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剧痛从后脑勺么公在快点好舒服好爽 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最新章节

剧痛从后脑勺么公在快点好舒服好爽 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最新章节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4:07:09

剧痛从后脑勺蔓延开时,简锦辉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回顾这两天,他鼻梁上的伤不算重,只是血流得多,看着吓人,先被送到最近的医院急救,之后立刻到了整形科最好的私立医院做手术。
脸是简锦辉的门面,也是公司的摇钱树,多少人靠简锦辉赚钱吃饭,他的绝世容貌但凡出一点问题,对整条利益链都是毁天灭地的打击。
靠最优秀的医生,最优先的待遇,最丰厚的资源,简锦辉的脸总算不会留疤,但他本人清醒后,看着镜子里裹脸的纱布,气得两手狂抖。
“我完美的脸居然变成了这样?让别人看到怎么办!该死的白延!你只是我请的保镖,怎么敢——”
经纪人哭天抢地:“景辉!不是你自己要以身代粉丝,自己要求受伤的吗?那些粉丝算什么,你怎么突然想不开了啊!”
简锦辉:“?”
对啊,虽然感觉不太对劲,但似乎真的是他要求的……所以问题来了,他为什么会突然想不开?
在这个对女性的审美压迫极其严重的世界,“丑女”的社会价值可以得到保留,但作为一个女性的存在意义,必然得不到认可,她们只能在歧视中低头生活。
于是,出于急需认可的心理需求,女性为主的粉丝团体出现了。
拥有俊美容貌、完美身材、平等爱着所有粉丝的超模偶像,成为了丑女们心中的救赎之光。
粉丝的地位很低,大众看不起这些“不要脸的傻逼女人”,但每个偶像都想要,因为她们太有用了,让花钱就拼命花钱,偶像有事不用开口,粉丝就上赶着出力,甚至觉得自己丢人,绝不求回报。
简锦辉是站在金字塔顶的第一偶像,那么多女人把他视作无冕之王,他不用费心去营业,只要往镁光灯下一站,就能收获无数好处。
这样的他,需要关心粉丝受不受伤?
太假了!
简锦辉自己都不信,可他脑子里又的确有印象……
“说没说不是重点,我允许白延毁我的容了?”简锦辉反应过来,怒不可遏,“我不需要这样的蠢货保镖,把那家伙扔到监狱去!”
“不行,你忘了之前遇到的私生袭击吗?别的保镖都拦不住,白延是公司能找到的金牌保镖,你自己说的,只有让他来护卫,你才能放心。”
简锦辉:?我他妈又是什么时候说的?
简锦辉苦思冥想,想到熟悉的感觉再现,一段本不存在的记忆强行浮现:哦,他好像真说过。
既然与生命安全挂钩,简锦辉再生气,也没办法赶走白延。
住院期间,简锦辉和白延同在一间病房。
病房内安静得如同只有一个人,但简锦辉躺在病床上,莫名觉得自己才是空气。
白延从不跟简锦辉说话,可就在昨晚,他无声站在窗边,好似隔空听到了某句欣喜若狂的话,竟朝着黑夜露出扭曲的浅笑。
简锦辉半夜醒来,晃眼看到窗边多出了一团冷笑鬼影,差点被吓出心脏病!
哪怕在白天,经纪人来跟简锦辉商谈后援会请求时,白延依然我行我素,不知从哪儿拿了个石榴来,带着死人般的冷脸,坐在旁边剥石榴。
先不说该画面何其惊悚,这家伙剥得细致认真,一颗颗石榴粒完整落入空玻璃杯,只有少许破了皮,让他手上染上鲜红的汁水。
红得扎眼,像谁曾经流过的鼻血。
简锦辉的鼻子不禁抽抽地痛:“……”
简锦辉不想看到这个灾星了。
“后援会的请求,就答应了吧,反正在医院闲着也是闲着,跟粉丝们见一面也不错。”
经纪人一愣,继而斟酌言辞:“可你现在的脸,咳,虽然这些粉丝能随便打发,但里面有些人的背景对你很有用,要是她们见了你,要是失望脱粉……”
“不可能脱粉。”简锦辉哪怕被纱布遮住高挺的鼻梁,从磁性嗓音透露出的自信,依然充满魅力。
他温柔地说:“我是她们心中的神,即使脸上暂时有了瑕疵,也不会影响我的重要性,反而会让她们更加死心塌地,恨不得把所有能给的东西都奉献给我。”
“这伤为‘粉丝’而受,她们埋怨自己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舍得脱粉?”
