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房屋中。白墨家风贞静(禁忌GH)作者:酒满 回娘家每次都让他搞我的软件

房屋中。白墨家风贞静(禁忌GH)作者:酒满 回娘家每次都让他搞我的软件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4:24:54

房屋中。
白墨婉注目着萧谨行,眼神中都是期待。
萧谨行心口微动。
因为白墨婉的主动,让他心生涟漪。
他点头,“好。”
对白墨婉,从来都是有求必应。
他要什么,他就给什么。
哪怕是把她拱手相让别人,他也可以。
更何况是,成为自己的妻子。
白墨婉听到萧谨行的回答,嘴角的笑容更加明显了。
她说道,“行哥哥,以后我定然不会辜负你。”
这一世,再也不会辜负你。
萧谨行嘴角扬起一道好看的笑容。
满眼的宠溺。
这个世界上,唯一给过他温暖的人只有……白墨婉。
萧谨行喂白墨婉吃过午膳。
自己也吃了一些。
白墨婉执意现在要去见陈和志父子,萧谨行就搀扶着她下了地。
两个人走向了庞府关押的地下室。
除了袁文康跟在萧谨行身边,庞南此刻也跟在了他的身后。
一行人出现在了陈和志父子面前。
两个人被捆绑着,身上多多少少带着些伤,看上去很狼狈。
“陈和志、陈子焕,简直胆大包天!作为渝州节度使,不但不造福百姓,反而陷渝州城于危难之中,残害百姓,甚至还想杀了本王,罪大恶极!”萧谨行威严冷峻,气场十足!
陈和志和陈子焕落在萧谨行的手上,自然也是知道凶多吉少。
从未想过,有一天会栽到最看不起的宸王手里。
陈子焕连忙说道,声音甚是卑微,“宸王,卑职这么做也是受楚王的教唆。楚王一直想要杀了你,卑职也只是听从他的命令,实属不是卑职本意,还请宸王明鉴!”
“到现在还不知悔改,居然还恶意挑拨我和皇兄的关系!来人!”萧谨行命令。
“卑职在。”袁文康连忙上前。
“把皇上赐予本王的尚方宝剑拿来!”
“是。”袁文康把手上那把宝剑递给了萧谨行。
这一路追杀,为了保证尚方宝剑的安全,一直是袁文康代为保管。
袁文康自然是,一步都不敢离身,就连睡觉,也会抱着宝剑入睡。
萧谨行把宝剑拿了过来。
陈和志和陈子焕看萧谨行的模样,俨然又被惊吓到。
“宸王,卑职的话句句属实。如宸王不信,宸王可带卑职回去和楚王对峙。卑职还有楚王的书信来往,宸王你一定要相信我!”陈子焕激动无比。
为了保命,瞬间就把萧谨慎给出卖了。
白墨婉站在萧谨行的旁边,就这么看着陈和志父子狼狈不堪的模样。
上一世。
陈子焕在萧谨慎身边不知道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一想到当年他带着萧谨慎的兵马抄了她全家,她就恨不得把陈子焕千刀万剐!
“宸王。”陈子焕激动不已,不停在为自己找活命的机会,“楚王一心想要杀了你,你再不揭穿他,以现在楚王的实力,你肯定不是他的对手,早晚会面临危险。如若你现在带着卑职回朝去见皇上,卑职有楚王杀你的证据,皇上定会治了楚王的罪,宸王方能自保!”
萧谨行就这么冷冷的看着他。
对他的话自然是无动于衷。
陈子焕不过是在耍心思。
他想的是,一旦他去了朝廷见到了楚王,只要他不指证楚王反而诬陷宸王让他故意加害楚王,楚王不仅不会杀了他,还会救下他,重新重用他,他现在只需要骗过宸王就行。
陈子焕有些紧张的看着萧谨行。
萧谨行的冷漠,让他第一次揣摩不透一个人到底在想什么。
他也和楚王有过几次接触,虽楚王也是城府极深,但他多少能够摸到他到底想要什么。
而面前这个宸王,他真的不敢轻易下达结论。
“本王和皇兄的手足之情,断不可能受到你等小人的挑拨!”对于陈子焕的话,萧谨行无动于衷。
陈子焕和陈和志脸上的表情明显更加慌张了。
到底是萧谨行太蠢,不知道如何反将一军萧谨慎。
还是说萧谨行太聪明,把一切早就看得清楚明白。
陈子焕此刻想不到那么多,只知道,自己离死不远了。
“白将军!”陈子焕这一刻直接把视线放在了白墨婉的身上,“白将军,你断不能让宸王杀了我!卑职知道你和楚王的关系,你定然是站在楚王那边的,你杀了我,就是折了楚王的羽翼,你可要三思啊!”
