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他的手已经自己往下移动了

他的手已经自己往下移动了

作者: 来源: 2021-12-03

之前李子千是有想过一些伤人伤肾的日常生活的,但是近段时间随着自己跟墨楠北相处的时间变久,尤其是经历了上次酒店暧昧事件之后,他清楚的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责任和承担以及节制。

他们年纪尚小,无论是谁跟谁说‘一辈子’这种话都会显得人轻言微且虚无缥缈。

所以最起码,他们之间也需要时间。

去沉淀这段感情,去理清自己的思路,去让自己拥有能够承担责任的能力。

首先毕业,能够确定自己跟墨楠北上同一所大学。

毕竟在上大学的时候还需要异地恋什么的,着实是太辛苦了。

无论两人是没矛盾的相处,还是有矛盾的相处,都会很尴尬。

其次拥有能够独立生存的经济水平。

如果都上了同一所大学,那肯定是要住在一起的。

住在学校宿舍里什么的,实在是不方便像他们这样夜行生物码字人的存在。

就算是在宿舍里有着足够的时间可以码字、可以煲电话粥、可以打游戏,但是……室友不一定可以啊。

与其让室友忍辱负重,倒不如他们搬出去,方便自己方便别人。

再然后,努力充实自己,得为见家长做考虑了。

跟墨楠北的相处就真的很微妙。

没有什么浪漫的、一见钟情类的邂逅,就是相互交流之间感情的递进。

因为…实在是太像了。

他在未来还会再遇到一个像她这样的女孩子吗?

他觉得,可能不会了。

机会就摆在面前,他一向是喜欢抓住机会的。

这种老天爷送到面前的饭,他定然是不会不吃的。

思索了半天,李子千也打了个哈切,现在他的眼皮子已经开始打架了,迷迷糊糊坐到了墨楠北旁边,把她的毯子抢过来一半给自己裹上,然后就进入了睡梦中。

窗外的阳光由灿烂转为昏暗,紧接着沉寂于夜幕中的黑。

……

嗡嗡。

嗡嗡。

连续的几个消息提醒惊醒了墨楠北。

她有些懵的环顾了一下四周。

漆黑……距离伸手不见五指就差那么一点点。

拿起手机,先是看了一眼消息提醒。

嗯……

掌盟、阿b、淘宝、饱了么、丑团……

好啊!

你们app一个个的都商量好了一起发消息是不是???

如是想着墨楠北又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

18:50

墨楠北:????

怎么这眼睛一闭一睁时间就已经是晚上七点钟了?

特么的?

时间都去哪了?

想到这里,她赶忙摇了摇李子千的肩膀,并对着他喊道,

“喂喂喂!起来了起来了!”

被墨楠北剧烈晃动惊醒了的李子千猛地睁开眼,一脸懵逼的对着墨楠北问道,“怎么了,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不是?能不能让人好好睡个觉?

墨楠北是个什么东西?

为什么能这么闹腾和精神???

在李子千还没有反应过来些什么的时候,就听着墨楠北继续说道,

“特么的,现在晚上七点钟了你敢信???”

七点钟…?

听到这里,本来是有着些许起床气的李子千也愣住了。

几点钟?

七点???

他们闭眼的时候最多不过下午两点钟吧???

这…?

啊这……

果然,有些人就是注定不适合睡午觉的。

李子千和墨楠北这么惊讶于现在的时间并不是因为他们度过了怠惰的一个下午,而是因为今天这一觉睡的,他们的生物钟就崩了啊!

而且更要人命的是,明天是星期一,要上学的。

论,上学的时候生物钟崩盘导致晚上没有办法睡觉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感。

李子千觉得明天自己就可以去谢邀好好地回答一下这个问题了。

现在睡醒,估计今天晚上到上学前自己是绝对不会困的了。

而到第一节课的时候嘛……那就是纯纯的折磨了。

“我…现在就起来。”

本来还准备赖床的李子千是彻底的没有了睡意。

 

每天索命一般的码字ddl可不会给他机会将错就错,让他睡到十一点半。

至于说请假条?

哦我的上帝,他可没有10w积分去再请假了。

认命的爬了起来,伸了个懒腰,随后转头对着头发有些炸毛的墨楠北问道,

“晚上吃什么?”

墨楠北:……

“你特么的是什么猪啊,吃了睡睡了吃。”

李子千:???

我特么的好心问你吃什么,你特么的过来喷我?

这,还有王法吗?

“你特么的不会说话就别说了。”

“哦。”

“否。”

墨楠北:……

“行行行,我错了我错了,说吧,吃什么!”

实在是争不过李子千的墨楠北放弃了,她双手举起对李子千行了个法国军力,随后对着他问道。

而听着墨楠北的这句话,李子千的心情其实是微妙的。

这个人,看似是在道歉,但实际上她特么的就是把锅甩给自己了啊!

今天吃什么。

吃什么。

他要是知道吃什么,还特么的会去问她??

怕不是在开什么弥天大玩笑!

就在李子千苦苦思索‘吃什么’以及‘如何把这个垃圾问题抛给墨楠北’的时候,只听坐在沙发上的墨楠北恍然大明白一般啪的一下狠狠地拍了一下他的大腿,随后转头一脸兴奋的对着李子千说道,

“呐呐呐!我说,我们今天晚上不是说好的吃我之前在视频里看到的那个猪脚饭嘛!”

李子千:……

道理他都懂,只是有一点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墨楠北灵光一闪的时候拍的是他的大腿?

他很难不去怀疑这个人不是故意的啊!

越想越气不过的李子千,抬手就对着墨楠北的腿敲了一下。

“喂!你打我干什么啊?!!!”

被拍了一下的墨楠北惊呼道。

“有你这么倒打一耙的吗??”

