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一队人马,从学长拔出去现在上着课呢免费 心爱的我想你 我下边

一队人马,从学长拔出去现在上着课呢免费 心爱的我想你 我下边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4:42:35

一队人马,从皇宫,一路出了浔城。
穿书也有小半年了,叶栖迟第一次离开一座城池。
在末世,虽若到处都是危险,她却走了至少半个地球的地方。
此刻能够离开去外面见识见识,叶栖迟兴趣还很大。
她就这么一直看着帏裳外的景色,一脸好奇。
“怎么没带绿柚一起?”萧谨行突然说话。
叶栖迟看得正起劲,此刻因为萧谨行的话吓了一大跳。
她回头看着萧谨行,“你这是主动在搭讪吗?”
萧谨行脸一下就黑了。
叶栖迟笑了一下,“带着她不方便,也不想她跟着我一起冒险。”
“到时候没人伺候,别怪我没提醒你。”萧谨行冷漠道。
叶栖迟这一刻反而觉得,萧谨行似乎是在关心她。
她无所谓地说道,“我不需要人伺候。”
“随便你。”萧谨行冷声。
反正对叶栖迟态度也不会太好。
叶栖迟也不在意。
反正对萧谨行,她就从来没有过期待。
赶了一天的路。
到达了一处驿站。
所有人住下。
明天一早继续赶路。
叶栖迟也真的是很佩服,换成末世,也就是一两个小时后的飞机,到了古代,以他们现在的速度,至少找4天。
到达驿站之后,萧谨行和叶栖迟自然被安排在了一间客房。
叶栖迟也是累到不行。
总觉得自己在马车上摇晃得都要散架了。
她靠在软榻上,假寐。
此刻就等着用膳。
萧谨行也坐在旁边的单椅上,小伍在帮他坐着腿部按摩。
腿部按摩这种事情,是叶栖迟教小伍的。
古代医学技术不发达,什么都要靠原生态的人力来干,萧谨行的腿必须每天按摩,舒筋活血,促进腿部重新发育。
安静的房间内。
房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的声音,“奴才给王爷送晚膳。”
小伍看向萧谨行。
萧谨行微点头。
小伍才起身,走向门口打开房门,“进来吧。”
“是。”奴才躬着腰,连忙把晚膳送了进来。
一盘盘色香味俱全的晚膳送到了房间的木桌上。
“其他人吃了吗?”萧谨行随口问道。
“回禀王爷,其他人也一并把晚膳送过去了,王爷放心。”奴才回答。
“好,下去吧。”
“是,王爷。”
奴才离开。
小伍走向饭桌,拿起怀里的银针,在晚膳里面试毒。
叶栖迟此刻闻到饭香的味道,也起身从软榻上走到了饭桌前,坐下。
就这么看着小伍很仔细的,一道菜一道菜的试验。
好久。
小伍放下了银针,“王爷,饭菜中没有毒,可食用。”
叶栖迟嘴角突然笑了一下,她看着小伍,“银针可以试出来什么毒?”
“只要有毒,都可以试出来。”
“是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毒是可以用银针试出来的。”叶栖迟又问。
小伍有些纳闷,“小的愚笨,不知道王妃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既然所有人都知道银针可以把毒试出来,又有谁会有这种方式来谋害你家王爷?!”叶栖迟淡淡的笑着。
小伍点头,“王妃说得是。”
但是,还是不明白王妃想要说什么。
“不是毒。”叶栖迟也不卖关子了,“是泻药。”
“什么?”小伍不明所以。
萧谨行那一刻脸色也明显冷了些。
“我说,饭菜里面放了泻药,泻药银针是试不出来的,起不了化学反应。”叶栖迟淡淡的说道,“我建议小伍此刻可以去看看,多少人已经吃过今晚的晚膳了。”
小伍连忙转头看向萧谨行,是在等萧谨行的恢复。
心里也是诧异得很。
王妃到底是怎么知道,这里面放了泻药了?!
萧谨行给了小伍一个眼神。
小伍连忙离开了房间,按照叶栖迟所说,去查看情况。
萧谨行此刻也坐在轮椅上,走向了饭桌。
他审视着叶栖迟,“你确定?”
“你觉得我是有多无聊?”叶栖迟反问。
“你怎么会知道里面有泻药。”萧谨行也会疑惑。
肉眼看出来的吗?!
