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你就这么想要抽的越快声音叫的越大 两个人一前一后好胀

你就这么想要抽的越快声音叫的越大 两个人一前一后好胀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4:35:06

“你就这么想要和我撇清关系吗?”叶栖迟虚弱地问道。
此刻身体状态是真的很不好。
这次为了萧谨行还真的是,元气大伤!
“我是在给你机会,从我身上得到好处!”萧谨行冷言。
两个人似乎从来都说不到一起去。
“这么想要弥补我,不就是怕欠我什么你心里过意不去吗?”叶栖迟淡淡的说着,“其实不是你,对其他人我也会如此。”
作为医生,救死扶伤,医者本份。
萧谨行显然不信,他直言道,“叶栖迟你不要给我兜圈子了,你就告诉我,你最想要什么,我尽量……满足你!”
叶栖迟都有些不耐烦了。
而“尽量”两个字,大抵就是在说,不要太过分。
比如王妃什么的……
叶栖迟无语道,“答应我的事情不要食言而肥就行。”
“叶栖迟!”萧谨行生气。
显然,是生气了。
这货也是真的有病。
不想要得到好处,还逼着别人得到了不是?!
萧谨行什么时候心这么好了?!
她说道,“一定要提要求吗?”
萧谨行沉着一张脸。
这哪里是给救命恩人的态度。
叶栖迟微叹了口气,“之前不是说给我黄金万两吗?”
萧谨行眉头微皱。
“再加一万两……如何?”叶栖迟问道。
除了钱。
她也不知道能从萧谨行身上得到什么好处了。
萧谨行脸色明显又变了。
黑成了一个包公。
所以萧谨行未免也太抠门了。
“你就这么点出息吗?!”萧谨行咬牙切齿的说道。
没有被瘟疫搞死,总有一天会被叶栖迟给气死。
“还可以再加?!”叶栖迟试探性的问道。
莫非萧谨行是觉得她要价太低了,侮辱了他的身份。
“叶栖迟!”萧谨行气得都要爆炸了,“你故意的是不是?!”
她故意什么了!
“一年后,我们可以不和离!”萧谨行突然一字一顿。
什么?!
叶栖迟看着萧谨行。
不和离怎么行?
不和离她这么医仗天涯,笑傲江湖的!
这货不实在给她开玩笑吧?!
而且不是一年后。
还有大半年了!
说好,不要食言而肥的。
这货这么能说变卦就变卦!
“我可以给你妾室的位置。”萧谨行说道。
声音有些大。
就是一副,不想在叶栖迟面前服软的架势。
有一种,好像给了她莫大恩赐的感觉。
恩赐你个大爷。
她连正妃的位置都不想要,给她一个妾室她倒要感恩涕零了?!
这男人以为他是谁啊?!
女人就该依附于男人而活吗?!
好吧。
古代女人好像确实是以夫君为荣,但她不是古代人啊。
她为什么要活成古代人的样子。
叶栖迟脑海里面思绪万千,她说道,“你的白姑娘不介意吗?”
决定以退为进。
像萧谨行这种男人,不能直接顶撞。
“我会好好给她解释的。”萧谨行直言。
模样看上去,已经做好了打算。
“不用了。”叶栖迟说道,“白墨婉不惜惹怒楚王拒绝了楚王的婚约,一心想要和你在一起,你却为了报恩还和另外一个女人纠缠不清,要我是白墨婉我也会接受不了。”
萧谨行眉头微皱。
这女人会不会,善良得过头了。
“为了不引起你们的矛盾,我们还是和离吧。你要真的觉得对不起我,你可以多给我点银两,我贪财。”叶栖迟说得直白。
萧谨行脸色又沉了下去。
“妾室什么的,就算了。”叶栖迟笑了笑。
其实笑容是有些讽刺的。
倒不是觉得萧谨行侮辱了她。
毕竟在萧谨行的成长背景下,女人就是为了男人而活,男人不抛弃她就是对她最大的恩宠,成为妾室总比被赶出家门强很多,虽然确实也是耻辱,不过对现在的萧谨行而言,这是他能够给她最大的恩怨了。
但她终究不是一般的女人。
她从小到大的教育和成长背景,不允许她和其他女人共享男人甚至争宠,意外传书到这个年代,孑然一身反而是她最好的安排,重点是,她真不觉得自己会喜欢上谁。
她喜欢的人死了,她的心就已经死了。
“叶栖迟,不要得寸进尺。”萧谨行冷声道。
大概是觉得,她不屑妾室之位。
事实上她确实不屑。
“一旦和离,不会再有人会娶你。就算有人,那也是贫贱之辈,而且不干净的女人,不会被丈夫所待见。你最好想明白。”萧谨行在威胁。
“我就不能不成亲吗?”叶栖迟看着萧谨行。
她怎么过日子,那是她的事情,他指手画脚个什么劲儿。
“宁愿为我单身一辈子,也不愿意做小妾吗?”萧谨行问她。
狗王爷。
你脸能不能再大点?!