白墨婉笑容更冷了。
三思?!
她已经思了很久了。
恨不得,立刻一剑刺死。
她说,“你杀了陈和志,我就求情放了你。”
陈子焕脸色微变。
那一刻以为自己听错了。
萧谨行转头看了一眼白墨婉。
白墨婉眼神坚定,“我说,你杀了你父亲,我就请求宸王放了你。毕竟,渝州节度使是你父亲不是你,所有的决定都是你父亲做的,你父亲才是罪臣。你亲手杀了罪臣,就是在将功补过。”
陈子焕明显犹豫了。
陈和志毕竟是他亲生父亲,他再贪生怕死也做不到这个地步。
“我给你半柱香的时间考虑。”白墨婉冷漠,“你要是不亲手杀了你父亲,就任凭宸王如何处置你!”
“白姑娘,你何必做这么绝!”陈子焕大声质问。
“我是在救你。”白墨婉冷声道,“但你要不要活命,就看你自己了!”
陈子焕眼眶猩红。
没想到,听闻一向宅心仁厚的白墨婉,居然会这般冷血。
不是说。
白墨婉虽出生将门之家,但却心思单纯,很容易相信他人,对楚王也是一心一意。
此刻的白墨婉,分明和他理解的人完全不同。
不只是白墨婉。
宸王萧谨行也显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无能。
陈子焕此刻思绪有些混乱。
再聪明的人,在面对如此危险的境界时,也会不知所措。
如此安静了好一会儿。
白墨婉开口道,“陈子焕你考虑好了吗?!”
陈子焕眼眸一紧。
为了活着……
他直言道,“我父亲作为渝州节度使,残害百姓,冒犯宸王。卑职愿意,大义灭亲!”
话音落。
陈和志脸色一下就变了,“陈子焕!”
“爹!”陈子焕此刻对陈和志瞬间变了个嘴脸,“你做出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死不足惜!”
“你你你!”陈和志气得,半点说不出一句话。
是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宠爱的一个儿子,居然为了活命要亲手杀了他?!
“庞南。”白墨婉命令。
“卑职在。”庞南连忙上前领命。
“给陈子焕松绑,给他一把剑。”
庞南不敢轻易答应。
他转头看向萧谨行。
萧谨行微点头。
庞南连忙上前,解开了陈子焕身上的麻绳,然后给了陈子焕一把剑。
陈子焕从地上站起来。
他走到陈和志的面前。
陈和志恐慌中,又带着极大的愤怒,“陈子焕,你杀我会天打雷劈……”
面前。
鲜血四溅。
陈子焕连犹豫都没有,一剑下去,直接让陈和志的头分了身。
头颅掉在地上。
陈和志还瞪大着眼睛,死不瞑目。
其他人就这么看着如此残忍血腥的一面。
庞南那一刻不由得把视线转移了。
他毕竟跟着陈和志这么多年,看到陈和志落得如此下场终究还是有些于心不忍。
陈子焕亲手杀了陈和志之后,面不改色的转头面对白墨婉,“白姑娘。”
明显是在等待白墨婉发话,放过他。
白墨婉口吻中带着讽刺,“还真的是一样的冷血残忍。”
和上一世,一模一样。
“行哥哥,我借一下你的尚方宝剑。”白墨婉直言道。
萧谨行递给白墨婉。
白墨婉拔出宝剑,锋利的剑尖对准了陈子焕。
陈子焕脸色一下就变了,“白姑娘你什么意思?!你说完不算话?!”
白墨婉笑了。
笑的有些讽刺。
上一世。
你说话算话了吗?!
当年抄她满门的时候,让她哥亲手杀了她父亲,他说只要她哥杀了他父亲,他就饶他一命,仅流放边疆。她父亲为了让她哥活命,逼着她哥亲手杀了她父亲。
结果呢?!
结果只是被陈子焕戏耍了一场而已。
她父亲到底之后,陈子焕命人一剑,砍断了他哥的脖子!
