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街头突击训练椅子上有木棒坐下去吃饭 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第三章

街头突击训练椅子上有木棒坐下去吃饭 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第三章

作者: 来源: 2021-10-25

街头突击训练的效果喜人,妩萤很满意。
她们在路边喜滋滋做了几天吃播,光是怒视她们的人就有一打,更别提还有怒气冲冲,试图找茬的人若干。
即使她们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只是坐在一边,自顾自吃着自己的蛋糕,在别人眼里,就像犯下了滔天罪行,比杀人犯还要可恶。
在喂了一个低血糖发作的路人甜食,又靠白大杀器吓跑五个想掐死她们的路人后,妩萤喜滋滋,又多吃了一块蛋糕。
“还好有白延在,太方便了。”
“不过,也是讽刺啊,在几年前,这明明是最常见的场面。”
摇摇头,她没有生气,只是对自己打算做的事更确定了。
“佳佳,你要多吃一点。”
妩萤捏了捏姚佳怡的手腕,感到指下有了一点肉感而非咯人骨头,免不了继续唠叨:“他人的白眼就是你前进的动力,就算瞪死你你也不会真的死,那又有什么呢。”
“你只是吃了她们本来可以吃却不敢吃的东西,就已经这样了,等到真的站到高台上,投向你的目光会比现在更多,更狠。”
这些天下来,妩萤本就喜欢照顾女孩子,一有殴打渣男的终极目标,跟宿敌的恩怨立马放飞,跟宿敌家天命之女的关系跟着突飞猛进,从那声“佳佳”就能看出。
她的老妈子属性彻底压不住,对姚佳怡尽心尽力,简直好上了天。
姚佳怡也心知肚明,妩萤对自己有多上心,她不想辜负妩萤的心血。
“嗯,萤萤,我都明白。”姚佳怡轻声,“我知道我们要做什么,阻碍会比我隐退前那段时间遭受的更大,恶意也是,如果我这点视线都受不了,那就不用走出那一步了。”
“以前的我太天真,以为逃避了就可以当做不存在,却没想过,只要后退一步,就几乎不可能再有回头的机会。”
姚佳怡有思考过妩萤要她这么做的用意,所幸她并不蠢笨,只是过去不曾有思考的机会,才没有想过问题所在。
大约六七年前,人们的审美突然改变,几乎没有过度,好似一夜之间世界就变了,姚佳怡怎么都想不通原因。
但当时女性的处境变得没有这么快,她们先是被“不够白就是丑”的舆论影响,一窝蜂努力美白,思路还没转过弯,“身高一米七体重九十斤才是标准身材”又来了,接着又是“该丰满的地方必须丰满,和该瘦的地方并不冲突”……
可以说,女人们完全是被牵着鼻子走,一步一步走进了坑里,等少数人发觉不对劲,想符合大众审美必然会损害身体时,已经没法后退了。
男人们会说这点苦都受不了,谁谁谁整容完就当上大明星了,看看人家多漂亮啊,你们怎么就不行?不行倒是无所谓,也就是没人想跟你结婚罢了。
温水煮青蛙,悄悄煮了两年,想反对的女人说不出话了,其他女人都习惯了。
那时候,她们已然吃不了喜欢的零食,死也不敢沾糖,想方设法变美,并且为自己不完美的身材自卑抑郁。
姚佳怡如今回想,那时第一步就不该退,吃什么,做怎样的自己,不是人最基本的权利吗?为什么要被“美”所绑架,最终变成现在这番模样。
“有自信的女孩子才是最美的,所以你要自信起来。”妩萤这么说。
姚佳怡逐渐认同了这个说法,当然,前方有多艰难她也清楚,只不过——
对一个失去事业、家庭、爱人的女人而言,未来不会比现在更糟糕了,那不如豁出去,不顾一切往上走。
况且,她不是孤独的,身边还有人陪伴。
妩萤要和姚佳怡一起参加选拔赛,不过妩萤觉得自己现在的形象挺完美的,不需要像姚佳怡那样增肥,还挺轻松。
姚佳怡身高一米七五,妩萤刚见到她时,体重只有八十五斤,如今被妩萤养到了九十五斤,但妩萤还不够满意,至少要再重十五斤才算健康。
以姚佳怡的个人意愿,在恢复健康体重的期间,她打算同时健身塑形,把肌肉练出来。
说明理由时,姚佳怡还下意识有点自卑,但随即反应过来,又提起了底气:“我还是模特时,练过腹肌和马甲线,健身塑造曲线美是我们那一代模特的标配,不过……后来就没人再锻炼了。”
姚佳怡没说出来,她狼狈退隐的一大原因,就是练出的腹肌引来了诟病,大众公认女人不应该有肌肉,像男人那样练出腹肌像什么话,太搞笑了。
妩萤就不一样,她一听,比姚佳怡本人都激动:“腹肌好呀!摸起来手感可好了,看着也养眼,练,必须练!”
