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被一声滚&r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惩罚 180男和150女能全部进入吗

被一声滚&r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惩罚 180男和150女能全部进入吗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3:09:46

被一声“滚”砸到脸上时,简锦辉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没想到,其他人也差不多。
一楼闹得这么大,三楼贵宾厅的人早没心思继续打牌了,尤其是LY老板,暴怒得几乎要拍桌而起,叫人把胆大包天的妩萤两人灌了水泥沉海。
事实上他已经打算这么做了,智商正常的人都不会认为妩萤的幸运是真正的运气,绝对是出千,还是踩在老虎鼻子上放肆,不杀鸡儆猴都出不了心头恶气!
然而,这时偏有人冷嘲热讽般发言了:
“骰子是你们赌场的,摇骰子的是你们的人,能动手脚的所有东西都是你们的,这个小姑娘做的只是猜,还有本事隔空出千不成?”
“这,黄先生,话不能这么说啊。”LY老板急了,他更没想到黄先生居然会给不认识的黄毛丫头说话,话里的意思还是他输不起,便恼羞成怒污蔑人家出千。
就算对方真没出千,几百亿乃至更多的钱可不是开玩笑的,LY老板怎么都不可能放过这两人,黄先生站着说话不腰疼着实惹恼了他,但他还是不敢对着大人物发火。
“运气也是实力,这番作态未免太难看了。”黄先生冷硬地道,硬是没给LY老板面子。
他就一个态度,输不起不让人完了就阻止,少来黑的那一套,有他在这里看着,就别想堂而皇之对无辜的人下手。
LY老板顿觉牙疼,通讯里手下急着求他给出指示,他却说不出好言好语请那两人离开的话,毕竟要面子,一时就这么僵住了。
就在这时,简锦辉抓住机会露脸了:“那位小姐是我的粉丝,我们之前有些缘分,还算比较熟悉,要是由我劝说她,她应该会听的。”
LY老板眼睛一亮:“竟然这么巧?那太好了,锦辉你赶紧跟她说几句。”
“都说简兄弟亲切得很,再丑的女人都能温柔对待,还真不假,你这个粉丝可得好好感谢你了。”
其他人凑热闹地附和,尽是夸赞简锦辉这个巨星的宽广心怀。
黄先生也看了过来,眼神似带打量,简锦辉权当做自己给这位大佬留下了好印象,后面的路更好走了,自是欣然将此事在身上。
简锦辉本来想直接打到妩萤的手机上,但能他们当初温存过的所有痕迹都被他清空了,妩萤的电话号码也不例外,如今便只能麻烦一点,让楼下的人转交电话。
他们都不觉得这事很难解决,简锦辉也只准备打一个电话了事,根本没想过要露面。
在这些人看来,妩萤是简锦辉的粉丝,简锦辉跟她搭话都是屈尊,他亲口对她说的话,当然就是圣旨。
谁敢违背圣旨?这丫头运气再好,也是个丑得不堪入目的,简锦辉这般完美的大帅哥愿意搭理她就不错了。
就这样,简锦辉施施然打了电话。
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比较小声,怕暴露他们曾经亲密的关系,结果妩萤一个字就把他打发了。
滚……
滚?
她居然叫他滚!
“给脸不要脸!”
显然那声“滚”太有震撼力,其他人也听到了,LY老板彻底怒了,一巴掌拍得桌上的纸牌震了震。
简锦辉迅速反应过来,虽然脸上闪过一阵青白,但他竟忍得住,故作冷静道:“太突然了,她可能没听出我的声音,李总,我再打一个电话过去。”
只有这个解释才说得通,妩萤有多爱他,简锦辉最清楚不过,为了见他一面,她都愿意跳楼自杀了,此时他发话,她怎么可能不听。
想通是一回事,妩萤当众让他丢脸是另一回事,简锦辉暗中记下,虽然不至于因此再次嫌恶妩萤,却已打算再冷落她十天半月。
简锦辉正欲再打一个电话,黄先生在主位坐得稳当,却道:“还啰嗦什么,看热闹罢。”
黄先生唇角勾起,像是终于看到了有意思的事情。
顺着他的目光,众人再看向监控录像的投影,又是当场惊呆。
妩萤正冷冷地盯着他们。
没错,隔着两层楼,他们的目光对上了。
妩萤不知怎么发现了隐藏摄像头的位置,缓缓将脸抬起,将一双眼直视过来。
她漂亮的杏眼本应明媚娇俏,又如溪水清泉般清澈,可此时透过投影与之视线相撞,贵宾厅这些有钱人们就像遭了一记重击,敲碎了头盖骨,还要将他们浑身的骨头都碾碎了去。
寒颤连连,上下牙齿不住地敲击。
丑陋小丫头的眼神比暴风雪还冷!