不可能。
无色无味,怎么可能看得出来。
“闻出来的。”
萧谨行此刻凑过去闻了闻。
完全闻不出来,其它任何问道。
“信不信随便你。”叶栖迟明显也感觉到了萧谨行对她的不信任,“反正我不吃了,你要吃就吃吧。”
萧谨行这么谨慎的人,在叶栖迟说出有问题后,当然不可能再吃了。
很快,
小伍重新回到了房间。
他恭敬道,“启禀王爷,刚刚小的去查看了,几乎所有人都已经开始在用晚膳了,如若真的如王妃所说,那今晚所有人可可能都会拉肚子,明天可能没办法离开。”
“不是离开不离开。”叶栖迟在旁边插嘴,“是今晚能不能活着的问题。”
小伍一下明白了过来。
他转头看向王爷,有点不知所措。
萧谨行显然脸色也有些沉,他阴冷的说道,“我没想到他这么猴急。”
“你是说楚王吗?”叶栖迟直接把话题表明。
萧谨行看向叶栖迟。
这女人,真的什么都知道。
“他想去渝州,巴不得现在就去,当然就想早点灭口了!能够等到今天晚上才对你动手,算他忍耐力很好了!”叶栖迟说得云淡风轻,“我一直以为,在半途中就会遭人埋伏!”
萧谨行眼眸一紧,他吩咐小伍,“晚上我们秘密先走。”
“我个人觉得,为了安全起见,小伍最好不要跟你一起。”叶栖迟直言。
萧谨行看向她。
“谁不知道小伍是你的贴身保镖……就是贴身侍卫。小伍跟着你走了,反而会打草惊蛇。”叶栖迟说道,“倒不如,带走另外可信的大内侍卫离开,小伍正好可以引开想要刺杀你的人,给你留足时间全身而退。”
“小的不能离开王爷。”小伍连忙说道,“除了小的,小的不放心任何人保护王爷。”
“有个人可以信任。”叶栖迟看了一眼小伍,根本没有搭理他。
“谁?”萧谨行问。
“大内侍卫头领袁文康。”
“他是大内侍卫,是皇宫离皇权最近的人,他极有可能会是楚王的人。”小伍力争,让自己来保护萧谨行。
“他不是。”叶栖迟一字一顿。
这一路上,说是她撩开帏裳在打量一路的风景,事实上在暗自观察跟着萧谨行离开的人都有哪些。
然后就发现了,袁文康。
袁文康,年少时就因为武功高强被选入了宫中成为了大内侍卫,奋斗了十余年,成为了一等侍卫,今年三十有二,是这次离宫侍卫的头领,也是萧和臻喜欢的人。
萧和臻从出生开始,就缺少父爱,母妃又是不争不抢,有时候就算她们在后宫受了委屈也是忍气吞声,皇上自然也是一年半载来不到丽妃的寝宫一次。
袁文康和萧和臻有交集,也是因为萧和臻有一次在皇宫里游玩,不小心掉入了湖水中,袁文康恰好正在巡逻,毫不犹豫跳入了湖水里面把萧和臻救了起来,那一年萧和臻也才10岁,却因为袁文康的救命之恩产生了情愫。
从那以后,萧和臻总是想方设法的去打听袁文康执岗时间,有意无意的从他身边走过。
一次袁文康因为被同仁陷害差点入狱,是萧和臻帮他调明了真相,将他从牢狱中救了出来,甚至因祸得福,还从三等侍卫升到二等侍卫,袁文康对萧和臻也一直抱有感恩之情。
至于两个人的感情从最初的单相思怎么变成了相互喜欢……还要从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说起。
那晚雨下得特别大。
丽妃生产小皇子。
按照规矩,萧和臻就不能待在丽妃的寝宫里,古代一直觉得女人只要动红就是晦气,萧和臻贵为公主,自然不能待在那种地方,但她离开的时候看到她母妃脸色惨败痛苦不堪的样子,心里难受无比。
她被带到了一处偏房宫殿,照顾她的人除了她的贴身宫女,其它人都要照顾她母妃了,那晚上又是打雷又是下雨,萧和臻因为害怕,担心实在睡不着,就起床带着宫女离开了宫殿,走在外面的庭院内,意外看到了驻守在皇宫内被大雨湿透的袁文康。
萧和臻拿着雨伞帮袁文康打伞。
袁文康自然是推脱。
萧和臻把她内心的恐慌说了出来,说只是想要有个人可以陪陪她。
袁文臻看你这那般脆弱,那般娇小,仿若一碰就会碎的萧和臻,说不出拒绝的话。
他就一直跪在地上,保持着君臣的距离。
那晚上萧和臻给他说了很多很多,关于她在皇宫长大的点点滴滴,关于她好想好想离开皇宫的想法,关于她很多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或许是萧和臻那晚上对袁文康的坦诚,或许是萧和臻乖巧动人的模样,也或许是因为袁文康也有着残忍的身世命运,总之,袁文康也对萧和臻埋下了情愫。
那一年萧和臻十三岁。
袁文康,三十岁。
不说两个人地位相差甚远,年龄就已经是无法跨越的一个鸿沟。
但从那晚之后。
萧和臻和袁文康之间的感情,明显有些不同了。
虽然谁都没有说出来,但彼此对彼此的那份情感,彼此都能够感觉得到。
可终究。
也只是一段孽缘。
萧和臻从小就和吴侯府的吴叙凡有婚约,虽然皇上没有正式赐婚,但所有人都已经默认了他们的婚约,就等着萧和臻及笄礼之后,嫁入吴侯府。
袁文康没能力阻止萧和臻的婚姻,萧和臻也没有能力反抗,就算反抗了又能如何?她父皇也不可能答应她嫁给袁文康,甚至如果她提出这样的请求,他父亲会直接看了袁文康的头,而她母妃弟弟还有她自己,自然也会受到牵连。
两个人的感情,对彼此惺惺相惜那份感情,就这么永远的埋在了心底。
到袁文康死的那一刻,都没有说出来!
