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小伍和庞南明早就想在车里要你了妈妈 没做过的女孩子是什么样的

小伍和庞南明早就想在车里要你了妈妈 没做过的女孩子是什么样的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4:04:27

小伍和庞南明显震惊到。
两个人都这么诧异的看到萧谨行,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去领命。
萧谨行说完之后,也没有在废话。
他冷声道,“退下!”
“王爷。”小伍终于反应过来,也实在是忍不住了,“王爷,我们好不容易救下了感染瘟疫的百姓,现在又处死他们,我们做的一切不都是在白费……”
“皇命难违!”萧谨行直言道,“我们只能奉旨!”
小伍不多说了。
既然是皇上下的命令。
谁都不能违抗了圣旨。
只是……还是有些遗憾。
庞南此刻自然也是。
渝州城的老百姓,他比谁都不愿意看到他们死亡。
但因为是圣旨。
又因为宸王的坚决。
庞南终究还是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小伍和庞南一起从萧谨行的房间离开。
走出去。
庞南就忍不住对小伍说道,“伍大人,真的要执行命令吗?!”
“嗯。”小伍点头。
跟在王爷身边多年,小伍还是很容易分别得出来,什么是必须要做的。
庞南重重的叹了口气。
坚持了这么久。
没想到最后还是这个结果。
怎么都让人有些,意难平。
那一刻突然想到,庞南有些激动地问道,“王爷对叶姑娘真的要……杀无赦吗?!”
没办法救下百姓。
至少,也要保证叶姑娘的安全。
她是真的,一心为民。
断不能就这么,白白的牺牲了。
“这倒不用担心。”小伍很淡然的说道,“王爷就是嘴硬而已。”
庞南有些不明白。
他总觉得王爷对叶姑娘,真的不上心。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王爷钟情于白将军。
“王爷真心想要杀王妃,王妃也不会活到现在了。”小伍很肯定地说道,“王爷舍不得杀她。”
“可是王爷刚刚说得很坚决。”庞南还是诧异。
“他每次都这么说。”小伍都习以为常了。
每次被王妃气得半死,但每次,还是中会纵容了王妃的所有。
王爷估计自己都没有发现。
他对王妃的容忍,早就超出了他做人的底线了。
“我现在担心的反而是……王妃。”小伍突然有些惆怅。
庞南有些不明白。
“王妃要是知道王爷下达这个死命令,王妃怕是接受不了。”小伍说着,又连忙解释,“我的意思是,王爷下令处死百姓的事情。不是说对她杀无赦。”
小伍甚至觉得。
王爷要杀王妃这件事情,王妃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就怕王妃理解不了,王爷处死感染瘟疫百姓的做法。
庞南也重重的叹了口气。
“走吧,我们先去瘟疫区见王妃。先给她说明情况,看她怎么做说吧。”小伍无奈。
但命令。
必须无条件执行。
庞南跟着小伍,两个人带着一些人手,去了公共祠堂。
小伍直接就要进去。
“伍大人,叶姑娘说有病毒。”
“放心,王妃说了,身体健康的人,不容易被感染。你看我俩也不是没有接触瘟疫病人,不都好好的吗?”小伍解释。
庞南点头。
也倒是。
两个人也就直接走了进去。
走进去,就看到叶栖迟在用笔墨抒写着什么。
此刻里面的百姓看到小伍和庞南,也有些躁动。
但因为身体原因,还有叶栖迟交代他们放宽心态,也没有造成什么混乱。
只是有些,议论纷纷。
叶栖迟自然也察觉到了异样。
她抬头,就看到了庞南和小伍来了。
那一刻陡然就有了一股不详的预感。
总觉得此刻两个人来,不是好事儿。
准确说。
现在除了古幸川的到来,其他人来都不会是好事儿。
她连忙从地上站起来,走向了小伍和庞南,“你们怎么来了?”
“王爷命小的来找王妃。”小伍恭敬道。
叶栖迟眉头微皱,她说道,“出去说。”
小伍和庞南,就跟着叶栖迟走了出去。
“发生什么事情了?”叶栖迟直言。
小伍和庞南都有些难以启齿。
叶栖迟猜测,“萧谨行又发神经了?!”