简锦辉受到的“关注”还要更多些,他一个人感受到了十倍的酷寒,堪比他那次被白延砸得鼻血长流,仍疯了似的想逃离车厢时的不祥预感。
——这是看用脚踩都嫌脏的渣滓的眼神。
简锦辉刚意识到这一点,投影画面里的小姑娘又动了。
她横眉冷竖,对着屏幕这边竖了个标准的中指。
简锦辉等人:“???”
“保安呢?!”
LY老板已经额角青筋尽显了,没有形象地咆哮:“我发的工资是让你们吃干饭的吗!”
开玩笑,妩萤主动挑衅就是找死。
这家赌场开在沿海开放城市,目前和谐管控较松,一把子人可以钻空子,她们孤零零两个人,被保安带走就可以人间蒸发了,没人会关心后续。
LY老板气急败坏,不让罪魁祸首付出代价,他的脸就不用要了。
可他明显没想到,碰瓷他的是块钢板。
不对,是金刚石,谁碰谁倒霉。
妩萤之前听说简锦辉也在赌场,本来没想怼上去找茬,怕见到渣男的脸被恶心,结果她不上门,渣渣倒是先来了,这谁能忍。
“好气啊!想把这家赌场给砸了。”妩萤拳头捏得咯嘣响,心里想的却是直接冲上去揍人。
如果白延不在她就真冲了,但她也知道,这么做要得罪死人,她一个神不惧不怕,难免连累到脆弱的凡人。
可白延像是猜透了她的心:“人在三楼。”
妩萤盯着他看,仿佛在审视他的智商:“认真的?”
“认真的。”
“我倒是无所谓,但你可能会被拖下水哦。”
虽然说的是泄气的话,可妩萤的眼出奇地亮,脸上全无怯意,反而跃跃欲试,只待一声呼应。
对此,白延笑了:“只要你满意。”
他走上前,打开了女荷官第三次扣下后就不敢再动的骰盅。
随后,他拿出手机,拨出一个电话,不过简单说了几句就挂了。
同一时间,在暴跳如雷的人群里,黄先生的手机响了。
许是觉得妩萤两人难逃一劫,黄先生的一举一动又引起LY老板等人的注意,只见黄先生接听电话,冷淡的神色一正,低声应了几句后,他挂了电话。
黄先生站了起来,一举一动皆如优雅的贵族。
他看向LY老板,说出来的话,就不那么礼貌了:“李先生,我家少爷出价100亿美金,收购你的赌场。”
LY老板懵逼:“什么……意思?”
黄先生第一次露出微笑:“很抱歉,你只有接受这个选择,没有拒绝的权利。”
话音方落。
“轰——”
一楼炸了。
三楼也快了。妩萤用了十分钟掀翻了赌场,赌场保安在娇小少女的暴力之下毫无战斗力,一拳一个就没了。
满场的赌徒见此,跑得比兔子都快,不少女员工吓呆了没来得及逃,却被妩萤略了过去。
妩萤还特意去了一趟三楼,收拾了一顿把她们当猴看的凡人。
她一眼看到简锦辉,二话没说,一拳头上去,人飞了。
“嗷!”地一声叫完,这个世界最完美的男人晕死过去,左眼变成了熊猫眼。
妩萤强迫症看着不顺眼,又给他补了一下,把左右两边的熊猫眼凑齐,这才勉强出了口气:“萤萤也是你能叫的!呕。”
还有几个凡人像看鬼一样看他,妩萤一个眼神瞪过去,几人瞬间绷直身体,领头的凡人脸色诡异得慌,活似被人硬塞了几斤生蛤蜊,下一秒就要找她算账了。
妩萤:“干嘛?”
