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林菀看着热搜强壮公弄得我次次高潮 是不是没搞你又痒了吧

林菀看着热搜强壮公弄得我次次高潮 是不是没搞你又痒了吧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3:25:09

林菀看着热搜,#飒美人痛殴演员江流#挂在热搜第一的位置,点进去一看,是一段她过肩摔那男子的视频。爆料人还把江流想要潜规则萧柔、林菀打抱不平的经过详细说了一遍,评论区瞬间炸了。
【你们不觉得这个小姐姐长得超美吗?】
【过肩摔好帅!爱了爱了】
当然,也有质疑的评论:
【我哥哥怎么会潜规则!一定是假的!】
【十八线女星也想炒作,抱走哥哥!】
哦,原来那个男人叫江流,林菀皱起眉头,不好意思地挠头:“甄姐,江流是谁?”
甄红吃惊道:“你不知道他是谁?”
“不认识,看上面说是个演员,很红吗?”
若不是顾及自己的身份,甄红都想扶额叹息了:“当红小生,又是江家二少爷,你说呢?”
江家?林菀住院那几天特意了解过这个世界的背景,华国有四大家族,书香世家林家,商业权贵秦家和慕家,军政世家江家。
林菀不禁吐槽,江家几代军人,怎么就出了个江流这样的货色?江老爷子不会因为他进军娱乐圈气死么?
林菀自然不知道,江老爷子何止要气死,江家大少爷学医,二少爷混娱乐圈,没一个参军的,每天气得胡子都歪了。
甄红见她若有所思,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我说,你不会不知道他是江家少爷就把人给揍了吧?”
林菀眨眨眼:“甄姐,揍人渣,还管他是哪家少爷?”甄红有些后悔,不知签下这个艺人到底是福是祸。
“那个......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萧柔内疚极了,生怕连累林菀。
林菀不在意地摆摆手:“没事,我家和江家最近在合作一个大项目,他不敢对我动手。”
“可是......”
“别可是啦,事情都发生了,不要想这么多,见招拆招呗。”
萧柔红着脸低下头:“谢谢你。”
甄红叹了口气,最终还是严肃地说道:“这次的事你太冲动了,以后遇事想一想,有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不过冲动也有冲动的好处,我之前为你设想了许多出道方案,如今倒是简单了。”
“什么意思?”
甄红笑道:“本来我还打算给你铺垫一两个月再出道,现在热搜在眼前,那些方案都不用了,我直接宣布你是我们公司新签约的艺人,可以趁机炒作,吸引一大波粉丝。”
???刚刚是谁说不要炒作来着?
甄红见林菀这样盯着她,轻咳了一声:“干什么?让你如此盛大地进入娱乐圈,你不满?”
林菀狗腿子示好:“没什么没什么,甄姐威武!”随后又小声嘟囔了一句:“不是说不准炒作嘛?”
“谁说的?我没说过。有现成的资源,不炒,傻吗?又不是刻意去制造热点,学会利用现有资源化作自己的优势,这也是一种本事。”甄红脸不红心不跳。
行,够无耻,我喜欢。
“那个......”萧柔打断了二人的谈话,“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可能会有人觉得是小菀刻意炒作,带来一批黑粉?”
萧柔虽然是十八线,但也知道一些粉丝的态度。甄红没想到这个柔柔弱弱的女生竟然能想到这一步,不禁高看了她一眼。
“没错,但黑红也是一种红,先提高热度,然后马上让林菀上综艺,让粉丝和路人看到不一样的她,这样既有热度,又能打消大众疑虑,一箭双雕。”
“可是甄姐,万一我上了综艺更黑了怎么办?”林菀眨眼微笑。
甄红一记眼刀子杀过来:“你会吗?”
林菀背后发凉,忍不住哆嗦:“嘿嘿,不敢,不敢。”
三人打趣了一阵,突然听到有人议论:“天啊,竟然是限量版悍马!”“天啊,好帅好帅!”“他们进来了!”
几秒钟后,两个高大的男子走进了小饭馆。走在前面的是慕子盛,急冲冲的,像个毛头小子,悠然自得的是秦琛,穿着黑色的西装,禁欲又气场十足。
两个男人本来就生得英俊,身上又全是名牌货,一只简约又不简单的手表便能看出二人的身份地位不同寻常,因此在这满是烟火味的小饭馆显得特别违和。
“菀菀,你怎么样了?我刚刚看到热搜,你有没有受伤?”慕子盛站在她面前,脸上满是关切。
林菀恨不得翻个白眼:你都看了热搜了,我还能怎么样?没看到我把江流弄趴下了吗?
