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叶栖迟走进了小东西你的水好甜车上啊 把你玩坏掉免费漫画最快更新

叶栖迟走进了小东西你的水好甜车上啊 把你玩坏掉免费漫画最快更新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4:20:47

叶栖迟走进了别院。
天刚亮的庭院,安静一片。
院落里面杂草丛生,想来已经很久没有人打理过了。
叶栖迟顺着阶梯,走到了一扇房门前,敲门。
门打开,一个丫鬟出现在门口,身上披着见厚的衣衫,脸色红得有些异常,脸上还有一片片红疮,此刻精神也很萎靡,她看到叶栖迟有些诧异,但因为身体不适,对其他事物也没有什么兴趣,她病怏怏的声音问道,“是来照顾小姐的吗?”
这里的人其实都已经换过几次了。
来照顾庞南女儿庞悦欢的侍女,感染后因为没有昂贵的药物治疗,已经连续死了几个了。
眼下又快撑不下去了,就以为是庞大人新调遣而来照顾小姐的人。
“我是郎中,我来给你们看病。”叶栖迟解释。
丫鬟眼眸动了动,眼神中依旧呆滞无光,“没用的,这个病治不了的。”
“先让我进去吧。”叶栖迟也不想解释。
丫鬟打开了房门。
房门内,除了开门的丫鬟,里面还有一个丫鬟靠在旁边的软榻上睡着,脸和开门的丫鬟一样红,不同的是,她脸上是一颗一颗的红痘,此刻显然都处于高烧状态,听到门口的动静也是一动没动,大概是,精神已经开始有些恍惚了。
叶栖迟打量了一番房间中的环境,走到了庞悦欢的床榻边上。
床榻边上,还坐着两个郎中。
郎中看上去也是精神匮乏,此刻看到有人靠近,也只是淡漠的看着,没有任何反应。
丫鬟说道,“这是大人新请来的郎中。”
郎中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都是绝望的。
现在所有人都染上了病,也离不开这里,只有等死。
叶栖迟坐在了庞悦欢的身边,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好烫。
“烧了多久了?”叶栖迟问旁边的郎中。
“生病开始,也有2个余月了。”郎中回答,又说道,“我劝你还是早点离开,没用的。现在什么办法都根治不了,而且小姐已病入膏肓,就是这两天的事情了。反正都要死了,你又何必让自己来送死。我们这些人,一旦小姐死了,都是要跟着去的,你就别白搭了你自己的一条命。去院子外面躲躲吧,别传染了,到时候小姐一死,你就可以离开了。”
语气,带着些语重心长。
叶栖迟嘴角笑了笑,“不会,你们都不会死,我会根治你们。”
“你说你怎么就不信……”郎中摇了摇头,也没再多说。
叶栖迟放开庞悦欢的额头,伸手去给她把脉。
脉象确实很是虚弱,如不及时对症医治,恐怕今天晚上都挺不过去。
她眼眸紧了紧,让自己全神贯注,开始给庞悦欢进行诊断。
其实从看到两个丫鬟那一刻的症状开始,她其实就基本上断定了天花的可能性,此刻一经把脉,完全验证了自己的想法。
天花作为古代四大瘟疫之一,传染性极强,在医疗条件极其不好的古代,死亡率确实很高。
“你们都给她用了什么药?”叶栖迟问郎中。
“主要是退热药。”郎中把药方念给了叶栖迟听。
叶栖迟摇了摇头。
天花其实不适宜马上退热,反而把病毒烧死了,还能有存活的机会。
她还得庆幸,他们的退热药不是很强,加上他们一直用昂贵的补品给她补了身体,调节了电解质平衡,没造成身体的大量脱水,否则庞悦欢早就死了。
“有笔墨吗?”叶栖迟问。
“有。”郎中说道,指了指旁边的砚台。
叶栖迟走过去,拿起笔墨开始写了起来,一边写一边念着,“酒炒白僵蚕二钱,全蝉脱一钱,广姜黄三钱,生川大黄四钱……全部碾成细末,分成两副。如此这里有五个人,就需要做五个两副。”
所有人都安静的听着叶栖迟药方。
叶栖迟写完之后问道郎中,“这些药这里都有吗?”
“广姜黄和生川大黄是有的,但是白僵蚕和金蝉脱没有。”郎中回答。
“那就只有让庞大人去找了。”叶栖迟说道,“一般他们几点会来人?”
