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花了整整一天啊~这么大会很痛的 宝贝我找到你的点了是这里

花了整整一天啊~这么大会很痛的 宝贝我找到你的点了是这里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3:23:53

花了整整一天一夜的时间。
叶栖迟把所有瘟疫病人进行了分类。
又花了一天时间,把重症病人进行了医治。
在没有药材的情况下,将近100人的重症病人,都是通过她的血液进行暂时保命,当然每个人也就一两滴,混在水里面秘密给病人敷用,除了那个小女孩,没有人知道,她到底是怎么医治他们的。
做完所有之后,叶栖迟靠在墙角就昏睡了过去,也是累到了极致。
她现在唯一等的就是庞南把药材送进来,待药材制作成药方给病人服用后,萧谨行的救援军队应该也到了。
届时直接攻城拿下陈和志,渝州城就算是彻底解救了。
叶栖迟做着打算,睡得也还算安稳。
寺庙外。
萧谨行落脚的大院。
小伍恭敬的汇报道,“王爷,刚刚听庞南传回消息,他现在正在运输回来的药材,已经被陈和志盯上了,陈和志正在派兵去阻止他药材的送入,想来应该是楚王吩咐。楚王应该也是擦觉到了异样。”
“好。”萧谨行点头。
让萧谨慎分散注意力在药材上,就是他的目的。
他问道,“白家军那边的情况如何?”
“庞南拍人去打探了了,探子快马加鞭传回消息,最多还有一天,白家军就能到渝州城外。只要王爷一声吩咐,就可以直接攻城!”
“好,就等明天。”
“王爷。”小伍有些欲言又止。
“还有事儿?”
“药材如果一旦被陈和志拦截,王妃就没有药材给瘟疫病人治病了。我担心王妃倒时候会责备你……”
“现在最关键的是先把陈和志拿下。拿下了陈和志,渝州城才能够被我们所控制。否则,就算药材送进了城,一旦被陈和志发现,也会变成废材,起不了任何作用。”
“我只是觉得王妃是一个好人,她亲自去了瘟疫隔离区,肯定就是为了治疗所有人,现在如果没有药材治疗,我担心王妃心理上会接受不了。”小伍担忧地说道。
“那是她的事情。”萧谨行依旧冷漠,“而且她很理智,不会无理取闹。”
所以不会无理取闹的人,就该忍受委屈吗?!
小伍终究不敢多说。
反正,都得听从王爷的命令。
……
浔城。
楚王府邸。
萧谨慎脸色阴冷,他冲着他的幕僚施永诚大发脾气,“陈和志还没有找到萧谨行?!”
“回禀王爷,确实没有找到。”
“还不明显吗?!萧谨行一定在渝州城内,且已经和庞南勾结上了,庞南暗地里去找的那些药材就是萧谨行让他去找的,目的是想要治疗瘟疫病人!本王绝不能让他得逞!”萧谨慎脸色黑到极致,狠狠地说道,“渝州城就这么点大,萧谨行一个残疾能躲到哪里去?!难道还能钻洞了不成?!”
“王爷,陈和志确实去庞南府上翻了个底朝天,没有看到宸王,整个渝州城也没有宸王的踪迹。”施永诚恭敬道,“陈和志现在也派人在监视着庞南,如果有任何消息,会第一时间传递消息给王爷。”
“先让他把庞南弄的药材给我全部扣下来!绝对不能让萧谨行就这么立了功!”萧谨慎狠狠地说道。
“王爷放心,陈和志已经派人去了,不出意外,今晚上应该就能够成功,明天一早就会有消息传回来。”施永诚回答,“只是王爷,小的现在在想,宸王找药材进去救人,就算瘟疫真的被他们救治了,但他们依然得不到任何好处!只要他们打不开渝州城的城门,一样被锁死在里面!反而如果他们将瘟疫救治成功,我们还能占有了他们的功劳。以小的对宸王的了解,宸王虽从不表现自己,但他绝顶聪明,绝不会做这种得不偿失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萧谨行还有阴谋?!”萧谨慎那一刻似乎突然一个机灵。
经这么一提醒,一下想到了什么。
“小的只是在想,宸王到底要怎么才能够打在渝州城的城门,把渝州城控制下来?如果他做不到,那么他现在做的一切都是徒劳……”
“白家军!”萧谨慎一字一顿。
只需要一丁点提点,就立刻反应了过来。
施永诚听萧谨慎这么一说,那一刻也立马醍醐灌顶。
他激动的说道,“王爷,你的意思是,宸王会去找白将军支援!”
