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撩到男人想上你污的话

撩到男人想上你污的话

作者: 来源: 2021-12-03

男生把头发拨到脑后,猥琐的笑道,“一人一百块!我告诉你们!”

木樱最不缺的就是土豪,顿时一堆人掏出粉色的毛爷爷甩向该男生。

男生手脚麻利的收好钱,清了清嗓子,抑扬顿挫的道,“这个八卦,是关于纪少爷的!”

“哇——”人群里发出惊呼声。

纪少爷这三个字,在木樱意味着超高人气,和全学院满满的少女心!

“纪少爷有个女朋友大家都知道吧!”

“当然啦!宁兮儿嘛,他的青梅竹马!”

男生卖了个关子,“没错——欲知后事如何,再交一百块!欸欸好了,别打别打,我告诉你们就是!”

“纪少爷啊!绿了!那首歌怎么唱的?

翻越过前面山顶

和层层白云

绿光在哪里

触电般不可思议

像一个奇迹

划过我的生命里

不同于任何意义你就是绿光……”

他唱的全情投入,身后笼罩了一个高大的阴影,阴测测的问,“谁被绿了?”

“嗨呀,纪少爷啊!哥们你是不是耳背啊!”男生拍了下大腿,却发现周围人看他的眼光,都跟见了鬼一样!

僵硬的转了下脑袋,当他看清纪夜白那张俊颜后,吓得腿都软了!

“纪少爷!”

他吓得腿直打颤,话都说不出来。

纪夜白不耐烦的环视一周,冷酷道,“让开!”

两个字,犹如王者发号施令,无人敢不从。

人群如潮水般散开,让出一条路来。

纪夜白拉着宁兮儿走近,瞬间,他握紧了宁兮儿的小手!

宁兮儿想吐血了,哦买噶!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公告板上贴满了照片,还是她和温斯年的!

拍的是周末拍戏的画面,角度像是温斯年和宁兮儿接吻一样……

怪不得刚才那个男生说,纪夜白被绿了!

这不就像是她给纪夜白戴绿帽子吗?

她试图从纪夜白手里抽出小手,纪夜白却握的更紧了!

宁兮儿一根一根掰着他的手指,“疼……你松开啦……”

围观众人看到这一幕,心里已经脑补了无数个版本!

#国民鲜肉上位,纪少爷惨遭失宠!#

#花样少女情陷两名男神之间#

#是他!是他!就是他!绿了我们的纪少爷!#

#揭露宁兮儿出-轨真相:原来是纪少爷那方面有问题……#

众人从头到脚燃烧着熊熊的八卦之火,当事人纪夜白的脸色,已经阴沉到用狂风暴雨都无法形容了!

人群中,不知是谁嚷了一句,“天呐!刚从教务处得到的消息,人气偶像温斯年,转学到木樱高三S班了!还放出话来,他是为了高一宁兮儿来的!”

这个消息,引爆全场!

“卧槽,敢和纪少爷较劲,不想活了吧?”

“宁兮儿会选谁啊?嗷嗷!”

“啊!我要窒息了,温温温……温斯年朝这边走过来了!”

 

女生们的尖叫冲破云霄,刺的人耳膜发痛——

纪夜白面沉如水,双眸锐利的盯着步步走来的温斯年。

温斯年已经换上了木樱的黑色制服,宛如行走的荷尔蒙一样,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撩妹的气息。

“嗨,兮儿。”温斯年朝宁兮儿挥了挥手,侧眸看到公告板的照片,赞叹道,“这照片拍的不错啊,我拿张收藏好了。”

他撕下一张照片,像对待稀世珍宝一样抚了几下,慢条斯理的装到了口袋里。

“呵……”桀然的一声冷笑,令全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心惊胆战的看向纪夜白!

他掰了几下手指,挑起长眉,眉宇间满是桀骜和狂野——

“姓温的,你想怎么死?”

宁兮儿艰难的吞咽着口水。

嘤嘤嘤,这样的恶魔大白,她好害怕啊!

温斯年抚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笑的如天使般圣洁美好,“牡丹花下死,不知道纪少爷能不能满足我?”

挑衅!这是赤果果的挑衅!

这是众人此刻一致的想法!

唯独宁兮儿脑回路抽了,蹭的一下把纪夜白护在身后,像只炸毛的小猫般咆哮,“温斯年我警告你!你不准对我家大白有什么非分之想!你还想让他满足你?啊呸,我家大白不搅基!”

嘎——

嘎嘎——

空中好像飘过了几只乌鸦。

纪夜白和温斯年俩人那火药味十足的对峙,瞬间……被广大学生脑补成了相爱相杀基情满满的画面!

