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堂屋内。官兵好大~好涨~不要拔出来 晚上你们老公是怎么样上你的

堂屋内。官兵好大~好涨~不要拔出来 晚上你们老公是怎么样上你的

作者: 来源: 2021-10-25

堂屋内。
官兵的急切的声音,让庞南那一刻不由得身体都细微抖动了一下。
那一刻脑海里面已经在思考,要如何才能够拼命保下宸王还有宸王妃。
如此。
陈和志连忙开口道,“何人?!”
声音,都带着些激动。
是认定,找到了宸王。
果然,楚王即使没在渝州,也是高瞻远瞩!
在之前,他一直还在城外不停的搜查宸王的下落,压根儿就没有想过,宸王已经进了城,毕竟城门进出如此森严,哪能轻易进入!这一刻也不得不佩服,楚王的能耐!
所以楚王受皇上如此器重并非没有道理,他跟着楚王,以后肯定会更上一层楼。
陈和志想到这里,更加坚定了跟随楚王的决心。
楚王下了死命令一定要解决了宸王,今儿个不管遇到天大的事情,他都一定要把宸王家就地解决。
陈和志兴奋不已的看着官兵从后院押进来的那个人。
陈和志那一刻都想好了怎么去处置,却在看清楚那两个人之后,脸色都变了,到嘴边的话,就这么生生的咽了下去。
他看着面前至少已过四十的两个男人。
两个男人看到这样的场景,也是吓得连忙跪在了地上,“饶命啊大人,饶命啊大人!”
“他们是谁?!”陈和志脸色难看无比。
宸王断然不可能会是四十岁的老匹夫。
而且他见过宸王,一眼便知!
庞南那一刻也暗地松了一口大气。
他真的以为宸王和宸王妃被发现了。
节度使带了这么多人来查他的家,家里其实没有特别隐蔽的地方,按理应该很容易就被查到了。
庞南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回禀大人,我们去搜索的时候,两个人鬼鬼祟祟的躲在了床底下,小的觉得诡异,就把人带来了。”官兵连忙禀报,还以为自己立了大功。
来的时候节度使让他们查庞大人家异常的人,但并没有说明这个人的长相特征,他见这两个人神色异常,就立即逮捕押了过来。
陈和志此刻心情自然很不好。
没找到宸王和宸王妃,他在楚王那里也交不了差。
他厉声道,“这两个人到底是谁?!”
“回禀大人,是卑职请的郎中。”庞南连忙上前,解释道,“小女近期确实感染风寒,并非瘟疫,卑职暗地里找了两个郎中来给小女治病。为了不引起麻烦,误会小女的风寒是瘟疫,故此卑职没有上报,也一并交代郎中不能对外透露。卑职揣测,今儿个大人带着官兵来府上搜查,郎中怕身份暴露,所以才躲进了床底。还请大人明鉴!”
陈和志看向庞南。
两个男人也是战战兢兢,“小的确实是郎中,小的叫阿贵,他叫阿祥。大人可以去合州城打听一下,我俩在当地,有些名声。”
“不用了!”陈和志没好气地说道。
他的目的根本不在这两个人。
和他们纠缠就是浪费时间。
他转身,对着其他官兵说道,“人都回来了没有?!”
“大人,都回来了。”副官连忙回答道。
“没有其他发现吗?”陈和志问。
“没有。”副官摇了摇头。
陈和志皱眉。
副官在陈和志耳边低声道,“把庞府都已经翻了给底朝天,确实没有找到其他人等。”
陈和志微点头。
他转身对着庞南说道,“庞南,本官一直器重你,现在渝州正处于为难之中,熬过去了,大家都好过,熬不过去,大家都只有死,你别辜负了本官对你的信任!”
“卑职遵命。”
“今儿个打扰了!”陈和志冷声道,“走!”
然后转身,带着一众官兵离开了庞府。
离开后好一会儿,庞南再三确定人确实都已经走了,才急急忙忙的跑向了后院,去找人。
走进宸王的院落,空无一人。
他又找到带宸王和宸王妃去隐藏的下人,下人也说只是把他们带到了灶屋躲避,但现在里面也没有人了。
好在没有人。
刚刚官兵是寸草不留的,全部都翻了个遍。
要在,肯定就被发现了。
庞南诧异。
这好端端的人,去了哪里?!