领头的凡人表情连连变幻,就在妩萤以为这伙人要跟她拼了时——
“请,请请请,随便摔随便砸,小姐你的手痛不痛?需不需要给你一些方便点的工具?”
领头人瞬间变脸,和蔼中又带阿谀,仿佛被砸的不是他家的赌场。
妩萤:“?”
“你们是老板?”她问。
领头人立即摆手:“不不不,已经不是了,小姐请自便。”
妩萤一噎,又想起一件事,故意找茬:“LY公司也是你的?我要挖走你们公司的一个模特,你就说怎么……”
“当然没问题!能被小姐看中是那个小模特的荣幸,我已经吩咐她的经纪人办理解约手续了,人随时可以领走。”
“……”妩萤张了张嘴,竟有种无从下手的空虚感。
她的火气差不多也被膈应萎了,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看着他们似乎不打算找自己麻烦,便冷冷地问:“刚才看热闹看得开心吗?”
这群人如被戳到痛处,顿时说不出话。
妩萤懒得废话,一脚一个全踢出了门,顺带加上了一坨顶着熊猫眼的不可回收垃圾。
虽然没人看出来,但赌场前老板受到了她的重点关注,踢的那一脚让他两根肋骨要断不断,目前他感觉不明显,等晃悠两个小时肋骨真断,就可以出血进医院了。
现在清净是清净了。
“真的没问题吗?”
妩萤站在桌子板凳的废墟里沉思,白延说的没事居然真的没事,闹这么大还没人报警?
本来在贵宾厅的人都跑没了,现场只有她和白延……外加一个不认识的中年男性。
这个中年男性先向白延弯腰,后看向妩萤,态度亲切之极:“这家赌场已经由我冒昧代为买下了,您对室内装潢的小小修改,连正常范围内的维修都算不上,没有任何问题。”
“那刚刚……”
“精神损害费和意外损伤医疗费也提前预付了,我对此意外的发生深表遗憾。”
妩萤的暴力行为经过他的美化,立马成了微不足道的“修改”,甚至连主动揍人都能变成意外损伤,脸皮不够厚都不敢这么说。
妩萤表示震惊:“这都能行?”
中年男性露出礼貌而不失矜持的微笑:“钱砸得够多就行。还不行就砸到行。”
听完他们的对话,白延终于微微颔首,对妩萤介绍了一下:“黄管家。”
妩萤茫然:“啊,你好……等等!他是谁的管家,你的吗?赌场是你买下来的?”
白延:“嗯。”
两人大眼瞪小眼了足足十秒钟。
白延:“累了吗?”
不累还可以继续拆迁,反正买都买了,再怎么闹腾都不用赔钱。
“不累……问题不是这个!现在哪有继续的必要,老板都换了,再搞破坏损失的不是你的钱么?早说我就只揍一个人了。”
妩萤一秒接受了白延是个有钱人的补丁,他要是个普通人才不正常。
常人会斤斤计较的细节——比如白延明明这么有钱还要她亲自搞钱,妩萤全不在意,只觉得有点不满:“我们大老远过来搞钱,你怎么还倒贴钱买赌场,钱全被简锦辉的黑心老板赚了。”
不止简锦辉,简锦辉的黑心老板也上了妩萤的黑名单,女员工不自费做整形手术就不能入职这种事,只对想赚钱的老板和想看美女的客人有好处,对女员工本身屁用没有,只有伤身。
赌场的女员工待遇是这样,看林欣就知道,LY公司对签约模特的要求更高,已经不是伤身的问题了,各种手术做完,强行改造人体,被改造的女模特最轻折寿,最重没命。
就凭这个,妩萤对LY公司的印象已经差到了极点,只觉断那老板两根肋骨远远不够,还让他凭白得了一笔巨款,顿时更不解气了。
然而,黄管家对此的解释是:“小姐不用担心,少爷没有多花一分钱,买下赌场用的是你们正当获得的赌金。原赌场方无法支付两位对赌赢下100亿,只能用赌场作为抵押,我方应预付的精神损失费等费用,用应付予你们的违约金抵扣完,还有剩余。”
简单来说,就是她俩在下面玩,黄管家一人在上面solo,换来了一家赌场,自己这边没花一分钱,对方反而倒贴了一笔。
当然,正常情况下这种好事是不可能的,黄管家靠的是无情的背景压制,没有理由,绝不留情,逼迫LY老板吃这个硬亏。
对方无法反抗,至少明面上被抓住了把柄,不能咬死拒绝,这就是权势的力量。
妩萤不知道真正的内情,但这不影响她啧啧称奇,眼睛贼亮:“剩了多少钱?”