这脸皮还真的是比城墙还厚!
他到底哪里来的自信,觉得她是在为他单身一辈子。
“我给你的最大极限就是侧妃。”萧谨行似乎是下了很大决心才说出来,“正妃的位置,除了白墨婉,就不会是任何人。当初娶你,你也很清楚我的目的,就应该有自知之明。”
“就是太有自知之明了,所以我不想破坏了你和白墨婉的感情,你想想,你娶她过门,还把我留着,你说作为丈夫吧,隔三差五总还是得来我房间一次吧,你说每次你来我房间的时候,白墨婉就独守空房,你于心何忍?她现在可是放弃了,炙手可热的楚王妃一心跟你的,你最后却这么辜负了她,你不觉得对她很过意不去吗?!”
萧谨行狠狠的看着叶栖迟,他冷冷说道,“你不用说得这么阴阳怪气。”
“我诚心的。”叶栖迟此刻要不是太虚弱,都吼出来了。
然而就是太虚弱,声音轻到不行,就显得有些底气不足了。
“叶栖迟,你不愚蠢,所以应该很清楚我的目的。现在你是侧室,但以后就可能是皇贵妃……”萧谨行这么谨慎的人,绝对不会轻易把自己的野心说出来。
想来也是被叶栖迟逼得没有了办法。
“眼光不要短浅。”萧谨行重重的说道。
所以她还被萧谨行批评了。
叶栖迟甚是无语。
她说道,“萧谨行,如果你是个男人,就不应该伤害了两个女人。”
萧谨行眼眸一紧。
“把我留在身边,不管是侧室,还是妾室,对我对白墨婉都是一种伤害。于我而言,我好好地宸王妃没了,被你贬了职,你让我以后被多少人所嘲讽?就算成为了皇贵妃,也是天下人的笑话吧!于白墨婉而言,当初你答应她,只会宠她爱她一个人,现在却还是把其他女人留在了身边,你让她怎么再相信你对他的感情。你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满足你的私欲,根本就不是对我和对白墨婉的弥补。做人,不能这么自私!”
萧谨行被叶栖迟说得哑然。
“所以,既然一定会有伤害,为什么不把伤害降到最低?!”叶栖迟说道,“而我真心愿意成全你和白墨婉。”
萧谨行喉结滚动,大抵上还是会有些情绪波动。
“其实有时候喜欢一个人,也不一定要拥有的。”叶栖迟微微一笑。
看上去真的特别真诚。
她觉得既然没办法让萧谨行相信她对他真的没有感情,倒不如顺了他的心意,如此一来,至少萧谨行怀揣着对她的愧疚,总不会杀了她,还能保她家人安全。
也算是一举两得。
“喜欢一个人,只要那个人过得幸福就够了。”叶栖迟说出来,自己都被自己肉麻到了,“你和白墨婉是互相喜欢,你们在一起才会幸福,而我不想打扰到你们。”
萧谨行就这么看着叶栖迟。
看着这个女人,大度到让他,有些心疼。
他轻抿了一下唇瓣,说道,“真的这么想的?”
“真的。”叶栖迟真诚的模样,“只要你记得我对你的好,我就够了。”
事实上内心,都要快呕出噢力给了!
“嗯。”萧谨行应了一声。
“所以以后不要轻易有什么,不和离的念头了。”叶栖迟小心翼翼的提醒,“会伤了两个女人的心。”
萧谨行没有答应。
但沉默,一般就是默许了。
叶栖迟松了一口大气。
萧谨行刚刚的话,差点没有吓死她。
好在她聪明。
也好在,萧谨行对白墨婉的感情确实很深。
很容易就被她说服了。
她琢磨着,以后是不是不应该对萧谨行太好?!
事实上她也不过是正常的医生治病救人,再加上自保而已。
谁让这狗王爷,这么的自以为是!