姚佳怡刚露出欣喜的表情,就见白延默默看过来,眼神还是那么冷冷清清,但她居然品出了一丝微妙,好似在说:她为什么这么激动,摸过?摸的谁的?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姚佳怡突然能get到白先生的一丢心理活动,白先生话少能打有正义感,愿意帮她们揭穿渣男的真面目,姚佳怡从他那里感受到了老父亲般的稳重。
但稳重的白先生,在面对萤萤时,总会悄咪咪泄露出起伏的情绪……
似乎发现了什么,姚佳怡不禁抖了抖。
妩萤对这点细节一无所知,她正喜滋滋地打着小算盘:“比赛还有半个月开始,训练还来得及,我已经抽空去报名了。”
姚佳怡道:“我记得超新星的报名要求,最低是以工作室为单位,一个工作室至少有三名模特参加?可我们只有两个人。”
按女子赛区算,白延肯定不能参加,能上的只有妩萤和姚佳怡。
妩萤笑得狡黠:“我们可是有后门的,你忘了吗,超新星背后出钱最多的人是谁?”
姚佳怡:“是贝佳佳小姐!”
妩萤哼哼:“这不就成了,我们先报名再找人,十五天怎么都找到了。而且,你们以为我天天拖着你们在这儿坐着,只是为了干坐着招人恨的吗?”
姚佳怡:“!”
妩萤优雅地翘起腿,不紧不慢地将手里的珍珠奶茶喝光。
上午的太阳不大,甚至还有些阴沉,但路人们的目光是灼热的,人来人往,想把小矮子妩萤和坏女人姚佳怡干掉的死亡视线总是少不了。
已然刀枪不入的姚佳怡轻轻一笑,跟着拿起小刀,把面前的芒果班戟优雅地切开。
白花花的奶油欢快跃出,像促使人食欲加倍的雪花绵绵冰,别提有多吸引眼球。
“嘶——”
有人使劲吸溜口水,怒气冲冲地加快了脚步。
也有人健步如飞,带着手撕世界般的恐怖低气压,杀到了三人面前。
是一个年轻女人。
妩萤的目光在她过细的腰上停留一秒,眉头稍稍蹙了蹙。
年轻女人的表情也很恐怖,双眼通红,看她们宛如看杀父仇人。
姚佳怡先站起来,用不穿高跟鞋也很傲然的身高俯视对方:“有事吗?”
女人因脸上肉少而高高凸起的颧骨抖了抖,掉下来一点粉。
就在姚佳怡以为这女人眼睛一瞪,就要发飙时。
女人喉咙里“咕咚”了一下。
女人颤抖的手抬起,放下,抬起,放下……神经质般自我斗争了几轮,终是以气吞龙虎之势,指向姚佳怡刚切开的班戟:“这个你们卖吗?我买!”
姚佳怡:“?”
妩萤抢白:“不卖。”
女人急了:“我给你们钱啊!卖我一小块就行,我就尝,咳,回顾一下记忆里的味道。对了,你们也别想乱加价,又不是独你们一家,我去别的地方也……”
妩萤老神在在,审视女人一番,樱唇微启:“说了不卖就是不卖,这是免费员工餐,只有我家工作室名下的模特能享受。”
女人:“免费……员工餐?”
“嗯啊。”
“工作室?还是模特?”