回答的是白延:“一千一百万。”
一千万,可以用来支付林欣的解约赔款。
剩的一百万,可以作为工作室的筹备资金,这笔资金不用太多,太多容易让妩萤生疑,所以白延提前就算好了。
妩萤明亮的双眼望向他,眼里似是闪过了若有所思。
不过,她还是没有深究。
“太好了!”妩萤对白延露出真正算得上灿烂的笑容,仿若驱散黑暗唯一的一道光,“谢谢你,白延。”
白延的眸光微动:“不用谢我,我们的目标一致,只要是能帮到你的,你都可以用。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妩萤略思几秒,便积极道:“钱有了,人也有了,应该只差……一个甜品店!我打算开一家最大的甜品店,在比赛里做宣传。”
“那就把赌场变成甜品店吧。”
“你这么舍得?那当然好啊,我觉得事不宜迟,现在就行动!”
“好。”
他们俩说着在外人听来极不靠谱的计划,黄管家深藏功与名,欣慰地在旁暗中观察:
嗯。
郎才女貌,铁树开花,都是奇葩。
绝配啊。
……
不管怎么说,妩萤这边万事俱备,就等超新星比赛开幕。
回到C市。
LY公司,肋骨突断的李总刚出院,身子还没好利索,就命令秘书找来了自己想要的全部资料。
李总的脸色极度阴沉,在赌场挂起的进退有数消失,屈辱未散:“白家的继承人在公司做了足足几个月保镖,居然没人发现,错过了多么难得的机会!”
“神经病!不去享受生活,给人当保镖?”
“那个小丫头片子又是什么人,能让从没在外表露过身份的白家少爷出面,不讲道理地给她出头,肯定不简单!”
他调查白延是没戏的,那就不是小小一个公司老总惹得起的势力,奇怪的是,调查妩萤也没用,除了不久前的跳楼事件,找不到任何与妩萤相关的信息,应该是被人刻意隐藏了。
李总思来想去:“对了,简锦辉说她是他的粉丝……可她对他的态度明显很恶劣,难道有什么误会?”
简锦辉当时那般自信,不像有假,很大可能是他做了什么,不慎惹怒了那个女人。
李总又让人联系简锦辉,谁曾想简锦辉也一头雾水,想破头都没搞明白妩萤对他的态度为何惊变。
简锦辉很不能接受事实。简锦辉目前还没有意识到,二话不说把他当垃圾甩掉的女人不止妩萤一个,连姚佳怡都早就跑了。
这跟他想当然地认为这么多年的洗脑下来,女人根本离不开他有一定联系,但最主要的原因在于他自己,从出院到现在,就没跟姚佳怡见过面。
姚佳怡作为得到他认可的女友,在简锦辉心里是有存在感的,可也没重要到哪里去。
他们半个多月前本来说好要见面,但不知为何,姚佳怡临时给简锦辉发了短信,说自己生病出不了门,简锦辉没有怀疑,毕竟姚佳怡这几年来都相当听话,绝对不会影响他。
姚佳怡在做什么他也不知道,在他看来,姚佳怡做什么都离不开家,她不敢在外面露面,走出去工作的可能性更是零,所以也没有一定得了解的必要。
简锦辉现在只是茫然和恼怒,以及对发展似乎脱离自己掌控的隐约不安。
不安的来源是白延。
他现在意识到白延不是一般人了,这样的人物跑来给自己当保镖,是不是出于什么怪癖先不提,他更在意自己得罪了白延,好不容易找到的跳槽门路可能要没了。
“完全失算了,我对白延的态度并不好,他要是记仇就麻烦了。”
“更麻烦的是,这个白家少爷站在了妩萤那边,妩萤又不知道怎么回事记恨上了我,他们搞上了?不至于,到他那种地位,妩萤这种类型的丑女怎么可能入眼。”
“我的事业还在巅峰期,被白家盯上就完了……绝对不能发展到这一步。”
简锦辉对白延妩萤这两人的忌讳深了点,主要是冲着妩萤去的,在他看来妩萤是将他背叛了,从爱到恨转换只用一秒钟。
他倒是和李总想到了一起,搞不清楚妩萤两人到底想干嘛,有那么大的靠山,至于跑来他们的地儿砸场子?