“原来如此!”经纪人恍然,两眼滴溜一转,“见,不仅要见,还要悄悄透露给媒体。知名偶像为粉丝献身负伤住院,仍不吝为粉丝圆梦,传递正能量——又能炒作出新热度,对你关爱粉丝的温柔形象也有好处。”
简锦辉笑而不语,这点深意让他自己来说,就太掉档次了,况且他想到的并不止这一点。
‘首富之女,著名影视公司老总的独女,著名设计师,没记错的话,还有个编剧……’
这些女生或多或少都给了他便利,尤其是打头的两个,简锦辉早就注意到了。
除了她们的身份,简锦辉真正关注的,其实是她们的“脸”。
简锦辉有个秘密,他对女人的口味与主流审美不符,那些白得像僵尸的女人,他非常倒胃口,被人造物灌满的大胸,嵌在骨瘦嶙峋的枯柴上,他多看一眼便恶心得慌。
不少在外公认的“丑女”,在简锦辉眼里却是环肥燕瘦,或清冷美艳或娇俏可人,各有风味。
刚好世上除了他没人能欣赏,简锦辉不客气地利用了这份便利,以他的相貌和身份,根本不需要多费心力,就能将女人搞到手。
只要与看中的对象私下接触,说一句诸如“在我眼里你很美”的话,蠢女人们就在感激涕零中沦陷了,从此对他死心塌地。
简锦辉的私生活永远不可能浮出水面,因为他不给任何人留下联络方式,女人们又太好糊弄了,她们知道自己“丑”,配不上简锦辉,即使被玩过就扔,也只会将之当做梦幻的垂怜,绝不敢往外说。
这些年,简锦辉只留了一个长期对象,曾经的T台女王姚佳怡。
清冷美人是简锦辉最喜欢的类型,姚佳怡也够听话,他很放心。
贝佳佳和郎钰这类也颇合简锦辉口味,只是她们太过矜持,背景又过于复杂,简锦辉一直没能找到机会接触。
如今机会来了,简锦辉不会放过,不过,他临时想起:“怎么多出了一个后援会会长?”
经纪人:“……我也不知道这些女人在搞什么,居然把那天冲到你车前的神经病搞进了后援会,还弄成会长——”
简锦辉唇角微勾:“是她?”
他对那个少女印象深刻,毕竟是少有的娇小玲珑类型,还爱他如命。
小鹿般的眼,殷红莹润的唇,梨花带雨的表情,光是回忆,就让简锦辉口唇发干。
“见是要见,但不着急,让她们多等等。另外,让其他保镖都过来,在医院里没那么医院,不需要白延……”
“哈哈太巧了,白延突然捏爆了一个石榴,已经自觉地出去了。”
简锦辉:“……”妈的。
简锦辉让人为自己打理好了着装,确保自己帅气丝毫不减,才施施然离开VIP病房。
他可以想象到,自己的出现,会让那些女人多么感动。
她们会哭叫连连,只要他稍稍招招手,就会忙不迭地匍匐上前,向他献上用血肉制成的昂贵供品。
简锦辉下了一层楼梯,一道风风火火的身影便撞入眼帘。
娇弱的可人儿小脸通红,灵动双眼燃烧着炽热的光,仿佛前方就有她急不可耐的事物。。
啪!啪!
台阶上穿响的脚步声无比迅疾,少女奋不顾身也要奔赴,眼里只有一个人,其坚韧令人感动。
“怎么又是她!”简锦辉身边的保镖们条件反射浑身酸痛,勉强负责地拦在简锦辉身前。
‘就这么想见我吗?跟外表不符,一点也不矜持啊,不过,还算新鲜。’简锦辉心动。
他含笑,正欲让保镖散开,不要阻拦这次意义重大的粉丝见面——
热情如火的少女奔向了他!
