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妩萤,你知不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的文字 校园高辣H花液张开腿

妩萤,你知不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的文字 校园高辣H花液张开腿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3:13:37

“妩萤,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讨厌。”
胡月看上去清醒了些,但用嘶哑的声音最先说出的,居然是这句话。
别人可能惊到了,妩萤却毫无反应,只用琉璃般纯净的双眼注视着胡月。
胡月眸光黯淡,虽然不再一昧的恐惧瑟缩,但精神状态并不好。
她把上半身又抬起了一点,嘴里絮絮叨叨,像是在自语:“每一次,每一次都要说正义凛然的大道理。我承认了,你说的都是对的,模特,不,身为女人的我们的处境也是真的,但那些实话没人想听,所以说再多也不管用。”
“不管用你还要说,多少次了还要说,说个不停,一直说说说!我最烦的就是你这种没有自知之明的人!你以为你是谁,神吗?圣母吗?一个丑女而已,居然像神一样居高临下地看我!又好像什么东西都沾不到你身上,你只是一个局外人!讨厌死了,你凭什么!”
胡月又有了歇斯底里的倾向,眼睛瞪着妩萤,模样果真恐怖。
且不说胡月突然爆发的这番言论,给外界造成的核弹式打击有多恐怖,妩萤听了,觉得自己太无辜了。
她确实是神没错啊,虽然不是这个世界的神,还跟这里的创世神有仇。
而且用凡人视角注视她,居然会得到这样强烈的刺激,而且不止胡月,很多人都这么想……她真的没想到。
妩萤不是故意的,不过,她确实低估了自己在凡人世界的格格不入程度,胡月对她态度的排斥顿时合理了起来。
“我的确是个局外人,要我彻底代入进你们的视角,我确实做不到。我只能说,我能够理解你们,因为理解,和基于理解的不满,所以才会想要做一点事。”
妩萤稍稍委屈了一下,就飞快做了反思,在掰正世界规则这件大事上,自己这个半吊子主神果然还不熟练。
还好她的计划来得及做点更改,想对胡月说的话也要去掉后面的大半,只说:
“我觉得,你们的重点还是不要落在丑还是美上面,人类活着的意义,跟美丑没关系。”
“胡月,如果讨厌我能让你心里更舒服些,你就保持原样吧。”
胡月的仇恨又被妩萤一句话拉满了:“……”
妩萤:“我几句话改变不了世界,我一个人也改变不了世界,只能由无数个你们亲自上。现在你已经清醒了,知道了问题所在,那你有迈出那一步的勇气了吗?”
胡月张嘴,正想骂妩萤有病,妩萤自以为自己说得好极了,深以为傲地点点头:“不要不承认,你打从心底觉得自己现在的模样很不妙了,你害怕,不想再这样,可你又害怕不这样就会被人看不起……说实话,该看不起的已经看不起完了,跌进坑底后又不能跌得更深,事已至此,你还怕什么?”
胡月的牙齿在咯嘣:“……”
妩萤分析得很有道理,对她的心理也揣测得很正确——可她为什么要听这家伙的话,非得把已经毁掉的决赛比完?!
她就算退下来不走这场秀,休息好了以后还是大家眼中最美的女人,顶多不过再重蹈覆辙一次……两次、三次……
——或许还有,无法想象的,无数次?
想到这里,胡月如置冰窟,忽然间有些明白妩萤的真意了。
只要她还没死,还要在T台上赢得关注,那如今日这般逼迫自己不吃不喝不睡,费尽心思只为“美丽”的情况,只会越来越多,只会形成常态!
何为常态,就是所谓的“职业标杆”,人人默许遵守的“潜规则”。
模特们都是这样过来的。
成为超模的模特更是其中佼佼,将这毫无人道可言的“修炼”践行到底——底在哪里?可能是她们不再当模特的那一天,当然,更可能是生命的尽头。
生命的尽头……是死亡……
比普通的死亡还要痛苦十倍、百倍……
“你真的想死吗?”