安静的屋子内。
小伍匆匆忙忙的回来了。
好在回来了。
叶栖迟都觉得她现在和萧谨行的相处,尴尬得都要扣出一个三室两厅了。
“王爷,王妃,我从庞府把膳食都带了回来。”小伍说道。
“嗯。”萧谨行点头。
“特别让庞大人吩咐下人熬了补气养血汤给王妃补身体的。”小伍又补充道。
“嗯。”萧谨行又是冷漠的应了一声。
心里就是还是有些压抑。
叶栖迟对他说的那些,于他而言其实是最好的。
叶栖迟留在身边,不管什么身份都是对白墨婉的伤害。
而他不想伤害了白墨婉。
但却又想,弥补叶栖迟……
既然这是叶栖迟自己的选择,他也不用有任何心理负担。
“现在庞府怎么样?”萧谨行问。
“所有人都在府中隔离,暂时还没有谁有瘟疫的症状。”小伍说道。
“感染我的人,还没有任何表现?”
“没有。”小伍回答。
是又去确认了,还是没有。
萧谨行似乎有些诧异。
怎么传染人没有问题,他这个被传染人反而从鬼门关走了一趟。
“王妃说,是王爷身体太弱的原因。”小伍声音很小的解释。
此刻叶栖迟已经开始吃东西了。
她现在急需营养。
萧谨行眼眸看着叶栖迟。
叶栖迟忙着吃东西,没说话。
小伍又说道,“王妃说,瘟疫和人的身体有关系,一般被传染的都是老弱病残……”
萧谨行脸色瞬间沉了下去。
小伍不敢说话了。
“小伍没说错。”叶栖迟喝着补汤,说道,“你该锻炼你自己的身体了,你太弱了。”
“叶栖迟!”萧谨行俨然冒火了。
这女人就是分分钟能够气死他。
刚刚对她的感动,就这么一瞬间就可以烟消云散。
叶栖迟擦试了一下嘴角,不怕死的继续说道,“自己弱还不承认!你要是像小伍这样武功高强壮得跟头牛似的,哪里可能被传染瘟疫,也至于让我失血这么多!”
“所以你在责备本王了!”萧谨行冷声问道。
一路上都自称“我”,此刻搬出“本王”,俨然是被气到了。
“忠言逆耳利于行。”叶栖迟才不在意萧谨行的怒火。
萧谨行放下碗筷生气的就不打算吃了。
“再不多吃点,身体更弱!”叶栖迟直言。
萧谨行狠狠的瞪着叶栖迟。
“萧谨行,你应该还不知道你身体有多磕人吧!”叶栖迟似乎是突然想到什么,“我们圆房那次,你知道你骨头碰到我多疼吗?”
“叶栖迟!”萧谨行怒吼。
小伍在旁边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王妃真的是什么都敢说啊!
“我就是好心提醒你。”叶栖迟无语,“你下次娶白墨婉的时候,你别把人家磕痛了。”
小萧谨行气得身体都在发抖。
“我只是好心提醒。”叶栖迟也能够感觉到萧谨行的怒气。
她不多说了。
再说下去这狗王爷可能真的会杀人了。
她就安静的吃东西,默默的给自己补充营养。
小伍真是佩服。
王妃到底是怎么做到把王爷都要气死了,她还能够坦然自若的吃饭的。
关键是。
王爷如此火大之时,王爷居然没有对王妃做什么,还把放下的碗筷重新拿了起来,大口大口的,似乎是在发气的狠狠的吃了起来,吃得还不少。
这大概就叫,一物降一物!