“对啊。”
“…………”
“你也是模特吧?要跳槽来我们工作室吗,包员工餐,包解约费,包出名,包……”
“来他妈的!!!”林欣一冲动,想也不想就接受了小个子的蛊惑,但她说完就后悔了。
她是傻逼吗?!为了区区一块芒果班戟,居然答应了跳槽!
她连这伙人是干啥的都不知道!
都怪前天那块可恶的芋泥流心巧克力蛋糕。
低血糖靠蛋糕缓了过来,林欣活力四射地哭着跑回公司,刚好卡点没迟到。
林欣是个性格极其认真的人,知道自家穷,没钱给自己整容塑形,想要出头,就只能加八百倍地努力,平时练习绝对专注,一分钟都不敢松懈。
可那天成了例外,她好似整天都在砸吧嘴,走猫步时砸吧一下,练仪态时砸吧一下,中午在食堂吃模特专用素食餐时,竟然破天荒地砸吧了两下!
素食餐少油少盐,食之极其无味,还没白开水味道好。
林欣以前觉得没什么,可这时,她就像魔怔了一样,啃了一口生菜,想着的却是蛋糕的味道。
她满脑子都是想吃甜甜甜甜甜甜食!
好不容易戒了甜食,结果多年的艰难猝然被一口蛋糕摧毁,所有努力都付诸流水。
林欣愤怒了一整天,重新再戒一次糖分当然可以,但痛苦也要重温一次,她太亏了好吗!
在怒火之下,林欣决定了。
甜食戒是要戒的,但在那之前——她要抓紧时间把想吃的甜食全吃一遍!之后戒了就永远吃不到了!
一种甜食就吃一点点,反正结果已然注定,只要不会长胖就行了。林欣为自己找到了充足的理由,立即开始行动。
她起初想要自己做,可家里的烹饪工具几年前就扔光了,甜食原料倒是勉强能找到,可以做点简单的,但食谱又消失了,能找到的甜食制作教程只有勉强算低脂低糖的那几种,想吃高热量,建议直接做梦。
林欣好不容易能理直气壮地破戒,当然不满足低脂低糖,那种东西什么时候不能吃?她非要吃奶油奶茶芝士蛋糕巧克力!
而这年头想吃真正的甜食,比做贼还难,林欣一时找不着门路,脑袋一转,想到了祸害自己的罪魁祸首,也就有了今天这一遭。
硬撑了两天无果,林欣实在是太馋了,两只无神的眼睛都成了甜食的形状。
在这种情况下,狡诈小个子一句“免费员工餐”宛如天掉的馅饼,自带诱人芬芳,林欣就此掉进了沟。
但此时猛地回过神,她脸上浮现怒意:“不行,我可是LY公司马上要参加超新星的潜力新人,你们是不是骗子我都不知道,怎么可能跳槽。”
妩萤:“我们不是骗子,骗子怎么可能给你付违约金,还包吃包出名呢?”
林欣更觉得这伙人有问题了:“搞笑吧,LY的违约金得付多少钱,你们心里有数?还包出名,我又不是胡月那种级别的大美女,呵,我们老板都不敢这么说。”
说起胡月,林欣的口吻难免泛酸。
胡月就是和她同期的公司首推新人,人家家世好,签约前就自费花巨款全身整形,从头到脚没一处短板,日后必然大红大紫,今年超新星女子赛区的冠军估计就是胡月没跑了。
林欣羡慕胡月,甚至嫉妒胡月。胡月哪怕生下来很丑,只要有钱改头换面,就能瞬间成为绝世大美女,被世界追捧。
林欣也想出名,也想赚大钱,可谁叫她没有资本,从始至终只能靠自己呢?
“靠自己不好吗?”
林欣一愣:“你在跟我说话?”