“我们上了萧谨行的当!”萧谨慎脸色难看到了极致,“他在声东击西!”
“王爷的意思是……”
“萧谨行让我们把注意力放在他寻找药材的事情上,就是让我们不去注意到他做的其他事情!”萧谨慎狠狠地说道,“他现在就是在我们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去找白文武调派兵力过来支援,如果没有猜错,他会让白家军和庞南里应外合,直接拿下陈和志!然后控制渝州城!”
“节度使作为朝廷重臣,宸王恐要先得到皇上的同意才能拿下陈和志。”施永诚连忙提醒道。
“不,不需要!”萧谨慎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致,“萧谨行有父皇赐予的尚方宝剑在手,他可以先斩后奏!他只要有合理的理由不得不拿下陈和志,父皇就不会追究!而且他成功控制了瘟疫,解救了渝州城的百姓,功劳极大,父皇只会嘉赏不可能会惩罚!”
施永诚听楚王这么一说,连忙点头认同,“王爷,那现在怎么办?就算我们立即派人赶去边疆让白将军不准出兵应该也来不及了!”
“萧谨行这么想要立功,这么想要在父皇面前表现,我就偏不如他意!”萧谨慎阴冷的说道,“现在立刻快马加鞭赶去渝州城,让陈和志立刻斩杀所有瘟疫病人,一个不留!”
“王爷!”施永诚不明所以,“不是说,要等到我们杀了宸王,然后由我们前去立功吗?现在就杀了他们,我们就没有立功的机会了!”
“我不立功没有关系,但萧谨行绝对不能立功!绝对不能让父皇对他有任何另眼相看!”萧谨慎残忍地说道,“杀了瘟疫病人,就栽赃嫁祸到萧谨行的身上,让陈和志一口咬定是萧谨行下的命令,为了控制瘟疫所以萧谨行滥杀无辜。同时,拦截庞南的药材,也可以说成是陈和志想要用药材去治疗瘟疫病人却被萧谨行拦下,目的就是为了早点控制瘟疫所以萧谨行选择了不折手段的方式!如此一来,萧谨行不但没有功劳,还会成为大罪人!”
施永诚不禁佩服楚王遇事变通的能力。
虽然他们没办法再去渝州城立功,但是宸王这次之后就彻底翻不了身了。
也算是给了宸王一个莫大的教训。
“赶紧下令赶去渝州城,让陈和志这次绝对不能再有任何失误!否则,拿头来见本王!”
“属下遵命!”施永诚连忙退下。
萧谨慎看着施永诚的背影,嘴角阴冷一笑。
萧谨行,你想要和我斗?!我就让知道什么叫做,聪明反被聪明误?!
我让你这么会躲!
我让你感受,什么叫天来横祸!
……
渝州城。
夜晚。
小伍恭敬道,“王爷,庞南的药材已经被陈和志的人全部拦截了。”
“嗯。”萧谨行点头,“白家军到哪里了?!”
“最多两个时辰就能够到渝州城外。”
“让庞南做好准备,里应外合,随时攻城。”
“是!”小伍连忙离开。
刚走出院门。
庞府送消息的人出现在门口,“伍大人,庞大人刚刚收到急报,说节度使大人正在派人去瘟疫隔离区,现在要焚烧里面所有人!”
“什么?!”小伍整个人一下就懂了。
焚烧?!瘟疫隔离区!
王妃还在里面!
小伍连忙跑回进院子,“王爷!”
萧谨行看向小伍。
如此模样,应该是发生了大事情了。
“不好了,陈和志突然派人去焚烧瘟疫隔离区!”小伍禀报,“王妃还在里面!”
萧谨行那一刻脸色一下就变了。
第一时间想的自然不是叶栖迟还在里面。
他在想,陈和志怎么会突然有这个举动?!
这么久了没有对瘟疫病人赶尽杀绝,目的显然是为了等萧谨慎来处置,但是萧谨慎肯定没有到渝州城,陈和志突然就做出这样的举动……无疑,肯定是萧谨慎发布的命令。
但是萧谨行功劳都还没有领到就要杀了所有人,他到底什么目的?!
