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外面的人并不温行之和温远洗手台做 全是肉的糙汉文难哄

外面的人并不温行之和温远洗手台做 全是肉的糙汉文难哄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5:01:20

外面的人并不清楚后台的惊涛汹涌,他们只知道——本次“超新星”最受关注的未来之星出场了。
一个还算吸引眼球的少女模特走到了前面,刚得到评委席上稍稍认真些许的认可,下一秒就没有人再关注这个可怜的小姑娘。
LY公司半公开半隐藏的“最强武器”,正式露面的一瞬间爆发出的惊人杀伤力,处于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意外的是在真实镜头下远超想象的绝美,清理自然是在场且不在场的所有人的反应。
“太……”
【太美了……】
控制不住的呢喃成了共通的心声,名叫胡月的模特徐徐走进,顿时让众人忘记刚才还称赞了一句“不错”的小模特。
“惊人的杰作!”一个男评委毫不犹豫地做出点评,“就算不用工具测量,光用眼睛也能看出来,198号的身材达到了无与伦比的标准,任何地方都不多一分不少一分。”
主持人立马激动地补充:“过去的我们一直认为,绝对的完美不可能存在,都会出现一丝不达标的瑕疵,但现在我们知道了——神的造物出现了,198号选手,毫无疑问,她的美丽征服了所有人!”
事实上此时并不需要解说,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这位198号模特的独一无二。
他们,尤其是之前并不知道胡月存在的人,三观全被震碎了。
肤色、身高、胸围、腰围、臀围……所有数据都最优值的完美女性,坦然自若地走到了大众眼前!
看啊,这个完美的女人肤白似雪,弧度固定的微笑标示着不变的温婉,无一不符合人类审美的“身体部件”,大小尺寸似用精雕细磨而成,一个不漏地拼凑在她身上,组合成了一个绝对完美的神之造物!
多美丽!多震撼!
什么?这个“神之造物”其实是人造合成的,真正将她打磨得如此完美的,是现代无比先进的整形技术?
这种事随便拉一个人都能想到。
但有什么问题吗?
作为欣赏或把玩这样的艺术品的无关之人,大家只关心这件“物品”的外观是否合心意,并不在意物件内部是不是被外力碾碎的骨血。
【我第一次看到这么美的女人!从今天起她就是我的偶像了!】
【我……我也想像她一样美,怎么才能做到呢……】
【这是值得纪念的一天,最美模特提前诞生,没有任何模特能超越198号,我感动得想哭!】
观众在尖叫,直播的在线人数以恐怖的速度飙升上亿,并且数字还在眼花缭乱地跳动增加。
这个场面全然符合幕后之人的设想,暗中准备更多的投入,让这个初露头角的“艺术品”再接再厉,更快、更多地创造商业价值。
虽然,“艺术品”本人情绪略有放松,但并没有太满意。
因为她真正想取悦的男人反应依旧平平。
胡月即将走到T台最前方,距离评委席中央——被称作最完美的男人的所在,也不过几米。
她因惊艳世人而来的膨胀只持续了几秒,就在那个男人平静的目光中冷却了。
简锦辉始终面带微笑,偶尔顺着节拍鼓掌,他以同样的目光从头看到了现在,没有哪个潜力女模能让他动摇一分。
胡月本以为自己会成为例外,毕竟她做足了准备,用最大努力让自己的美更盛十分。
同样在评委席上,享誉一时的三个女超模脸色早变了,失去了前辈对后辈的高高在上,切实的威胁化作刀片抵到她们脖子边,让她们连礼节性的微笑都挂不出来。
而除了简锦辉外的两个男超模评委,姑且还能冷静地坐着不动,但胡月清晰地感觉到,他们的视线比狗皮膏药还难缠,死死地黏在她暴露的肌肤——亦或者胸臀的凸起上,暗藏想食肉噬骨般的垂涎。
胡月早就习惯了别人这样看她,但她只希望一个人能这样看她。