讨人厌的声音再度落下。
“不行……不行……”胡月从未有这么恐惧过,远远超过先前对被人嘲笑讥讽的害怕,“我不想死……”
“那我再问你一遍哦,就像当初问小云一样。你给自己规定的路,值得你耗尽心血,宁死也要去走吗?”
胡月的脑中仿若劈下了一道惊雷!
“没有……要不是为了美的特权,我根本不想吃那么多苦……我还年轻啊,爸爸妈妈那么爱我,我要是猝死,饿死,累死,他们怎么办?”
胡月呢喃着,从眼角滑下的泪水冲花了眼影,在脸上留下几长道花里胡哨的水痕:“可我又怎么办?好不容易坚持到今天,如果……”
如果不退,她害怕。
如果退了,她害怕,但似乎又不只是怕,源源不断的不甘从心底发黑的地方涌出,固执地侵蚀着肺腑,好像在说——我这么久的付出,忍受了那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折磨,就这么救赎了,那些受过的苦算什么?什么都不是了吗?
委屈,难过,痛恨……实在是不甘心啊!
“所以我才说,所有的付出都有对应的结果,但结果如何,不应该用美丑来作判断,也不能全让别人来评判你自己。”
妩萤说:“胡月,你这段时间的辛苦造就的成果,不为别人,只展示给自己看吧。其他人怎么评价你,是他们的事,但我认为……他们看了你的表现后,评价会有改变。”
肯定会改变的。
前面黯然退赛的小云,已经放肆大闹了一场的林欣,再加上胡月,后面会登场的姚佳怡,还有不会出现在T台上、在其他领域奋斗的女孩子们……
她们的努力,早已经在无数人心中打下了铺垫,就等着最后的质变。
“会变吗?”
“别管那么多,你就说你到底退还是不退!”
“你也少来教训我!又不是我的什么人!”胡月高声,竟借着这股气,一股劲,站直了!
她的脸色依旧灰白,被高跟鞋垫得大幅度倾斜的脚尖微颤,小腿肌肉绷得极紧,好似随时会断掉的弦。
可与之前不同,胡月的眼里有光,不再是骷髅那漆黑摸不见底的眼洞,她一下子就昂扬了斗志,妩萤不禁啧啧称奇,没有人比胡月的性格更贴近斗鸡了。
“我是最美的,不用任何人来告诉我!”
胡月高傲地说着,膝盖的血还没止住,但她毅然迈开了步,任由血丝打湿裙摆,缓缓没入鲜红色的鞋跟。
聚光灯落了下来。
胡月的T台从嘈杂变得空旷,从狭窄细长变得宽敞遥远。
“我,是为了自己……”
陶醉其中。
头一次,她忘了追寻简锦辉的身影。胡月确实很美。
这是差不多全世界都能达成统一的事实。
这姑娘身上的每一项标准都完美达标,甚至还超标了不少,活似后天拼好的拼图,比藏在全人类脑海里的美神形象还要标准。
虽然这块拼图拼起来,众人欣赏陶醉之余,心里总是没来由觉得有些古怪,好像那张白森森的脸太白了点,该凸就凸该细就细的身材的组合太怪了点,那胳膊腿是不是又太违反常理了点……
可谁在乎那么多呢!所有人都说胡月好看,那胡月就是最好看的,真实性不容置疑。
胡月,以及她身后的人为了最后的决赛,付出的心血只多只少。
在预期计划里,胡月一共穿了三套服装,要随音乐变换依次撤掉外面那一套,露出最里面的纱裙,对了,音乐也不是单纯靠扩音器播出来的预录音,他们还请了原唱歌手在后台,专门等着出场给胡月做陪衬。
现在胡月摔了一下,在台上耽误了老半天,那么多人睁眼看着,已经等同于这场决赛彻底毁掉了。
但胡月又不想立刻下场了,她受了“蛊惑”,竟然还要将这场结局注定的秀走完。
【胡月疯了???】
【都成这样了,还有比的必要吗!】
【不是,我心情怎么这么复杂呢,但是又说不出来……】
弹幕的风言风语凌乱了半天,居然跟变了人似的,没有将最难听的话说出来。
没办法,很多人都被震慑到了。被妩萤先前说的那番话,也被胡月的态度。
台下的评委们大半反对胡月继续胡闹,可他们说话没用,节目组说话也没用,白延在现场坐着就是为了这个意外。
有大佬的霸气镇压一耽搁,胡月走完这场秀已然成了必定。
此时的胡月哪有半点“绝世美人”的样子,头发乱了,化了四五个小时的妆容全部花了,眼圈下挂着的青色也出来了,最可怕的还是她斜着抬起胳膊,嫌弃地用袖子擦光了没用的化妆品残余。
去掉底妆掩饰后,她苍白的面颊凹陷,眼窝深得像变了过季,嘴上的口红也掉了,显露出的唇色就不像健康的人该有的样子。
“嘶!”