“……”
庞南突然认同了小伍的观点。
叶姑娘根本都不带怕王爷的。
王爷对王妃,根本也是纵容的。
“王妃。”小伍鼓起勇气,“刚刚王爷收到皇命,要求今晚亥时处死所有的瘟疫病人,以彻底将瘟疫彻底消灭。”
叶栖迟紧眸。
她就知道不会有好事儿。
但那一刻俨然也没有太过激动。
这倒是让小伍和庞南有些诧异。
他们料想的是,王妃肯定会火冒三丈,然后和王爷大干一架。
就在小伍和庞南都有些不知道叶栖迟下一刻要做什么的时候。
她开口道,“我去和萧谨行谈谈。”
“这个事情,没得谈吧。”小伍忍不住说道。
其实也是怕王妃和王爷之间矛盾更深。
不用想也知道。
谈,就是吵。
两个人就不会心平气和的说事情。
“就算是王爷,圣旨也不能违背。”
“我不知道不能违背。”叶栖迟想得很清楚,“圣旨之所以这么下,不过也是皇上想要控制瘟疫,控制瘟疫的方法从来都不只是这一种方式,我去见了萧谨行再说。”
她要去了解清楚,圣旨到底是怎么下的。
小伍和庞南互相看了彼此一眼,点了点头。
两个人护送叶栖迟回到庞府。
也算是,提前把王妃从瘟疫区带了出来。
也不至于到时候王爷真的对王妃下命什么,杀无赦了。
到达庞府时。
萧谨行俨然不在房间内。
自然,就是去了白墨婉的房间。
叶栖迟也没有催促。
她让下人给她打了水进来洗澡。
让小伍先去通知萧谨行一声,就说一会儿她去找他。
小伍还真的是挺佩服王妃的。
王妃好像在面对王爷对白姑娘感情的时候,真的淡定得有些过分了。
小伍和庞南退下。
叶栖迟躺进了木桶浴里面。
水的温度,让她身体的疲倦终于得到了一丝缓解。
现在的瘟疫区虽然已经有了简单的休息区,但终究地上太硬,棉被也有些潮湿,她睡得并不好。再加上要随时医治病人,她的睡眠时间基本上一天不会超过2个小时。
此刻躺在木桶里面,多少就有些睡意来袭。
她闭上眼睛。
告诉自己就眯个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就起来。
叶栖迟昏昏欲睡。
房门突然被人打开。
因着叶栖迟觉得自己身上有病毒,所以没有让下人伺候洗澡,房间中也就只有她一个人。
萧谨行就这么看着叶栖迟靠在木桶里面又睡着了。
上次也是。
这次也是。
他看了一眼她脱在地上的衣服。
又看了一眼木桶浴下,一丝不挂的人……
萧谨行眼眸微动。
撇开了某些视线。
在转身欲走那一刻。
脚步又像是被钉住了一般。
没有移开脚步。
他就这么自我纠结了好一会儿。
似乎是终于做出了决定,他背对着叶栖迟,冷声道,“叶栖迟!”
就是选择直接叫醒了她。
虽有些残忍。
但总比,让她冷死在木桶里面好。
当然他也不会好心到抱叶栖迟出来。
想起上一次……
他不能对不起白墨婉。
叶栖迟觉得自己刚睡着。
真的是刚闭上眼睛,就被一个声音惊醒。
吓得她差点没有大叫。
她不由得看向面前的始作俑者。
萧谨行这货,巴不得她不得好过吧?!
她感受着木桶里面水的温度。
别说睡半个小时。
她觉得她十分钟都没有睡到。
“不是要找本王吗?!”萧谨行感觉到叶栖迟醒了,冷声道。
自称又变成了本王。
明显就是,在故意用权势来压迫她。
叶栖迟早习惯了狗王爷对她的各种态度。
她也懒得和他废话。
直接就起身,从木桶浴里面站了起来。
萧谨行背对着她,自然就能够听得出来叶栖迟在做什么。
脸明显红了。
耳朵都红了。
他突然厉声道,“叶栖迟,你不知道什么叫廉耻吗?怎么能够当着男人的面,如此裸露!”
“……”叶栖迟真的无语。
又不是他吃亏。
他叫什么叫。
叶栖迟也不过是不想耽搁了时间,一会儿还要回到瘟疫区去。
此刻被萧谨行这么一吼。
她也是有脾气的,“反正你也不会回头,我裸露又怎么样了?!”
萧谨行气得身体都在发抖。
她怎么就能够肯定,他不会回头了。
他tm现在不只是想要回头,还想要……
叶栖迟勾引男人的本事儿,什么时候变得这般炉火纯青了!