那个人无动于衷,好像无论她变得多美都不会改变。
‘是我的问题,我还不够美,都是我的错……另一方面也说明了,锦辉哥哥真的是世上仅存的尊重女性的绅士,他那么好,我应该开心。’
胡月不知第多少次失落地说服了自己,想着比赛完再做一次手术,把最近有点钝痛的胸重新修复一次,顺便继续增加胸围。
除了自己外的女人都不值一提,除了简锦辉外的男人都是蠢货——胡月刚这么不屑地想着,便不可避免地注意到了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坐在评委席的最中间,按理说她应该第一时间关注到他,只是最爱的偶像显然更重要一点。
现在她发现重点了。
除了简锦辉……竟然还有一个男人对她的美无动于衷。
男人名叫白延,为人所知的资料几乎空白。
简锦辉好歹有微笑,白延的脸上没有表情,一个个美貌至少远超普通人的漂亮姑娘从他面前走过,他竟然真的做到了全部无视。
包括胡月。
——没错,连胡月都不能让他眼前一亮。
‘这个人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胡月气得心梗,很莫名其妙,她从白延身上感到了熟悉——跟之前险些被呆瓜矮子会长气死时的情况很像,这个男人好似在用同样的目光看她。
像否认。
像怜悯。
‘他……怜悯我?他们觉得我可怜?’
胡月简直气得发抖,她的骄傲被两个丑人践踏过,一个是妩萤,一个就是白延。
她是靠自己的努力走到这里的,她得到的惊艳憧憬都堂堂正正,这两个人凭什么敢瞧不起她胡月?!
然而。
就在谁也没想到的这一刻。
白延动了。
他抬起尊贵的手,轻轻地鼓了三下掌。
掌声并非送给她——胡月忽然意识到了这一点。
她在T台顶端停顿数秒,转头回走时与后一个人错身而过。
本该全程送给她、直到她离开T台的掌声与欢呼,在前一瞬诡异地停顿了一下,像是世人还没做好重迎天命之女的准备。
不管它们响不响起,回不回来。
姚佳怡昂首走了上去,又有个娇小的身影紧接着走在姚佳怡身后,与胡月擦肩。
这时,白延的掌声响起了第二次。
虽然没人能察觉,但他这一次的掌声,显然比第一次更热烈。毫无防备,为胡月欢呼的人们突然呆愣了一秒。
如此完美的模特的出场,基本代表着比赛结果再无悬念,后续再出来什么模样的美人儿,都不会出现超越此时的激动,毕竟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但不知道为什么。
本该被胡月无情抢走关注、却造成了巨大意外的女人出现了。
她走在胡月身后,最开始确实无声无息,但在胡月转身,让出了一条通道的那一刻——
不,不对。
在那之前,众人就已经看到她了。
并且当场瞠目,像看到某个消失于上世纪前的幽灵,又像看到亡者在眼前死而复生……再夸张点的描述也能试用。
总之,他们都呆住了。
观众失声,评委愣住,对胡月无动于衷的简锦辉看着这个女人走来,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哪怕是他,仍足足尝够了错愣才回神。
也正因为是他,才会得到远超常人的惊愕:
“佳怡……”
姚佳怡?
此时站在T台上的,是那个不敢出门半步,只敢憔悴软弱地待在家,等待他偶尔一次的如皇帝般垂怜的——姚佳怡?!
在简锦辉的眼里,姚佳怡与他印象里上次见面时的模样截然不同。
外表变化倒不是特别大,重要的是精神,这个女人跟曾经在他怀里发抖的女人对不上号了,她也看到了他,可眼里就像是没有他的存在——
她高傲地把他当做了空气,连一眼都不愿多看。
巨大的落差让简锦辉莫名感到无措,重要的引线脱离掌控的不妙预感再现,甚至比以前更深,他想着必须立即恢复原状。
可此时此地此情此景,简锦辉做不到。
他只能死死地坐在评委席上,用陡然晦暗的目光凝望自己的女人,仿佛无声的质问:
——你想做什么?