小伍看王爷一直沉默,有些焦急了。
他忍不住问道,“王爷,我现在要不要先瘟疫隔离区救王妃,要是王妃被烧死了怎么办?!”
说着。
小伍都没有等萧谨行答应,转身就要走了。
“等等。”萧谨行突然叫住小伍。
小伍不敢离开。
“你先去找庞南,让庞南立刻马上去瘟疫隔离区,拖住陈和志动手的时间,想尽办法一定要拖住,直到白家军的到来!”萧谨行又快又急的说道。
就这么一会儿,就已经想明白萧谨慎的用意了。
萧谨慎是想要用滥杀百姓的罪名来无线他。
很显然,萧谨慎现在发现了他的计划,但为时已晚,很多事情都已经成了定局,只得想尽办法破坏了他的计划,宁愿自己得不到任何好处,也要把他毁个彻底!
帝王之家,从来没有所谓的亲情,只有权利!
萧谨行对着小伍严肃的说道,“通知了庞南之后,你快马加鞭去会合白家军,先带领一部分白家精兵攻城,务必用最少的时辰让一部分兵力进入渝州城,必须阻止陈和志的残暴行为!”
“可是王妃……”小伍整个脑海里面还是叶栖迟!
“叶栖迟不用你管!”萧谨行冷声道,“你做好我命令的事情。”
小伍明显有些不情愿。
萧谨行冷冷的看着小伍。
小伍咬牙,终究是妥协了,“小的遵命!”
然后转身直接走了。
本想要让王爷一定要救王妃的话,却又咽了下去。
王爷要不要救王妃,要看救王妃会不会影响到王爷的计划。
如果影响到了……王爷不会为了王妃,放弃他的抱负!
小伍只盼,王妃能够有自保!
……
寺庙内。
叶栖迟一觉睡得有些久。
她睁开眼睛,就看到小喜的那个小女孩在旁边守着她。
其实除了第一晚小喜陪着她娘在一起,之后的这两天一直都跟着叶栖迟身边。
帮着叶栖迟忙前忙后。
叶栖迟本来要让她去后院没染病的隔离区,小喜却直接拒绝了。
她说既然阿姐可以治好瘟疫她就不怕传染。
因为阿姐救了她娘亲,她想陪着阿姐身边,帮阿姐做事儿。
叶栖迟确实也需要一个人助手,想了想就让小喜留下了。
倒是小喜还真的帮了她大忙。
她用血液治疗的时候,也是小喜帮她挡住其他人的视线,也是小喜帮着她一起去喂其他人喝下血水。
这个小姑娘,勤快又懂事,叶栖迟真的打心里喜欢。
“阿姐,你醒了。”小喜笑眯眯的看着她。
“我睡多久了?”叶栖迟问。
“不知道。”小喜对时辰还没有多大的概念,“不过应该睡了很久了,你睡的时候天都还没有黑,现在都黑了好久好久了。”
“是吗?”叶栖迟揉了揉自己的身体。
靠在墙头睡觉,睡醒之后,全身都酸痛不已。
“阿姐,吃点东西。”小喜连忙捧着一碗粥,和一个馒头在她面前。
叶栖迟低头看了一眼。
一眼就直到,这粥和这馒头,至少是这里面五个人的分量。
“怎么这么多?”叶栖迟问。
“他们说你辛苦了,想让你多吃一点。”
“我吃了,你们怎么办?”
“我们省着点吃也够的。”小喜连忙说道,“阿姐你就不要客气了,赶紧吃了吧,吃了之后才有精神给大家治病。你不是说,不出意外,今明天药材就能够送到吗?一旦药送到了,阿姐你又得忙了。一忙起来也没有时间休息,再不补充体力怎么能行?”
小喜的一番话,让叶栖迟没得反驳。
确实是。
不出意外,最迟明天一大早,应该药材就能送进来了。
药材一进来,以这么这里多病人的情况来看,至少两天两夜要不眠不休了。
叶栖迟也就不再客气,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馒头又冷又硬,除了能够增加饱腹感,尝不到一点其他味道。
粥也是。
几乎都已经有些馊了。
叶栖迟还是忍耐着,把全部都吃了进去。
刚吃完。
就似乎好像听到了门外有些动静。
叶栖迟连忙起身。
她想,应该是药材到了。
她对着官兵说道,“你去看看,是不是庞大人让送药材进来了。”
“好。”官兵也显得很是激动。
他连忙走向门口,直接就去敲响大门。
按理,只要他敲门,门外驻守的官兵就会回应他。
但此刻他敲了老半天,手都敲肿了,门板都要敲破了,居然没有任何人回应。
而且让他也有些惊奇的是。
今晚上到点了,居然运尸体的人没有来运尸体。
虽然这两天没有尸体可运,但是例行还是会来了的。
是外面发生什么事情吗?!