“当然是对你说的。”妩萤说。
“你刚刚自言自语说出来的话,我不赞同。用整形手术改变的只是外表,真正的她还藏在壳子里一成不变,怎么比得上靠自己努力的人。”
林欣有些失笑,这个小个子长得丑,话说得倒是自信,怎么感觉她有点眼熟……不对,这不重要。
“现在的人只看外表,外表好看就能成功,谁要欣赏你的内在?你心里就算开了朵仙芭,看不到就是看不到,没人会在意。”
林欣自嘲,心中泛起些微刺痛,但还是冷漠地接着道:“想用心灵鸡汤来忽悠我,我不吃这一套,东西你们不卖就算了,不吃也不会死。”
是的,算了,吃一口甜食可能会让她松懈,她不能放任自己屈服于欲望,她更想往上爬!
“等等。”这次换了个人叫住她。
林欣不耐烦地回头,拼死克制住自己的目光不往班戟上滑,这一按,就落到了小个子外的另一个女人脸上。
林欣将其称作坏女人,因为那天她切了蛋糕,林欣对她的印象就不是很好,也没仔细打量过她。
这个坏女人今天没戴口罩,还稍稍后退了一步,让她们视线可以平视。
林欣不屑,第一个骗子骗人无果又换一个继续?亏自己还夸了她身材不错,脸也不过如此……
“……你??”
林欣实在太惊讶了,一时情急,差点咬到舌头:“你是姚佳——”
姚佳怡接过林欣的话头,小声问:“你认识我吗?”
“女神你是我的偶像!!!我高中就喜欢你了!”
林欣快哭了,巨大的喜悦从天而降,她想原地手舞足蹈,又想狂扇自己嘴巴:坏女人坏女人,说谁坏女人呢白痴!她可是姚佳怡!
自打高二看了一场时装秀直播,林欣就成了世界名模姚佳怡的脑残粉。
时装秀那么多美女,或温柔或骄傲或美艳绝伦,让人如同身在花园,可以放眼欣赏各式花色。
唯独一个女人冷若冰霜,她压轴出场,鞋跟踩踏激昂的鼓点,犹如敲打在每个人的背脊,瞬间让观众忘记了前面登场的所有花朵,眼里只有她一人,她就是T台上掌控一切的女王。
林欣爱死了姚佳怡那霸道冷艳的气场,多次幻想自己有一天也能震慑全场,走在前面的小妖精再妖艳,也只能灰溜溜被姐抢走风头。
姚佳怡几年前隐退时,林欣还大哭了一场,以为再也没机会见到偶像的英姿了,却没想到几年后会在街头偶遇。
偶像瘦了很多,气质也变了,但林欣还是一眼认出。
现实里的姚佳怡真好看啊,看那睥睨众生的眼,那高傲的鼻尖,那冷漠性感的唇,不过怎么脸都瘦凹了!还是以前更美——
“……”林欣忽然僵住。
她为什么会觉得姚佳怡以前更美?
现在可是以瘦为美的,姚佳怡如今瘦脱形,分明更符合当下的审美,可她莫名不爽,越看越不爽,完全无法昧着良心说服自己。
骄傲的、自信的、在T台上独占目光的姚佳怡,才是最美的。
可是……
两种完全矛盾的认知让林欣混乱了,半晌说不出话。
姚佳怡却很感动:“我没想到……现在还有人喜欢我,谢谢你,让我更有勇气复出了。”
林欣耳朵一动:“女神要复出?真的吗?!”
姚佳怡:“嗯,准备和萤萤一起重新参加超新星。对了,这位是妩萤,工作室的老板,我的救命恩人……”
林欣泪流满面:“我也加入。求求了老板!恩人!我宁肯不要工资也要和女神并肩作战!”
被无视了半天的妩萤:“……”
呵,这就是脑残粉。仅靠姚佳怡刷脸,工作室第三名女性成员顺利收入囊中。
林欣许久没有这么兴奋了,要不是想在偶像面前矜持一些,她巴不得原地起舞三圈:“我们的工作室在哪里?什么时候签合同?经纪人是这位帅……先生吗?老板员工餐是你做的?是不是可以吃饭了呀?”
姚佳怡忍不住笑道:“这么着急,不怕我们是骗子了?”
林欣:“什么骗子呀,这么说多伤感情。女神才不会骗人,我看完了你所有的访谈节目,你是什么性格我还不知道吗?我百分百相信你!”
