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江夏这会儿大教授走一步撞一下笔趣阁 那一夜我解开了老师的裙子

江夏这会儿大教授走一步撞一下笔趣阁 那一夜我解开了老师的裙子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4:27:41

江夏这会儿大概都明白了,想来李春兰的那笔赔偿金现在都在那个男人手里,投入到股市中去了。

这两年股市行情不稳,大起大落的厉害。

那笔钱估计也套在里面了,要不然也不会不辞辛苦的跑到大青山去拜神求佛。

至于那个男人对李春兰的心意……

江夏见过那个男人两次。

第一次在研究院门口,郝东风被警务人员带上警车后,李春兰当场嘲笑郝东颖的时候。

那个男人就在李春兰的身边。

第二次就是在大青山寺庙求佛的时候。

江夏可没在那男人的眼中看出一个恋人该有的眼神。

相反,那男人明明对李春兰带着一抹隐忍的厌恶。

男人接近李春兰的目的十分明显,就是为了李春兰手中的赔偿金。

“嫂子,这事你在这里干着急也不是办法,最好还是尽快找到李春兰,将她手里的赔偿金拿回来,那是李春来用自己半条手臂换来的赔偿金,是她后半辈子的生活保障,对方要是真心对待李春兰,你去要这笔钱,他也不会为难你,万一只是看中她手中的赔偿金呢?到时候你们可是人财两空。”

江夏的最后一句话,就像一记重锤敲在了邢嫂子的胸口。

她猛的抬起头,瞪大红着的眼睛。

“你说的对,我这就去找你李大哥,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钱要回来,小夏,我今天请个假。”

“嫂子你去吧。”

江夏点了点头,但愿一切还来得及。

王嫂子在一边看的也是一脸的担心。

“你觉得李春兰找的那个男朋友,真的是冲着她钱去的?”

“人心难测,这谁也说不好,我也希望李春兰是个运气好的,对方不是冲着她的钱。”

“那还真不一定,李春兰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那闺女什么德性谁不清楚?要不然也不会二十大几了还没对象,怎么这没了一条手臂到找到对象了?”

这事在明显不过了。

江夏没有和王嫂子再讨论这个话题,看时间差不多了,站起身招呼着店内的服务员,开始准备工作。

王建军过来的时候,外边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这会儿就是香满楼上人的时候,大堂里的桌子已经坐了大半,前台的电话也是不断的响起。

江夏这会儿正在前台忙活,听到电话声响,随手接了起来。

“你好,香满楼。”

“请问几个人?”

“可以,半个小时后,二楼208房间,七个人……”

江夏一边通着电话一边记录着,不用问,又有人预定包间了。

王建军在前台等了一会儿,待她挂了电话才道:“你跟我来一下。”

两个人直接去了三楼的总经理办公室。

王建军指了指沙发,示意江夏坐下来,自己端起暖壶泡了两杯茶。

“今天上午法院开庭,魏琛的审判结果已经下来了,有期徒刑五年零八个月。”

王建军将一杯茶递给江夏。

江夏乌黑的眸子凝滞了那么一下,倒也很快反应过来。

“这么快?之前还听说他在里边认罪的态度并不好,给审查工作也带来了一定的困难,怎么突然就……,五年零八个月,时间还真不短。”

“我也没想到这么长时间,不过泄露研究院的科研机密,确实不是小事,今天中午我爸提起这事的时候,也是一阵的感叹,魏琛这个人能力还是不错的,当初他进研究院的时候,我爸一度认为他会是第二个秦峰,研究院这边也是对他着重的培养,要不然单凭郝东风一句话,他也不可能直接拿到和秦峰一样的项目,只不过到底还是走了歪路。”

江夏淡淡地抿了一口茶水。

“人的品性有问题,无论给予什么样的重任,只会辜负了领导的信任,弄不好权力越大危害越大,这样的结果没有什么可惜的,路是自己走的,犯了错误总归要承担后果的。”