官兵连忙回到大殿内,对着叶栖迟说道,“外面好像没人了。”
叶栖迟正在看自己写下的病历。
正在暗自测算,如何分配药物。
那一刻听到官兵这么一说,整个人明显怔住了。
官兵把他诧异的事情告诉叶栖迟。
叶栖迟自然也觉得蹊跷。
她连忙跟着官兵一起,又走向了大门口。
大门紧闭。
叶栖迟凑到门缝处,眯着一只眼睛,费力的看向外面。
然后,就看到了外面,被一群火把包围。
周围似乎又很多官兵,但因为太暗,根本看不清楚,只看到外面的火把一直在燃烧。
叶栖迟有了一股不详的预感。
那一刻就听到外面有人大声说道,“宸王下令,现将所有感染上瘟疫的病人,全部焚烧,以彻底控制瘟疫,从而解救渝州城其他百姓!”
声音很大。
不只是叶栖迟听到了。
就连里面的所有瘟疫病人都听到了。
一听到。
里面瞬间就引起了动乱。
就算被关得整个人都要崩溃了,也接受不了被活活烧死!
而且明显她还给了其他人很大的希望,此刻希望落空,自然更加接受不了。
叶栖迟连忙回到大殿。
她大声冲着所有人说道,“大家冷静冷静!”
依旧造乱不堪。
“冷静!”叶栖迟用尽全身力气,吼了出来。
那一声,也成功让所有人都看向了叶栖迟。
“宸王不会下达这个命令,我肯定宸王不会下达这个命令!”叶栖迟大声解释。
“你凭什么肯定?!”
“因为我是宸王妃!”叶栖迟一字一顿,把自己身份说了出来。
所有人不相信的看着叶栖迟。
“我没必要骗大家,我是宸王妃叶栖迟!我之所以进来给大家治病,就是受宸王之意。”叶栖迟自然是要给萧谨行赚足口碑,得百姓的拥戴,“现在有人一定想要栽赃陷害宸王!”
“就算如此,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就等着被活活烧死吗?!”一个人质问。
叶栖迟有些沉默。
此刻,他们就像是羔羊,根本无力反抗。
“我们冲出去吧,大不了和他们同归于尽,也好过在这里被活活烧死!”一个男人提议。
因为慌张,声音都在发抖。
“冲出去和他们拼了!”另外一个男人附议!
越来越多人支持,甚至已经有人开始蠢蠢欲动。
“大家不要动!”叶栖迟大声叫着他们,“现在出去,肯定必死无疑!”
“不出去也是死!”
“不出去还能有活命的机会!”叶栖迟说道,“现在我们被官兵包围,一出去就会被乱箭射死,被火烧死,但如果我们不动,给宸王一点时间,他肯定会来救我们!”
“宸王怎么救我们?!天高皇帝远,宸王在这里有势力吗?虽然不了解朝廷的事情,也听说了宸王是皇上最不受宠的皇子,他根本就是无权无势,他能怎么救我们!”一个男人反驳。
“他可以,你们相信我!”叶栖迟肯定无比的说道,“我在这里,他就一定会来救我!”
所有人面面相觑。
虽然没有反驳叶栖迟,但也绝对没有认同。
“大家听我的,现在出去,一开门肯定就是死,谁要是不信,可以大胆的去试试!”叶栖迟气势逼人的说道。
没有人敢挪动一步。
叶栖迟的话,威慑力十足。
所有人,不自主的就是会听从了她。
“我现在教大家如何自救!”叶栖迟说道。
她肯定萧谨行一定会来救他们。
倒不是因为她在。
她对萧谨行没有影响。
只是因为,如果这里的瘟疫病人死了,萧谨行就会背了这个黑锅,罪大恶极!
她能够想到的事情。
萧谨行也能够想到。
所以,萧谨行一定会来!寺庙内。
叶栖迟半点都不敢耽搁。
她不知道外面的人多久会放火把进来,她只能尽她所能,让他们先学会自救!