而这好端端的人,已经躲进了他们来时的那个富贵人家的空荡院落内。
小伍确定没有人跟来,才回到了王爷和王妃身边。
也是王爷当机立断,庞府的下人带他们去躲避时,王爷就很肯定,陈和志就是冲着他来的,如果他还在庞府,一定会被陈和志逮到,唯有离开。
但是很显然,庞府的前后门都被陈和志的人堵住了,想要离开根本不可能。
然后王妃说,可以钻狗洞。
王爷当时脸都黑了。
但意外的,却没有反对。
三个人就从灶屋后院的那个狗洞爬了出去,那里通往的地方刚好偏僻,陈和志的人也没有在那里驻守,他们就偷偷的离开了。
离开后就直接到了这里。
今晚应该是没打算回去了。
“小伍。”萧谨行突然叫着他。
小伍连忙上前,“王爷,需要我回去给庞大人通一下消息吗?”
“你过来摸一下我额头,是不是很烫。”萧谨行突然开口。
话一出。
本来在旁边休息的叶栖迟一下警惕了起来。
在小伍还未靠近萧谨信的时候,叶栖迟就已经靠了过去。
她有些冰凉的小手,抚摸在了萧谨行的额头上。
额头上的温度,明显不对。
但她怕是因为自己手太冰的原因,连忙又用额头靠了过去。
萧谨行看着叶栖迟突然近距离的脸颊。
他似乎还闻到了,她身上沐浴后的味道。
下午他去叶栖迟房间叫她的时候,她就躺在木桶浴里面睡着了。
白皙的身体,乌黑的长发……
他犹豫了半响,还是把她从水里面抱了起来,想的是叶栖迟这几天为他做了不少事儿,他偶尔帮她做一件,也不过是礼尚往来。
他自认他没有多看一眼。
却还是好像什么都清清楚楚。
直到给她穿上衣服,脑海里面都还是浑浊一片。
他甚至在房间中冷静了很久,才打开房门出去。
本不想再去回忆起今下午的场景,然而叶栖迟突然又这么靠近,靠得这么近……
萧谨行神志迷惑的那一刻。
叶栖迟离开了。
突然的离开,又似乎让他有了一丝……说不出来的烦躁。
叶栖迟此刻全部精力都放在了萧谨行发烧这件事情上,根本注意不到萧谨行的其他任何情绪,她连忙又抓起了萧谨行的手腕,抚摸着他的脉搏。
小伍在旁边也被吓到了。
看王妃的神情,好像大事儿不妙啊!
他不敢出声,只得紧张的在旁边等待。
叶栖迟把脉完,又突然靠近萧谨行。
整个身体靠了过去,脸颊都快要抵触在萧谨行的脖子上了。
萧谨行喉结忍不住波动。
那一刻就感觉到自己的衣口被叶栖迟扯开了。
小伍眼珠子差点没有瞪出来。
王妃不是在看病吗?!
这这这是在干嘛?!
他要不要回避?!
要不要自动消失?!
“萧谨行,你染上了瘟疫。”房间中,突然响起了叶栖迟的声音。
冷静,但又似乎不是很冷静的声音。
这一声,直接打算了小伍的胡思乱想。
这医生,也让萧谨行瞬间清醒。
他眼眸直直的看着叶栖迟。
叶栖迟解释道,“你脖子上已经开始出红疹了,这是天花,也就是你门口中瘟疫的表现。而且从你的脉象和你发烧的症状来看,八九不离十!”
“瘟疫不是要传播吗?王爷没有接触什么瘟疫病人,怎么可能被传染?!”小伍说出了萧谨行的疑问。
叶栖迟叹了口气,“果然不能存在侥幸。”
“什么意思?”
“我就一直怀疑和我对接信息的人会感染上瘟疫,在我之前,他根本没有给自己做任何防范措施,被感染上病毒的可能性很大,但因为一直没有症状,加上瘟疫传播的主要途径是唾液,所以我没有引起重视。”叶栖迟咬唇,还是有些懊恼。
“可是那个下人没有被传染啊!”小伍还是不明白。
那个人刚刚他们走的时候,他都还好好的,完全看不出来任何异样。
“瘟疫是动态的,在每个人身上的表现形式都不一样,有些人可能感染上了,但他却没有症状,这是最危险的,因为就不会有防备,所以其实陈和志在隔离瘟疫的处理上,虽然残忍但很有效,他把所有接触者都隔离了起来,这是最有效控制瘟疫传播的方法!”叶栖迟说道,又连忙回到主题,“萧谨行被传染的唯一可能就是那个下人。小伍!”