看到这张脸的众人都下意识吸了口气。
美……还是美的,吧?
标准没变,胡月的长相还是完美上线,一点儿都没差。
感觉怎么偏偏就变了呢?变得可怕了,又因为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可怕,所以顿生不安。
“加油!”
妩萤是现场唯一给胡月打气的人,她也不挡路,干脆翻到T台下面去,就近观看胡月的秀。
“……啧!”胡月的表情看不出多恼怒,她哪会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只是不想管了,头颅好像从未低下过。
嗒。
嗒。
没有配乐,只有鞋跟敲打地面。都出这么大岔子了,歌手怎么可能上来开喉。
胡月走得很踉跄,膝盖摔的那一下似乎不只是表面的皮肉伤,而是伤到了更里面。
不过她本就腿骨撕裂般地疼,再多这点负担,她反而渐渐走得顺了,只是步伐有些慢。
胡月披头散发、一步一步走到T台的最前端,在千万双眼的注视下,又慢慢地返回,她没有吭一声,就像只是单纯地走了一场秀,走完她就自然而然离开了。
全程寂静,就像人们眼里的茫然。
说不出心里的感受,好似压上了一块重物,闷闷的,透不了气……
“啪、啪啪啪。”
不知是谁突兀地鼓起掌,随后才发现是白延。
男人在这里静静地看了这么久,之前只为妩萤、姚佳怡和林欣鼓过掌,而这次对胡月,他竟是莫名不再吝啬掌声。
整个大厅只有他一个人轻拍手掌,回音倒是响亮。
即使胡月回到后台,也听到了那格外清脆的掌声。她抿唇,强撑到极限的意志力开始摇摇欲坠,可不知为何,她的身体彻底放松了下来。
“哎哎哎医生快来!这边有人要抢救!”
谁知凭空出现的一尖嗓子差点吓死人,胡月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就被提到担架上放好,从旁窜出几人抬起担架就热火朝天地往外跑。
胡月:“绑架???”
然而事实比绑架更恐怖。
因为她悲惨地认出来了,抬担架的人不重要,扯嗓子叫人和路过担架张望的那些家伙才是重点,而且她们都是她曾经看不起的后援会成员……
简而言之,就是贝佳佳那伙被妩萤忽悠上天的傻子。
“傻——”
胡月一顿,突然发现傻子竟是她自己。
贝佳佳她们倒没对胡月落井下石,又没有深仇大恨,只不过不是一路人,双向讨厌就足够了,况且胡月现在也够惨了的,大家看着她那要死不活的样子,心里都在唏嘘,然后默默目送担架远去。
只有贝佳佳,在担架即将跑远时,淡淡地说了一句:“刚刚你走得挺好看的,看得出你真的很努力。”
“!”胡月一惊,疲惫的眼皮强撑着睁开,竟像是不敢置信。
然后贝佳佳就没再说话了,一伙女孩子将后台当做自家别墅后花园,拿外套的拿外套,拿水杯的拿水……别人乐不乐意不重要,总之她们要给今日的主要后援目标之一姚佳怡炒起气氛来,不能弱人一头!
