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妩萤的甜品店丰满少妇被猛烈进入高清播放 竹马你想*我吗笔趣阁

妩萤的甜品店丰满少妇被猛烈进入高清播放 竹马你想*我吗笔趣阁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5:10:38

妩萤的甜品店血赚特赚,白花花的钱从世界各地飞来,根本停不下来,开业不过几日就供货不足,光是预约的单子就排到了两个月之后。
对于这个结果,姚佳怡她们都惊呆了,之前还担心目标客户忌糖尤甚,甜食根本卖不出去呢,现实却是反着来。
借着雷打不动的下午茶时间,姚佳怡和林欣有空就会在厨房看她动手,妩萤便饶有架势地跟她们解释:
“就跟弹簧一个理论,平时压得越久,松手后就弹得越高,你们把甜食当洪荒猛兽几年都不沾,嘴上说不能吃不屑吃,这都是骗人的,只是其他人都不吃,所以自己也不敢吃而已。”
“我们在直播里亲自打了广告,我们这儿做的甜食有多好吃有多健康所有人都看得到,你俩还天天吃,精气神不是比其他模特好看多了么?”
“在直播里说吃了甜食不会胖也不会瘦,嗯,理论上确实是这样,我可没有编瞎话乱打广告。”妩萤说着,撇了撇嘴,“人类必须补充足够的糖分和蛋白质,你们要还像以前那样一点儿都不想沾,短时间还看不太出来,时间长了就知道了。”
“我现在给了他们心理安慰,还给了可以心安理得吃甜食的理由,正常人都不傻,以前不敢吃的现在终于敢了,当然得抓紧时间可劲儿地吃,你们俩就是现成的例子,真相信吃了甜食没影响的才是极少数。”
姚佳怡和林欣很给面子地赞美起来,都说老板真是有先见之明机智过人,听得妩萤眉飞色舞,很是得意,差点顺嘴就把这段话里有三分之二是白延说的透露出来了。
她其实对什么买卖营销压啊弹啊不是很了解,几万年来就没研究过这东西,凡人倒是很喜欢,她多看几眼数字乱蹦就脑袋疼。
这时候就显出贝佳佳的可靠了,首富之女在商业一途很有门道,甜品店交给她操办简直是大材小用,另外,白延也小小地帮了忙。
妩萤树立高大形象的解释就是白延先说给她听的,男人平时话少,在提起当下人的复杂心理却能多说几句。
妩萤搞不懂这人,明明也在盒子里,却比谁都明白世界规则的扭曲,她再挑剔也得夸一句厉害。
他在这个世界又有权有势,想改变什么自己就能做主导,可他又好像随时都在冷眼旁观,只当她这个外神忍不住想插手,他才顺便出手帮忙……
算了,搞不明白就不管了,妩萤不会因为别人不积极,自己就不行动。
她开甜品店的用意比任何人揣测的都简单——就是偏心,就是觉得比起美丑胖瘦,孩子们的快乐最重要,健康也并列。
“这个世界的女孩子们过得太苦了,想吃什么都不能放开吃,还要被条条框框套住,被别人的眼神管住,连吃甜食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被允许。”
妩萤这时候说的,才是自己的心里话:“你们想吃,我就做给你们吃,其他女孩子吃不到,我就先让她们有放心去吃的机会,然后光明正大开一家店,她们想吃自己就可以去买了。男人想吃关我什么事?爱买就买不买拉倒。”
话音落下,她手里的打蛋器刚结束运转,妩萤瞧了瞧打出来的雪花似的蛋清,终于满意地眯起了眼。
她这边小心翼翼地将打发的蛋清挪上烤盘,顺利地放进了烤箱,才回头,就见两个听众呆愣愣地望着她,眼圈红红的。
妩萤吓了一跳:“怎么啦怎么啦?被烟熏到了?但是烤箱没冒烟啊。你们又上网看骂人的评论了?哎呀都叫你们别看了,他们吃不到就骂人,管他们呢,再做两个焦糖布丁给你们怎么样呀?”
“没有没有,我们只是……太高兴了。”
姚佳怡揉了揉眼,面上带笑道:“萤萤,有你在,我们真幸福啊,没有遇到你的日子会怎样,我一点也不敢想。”
林欣神色阴郁了一瞬,也不禁展颜:“就是啊老板,我现在每天都在想,当初为了甜食屈服……啊嗯,被老板你的人品征服选择跳槽,是我做的最厉害的选择。务必再做两个、不,三个布丁谢谢!您也来一个!”
