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宝贝着急了,想要我是不是视频

宝贝着急了,想要我是不是视频

作者: 来源: 2021-11-28

池青青眼神期待的问他。

夜凛满心的不解,可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你肚子不是不舒服吗?怎么能吃那种东西?”

“哦,没事了。”

池青青淡淡地说了句。

她觉得自己有些魔怔了。

记得以前在杂志上看过,孕妇忌用茴香、花椒、胡椒、桂皮、辣椒、大蒜等辛热性调味料。

她刚才莫名就想到了小龙虾。

好像是想借它来达到流产的目的。

可那也是她的孩子啊!她怎么能下得了如此狠心呢?

-----

回到车上,夜凛悄悄地用手机百度了一下孕妇使用的禁忌,结果自然就明白了池青青刚才那句话的意思。

她难道是想趁他不知道的时候,偷偷地流掉孩子吗?

她怎么可以这样!如此的狠毒!

一股无名之火从心头窜了上来,夜凛低喝一声,让司机滚下车。

司机一脸懵逼,不问缘由,飞快地从车上下去了。

这时——

夜凛转头看向池青青,他钳住她的下巴,就低头吻上了她的唇。

池青青下意识地狠狠一咬,直接咬破了他的唇。

她桀骜的态度惹来他更粗暴的对待,骨节分明的五指收紧,没有一丝怜惜。

该死的女人!

居然敢咬他。

夜凛一想到她那么不珍惜他们俩的孩子,就气不打一处来,他从未如此疯狂地想要去吻一个女人,恨不得将她咬碎,吞进自己的肚子,融入自己的骨血。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霸道、张狂、透着一股强势的占有欲和浓浓的怒意。

他想吻她,狠狠地吻她。

哪怕她抗拒,对他发怒也好,总比这样沉默要强吧。

池青青全身轻颤地任由他吻着,心中绝望,并不阻止,但也不迎合,因为即便她不动,他也依旧能吻得如痴如狂。

攀附在他肩头的五指忍不住地死死掐进他的肉里,若是她的五指能化成一把尖刀,她真恨不得立即插入他的心脏、终结他的心跳!

吻吧,就让你吻个够!

而夜凛心中更恨,他恨这个女人,为什么不在乎他,难道她都没有心吗?

终于,在池青青的双唇被吻得红肿无比的时候,他松开了她,脸埋进她的脖颈里,粗粗地喘着气。

池青青想要推开他,却浑身都没有力气。

她目光空洞地望着前方,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要这样互相折磨。

良久良久……

夜凛打电话叫司机上车,然后回了家。

路上的时候,他头往后靠着,神色疲惫。

爱一个人为什么要这么得累呢?

别说池青青不想活了,连他都有种想要了解这一切的冲动了。

池青青则是面无表情地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两人一路无言,即使到了别墅,也是分别从两边下车,各走各的。

 

夜凛回到别墅后,很快又驱车离开了。

池青青站在窗边,看着他的车子从别墅的庄园开出去,手悄悄地抚摸上肚子。

宝宝,对不起……

你是个不该到来的存在,可是妈妈也好爱你。

眼泪从池青青的眼角滑落下来,这个时候,两名女佣突然进来了。

“你们做什么?”

她不解的回头望着她们。

“少主命令我们来伺候小姐。”

女佣笑着对她说。

呵……

什么伺候,分明是变态的监视与囚禁吧?

池青青嘴上没说什么,心中冷笑着,直接去床上躺下了。

……

半夜十点多,夜凛才回来。

池青青睡梦中,感觉有什么压在她的身上,闷得她喘不过气。

等睁开眼,才发现是夜凛的一条胳膊,正圈在她的腰上,形成了一种类似于保护的姿态。

他的身上有很刺鼻的味道,考虑到肚子的宝宝,池青青用力地去推他。

“夜凛,你滚开。”

她毫不客气地开口道。

“不要,让我抱抱……”

他嘴里模糊不清地嘟哝着,接着在她脖子上蹭了蹭。

“宝宝,青青,宝宝……嫁给我吧。”

池青青还以为‘宝宝’是在叫她,眉头狠狠一蹙,继而无情的吐出三个字,

“你做梦!”