萧谨行肯定会来,只是时间问题。
她大声说道,“前殿有一口水井,大家赶紧打几桶水上来。所有人把衣服全部脱掉,放进水里面,保持衣服的湿度,一旦火燃烧起来,所有人全部趴在地上,用衣服捂住自己的口鼻!大家快点!”
说完。
叶栖迟又大声吩咐着官兵,“你打一桶水给后院的人,让他们按照我刚刚说的做。”
“是。”官兵连忙就要进去。
叶栖迟连忙又叫住他,“让他们捂住口鼻之后全部都出来,他们没有染病更有劳动力,到时候火烧了起来,他们可以帮忙灭火!”
“好。”官兵点头,迅速走进了后院。
另外一个官兵在维持秩序,让所有人脱下身上的外套,一个一个排队把外套打湿。
所有人都隐忍着,但好在,还算齐心,并没有谁突然暴动。
这个时候,大家的弦都紧绷着,一旦有任何人崩溃,其他人就会瞬间受到影响。
叶栖迟只盼萧谨行能够快点来!
准确说,盼着白家军能够快点来!
庙子内,井然有序。
庙子外,陈和志摔着一众官兵,冷漠的看着面前的寺庙。
话已经放了出去。
怎么没有一个人出来?!
按理,所有人应该恐慌了才是。
他现在需要制造更大的矛盾,然后留下一些活口,去指证宸王的罪行。
但现在,怎么里面会这么安静。
他脸色一沉,给了一个眼神给副官。
副官心领神会,连忙大声又说道,“宸王有令,渝州城因瘟疫民不聊生,罪大恶极!现将所有人焚烧处死!弓箭手准备!”
安静的夜晚,声音在空中回荡。
不可能里面听不到。
然后紧闭的大门,没有任何响动。
完全没有陈和志预料的,命令一出,就会引起异常巨大的动乱,他甚至调派了上百的兵力过来,为的是用最残忍的方式进行镇压!
如此,等了好一会儿。
陈和志脸色明显难堪了很多。
陈子焕在旁边提醒道,“爹,我觉得可以动手了!”
陈和志看了一眼自己儿子。
“他们出来不出来其实不重要,他们听到是宸王下达的命令就行。到时候烧得差不多,我们再去救几个人出来做证人就行。”陈子焕很是谨慎,在陈和志耳边低语道,“楚王特别交代,不能有任何闪失。多耽搁几秒就多一分危险,我怕白家军就真的打进了渝州城,届时,我们就没办法动手了。”
陈和志点头,也不敢耽搁太多的时间。
没有找到宸王,楚王已经对他很不满了,这次要再搞砸了,楚王肯定不会放过他!
就在他正准备下令那一刻。
“大人!”一行骑兵,迅速赶来。
陈和志脸色一沉。
“拦住他!”陈和志吩咐。
断然不会让庞南来影响了他的计划。
庞南带领的而是骑兵被陈和志的人直接拦下了。
“大人!”庞南叫着他。
陈和志当没有听到。
“庞大人,大人现在正在做要事儿,还请庞大人不要打扰!我劝你赶紧回去!”陈和志身边的亲信,冷冷的威胁道。
庞南看了一眼亲信。
他突然鞭笞着骏马,直接从亲信身边越了过去。
“庞南,你以下犯上!抓住他!”亲信大声说道。
迅速,就有一行官兵过去拦着他。
庞南抽出剑,一剑刺死了两个官兵。
现场有些混乱。
陈和志看到这一幕,脸色自然难看到极致。
他正打算下令把庞南抓起来之时。
庞南一个跃身,从马上跳下来,跪在了陈和志的面前,“大人,不能焚烧瘟疫病人!”
“让开!”陈和志脸色难看到极致。
“我已找到了治疗瘟疫的方法,大人给我一点时间,我能让医治好瘟疫,不再传播!”
“庞南,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陈和志狠狠的看着他,“这些年念在你对我衷心的份上,对你一向不薄,你别逼我,杀了你!”
“就算大人杀了属下,属下也请求大人,不要杀了他们!”
“来人!”陈和志根本不想和庞南废话,“把庞南给我抓下去,押进大牢!”
一声令下。
几个官兵的剑指向了庞南,直接把他层层包围。
“大人!”庞南誓死争取,“你这样做,朝廷追究起来,难逃其责!”
