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整篇都是车的小说推荐:《挺进》是不是撞到你的敏感点了

整篇都是车的小说推荐:《挺进》是不是撞到你的敏感点了

作者: 来源: 2021-11-13 23:16:01

整篇都是车的小说推荐:《挺进》是不是撞到你的敏感点了
 

冷幽琛没想到会撞见这样一幕,如果他是绅士,就应该马上退出去,将门关上。可惜在她面前,他自诩从不是绅士。

因此,他非旦没有退出去,反而滑着轮椅过去,一点点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

女孩裤子褪到腿弯处,病服上衣刚过大腿,险险遮住臀部。她着急弯腰去提裤子,顿时门户大开,将旖旎风景呈现在他眼前。

他倒吸了口凉气,一团热气在小腹炸开,是个男人都经不住她如此撩拨。

卫安宁听到轮椅碾压地板发出的声音,感觉到身后有两道炙热的目光,仿佛要将她后背灼出两个大洞来。她心惊胆颤,连忙去提裤子,可她越急,反而越提不上。

轮椅在她身后停下,她感觉到男人身上散发出强大的侵略气息,她的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仿佛她一张嘴,就能从嘴里蹦出来。

她急得满身都是汗,哪敢回头看他,她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窘迫过,她恨不得像土行孙一样,能打个地洞钻进去,永生永世都不出来。

冷幽琛眸色深暗,冰火交融,他伸手揽着她的腰,将她扯进怀里。

卫安宁被他这孟浪的举动,吓得瑟瑟发抖,“冷幽琛,你……”

男人伸手捉住裤腰,很纯情的动作,仿佛不带一丝杂念。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用了多大的毅力,才阻止自己不去抚摸她。

“屁股抬一下。”男人声音哑得不像话,真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无时无刻不在挑战他的忍耐力。

卫安宁脸红得滴血,还是听话的抬了抬,让他顺利帮她提上裤子。她将头埋在他胸前,羞得无地自容。她现在就像一个初生的婴儿,这么简单的事,都要假他之手。

可随之又为他们之间的亲密而心颤。

冷幽琛看她难得小鸟依人的窝在她怀里,他挑了挑眉,隐忍着身体里翻腾的欲念,调侃她,“不好意思了?”

“谁、谁不好意思了?”卫安宁结结巴巴的反驳。

“好意思怎么不敢看我,嗯?”尾音缱绻缠绵,又带着一抹勾人的慵懒,直让人心尖颤抖。

卫安宁脸皮薄,却经不住激,她抬头瞪他,“谁说我不敢看你,我现在就看。”

可一抬头,就撞进他幽沉的凤眸里,那里面像盛了两汪幽潭,会将她的灵魂都吸进去,她心跳一滞,连忙垂下眼睑,一颗心砰砰的乱跳起来。

冷幽琛怀抱着她,滑着轮椅出去,看她的脸红成了猴子屁股,他笑吟吟的揶揄她,“你不用害羞,老公照顾太太,给太太提裤子是理所当然的事。”

卫安宁急得去捂他的嘴,“不准说了。”

她多丢人啊,恨不得自己短暂性失忆,把刚才的事给忘了。可她清楚的记得,刚才他虽然没有做出别的举动,但是他温暖干燥的大掌滑过她的肌肤,产生的战栗,让她到现在都平复不下来。

他们之间就像正负两极的磁铁,不停吸引着彼此,只要一碰撞在一起,就会擦出激烈的火花。

 

冷幽琛将她放回床上,卫安宁立即滚进被子里,将脸埋在枕头上,不好意思见人。冷幽琛看着团成一团的小粉团子,心底油然而生一抹怜爱。

“饿了么?”

埋在枕头上的小脑袋用力点了点,还在害羞,不过确实饿了。从她昨天早上摔进地下室到现在,就喝了几口水,怎能不饿?

冷幽琛薄唇微勾,滑着轮椅到门边,拉开门对等在外面的人吩咐了两句。他的声音低沉悦耳,听起来心情很好。

卫安宁悄悄抬头望去,不得不承认,他是个极富有魅力的男人,哪怕坐在轮椅上,也丝毫掩盖不住他满身风华。他矜贵冷傲,一个眼神,都能让无数女人趋之若鹜。

冷幽琛转身,就看见床上那只小鸵鸟正在偷偷地看他,被他发现了,她立即将头埋回枕头里,耳尖却红透了。

看着她耳尖飘起的那抹红晕,他心荡神驰,滑着轮椅过去,倾身伸手,拉了拉她的耳垂,“要看就光明正大的看,偷偷摸摸的像什么话?”

卫安宁在心里腹诽,她才没有偷偷摸摸的看好不好?