“还有一个时辰就会有人进来送早餐,同时打听今天的情况。我们会把今日的情况写在字条上,告知外面的人。”丫鬟说道。
“那就等到他们人来了,我把药方送出去。”叶栖迟说着,又低头多写了几个字,把事情表达清楚。
写好了之后。
她走向了旁边昏昏欲睡的丫鬟,摸着她的脉搏,就知道她现在已经到了极限了。
她连忙吩咐着旁边的丫鬟,“给我倒点温水过来,快点!”
丫鬟听叶栖迟声音有些着急,也紧张了。
她连忙去倒水。
尽管知道自己也活不久,但眼睁睁看着他人死亡,还是会有些惊吓。
她急急忙忙的倒开水,又用两个碗反复的凉了一下,确定了温度赶紧拿给了叶栖迟。
叶栖迟把自己的手指放进了嘴里,狠狠地咬了一口。
丫鬟惊讶的看着她。
那一刻就看到了叶栖迟挤压着咬破的手指,滴了好几滴鲜血进了水里,然后让丫鬟扶着另外一个丫鬟起身,叶栖迟把混合着她血的水一起喂进了女人的嘴里。
女人咳嗽了几声,缓缓的全部都喝了下去。
丫鬟此刻也被吓得眼泪都出来了,“春香是不是不行了?”
明显是感觉到,春香整个人状态都不对了。
“先观察一下。”叶栖迟说道,“应该有用。”
她的血有自愈的能力。
一般情况下可以起到一定作用。
只要能够挨过今天,她就有办法治愈他们。
“这个瘟疫到底何时是个头……”丫鬟哭嚷着,整个人似乎已经崩溃了。
叶栖迟也能够理解她的心情。
她安慰了几句,叫丫鬟把春香放在了软榻上,让她再睡一会儿。
叶栖迟就在旁边一直陪着春香,观察着她的状态。
不时的把脉,确定春香的状态。
渐渐的,春香的脉象明显稳定了下来,显然是她的血起了一定的作用。
不过整个人还是一直高烧不退,昏睡不醒。
“你每半个时辰给她喝点水,一定不能让她脱水了。不只是她,你们所有人都应该保证充足的水量,一定要多喝温开水。”叶栖迟叮嘱。
“好。”丫鬟连忙点头。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叶栖迟会给她一种安全感,就好像,真的可以活下来。
一个时辰后。
大门被人敲响。
叶栖迟走到门口。
门口专程开的一个洞口,用来递送食物和交互信息。
叶栖迟把纸条放在了门口。
下人连忙就要拿走。
“等等。”叶栖迟突然叫住他。
下人怔住,连忙问道,“大夫还有什么吩咐吗?”
“你平时都是这么直接就拿走纸条的吗?”
“是。”
“每天都是你来的吗?”
“几乎是,偶尔我不值班的时候,就会是另外的人来拿走。”
“你身体有什么反应没有?”
“什么反应?”下人诧异。
“以后拿纸条的时候,一定不能用手直接接触。”叶栖迟叮嘱,“纸条上很有可能感染着病毒,你直接接触了,就极有可能被感染。”
下人明显被吓到了。
“不过一般都是唾液传播,传播你的可能性不会太大。不过你一定要多注意,要是发现了发热的情况一定要第一时间就说出来,别隐瞒,越是隐瞒就会越有危险。”
“是。”
“现在你去拿两根棍子来,用棍子把纸条夹走,然后用棍子打开,尽量不要用身体的各个部位去碰纸条,看完了之后就用火烧了知道吗?”叶栖迟吩咐。
“是。”
下人连忙离开。
离开后,迅速的找来了两根棍子,然后夹起地上的纸条匆匆忙忙的又离开了。
叶栖迟端着食物走进房间内。
“吃点东西。”叶栖迟说道。
所有人都没有胃口。
叶栖迟看了一眼,也是以清粥为主。
还有一些咸菜和馅饼。
这个时候,其实最应该补充的是蛋白质。
必须要吃鸡蛋和牛奶才行。
叶栖迟琢磨着些事情,把早餐分给了其他人,让其他人必须吃了下去。
她端着一份早餐,给庞悦欢吃。
庞悦欢身体虚弱,她勉勉强强的靠在叶栖迟的怀里,睁开了眼睛,喃喃的说道,“我想我阿爹,想我娘亲……”
说着,就呜呜的哭了出来。
这两个月,怕也是把这个才7、8岁的小姑娘折磨到不行了。
叶栖迟哄着她,“你乖乖听话吃东西,我保证你三天之后,就可以见到你阿爹阿娘了。”
“真的吗?”庞悦欢有些不相信。
刚进来这里的时候,他们都是这么说,说她病好了就可以见到阿爹阿娘,但过了好久了,她病都没有好。
“你只要听话乖乖的吃饭,乖乖的吃药,很快就可以出去了。”
“你不要骗我。”庞悦欢难受的说道。
“我不骗人。”叶栖迟口吻很坚定。
庞悦欢点点头,张开了嘴唇。
叶栖迟喂了她半碗粥。
她实在吃不下了,叶栖迟没有逼她。
生病的人,更适合,少吃多餐。
刚放在早餐。
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叶栖迟连忙走出去,“丈夫,庞大人说,您要的药材,他今天会想办法给你送过来。”
“好,让庞大人越快越好,我等着用。”
“另外,你相公让我告诉你,别死在里面了,他说,说,不会给你收尸,只会,只会把你仍在城外的乱葬岗,让你变成孤魂野鬼。”下人似乎鼓起了莫大的勇气,才把话带到了味。
叶栖迟有些无语。
萧谨行狗嘴里果然吐不出象牙。
她冲着门外说道,“告诉他,他死了我都能活着,让他管好他自己!”