——佳怡,你不是害怕回到大众的视野里吗?你还是像以前一样“丑陋”,即使回来,处境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明明知道会这样,你还回来做什么!
座椅的扶手在简锦辉掌下发出微弱的颤音,姚佳怡的眼里仍然没有他这个人,当然也不会回答他。
在简锦辉外的其他人眼里,姚佳怡也跟他们的想象完全不一样。
大众对这位传奇超模的印象,几乎都停滞在她黯然隐退的四年前。
姚佳怡辉煌过,那时全世界爱她爱得如痴如狂。
但很快,美的风尚变了,姚佳怡却没变,所以即使她还是当初的她,人们还是毫不留情地将她抛弃。
以及,或许是为了树典型,打出头鸟,姚佳怡的退场连面子上的委婉都没有得到。
一夜之间,无数人将她的写真撕碎,把她的照片挂在肉眼能看到的任何地方,下面涂满批判的恶言,哪怕是当着她的面,也有数不清的小丑般的面孔在朝她冷笑。
她在仓促间被人们敷衍地赶走了,大家不曾关心过她的后路,毕竟以后不会再看见她。
可现在,被赶走的人回来了,当初的那些人看到她,是否会心生一点愧疚——乃至于毫无缘由的恐慌呢?
【真的是她?】
【我靠……我以为自己回到了八年前,那时候姚佳怡也参加了超新星,在这里崭露头角,我刚刚还以为……】
还以为真的回到了过去。
姚佳怡的“战衣”,跟八年前的一模一样,因为就是同一身。
她身披银白色的纱裙,反射洁白光辉的碎钻从鬓发间铺洒到长至脚踝的裙摆,映衬起她淡漠的精致面容。
这仿若冰雪雕琢而来的面庞不施粉黛,只有唇上略点淡粉,女人清冷的眸子朦胧又透彻,竟如梦似幻。
她不像其他模特那样露胸露腰又露腿,应该说保守得过分,如此肃然不可侵,便是“冰雪女王”这个冠冕的来源。
这身裙子被姚佳怡悄悄留在了自己家,隐退后也没舍得扔掉,她心底里还向往着当初,仍渴望着像今天这样的日子的到来。
所有人瞠目结舌,压住如被震慑般莫名狂跳的心脏,目视姚佳怡一步步行来。
她跟当初比,明显瘦了很多,却没瘦到“美”的程度,露出来的胳膊和小腿,甚至处在骨感与略微有肉之间的尴尬状态,只让人觉得怪异。
姚佳怡在评选美的地方,肆无忌惮地显露出这样的姿态,只能用“目中无人”来形容。
她没有昂头,但谁都意识到了她的高傲在何处。
姚佳怡一个眼神就让全场安静如鸡,隔着屏幕效果一致,大家都在女王的冰冷视线下战战兢兢,条件反射跪下来唱征服,还要唱两遍。
“……”
“又一个,又一个离经叛道的。姚佳怡,她难道也疯了?”
评委薇薇安又是第一个缓过来的。
虽然她的口中在质疑,她却说不出自己方才的心情。
嫉妒羡慕肯定没有,她更倾向于姚佳怡是来砸场子的,就热搜估计已经爆掉了。
薇薇安心里藏着的,是……敬畏?
林欣,还有姚佳怡,没记错的话,她们是一起来的。
可能只是她的肤浅直觉,薇薇安隐隐感觉到,这些看似脑子有病的女人来到这里,是要向某个无人敢违逆的“规则”发起挑战。
没错,谁都不敢。
只有她们敢。
而且……
很快就有人想起来,林欣和姚佳怡所在的工作室来了三个人,这仨百分之八百是砸场子坏女人联盟。
第三个砸场选手来得还快,这家伙就在姚佳怡后面,挨一块儿了!
