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开车句子疼痛超污段子*/看了让人有感觉的文章

开车句子疼痛超污段子*/看了让人有感觉的文章

作者: 来源: 2022-03-17

开车句子疼痛超污段子*/看了让人有感觉的文章
 

已经看了三次了,她对开放式结局又爱又恨,不过对作者,只有疯狂的迷恋。

 

淳于望,在国内只能算小有名气的推理作家,低调到连照片都不曾流出一张,更没有出席过签售会之类的活动。

 

她甚至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却爱惨了他。爱惨了他的文字,他字里行间的冷静,他强大的逻辑能力,他深沉的思考,他令人惊讶的叙事诡计。

 

然后便爱上了他。

 

对于青春期的少女来说,崇拜、神秘感混合着求而不得的情绪,再掺进过多的荷尔蒙,就是最冲动最浓烈的喜欢。即使她抛去理性称之为“爱”,也完全没问题。

 

在易澄绮丽的幻想里,总有一天她会找到他,然后?

 

这是个没必要思考的问题,她脑海中念着淳于望,关了灯自慰。

 

黑暗中响起时轻时重的喘息声,这件事对于易澄来说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指甲修剪整齐的指尖按压阴蒂,便能用最快的速度唤醒动人的情潮,接着无论是急速揉动还是用力拍打,都会让已经成熟了的子宫分泌粘液,经过狭窄的甬道流了满手。

 

再用沾湿了的手指戳进穴口,就算是浅浅的抽插便已经足够。她拱起腰,想象着淳于望用性器狠狠地肏他,用手指捻弄她的外阴。另一只手揉捏着胸前的软肉,那也将会是他的义务。

 

再然后便到达了高潮,咬着被角掩住呻吟,抽搐着僵直了几秒才落回床垫,专门垫在屁股下面的毛巾完全湿透。

 

易澄胡乱扯过纸巾擦了手,又抽出毛巾扔到地上,任由疲倦淹没意识。

 

在梦里依然喊着淳于望的名字。

 

在冷风都快能把脸割破的第二天,易澄一手揣在兜里,一手攥着作文纸,躲进了办公室。

 

走到关穆的办公桌前,她等他整理好文件才出声:“老师。”

 

声音带着细小的颤抖,不是因为害怕紧张之类的,而是因为冷。高三(一)班的教室在走廊的一头,办公室则在另一头,一路走来她连腿都是抖的。

 

关穆扶了扶眼镜,抬起头接过学生递来的薄薄的纸,“去倒杯热水吧。”

 

易澄依言到饮水机旁取了一次性塑料杯装水,再回来时双手暖了不少。

 

认真阅读她的作文的男人,还不到三十的年纪,短发,刘海不长,皮肤有些惨白,性格有些沉闷,却意外地能关注细节。

 

他低头的姿势刚好能让易澄看到长得抵住了镜片的睫毛。

 

她移动目光,小口啜饮热水。

 

插着几支笔的塑料笔筒,一摞封面卷了角的教师用书,不锈钢水杯,银灰色的笔记本电脑,装着水和绿萝的瓷杯。

 

视线停在试卷堆最下面的一角蓝色。大概是刚才关穆收拾的时候不注意,塞进去的。

 

有些眼熟的墨蓝,上面印着的暗纹,触感在手指上浮现。

 

易澄眯了眯眼,把水雾眨去,还想细看之时,关穆就结束了批阅。

 

“比上次有进步,但结尾的升华还是有些僵硬。”他的声音一如既往有些刻意的压低,带着一点点哑,却并不难听。

 

隔着水蒸气看向她时,视线仅停留在易澄的鼻尖上。

 

关老师,似乎从来不直视他人的眼睛。至少她从未与他对视。

 

搓了搓手指,易澄把碎发拢到耳后,眼前飘过的是她寄给淳于望的信的内容,她称他为“老师”。

 

“谢谢老师。”露出一个感激的微笑,她接过关穆用红笔圈画、点评的作文,走出办公室时,把空了的纸杯扔进垃圾桶。

 

淳于望,老师,关穆,老师。

 

老师?老师。

 

盯着纸上的字却什么也看不下去,握笔的手在草稿纸上写着——

 

老师,老师,老师,老师,老师……

 