曾经的回忆,让白墨婉眼眶猩红了一片,她直接一剑,往陈子焕的脖子上刺去。
陈子焕也是有武功的。
在白墨婉靠近那一刻,他一个避闪,躲开了致命一剑。
也就在下一秒。
和白墨婉打了起来。
白墨婉身上还有伤……
萧谨行眼眸微动。
袁文康和庞南都想要去帮白墨婉,被萧谨行用眼神拦住了。
明显。
白墨婉对陈子焕的恨意很深。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强大的仇恨,但他愿意让她,去亲手了结。
终究。
陈子焕不是白墨婉的对手。
即使在白墨婉受伤的情况下,也依然被白墨婉打掉了手上的剑,整个人滚倒在地上。
白墨婉的剑,指在了他的脖子上,陈子焕根本不敢有任何轻举妄动。
“白墨婉!你何必如此对我,我们无冤无仇!”陈子焕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白墨婉对他做到这个地步?!
他自认,从来没有招惹过白墨婉。
白墨婉冷冷一笑,“你死了,或许就知道了!”
“白墨婉!”
“去死吧,陈子焕!”白墨婉眼眸一紧。
眼底的恨毫不掩饰。
她毫不犹豫。
一剑封喉。
又是,鲜血四溅。
陈子焕就这么,死在他们的眼前。
做梦都想要亲手杀死男人,终于,被她一剑刺死了!
白墨婉狠狠的看着陈子焕,身上沾满了陈子焕的血。
此刻,似乎沉浸在她的仇恨中,报复的仇恨中,不可自拔!
“婉儿。”萧谨行叫她。
明显感觉到,白墨婉此刻的状态不对。
白墨婉眼眸微动了一下。
下一刻。
她手上的宝剑突然滑落,整个人瞬间晕倒了过去。
“婉儿!”萧谨行眼疾手快的连忙上前抱住白墨婉。
白墨婉晕倒在了萧谨行的怀抱里。
后背上的血,已经浸湿了她的衣服。
萧谨行连忙抱着白墨婉离开地下牢室,大声说道,“把叶栖迟叫回来!”
庞南和袁文康看着宸王惊慌失措的模样,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
庞南说,“我去找叶姑娘吧。”
袁文康点头。
庞南连忙离开了庞府,快马加鞭的去了祠堂找叶栖迟。
叶栖迟还在清点和诊断病人。
从到了这里来之后,一刻都没有休息过。
她发现所有瘟疫病人除了自身瘟疫比较严重之外,烧伤也不轻。
烧伤不得到即使的治疗,感染了一样会很严重。
现在她只有等,古幸川的药材到位。
叶栖迟还剩下一小部分人病人没来得及诊断,就听到外面庞南叫她的声音。
她连忙出去。
想来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儿。
庞南看到叶栖迟,连忙上前。
叶栖迟往后退了几步,“庞大人,病毒。”
庞南跟在叶栖迟身边几日,大抵都要懂病毒是什么意思了。
应该就是,容易传染别人的什么东西。
“叶姑娘,白将军刚刚动武,伤口被崩裂了,现在全身都是血。王爷差我让你回去一趟。”庞南说得有些着急。
叶栖迟眉头微皱。
这白墨婉这么这么不省心。
自己身体什么情况还不知道吗?!
逞什么强!
“叶姑娘。”庞南看她没有反应,又叫了她一声。
“走吧走吧。”叶栖迟有些无语。
她琢磨着她现在不跟着庞南回去,萧谨行会直接杀过来。
她直接坐上了庞南的马,“庞大人,我先骑马回府!”
“叶姑娘小心。”
叶栖迟应了一声。
她快马加鞭,也是想要快去快回。
说来人也是很奇怪,在一个环境似乎就很容易适应一个环境的生活方式。
本以为马术是一件很难驾驭的事情。
她也就骑过一两次,就得心应手了。
叶栖迟迅速的感到了庞府,然后走向了白墨婉的房间。
袁文康在门口守卫。
看到叶栖迟出现,连忙跪地,“卑职参见王妃。”
叶栖迟看到袁文康,大抵是是知道,陈和志和陈子焕应该是被他们逮捕回来了。
而陈子焕当成对白墨婉一家人有多残忍,她当时看文的时候都气得咬牙切齿的,现在白墨婉有了报仇的机会,自然肯定会亲手杀了陈子焕父子,不用多想,白墨婉伤口崩裂,估摸着就是杀这两父子导致。
她刚刚还差点以为,又出什么事故了。
叶栖迟敲开房门。
一边吩咐这旁边的下人,“帮我打盆水,帮我那套衣服进来,快点!”
“奴婢遵命。”侍女看叶栖迟口吻有些急,连忙就去办事儿了。
房门被一个侍女打开。
叶栖迟进去。
一进去就看到白墨婉的床榻上都是血,萧谨行用手帮白墨婉捂着后背出血的位置,看到叶栖迟回来命令道,“过来看看她到底怎么样?!”
