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心怀不轨念安季遇诚结局下载,争宠如酒免费阅读

心怀不轨念安季遇诚结局下载,争宠如酒免费阅读

作者: 来源: 2022-04-14

《误爱,勿爱》 第9章 买醉,偶遇 在线阅读

月色酒吧。

灯光昏暗迷醉,舞池里人来人往,扭动妖媚身姿,或是贴身热舞,或是暧昧拥吻。

黎笙和那些醉生梦死的人不同,她穿着白t和牛仔裤,坐在吧台边,不和任何人说话。

在这样嘈杂的环境里,苦涩混着辛辣入喉,她才能短暂地忘记那些痛苦和心痛。

“小姐,这酒后劲有点大,您还是少喝点。”

调酒师看她孤身一人,好心提醒,黎笙点头,却是一副不醉不归的模样。

一杯接一杯的烈酒下肚,黎笙有了眩晕的感觉。

她的酒量不好,这次能喝这么多已经是难得。

知道自己醉了也没人会管她,黎笙喝完最后一杯,结了帐就走。

酒吧的长廊里比舞台安静些,过道很窄,她扶着墙走了一会儿,就撞上两个小混混。

“不好意思。”她优先道歉,然后要走。

谁知道这黄毛在看见她的脸后,突然伸手拦住她,“道歉了就想走,你当我们哥俩好欺负呢?”

黎笙被迫停下,一双漂亮的水眸泛着醉意。

黄毛往她身后看了眼,不怀好意地笑,“妹妹一个人来的?怎么喝这么多,是失恋了?”

失恋……

她怎么会失恋。

那人从头到尾都没爱过她。

黎笙苍凉一笑,殊不知这样的她有多勾人。

黄毛心里痒痒,故作贴心:“失恋怕什么,这世上的男人多的是,你看看哥哥,不就贴心得很?”

黎笙晕的厉害,脑海中浮现的是薄瑾寒冷酷无情的脸庞。

她泪光闪闪,喃喃道:“你确实比他好,这世上没人比他对我更坏了……”

黄毛扶住她,连声应和,然后对目瞪口呆的小弟使了眼神,两人合力把黎笙往暗处骗。

黎笙虽然头晕,但并没有失去意识。

她能感觉到这两人的不轨意图,可她没有反抗。

“妹妹,你身上好香啊。”

黄毛等不及,将小弟推开就把黎笙抵在墙角,狠狠吸了一口。

黎笙睁着麻木的眸,看着那个小弟,小弟被她凄凉的眼看久了,想法没了,心里还开始发怵。

“哥,这女人好像不对劲。”

该不会是得了脏病来报复社会的吧?

黄毛满脑子黄色废料,喊了句滚,就要扯黎笙的裤子。

“哎呀妈的,麻烦死了!”

他骂了一句,又色眯眯地打量黎笙的身材,凹凸有致,牛仔裤包裹下的双腿又长又直,是个极品。

黎笙脸色不太好,黄毛以为她是等不及,搓着双手,猥琐地放狠话:“宝贝儿别急,哥哥一会儿就让你快乐!”

说完,他的脏手就伸向了黎笙的衣服。

“你们在干什么?喂,放开她!”

“那个黄毛,你再不让开,我就报警了!”

“哥,哥,有人来了!”

黄毛气得咬牙,“谁他妈坏老子好事?”

转头一看,是个身形高挑、长相清秀的男人。

黄毛急得很,恶狠狠地吼道:“臭小子,少他妈多管闲事,赶紧给我滚!”

路栩是第一次跟同学一起来这儿,对这种乌烟瘴气的环境属实喜欢不起来,找了借口出来透下气,谁知道会让他遇到这样的事。

他看了黎笙一眼,没看着正脸,只淡定地拿出手机,“光天化日之下,少做点缺德的事。”

他把手机对准黄毛和小弟,语气淡淡。

“你俩的长相已经录下来了,敢继续的话,我马上把视频发出去。”

黄毛心有不甘,“你敢!”

“呕——”

 

《误爱,勿爱》 第8章 委屈,求全 在线阅读

“......”

过程很痛苦,也很无情。

薄瑾寒像是故意折磨她,连一点喘气的机会都不给。

结束后,他洗完澡,神清气爽地在衣柜前穿衣服,黎笙却如一张破布,眸色灰败,望着天花板。

薄瑾寒穿戴整齐,她还是一动不动。

男人不悦,“你是想就这么躺着,让自己生病?”