“啊?”妩萤莫名其妙,寻思应该没什么大事,就安心折腾布丁去了。
她没想到,姚佳怡和林欣同时松了口气,纵容的眼神犹如老母鸡看鸡崽儿,心里想着的是:外面的破事算个芭蕉,千万别打扰到萤萤/老板,她继续天真无邪下去就挺好。
她们早看出来了,妩萤就没有搞阴谋的那根筋,只是为了让她高兴,大家都愿意大力配合。
妩萤委托下去的计划只有大框架,细节基本都是前简锦辉后援会齐力完成的。
后援会的高层早就不是简锦辉的粉丝了,挂着的只是对外的名头。
姚佳怡在确认大家可信后,就将在“妩萤”家里找到的照片共享了出去,揭穿了所谓偶像巨星的真面目。
以贝佳佳为首的后援会高层震惊过后,就愤怒地脱粉了,比预期更好的是,脱粉的人里没有悲愤到想跳楼的,连之前稍稍有点不安就想寻死的周思晴都稳住了,背后狂骂了前爱豆三天三夜,还把家里的海报写真一把火全烧了。
而且,私下反应过激是一回事,所有人明面上都十分平静,并没有怒到想立刻曝光简锦辉的恶行,让他身败名裂。
原因很简单。
虽然只在网上视频过,但大家一起努力了这么久,彼此都是志同道合的姐妹,女孩子们早就结下了深厚的友谊,都是精英,谁都清楚,她们要豁出去完成从未有人做到的“违逆大业”。
在“大业”面前,前爱豆只是一个人品低劣的渣男而已,他或许会对她们的盘算产生一点点阻碍,可跟她们真正要面对的狂风巨浪、入云高峰相比,这点小波浪根本算不了什么。
虽然很不幸但又有点好笑——简锦辉就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自己曾经的真爱粉嫌弃地踢开了。
女孩子们联合起来,大刀阔斧搞事业,直到爆发前夕都无人察觉。
她们有过约定,会长/萤萤/老板是最先启发引导她们的人,也是曾今唯一发自内心为这世上的女人考虑的人,她不擅长做那些麻烦事,那就让她们来。
她只需要开开心心做甜食,外面又是风又是雨的人身攻击也必须挡住,绝对不能放进来影响她的心情。
虽然很幸运但又有点滑稽——妩萤也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根本没做啥,就被女孩子们拥着躺赢了。
妩萤还等着“手下”向自己汇报进展,自己好摩拳擦掌,用传说中的主神气场惊艳世人呢,一连串的消息就来了——
“郎钰她们负责的电影剧本写好了?好!让我看看……什么,拍都拍完了,甚至已经在影院上映了,第一周票房就过了一个亿???”
“文雅联系国外超模做的访谈发布啦?我看……啊?半个月前就发了?她还写了一篇论文引发了世界范围的讨论???”
“专门寻找‘丑女’拍的群像纪录片也……也拍好了?这么快?奖都拿完了???”
“佳佳林欣佳怡还有思晴文雅阿月……她们现在都在外面忙,所以只有我一个人啥都没干?”
妩萤呆滞:喵喵喵?我为什么这么懵逼呢!
“什么?我比赛还晋级决赛了——”
“哦,就这。”
茫然恍惚又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妩萤带着点小不甘,悄咪咪跟此时唯一还有空跟她聊天的白延嘀咕:“这不行啊,我不是打头阵,帮她们作威作福的避风港吗?”
白延沉吟了片刻,没有告诉她实情:孩子能干,当吉祥物也挺好的。
他只说:“就差最后一步了。”
妩萤的注意力立刻被转移,神色严肃起来:“麻烦你找的人找到了吗?”
白延点头。
妩萤毫不犹豫地相信了他,斗志也昂扬了起来:“我,不,我们,全都准备好了!”
