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在引起轩然大小东西在图书馆要了你学长 公和我做爽死我了

在引起轩然大小东西在图书馆要了你学长 公和我做爽死我了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2:58:51

在引起轩然大波的三人组中,林欣永远是最不起眼的那一个。
这不奇怪,她的名声比不上曾经时尚界的传奇姚佳怡,身上的噱头也远不如妩萤来得强烈,再加上原本还算小亮点的细腰被自己造作没了,顿时更没了关注度。
虽然也要挨骂,但骂她的人往往是骂妩萤她俩时,顺带上她骂上几句。
就像这次决赛,大家都觉得她是运气好,乘着同伴的热度混进来的,没有多少恶意的观众不会分神来在意她,有恶意的自有目标,谁都不觉得她能成什么事。
所以幕后搞的小动作落到她身上,也就是热水恰好变凉水,稍微大点的动作都懒得敷衍过来。
她还有三十秒就要出场了,外面巨大的音量穿透幕布传到身前,震得耳膜隐隐作痛。
听得出来,里面没有欢呼没有期待,当然更没有明显的厌恶敌意。
林欣先轻松地笑了,稍稍活动了一下手腕:“真是谢谢哦,这么看不起我。”
第一个登上秀场,应当紧张到说不出话。
但林欣完全没有。
厚重幕布的轮廓隐约透出了点不安的光,有人高声在说:“落于世间的璀璨星光,终于迈步,向我们走来——”
重鼓在敲,小号一声高吟将幕布抖穿,平行的光亮在眼前升起,与错乱的音符重叠,拼凑成了激昂的节点。
林欣的瞳孔倒映出一团镁光灯的颜色,却比灯光更亮,更像从漆黑深处缓慢燃起的一点火焰。
没有人在看她。
一部分人在现场心怀鬼胎,一部分人在网上,为冠军是谁或妩萤她们要干什么而吵架,一部分人只是无聊发呆,抽空看看模特的脸和身材,其他事都与他们无关。
林欣非常清楚这些心态,每个人都是这样,只关心自己在意的事,其余的就算在面上也是无关紧要,更不用说面上看不见的,藏起来故意不让人知道的。
“好让人烦躁啊。”
林欣说。
“以前的我费尽心思想想讨好,想被记住的,就是这样的一群人吗?”
林欣很失望。
候场之前,她跟老板和女神说,自己是不想让冷眼旁观的人看热闹,才坚持一定要出场打脸,可她自己清楚,原因不只如此。
林欣的过去说普通也普通,说艰难也不为过。
她出身普通职员家庭,拮据且不快乐地长大,因为亲妈得病需要肾源,自己跑去医院挖了个肾,从而过上了更拮据、更不快乐的生活。
林欣本来不是吃得了苦的人,她爱钻歪脑筋,贪吃又懒散,要有大出息得祖坟烧高香。
结果谁知道这几年人们的审美突然大变,腰细的妹子市场极好,她体型消瘦皮包骨,腰还能勒细几圈,就走了狗屎运,有机会到时尚界摸爬滚打。
要她说,模特就不是人能当的,若不是靠“天生丽质”圈的粉让她膨胀了几倍,想着以后如果能出名,钱能大把大把地赚,林欣早跑去狂吃一顿大餐,然后跳海一了百了了。
林欣终究还是不舍得死,为了活着,回不了头也必须撑下去。
她有时候还自嘲,说是为了活着,但还真不知道哪个选择会让她死得更快。
少了颗肾,身子比寻常人弱个一倍,命可能也少一半,但还能将就着活。
而做模特,是把完整的命当柴火去烧,不对,是直接把命团吧团吧丢进榨汁机,机器一开,几块锋利刀片疯狂旋转下来,杯底只剩一地捞不成形的渣渣,虽然瞧着还在,可被风一吹就没了。
林欣之前不敢信短命憋巴巴地活,寻思着趁自己拿命榨的那堆渣还剩了大把,赶紧出名拿钱砸给自己续命。
拼的就是续命续得比渣渣消失得快,可以说,来时尚圈拼命的女模特几乎都和林欣一个想法,她们想续的或许不是命,但一定是和命差不多重要的东西,不然怎么舍得一换一。
她还觉得自己想得够开,这选择是本人做的,不关别人的事,就算续的命没丢的快,那也是活该,总不能抱怨天抱怨地抱怨这个世界不公平。
——直到后来,林欣才醒悟。
怎么能不抱怨?她应该抱怨的。
没有什么东西值得拿自己的命去耗,没有什么是“活该”,是“正常”,只是因为她们的声音发不出来。
一个个模特走在台上,取悦了旁人——“旁人”们真的不知道那些美丽之下的磋磨痛苦吗?
