声音无比轻柔:“画室里不是还有很多画么?以后你想要了,就去那里取。”

一旁被当成透明人的夏暖这个时候终于忍无可忍地出声道:“那是我的画,没有我的允许,你们谁也不许碰。”

夜莫深身上气息一冽:“这是你欠夏凉的,不愿意也要受着。”

“夜莫深!”夏暖有些气急败坏地叫着他的名字,声音哽咽:“那些可是我耗费了一年的心力画出来的。”

“对不起暖暖,你别生气……我也不是用你的画,我们姐妹俩是长得一样的啊,再说我出席活动的时候,都是用你的名字,你要是生气了,那姐姐以后就不这么做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夏暖面对着夜莫深的方向,哭得老伤心了。

“夜莫深,你有没有想过……我现在看不见了,我以后再也没有办法画画了!”

夏暖声俱泪下,因为知道无人会心疼自己,所以她下意识地将身子蜷缩起来,埋首进自己的膝盖里。

看着这一幕,夜莫深心疼了几分,迈开步子想要上前。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刀白凤吐出段誉那粗大肉,四大名著肉欲合集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