“我洗个澡换身衣服。”叶栖迟说道。
“换什么衣服……”
“我身上都是病毒,如果你不怕你白姑娘被传染起瘟疫!”叶栖迟冒火。
萧谨行抿了抿唇。
虽然自己不占理,但此刻也绝对不会有任何愧疚的。
侍女很快打来了一盆水,拿了一套衣服过来。
叶栖迟就当着萧谨行的面直接把衣服脱了下来。
萧谨行连忙转移视线。
叶栖迟这女人,真的是半点都不知道廉耻的吗?!
居然当众更衣。
尽管。
房间内除了他之外,没有其他男人。
叶栖迟换了衣服,认认真真的洗了洗手,才走到床边。
“怎么不脱掉她的衣服检查一下她伤口到底伤成了怎么样?”叶栖迟问,口吻还带着责备。
萧谨行脸色微沉,“关乎到女子的清白,怎么可能以随便脱掉衣裳。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这般,不知羞耻吗?!”
叶栖迟无语。
她到底是为了谁这么匆匆忙忙的。
她大可以回房间跑个热水澡再地慢条斯理的更换一身衣服过来!
萧谨行这个不知道感恩的狗男人。
“我现在我给你清白的婉儿姑娘脱衣服了,宸王是打算留下来看,还是出去等候?!”叶栖迟讽刺地问道。
萧谨行抿唇。
叶栖迟翻白眼。
也认定萧谨行是不会出去的。
白墨婉受伤了,他怎么可能不陪在她身边。
“非常时期就会有非常行为。总比,为了所谓的规矩礼节,搞死了自己好!”叶栖迟一边说着,一边就撕开了白墨婉的衣服。
就在她撕开白墨婉寝衣时。
萧谨行离开了。
叶栖迟看了一眼萧谨行的背影。
这货还真是怕玷污了白墨婉的名声。
不过这人也真是好笑。
昨晚上不都看过了吗?!
今天又装什么矜持。
自然,她也不想去多揣测萧谨行。
她撕开了白墨婉的衣服后,看到她伤口伤得明显比昨天还严重……
到底是仇恨太深,否则也不至于连自己的身体都不顾了。
叶栖迟快速的重新给白墨婉进行伤口处理。
过程中白墨婉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不用担心她身体乱动,所以处理起伤口,比昨晚更快。
她弄好之后。
走出白墨婉的房间。
房间外,萧谨行自然在门口候着的。
看到叶栖迟出来,问道,“这么快?!”
“不放心自己去检查一下就知道了。”叶栖迟都懒得和萧谨行废话。
萧谨行看了一眼房间的方向。
回眸,就看到叶栖迟已经准备离开了。
从头到尾,似乎都不愿和他有多余的废话。
“叶栖迟!”萧谨行上前拉住她。
叶栖迟皱眉。
这货又发什么神经。
此刻不应该去好好陪着他的婉儿吗?!
萧谨行拽着她的手,一眼就看到了她手指上结痂的痕迹。
叶栖迟被萧谨行看得有些不爽。
她猛地甩开萧谨行的手,“放心,白墨婉只是皮外伤,就是流了点血而已,多吃几颗鸡蛋就补回来了。”
“你就打算一直用你的血去救感染瘟疫的人?!”萧谨行问她。
冷冷的问她。
明显是看出来,她手指上结痂的地方,是做了什么。
是。
叶栖迟也不否认。
为了尽可能的保证他们在药材来之前活着,她会对病情严重,用自己的血给他们保命。
按照以往,这么点伤一会儿就会好。
当然也跟她身体有关。
果然,这段时间太劳累了,自愈能力都变慢了。
“你能救得了多久?!”萧谨行冷冰的声音,一字一顿,“我告诉你,药材不会到了!我也没有那么多时间一直在渝州城!”
“五天!”叶栖迟根本不和萧谨行多说,“我只需要五天时间,五天后我救不了他们,我就放弃了!”
萧谨行冷冷的看着叶栖迟。
“白姑娘养病至少也需要五天时间,否则以她的身体骑马上路,伤口还是会崩裂。”叶栖迟谈条件,“至少,你要等白姑娘身体康复,才离开渝州城。”
萧谨行隐忍着怒火。
很容易被叶栖迟激发的怒火。
“五天就够了。”叶栖迟再次,重重的重复道。
五天,她相信古幸川一定来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突然,尖锐的我的大不大厉不厉害 在公交车上弄到高C的白月

下一篇: 江夏这会儿大教授走一步撞一下笔趣阁 那一夜我解开了老师的裙子

本文标签: 墨家 让他 每次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