只要愿意深想,怎么都想得到。可事不关己,就成了自然而然的“潜规则”。
把自己榨成碎渣的人一旦榨得还不够细,旁人还要反过来嘲讽指责,说别人都是这么做的,别人都是这么变美的,凭什么就你偷懒不努力?
“都是什么屁话。”
“太好笑了,当初的我明明是为了自己,才一个劲儿地压榨自己,什么时候这股自私变成了无私,还变成为别人奉献了?”
——嗒!
林欣重重地挥下右臂,仿佛随手将勾住自己衣角的阻碍打落。
——嗒!
她空灵的脚步声踏上了鼓点,面部彻底从黑暗脱出,好似旭日终于在空中大放光芒。
“——”
评委席上的几人晃神,就像不认识人了,错愕般地睁大双眼。
现场分布在T台周围的观众张大嘴,原有的漠然再也找不回来,跟被鼓点敲傻了似的,眼睛都直了。
林欣穿着一身碎花泳装,身形玲珑有致,薄薄的轻纱笼住她的肩和双臂,透明的一角却在细腻的腰间摇曳,宛如海边溅起的水珠。
宽大的遮阳帽斜戴着,未遮住她大胆着色的紫色眼影和妖艳红唇,女人的波浪秀发如海潮般倾泻,尽显肆无忌惮的自由。
原来她初赛时的出格根本不叫出格,收敛了何止一点,此时此刻的她才是真正的放开了,放纵地向世间展示自己的娇艳。
嗒!
嗒!
每一步都如她人一般放肆大胆。
林欣在笑,笑容发自内心。
她当然穿过泳装,刚入行时就拍过写真,人们喜欢看什么,她比谁都清楚,能露的大大方方都露了。
可那是为了别人露的,她自己不喜欢。她想为自己穿泳装,不去想哪里需要遮哪里需要突出,她就是想穿而已,老板说决赛完了就全员去海边度假,所以她高兴,提前穿出来不妨事。
假期会如何?到时候先吃西瓜沙冰还是冰淇淋呢?那什么,白先生会不会一起去啊?
林欣想着这些真·无关紧要的事,却克制不住嘴角上翘,胸腔里的那团血肉几乎要飞起来。
她浑身从未有这般清爽过,压抑已久的郁气都随脚步抒发而出,狠狠地冲向天际。
她仿佛已经到了海边了,赤足踩着温暖的沙粒,路人看她又如何,她不在意。
哦,对,她本来就在海岛上——那又如何,反正是不会再来这么煞风景的地方了。
“嗯~哼哼~”
林欣轻轻哼着。
“风”有些大,“阳光”还有些刺眼,这片“沙滩”很快走到了头,该倒回去了。
林欣勾唇,摘下镶嵌鲜花的遮阳帽,一举一动皆显妩媚。
此时的她是懒散的,又是那么地夺目,多少人怔怔地望着她。
在万众瞩目下。
林欣懒洋洋地抬起右臂,手腕转动,对着正前方,大概是简锦辉所在的方向——
竖了一个标准的中指!
——傻逼。
林欣口型如此,神情高傲之极,头发一甩……就这么傲然退场了!
管他妈的什么风评什么成绩。
要是不趁机出掉这口气,她这辈子都不甘心!