“啊?我怎么你了??”

“你特么刚刚拍的是谁的大腿啊!!”

“啊?啊……啊这?!!!”

瞬间回忆起了什么的墨楠北面色一僵。

她就说刚才拍的那一下为什么那么舒爽。

原来打的是狗啊!

当然,这个想法她是死都不会说出来的。

“咳咳,对不起对不起,下次会再使劲一点的!”

“啊?”,李子千挑眉、瞪眼、威胁jgp。

“啊抱歉抱歉,哈哈哈哈,下次一定下次一定。”

“你特么的在下次一定些什么啊!”

“下次一定拍自己的!”,见李子千已经有‘动手’倾向了,墨楠北赶忙识时务的回应道。

“啧。行吧,那收拾收拾出门吧。”

“好嘞!那你等我去楼上洗漱一哈,然后换个衣服。”

众所周知,出门穿的衣服,和在家里面宅的衣服是两种类型。

“行,要多久。”

“最多十分钟。”

李子千:……

好的。

墨楠北绝对是自己认识的女生当中出门最效率的一个了。

还记得之前因为某些要事不得不约女生出门一起去学校开什么小组例会的时候……

他是真的觉得自己就已经是踩点达人了,但万万没有想到,跟那些女生比起来自己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

一问你为什么来晚了,那些人竟然还能振振有词的说出一套高深又复杂的事件。

他至今记得自己当时震惊的心情。

十分钟后,两人准时在楼下碰面。

“我说,你清楚要买什么吗?”

“嗯嗯,已经记下来了。”,说着墨楠北对着李子千扬了扬手中的备忘录。

“行。”

感情这十分钟里面还带写备忘录的是吧……

所以说自己当时怀疑这个人是个开变声器的老爷们也没什么问题啊。

说好的洗个澡回来再打一把。

结果自己刚洗完澡回来,这个人说她已经喝了半杯可乐等了自己好久了。

 

于是就有了墨楠北进了香料区最后抱了一大堆小包装香料出来的壮观场面。

八角、桂皮、红花椒、甘草、草果、陈皮……

在走到收银台途中,两人路径了万恶的零食区。

李子千是真的觉得这商场货架摆放是一门学问。

因为最开始他们两个人出来是真的不准备买零食的。

现在好了,食材都买完了,他们两人处以一个悠悠哉的空白期,这看到零食还能忍得住?

这…怎么可能!

只能说,两人手空空的出来,最后不得不打车才能回家。

商场购物,是充满祸水的深渊。

……

回到家里,两人带着食材来到了厨房。

将猪皮、猪蹄膀用喷枪将表面烧黑,再洗去表皮的黑色。

“我说,这一步究竟有什么用,意义是什么……”

一边处理着手里的食材,墨楠北一边神情微妙的对着李子千问道。

“你管那么多做什么?”,李子千洗着猪皮,头都没抬一下。

“啊这…?”

“总而言之猪皮硬了是吧??”

“你这不是说废话呢?”

“就你话多。”

墨楠北:????

这个人为什么这么凶啊!

怎么一言不合就喷人了呢!

不行!

她有小情绪了!

关于李子千说的话过于真实以至于墨楠北秒破防且有了小情绪这件事……

为了表示自己的不满,墨楠北当机立断的把手里捏着的口袋丢到了料理台上,气势凶猛的对着李子千说道,

“你特么的,信不信你爹不帮你了!!”

“不帮你别吃!”

“好吧……”

嘟着嘴,墨楠北默默地到一边去忙起了别的事情。

将先前的猪皮剪开,把买回来的肉都从口袋里面拿出来放到料理台上,随后从李子千家中的厨房里面翻找出来两口大汤锅,放到了灶台上。

“我说,你家设备还不少啊?”

回头看了一眼墨楠北究竟在捣鼓些什么,李子千无奈地抽了抽嘴角,随后他对着墨楠北回答道,

“那里面有口锅是你家的。”

墨楠北:……

好吧,她就说为什么这东西看起来这么眼熟,原来真是自己的啊。

第二步是把猪皮、鸡架、猪骨棒放入冷水锅中,加入一个葱结、五个姜片、三勺料酒,煮沸焯水。

因为锅食材太多,焯水时用的水也不少,所以两个大号的猪蹄膀被单独放到了另一口锅里面,加入同样的配料一起煮沸。

焯水过后把食材捞出来,弃锅洗干净肉。

“喂,帮个忙子呗。”

“嗯哼?”,刚准备好其余配料的李子千转头看向墨楠北,等待着她后续的话。

“把这俩锅刷了,先刷出来一个就行。”

“行。”

在等李子千刷完锅之后,墨楠北也在旁边的水槽里面把肉都整干净了。

随后第三部高汤的制作就开始了。

在锅中加入清水、焯水后的猪皮、鸡架、猪骨棒,以及先前李子千整理出来的约等于二十克的干南姜、看包装上写着的四十多克的大地鱼干、一小瓶白酒。

随后就扭开了大火。

“这东西,煮多久?”,李子千转头对着墨楠北确认到。

“大火30分钟,小火三小时。”

“嗯……行。”

不愧是要入味、煮到软烂的料理,耗时还真的是久。

等等。

耗时久……?

此时的李子千才忽然意识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耗时久的话,他们今天晚上吃什么????

“不是,墨楠北,你有没有思考过一个问题???”

“嗯?什么问题??”

见李子千一时间神情严肃,墨楠北也放下了手中忙着的东西,赶忙转头对着李子千问道。

“这东西少说要四五个小时才能做好,那我们晚上吃什么啊??”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他的炙热在我那不肯退出

下一篇: 看了会滴水的段子漫画,把下面能看湿的句子木木全章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