少女残留的体香擦过鼻尖,引人心旷神怡。
她脸上有娇憨,甜美。
还有急切,烦闷……暴躁有如要杀人全家???
“滚啊!”
“为什……噗!”
简锦辉飞起来了,后脑勺重重撞上了墙。
他头晕目眩,他不敢置信,他以为这是幻觉——
唰唰!楼道间又出现了一群气喘吁吁的女孩儿,能认出的贝佳佳打头,她们都是简锦辉的后援会成员。
“我在……”
简锦辉勉强扶墙站稳,愠怒压在眼下,他急需绝不会忽略他的铁粉给一个解释!
然而……
“思晴!思晴啊!”
简锦辉最忠诚的铁粉们看都没看他,喊着一个女人的名字冲上了楼,不知是谁嫌简锦辉挡路,又推了他一把。
“电线杆子啊你!没见我们急么!”
“…………”
猝然间,后脑勺又遭二轮重创!
痛楚泛滥,简锦辉瞪大眼,整个人都凝固了。因为周思晴脑补过度,受不住打击要自杀,原定要与全民偶像简锦辉见面的计划全破灭了。
妩萤急着救人,身形快如闪电,瞬间冲破由一群路人组成的碍事屏障,眨眼就窜上了七楼。
“嗯?挡路的家伙里有一个眼熟的?重要么?哪怕简锦辉来了也没空搭理他!”
不幸被她撞飞的人是谁并不重要,他压根没在妩萤脑中留下半点印象,而同等情况,也在妩萤的“手下”们那里再现,所有人都疾驰而过,根本没有看到啪叽撞上墙的简锦辉。
不提简锦辉此刻的心路历程有多跌宕,妩萤终于爬到了9楼跨过,不知为何掉落在地的门锁,一把推开那扇未关的门。
推门的那一刹,她没有立刻大喊一声周思晴,因为此时周思晴已经翻过了天台边缘的铁网,战战兢兢地坐在生锈的栏杆上。
有些微胖的设计师背影瑟缩,胳膊和裙子上都有被铁网勾住的划痕,她的头发被风吹得乱七八糟,勉强壮大胆往下看一眼,便如惊弓之鸟猛地退回。
如果突然出声,周思晴会被吓到。
妩萤确定周思晴还在害怕,不会立刻往下跳就放心了,以她的速度,虽然可以直接冲上去将周思晴拉下来,但能不刺激她最好。
“……”
踮起脚尖,妩萤无声无息地靠近,周思晴果然没有察觉,人垂着头,右手紧紧地抱住栏杆,似乎在做激烈的心理斗争。
两人的距离只有二十米,并且还在不断缩短。
十五米。
十米……
一切看上去都非常简单。
妩萤没感到紧张,她有绝对的信心可以救人,至于救下人后必须到位的狠狠说教,不着急,可以慢慢来,到时候还能顺便把她满心的郁结发泄出来。
诡异的规则,凡人诡异的三观,这个世界哪哪都诡异,妩萤着实快要受不了了。
哪怕是为了让她自己舒坦,也要把人救下来。这么想着,妩萤坚定地伸出手——
“啊啊……啊啊啊啊啊!”
周思晴突然歇斯底里地尖叫。
妩萤还没潜伏到她身后,周思晴的右手一下子放开了栏杆,胡乱挥舞着,又拼命往脸上挡。
“是记者,记者来了!这么快他们就来了!我的名字和照片会被发到网上,所有人都会知道我做了什么……啊啊啊啊啊!”
妩萤:“记者?!”
为什么记者会光明正大出现在医院!
妩萤在路上听了一耳朵,为了保护简景辉的隐私,他入院期间,医院的安保等级被提到最高,出入人员也被严格管控,除非是贝佳佳这种等级的富婆悄悄开后门,其他闲杂人等根本不可能进医院的门。
“记者在哪里?”妩萤跨墙翻网爬栏杆一气呵成,顺着周思晴的目光严肃张望,“哪儿呢,没有看到啊!”
周思晴瑟瑟发抖地指着楼下:“刚刚开进来的那辆车,我看到了……国内最有名的狗仔的车就是那个车型那个颜色!狗仔肯定知道了,他要曝光我们、曝光我!”
“啥?你说那个?”