……
下午时分。
庞府差人送来了消息,说药材供应已经找到了,如果不出意外,三日可以送进渝州城。
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叶栖迟根本没有犹豫,对着小伍说道,“你去告诉庞南,让他今晚想办法把我送瘟疫隔离区,我去看看里面的情况。”
话一出。
萧谨行明显看了一眼叶栖迟。
小伍感觉到视线,连忙看向萧谨行。
明显是在等待他的吩咐。
萧谨行冷声道,“死在里面了,没有人替你收尸。”
“如果我死了,也别来给我收尸了,有瘟疫病毒会传染。”叶栖迟是站在理性的角度说的。
萧谨行却又被叶栖你所感动了。
这女人,还真的随时都不忘,他的安危。
“我先进去,药材到了之后就立刻给我送进来!我就负责治疗里面的人。”叶栖迟自然没萧谨行想的那么多,“而你,负责打开渝州城的城门,拿下陈和志!我们分头行动。”
无疑,这是最好的方式。
一边治疗瘟疫,一边解救百姓。
“嗯。”萧谨行点头了。
在大是大非面前,也不可能会儿女情长。
小伍得到萧谨行的答复,才跟着送信的人一起离开了。
叶栖迟说道,“袁文康应该已经到了边关了。”
“不出意外应该到了。”
“消息送到,白将军如若第一时间派精兵过来,差不多也是三天时间。”叶栖迟说道,“到时候先送药材进来,再攻城,药材耽搁越久,死伤就会越多。”
萧谨行没给予明确回复。
叶栖迟也没多想,她又说道,“你攻城的时候,最好是活捉了陈和志。到时候还能反将楚王一军。”
“嗯。”萧谨行自然想得到,“不过萧谨慎没那么容易被抓到把柄。”
“能威慑一下楚王也好。”叶栖迟说道,又想到什么,“不过这次之后,你怕是就要暴露了!”
萧谨行当然知道叶栖迟在说什么。
“渝州城你立了功,回去之后皇上肯定会嘉赏你。加上你双腿残疾治愈,皇上肯定会重用你。而他到底是真心重用你,还是说利用你来达到他想要废太子另立储君的目的……”叶栖迟在提醒萧谨行,“你心里要有一杆秤。”
“迟早是要暴露的。而且就算不暴露,我还是成为了萧谨慎的眼中钉了,这次我破坏了他渝州城的计划,他肯定不可能忍气吞声,早晚都会想办法杀了我。反而此时如若我能够得拿到父皇的重用,不管是虚情还是假意,萧谨慎对我就会有了一份忌惮,还能暂时保我安全。”
萧谨行确实什么都考虑得周全。
渝州行之后。
萧谨行就会选择硬碰硬了!
而不是再,韬光养晦了。
能养的,其实都养得差不多了。
现在需要的其实就是一把火,一把星星之火!
叶栖迟不再多说。
萧谨行其实有他自己的规划,而且不得不说,所有的发展都在他的规划之中。
晚上。
庞南亲自来这里接叶栖迟。
叶栖迟也换上了最普通的布衣,扮成了民妇。
走的时候。
叶栖迟还是回头看了一眼萧谨行。
萧谨行也这么看着她。
叶栖迟倒不是不是舍,她只是在提醒萧谨行,别耽搁了送药材的时间。
尽管,萧谨行没给她任何承诺。
叶栖迟走了。
小伍反而眼眶红了。
他不由地说道,“王妃真的是个大好人!”
萧谨行抿了抿唇瓣。
有些感动,也就只是一瞬而已。
他冷声道,“小伍,你现在出城一趟,去放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
“庞南正在到处收集药材的消息。”
“为什么?”小伍诧异无比。
要是把消息放出去了,药材还能够顺利进渝州城吗?!
如此以来,王妃等待的药材,不就是等了一场空吗?!
“注意力转移。”萧谨行说道,“现在我们最重要的是让白文武那边的精兵到位,攻下渝州城,拿下陈和志,然后才是瘟疫的救治。所以先让萧谨慎把注意力放在药材上,他会动用人力物力去阻止庞南的药材运输。如此一来,白家的救援军队才能够更顺利的抵达渝州城。”
小伍明显还是有些迟疑,“可是王妃千叮万嘱,让一定要先送药材,药材才是关系到目前百姓的人死……”
“不只是。现在城门打不开,很多百姓也会饿死。叶栖迟的考虑不过是妇人之仁。而且重要的是,白家军的到来才是解救渝州城的关键,药材只是个辅助,即便是药材到位了,医治了病人,但城池我们没有攻下来,最后所有人就都会死在里面!”萧谨行一般不会隐瞒小伍,但也不会给他解释得这么清楚。
这一刻似乎也是在说服自己,必须先按照他的方式来,不能听从了叶栖迟的安排。
“到时候怎么给王妃解释?”小伍问。
虽然认同王爷,但是王妃肯定会生气!
“不需要解释!”萧谨行冷血无比,“本王做的事情,不需要给叶栖迟什么解释!”
小伍觉得。
王爷总有一天,会天打雷劈!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堂屋内。官兵好大~好涨~不要拔出来 晚上你们老公是怎么样上你的

下一篇: 村里的路坑坑小东西在图书馆要了你学长 一女被多人玩弄的辣文

本文标签: 你就 越大 越快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