“我这么做,是宸王的命令!”陈和志底气十足的说道,遂又命令道,“给我把他带下去……”
“本王怎么不知道,本王下达了这个命令的!”一道清扬的男性嗓音,带着几分威严。
这一声。
让陈和志整个人一怔。
陈子焕也猛得转头,往声音的方向看去。
只见黑暗中走出来一个男人。
身穿黑色锦服,并不华丽,却尽显高贵。
身如玉树,俊美绝伦。
陈和志眼睛都看直了。
宸王的相貌自然是出类拔萃,大泫国还未有人能媲之一二。然他终是残疾,掩盖了他所有的风姿,此刻这般气宇轩昂的出现,着实让陈和志傻了眼。
那一刻也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宸王怎能……不是残废!
正因为他一直以为宸王是个残忍,行动不便,才会对他的追捕没了那么上心,总觉得他不可能走得进渝州,就算打了洞进了渝州城,也不可能跑得到哪里去?!
万万没有想到,宸王居然不是残废!
不是残废,行动不便,任何地方都可以成为他的隐身之地,才会让他,找不到宸王的踪迹。
陈和志内心带着些愤怒。
此刻突然看到宸王,也带着些恐慌。
他自然是见过宸王,也自然是第一眼就认出来,面前挺拔的男人就是宸王,但此刻绝不能就这么承认了他的身份,一旦承认了,他就不能诬陷宸王,甚至假传宸王的命令罪大恶极。
想到这里,陈和志挺直了背脊,似乎也是在暗自给自己鼓劲,他大声呵斥,“大胆刁民,竟敢冒充了宸王!宸王身体不便,常年坐在轮椅上!眼前的人,根本不是宸王,给我拿下!”
话音落。
有官兵上前!
萧谨行脸色一沉,气场十足,“谁敢动本王!”
如此一声。
官兵被震慑住,不敢上前。
彼此都在面面相觑。
也怕,真的杀了宸王,那他们必定会株连九族!
“卑职叩见宸王!”庞南连忙跪在地上,给萧谨行行叩拜礼。
官兵看庞南都在行礼了,对萧谨行的身份就越加的开始怀疑。
“大胆庞南,居然勾结刁民扰乱宸王计划罪大恶极!”陈和志愤怒不已,看上去就是底气十足,“庞南由始至终一直在渝州城,从未入浔觐见皇上大臣,也从未见过宸王,又怎么会知道面前的人是宸王!”
官兵听陈和志这么一说,似乎又有了些道理。
“本官在礼部尚书四十大寿时曾和宸王见过,本官很清楚,面前的人根本不是宸王!来人!”陈和志大声命令,“此人冒称宸王,罪不容诛,给我就地正法!”
陈和志的手下终究是听陈和志的。
听他这么一说,连忙就要上前一剑劈死萧谨行。
“谁敢动宸王,我就杀了谁!”庞南猛地从地上站起来,他拿着剑瞬间走到萧谨行的面前,将他护在身后,“都不准动!”
陈和志脸色难看无比。
此刻自然也看到,庞南带过来的二十骑兵,此刻也全部拔出了剑,就要兵戈相向。
陈和志此刻兵力占着极大的优势。
就算打起来,分分钟灭了宸王和庞南不在话下。
他下达命令之时。
“爹!”陈子焕突然叫住他。
陈子焕当然也认出来了宸王。
倒是也没有想到,宸王居然不是残疾。
估摸着,楚王也不知道。
要知道,早给他们通信儿了,也不至于让他们放松了这么大的警惕。
他这一刻甚至想起了在合州城城门见到的两个可疑之人,这么定眼一看,似乎就是宸王!
也就是说。
他眼睁睁把宸王给放走了!
陈子焕忍着内心的憋屈,他在陈和志的耳边低声道,“先不要杀了宸王,第一耽搁时辰,虽然庞南兵力不多,但免不也会有些死伤,现在我们再丢失兵力只会让我们更陷危机。第二,先完成楚王交代的命令要紧,否则我们没办法给楚王交差。还有第三点。”
陈子焕说的有些急。
他停顿了一下,吸了口气,“我们放箭之时,宸王正好在现场,更能做实了,是他的命令!”