脑子里想着慕子盛有病,脸上又只能微笑:“我没事,就是手有点疼。”
......现场的人,除了慕子盛,全部沉默了。秦琛忍不住嘴角一笑,却又很快地平了下去。
“菀菀,你别跟江流一般见识,他这人就这样,嘴欠。”
慕子盛把江流的“丰功伟绩”都说了一遍,林菀简直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天,这书里有病的人又多了一个。
原来江流从小就叛逆,不愿听从家族的安排,故意来娱乐圈混。他喜欢恶作剧,尤其爱作弄那些有求于他的女艺人。
“他很享受把人追到手又狠狠嘲讽的感觉。他其实从来就没碰过那些女孩子。”
变态,有病。这不就是个海王?只是只看不碰的那种?林菀暗自骂了几句,决定以后离江流越远越好。
“阿秋——”正在与经纪人商量压热搜的江流打了个喷嚏。
“怎么了?”经纪人问。
“没事,就是感觉有人在骂我。”江流无所谓地抱着头。
另一边。
“菀儿,今晚有个音乐会,我正好有VIP的位置,你要去吗?”秦琛打断了二人的交流,温柔地望着她。
林菀被看得心头一跳,不得不说,她是个颜控,最怕帅哥柔情似水,特别是这种对他人冷酷,对自己柔情的那种。
更何况,她还要暂时抱男主大腿呢。等找到女主,就赶紧撮合他们,然后溜之大吉。
“好。”二人相视一笑,可把慕子盛气炸了,正准备捣乱,秦琛话题一转:“菀儿,这位是?”
“哦,她叫萧柔,也是艺人。”
“你......你好......”萧柔艰难地开口。慕子盛这才注意到她,似乎有一种力量让他忍不住望着她出了神,秦琛也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林菀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脑子里的线路又通了!
完蛋,本以为男主和反派是冲着自己来的,现在才恍然大悟:我只是个炮灰白月光,有何魅力让两个帅哥屈身来这种小饭馆?
只有一种可能:这里有女主出没。再联想到刚刚萧柔说自己的身世:家境贫寒,福利院长大,目前在娱乐圈是个小透明,会唱歌会演戏,但没有资源......
这不就是逆袭文女主的配置吗?
林菀的脸色越来越黑,这剧情崩得没边了。没看过书,只从闺蜜那知道大概剧情的林菀更不会知道,剧情早就崩了,因为原书里,救萧柔的,是男主!她把男主的剧情给走没了。
林菀仰天长叹:我现在让萧柔和秦琛去看音乐会还来得及么?心中恨不得赶紧反悔,推了音乐会,让男主女主增进感情,但现实里自然又不能这么做。反复无常,容易引人怀疑。
好在秦琛和慕子盛没有盯萧柔太久。这几人站在一起太醒目,吸引了更多的目光,为了避免麻烦,他们不能久待。
“菀儿,晚上不见不散。”秦琛浅笑离开。
慕子盛不悦道:“菀菀,你真的要接受他的帮助吗?明明我家才是娱乐圈的巨头,你若是想进娱乐圈,我有更好的资源。”
林菀笑了笑:“不用了。”
林菀有自己的考量。原身结局悲惨,被反派虐身虐心,她可不希望自己走原身的老路。
现在她考虑的是,绝对不能和男主弄僵关系,然后想办法让女主和男主走剧情,自己脱身,独自美丽。
慕子盛当然不知道林菀的想法,只以为她还爱着秦琛,心情烦闷,罕见地扔出一句“随你”,摔门而去。
夜,如约而至。林菀看着镜中的自己,有些恍惚。她在现世是没穿过高级礼服的,如今满衣柜都是高定礼服,有种奇妙的感觉。
特别是这张脸,稍加打扮竟然能变得如此惊艳,她自己把自己看呆了,也是好笑。
秦琛来接她的时候,就看到林菀一脸呆呆的,有些可爱。
说实话,他有被这样的林菀惊艳到。
及腰的黑色长发自然散落,头上只有一个简单的发卡修饰,脸上画着淡妆,却比这月色更美,礼服再精致,都只是她的陪衬。
以前的林菀柔柔弱弱,像朵小白花,如今的她,虽然还是素净的打扮,但脸上的表情却非常鲜活,甚至偶尔能感觉到淡雅中有一抹艳丽。
如果不是......他一定会试着与她相处吧?