“不对,有问题。”简锦辉又想。
“她是个执着的女人,心里必然还有我,只是运气好扒上了白家继承人,一下得意起来,故意演戏,想吸引我的注意。”
那女人可是史上最强私生,对简锦辉的执念比变态还变态,相信她突然变心,不如相信简锦辉突然变性。
简锦辉找到了自觉正确的答案,妩萤爱上白延也是不可能的,毕竟白延虽然背景极大——但就是丑啊。
丑男受的歧视也不小,只不过社会地位没有丑女那么凄惨而已。
女人见惯了他简锦辉这么帅气俊美的男人,白延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入得了眼。
简锦辉对自己的外表相当骄傲,就像他坚决相信没有女人会不爱自己一样,这是社会环境长期浸染,从而带给他的自信。
然而,不管是简锦辉还是李总,都没能将妩萤两人的动机琢磨出个名堂。
“超新星”就开始了。
作为主要参赛方和评委之一,他们这才看到参赛名单里,出现了很是眼熟的名字。
毫无名气的工作室夹在大小公司中间,参加选拔赛的模特只有三个:
林欣。
妩萤。
姚佳怡。
林欣不是那么重要,可能只有李总勉强有点印象,赔掉赌场那会儿,黄先生从他那里要走的小模特就是这个名字。
主要是后面两个。
妩萤,不久前惊动社会的跳楼事件的女主角,极度幸运以及极度暴力的小个子女人,从头到脚从脸到胸到屁股……哪里都长得跟“模特”不沾边,居然会来参加模特选拔赛?!
还有——姚佳怡。
圈子里的绝大多数模特和一部分民众,都知道这个名字。
“姚佳怡?是我想的那个姚佳怡吗?”
“开玩笑吧,那个姚佳怡不是已经隐退了么?如果真是她,她今年都快三十岁了!”
“不对,重点不应该是姚佳怡如果要重新出道,难道她减肥塑形,华丽变身了吗?不然怎么有底气再出来。”
“我以前是姚佳怡的粉丝!要真的是她,我好期待她现在的样子!”
“姚佳怡——”
“姚佳怡……“
这个名字一经泄露,不费吹灰之力就引爆了社交网络。
虽然已经是过去式了,但姚佳怡曾经确实是时尚界的女王,无数人为她的绝世气场所倾倒,名望堪比如今的简锦辉。
许多人在线上线下激烈讨论,期待与质疑各半。
期待的是姚佳怡过去的粉丝,审美改变后,姚佳怡不算美女了,白月光的地位总是特别的,说不定这次复出,姚佳怡又能夺回最美模特的桂冠呢?
质疑的当然是其他模特粉和看热闹的路人,他们的观点是,姚佳怡既然是过去式了,就不应该再出来超冷门,她的长相和身材都成了“丑”的代言词,就算这几年有所改变,也变不到哪里去。
两边观点碰撞到一起,引来大规模长时间的掐架,“超新星”热度爆炸,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背后的投资方都乐了。
姚佳怡和她同工作室的两人都得到了广泛关注,吃瓜网友顺带想起了跳楼事件的女主角妩萤,又是一阵唏嘘:
“姚佳怡的工作室名下居然还有她?我记得她,当时看了她险些自杀的直播,不知怎么给我看哭了……不过,她明显不适合当模特啊,难道突击整容了?”
“不说长相了,哪有矮冬瓜来当模特的,这个丑——好吧,我承认我被她的经历弄哭过,她很像我妹妹。但是有一说一,为了她好,还是别来受罪了吧。”
“锦辉哥哥是超新星这一届的评委,这个妩萤不会是冲着我们哥哥去的吧!”
