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写的比较细的开车片段贴吧|宝贝,你夹的太紧了H

写的比较细的开车片段贴吧|宝贝,你夹的太紧了H

作者: 来源: 2021-10-30 23:06:39

初吻是什么感觉,  徐栀觉得像一杯雨前茶,翠绿透亮,牙叶舒张饱满,  喝着清香的茶水,  不小心触碰到嫩绿的牙叶,便是那少年的味道,入口是清涩,  回甘有一丝清甜。

写的比较细的开车片段贴吧


        陈路周身上那股鼠尾草气息其实很迷惑人的,亲下去,才知道,是少年最清澈干净的味道,  像草地里长出最原始的那株未经任何风雨的青草,  也未经任何雕琢,  清爽而又热烈。

        陈路周整个人被压在沙发上,  两腿漫不经心地敞着,  姿势就没变过,  徐栀坐在他的左腿上,一手勾他的脖子,一手捧着他一侧脸,怕他躲。他只是靠着,单手抱她,也没敢太放肆,  清劲的手臂松散地环在她腰上,手掌都还挺克制地轻轻垂在她腰旁,  没敢真搂上去那盈软的少女腰,另只手只是冷冷清清地搁在另一条腿上,微微仰起头,  有一下没一下地跟她生涩地亲着。

        金乌彻底沉西,月亮昏黄而柔和地高悬在夜空中,高三楼里细碎声如旧,有人打游戏大骂队友,有人厉声呵斥孩子不准看电视,有人知道前途未卜,所以大声朗诵着永远也背不完的诗词课文。他俩肆无忌惮的密密接吻轻啄声,隐没在这些嘈杂细碎的日常声响里,有着最炙热的青涩情绪和说不出的刺激。

        他俩身上仿佛都有着将燃未燃的火星子,随便一碰便能着。徐栀试图更近一步,陈路周头却往后撇了一下,脑袋贴着沙发背上睨着她,那双往日里清明而锐利的眼,此刻昏昧不明,也很乱,但眼神往旁边淡淡而又傲娇地指了下,“窗帘没拉。”

        徐栀收到指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拉窗帘这事儿成了她的责任,但此刻她觉得陈路周这个洁身自好的人设不能倒,要被人看见他和女生在家里接吻,估计名声不保。刚要站起来,陈路周把她往边上扯了下,叹了口气,自己站起来,“坐着吧,我去。”

        哗啦一声,屋内陷入一片彻底的昏暗。等人回来,沙发刚一陷下去,徐栀自觉坐回他腿上,两只手要挂不挂地吊在他脖子上,陈路周没往后靠,敞开腿坐在沙发上,下意识将她搂住,还是单手,另只劲瘦的手,青筋突起地撑在另一条膝盖上,自她低下头,自然而然地同她接吻,密密而又干涩地亲着。

        窗帘一拉,似乎更静谧,两人之间几乎可以清晰地听见彼此急促的喘息声,他俩属于都没什么经验,所以亲一会儿停一会儿,又意犹未尽地亲一会儿,眼睛里都有点放情丘壑的意思,眼神滚烫,唇上的皮肉碰撞更烫。

        最后那令人心悸的青涩啄吻声慢慢停下来,就这昏黄的小地灯,在昏昧的光晕中,两人静静瞧着彼此朦胧迷乱的眼睛,心跳却怎么也平复不下来,只好有点手足无措的各自别开。

        “你是不是喝咖啡了?”徐栀还坐在他腿上,两手闲散挂在他的肩上,问了句。

        陈路周心跳快,嗓子眼也发紧,他其实浑身上下都紧,但也不敢太怎么样去抱她,整个人都松松垮垮的,本身是个挺自在坦诚的人,但这会儿因为在这种私密空间里做了见不得人的亲热事儿,多少有点不自在,嗓音沙哑地嗯了声,“电影还看吗?”

        “看。”

        “那给你倒回去。”他自然地伸手去捞遥控器。

        亲了约莫也有小五分钟,卡尔图的电影少一分钟就直接看不懂剧情了,又是英文版的,要换平时就算不看画面听过台词也能接下去继续看,但刚才他俩在这断断续续地接了五分钟的吻,陈路周是什么都没听,台词也没往脑子里进。

        但徐栀说,“没事,不用倒,我刚才听了点,juliana的日记被发现了,写给她哥哥的情诗被曝光了,现在养母正在找她的麻烦,juliana正躲在一位男同学的家里。”

        陈路周人渐渐往后靠,后背抵上去,若有所思而又傲骨嶙嶙地冷淡睨着坐在自己腿上的她:“……”

        徐栀倒了杯酒给他,自己喝了一口,递给他:“喝吗?”

        他摇头,照旧这么看着她,徐栀狐疑,“怎么了?”

        陈路周有点气自己,突然也觉得自己有点理解谈胥,确实跟这么一个女孩子搞暧昧,挺让人憋屈的,她理智清醒,接吻的时候还能分心看电影,所以谈胥成绩下滑,她成绩一路往上,这他妈确实太正常了。谁跟这狗东西谈恋爱,成绩不下滑啊。

        作者有话要说:  这样吧,我今天可能来不及写。就先更半张。

        明天请假一天,把医院的事情处理一下,存一天稿子。后天就恢复正常的时间更新。大家也不用刷这么辛苦。

        这张留言都发红包哈~谢谢大家的理解。因为最近确实出了一点小意外。感谢~

        轻黯新文《小浓情》

        文案:那三年市一中都盛传一句话:一中一哥王骁歧,千年老二许意浓。

        某天下晚自习,许意浓独自做值日生闷头扫地,直起身才发现“一哥”正倚靠在教室门框看她。

        许意浓:“看什么看?少显摆。”

        王骁歧笑了笑,“我可什么都没干。”

        她继续扫地,语气不善,“脚让!”

        王骁歧便让,“考都考过你了,那我吃点亏请你吃饭?”

        许意浓关注点有点偏,“你吃亏?”

        “那就你吃亏,高考后收我做你男朋友好了。”

        “……”

        n年后,再见面她是甲方他是乙方。

        某天手底的人都在讨论甲方那女bom工程师组身材气质样样称绝,王骁歧接完座机把话筒一扣,“今晚所有人通宵加班。”

        大家一愣:“啊?”

        王骁歧依旧高冷:“数据不修复好,天天通宵。”

        大家哭了:“老大,不要啊!”

        之后王骁歧与许意浓在茶水间偶遇。

        “许总,你们女员工的衬衫就没有宽松的size  ?”

        许意浓:“王经理,你什么意思?”

        王骁歧倚靠在门框,像多年前一样慵懒,“你说呢?”

        许意浓不以为意反嘲,“王经理你作为乙方,这么跟甲方爸爸说话合适吗?”

        “那甲方爸爸,你觉得我什么身份合适?”王骁歧笑笑,一如既往地邪气,“前男友?”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huangse】写的比较细的开车片段,宝宝你看你喷的到处都是

下一篇: 写的比较细的开车片段贴吧|宝贝,水流下来了(h)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