江夏突然想起昨天见到魏琛时的那一幕,心里也是一片怅然。

“你觉得魏琛真的会做这种事情吗?跟你说实话,我总觉得这事儿有些蹊跷,魏琛这个人我虽然没和他打过什么交道,可通过他这些年在研究院的所做所为,还是对他有一些的了解,可以说是一个十分有分寸的人,像他这种从山沟沟里出来的,付出那么多的努力才得到今天的位置,应该不会做这种自掘坟墓的事情才对,我始终想不通,他为什么要背叛研究院,这样的代价和他所得的回报相比,简直相差的太多了。”

江夏忍不住轻笑一声,“你还真挺了解他。”

“也不是了解,就是通过他的一些事情对他这个人的推测。”

“那如果真像传闻所说,当初他妻子流产就花了一大笔医药费,如今他妹妹受伤,又很需要钱呢?”

王建军又是摇了摇头,“想得到钱的办法有很多,我觉得以魏琛的认知,不应该去走这条路。”

江夏把茶杯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发出咚的一声响动。

这样的响动自然也吸引了王建军的目光。

“事情已成定局,魏琛也认罪,你也没必要去想那么多了,有些时候事情就是这样,不是什么都是有迹可寻的,魏琛的事或许真是被冤枉,郝东风把妹子嫁给他,他那么对待郝东颖,郝东风能放过他?可事情到底怎么样也都是我们的猜测,法院给予了决断,我们就相信法律好了。”

有些时候江夏不知道要怪王建军单纯,还是庆幸在社会的大染缸里,他还能保持住一颗纯善的心。

就像她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胖婶那么明显的打压下,他都能以一颗平常心的态度做自己的事。

这份心态,真的十分难得。

可现如今他是香满楼的老板,同时还有快餐店,以后还会有更大的发展。

单纯如他,再这样下去,未免不会在社会上碰了钉子。

“我觉得你平时应该多回家看看王院长。”

最后,江夏也只是这么提醒一句。

王建军倒是马上明白了江夏话里的意思。

“你这是觉得我单纯好骗还是什么?回家看我爸做什么?学习他的老于世故?”

“随你,反正话我说了,你愿意怎么办就怎么办。”

江夏一脸的无所谓,王建军也是低笑一声。

接着,又忍不住一阵压抑的咳嗽。

连忙拿起手边的水杯喝了两口。

“你这感冒怎么还没好呢?有没有去医院看看?我听你这咳嗽声有些不对,赶紧吃点儿药,时间长了,弄不好会转成肺炎,咱们是做饮食行业的,你这样也干脆别上班了,一会儿我叫大壮送你回去,好好休息几天,等你好利索了再来。”

这个季节温度忽高忽低,一不小心就会着凉感冒。

王建军前两天就中招了,本来也是让他休息的,刚才看他过来,还以为好转了呢。

没想到还是这么严重。

“我觉得没你想的那么……咳咳……”

王建军的话没说完,忍不住又咳了起来。

“行了,在我这儿就别逞强了,不就是惦记着店里的事吗?这两天我也没别的事,店里我盯着,你赶紧回去吧。”

江夏这么说,王建军也没再坚持。

………………

幽深的巷子在夜慕的笼罩之下,带着几分沉重的压抑。

巷子尽头的小院,灯光从屋子里倾泻而出,隐约间,还能听到女人低低的呢喃。

“张军……你慢点儿……”

“慢点儿?慢点儿又怎么能让你爽快了?你就说我厉不厉害?早就告诉你了不用担心,那钱起起落落,早晚还会回到咱们手里,你看着,等过不了多久,我就让你这钱变得更多。”

“你不是说等这笔钱回来就娶我的吗?”