陈和志听陈子焕这么一说,连忙点头。
不愧是他儿子,凡是想得比他周全。
也难怪楚王器重他,也多次提起他儿子让他好好培养以后定能成一番大业。
陈和志脸色一冷,“所有弓箭手准备!”
面前层层围着寺庙早就准备好的弓箭手,全部都蓄势待发。
“给我放箭!”
箭头上面都是火苗!
火苗直接就往寺庙中射去!
无数火苗,瞬间让寺庙燃烧了起来。
陈和志突然的命令,让萧谨信和庞南都始料不及。
他们来这里,自然是为了拖延时间。
白家军已经逼近。
萧谨行特别交代小伍先带一支精兵入城,不出意外一炷香时间应该能够赶到。
他和庞南一前一后,多少能够拖延时间。
却没想到,陈和志如此的当机立断。
根本没有和他们纠缠,直接就放箭点燃了寺庙。
萧谨行狠狠的看着寺庙,看着寺庙已经在无数火苗中,燃烧了起来。
白家军不到,他无力回天!
庞南看宸王没有举动,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只是……
宸王妃还在里面!
宸王真的不在意吗?!
即使在意,庞南也很清楚他们此刻改变不了什么,有可能还会引来杀身之祸,但人是感情动物,宸王对宸王妃在里面真的半点都不在意吗?
他甚至没有看到宸王脸上有任何一丝,其他情愫。
有的,也只是因为自己不能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而隐忍着的愤怒。
庞南捏紧了拳头!
面前的寺庙已经彻底燃烧起来。
火苗太多,火势一下疯狂燃烧了起来。
不知白家军多久能够到。
如此下去,里面的人必定凶多吉少!
庞南根本没有做多余的考虑。
他突然转身,直接冲进了已是火球的寺庙!
萧谨行有些微怔。
是没有想到庞南会直接冲进去。
他拳头紧握,那一刻没有任何举动。
陈和志看到庞南进去,明显也很吃惊。
他正欲开口。
陈子焕连忙叫住陈和志,在他耳边低语,“爹,正好让庞南救几个人出来,指证宸王。”
陈和志点头。
火势,越来越大!
庞南脱下身上的官服,披在自己身上,直接冲进了寺庙内。
寺庙中,没有他想象的一片混乱。
他一进去,就看到有人在门口一直不停的扑火,虽然力气微博,但寺庙里面,因为水源的原因,还不至于全部都燃了起来,而且此刻,所有人都捂着自己的衣服蹲在地上,惊人的井然,让庞南那一刻都有些吓傻了眼。
不得不说,也因为所有人没有乱跑没有大吵大闹,没有一片混乱,此刻反而外面看到的,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危险。
庞南的到来,也是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叶栖迟自然也是第一眼就看到了庞南。
她连忙从地上起身,避开周围的掉下来的火苗,迅速的走到了庞南的面前。
“叶姑娘。”庞南很是激动的叫着她。
“庞大人,白家军到了吗?”叶栖迟又快又急的问道。
“没有。”庞南说道,“不过应该很快了,我现在先带你出去!”
“你是来救我的?”叶栖迟有些诧异。
没想到庞南会拼死来救她。
“嗯,萧公子也在外面。”庞南说道,“跟我走!”
此刻也顾不上其他人,他现在只得先把叶栖迟救出去。
谁都不知道白家军什么时候能够到来,也不知道火势到底可以大到什么地步,里面的人到底会不会全部都烧死,他现在唯有,先保全叶栖迟。
叶栖迟有些犹豫。
她一走。
里面肯定会一片混乱。
一旦混乱,就会造成很多人的死亡。
但她不走……
诚然,她也会害怕死亡。
好不容易传书活了下去,不能对生命不敬。
就在她有些犹豫那一刻。
庞南直言道,“叶姑娘失礼了!”
说着,庞南拉着叶栖迟就想要离开。
“庞大人!”叶栖迟叫着他,“你等我一会儿,很快!”
庞南看叶栖迟的急切,放开了她的手臂,点头。
此刻显然多待一会儿,就多一分危险。
叶栖迟大声对着所有人说道,“我现在跟着庞大人先离开,大家不要惊慌,按照我刚刚给大家说的,大家保护好自己!我一定会回来救大家!”
所有人此刻就只是直直的看着叶栖迟。
“我说过会让你们平安走出这里,我就一定会做到!”叶栖迟大声道,“你们一定要相信我!”