【马蛋!!!我的眼睛啊!!!】
一个先知者发出警示众人的悲鸣。
【放姚佳怡出来吓我还不够,又来了个矮子我的妈呀救命!】
【你们特么是约好的吗?!!我¥#%@¥¥@*……】
莫名其妙不敢骂姚佳怡,但欺软怕硬骂骂姚佳怡后面的矮子还是没问题的。
无数亲切问候袭向“可怜无助”的妩萤选手,怪她长成这寒碜样还好意思登台走秀,跳个楼刷个存在感就够了吧,还想干啥?
妩萤选手:“呵呵。”
/d/file/tic/202110/k1owrfsope5.png
她压根就没捣腾自己,连衣服都没准备,从姚佳怡的豪华衣柜里扒拉出一件套上就来了,化妆增高垫胸也是不可能的。
但妩萤就是那么有自信。
她大摇大摆走上来,当着评委——当然,主要是简锦辉——翻了个毫无水分的白眼。
简锦辉:“???”
妩萤不屑:“哧。”
她扭头就走,丢给摄像头一个傲慢至极的背影。
姚佳怡主动停了停,大方利落地牵起妩萤的手。
两人就这么大摇大摆地下去了。
全体人员:“…………”
在难以形容的死寂中,白延啪啪鼓掌:“非常完美。”
他一本正经,对妩萤选手的表现的赞赏,百分百发妩萤和姚佳怡走得轻松愉快,不用想也知道,她们把多可怕的波涛汹涌就这么随意地扔在了身后。
薇薇安没猜错,不只是实时观看比赛的直播网站,外面能找到的所有社交平台,都在同一时间炸开了锅。
大多人感到一片茫然,茫然过后就是荒谬又愤怒。
【这样的三个人怎么可能当上模特,还入选参加比赛!主办方的审核是怎么做的,把我们观众当白痴吗?!】
【她们根本没将比赛放在眼里!我当杂志主编的表姐看了姚佳怡的出场,只一眼就差点气晕过去了,那三个人完全不尊重模特这一高尚的行业,简直践踏了所有人的审美!】
【姚佳怡以为现在还是八年前?看她那肥硕的胳膊腿,居然长了足足一圈肉,恶心!!!】
【那个矮子才是最过分的吧,我和我家里人都惊呆了,从来没见过这么丑的女的,五毒俱全了都!】
【最后出来那个,就是不久前闹得沸沸扬扬的医院跳楼视频主角?无语,我当时还给她说过话,觉得她喜欢简锦辉喜欢得很不容易,大家没必要攻击她……现在我把同情收回,这种人就是冲着热度去的,想火想疯了!】
不走寻常路线的三人组被绑在一起挨喷,群众的愤怒一路烧到主办方那里去,大家合理怀疑主办方恰了脏钱,为了流量连脸都不要了。
无数人要求三人组退赛,主办方承受巨大的压力,若是往常,再刚的官方也要在群众的呼声中滑跪,将惹了众怒的三人取消资格。
但怎么就说主办方恰了脏钱呢?这次官方硬是抗住了,对外界的抗议充耳不闻,只不冷不热地发了一个公告:
三位选手通过正常流程进入评选,无谣言所说的“暗箱操作”,请观众们积极参与评选,共通期待初赛结果的发布。
群众大骂:“干!厚颜无耻!”