“娶,肯定得娶,只是这钱都是你的,我张军怎么能用你的钱?你就当把钱借给我,等再过段时间,我有了更多的资本,一定能风风光光娶你进门。”

“你……你怎么说话不算……啊……”

没等女人的话说完,就传来一阵尖叫。

接着,屋子里是更加激烈的狂风暴雨。

而这翻风雨,也把李春兰的话完全堵了回去。

就在这时,院子里传来一阵敲门声,顿时惹得四周邻居的狗一阵狂叫。

张军正在兴头上,哪里顾得上理会外边的敲门声,随着敲门的节奏,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倒是李春兰,听着这急促的敲门声心里莫名一惊,推了推男人,“快停下……有人敲门……”

张军这会儿几乎是红了眼,大手直接握住那只推举着自己的小手,将它困在了身侧。

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终于在两个人的嘶叫声中,结束了最后一波攻击。

外边的敲门声也始终没有停下来。

李春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也不忘叫张军起来去看看。

这大晚上的,这么急的敲门声,又敲了这么久,想必一定有急事。

这里是张军临时租住的房子,一般人找不到这里。

张军也被敲门声吵得烦躁起来,骂骂咧咧地扯过一边的衣服套在身上,趿拉着鞋就去外面开门。

门被打开的那一瞬,李伟看着衣衫不整的张军直接呆在那里。

即便这些天李春兰不在家,他们心知肚明肯定是在张军这里,而两个人又是男女朋友关系……

可真见到张军这个样子,李伟还是觉得有一道霹雳将他劈的外焦里嫩。

借着屋子里的灯光,就见张军随意的披了一件外套,里边却是不着寸缕。

而单手提着的裤子更是连拉锁都没来得及拉上。

邢嫂子自然也看到了张军这副模样,惊呼一声推开张军就向屋子里冲去。

紧接着,屋子里就传来一声声刺耳的叫骂声……

………………

因为王建军休息,第二天江夏早早的去的香满楼。

让她没想到的是,邢嫂子也是早班,早早的过来上班了。

这会儿正和王嫂子一边擦着桌椅,一边说着什么,一脸的笑容,哪里还有昨天憔悴不堪的样子。

看到江夏过来,和王嫂子说了句什么,放下手里的抹布,迈着步子走了过来。

“小夏。”

“嫂子。”

江夏淡然的冲她点了点头。

邢嫂子笑着跟在江夏的身后,跟着她上了楼。

进了办公室,邢嫂子也开了口。

“小夏,昨天的事嫂子谢谢你。”

江夏拿了杯子倒了两杯水,听邢嫂子这口气还有今天的气色,也猜到了什么。

“不客气嫂子,我能理解你做母亲的心情,肯定都是为自己儿女好,李春兰能听进去你们的话也是好的,毕竟那钱是她以后的生活保障。”

江夏将一杯水递给了邢嫂子。

邢嫂子接了过来笑道,“是啊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昨天我和你李大哥连夜去找春兰了,还有她男朋友,这回我们已经把话说清楚了,那钱怎么回事我们也知道,是我心眼太小,其实那钱春兰拿着根本就没少,她那个男朋友也真是厉害的,这么快就让那钱多生出两千块来,比存银行的利息高多了,照这样下去,春兰的那些赔偿金根本就不用动,利息都够他们好吃好喝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钱生钱……”

江夏微微蹙起眉来,“听嫂子你这么说来,李春兰的那些赔偿金你和李大哥并没有要过来,还从她男朋友手里?”

江夏这么问,倒让邢嫂子有些不自在。

毕竟昨天她还跟王嫂子和江夏说过那样的话,这会儿她这举动,无疑是在打自己的脸。

她讪讪的笑了笑,“小夏,其实这事儿我和你李大哥也商量过了,春兰大了,如今都二十大几了,也不是小孩子了,而且这赔偿金是她自己的钱,她确实有权利自己处理,经过这几回接触,我和你李大哥也觉得她那个男朋友倒也不错,虽说没有什么铁饭碗正经工作,可这人脑子好使,对我家春兰也是一片真心,如果因为钱的事儿,我和你李大哥的态度太坚决,反而让人家觉得我们处处防着人家,闹得谁的脸面都不好看,也让李春兰和他之间有隔阂,咱们都是过来人,也知道这两口子之间要是有了隔阂……”

喜欢穿成九零娇宠小福妻请大家收藏: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房屋中。白墨家风贞静(禁忌GH)作者:酒满 回娘家每次都让他搞我的软件

下一篇: 祭奠过后,刘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最新章节 小东西你的水好甜车上啊

本文标签: 一夜 解开了 裙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