姚佳怡不说话了,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即使她狼狈隐退也依然喜欢她的粉丝,仅凭一些视频采访,就坚定地信任着她的为人,甚至为了她毫不犹豫地离开公司,这是多么难得的信任?
姚佳怡的心激烈震荡,感动,但更怀疑自己是否有这个资格。
“不错,少女有眼光啊,跟着佳佳干,前途绝对有!”妩萤给深谙抱大腿秘诀的林欣点赞。
她没说大话,因为压根没有姚佳怡会失败的可能性。天命之女一旦奋起,可是要蹬火炮窜上天的,林欣抱上自然会被带飞,绝对赚大了。
“萤萤……”姚佳怡不知真相,只当妩萤无条件地支持自己,内心更受震荡。
不需要怀疑自己了,她越发坚定起来,一定要加油复出,即使会受尽讥讽嘲笑,也要为了这份信任,坚持到最后一刻。
妩萤:“既然已经骗到,咳,召齐人了,你们俩就抓紧时间养好身体,比赛开始前还这么瘦绝对不行。”
林欣:“养身体?赛前准备不是应该减脂……”
“不胖十斤不许出门,对,说的就是你林欣。佳佳,你们俩把甜食吃完就回去吧,午饭和下午茶都做好半成品放冰箱里了,自己拿出来热热,要全部吃光,锻炼也记得带上她啊。”
林欣:“嗯??”
怎么感觉不太对劲?
但现在发觉也晚了,妩萤摩拳擦掌,准备以极高热情投入下一阶段的筹划:“我和白延去搞付违约金的钱。”
林欣:“???你们手里没钱?!”
好歹是个潜力新人,林欣的违约金高达一千万,不是一般人付得起的,她看妩萤之前说得那么轻松,还以为这个老板是低调富婆,结果是她想多了吗!
妩萤不以为然:“不就是钱吗,随便弄点回来就行了。”
她对凡人的货币只有一个简单的概念,对堂堂主神来说,赚钱比蒙骗天命之女抢男人简单多了。
跟钱挂钩的事找贝佳佳最方便,但妩萤并没有联系贝佳佳,而是和白延一起出了远门。
临海,有“赌场之城”之名的A市。
夜已深,霓虹灯光却缀满夜空,让四方璀璨夺目宛若白日。
宫殿式的高大建筑物伫立在灯火尽头,所有初来乍到的游客第一眼望见,都免不了被这幅奢华所震撼,而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确实是为其而来。
妩萤透过车窗看到这座宫殿,却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无聊地问:“你说的又能赚钱又能间接打击渣男的地方,就是这里?”
“A市最大的私人赌场,也是LY公司老板名下的产业,今晚赌场正式开业,来捧场的客人非富即贵,大多与LY有关系,简锦辉也在。”
白延说到这里就够了,妩萤自行捕获了重点:简锦辉也在。
她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来砸场子的,赢走讨人厌的家伙的钱才最解气。
白延是怎么知道这些消息的,又是用什么方法带她进来的,妩萤没有问。
这个男人无处不透着神秘,根本不可能是普通的保镖,想来还另有一层身份,他自己不说就算了,只要他们有共同目标,便能一起行动。
“不把渣渣的钱掏空,绝不回家!”妩萤立下豪言壮志。
白延坐在驾驶座微微侧目,看到少女斗志高昂的脸,淡漠的黑眸似乎微暖:“好。”
一个字,就注定了某人今晚的不幸。
他们的车停在了赌场门口,迎宾认出这辆看似低调的豪车的价值,眼睛微亮。
隐约能见一位女士坐在后排,他热情地上前,想为她开门。
但居然晚了一步,前座的车门先开了,一个男人下车,绕到了右后方。男人的气势太迫人,哪像是单纯的司机,迎宾根本不敢与他争抢,只能退到一边。
理所当然地,他轻轻拉开了女士身边的车门,绅士地向她伸出手。
“嗯?哦。”
妩萤盯着落到自己眼前的手掌,男人完美的面容被车顶挡了一半,带着性感疤痕的嘴唇却尤为勾人。
她着实反应了一下,才把自己的手搭上去。
他们今天要砸场子,当然得拿出底气,对愚蠢的凡人进行降维打击。
轻轻一步,妩萤借着白延的手劲,站在了闪得耀眼的灯光里。
她精致的面颊未经粉饰,只穿着简洁的过膝白裙,宛如开在清水里的小白花,身处极致的奢华中,却丝毫不露怯。
白延身着一套黑色西服,跟他当保镖时的打扮相似,但又有区别,眼瞳深邃,气质竟是说不出的高贵。
“哇……”
周围的人见此,下意识发出惊叹。
可随即他们反应过来,不对啊,这一男一女不都是“丑”得不堪入目吗,为什么他们还被惊艳到了?