耳垂被他温软的指腹捏着把玩,痒酥酥的。她伸手拂开他的手,结果他又缠上来,就好像捏上瘾了。一个不让玩,一个非要玩,几次下来,还是男人占了上风,她横眉瞪他,“不要弄我耳垂。”

冷幽琛眸里带着笑,“我知道,敏感点嘛,多摸摸就会习惯了。”

卫安宁涨红了脸,老不正经的恶劣男人,就知道逗她,“要摸摸你自己的去,别摸我的。”

“那有什么意思,要不我让你摸?”说着,男人侧脸凑近她。男人头发简短利落,露出白玉般精致的耳朵,他的耳垂很厚,泛着薄粉的色泽,据说长着这样耳垂的人很有福相。

可是他却在年少时遭遇家族抛弃,满身苍桑,让人心疼。

这样的男人,她抗拒不了,哪怕明知道爱上他不会有结果,她还是飞蛾扑了火。想到这里,她忽然问道:“冷幽琛,我们还回爱沙岛吗?”

冷幽琛神情一顿,避重就轻道:“嗯,等你伤好以后,怎么了?”

“没、没什么。”卫安宁垂下眼睑,心里盘算着,得趁机找到能证明自己不是卫安静的证据。就算不离开他,也不能继续让他把她当卫安静。

冷幽琛静静地盯着她,她的心思都写在脸上,莫非又在盘算怎么逃离他身边?男人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他的手从她耳垂滑下来,捏着她的下巴,迫她迎视他森冷的目光。

“安静,我不管你在想什么,都给我打消这个念头,你若再让我失望,我绝不原谅你!”一次又一次,她想着逃离,想着背叛他帮冷彦柏,他都轻易地原谅了她。

若然再来一次,他绝不姑息!

卫安宁怔怔地望着他,这个男人一秒就变脸,刚才的温情全然不在,说怀疑她就怀疑她,完全让她措手不及。

她张了张嘴,想要辩解,却实在有心无力,过了许久,她才轻声道:“冷幽琛,时间会证明,我永远不会背叛你。”

 

冷幽琛定定地看了她一分钟,才缓缓收回手,冷厉的眉眼也柔和下来,他哼了一声,犹似不信,“最好如此,否则……”

剩下的话没说完,但是警告意味十分浓,卫安宁揉了揉被他捏痛的下巴,一颗心被深深的无力感笼罩着,“冷幽琛,试着相信我一次,是不是真的很难?”

“是,难如上青天。”冷幽琛的语气云淡风轻,仿佛在说今天天气很好,可是他却不知,他这句话给了卫安宁多大的冲击。

她忽然想哭,对一个人到底有多失望,才会再无信任?如果她继续以卫安静的身份留在他身边,是否就算他们相爱了,一旦被有心人挑拨,他依然会怀疑她动机不纯?

届时,只怕她说破嘴皮,他也不肯信她。

她闭上眼睛,眼眶潮湿,心痛得无法呼吸,她怕自己会在他面前哭。如果她够聪明,就应该停止对他的喜欢,趁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离开。

可她很笨,心有了眷恋,离开的脚步也变得迟缓了。

“我知道了。”她低低道,刚刚还甜蜜的心,被苦涩填满。

冷幽琛又何尝好受了?无法信任身边最亲近的人,他感到深切的悲哀。心会为她牵动,是他始料未及的。如果他知道娶了她,他会喜欢上她,当初他一定会换一种报复方式。

如今,他又虐了谁?

病房里的气氛安静得近乎诡异,谁也没有出声打破沉默。大概这个时候,谁说的话都会有几分言不由衷。沉默在漫延,让人窒息。

管家适时的出现刚好救了场,他提着保温桶推门进来,看到病房里两人默然相对,他胖乎乎的圆脸上掠过一抹诧异。

三少开完会就赶回医院,生怕一眼不看着三少奶奶,三少奶奶就会飞走。可这病房的画风,怎么让他有点看不懂了。

直到两束冷冽的目光射来,他才连忙走过来,笑眯眯道:“三少,三少奶奶,我请米其林七星级厨师专程煲了乳鸽大骨汤,对伤口愈合十分有效。三少奶奶,您这次太胡闹了,三少为了照顾您,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合眼了。”

卫安宁掀了掀眼睑,偷偷看向冷幽琛,见冷幽琛也正看着她,她心里一窘,连忙移开视线,手指在床边轻点着,“管家先生,有劳你了。”

“三少奶奶说这话就太见外了,您呐,应该好好谢谢三少,三少为了让您能得到最好的治疗,违背祖制私自离开爱沙岛,这要传回家族耳朵里,三少恐怕要承受很大的责难。”

“安德,我让你送饭过来,让你废话了么?”冷幽琛不悦地看着管家,责备他多嘴。

“对不起,三少,我多嘴了。”管家立即诚惶诚恐地闭上嘴,他看了卫安宁一眼,其实这话就是专门说给她听的,望她念在三少对她一片真心的份上,千万不要再做伤害三少的事。

“保温桶给我,你可以滚了。”冷幽琛冷着脸接过保温桶,赶管家出去。

等管家离开,卫安宁忧心忡忡地望着冷幽琛,问道:“冷幽琛,你私自离开爱沙岛,会受到家族的责罚吗?”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要女生下面湿的最快的说说(咬上你指尖)啊…这是在车里

下一篇: 有种你再撞一下38完整车,用力一挺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