脑海中浮现这样一个诡异的念头,秦琛愣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往常在林菀面前的温柔神态。
“菀儿,走吧。”
俊男美女相配,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直到音乐会开始,人们才把注意力放到小提琴曲上。也直到此时,林菀才意识到一件事。
完蛋,我果然没有高雅的艺术细胞!
身旁的秦琛似乎听得很入迷,林菀昏昏欲睡,却不敢表现出来,勉强自己听下去。
毕竟喜欢琴棋书画的是原身,虽然林菀也喜欢音乐,但绝不是古典乐,而是有着躁动鼓点的HIGH歌。
音乐会结束,林菀如释重负,恨不得立刻离场,却被秦琛轻轻按住左手。秦琛的脸越来越近,直到一声低沉又磁性的嗓音喷薄在耳边:“怎么了?不喜欢?”
两人靠得很近,林菀甚至能感觉到他的气息在耳边萦绕,有些酥酥痒痒的,再加上这容易引人误会的话,让林菀老脸一红:“没有,挺喜欢的。”
秦琛也不揭穿她,他虽然在听音乐会,但余光一直观察着她。明明一副耐无作气的模样,偏要强迫自己去听,纠结的神态实在可爱,让人想要欺负一番。
......
秦琛喉结滚动,赶快停止了这危险的想法,露出温和的笑容:“下次我们不去音乐会了,做你喜欢的事,嗯?”
话说出口,连秦琛也意识到这话有歧义。二人一时无话,耳尖微微泛红。
妈呀,这男主太会撩了。林菀心跳得有些快,现世里的她没谈过恋爱,和男生大多是兄弟关系,这样的场面,她有些不自在。
出了演奏厅,秦琛要送林菀回家,林菀拒绝了,上了自家司机的车。
秦琛看着她落荒而逃的样子,有些好笑。他并不知道林菀把他归为“又暖又撩”的那一类,若是知道,只会觉得更加好笑。
这几个字和他完全不搭边,林菀一走,他又恢复了自己原本的模样。
“boss。”俞白早就在不远处等候。“都布置好了。”
“嗯。”干净利落,不多说一句废话,这才是秦琛。
“boss,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犹豫了许久,俞白还是开了口。
秦琛给了个“你说”的眼神,俞白纠结道:“如果你喜欢林小姐,最好还是把实情告诉她。”
“喜欢?”秦琛笑了。
“boss,您没发现您对她有些不同吗?”俞白家几代人都服侍秦家,俞白从小和秦琛一起长大,自然对他的脾气有些了解。
“你想多了。”不过是比预想的对她更温柔了一些罢了。本来只打算装装样子,但自从林菀那次病了以后,他看到了不同的她。
不知道为什么,本来就装得温柔深情,不自觉地又加大了“表演力度”,想带她去听音乐会,想和她更靠近一点。真是可笑。
装得久了,忍不住带了点真情假意罢了。喜欢?远远谈不上。
“是我逾越了。”俞白不做声。总归是秦琛自己的事。
“俞白,”秦琛似乎想到了什么,又问了一句,“你再去查查林菀。我觉得她有些不对劲。”
“是,boss。”
林菀回到家,林父林母在一起你侬我侬地看着电视剧,实在不像豪门夫妻,更像一对接地气的小夫妻。
“爸,妈,我回来了。”
“哎呀,菀菀回来了~”林母连忙关了电视,叫李嫂端来燕窝,“听说你要去娱乐圈玩,累不累?要不要你哥找找人脉?”
“我们菀菀这么漂亮又有能力,要什么关系,自己就能独占鳌头,是不是?”林父也凑过来,一脸宠溺。
林父早就卸任了董事长的职务,公司交给林菀的大哥林彦清打理,虽然他们是书香世家,但经商也从未落后,不能和秦家、慕家相提并论,但也排得上名号。
林母是世界知名的芭蕾舞者,早已退出圈子,但圈子里还流传着她的传说。林菀的外公则是书画家,随便一副字画就能卖上百万,关键千金难求。
二哥林彦成是大学教授,在教育界颇有威望。他和大哥是双胞胎,年纪不到30,都取得了如此成就,也难怪林家的声誉特别好,尤其是在教育子女方面。
至于林菀,是林母30岁时生下的,宝贝得很,是全家的小公主。
林菀忍不住感慨:这真是人生赢家的配置啊!