“丑陋”二人组无视掉所有怪异的目光,倘然自若地走进了赌场大门,所到之处皆受注目。
妩萤光明正大地拿出白延友情支援的一百美元,换了一个筹码。
“先玩什么?”白延在她耳边轻声问,一点看不出来他们就带了一百美元,多的一毛钱都没有。
妩萤环视一周,赌场一层只有普通客人,玩的也是小玩意儿,但既是如此,最小的筹码就是一百美元,真正的普通人根本玩不起。
“还用问吗。”她露出成神以来最邪恶的笑容,“当然是,眼里看得到的,挨个玩个遍啊!”
今晚,对某些来赌场玩乐的客人而言,必然是一个不眠之夜。
——赌神之神降临,在现场杀疯了。
一男一女的神奇组合,从最普通的老虎机开始,一路杀到转盘骰子百家乐德州扑克,无往不利,往那儿随便一站,闭着眼睛选号抽牌都赢钱,一个小时下来唰唰赚了几百万的筹码!
这还是人吗!
跟他们对赌的人眼前一黑想跳楼,庄家惊呆了,以为遇到了出千高手,暗暗控制了掉率,想给他们一个教训。
结果更邪门的事情出现了。
在赌神面前,暗箱操作也没用。
玩骰子游戏,这两人闭着眼睛押大,庄家故意骰了小,开盘一看,三个骰子满满当当十八点整,丝毫不给庄家面子。
庄家和众玩家:“???”
玩扑克更不用说了,庄家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洗牌,仍管不住好牌争先恐后往赌神里的女人手里飞。
赌场经理在庄家的耳麦里声嘶力竭:“你他妈的在干什么!千都甩到你娘的脸上了,你不会跟着出吗!!!”
庄家吐血三声:“问题是,这两个混蛋他娘的没出千啊!”
就特么冤!
十个监控摄像头对着那两人,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监控的结果是,他们没有任何作弊的小动作,拿牌丢牌敞亮得很,这还能出千,除非他们有特异功能。
“你想说,他们真的只是运气?!”
“就是运气!妈的,这女的是神瞎了眼看上的小情人吗,手气怎么会那么好!”
有多少人吐血丢魂,妩萤数起筹码就有多快乐。
她本来是想用最后一咪咪神力开挂作弊的,结果居然没用得上,运气直接爆炸,派来无数冤大头给她送钱。
“哈哈哈哈不愧是我,我就说嘛,本主神不需要作弊,靠实力就能打败凡人。”
妩萤小脸激动得红扑扑,鼻子快翘到天上,浑然不知给她收着筹码的男人嘴角微抖,像是在忍笑。
当妩萤杀到一千万筹码时,这件事终于闹到了老板耳里。
三楼贵宾厅,老板向非富即贵的客人道歉:“手下人不会处事,来了一个运气好的小丫头就慌神了。”
一个客人好奇道:“运气好到赢了一千万?不会是故意混进来砸场子的高手吧。”
老板说:“是个生面孔,靠的似乎确实是运气。”
这伙人也是无聊,对幸运儿的兴趣来了,要求看看现场录像抓老千。
老板让人播放录像,画面中心就两个人,其中娇小的女孩儿最为醒目。
“咦?”
一个人忽然轻咦,随后无奈失笑:“竟然追到这里来了。”
也是没办法。
看得出来,她真的太爱他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诗柔千秋,四个闺蜜把我弄高潮了 第章梅开二度岳

下一篇: “外表总会随在教室里强行糟蹋校花小说 口述被添全过程

本文标签: 木棒 上有 第三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