全场和网上:“…………”林欣一下台就小脸艳红,一头往地上栽。
姚佳怡第一时间上来扶住她,顺手往她头上一摸:哎呀!烫得很,果然是烧着了。
“明明感冒了,还要穿这么点儿上去吹风,你真是……”
埋怨的话说到一半,姚佳怡自己却先笑了。她懂林欣的坚持,比起货真价实的抱怨,她更为林欣高兴。
“我没事,我好得很!我还想看我下台后外面的反应……好吧对不起,我这就去医务室躺着。”林欣惨遭老板的怒视镇压,顿时不敢再嚷嚷。
不过,林欣晕乎乎躺下,在被叫来的医生凄惨抬走之前,她在移动小床上哈哈大笑:“我做到了!成功吸引了火力,有多少人骂我又如何,我还是做出来了!”
“我不想,我不想直到累死病死都没人知道真正的我,我的隐忍,我的痛苦,我的委屈……现在轮到拿我当笑话的人憋屈啦,值啦!”
笑着笑着,林欣的眼里似有些湿润,脸上的红不知何时蔓延到眼角,想来是烧得很严重。
妩萤拉住她的手,用力握了握。
林欣盯着天花板,空洞的双眼顿了一瞬,仿佛在这一瞬间想了很多,可她立马清醒过来,无事发生般反握了一下自家老板:“老板,女神,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我相信你们,一定不会输!”
妩萤重重点头:“交给我们,准备了那么久的事情,不会出问题。”
真出问题了也要就地打死,绝不允许有人捣乱。
林欣去医务室打针输液去了,只远远留下一句“这台词怎么有点像自带Flag的临终台词……”的嘀咕。
林欣真正做到了自己潇洒离去,任凭身后风雨跌宕,撕逼撕到天崩地裂。
不只是林欣的表演震撼了众人,她最后那个动作……才是惊天地泣鬼神。
没看见经验丰富的主持人都没跟上节奏,及时开口圆场,而简锦辉那么有涵养的男神,也惊得张开嘴,脸色忽青忽白的吗!
时尚界和社会上的实时舆论反应,堪比八级大地震。
无数具有极高权威的人士被激怒了:
“她想干什么?她在做什么!将秀场当做了什么!竟然胆敢当众挑衅撒野?!”
“到底有什么不满,才让这个模特如此狂妄!”
正常观看决赛的普通人也愤怒了:
“超新星何等公平且神圣的大赛,世人憧憬且向往的绝对圣地,多少模特想来却没有机会,她林欣得到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还走到了最后的决赛——她凭什么乱来!”
“林欣不配当模特!取消她的资格!让她滚出时尚界!”
“滚!滚!滚!!!”
林欣网上的个人主页遭到千万人的围攻,每一条PO文都刷出了999+的谩骂,她的照片被恶意P图,在正脸打上大大地“丑!!!”字,她过往二十多年的人生全被扒了出来,包括家庭成员和成长经历,还有为了救母失去一颗肾的过去。
按理说,失去一颗肾的林欣是弱者,她的人生经历无不透着个惨字,理应得到大家的同情。
可人们并不想同情她。
他们被林欣“大逆不道”的挑衅气得不行,再加上林欣有“丑不堪眼”的前科在先,更是无可救药的坏,内心丑恶的丑女人是不值得同情的——哪怕她真的很惨,而且肉眼可见地活不长。
如此架势,和一个月多月前,妩萤初登台时引起的骚动有过之而无不及,本质是相同的,毕竟人的内心并不容易改变。
而这时候他们也是选择性失忆了,忘记自己方才还被明艳骄傲的林欣惊艳到,心脏还在急速砰砰跳。
在声讨越来越激烈,人们仿若找到了正义的旗帜,正卖力挥舞之时,一个突兀的声音出现了:
【我只想问一句,林欣是杀人了还是放火了啊?】
其他人:“?”