妩萤往下一瞅,医院楼下的确停了一辆黄色的小车,但也仅此而已,她俩现在可是在10楼上面,能看出来那是一辆车就不错了,还能瞅见什么细节?
“颜色车型对得上能说明什么!几十米开外人都是糊的,你怎么知道是狗仔,别自己吓自己!”
“不、不……我知道了,是那个可恶的私生……她嫉妒我们能见锦辉,所以故意通知了狗仔……是她!”
妩萤一头雾水:“莫名其妙的出场人物怎么又多了一个。什么私生,私生又怎么嫉妒你们了,你再给我解释一下?”
周思晴却全然不理妩莹,一辆眼熟的车的出现,就让她脆弱的神经再度崩盘,恐慌更上一层楼。
她撑不住了,带着被洪水淹没般的窒息,摇摇欲坠的身体陡然向前倾倒。
在这一刻,周思晴失去了阻拦,扑面的风更大,身体变得更轻盈。
只是,她的表情并不是解脱。
‘我完了,全都完了。那些后果,只是想象都不敢承受,所以,就这样结束吧。’
‘就像之前跳楼自杀的那个前辈一样,只要跳下去就行了,很轻,很快,一瞬间就能结束……没错,不用上司让我主动辞职,父母骂我给他们丢了脸,我自己就……这是正确的选择,对吗?’
极深的恐惧与彷徨不安交杂在一起,让周思晴的脸变得无比扭曲,显然,答案在她心里并没有那么肯定。
因为不守规矩而死的女人那么多,周思晴只会成为新添的一个,如她所愿,不会再被刻意关注。
可偏偏是跳下去的那一瞬间,她居然还是害怕了。
她才27岁,和家人的关系其实没有那么糟糕,而且她那么年轻就当上了公司的金牌设计师,为最爱的偶像设计了一款戒指。
她喜欢这份工作,上个月才悄悄参加了一项国际设计大赛,因为比赛直到揭露结果前都是匿名,不用担心外貌被攻击。她想拿到名次后就跳槽,到国外进修,好为偶像设计更完美的珠宝……
终结她一生的,可以是疾病,可以是意外,可以是任何情有可原的死亡,但,现实居然是——
作为原罪的【丑】?
虽然周思晴无论如何都意识不到问题所在,但那一丝荒谬,却是真实浮现在她心中。
她后悔了。
‘我,后悔了吗……’
心声刚落,在呼呼的风声中,周思晴鼻子一酸:“我,不想——”
痛苦的话音中途断裂。
周思晴的胳膊一重,整个人如摆锤一般左右晃晃,最终竟纹丝不动。
她僵硬抬头,与头顶的妩萤大眼瞪小眼:“……”
周思晴的整体下落距离没超过半米。
“会长?!”
周思晴简直惊呆了,会长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不对!刚刚好像就有人在跟她对话,所以竟然是她自己没发现??
一愣之后,周思晴的冷汗刷地掉下来,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妩莹半个身子探出栏杆,只用了一只手抓住周思晴的胳膊。
她的手掌仿佛柔软无骨,比同为女性的周思晴还要小一圈,纤细的手臂就更不用提了,仿佛一条洁白莹润的玉帛,稍施点外力就会断裂。
周思晴哪敢让这么瘦小的妩莹拉她,自己胖得像猪,妩莹根本拉不动,还有可能两人一起掉下去!
“会长你放手!你快、快放手,我不能连累你啊!”
在别人眼里脆弱瘦小没力气的妩莹又往外挪了挪,大半身子悬空,栏杆卡在腰以下,引得周思晴尖叫连连,自己却毫无歉意:“我不我不我不放。”
周思晴的声音在打颤:“会长别闹了你拉不动我的!我,自杀是我的事情,你别……”
妩莹:“嗯?你说什么?我就不放手——哎呀!”
哗啦!
犹如突发的意外,妩莹腰与栏杆接触的地方忽然打滑了。
她头朝下猛然掉出一截,连带着周思晴一起往下坠落。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小伍和庞南明早就想在车里要你了妈妈 没做过的女孩子是什么样的

下一篇: 妩萤有点懵,小东西怎么流这么多水 公么把我次次送上高潮小说

本文标签: 后脑勺 剧痛 之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