到底是不是他?易澄知道世界上有很多巧合,关穆桌上碰巧出现的信封也可能不是她寄出的。

 

正式的上课铃响起,关穆踏着冷风走进教室。

 

她看他。

 

灰色的长风衣,橄榄绿色的裤子。低头打开设备的时候,长长睫毛恍然就在她眼前,也在她心上,一下一下骚动着。

 

她坐在第二排正中央,没有近视,能看到关穆的黑色眼镜框上,左边有一点点蹭掉了漆。

 

“上课。”他压低的声线透过麦克风在整个教室回荡。

 

稀稀拉拉拖动椅子的声音紧随其后,易澄也站起来,跟着有气无力地鞠了一躬。

 

关穆从不在意他们是什么态度,眼神依然停留在面前的屏幕上:“请坐。”

 

平心而论,关穆讲课并不差劲,只是缺乏热情,也不曾严厉管教学生。所以易澄对他感官不错,尤其是他很擅长指出写作方面的问题。

 

写作,她在纸上又写了几遍这个词。

 

整节课都在神游,易澄盯着纸上杂乱无章的字迹,决定去验证一番。

 

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在中午所有人都去吃饭的时候,易澄大摇大摆走进了办公室。越靠近关穆的桌子,她的心就跳得越厉害,凉凉的空气进入肺部也无法冷却她的心情。

 

关穆,还是淳于望?

 

在他的桌前停住,易澄一手扶起试卷堆,一手把信封抽了出来。

 

大小轻重一模一样,她翻了个面。信封正面是她一笔一划、小心翼翼写上的字,端正得像是刚会写字的小孩写的。

 

邮政编码和地址都不是本市的,可信却在关穆这里。

 

易澄知道,淳于望的读者给他寄信都是寄往杂志社的总部,若不是他的所在地没有分部,那便是他低调到连居住的城市都不肯透露。

 

在本市,正好设有杂志社的分部。

 

她深深吐出一口气,扬起一个微笑。把信件放回原位,露出的角度和大小都按照原来的样子,一丝不苟。

 

还不够,并非万无一失。

 

离开办公室,易澄便在走廊上与关穆相遇。

 

“老师。”她站定,表情如常,带着并不夺目的笑意。

 

“你好。”他颔首,与她擦肩而过。

 

冷风吹着让易澄缩了缩脖子,却没让她的心动摇——平常这个时候教师都在休息室里,关穆去办公室做什么?

 

易澄站了一会儿,转身循着他走的路返回。走廊上没什么人,她依然放轻了步伐。

 

平日里进办公室,都是从前门进的。这一次易澄绕到后门,缓缓地推开了一道缝隙。

 

关穆的桌子正好在后门的右前方,他正专心敲击着笔记本的键盘,没注意到她。

 

眯起眼睛,她凝神盯了好一会儿文档上的字——淳于望连载小说中的男主角的名字。

 

易澄捂着嘴、弯起眼睛,把快乐的气息都掩在手心里。

 

关穆是淳于望,淳于望就是关穆。

 

她一直以为很远,没想到近到几小时前与他相隔不过半米的距离,看着他批改作文。

 

老师就是老师,素来都是老师。

 

她的,老师。

 

靠在后门注视着关穆,她不需要看见文档里的内容,眼里只有他因为手部动作而微微起伏的肩膀,灰色风衣上隐现的褶皱,耳朵里是夹杂着打字声的风啸。

 

过了不知道多久,关穆保存了文档,似乎是有些烦恼地抓了抓头发,把笔记本往里一推便趴到了桌子上。

 

动作异常的率性直接,不像外表那般沉闷。

 

易澄见他的呼吸渐渐平缓,原本想要离开的动作变成了推门而入。

 

幸好办公室的门质量很好,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她憋着气,蹑手蹑脚走到关穆旁边,但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什么。

 

从来没想过。

 

在胸腔爆炸之前,易澄都在盯着关穆后脑勺往下、风衣领口往上,露出的那截白色的后颈。

 

干净的颜色和纹路,她很想拥有。

 

临走时顺手牵羊了关穆的红笔,易澄冻得僵硬的手火热起来。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bl文库按住腰狠狠顶弄*按住腰大力往上顶bl调教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