“他是萧和臻最信任的人。”叶栖迟一字一顿。
萧谨行看向叶栖迟。
叶栖迟冲着萧谨行故意一笑,“你知道的。”
萧谨行当然是知道的。
皇宫里面所有的一切,他或许比太子和楚王更清楚。
毕竟太子和楚王只关注对他们有威胁的人,其他人,从来不放在眼里。
只有萧谨行,纵览大局,集所有力量为他所用。
“袁文康用过晚饭了吗?”萧谨行问。
显然是动摇了。
小伍回答,“还未,他还在亲自守岗。”
“好,按照叶栖迟说的,带袁文康走!”萧谨行突然一口答应了。
“王爷!”小伍俨然不放心。
那个袁文康的身份背景到底查实清楚了吗?!
万一是楚王的人,那王爷不是很危险!
“你今晚负责掩护本王离开,渝州城见。”萧谨行命令,“你跟我一起。”
后面这句话是对着叶栖迟说的。
“好。”叶栖迟点头,那一刻不得不提醒,“我们这一走,可就是我们自己走了,到时候如果真的遇到麻烦,没那么多人救你,你可要考虑清楚。”
“本王从未想过,这么招摇的去渝州城。”萧谨行一字一顿。
其实本就是一个聪明的人。
或许今晚她不说,萧谨行也会这么决定,更甚者就是在等这个机会。
等机会,抽身离开这支队伍。
真正想要安全的到达渝州,只能秘密前去。
不只是路上可能危险,到达渝州城,渝州节度使接到楚王的密报,第一时间就会想办法解决了他。
“小伍去把袁文康叫进来。”萧谨行命令。
小伍不愿。
“小伍!”萧谨行皱眉。
“小的从小伺候王爷,从未离开王爷半步,小的不能把王爷交给任何人。”
萧谨行还未开口。
叶栖迟在旁边淡淡的说道,“愚忠。”
萧谨行睨了一眼叶栖迟。
叶栖迟根本不在乎,“你要保护你家王爷,前提也是你家王爷没死。楚王萧谨慎,说得难听点是阴险狡诈,说得好听点叫足智多谋,他如果诚心想要杀了萧谨行,不是做不到。我们现在做的每一步,一旦有半点差错,就会死在楚王的刀下!所以小伍你确定要这么一意孤行?!”
小伍被叶栖迟说得哑然。
“放心,你家王爷没这么容易死。”叶栖迟说道。
主角都死了,还搞屁啊!