“姐妹们,事情搞起来!”
“不能输不能输!我们自己人绝对要拿冠军!”
“冠军!!!”
还好后台隔音够好,噪音只让还在候场的模特们暗骂不已。
忙碌的后援姐妹团吵嚷了一阵,忽然发现不对:“等等,会长跑哪里去了?佳怡姐都要出场了,她人还没回……”
“没事。”姚佳怡笑着道,“我一出去就能看到萤萤了,而且,不用担心,我不会受渣男半点影响了,走上T台,只为我自己,不再为任何人,我有我必须传达的东西。”
在场之人都不知道姚佳怡才暴打完渣男前任,过去憋着的怨气全都爆发了出来,正是最热血沸腾、熊熊燃烧的时候!
“让我把渣男打爆啊不,让我给那些嘲笑萤萤的家伙好看!”姚佳怡笑容亲切,活动筋骨的动作好似可以随时倒拔一颗垂杨柳。
姐妹团冷不防打了个哆嗦:“……”
有点想对着天,先说一句阿门。胡月的登场、结束,让很多人沉默了。
跟以往被憋屈得无语或是气得说不出话的沉默不同,这里的沉默掺杂了许多不便形容的意义。
就像前一阵凭空冒出了一根打破常理的针头,所有人都认为它罪不可赦,化作狂风巨浪也要将它掰断扔进垃圾桶,也可以将之叫做排除异己。
针头只是针头,又细又脆,还极不起眼,掉到大海里想捞出来,不管用望远镜还是显微镜都不顶用。
可这根针头跟自带了放大镜似的,往哪儿扎不是扎,偏生扎到了庞然大物般的人类身上的要害,起初的效果当然不大,可能连要害表面的皮都扎不破,只是痒,所以人们才不爽地想要掐灭这点痒意。
结果掐掉只是一时的,或者说根本没掐掉。针眼断在了皮肤里,还在血肉里扎啊扎,然后让一无所知的人全身都痒了起来——最后就是痛,浑身都痛,这痛是掐不掉的。
这时候人们才震惊地意识到,以为是罪魁祸首的狂妄针头只是最浅层的引子,引起阵阵剧痛的原因在里子,老早就埋在了他们的血肉筋骨、五脏六腑,痛是必然,这股牵扯怎么可能去掉。
胡月多漂亮一美人啊,老早前就有人呼吁,要给她颁发世界第一美女的奖杯,能生成这副模样是神的馈赠,能看到她的出现是庸俗凡人们的荣幸,就差把胡月挂天上拜着了。
基本上大家都认同这个说法,强行忽略了一切其实很明显的漏洞,完全是自我洗脑,本质很虚。
摔倒前的胡月和摔倒后的胡月哪个模样更美,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前者。
但差别大又不大。
有多少人注视着胡月逐渐消失的背影时,心中泛起了一片波澜,像是最里头某扇被强关的门又被撬开了,放出了藏在其中的真实想法。
更早的时候,林欣就已经在那门上踹了一脚,如今门缝开得越来越大不可避免。
现在意识是意识到了……可是,然后呢?
人们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自己一直以来对美的认识错了吗?对丑陋不屑一顾不应该吗?将人的社会地位下意识分成三六九等不对吗?