结果还要等一天,下午的男子组初赛还没比完呢,观众们的热情就大幅度转移到撕逼骂战上去了。
最机智的记者立马找机会采访到了评委们,希望各位超模评委对姚佳怡等人的表现做出评价。
评委们当着镜头,不至于说得像网友那般直白,但态度基本一致,都对那三人近似挑衅的行为不予赞同。
连公认最和善温柔的简锦辉,都隐晦地表示了自己的意见:
“姚佳怡小姐是我的前辈,也是我的偶像,能看到她重登T台我分外惊喜,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妩萤小姐是我的粉丝,她走上过歧途,如今能走上正路,我也十分欣慰。还有林欣小姐,她曾是我同公司的后辈,一直很有想法。”
“这样三位优秀的女性聚在一起,应当是希望展现出自己更多的与众不同,她们的勇气值得我们认可。”
曾经的前辈需要“支持”,后辈很有“想法”,粉丝入过“歧途”——每一句话都带着点若有若无的暗示,全看听者怎么解读。
当然,大众的解读就是,她们三个现在走上的又是第二条歧途。
简锦辉的粉丝加入了厮杀:
【我们哥哥这是什么菩萨胸怀啊,那三个不要脸的丑八怪全蹭上了我家哥哥的热度,哥哥还给她们说好话!】
【当过私生的果然不是好东西,还挂着我们i锦辉的名义出来丢人,爷要让她死!!!】
好似顷刻间,妩萤成了简锦辉粉丝的杀父仇人,网暴人肉闹得昏天黑地——可是有点奇怪。
这波撕逼主力军只闹了一小会儿,还没蹿到最大的火花就被强行掐灭了。
简锦辉官方后援会的高层管理人员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严格管控起了散粉的公屏攻击,禁止她们人身攻击。
这令粉丝们很不理解,可后援会的影响力着实够强,一顿操作下来还真管住了大半,剩下的少许人还要继续闹,却没了最开始的气势汹汹,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同时间,网上还悄无声息出现了其他浑水摸鱼的动作。
比如突然有大V搞了个话题,讨论“姚佳怡等人的形象不符合大众审美,就必须往死里踩吗?”,引来无数网友前来一战,观点当然是一边倒的“太丑了必须踩死!”。
有人暗戳戳在匿名区发言“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姚佳怡挺好看的吗?太有气质了,好想说姐姐踩我”,被冷嘲热讽骂了几千层楼后,外面又悄咪咪冒出几个类似的帖子:
“求助:我觉得胡月好美,但又忽然感觉林欣那有点小肚子的腰好可爱,想戳,我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
“话说胖一点点的妹子也还好吧,哪有你们说的那么丑,不服也打不到我!”
帖子的下场完全相同,批判反驳一边倒,但贴主被骂完就消失了,网友们骂完指不定还得膈应一会儿,可能之后确实忘了,但贴主说的话悄悄留在脑子里,日后有了契机,总会想起来。
就像春雨润物细无声,挖坑也要讲究循序渐进。
目前看来这个计划很有效果,一步一步跳进坑里的倒霉人们都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被钓鱼钓进去了。
——此时此刻,暗中鼓捣了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在做什么?
答案是又在吃火锅。
不必质疑,毕竟火锅这么好吃,连主神大人吃了一次都上瘾。
妩萤一出后台,就拉上姚佳怡跑去了岛上酒店分给她们的房间。
林欣已经在那儿等了,贝佳佳在火锅边跟后来的她们打招呼:“会长快快快!羊肉卷要烫老了,我先给你夹出来。”
贝佳佳是比赛投资方之一,出现在这里并不奇怪,但看她带来的东西——煮火锅的锅及食材全套,就很奇怪了。
“哦,还有你们要的奶茶和蛋糕,请来的师傅太久没做甜品了,怕手生,会长和佳怡姐试试味道如何?”
贝佳佳有如天音的一句话,引来了其余三人的热烈欢迎:“来得好!加冰了吗?”
“加了加了。”
“那可好极了,在后台跟没空调似的,热死我了,一杯奶茶我就复活。”
“吸溜——唔,师傅是不是憋太久不敢放糖了,我建议再做甜一点,最好再铺一层芝士,我就好这口。”
贝佳佳记下了反馈,准备待会儿返给自家投资的甜品店后台,现在得先吃火锅。
三个女生一个女神在空调房里吃得热火朝天,全然不担心比赛结果。
香味儿顺着门缝飘啊飘,飘到了酒店走廊,还有附近的房间。
不多时。
终于有人忍无可忍,来到她们门口砰砰敲门。
林欣不情不愿地搁下筷子,打开门,门外怒气冲冲的居然还是熟人。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按道理来说,今晚一直到怀孕为止 攵女乱h*拉开双腿抵在墙上bl

下一篇: 坤九七最盼望公么的粗大满足8了我 太粗太深了太紧太爽了免费

本文标签: 的人 汉文 行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