池青青艰难的出声道。

她现在已经十分的不舒服,夜凛紧紧地抱着她,两人此刻的身体挨得十分的近,夜凛喝了太多酒,抽了太多烟了,所以现在身上全是烟酒味。

这些烟酒味让她十分的难受,胃里像是要翻江倒海似得。

她在皱着眉头拼命的忍着,但是最终还是忍不住,猛地推开夜凛,朝洗手间跑去。

到了洗手间,她扶着洗手台,在洗手盘里呕吐出来,她此刻觉得难受至极,将晚上吃并不是很多的东西一丁点不剩的全部都吐了出来。

等到胃里终于舒服了一点之后,她开了水龙头的水,冲走了一切,洗着手,却发现镜子上面,除了出现她的脸之后,还有夜凛的。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站在了她身后。

她忽然觉得从心内涌出来一阵凉意。

夜凛看着她,语气十分的肯定,眼神却又十分的激动:“你真的怀孕了。”

他用的是肯定句而不是否定句。

池青青身体僵住,想隐瞒着夜凛的事实,却就这么被他撞见了。

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面无表情地开口道:“没有,只是胃难受。”

“为什么胃难受?”夜凛显然不相信,他依旧在看着她:“池青青,你别想骗我,你就是怀孕了,你怀了我的孩子!”

“夜凛你别自作多情!”池青青冷声打断他的话:“就算我怀孕了,也不可能怀你的孩子,知道是你的孩子的话,我会马上去打掉。”

“你今天去买了验孕棒,我都知道了。”

夜凛不管她说什么,自己的语气十分的笃定。

并且,难掩其中的激动。

在他快要绝望的时候,他忽然看到了曙光,忽然就看到了希望,老天爷果然还是厚待他的,给了他这么大一个惊喜。

 

池青青再一次重申,企图用表情来将他欺骗。

“我是买了验孕棒,但并没有怀孕,我是单纯的肠胃不好。”

但是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其实此刻她的声音内带着些颤抖。

“好了,别站在那里了,快点上床去休息吧,不然的话,对宝宝不好。”

夜凛此刻的声音变得无比的温柔,刚刚还带着醉意的,现在却是清醒的很了。

他压根就不信她的话,像没听到似的,直接给无视了。

他的双眸明显就变得十分的柔和,看着池青青好像又充满了宠溺。

但这样的眸光,真的让池青青厌恶而又作呕!

看来,她真的要想办法与夜凛周旋了。

-------

米嘉入伍俩月,总算有个假期。

当然,新兵是不允许回家探亲的,说是假期,也只能待在宿舍里暂时的休息一天。

新兵期的训练很刻苦,一般人刚进去绝对承受不住,米嘉以前听说当兵苦,可真正到了这一天,才终于体会到有多苦。

那么,时尘爬到今天的位置,又该有多么不容易?

一想到他,米嘉的心脏便止不住的疼痛。

以前,她听过一首歌,十分得喜欢。

那首歌的歌名叫——《未完成的歌》

可直到今日,她才真正懂得了歌词的意义。

……

你是我今生未完成的歌

唱不到结局却又难以割舍

看你侧脸的轮廓

在灯火中隐没

模糊了记忆每个角落

……

“时尘……”

嘴里喃喃着他的名字,眼泪又在眼角悄然滑过……连瞳孔都泛着晶莹。

这休息的一天,米嘉反而过得比平时还要糟糕。

因为她闲了下来,那些不敢去想的事和人都一股脑地冲进了脑海。

思念,是最无法控制的事情。

时间来到翌日。

米嘉一大早起了床,去食堂打饭的时候,结果听到有一桌的女生在议论一个消息:

“你们听说了吗?最近活动最大的那个贩毒组织被一举歼灭了。”

“真的假的?”

“这还能有假,我昨天晚上偷偷来食堂找吃的,结果看到王团长跟一群当兵的喝酒庆祝呢。”

“这么大的成就,是谁做了主要贡献啊?”

“这我倒不清楚,反正不是我们。”

“……”

米嘉的神色显得有些恍惚。

因为她听到一个名词——贩毒组织。

时尘之前就是因为潜入敌人内部才死不见尸的。

以至于她现在一听到都会觉得心惊胆战。

不管是谁,她都希望不要再步时尘的后路了。

因为爱他的那个人会觉得很痛苦,像……死了一样的痛苦。

这件事,米嘉并未放在心上,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依旧投入于刻苦的训练当中。

可是——

五天后,部队里突然要举行表彰大会,还要讲部队里的所有成员都必须参加。

米嘉跟着一群新女兵去操场拍好了队。

今天的阳光很强烈,照得他们都睁不开眼睛,爱出汗的人,甚至都汗流浃背了。

米嘉努力地睁大眼睛,眨了眨睫毛,汗珠都掉了下来。

而人群的正前方,一抹颀长的身影正缓缓地步上舞台……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能把女朋友撩出水的聊天 污污的文案句子

下一篇: 12月你好的推文:12月份朋友圈发的激励的话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