改变世界,便在此一举。
“超新星”的决赛,以走秀的形式进行评判,每个模特都会竭尽全力走一场T台,主旨不定,要求不定,只限制了场地和时间。
而这一次,注定将有一场旷古至今的大秀出现。本次“超新星”决赛共有三十人晋级,其中有一人退赛:
次轮赛最后一天晕倒的小云还是听了妩萤的话,将信将疑地做了检查,结果查出了胃癌,一下吓得不清,斟酌之后觉得还是命更重要,忍痛交了违约金离开了。
小云的黯然退赛并未对决赛造成波澜,甚至她退赛的原因都被节目组含混而过,不对外透露。
观众们关心更关心决赛内容,很快就忘了之前风波的主角之一小云的存在,热衷于讨论几位曝光率最高的热门选手,妩萤三人当然跑不掉,名字天天在热搜上面飞。
都到这时候了,观众老爷们对妩萤她们的感情很复杂。
感情——也不能说这么好听,叫孽缘还差不多。
讨厌还是发自内心的讨厌,毕竟那三人又“丑”又爱作怪,厚颜无耻地把“关系户”写在脸上,谁看了不觉得牙痒痒。
可看着看着好像又看习惯了,她们一路走来闹出那么多事,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很诚实地有点小期待,不知道决赛还会整出什么好玩意儿……幺蛾子!
还有还有,妩萤开的那家店啊,出的甜品还真的挺好吃。
在甜食店铺基本上快倒闭完了的如今,能吃的东西少,能放心吃的更少,商家弄出的“减肥食品”一个比一个难吃,突然出现了一家正常好吃的甜品店,堪比天仙下凡拯救世界。
虽然……虽然她家的甜品吃了不会瘦,但也吃不胖啊!
这么想着,花钱买买买吃吃吃顿时就心安理得起来了。
就有一些妩萤铁杆黑报着挑剔报复的心买了些甜食回来,吃了几天,不约而同停不下来,早上起床照镜子都觉得自己变得容光焕发了,哪有此前青着眼眶无精打采的样儿。
就算不全是甜食的功劳,但大家吃在嘴里,被失而复得的幸福感一淹,心态难免发生微妙的变化,再骂妩萤时竟然委婉了不少,又仔细看看她那张嫩脸,忽然觉得似乎也不是那么丑……
放到之前,平白产生这种“大逆不道”的念头,不说别人了,当事人自己都会吓一跳,怀疑自己脑子是不是出了问题。
可谁叫最近社会上的变化巨大,趁着“超新星”吸引了绝对的活力,所有人的视线集中过去,就有些过去根本不可能登上大雅之堂的“旁门左道”伺机悄悄发展,并且约好一般同时冒了出来。
就像这几天正在热映的那部电影,讲的就是个丑女的故事。
女主角因为脸上有疤,上学时一直遭受校园欺凌,父母忙于工作从未注意到女儿的异常。
女主角隐忍到初三毕业前夕,终究没躲得过去,脸被同学用笔划烂,而和她一起被欺负的另一个丑女不堪受辱,从五楼卫生间纵身而跃。
亲眼目睹朋友死去的女主角大受刺激,从而黑化,决定在毕业前最后一个月内完成报复……
故事比较简单,但编剧和导演双管齐下,将女主角觉醒前的受辱过程刻画得入木三分。
十五岁的小姑娘本应青春靓丽,却因为脸上一道可以忽略不见的小疤痕跌入泥泞,成为全班乃至全校学生任打任骂的出气筒,老师也对她不屑一顾,对她的遭遇全当做没看见……
女主角的痛苦、悲伤、绝望,绝望后的挣扎、不屈、怨恨,都被镜头生动地展现出来,令观众仿佛身临其境,自己就站在这个小姑娘身边,目睹她所承受的种种不公,再冷硬的心都要碎个干脆,只余一腔同情和何至于此的痛恨。
在这之前,从未有过影视作品讨论过“美丑价值观”的正确与否,人们像是自发地统一了答案,才不需要在意什么对与错。
但这部电影出现了,人们过于迟钝的脑袋好似终于醒悟,开始有人不安地发出声音:“为什么我这么茫然,我们的社会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追求美丽没有错,但是,我总觉得……在我们追求美丽的道路上,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有了一个声音开头,后面的第二个第三个……就顺利了,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有点不对。
因为女孩子长得“丑”,就往死里欺负和排挤,这正常吗?明显不正常啊!那他们之前怎么会觉得很正常?
而且,脸上只是有一点疤,一点斑……有丑到辣眼睛不想看第二眼的程度吗?