黎笙并不认为这话里有关心,她只是累了。

得不到回应,薄瑾寒大步走来,伸手掐住她的下巴。

“你以为病了就能躲得掉?黎笙,别太天真,要求是你自己答应的!”

黎笙在心里苦笑,一双眼睛死气沉沉地盯着他,“为什么还要针对我妈?”

薄瑾寒有一丝错愣,随后从她眼里看见潜藏的怒火后,黑眸眯起,“那是她自找的。”

“......”

“犯过错的人,不受点教训,怎么改过自新。”

黎笙心火燃烧,不知哪儿来的力气,揪住他的衣领,“我说过她没做过那种事!她已经落到这一步,难道还不够吗!你和方柔看不惯她,你们可以报复我!为什么一定要这么逼她?!”

薄瑾寒盯着近在咫尺的女人,“看来,我昨天说的话,你并没有放在心上。”

黎笙脑子一空,他覆上她的手背,嗓音低沉,要人的命。

“人谈任何条件前,要看清自己的价值。”

“黎笙,作为罪人的女儿,你唯一的用处,就是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让麟儿活下来,让柔儿开心。”

“可我看你的样子,你还没搞清楚状况。”

他狠力捏紧手心,将她一甩。

黎笙的泪意翻上来,脑海里都是妈妈温柔含泪的脸。

她顾不得姿态,跪着抓住他的手臂,“瑾寒,瑾寒,妈妈年纪大了,身体也一直不好,你是知道的,她经不起这样折腾,她......会死的,我求你,看在过去的份上,不要再让人伤害她了......”

看她这样哀求,薄瑾寒心里想着一句话:这才是黎笙。

是跟在他屁股后面半辈子,文文弱弱的黎笙。

就算是婚后也得事事依靠他,没有他就什么事也做不成的黎笙。

而不是这几个月里对他冷眼相待,动不动就冷嘲热讽、野蛮发飙的那个疯女人。

“瑾寒,你帮帮我,就这一次,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对上黎笙无助痛苦的眼,薄瑾寒煽动薄唇:

“想让她少受罪,你最好乖乖听话,想想怎么哄我开心。”

黎笙以为这是希望,忙着回复:“我会的!我发誓,我以后一定好好养身体,我会生出健康的宝宝救人的,你相信我!”

薄瑾寒冷眼,“我不喜欢口说无凭,你得来点实际的。”

黎笙的动作僵住,眼里有凄凉的光泽浮动。

薄瑾寒冷笑,欲起身离开。

“不!我可以!”

黎笙慌地将他拉回来,直起上身,贴上他的唇。

一秒,两秒,三秒。

她僵直着身体,一动不动,还很生涩。

在她望进男人眼里时,她发现他一点情绪都没有,更别说是动情。

黎笙没有办法,怕他一怒之下迁怒于妈妈,她闭上眼睛,视死如归,蹭了蹭他的胸口。

薄瑾寒感觉到了她微小的动作,更是将她的不情愿看在眼中,他心里陡然生起一点烦躁,伸手推开了身上的人。

黎笙摔在地上,疼得出声,“你干什么......”

薄瑾寒扯过一旁的湿巾,“你的技巧太烂,我没兴趣。”

毫不避讳的羞辱,将黎笙的尊严踩在脚下。

薄瑾寒烦闷于刚才那点感觉,故意嫌恶道:“去会所随便拉个人,都比你让人有兴致,黎笙,你真是让我倒尽了胃口。”

说完,他擦过双唇,在黎笙受伤的目光中丢下湿巾,扬长而去。

楼下响起轰鸣声,很快消失不见。

黎笙跪坐在地上,从身到心,伤得麻木。

*

薄瑾寒离开之后,黎笙一个人在清水湾呆了一周。

这一周里,他没在来过。

再见到时,黎笙是从新闻上看到他的。

准确说是他和方柔。

狗仔拍的照片很模糊,但熟悉薄瑾晗的人都看得出是他。

他牵着方柔的手,模糊神态温柔如水,两人站在一起就是所谓的俊男靓女,天生一对。

黎笙想到自己和妈妈的处境,心里难过酸涩,终于还是洗漱一番出了门。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心怀不轨(年龄差1v1)季遇诚云,宠妾po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