萧谨行忍耐。
忍得了极致。
“有你白姑娘在,你还能对谁有兴趣?!”叶栖迟带着些讽刺,当然觉得没有半分吃醋的意思,就是在说明一个事实,“我脱光了在你面前你又能怎么……”
叶栖迟话都没有说话。
萧谨行就甩手出去了。
也真的是从头到尾都没有回头一秒。
叶栖迟无动于衷。
早料到萧谨行会有此反应了。
她快速的穿上衣服。
然后走出了屏风外。
屏风外。
萧谨行冷着一张脸坐在软榻上,此刻在喝茶。
叶栖迟也是不怕萧谨行的,此刻就算知道他火气很大,依旧淡定自若的坐在了萧谨行旁边的软榻上。
还很非常自若的,去拿另外一杯茶水。
想来是下人准备的。
却在那茶水那一刻,不小心碰到了正放下茶杯的萧谨行的手。
两个人手背碰了一下。
就一下。
萧谨行反应很大。
直接一把推开了叶栖迟的手。
就好像,碰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叶栖迟一个没有防备,在萧谨行突然的举动下,茶杯里面的滚烫的茶水直接倒在了叶栖迟的手臂上。
痛!
叶栖迟连忙缩手,那一刻也真的是被萧谨行惹火了,“你有病啊!”
萧谨行握紧了拳头。
也看到了叶栖迟手背被明显烫伤的痕迹。
此刻红了一片。
他也不知道刚刚为何反应这么大。
这一刻就连脑子里面都还是……叶栖迟刚刚沐浴的场景。
挥之不去。
才会让他,脾气很不好!
“碰一下手要死了!”叶栖迟没好气的说道,“需要为你家白姑娘守身如玉到这个地步吗?!”
萧谨行喉咙滚动。
断然也不可能说出来,自己此刻内心真正的情绪。
他冷声道,“你找我什么事儿?!”
“还能有什么事儿,当然是说,你要处死瘟疫病人的事情。”叶栖迟直言。
萧谨行也料到了。
所以那一刻,直接了当的回复她,“皇上的命令,你求我也没有用!”
“皇上是直接下达的圣旨,让你处死瘟疫病人吗?!”叶栖迟确定。
如果是。
圣旨难为,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救下瘟疫病人。
但如果不是。
一切都转机。
而她不相信,皇上会直接下达这个圣旨。
毕竟如果此圣旨被有心人做了文章,皇上不不可能不受到影响,皇上不至于蠢到这个地步。
“父皇的意思,很明确。”萧谨行冷漠。
所以说。
没有下命,直接处死瘟疫病人。
只是让他,消灭瘟疫。
叶栖迟这么想着,正欲开口那一刻。
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随机传来一个熟悉的女性嗓音,“行哥哥你在吗?!”
是白墨婉。
萧谨行听到白墨婉的声音,连忙就去打开了房门。
叶栖迟到嘴边的,就又咽了下去。
房门打开。
白墨婉穿着白色的纱裙纱衣,和那天穿着盔甲的女人又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此刻温婉动人,少了那份英姿飒爽,多了一份柔美,更显娇媚。
是个男人应该都抗拒不了她的美。
叶栖迟就这么欣赏着。
也不得不再次感叹,女主就是女主。
一颦一笑,都是赏心悦目。
白墨婉此刻也发现了房间中的叶栖迟。
刚刚小伍来她房间找萧谨行的时候,她也听说是叶栖迟找他,本也不想打扰他们说事情,但又想到,这次叶栖迟救过她,于情于理,她也要来感谢一番。
又想打,萧谨行肯定是不会排斥她在场的,所以也没有太多犹豫就过来了。
此刻。
她也这么看着叶栖迟。
叶栖迟似乎是刚沐浴完。
此刻头发都还有些湿润,也没有刻意的去擦拭,就在披在了身上,柔润的长发,就算没有什么装饰,此刻也一种说不出来的风情,加上她因为沐浴后脸蛋有些红润,更显动人。甚至于,她穿得随意的衣衫,也不难掩饰她身子的婀娜,也和那天她在渝州城第一眼见到的那个脏兮兮乱糟糟的女人大不相同。
此刻的妩媚,要不是她知道萧谨行不喜欢叶栖迟。
她怕是都要吃醋了。
“我会不会打扰了你们?”白墨婉还是礼貌性地问道。
萧谨行还没开口。
叶栖迟连忙说道,“没有,白姑娘在更好。”
是觉得,白墨婉也有着她的仁义和善良,说不定会站在她这一边。
萧谨行看了一眼叶栖迟。
叶栖迟对白墨婉的大度……还真的是,装得天衣无缝。
白墨婉微微一笑。
她跟着萧谨行,就坐在了另外一边。
也就是说萧谨行没有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
叶栖迟当然也不在乎。
两个人本来就是一对,她可从来没想过拆散他们。
看他们坐好之后,连忙就说道,“刚刚我和萧谨行在谈处死瘟疫区病人的事情。”
“处死?!”白墨婉显然还不知道,“为什么?!”