这也是越来越多的人心惊之后,在不断思考的问题。
与此同时,还有相似题材的纪录片凭空出世,将电影还未消退的热度再度托了起来,各种访谈研究报告也趁热打铁地紧跟而上,要事实有事实,要数据有数据,完全打了某些势力一个措手不及。
已经热闹起来了,似乎还有更多人——更多的女人,藏在暗处不吭声。
她们仿佛知道了什么,明明无人组织,全靠专属这个性别的默契无声传递,就在无人察觉时悄悄地达成了共识,现在潜伏不动,等到时机到来便会鱼贯而出——这趋势注定要越燃越烈,不受资本所掌控。
以颜值凌驾众生的时尚界真的坐不住了,事情竟会如此发展,事先怎么都想不到,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必须将人们思索的念头拉回来,再回到曾经的观念来。
丑就是原罪,美才是众望所归,应当受世人追捧!
既然如此,代表“丑”的妩萤三人就绝对不能再亮眼,不说能拿头名了,她们必须平凡无奇,一点波澜都不能掀起。
而她们的决赛都要站在T台上,这就很容易操作了,后台随便发生点什么,别人根本鞭长莫及。
另一边,评委那里也收到了风声,明白了上面的暗示。
他们这样的超模是现行模式下的最大获利者,女模特不乐意自己呕心沥血才得来的地位陡然降低,男模特也不愿意突然失去原本的便利,就算变故给他们的影响没女模特大,以后想保持养尊处优,也会比过去辛苦更多。
所以,于己于他,他们都不应该跟上面对着干。
简锦辉赫然为首,不需要暗示,他本来就不可能放任妩萤三人出头,现在更要出尽全力。
三个女评委也没有意见,虽然她们身上的伤痛比谁都多,受的苦换个人根本受不了。
不过,薇薇安在里面眸色变换,似是差点就做了个决定,但理智压倒冲动,她又重新沉默了下来。
这场比赛,胡月必须拿到冠军。
本是早决定好的结果,不出意外并不会有变化,胡月完美符合“美”的所有标准,得到冠军实至名归。
——但,这是上场前胡月第几十次听到这样的话。
“你就是全世界最美的女人,没人比得过你,你绝对没问题!”
“放心,冠军肯定是你的,毕竟你这么美,谁能不痴迷你的美貌?”
“胡月,听我说,你真的太漂亮了!以后薇薇安的位置就是你的,不对,你会比薇薇安更出名,想要什么都能……”
“——啪!”
胡月抬手扫掉了化妆台上的瓶瓶罐罐,死白的面颊薄如金纸,皮肤下的青色血管清晰可见。
她从喉管里发出喑哑的声音:“我是最美的,所以想要什么都能得到?”
“那为什么,锦辉哥哥至今没有正眼看过我!”
“又为什么,那个丑陋的矮子还能够晋级,要和我走同一个T台!”
胡月爆发了。
她坚持到如今,曾经的绝对自信不知不觉被扯碎了大半,眼看着罪魁祸首还要继续招摇,让她原本坚定的三观碎得更惨。
胡月不明白,她怎么都想不通。
自己确实是最美的,没人能否认这一点。
她坚信变美能够改变命运,自己整容前后得到的待遇对比,就是最有力的证据。
可是,为什么,什么时候——
胡月抓住经纪人的袖子,开过眼角后显得更大的眼睛仿若凸起:“我美吗?我再问你一遍,你老实地回答我!我是不是最美的?我比那些女人美一百倍,没人比得过我,冠军是我的,锦辉哥哥眼里有我,只是他不能说,对不对?!”