“是。”
下人收到回复,连忙就离开了。
他迅速的回到庞府堂屋,恭敬的说道,“叶丈夫说,药材希望大人越快越好,她等着急用。另外……”
下人把眼神看向了坐在堂屋正座位和庞南一起的萧谨行。
萧谨行没有微皱,“另外什么?”
“另外叶大夫说,说您死了她也不会死,让你管好你自己。”说完,下人连忙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萧谨行嘴角似乎轻笑了一下。
叶栖迟能说出这种话,说明,精神不错。
小伍此刻自然也是站在萧谨行旁边的。
他被带回到庞府之后,就被解了绑,然后一直在王爷身边。
此刻看到王爷嘴角的笑意……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打是情骂是爱吗?!
王妃这么怼王爷,王爷居然还笑了。
“下去吧。”庞南招呼着下人。
“是。”下人赶紧离开。
离开后,庞南转头对着萧谨行,“要不要休息一下?昨晚上听说你一个晚上没睡。”
“可以。”萧谨行点头。
此刻也只有靠叶栖迟自己,其他人帮不了她什么。
他需要养精蓄锐。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对。
叶栖迟说的。
萧谨行的心情此刻有些好。
小伍最能够感觉到王爷的情绪波动。
就是被王妃骂了之后,王爷整个人好像都轻松了。
“这边请。”庞南恭敬。
萧谨行跟着庞南一起离开。
庞南把他们带到一处院落,“已让下人准备好了沐浴和膳食。”
“好。”萧谨行微点头。
庞南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庞大人可先不用对我过于拘礼,等庞大人明确我的身份了之后也不迟。”萧谨行自然看出来了庞南的心思。
此刻想要对萧谨行行李,又带着一份芥蒂,处于有些矛盾的两难阶段。
萧谨行也不想危难了他。
庞南听萧谨行这么一说,点了点头,“好好休息。”
萧谨行应了一声,带着小伍走进了院落。
屋子里面,放着一桶热水,此刻一个下人正在帮他试着温度,看到萧谨行来,连忙说道,“大人,可以洗澡了,大人如果有什么吩咐,小的就在门外,你叫一声就行。”
萧谨行一眼就认出,这是刚刚传递信息的下人。
他问道,“每天都是你去那边送饭菜和拿消息吗?”
“是的。不过大人放心,小的如果离开这里,会让其他人过来伺候的。”
“倒不是这个意思。”萧谨行说道,“那边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告诉我。”
“小的遵命。”下人连忙恭敬道。
“下去吧。”
“是。”下人离开。
萧谨行在小伍的搀扶下,躺在了木桶浴里面。
小五伺候着他洗澡。
水温刚刚好。
这几天身上的脏渍,终于可以好好清洗一番,连带着疲倦,似乎也清扫了。
萧谨行很是舒服的躺在木桶里面,享受。
“不知道王妃在那边能不能舒舒服服的沐个浴?”小伍突然开口。
萧谨行眼眸微动。
“王妃跟着王爷受了这么多苦,现在都还没有得到休息,又去给人治病了。王妃真正称得上巾帼不让须眉,好多男子都做不到王妃这么无私的地步,不顾自己的生死,不怕艰险不惧劳累。”小伍越说越激动,“小的都被王妃感动了……”
“行了。”萧谨行口吻有些冷,“都是她自己选的。”
“小的知道是王妃自己选的,小的只是感叹一下,王妃真的是个好人,大好人。”小伍重重的说道。
“或许也只是为了……”萧谨行的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小伍很是好奇。
萧谨行没搭理小伍,“更衣。”
“是,王爷。”小伍只得听命。
只是王爷说的话啥意思?!
王妃还为了啥?!