明显也是接受不了。
萧谨行对白墨婉自然对叶栖迟耐心,他解释道,“父皇让我在两日内,灭瘟疫。袁文康快马加鞭从宫中到渝州花了一日半的时间,所以今晚必须处死瘟疫病人。”
白墨婉眉头微皱,“皇上为何会下达如此命令?!”
“揣测,朝中应该有人开始拿瘟疫做文章了,如果瘟疫没有消灭,父皇就一直会被非议。你也知道,皇后的势力一直在蠢蠢欲动,巴不得抓到了父皇的小辫子,一旦有一个合理的理由,就极可能……逼宫!”
白墨婉自然也清楚朝廷局势。
她点头,也算是理解了。
“父皇就只留给我半日时间,自然唯一的选择只有,处死感染瘟疫的百姓。”萧谨行似乎也带着些无奈。
而这样的情绪,也只会在白墨婉面前表露。
对其他任何人,不管内心怎么想的,都是一层不变的冷漠。
“不只是处死。”叶栖迟插话。
萧谨行和白墨婉转头看向她。
“还能治好他们。”
“没有药材,你怎么治好?!”萧谨行冷声。
对叶栖迟,就是会不自觉地,态度恶劣。
“有药材。”叶栖迟一字一顿,“古幸川会给我送药材来!”
萧谨行眼眸一紧,“会?你知道萧谨慎现在对药材的管控到了什么地步吗?!”
“我不需要知道,我只知道古幸川一定会来。”
“你就那么信他?!”
“我信他!”叶栖迟很肯定。
萧谨行脸色明显很难看。
虽知道叶栖迟和古幸川有些交情,但没想到,她居然对古幸川信任到了这个地步。
“不是今晚,就是明天。”叶栖迟补充道,“所以你只需要多给了一日一时间,我就可以救治瘟疫。”
“一日,就是违抗圣旨!”
“不,只是你办事不力!”叶栖迟直言反驳,“皇上要求你两日内消灭瘟疫,你照做了,只是,因为能力不够,所以多花费了一天时间,皇上就算责备,也不过是责备你办事不力,而不是违抗了圣旨!”
萧谨行冷眸。
没有立刻答应,也没有直接拒绝。
“事实上,萧谨行你应该也明白,皇上下达圣旨为何不直接让你处死瘟疫病人,而是给你两日时间消灭。具体如何消灭,他没说就是因为他给自己留下了后路。而你却要为他的后路买单。再说直白一点,你这次在渝州城的所有功劳,都会因为你处死了瘟疫病人而前功尽弃,甚至还会受到惩罚。不仅得不到好,还会被万民唾弃。”叶栖迟把一切说到明处,“而这一切的计划想来都是萧谨慎的安排,你甘心被萧谨慎如此算计吗?!”
叶栖迟话一出。
萧谨行没有任何反应,当然也只是因为,叶栖迟说的,他自然都想到了。
反而是白墨婉,明显惊讶了。
她都还没有想到的事情,自然给她点时间细想,她也能想到,但她不觉得,叶栖迟会知道。
叶栖迟的变化太大了。
她突然想起了萧谨行说的话。
说她一夜之间就变了。
莫非,真的和她一样,重生而来?!
“我就只需要你多给我一日时间!”叶栖迟并没有在意白墨婉的心思,她对着萧谨行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保证可以医治好瘟疫病人。”
“那如果没有呢?”
“没有,自然就按照你的方式处死他们!”叶栖迟很坚定。
固然,百姓的命很重要。
但要是超过了她的能力范围,她也不会固执的去营救。
无畏的挑战皇权,只是害人害己!
她能够给百姓争取的,也只是萧谨行能力范围内的,多一日而已。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蛇哥,排名1我今天晚上会弄哭你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

下一篇: 剧痛从后脑勺么公在快点好舒服好爽 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最新章节

本文标签: 明早 就想 要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