妩萤当众说的那番话完完全全切中了重点,他们并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愿去想,因为一旦想了,就要把与血肉骨骼紧密纠缠的线挖出来,痛不欲生——毕竟要一个人承认错误,就是这么困难。
“错了吗?不应该啊,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啊。女人要白,要瘦,要高挑,该丰满的地方要丰满,笑起来要露八颗牙齿,在人面前要温柔,不是这样就是丑,做不到节食塑形就是懒惰,被排挤也是因为自己,不关别人的事……”
一个固执者在电脑前发呆,忽然看向摆在手边却被倒扣的镜子……理所应当什么也没看见。
她面前的电脑页面右上角是缩小的直播间,原有的画面被文字挡完了,大概是能让密集恐惧症瞬间暴毙的程度,而直播间底下的网页,则停留在搜索界面,入目的第一行字便是整容医院的详情介绍。
本来经过长久的考虑,她终于决定整容,但只敢小小地祛一下斑,脸上最大的瑕疵还不敢动,毕竟费用颇难支撑。
而看到“超新星”里光芒万丈的模特们时,她又犹豫了,想起自己因长相的缺陷受到的嫌恶,屈于拮据的心重新摇摆不定,幻想到如果自己咬咬牙做了全脸整容,是不是也能像模特们那样万众瞩目,获得很多人的喜爱?
鼠标缓缓移动到预约服务的确认键上,几乎就要毅然按下。
那时候胡月出来了。
胡月摔倒了。
妩萤出现了,说完一番话后,胡月站了起来,稳稳地走完了这场秀,随后潇洒离去。
这个顽固者的视线,被迫从整容医院网站上漂亮的宣传图移开,看到了最后,整个人就像突然被人敲傻了一般,原有的心思一下变了。
她从胡月身上,看到了完全没想过的东西。
变得不那么美的胡月,依然很耀眼,耀眼的似乎……是她的气质,她的眼神,她那一刻心里在想的东西。
之前的林欣造成不了这样的效果,因为林欣本来的名声就不好,还是公认的丑女之一,所有人被厌烦的情绪先入为主,就算有过一时的惊艳,也只会震惊,无法达到灵魂震撼到哑口无言的效果。
所以胡月的转变才那么重要,必须由她来震上这一出。
固执者紧贴鼠标的手指按不下去了。
她心如乱麻,很想知道其他人怎么说,评委们又怎么评价胡月的秀,但那片密密麻麻的弹幕糊成一团,她根本看不进脑子。
她忽然又想把手边的镜子扶起来,再仔细看一看自己的脸,但胳膊肘动了动,最为关键的勇气仍旧没能到位……
就在这时,一个极为尖锐震耳的声音仿若神降,瞬间将所有能听到的人吓清醒了。
“锵——”
不知是哪里有人突然打了一记碟——是直播里?!
动作整齐划一,全天下有几亿人忙不迭地回神,屏蔽掉弹幕,往那从视野里消失很久的画面上看。
原来是胡月之后的选手出来了。
谁看了都不会忘的人出来了。
是姚佳怡。
她走得不急,步伐更轻,像从黑夜里徐徐而来,携着似水温柔的长风。
那敲得吓死人的“锵!”更像是后台的人手忙脚乱,一不小心砸出来的意外,从出声开始的颇长一段时间内,再也没有响起过第二次。
哪怕是最讨厌姚佳怡的人都得承认,如今的姚佳怡虽然变丑了好几个档,也有一点和曾经的巅峰时刻一样,从没变过:
她的气场。
都说T台的冰雪女王之名来源于她冷艳的相貌,那双覆盖霜雪的美眸,但事实上,姚佳怡这个女人只要站在T台上,她的气势就变了,变得独一无二,无法替代。
那才是她最突出的标志。
此时的姚佳怡就没有露出她的脸,她的眼睛……甚至她的身材。
所有都笼罩在宛若黑夜的长袍里。
但在那一瞬间,众人都明白了一件事:
真正的姚佳怡,终于在此刻回归了。
带着她多年积攒的愤怒。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什么是阴七被两个男人一起进高c了 扶着临产的肚子做情节的文

下一篇: “宫里的热闹男朋友带我做多人运动 学长双指探洞要喷了视频

本文标签: 你知不 舌头 很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