萧谨行自然不会告诉小伍,他认为的叶栖迟,是为了他。
那天在寺庙里,叶栖迟就说得再明白不过。
他不怀疑叶栖迟对他的感情,但他还是惊讶于,叶栖迟为了得到他的喜欢,居然会做到这个地步。
萧谨行吃了膳食,躺在舒适的床榻上,入睡。
几天的逃亡奔波,终于可以睡上一觉。
闭上眼睛那一刻。
脑海里突然浮现了叶栖迟给人治病的画面……
萧谨行翻身。
强迫自己,思考其他事情!
……
下午。
叶栖迟收到了下人送来的药材。
她把纸条又交了出去,让下人每顿必须准备牛奶和鸡蛋。
她拿着药材,走进屋内。
此刻两个丫鬟和郎中因为身体的原因,又在昏昏欲睡。
叶栖迟也没有打扰他们,她去找到了之前的药材,然后自己开始倒腾药物。
倒腾着倒腾着,就有些困了。
叶栖迟也才想起自己都一天一夜没闭眼了。
此刻看眼前的药材都有些老眼昏花了。
她转身看向房间中重病的人,深呼吸一口气,起身去打了一盆冷水,洗了个冷水脸,就又回到了房间内,开始倒腾药材。
终于把所有的配料完成。
叶栖迟一点点把粉末分成了8份,先拿出一份,喂给了庞悦欢。
粉末很苦,庞悦欢吃进去就要吐出来,被叶栖迟制止了。
庞悦欢忍着难受,终于还是都吞了下去。
她吃下去之后,叶栖迟又分别给了丫鬟和郎中吃。
四个人都分别服用下了。
吃第一道药肯定不会立刻见效。
到了晚上吃了晚饭后,叶栖迟又分别让他们吃下一副。
琢磨着,明天病情会有所好转。
她也没耽搁着,在所有人入睡后,她开始准备明天的药量。
正磨药磨得打瞌睡。
突然听到院子外好像有声响。
叶栖迟连忙出去,“有事儿吗?”
“是我。”门外传来,萧谨行的声音。
还真的是意料之外。
叶栖迟问道,“你找我有事儿吗?”
“就是看你死了没。”萧谨行冷然。
小伍在旁边又无语了。
王爷刚刚吃过晚饭后说想要去院子转转消食,他就猜到王爷是想要来见王妃,却没想到一见面,就又怼了起来。
“放心,死不了。”叶栖迟虽有些不爽,但也不想和狗王爷计较。
他能来见她,也算是他良心发现。
她对他期待从来不高。
“病有得治吗?”萧谨行问。
“当然。”叶栖迟很自豪的回答,“没有我救不了的病。”
萧谨行似乎是笑了一下。
分明有些讽刺。
但小伍却又似乎发现了一丝得意。
是因为王妃医术高超,所以王爷也会骄傲吗?!
果真已经把王妃当成了自家人对待了。
“多久能治好?”萧谨行继续问道。
“三天。”叶栖迟说,“今晚如果没什么意外发生,明天就能好转,后天就可以确定治愈。顶多,为了保险起见,观察个一周,一周没有反复,就算彻底根治。”
“嗯。”萧谨行应了一声,没表现出来有多高兴。
“对了,你提醒庞南一声,我给的药方需要的药材,基本上就是我接下来要治疗渝州百姓的药材,让他提前做好准备,我用量会比较大。”
“嗯。”萧谨行又是这么淡淡的应了一声。
“不早了,你赶紧回去休息吧。”叶栖迟说道,“我也回去磨药去了。”
“你没休息?”萧谨行问。
“哪有时间休息。”叶栖迟不在乎的说道,“不说了,我去做事情了。”
然后,就转身欲走。
“叶栖迟。”萧谨行在门外叫着她。
“还有事儿?”
“这次回去,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
叶栖迟皱眉。
这狗王爷良心发现了。
“不过……”
“王妃的位置除外,其他都可以提是不是?”叶栖迟直接接过萧谨行的话。
萧谨行抿了抿唇,“嗯。”
“好好好,等回去再说吧。”叶栖迟带着些不耐烦。
只是想要打发了萧谨行早点回去磨药,磨完了晚上还能睡会儿。
不过在萧谨行听来,却觉得叶栖迟是在不开心。
如果没有白墨婉……
不,不可能没有白墨婉。
叶栖迟代替不了,白墨婉。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林欣的朋友圈可以触碰你的深处吗车小说 翁熄小莹高潮连连第七篇

下一篇: 从根之子的口没有我的允许你一滴也别想尿出来 第一次进不去怎么办

本文标签: 把你 小东西 坏掉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