小伍明显紧张。
“你现在回去庞府,连忙告诉庞南萧谨行染病的事情,并让他立刻把下人隔离起来,其他人也全部自行隔离,并按照我的药方,先把药物吃起来,以防万一。”叶栖迟吩咐,“另外,萧谨行染病肯定也是需要药物治疗的,你记得带足药物回来,越快越好!”
“这里什么都没有,如此简陋,王爷和王妃要不要回去庞府?陈和志来搜查了,庞府就安全了。”
“不会安全。”萧谨行开口。
此刻也能感觉到他身体的强烈不适。
其实从庞府出来他就觉得异样了,为了不耽搁路程,所以一直忍着没说。
没想到,他真的会染上瘟疫。
“让陈和志来庞府搜查我的人是萧谨慎。萧谨慎现在既然料到了我可能已经进了渝州城,也料到了我可能要拉拢的人是庞南,萧谨慎肯定会派人去盯着庞南,一旦我们再回去,就是在自投罗网。”萧谨行说得明白。
“更何况萧谨行染病了,肯定更不能回去。染病的人,最应该的就是自行隔离!”叶栖迟补充道。
小伍看王爷和王妃都这么说了,自然就不敢违背,他连忙起身就离开了。
离开后,叶栖迟又把注意力放在了萧谨行身上。
她问道,“难受不?”
萧谨行没有回答。
没有回答,自然就是难受的。
叶栖迟忍不住笑了一下,“萧谨行,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倒霉?!”
萧谨行脸色有些沉。
“不过好在有我。”叶栖迟说道,“要不然都不知道你死几百次了。”
萧谨行这一刻难得没有反驳。
也是……没得反驳。
“我琢磨着你这辈子所有的不幸运,都是为了幸运的遇到我!”叶栖迟喃喃道,“估摸着也只有我对你,真心实意无怨无悔,还别无他求!”
叶栖迟说的是实话。
她穿书进来,萧谨行确实得了不少便利。
因着萧谨行主角光环,她自然是无条件战队他这边,就算这货天天想要杀她,她也不会和这货计较,毕竟,剧情设定。
而且她对萧谨行也是真的没有他求,至少,不会影响到他任何利益的所求。
比白墨婉对他都好。
原文中,白墨婉其实一直得到的比较多,就是萧谨行一直在付出,白墨婉在接受而已。
叶栖迟这一刻都要被自己感动了。
“最大的不幸,就是遇到了你。”萧谨行一字一顿。
叶栖迟翻白眼。
萧谨行这男人,这辈子都不懂什么叫感恩吧?!
不,也不是不懂。
对象只是白墨婉而已。
叶栖迟其实也不介意。
萧谨行每次对她得不待见,她都能理解。
毕竟狗血言情文,男主的眼里除了女主,还能容纳得下谁?!
她无所谓的说道,“是是是,你最大的幸运是遇到白墨婉。我祝你俩,早日有情人终成眷属!”
真心实意的祝福。
可萧谨行没信。
他看着叶栖迟,看着她伪装得极好的样子,心里似乎有些压抑。
是。
叶栖迟说得很对。
他最大的幸运就是遇到白墨婉,让他曾经灰暗的人生,有了一道白月光。
他以为那是他唯一的月光。
然而现在却遇到了叶栖迟……
叶栖迟是他最大的不幸,在感情上从未有过任何动摇的他,却因为叶栖迟开始变得矛盾和纠结。
“萧谨行。”叶栖迟叫着他。
她对感情相关的事情,兴趣没那么大,所以很快就会翻篇。
然而她话音刚起。
萧谨行突然开口道,“妾室。”
“什么?”叶栖迟莫名其妙。
萧谨行突然这么一句话,神叨叨的。
不会是烧模糊了吧?!
萧谨行看着叶栖迟。
这女人有时候聪明绝顶,有时候又钝得跟头牛似的,半天转不过弯。
“没什么。”萧谨行生气道。
叶栖迟又无语了。
这货动不动就生气。
他就不怕肝不好吗?!
她也没多想,说道,“我觉得渝州城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还是得开城门。其实现在瘟疫基本上是已经控制下来了,不影响渝州城老百姓的正常活动了。你也听到庞南说了,他现在都没得多余的粮食,想想其他老百姓,估摸着只能吃土了!”