“靠!这么说还真有可能,我记得她做过私生,在天台上也说过,不想躲躲藏藏,想用正当的方式跟偶像见面。”
“都别猜了!我赌是工作室故意找噱头炒作,又是前模特女王又是话题女主,绝壁是来走一波过场混流量的,真正的资本硬推公主是那个默默无名的林欣!”
前一波还没吵完,后一波吵起来了,主要论点还莫名其妙歪到工作室三人组唯一的小透明身上。
不管别人怎么想,林欣自己是无语了:“我要是公主,还能在这儿坐着吃冰淇淋?”
她已经看明白了,自己的定位是靠大佬带飞的小幺鸡,能飞多高全看命。
因为大佬们的脑子似乎都有问题。
比赛就是明天,但只有他们这个临时搭起来的工作室,名下模特没有被要求饿两天只吃一顿饭,也没有被要求紧急做个抽脂手术,或者涂上七八九层护肤品,把自己的面皮搞得更嫩更白。
大佬姚佳怡,老板妩萤,再加她这个幺鸡,三个人在吃火锅。
对,正宗九宫格牛油火锅。
红艳艳的辣椒不要命地往里加,一勺子下去舀起的花椒香料多得让人头发麻,毛肚鸭肠黄喉牛肉卷等等等等一筷子下锅,便在宛如地狱油锅的烫油里瞬间变色,欢腾地伴着气泡跳起舞。
“滋啦啦!”
林欣夹了片毛肚,筷子不小心甩了甩,熟透的毛肚夹着红油贴到滚烫的锅边,顿时冒出滋滋声响。
她连忙将毛肚扔到自己的油碟里,稍稍沾了沾,便猛如虎地把毛肚丢进嘴嚼吧入肚。
不只是被烫的还是细思心酸,总之林欣泪流满面:“又是高热量高脂肪高辣的长痘标配,老板,我们一定要出师未捷身先死吗?”
妩萤一句话镇压了她:“那边有清稀饭,你去吃,我不拦你。”
林欣迅速吞了一口肥牛卷,筷子已然直奔漂浮而起的香菜丸子,毫不留念地将皮肤保养修身养性抛在脑后。
开玩笑,她就是出于那么一丢丢仅存的理智,礼节性挣扎一下,都破罐子破摔了,还回去喝稀饭啃生菜她就是傻逼。
“正常情况下,明天就比赛了,火锅这种食物肯定不能吃,油腻,气味还重。”
姚佳怡说了一句公道话,但她炝肉的速度一点不慢,手腕转动甚至比林欣这个晚辈还迅捷:“当然了,不能吃的,我们这段时间吃得还少吗?”
林欣保持沉默。
少,少个屁。别说模特十大禁忌食物,五十大禁忌都吃遍了。
她不是没有质疑过,赛前准备全靠吃,长胖20斤还当哪门子模特?
但,一块蛋糕可以让人失声。
一杯奶茶可以让人丧失理智。
奶茶加蛋糕加火锅加各种美食,可以让人献出生命。
林欣甚至产生了“只要能吃这些东西,不当模特也无所谓”的可怕思想。
她选择放弃思考,一切跟着大佬走,欢快吃肉时顺手刷了刷朋友圈,结果进去就看到前公司里,她最嫉妒的那个胡月发了动态:
【赛前准备,今天只吃一点点哦:)】
配图:斜角45度半身锁骨自拍+半根香蕉两颗葡萄.jpg
胡月的锁骨凹得够深,至少能装三只口红,下面果然有人狂夸狂赞。
林欣一个不爽,也发了条动态:
【好烦哦,明天就比赛了,老板只让我们吃这个】
配图:火锅加一桌奶茶果汁冰淇淋.jpg
他的女人,突然对他怒目相视,不止殴打了她,还和别的男人骑自行车先跑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炸雷震耳,闪头埋入双腿之间被吸到高潮 宝贝你胸好大了我来摸摸

下一篇: 亲鸾圣人思考爽?好舒服?快?深点 学长双指探洞要喷了视频

本文标签: 一声 往里 葡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