“对!当然了!该是你的东西,怎么可能不是你的!因为没有人比你更漂亮啊!对、美貌能给你一切!”经纪人心中滑过一丝惊恐,口上却连连道。
胡月反复问了三四次,手才在某一刻泄力。
她恍惚了一瞬,随即便强迫自己相信这个答案——她必须比任何人都坚信这一点,这是她强忍剧痛坚持至今的唯一动力。
“我会证明给你们看……”胡月喃喃,高傲的微笑重新展开,回到她苍白的面上。沙滩,海岛,森林,阳光下风光无限。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又见面了,感谢你们于百忙中抽出时间,关注这场全世界最伟大的盛会——”
主持人熟悉的声音于上午九点整准时响起,通过广播、商场大荧幕、电视直播……等途径刹那传遍世界各地。
跟开幕式那天一样。
走在路上的行人同时驻足,仰头看向挂在商城外的巨大荧幕——不一样的是,露天广场上挤满了老早就等在这里的人,专门为了最好视野观看直播、又能热热闹闹而来。
刚到公司上班的职工提前到达,赶紧打完卡就冲向自己的工位,打开直播准时收看——不一样的是,连最认真工作的严肃领导也暂时搁下了手里的工作,与民同乐般打开“超新星”决赛直播看了起来。
还有一点不一样。
网上的嚎叫比之前只多不少,网友们趁乱杀进论坛,大叫不停的关注点也……有一丢丢的区别。
【快!!!十秒钟!五秒!最后一秒——开始了!!!】
【哈哈哈哈上次看直播虽然也很正当,但老板就在旁边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吓死我了都,这次终于解放啦!老板自己也在看,我安心拿出网购刚到的小熊饼干,万事俱备!】
【楼上买的小熊饼干是在妩萤的网店买的吗?居然背叛革命投向了敌军!鄙视!】
【举报了,楼上故意引战。长得丑就是“敌军”吗?这些天线上线下天天吵,吵得我都烦了,好好的直播讨论帖别又引来骂战。】
【成天丑丑丑丑丑丑烦死了,厌丑怪滚出去!】
【果然吵起来了,建议去隔壁专用骂架贴吵,我只想知道姚佳怡什么出来,胡月应该能拿冠军吧?】
直播间的观众约等于网友,都忙着内战掐架去了,主持人该说啥说啥还是没人搭理就是了。
还好主持人依旧很有自知之明,飞速念完必须说到的广告词,就开始走介绍评委和比赛规则的流程。
评委还是那七个人,规则也跟往年一样,这部分基本也能一笔带过,不过超模评委人气摆在这里,他们开口,还是有粉丝回来听听爱豆们在说什么。
评委们坐在和初赛时相同的位置,面对镜头,好似连微笑的弧度都不曾改变。
“在选手们的辛苦努力下,终于等到了今天,我很庆幸,能作为现场的一份子,亲眼目睹时尚界的新星冉冉升起。”
一个男评委开头,其他人接上,巴拉巴拉说了一堆好听的场面话,其中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还重点强调了比赛第二,团结友爱。
谁都知道“超新星”举办至今,从来都没有友爱过,新人模特到这里就是来厮杀的,只有冠军是唯一胜利者。
这一届就更可怕了,选手们除了要厮杀,还要小心那三个地雷随时可能爆炸——砰!很大可能全员上天,无一幸免。
【炸!就要看地雷爆炸!】
不是当事人,跟时尚圈毫无关系的路人们却不怕那些,他们的重点早变了,比起选拔冠军,巴不得地雷快点炸。
【竟然有点期待妩萤三人组能拿到冠军,我是一个人吗?】
一条条弹幕从评委也能看到的现场大屏幕上滑过,主持人和评委都不瞎,但他们都面不改色,全当做没看到。
主持人道:“简先生,您作为世界影响力最大的现象级模特,对新人是否有什么寄语呢?”
打光集中,镜头锁定,灯光下俊美非凡的男人轻捏耳麦,再次笑着说出他传播范围极广的名言:
“我个人一直坚信,时尚是展现自我,自由的艺术,而不是统一审美。我希望刚踏上路程的你们能肩负这一责任,在传递美的道路上走得更远,更远。”
掌声如雷鸣!
虽然大家或多或少都清楚这说的就是屁话,审美早八百年就已经统一了,只有先越过统一标准的坎儿才有机会在台上“展示自我”——但这并不影响大家听了简锦辉的发言,被他几年如一日的不变赤忱之心感动到。
平等!
自我!
听着多好听啊,一边认同一边歧视两不误的人们,不就最喜欢这句话吗。
“啪,啪。”
简锦辉身边的人也鼓掌,掌声却比大部队慢了几拍。
白延在简锦辉看来时就收回了手,视线也转得极其利落,分明连一丝余光都不想与后者相对。
简锦辉的微笑有一瞬变成了僵笑:“……”
怎么回事,就算白延比他更有权势,但他也不虚白延才对,为什么每次对上白延,都会有种鼻梁反复剧痛的不祥感?