“是是是,爸妈,我一定会闯出成绩给你们看的。”林菀抱住二人,心头暖暖的,这就是家人的感觉,真好。
林家一片其乐融融,另一处可就不那么美好了。
酒吧。
“诶,你看,那个男人好帅?你说我有没有机会?”一群浓妆艳抹的女人打量着吧台上那个喝着闷酒的男人。
酒一杯又一杯下肚,视线都有些模糊,嘴里一声声喊着“菀菀”,眼泪不争气地落下:“你为什么不看我一眼?为什么要跟他?他根本不爱你!”
“那个......你是菀儿的朋友吗?”糯糯的声音传来,慕子盛抬头,就见到了林菀的脸,伸手挽住她的脖子,把她带到自己怀里,吻住了她的唇。
......
萧柔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她在酒吧兼职演唱,唱完发现了慕子盛,担心他的情况,决定去看看,谁知男人竟然吻了她。
空气越来越稀薄,本想推开他,却只是摸到他强有力的胸肌,脑子里的弦突然就崩掉了。
她其实认识慕子盛,在很小的时候,只是他不认识她了,所以她也装作不认识。
“菀菀,不要离开我......”他终于松开了她的唇。
萧柔的心好疼,她抱着他:“好,我不离开你。”
看似不靠谱的剧情却突然进入了正轨,真正的男主和女主剧情和原书里的开始重叠。这一夜,注定不寻常。『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菀是被电话声吵醒的。她眯着眼睛,接通电话,懒散地开口:“喂?”
电话那头沉默了两秒钟,突然大声吼道:“小祖宗,你是不是不记得今天是你正式入职的日子?”
甄红青筋暴起,就差把手机掰断了。林菀从床上惊醒:“我错了,甄姐,我马上到!”
直女般的3分钟捯饬好自己,林菀坐上自家的车,让司机10分钟飙到了华天娱乐。甄红已经黑着脸在办公室等她了。
“大小姐,睡醒了?”
“嘿嘿,醒了醒了。”林菀自然不可能告诉甄红,自己自从穿书以来身体就有些异常,睡过去就很难醒。只是希望这事不要影响今后的工作才好。
“我替你签了一档综艺,你看看。”甄红拿出一叠文件,林菀扫了一眼,心中有些激动。
不愧是金牌经纪人,一天的相处就把她的特点摸了个透彻。这档综艺很适合林菀,是一档歌曲竞赛类节目,叫做《天声一对》。
虽然甄红对她唱歌没什么信心,但无所谓。因为这个节目是男女搭档,更注重花絮的跟拍,唱歌只是最后一个环节。
甄红的想法是让林菀一轮游,把排练花絮拍好,最好能立一个人设,运气好的话还能结识一些前辈,刷刷好感。
至于唱歌,恩,如果实在是无法入耳,可以用林菀的琴棋书画来弥补,也能圈一大波粉。
林菀不知甄红的想法,以为她对自己充满信心,不觉有些感动,眼冒红心看着甄红:“甄姐,你放心,我一定拿个冠亚季军回来!”
甄红想扶额,奈何人设不允许。她叹气道:“今天下午就开始录制,你先过去熟悉场地,和对方工作人员沟通一下。”
“好。”
“你的衣服......”甄红看着这T恤和长裤,一时不知从哪开始吐槽,半晌后,她蹦出一句,“有没有不是限量版的?太高调了。”
林菀摇头:“衣柜里都是定制的。”她也不想高调是不是,奈何家境不允许。
“诶,行吧,反正网友对你的评价是‘飒’,穿连衣裙也不合适。这身打扮,不是时尚圈的大概也认不出来。”甄红自暴自弃地自我安慰。
等林菀到了电视台,已经来了不少人。
江流事件以后,她意识到自己对这个娱乐圈缺少认知,做了不少功课,对大部分的明星都有了初步的印象。
这次《天声一对》请来了不少流量明星,坐在化妆台前的红发女郎叫柳翩翩,是个偶像派歌手,歌唱实力虽然一般,但擅长热舞。
她身旁的“黑长直”叫韦燕,是个网红,修音后的歌喉倒是不错,修之前怎么样就只能拭目以待。不过她人气高,深受宅男喜爱。
至于那两位男士,一个叫张义全,老牌歌手,另一个叫黎阳,新锐唱将,唱功都很稳定,不会出纰漏的那种。
林菀总算知道甄红为什么要让她参加这档节目了。这些选手要么唱功一般,但有其他特长可以弥补,要么唱功一流,但缺少话题度。
一男一女结合,相互互补,话题度就够了,节目效果完全不用担心。
所以,我这是被预判为唱歌一般了?甄姐该不会想让我展示琴棋书画吧?林菀无奈仰头,巧了,她唱功一流,琴棋书画?不会。
“小菀!”熟悉的声音传来,林菀转身便看到了萧柔的脸。
“柔柔,你也来啦?”
