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许是对我下了写作业时学长深深的进入视频 娇妻系列交换200篇

许是对我下了写作业时学长深深的进入视频 娇妻系列交换200篇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3:04:10

许是对我下了黑手以后,无双和小稚两个小崽子格外的心虚,约莫是怕我往后找准了机会收拾他俩,态度那是相当的好,一直把我扶回了房间,又是倒水,又是嘘寒问暖的,忙活了半天,这才逃也似的一溜烟儿的逃走了。

院子里,老白的惨叫声经久不绝……

而就在我回房间之际,我师父让张歆雅把陈水生叫进了屋子里,东北发生的事情此前已经通过电话丁点不差的告知我师父了,关于我收留陈水生这个事情,我自然也跟我师父汇报过了,我师父倒是没说什么,在电话里只是笑着说,偌大的真武祠,往后总是要交给我的,这点主我还是能做的,想留就留下吧。

现如今叫了陈水生去,估摸着也是帮我兜兜底,问询几句话,或者具体再了解一些花船上的状况罢了。

不过,陈水生却不知道这件事,他刚跟着我回真武祠,我师父就对我动家法门规了,都没来得及把他介绍给其余几人,于是他就一直不尴不尬的在旁边候着,眼看我进了屋,我师父又叫他,就有些茫然的朝我这边看,我屁股都被打开了花儿,只能趴在窗口前冲着他挥手,示意没事儿,既然来了真武祠了,总是要去见我师父的,陈水生这才进了屋。

青竹也在炕上,见我进来都没跟他打招呼,趁着我看外面的工夫,照着我屁股上就是一脚,不满道:“你难不成不知道什么叫做男女大防么?进来二话不说上炕倒是怎么回事?”

我了个娘……

屁股上的疼痛差点让我没直接跳起来:“什么玩意就男女大防了,咱俩不好兄弟么……不对,这好像是我的屋子吧?我回我屋子有什么错?”

青竹摘下了自己的面纱,露出了姣好的面容,在我面前,她多数时候都不遮遮掩掩的,那是真没把我当个老爷们看,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倚靠着墙,两腿却特自然的搭在了我屁股上,漫不经心的说道:“现在是我的房间了,你歇会儿就出去住,身上臭烘烘的,嫌弃!”

我疼的当场倒吸一口凉气,龇牙咧嘴的,两腿不停的抽搐:“疼,疼疼!!你能不能把腿拿开!”

青竹就跟没听见似的。

“行行行,我缓口气儿我就滚出去住!”

我立即表态:“你先把脚拿开,真疼,鹞子哥下手忒特么黑了,老子现在满屁股血棱子!!”

青竹眼睛一弯,这才笑眯眯的挪开了双腿。

我缓了片刻,这才没好气的问道:“你是闲着没事儿干了是吧?说吧,你又跑来我们真武祠干嘛来了?”

“别说,最近还真是闲了,水王爷在东北受挫以后,就不再层出不穷的出乱子了,之前的乱局很快平息了,连天师道那位老天师都已经坐着鸡公车被徒弟推回去了,我还真就没什么事情做了。”

青竹笑道:“至于我来这里……我这不是怕你死在东北嘛,听说你又跟人家花船火并起来了,还杀了人家很多人,连人家武堂高手杨鸿之都被你弄死了。”

“不是我弄死的!”

我强调了一句。

“那杨鸿之可不是个好相与的对手,常姑姑虽然能压得住他,但要说那么轻松的取了他性命,他也不配做什么花船武堂高手了,你也别说什么屁话了,事情我都清楚的很,是你给了那杨鸿之致命一击,等常门找到他的时候,杨鸿之身边的几个内家高手死的死,伤的伤,杨鸿之自己几乎只吊着半口气了,不然常门哪能一个人都不伤的结果掉那一茬儿人?”

青竹没好气的说道:“那杨鸿之在花船上地位可不低,关系网复杂着呢,我担心跳出几个老东西找你晦气,这不就来了真武祠了么?顺带着打了几个电话,尤其是警告了某个老怪物,他要敢不讲规矩,那我就不讲规矩了。”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这里头竟然还有这么一些隐情,问道:“老怪物?是花船上顶尖高手嘛?!”

“不是,一个活了一百七八十岁的老东西,一身内家工夫好生了得,曾经和无双的老爹交过手的,虽然被打掉了两颗门牙,可贴身硬撼能从摆渡人手里活下来的,近百年来这还是头一个,别把摆渡人想的简单了,那是曾跟你们礼官一脉号称玄门双壁的传承!”

青竹道:“那老怪物现在是个闲

人了,不过以前是花船上的人,太厉害了,花船约束不了他了,于是就离开了,花船也聪明,没有闹腾,反而是留下了一份香火情,被你打残的那个杨鸿之,是这老怪物不知道多少辈儿的徒子徒孙,不过老怪物为老不尊惯了,我怕他找你麻烦,所以警告了他一番!”

我的个乖乖!

和上一代摆渡人交过手的老怪物……

花船上这事儿……太深了!!

沉默了一下,我问道:“那花船上这事儿……”

“该怎么办怎么办,我倒要看看哪个老东西不顾辈分的跳出来对你下黑手!”

青竹笑道:“当然,你如果被同辈儿的人打个半死,扔进秦淮河里喂鱼,那我可不管你,老家伙你打不过正常,要是连年轻一辈儿的你都镇压不了,被打死活该,我可没这么不禁打的小弟……”

好家伙,三言两语的,直接把我打成小弟一辈儿了……

我一阵无语,不过,除了这事儿,关于胡门,关于四大门,我们两人都没有提及,可到底怎么回事,我们心里又都清楚,犹豫了很久,我终究是没说“谢谢”两个字,感觉说这俩字儿伤情分,情分是记在心里头的。

沉默了一阵,我问道:“除了这个事儿呢?”

“地灵珠!”

青竹吐出这样三个字。

一说这个,我来了精神了:“你有地灵珠的线索了?”

“不是我有线索了,线索是你带来的!”

青竹道:“还是胡家老祖说的那个,你确信……燕山那地方果真有地灵珠?”

原来如此。

看来是我师父和她说过这个事情。

只是,这个事我也吃不住,思忖了一阵,迟疑道:“我只有六七成的把握,按照胡家老祖描述的那种状况来看,真的很像是地灵珠现世时的特点……”

“有六七成的把握就够了!”

青竹道:“有地点,有要找的物件,还有一些特征,甚至还有一个小白,再加上你这个人的生辰八字,那地方到底有没有地灵珠,基本就可以确认了,这样,为了避免你们白跑一趟,过几天你跟我见个人,我让他给你起一卦,涉及到了龙脉,甚至还有你们礼官一门,这世上敢算此事的人,约莫也只有他一人了,只不过此人行踪缥缈无常,你别着急,我已经派人找他了,找到后你就跟我启程去见他。”

我奇道:“这个人……是谁?”

“既然都已经定好了去找他了,告诉你他的名讳也无所谓了……”

青竹笑道:“此人真实姓名不祥,不过江湖之上,人人都称之为——泥菩萨!!”

……

(不好意思,昨晚真的是太累了,一觉睡到中午,刚刚写好更新,晚了点,今天就这一更了,马上又要开始直播了,放心,这是最后一场直播,完事以后一周之内再无杂事,可以恢复到一天2-3更)

喜欢寻龙天师请大家收藏: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粥很快就熬好父母儿女一家狂短文小 夹得好紧…爽死我了

下一篇: 十年前,北郡下面含着精子去上课h 第一次怎么找到孔

本文标签: 对我 下了 学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