“王妃会拼命保护王爷吗?”小伍期待的问道。
“一般,祸害活千年。”叶栖迟回答。
“……”萧谨行脸色沉到了土里。
小伍也是……完全接不上嘴。
他只得迅速离开,去找袁文康来。
虽然接受不了离开王爷,但既然是王爷和王妃一致同意的事情,他定然是言听计从。
袁文康被小伍带进了房间。
袁文康跪地行礼,“卑职参见王爷,参见王妃。”
“袁头领起身。”
“谢王爷。”
“小伍。”萧谨行一个眼神。
小伍心领神会,他立马走出了房间,俨然是去观察周围是否有耳目。
“袁头领,今日叫你,有重事相谈。”萧谨行说。
“卑职谨遵王爷吩咐。”
“今日夜晚,你秘密护送本王和王妃离开驿站。”
袁文康有些诧异。
“亥时准备三匹骏马,在驿站百里之外,等本王和王妃。”
“王爷是……”袁文康还是忍不住询问。
“按照吩咐就行。注意不要告诉任何人,也不要打草惊蛇。这件事情只有本王,王妃还有你知道,本王不允许第四个人知道。”
“卑职遵命!”袁文康自然不敢多问。
“听明白了就去准备。”
“是。”
“对了。”萧谨行有叫住她。
“卑职在。”
“不能吃晚膳。”
袁文康诧异的看着萧谨行。
“听命就行。”
“卑职遵命。”
萧谨行让袁文康先离开了。
叶栖迟还是有些佩服萧谨行的果断。
他就真的不担心,她在故意害他?!
萧谨行似乎也注意到了叶栖迟的眼神。
他回视了过来。
对于叶栖迟直勾勾的眼神,明显有些不爽。
“还有事儿?!”
“没有。”叶栖迟转移视线。
她打了一个哈欠,走向了房间中的床榻。
萧谨行看着她上了床,脸色明显微变。
“反正还要等挺长时间,我先养精蓄锐。”说着,就闭上了眼睛,靠在床头上睡觉。
萧谨行审视着叶栖迟。
这女人在遇到事情时居然这般淡定,可以说是临危不乱……
她到底是谁?!
又到底,是敌是友!
萧谨行转移视线。
不管是敌是友,总有,露馅的一天!
……
亥时。
驿站反而,有些热闹了起来。
外面听到呻吟的声音,显然是肚子疼得受不了,但茅房又有限。
屋外。
突然有人大叫了一声,“有刺客!”
这一声,让外面躁动得更加厉害。
“大家保护王爷,保护王爷!”外面声音很大。
显然一片混乱。
此刻所有人都处于拉肚子状态,根本没办法好好战斗!
房间内。
萧谨行和叶栖迟睡在床榻上,两个人显然一直带着警惕。
“王爷,王妃小心!”小伍突然一声大吼。
房间中瞬间射入了无数弓箭。
一支弓箭就射在了萧谨行和叶栖迟的床头上,离叶栖迟就只有2厘米的距离。
玛德,还真的不留活口的地步。
萧谨行和叶栖迟立马躲在了床后。
也是有些气愤,刺客居然这么快就杀了进来。
就算外面侍卫大多数没有斗争状态,但毕竟人数很多,不至于这么快就全军覆没,除非,这里面本来就有一部人是楚王的人,不,可能不只是一部分,是一大部分。
萧谨行和叶栖迟屏住呼吸,保持冷静。
小伍按照计划,背上背着一个人行的棉被,直接冲出了房间。
很快就传来了马蹄的疾速奔跑的声音,越来越远,直至消失。
小伍破门而出后。
刺客第一时间全部都去追杀小伍。
误以为小伍身上的人就是萧谨行。
小伍成功把人引走,萧谨行和叶栖迟从床后走了出来。
叶栖迟毫不犹豫的往房间外走去。
“拿着。”萧谨行突然暗自递给她一把匕首。
叶栖迟吃惊。
这货什么时候拿的防身武器。
萧谨行当然也不会解释。
给了叶栖迟之后,就迅速往房间外走去。
叶栖迟愣怔半秒,也跟了上去。
房间外,地上死了一片。
死的,应该都是诚心想要保护他的人。
当然萧谨行也不可能有什么恻隐之心。
在古代的皇权时代,生命如草芥,死了就死了。
两个人小心翼翼的离开了驿站。
此时的驿站,死的死,伤的伤,他们很容易避开这里的视线离开。
好不容易终于走出了驿站门口。
“小心!”萧谨行突然一把把叶栖迟拉进了自己怀里。
叶栖迟惊吓。
那一刻就看到一个男人一剑直接往她身上刺了过来!
怎么会……刺客又折回来了!
以小伍的身手,不可能这么快就被制服了!
而且制服了,也不可能就回来一个人。
果然。
萧谨慎确实聪明,如果不是太狂妄自大,也不见得谋略会低萧谨行多少,也难怪,皇上对他期待如此之高!
不惜为了他,铤而走险的去废太子!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从他眼神里,19岁黑人rapper 顶得你的水流得到处都是

下一篇: 皇城中,赢九邻居新婚少妇真紧 大手探进裙底揉捏着

本文标签: 人马 我想 学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