林菀其实挺喜欢萧柔的,她性子温和,身世可怜,让林菀总是忍不住怜惜她。说来也可笑,一个炮灰女配怜惜正派女主,林菀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也被这本书里的人把脑子带坏了。
萧柔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嗯。”
林菀这才意识到不对劲,此时的萧柔还只是个18线,绝对不可能上这种一线节目。林菀能上,靠得是前几天的热搜和金牌经纪人的周旋,但萧柔呢?
看来,不管自己怎么扰乱剧情,男女主仍然会在一起啊。想到秦琛替萧柔铺路,不知为何,林菀心中竟有些苦涩。
“小菀,你不问我为什么能来吗?”萧柔低着头,看不清情绪。
林菀强迫自己清醒过来,嗨,低落个啥呢,自己本来就想撮合男女主,然后自己独自美丽,改变悲惨结局,如今剧情走向正轨,有什么不开心的?
林菀笑笑:“柔柔,你愿意说,我就愿意听。不管因为什么,恭喜你,终于有了走红的机会。我们都要加油!”
萧柔听着林菀的话,差点哭了出来,点头道:“好,一起加油!”
“哟,这不是那暴力女吗?”江流一进来就看到林菀和萧柔之间令人起鸡皮疙瘩的氛围。几天不见,他倒是没有被热搜压倒,依旧一副慵懒又性感的样子。
“哟,江家小少爷还有脸出来?没被人指着鼻子骂呀?”林菀学着江流的语气,朝他翻了个白眼。
被骂自然是不会被骂的,且不说江流本就不是真的要潜规则,虽然恶作剧有些恶劣,但起码没触及底线,在林菀眼里,不过是个只顾口high的纨绔少爷罢了。
再加上江流本就有人脉,公关团队也厉害,随手就帮他化解了危机,故事变成了“江流与萧柔排练剧情,被路人误会,路人挺身而出制伏江流”的狗血事件。
脑残才会信好吗?
但不得不说江流的团队很聪明,这样的解释,纵使有人不信,也掀不起水花。
江流的经纪人给了萧柔一份戏剧合同,与江流合作电视剧,既给了18线的萧柔甜果,又印证了那是一场误会。
真是好手段!
至于这档节目江流为什么会出现......林菀瞬间反应过来:“你!居然想借我立人设!无耻!”
江流意外地挑眉。
他和经纪人商量,反正林菀要进娱乐圈,不如向导演推荐她参与这档节目的录制。
到时候对外宣称“做出让林小姐误会的事,对她造成困扰感到抱歉,所以特意向导演推荐了她参加节目”,就可以从“潜规则油腻男”变成“什么都没干,还以德报怨”的正人君子。
只是江流没想到,林菀竟然仅凭他出现在这里,就猜出了一切。有趣。
他毫不在意地摊开手:“这可是你经纪人同意的,我们只是合作罢了。”
他突然俯下身,凑到林菀耳边,低声笑道:“林菀,你很有趣,我追你吧。”
林菀石化在原地,江流见她的反应,哈哈大笑离去,像个疯子。
萧柔关心地问:“小菀,你没事吧?他说了什么?”
林菀回过神,尴尬道:“小菀,之前在咖啡厅听江流说她追了你很久,是追了多久?”
“怎么了?他就追了2天。”
“2天?他脑子有病?”
萧柔笑了:“不是,他只是说‘我追你’,实际并没有行动,反而等着我去求他。我觉得他肯定是以为我是那种故意接近他的女孩子,所以才捉弄我吧。”
......虽然有些无语,但林菀松了一口气。她才不要被疯子追。
既然萧柔这么美,他都只追两天,那追我应该1天就玩腻了吧?林菀才进演艺圈,不希望自己有绯闻,更不希望和江流扯上关系。
可缘分总是奇妙的,心里越不想做什么,越会来什么。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花了整整一天啊~这么大会很痛的 宝贝我找到你的点了是这里

下一篇: 茅山九姑娘:想把你抱着C 疯了一样要了她三天

本文标签: 看着 你又 强壮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