【什么杀人放火???】
【看你们这架势,我还以为她杀了谁全家还是一把火烧了岛,既然没有,为什么要对一个人怀有这么大的恶意?】
【哪里来的理中客,林欣当着直播对人竖中指你是没看见吗!】
【中指是对着你竖的吗?为什么要积极代入,我还说是对着简锦辉去的呢。】
【侮辱简锦辉更加罪不可赦!!!丑女给我去死!!!】
【又绕回来了,没记错的话一个月前就吵过同样的话题,一个月后台词居然都没怎么变,只是主角名字换了一个而已……该说一点儿没长进吗,还是人的本质就是这样呢。】
【因为人家不好看,你们要嘲讽她不要脸,因为人家做了个侮辱动作,你们就要网暴人肉人身攻击,我就在想,到底是哪边更可恶一点。】
也是奇了。
自打有人突然开始给林欣说话,舆论虽然还是以骂居多,但意外地不再是一边倒。
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战场。
而到了这时候,给林欣说话的人越来越多,指出网暴人士的不对之处的人越来越多,更有甚者拉出了不久前热播的电影,感动无数人的纪录片和访谈……还有曾经火爆一时的跳楼视频。
【当初看了这个视频,心疼得掉眼泪、在网上说自己也有姐妹亲人的人,和现在疯了似的谩骂欺凌的人,好像是同一拨?】
【我很惭愧,为什么大家的记性这么差。我的记性不算好,可我明明记得,那个视频带给我的震撼,不管是妩萤还是林欣,还是任何一个平凡的女孩子,她们都是一样的,所以,现在我什么都骂不出口。】
……
网上的发酵还在进行,回到现实中。
休息室内,姚佳怡正静静地做着准备。
她不关心外面的动荡,不在意将要面对何等的狂风暴雨,她只想着马上要做的事。
心里没有忐忑怀疑,过去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确信过,自己能做好。
忽然间,她的手机响了。
姚佳怡拿起手机,凝视着来电显示的号码,熟悉又陌生,好像很久都没见过了。
“喂。”姚佳怡还是接通了。
从话筒传来的声音却是怒气冲冲,疏离中带着十分的命令:“还在外面丢人现眼,现在立刻给我滚回来!”
妩萤第一时间看过来,秀眉很不高兴地皱起,大有冲过来挽袖子帮姚佳怡找茬的架势。
姚佳怡倒是神色平和,跟没听见似的:“爸,还有什么事吗?”
“呃。”那边明显没想到她会这么说,气势因愣住松了一瞬。
姚佳怡接道:“没事就说到这里吧,我要去比赛了。如果让你来找我的人给了你钱,你收好就是了,不用白不用,嗯,就这样,再见。”
“你这逆女——”
姚佳怡从容地挂断电话,并将该号码以及通讯录寥寥无几的另外两个号码暂时拖入黑名单,然后看向面前的姐妹们:
“在比赛结束前,我不打算放他们出来。怎么说呢……之前怎么联系都不搭理我的亲人突然打电话过来,为的是阻止我继续参赛,还是有点伤心的。”
安慰她的女声纷纷响起:
“没事!我们陪着你!”
“我就知道,那些人想搞事就要挑这个关键时刻,不搭理就好,见不见之后再说。”
“会长煮的奶茶好了,来喝一杯呀。”
除了妩萤,好些熟悉的面孔都在这里:贝佳佳,郎钰,周思晴,王文雅……
当初的后援会高层几乎都到齐了。
姚佳怡从她们那里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还有勇气。
妩萤看着她,眼里亮晶晶:“水来土挡,不管对面想搞什么事,我们都有办法解决!”
“没错!”
姚佳怡重重点头。
不知是天意还是人为,决赛的次序,她又排在了胡月后面。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居酒屋。当放荡勾人绿茶女(h) 男朋友的又大又长怎么办

下一篇: 妩萤得到了一一前一后的动了起来 男主又狠又糙女主会撩的宠文

本文标签: 和我 我了 要了
猜你喜欢