而且,他明明调查过,白延这些天并没有什么动作,根本没管节目内部是否发生了什么,他不可能知道他们的小动作。
那这股莫名的慌张就更奇怪了。
“平等和自由吗。”白延说了来到决赛的第一句话,铿锵吵人的音效似乎都不由得地静了静。
摄像师更控制不住自己,将镜头转到男人只能说“丑”的脸上,想了除了现场的几百人,天南海北的人们隔着屏幕也是悄然无声,好似被拎了后颈皮子般浑身一凉。
白延:“我拭目以待。”
说完,他神色冷淡,什么都不做,却比什么都做了更吓人。
比起前台陡然降温的安静,后台很是热闹。
决赛的形式跟初赛有些相似,但显然此时仅剩的30人将全力以赴,让自己的“美”力压他人,独占世界的眼球。
初赛每人只有几十秒的时间,而决赛时间不定,惯例是最多可以走完一首歌。
在这首歌的时间里,模特不是仅凭外表独自作战,她们的动作、服装、道具、音乐……所有的一切,都要为最后浑然天成的美丽服务!
“背景音乐再去确认一下,千万不能弄错了!”
“服装服装……这块纱怎么回事?赶紧重新熨过!”
“别紧张,别紧张,深呼吸——呼!我不紧张我不紧张……”
无名的模特来回踱步,时而对着不存在的观众露出毫无误差的笑容。
胡月亲自检查已经换上的服装,粉底盖住了青黑的眼眶,她弯腰时,根根分明的肋骨在皮下凸出,被镜子照得清楚。
又有模特双手合十在祈祷,隐隐约约隔了好远,似乎还有人在唱歌,在叱骂。
每个休息室,都塞满了或高或低的音量,真让人难以想象,惊艳世人的美丽,将出自这一个个狭小空间里。
属于妩萤三人的休息室,氛围没那么紧张,可妩萤的表情却有些严肃。
“实在不舒服就别去了,我跟你们怎么说的,只有身体最重要。”妩萤说。
她劝说的对象刚换上走秀的衣服,腰和胳膊还有大腿都露了出来,再加上本人时不时吸吸鼻涕,顿时显得很是凄惨。
“没——嘶,没事,老板,好不容易混到决赛了,这几分钟我还是能走下去的。”林欣的声音有点瓮里瓮气。
她运气不好,昨天洗澡的时候热水器坏了,热水突然变凉水,又赶上海岛气温骤降,就折腾成了感冒。
妩萤和姚佳怡看林欣脸蛋通红,虽然没烧,但精神明显不振,都劝她不要逞强,可平时最惜命自觉的她这时候反而不听话了。
“你们还不知道我吗?要出人命的事情我死也不干,能撑住我才上,顶多下来后去医院输个水,放心吧,放心,我绝对乖乖去医院。”
“老板,佳怡姐。”林欣突然正经了,“我能走到这一步,多亏了你们——不不不,我自己努力了多少我清楚,如果没遇到你们,就算我不吃饭,天天训练,费尽心思抢走别人的镜头……我也走不到决赛,不仅如此,我可能已经没命了。”
“真要说,我现在大赚特赚,就算不参加决赛也不亏,但是……老板你们不关心网上的人怎么说,你们想做的事是他们想不到的。我烦透这些肤浅的人了,骂我无所谓,怎么能骂你们呢!”
“我要是这时候缩了,他们气焰高涨了,还以为我们怕得想跑呢。所以我必须走完这场,虽然可能效果没那么好,但只要把我想表示的东西显露出一半、或者只要能表现出来,我就心满意足了。”
林欣笑得很好看,这是一向滑头爱经营的她,最帅气的一次。
妩萤只觉得心头一热,林欣都这么说了,她还怎么阻止。
“其实我想告诉你们,我想带着你们做的事,也没有多了不起……去吧!林欣,你是第一个,替我们打好头阵!”
林欣笑着:“好嘞!”
决赛的出场顺序打乱重抽后,林欣是第一个出场。
她无所畏惧,宛如逆风扑向高空的单翼蝶——最先昂首挺胸地冲了出去。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城南冷冻厂很宝宝进去就不疼了 同桌让我把腿张开给他看

下一篇: 一人一羊走出胸前两个巨大的兔子蹦出来 污到双腿流水的黄文

本文标签: 竹马 你想 高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