“不会开城门的。”萧谨行也把注意力转移了,“说到底,陈和志哪里有控制疫情的能力,一切都是萧谨慎在操控。而之所以现在疫情已经控制了下来却一直没有打开城门,也没有对外放出消息,不过是为了等萧谨慎来,他一来,就全部是他的功劳!”
“我也知道。”叶栖迟点头。
她也料到了,这一切都是萧谨慎所为。
如果萧谨慎早点来控制疫情,疫情也不会扩散到这个地步。
当然也不排除,萧谨慎想要把事情搞大点,自己才能够更好的立功!
总之,不过如何,她现在想的最多的是,怎么开城门,怎么让朝廷来救济渝州城及周边城池的老百姓,怎么让这里恢复如常。
“能不能想办法,把这里的情况传回到皇上那里去?!”叶栖迟问。
“传回去也没用,现在父皇听萧谨慎的。”萧谨行倒是看得明白,“现在只有等袁文康搬来救兵,直接攻城,拿下陈和志!”
叶栖迟点头。
貌似这是唯一的方法了。
庞南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抗衡陈和志。
“我只是担心……”萧谨行欲言又止。
“担心什么?”叶栖迟问。
一般萧谨行担心的事情,绝对不是小事儿。
“担心萧谨慎发现了袁文康去找白文武救援。”萧谨行说道。
“放心,袁文康不会背叛你。”叶栖迟很肯定。
袁文康是忠臣,这点不可厚非。
“我不是担心袁文康,我是担心萧谨慎耳目那么多,他肯定在白文武的军队中安排了细作。如此一旦暴露,萧谨慎肯定会阻止白文武调派精兵过来。白文武也不可能驳了萧谨慎的面子!”
“这点你就更不用担心了。”叶栖迟说道,“白文武碍于萧谨慎的面子,可能会听从了萧谨慎的安排,但是你家白姑娘不会。甚至于,萧谨慎越是不让她做的事情,她越是会做。”
萧谨行明显不信。
“总之,白文武那边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只要袁文康不是死在了半路上没有把消息带给白墨婉,一旦白墨婉得道消息,她相反设法都会调派精兵过来帮你。”
“你这么相信白墨婉吗?”萧谨行诧异。
比他还要相信她。
“当然相信。”叶栖迟笑了笑。
废话。
重生前的白墨婉是被萧谨慎搞死的,还辜负了萧谨行一生。
重生后的白墨婉当然会报复萧谨慎,然后弥补萧谨行。
一旦萧谨行有威胁,甚至还是为了对付萧谨慎,白墨婉想都不用想,绝对会给予最大的支持。
“你不应该……讨厌她吗?”萧谨行问。
“我为什么要讨厌她?!”叶栖迟莫名其妙,“我和她无冤无仇,有什么好讨厌的。”
尽管谈不上喜欢。
或许是白墨婉对她还是有些敌意的。
第一次在宫宴上遇见,就觉得白墨婉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对。
其实也能接受。
毕竟在白墨婉看来,她已经是个“死人”的,怎么就还活着!
“我喜悦她你不是知道吗?”萧谨行口气有些不好。
也不知道自己在生气什么。
“知道啊。”叶栖迟点头如小鸡啄米,“你们还会成亲百年,恩爱千古!”
“叶栖迟!”萧谨行声音有些大。
他此刻其实精神很不好了。
分分钟要昏睡了过去。
但就是被叶栖迟气得,头发都要冒烟了。
叶栖迟眨巴着眼睛看着萧谨行。
“满嘴谎言!”萧谨行冷声。
“……”这个狗王爷,是不是除了白墨婉,其他人说什么他都不信!
“别说话了!”萧谨行命令,“我要休息了。”
早就该休息了!
脸都烧成个猴子屁股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精神和她吵架的。
萧谨行没和叶栖迟说话后,很快就睡着了。
叶栖迟看了他一眼,也不知道这货在死撑个什么劲儿。
她安静的坐在椅子上,等小伍。
好在下午睡的时间长,也不困。
等了小半个时辰,小伍匆匆忙忙的脚步回来了。
“嘘。”叶栖迟看他有些激动,连忙暗示他小点声。
小伍忍了忍,努力让自己平静的说道,“王妃,庞府的药材,在医治了庞南小女后,就已经没有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按道理来说,羞耻尿喷哭揉花蒂 晚上你们老公是怎么样上你的

下一篇: 你就这么想要抽的越快声音叫的越大 两个人一前一后好胀

本文标签: 堂屋 好大 官兵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