叶栖迟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和他们说太多。
没有得到回应,还是转身就准备和庞南离开了。
离开时,小喜的声音突然响起,“阿姐,我会在这里等你,等你来救我,救我阿爹阿娘,救我们大家!”
“一定!”叶栖迟丢下一句话。
和庞南一起离开了寺庙。
寺庙大门,反而火势更大。
庞南用官服把叶栖迟挡住,带着她冲出了红门,两个人身上都被火烧燃了。
“在地上滚灭!”叶栖迟一边叫着庞南。
一边自己也在地上,疯狂的翻滚。
庞南连忙也倒在地上,翻滚在破灭自己身上的火势。
两个人很快灭了火。
然后站起来,直接往官兵包围中冲过去。
自然不是冲向陈和志那边。
庞南带着叶栖迟,走向了离陈和志比较远的方向,虽有官兵驻守,但不是庞南的对手。
庞南直接砍杀了两个官兵,吹了一声口哨,一匹骏马瞬间出现在了庞南和叶栖迟的面前,庞南一个用力,撑着叶栖迟坐在了马背上,“叶小姐先行离开!”
然后猛的拍着骏马,骏马载着叶栖迟,穿过人群直接离开了这里。
萧谨行就这么远远的看着叶栖迟的背影。
从庞南进去,待了好一会儿才出来,他的视线就一直没有转移。
终于看到他们出来。
两个火人出来,然后在地上疯狂打滚,在火光中,看到叶栖迟被庞南送走了。
庞南送走了叶栖迟之后,没有回到陈和志这边,而是再次进去寺庙之中。
不得不说。
庞南确实是一个好官。
为了百姓,可以不顾性命。
为了忠义,可以不顾权威!
……
叶栖迟被骏马载出了很远。
她拉着马绳,直接往渝州城门方向骑去。
她当然不是为了逃命,她要用最短时间的做最有效的事情。
她骑着马,速度加快。
远远的,似乎看到了一行骑兵。
“吁!”叶栖迟让马儿停了下来。
骑兵越来越近。
“小伍!”叶栖迟大声叫着他。
显然看清楚了,夜色下那个骑在最前面的男人是谁。
小伍听到声音,怔了一秒。
他又加快了速度,迅速朝叶栖迟快速过去。
看清楚叶栖迟时,小伍掩饰不住的激动,“王妃,你没死!”
“我没死。”叶栖迟说道,“是白家军的人到了吗?!”
“王爷让我先领着一批人进城。好在庞大人提前埋伏了军队在城门口,没花什么时间,就已经攻进了城门!”小伍又快又急的说道,“王妃,你怎么出来的?陈和志不是说要烧了寺庙吗?!庞南把消息传递给我的时候,王爷就让我去找庞南拖住陈和志焚烧,并让我立马又去带白家军的精兵进城!本来小的是打算先来救王妃,但是王爷……”
小伍立马知道自己说错了。
太过激动,一时忘了分寸。
叶栖迟自然也听明白了。
小伍本打算来救她,但是被萧谨行拒绝了。
虽说现在的局势萧谨行会这么做理所应当,救她当然没有救更多的人重要,更何况还可能威胁到他,让他背了黑锅,萧谨行肯定会选择先自保。
她能理解。
却还是有些膈应。
狗王爷,从来就不会给她任何惊喜。
当然,她也不会去纠结。
现在最主要的是,先救下瘟疫区的百姓。
她说道,“陈和志已经放了火烧了寺庙,我是被庞南冒死救出来的。”
“一定是王爷吩咐庞南救王妃的。”小伍试图想要弥补刚刚对萧谨行的“出卖”!
绝对不是。
萧谨行既然没让小伍就她,肯定也不会让庞南去救她。
对萧谨行而言。
一个有能力又忠诚又有用的笑呲了,比她更重要。
至少此刻,萧谨行需要庞南的支撑,绝对不会让庞南去冒死。
而且如果是萧谨行让庞南进来救她。
庞南会告诉她。
但他,只字未说。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她严肃道,“这次白家军的头领是……”谁?!
话还未说完。
叶栖迟看到了,白墨婉。
身穿铠甲,英姿飒爽!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上一世的时候伸进去吃胸膜下面的视频 抽搐灌满白浊h

下一篇: 林菀看着热搜强壮公弄得我次次高潮 是不是没搞你又痒了吧

本文标签: 点了 花了 天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