原来不是宁兮儿绿了纪少爷,是纪少爷绿了宁兮儿吗?

大家蠢蠢欲动着,继续脑补:

#爱他,就是要抢走他的女人,做他的男人!#

#冲破世俗的爱恋:白白,我温温誓死要和你在一起!#

#攻强受强谁上谁下,这是个问题!#

现场一派死寂,温斯年的表情难以言喻。

这个女人……是来克他的吧?

他是来演偶像剧的!是来撩妹的!是来找乐子的!不是特么的被当成基的啊喂!

生硬的干笑了两声,演技派温斯年终于也有了无法招架的一天,“咳……兮儿,我是为了你才转学的……”

“我不听我不听!你别想骗我!你离我大白老公远一点!”宁兮儿防备的瞪着他!

温斯年:……!!

他有一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纪夜白早就满头黑线,忍无可忍,一把将宁兮儿扛上了肩头!

“喂喂,放我下来!我还要跟他理论呢!”

啪——

纪夜白拍了她翘翘的小PP一记,咬牙切齿道,“你给本少爷老实点!”

笨蛋!

温斯年立在原地,张了张嘴,突然有种心很累的感觉。

一堆女生围过来,眼含热泪的为他加油打气,“温温啊,是我们误会你了!你要加油哦!不要在乎世俗的看法,只要你努力,总有一天你能追到纪少爷的!”

 

第一节没有班级上课,整个音乐教室全都空着。

纪夜白一脚踹开门,把宁兮儿丢在了三角钢琴旁。

骨节分明的手指,烦躁的扯开了领带,露出诱-人的锁骨。

他俯下身子,双手撑在钢琴上,宁兮儿就这样被他圈在了他的胸膛和钢琴之间!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快……快上课了吖。”宁兮儿支支吾吾的说道,偷瞄了眼纪夜白,他的脸色还是好差。

唔……她哪里惹到他了?

“你是猪吗!!”纪夜白恨铁不成钢的吼道。

“应该……应该不是吧。”宁兮儿硬着头皮回答,小脑袋缩起来,怯怯的眨着黑亮的大眼睛,“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不让温斯年有可趁之机,他个凑不要脸的,觊觎我男人……哼!”

纪夜白额头太阳穴狠狠一抽。

他为什么眼瞎那么早!捡了这么个笨蛋小青梅!

能穿越回去退货吗!

“真想把你脑袋打开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豆浆!”

宁兮儿一脸惊恐,“你好残忍!你居然想打开我的脑袋!”

纪夜白:……!!

某二少不爽的砸了钢琴一拳,转身就走。

宁兮儿懵懵的,大白……为什么走了?

……

晕晕乎乎上完一天的课,她回到纪家,纪夜白正好在楼下倒水,看到她后不理她,端着杯子高贵冷艳的就上楼了。

她可怜兮兮的去求助纪妈妈,“阿姨……”

纪妈妈,“你叫我什么?”

宁兮儿连忙改口,“妈妈!大白怎么了啊,为什么不理我?”

知子莫若母,纪妈妈笑道,“你是不是惹到他了?那小子恐怕是生你的气了!”

“好像是哎……啊哟,我该怎么办啊?”

看着小丫头萌萌的低头懊恼的样子,纪妈妈母性泛滥了,拉着宁兮儿给她支了好多招!

宁兮儿听得半信半疑,“这些……真的能哄好大白吗?”

“加油加油!妈妈是你的后援团!”

宁兮儿点点头,“我……我这就全部试一遍!”

……

半小时后。

楼下砰砰两声,像是什么炸了。

纪夜白丢开了游戏手柄,环抱着手臂下楼。

纪妈妈兴奋的说,“儿砸!兮兮在给你做饭呢!意外吗?感动吗?惊喜吗?”

“好好的她做什么饭……”许是想起了什么惨痛的回忆,纪夜白加快脚步,推开了厨房的门。

此时的厨房,一片狼藉,简直可以用……满目疮痍来形容!

“你在干嘛?”纪夜白皱眉。

宁兮儿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手上不知在哪沾到了灰,一擦脸上跟小花猫似的,瞪着圆圆的星眸道,“大白老公,我在给你做饭呀!”

小丫头软软甜甜的嗓音,直直的撞击到他心底……

纪夜白别扭的偏开脸,“你这叫做饭?确定不是‘二兮教你炸厨房’?”

宁兮儿讪讪吐了吐舌头,“我觉得……我挺有天赋的啊……喏,这是我炒的鸡蛋,这个是我拌的沙拉!”

纪夜白看了眼那两盘奇奇怪怪的食物,黑线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教女生自己捏自己的小兔兔

下一篇: 40女人想你想你日她的表现 睡了一个四十岁已婚女人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